LV. 39
GP 3k

RE:<同人連載文>魔法少女小圓:again(3/29更新第六十八章)

樓主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6 BP-
  終於......趕上了。那就廢話少說兩句,直接正文開始了:


    第六十九章:again--深藍烈火

  「小姐,妳還好吧?」
  「謝謝你的關心,我很好。」──首次在櫻花樹下的相遇,自己不曾問過他的名字。

  「你沒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呢!」
  「烈火。」──之後再問他的名字,他的回答就像個玩笑。

  「什麼?」
  「霜平貢。」──不過他還是說了……儘管這只是個假名。

  「你是巴拉美……對吧?」
  「這並不是我的名字……不過,我就讓妳這麼稱呼我吧。」──虛假與真實的意識之間,自己與他的關係似乎更深切了。

  「你是……深藍烈火,對吧?」
  「……」──現在,一切都將落幕了……

  “深藍烈火”──一個彷彿魔法咒語的稱呼。

  「……!?」

  巴麻美瞪大了眼睛。

  她現在就站在一條長長的迴廊之間,一段彷彿通往不歸路的陰暗小徑。

  夕陽──早已遠去。
  河水──不再低鳴。
  晚風──陷入沉默。
  櫻樹──無聲無息。
  青年──不見蹤影。

  同時……

  黑白分明的瓷磚排列開來,整齊地舖出通往前方的小徑。牆壁與天井構築出不怎麼寬敞的空間,最後消失在遠方的黑暗之中。儘管一路下來的照明設備只有一根根的蠟燭,金髮的女高中生卻沒有回頭的打算。

  「……我這就去找你。」

  在她身後的門扉不曾關閉。

  那是可以再見夕陽、再見河水、再見晚風、再見櫻樹的出口。但是由於麻美不曾回頭,所以她也不曾看見──

  「拜託妳了……小美。」

  那是小嘉──顯然將“什麼”託付給金髮少女的嘉德麗雅女神,輕輕地自她的身後露出微笑,然後又輕輕地失去蹤影。

□□□ ◇ □□□ ◇ □□□ ◇ □□□ ◇ □□□

  小徑的兩旁不再只有燭火……

  「這是……?」

  麻美可以感覺得到──

  小徑的兩旁開滿了罌粟花。有紅的、橘的、黃的、紫的、白的……盛開的花海擴散開來,彷彿為少女指引出了不同的岔路。伴隨著各種花色的情迷意亂,交錯的盡頭又是何方?

  ──是誰為加諸於己身的命運感到憤怒?
  ──是誰為無止盡的遭遇感到苦楚?
  ──是誰深深恐懼著自身的存在?
  ──是誰為自身所干涉的因果感到悲傷?
  ──是誰逐漸習慣了這一切,最終失去了種種感覺?

  「什麼……?」

  麻美可以感覺得到──

  絢爛華美的花色逐漸交融,同時又像金色朝陽般地擴散開來。沐浴在飛舞的棣棠花之間,回憶就像漫天朝霞般地伸手可及。

  「從明天開始,你就能恢復健康了吧?」──即使受到詛咒染指,最後終於重拾健康的櫻花樹。
  「總有一天,我也會變得和你一樣吧……孤獨地死去。」──詛咒的最終盡頭,真得已經註定了嗎?
  「妳有興趣知道嗎?」──七彩幻變的紫陽花究竟為誰而綻放?
  「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彷彿戴上面具,隱藏住真心的聲音。
  「去吧,回到屬於妳的世界吧……」──最終的道別之後,一切都將落幕了嗎?

  「……!?」

  麻美可以感覺得到──

  金黃色的朝陽逐漸變得稀薄,最後化為一整片的血紅……伴隨其中的不是血的氣味,而是讓人想起許多事情的甘甜芬芳。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烈火焚身──

  「快去死吧,你這個魔鬼……!」
  「燒死他!燒死他!」
  「快點把這個魔鬼燒死!」

  時間是在中世紀的歐洲──

  這是由燃燒的血肉與無止盡的謾罵所支配的行刑過程。被視為異端魔鬼的犧牲者最後被火刑燒成了焦炭,可是卻無法真的殺死他……

  「真是的,看來這裡也待不下去了……

  最後他在一片焦炭之中重生了……而且還在幾百年後的日本使用了“霜平貢”的假名。

  「!」

  怪物張大的嘴巴。

  周圍的場景已經變得完全不同了──糖果、點心、蛋糕。香甜可口的甜食堆滿四周,彷彿就像童話世界中的甜點王國。然而就在被蜜糖與奶油所妝點的天空之中,一隻彷彿巨大蠕蟲的白面怪物卻露出森森利牙。

  「……

  怪物在一瞬間吞下了他──身著黑衣的金髮青年。

  “啪!”

  怪物被大卸八塊了──

  血與肉的碎片爆裂開來,瞬間將四周染上一片血紅。沐浴在噴湧開來的肉塊與血水之間,一度被怪物吞進肚裡的青年彷彿得不到滿足地吊起眼睛。

  「快給我復活……讓我再殺死妳一千次、一萬次。」

  他的手中握著某樣東西……一個不再完整,永遠失去主人的白瓷茶杯。

  「長久以來,真是辛苦妳了……

  場景再次改變……

  「……不過,屬於妳的“魔法少女”故事也該落幕了。」

  眼前盡是滿目瘡痍。

  或許這裡曾經是一座城市;也或許曾經聚集了許多人類──不過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斷垣殘壁之間,名為“戰場”的舞台已經閉幕了……不過倒也不至於空無一人。

  「西行寺久遠,妳將不再是“魔法少女”……而是母親。」

  青年溫柔地抱起了她。

  西行寺久遠──一位垂死的“魔法少女”。她的左手斷了,下半身也沒了,就連胸口也受到相當嚴重的傷害……可是她還活著。

  「我會救妳的……所以妳一定要回到他的身邊。」

  他將他的指尖觸及了“靈魂寶石”──一顆鑲在“魔法少女”右肩上的汙濁晶體。伴隨逐漸消散的黑暗,“靈魂寶石”也慢慢地失去形體……但卻不是真正的消失。

  「……!?」

  麻美可以感覺得到──

  「這裡是……?」

  周圍開滿了白百合。

  就像是經歷一場漫長的旅途般,金髮的女高中生又回到了河堤邊。可是此時浮現在眼前的情景,似乎又和一剛開始的樣子有些不一樣……

  「……

  櫻花樹下的青年已經沉沉睡去。

  他的身邊開滿了白百合──潔白無瑕,不帶一絲色彩的純白。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捨棄了一切情感,最後僅僅剩下一顆心一樣……

  「深藍……烈火?」

  「妳想叫醒他嗎?」

  「咦……?」

  眼前又出現了另外一位青年──可是他卻戴著面具。

  他是霜平貢?又或者是巴拉美?就在內心產生一絲疑慮的同時,眼前的面具青年已經走向了沉睡者。

  「就讓他繼續沉睡下去吧……這就是懲罰。」面具青年用不帶一絲情感,可是卻彷彿凝視遠方般的口吻細語道:「永遠被困在夢境中的漫長“過去”,再也無法邁向“未來”……

  「懲罰……?」

  麻美彷彿感到了迷惑。

  「是啊……是懲罰。」青年的面具是面無表情的:「因為他就是個醜惡又自私自利的騙子啊……為了達成自己的宿願,利用了無數“魔法少女”──當然也包括了妳。」

  「利用……?我……!?」

  周圍的情景彷彿變得扭曲。

  「……!?」

  在那瞬間,浮現在麻美周圍的又是什麼呢?

  恐懼與不安;焦急或悔恨;厭惡和自責……種種屬於與不屬於女高中生的情感一一浮現──

  最後……

  「事啊……你的確是個騙子。」

  是誰靠近了“深藍烈火”?

  「你的確是個騙子。」

  「……!」

  少女與面具青年彼此擦肩而過。

  「明明不想傷害任何人,可是卻把自己打扮成壞人……

  「打扮?……妳說錯囉!」

  青年與少女的視線不再重疊。

  「我才沒有打扮呢……我本來就是個貨真價實的大壞蛋。」

  「你讓美樹妹妹回來了。」背對面具青年的少女並沒有回頭:「另外你也曾經救過我和大家……而且還不只一次。」

  「妳又說錯了──讓美樹沙耶香復活的人是志築仁美。」回答少女的面具青年同樣沒有回頭:「至於我會救妳們,也只是因為妳們還有利用價值……懂嗎?」

  「你還讓志築妹妹得到了全新的力量……還有我也是。」

  「那是因為妳們這些“人肉柱子”實在太弱了。要是不讓妳們之中的某些人變得強一點,劇本就演不下去了。」

  「……就連上條學弟,你也十分在意他。」

  「那只是好玩罷了……偶爾觀賞個一男二女的三角戀愛劇,的確蠻有趣的呢。」

  「……

  「好吧,妳快走吧。」

  面具青年終於回頭了──少女與“深藍烈火”同時映入了他的眼簾。

  「不要再和我……還有那個人扯上關係。接下來,妳的人生一定可以過得幸福又快樂──我祝福妳。」

  「……

  「怎麼了?妳快走啊。」

  「……最後一個問題。」

  麻美依舊沒有回頭──可是卻彷彿看著對方。

  「那你為什麼要見我?」

  「……什麼?」

  「我在問你──那你為什麼要見我?」

  「……

  第一次,看不見表情的青年失去了冷靜。面具底下的的嘴唇抿得死緊,削瘦的臉龐透露出焦躁──麻美一面保持平靜,一面用不屬於憤怒或優越感的態度喊話:

  「請你不要再逃避了……認真面對我,好嗎?」

  「……

  周圍的情景再次變化。

  ──是嘉德麗雅蘭。

  綻放出一整片芬芳的花色彷彿彩蝶般地翩翩起舞,又像淚珠滴落水面般地輕撫萬物,擴散開來的漣漪之間,“魔法少女”的力量也隨之解放。

  「……唔。」

  “啪”的一聲,面具輕輕地掉落地面……同時眼前也只剩下一位青年了。

  就在金髮“魔法少女”的面前,櫻花樹下的青年依舊沉睡著。不過就在一片櫻葉隨風而落的同時,他也輕輕地睜開雙眼。

  「麻美……小姐?」

  ……“深藍烈火”醒過來了。

□□□ ◇ □□□ ◇ □□□ ◇ □□□ ◇ □□□

  「……妳為什麼知道,我就是我?」

  「因為這裡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啊……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其他人。」

  櫻花樹下依舊只有兩個人。

  「那妳又為什麼知道……我真正的名字?」

  青年──“深藍烈火”低聲地問道。

  「是小嘉告訴我的。」

  “魔法少女”──巴麻美溫柔地答道。

  「……小嘉?」

  「就是你的母親──嘉德麗雅女神啊。」

  「……

  「……

  「謝謝妳,麻美小姐……母親其實是個非常怕寂寞的人呢……真的非常謝謝妳願意與她交朋友。」

  他們開始聊了起來──就像一對終於可以坐下來好好談的朋友一樣。

  「是的,正因為我是孕育自不再純白的“初始之焰”──生誕自深藍色的餘燼殘渣之中,所以這就是我的名字……」“深藍烈火”在稍後對麻美說:「如果妳願意,妳也可以使用我所來自的世界的文字稱呼我……不過它的發音實在太複雜了。所以我個人是覺得,妳只要照名字的意思來稱呼我就行了。」

  「那麼……巴拉美呢?」

  「我還以為妳已經知道了呢。」

  青年注視著“魔法少女”,眼中映出了她。

  「巴拉美就是妳啊──」他說:「即使被強加入我的一部份靈魂之中,妳的自我依舊沒有忘記,妳到底是誰……所以所謂的巴拉美,其實就是巴麻美──類似妳的名字的發音罷了。」

  「……原來是這樣。」

  「那麼……可以換我問妳了嗎?」

  青年向“魔法少女”提出了問句:

  「為什麼……為什麼妳願意見我?」他說──同時在他的聲音之中,還有一絲難以自制的情感:「因為我的關係,已經有太多太多的人受傷害了……即使是這樣,為什麼妳還願意……

  他說不下去了……

  「……

  麻美沒有立刻回答。

  然後……

  「可以先請你回答我嗎?」

  金髮的“魔法少女”在最後發出了聲音:

  「那場戰鬥……就是我們之間的最後一場戰鬥。你……你是故意輸給我們的嗎?」

  「……!?」

  青年的表情微微一震──不過也就只有一瞬間。

  「沒有什麼故意不故意的……」他在最後用微微嘶啞的聲音說:「我的確希望妳們能夠打敗我。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有辦法在身為“容器”的自己遭到毀滅的同時消滅“他們”……是的,面對召喚“圓環之理”──召喚“奇蹟”的妳們,我的確盡了全力。」

  「……果然。」

  「……

  又是一陣靜默。然後……

  「因為你和我有點像。」

  麻美突然開口──而這也讓青年的表情為之一愣。

  「因為你和我有點像……」她對他說:「即使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堅強,感受到自己的極限,也要拼命地逞強硬撐──就為了不想傷害到別人……可是即使如此,我的內心還是無比地渴望著,自己能夠有個可以依靠的對象。」

  「麻麻美小姐……

  兩人在不知不覺之中拉近了距離。

  「我會原諒你的。」

  金髮的“魔法少女”注視著青年──而他也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所以,請你不要再把自己妖魔鬼怪化了。請你不要再用“醜惡”、“自私自利”、“利用別人”……等字眼來形容自己了……相信小嘉──你的母親一定也會希望,你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可是,我……

  「我剛剛說過了……我會原諒你的!」

  不自覺地打斷青年,麻美幾乎吶喊了起來──不過她也馬上發現,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啊啊!──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

  金髮的“魔法少女”突然發現,自己變得滿臉通紅。

  「不……謝謝妳,謝謝妳願意原諒我。」

  “深藍烈火”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同時他的身體也……

  「什麼……!?」

  麻美瞪大了眼睛。

  “深藍烈火”要消失了──

  他的手、腳、身體……全都逐漸變得稀薄,最後終於再也看不到了。不過即使如此,綻放在他臉上的笑容卻是無比的平靜。

  「時間到了……」他說:「既然我的宿願已經完成了,那麼我的存在也該回到屬於之的世界了……妳知道嗎?最後能夠和妳說上話,真的是太好了……真的非常謝謝妳,麻美……真的!」

  「回到屬於之的世界……你要回到小嘉,回到你的母親的身邊嗎?」

  「嗯。」

  「那麼……你也會回到“他們”--“萬世五角”所統治的世界。」

  「是的……不過我是絕對不會逃避的。」

  「……那麼,請加油吧。」

  這是“深藍烈火”與麻美的訣別。同時……

  「拿去吧。」

  「……什麼?」

  一朵鳶尾花綻放了──它就盛開在金髮“魔法少女”的掌心之間。

  「這是我最喜歡的花……也是我想送給妳的禮物──它可以幫妳實現任何願望。」

  「願望……?」

  「是的……願望。」

  “深藍烈火”的形體幾乎消失了──可是他的一字一句卻變得更加清晰:

  「我是……司掌“破壞”之力的神祇。也是可以破壞“因果”種種,改變與創造任何事物的存在……所以,請妳收下我的力量吧──不過只能使用一次,好嗎。」

  「等等……這是為什麼?」

  麻美對著他──現在簡直是對著空氣喊道:

  「為什麼你要給我……!?」

  「為什麼……因為,我希望妳能再一次的選擇──並不是為了活下去而許願,而是真正地擁有機會......而且,我......我愛妳啊,麻美!」

  「什麼……?」

  ……櫻花樹下終於只剩下了一個人。

                                  待續


  嗯嗯,在下多麼想在今天打上"全文完"三個字啊......不過因為還有最後也最重要的收尾,所以,一切的一切,還是等下次(運氣好的話,應該會是一個星期後吧?)吧......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