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3k

RE:<同人連載文>魔法少女小圓:again(3/16更新第六十七章)

樓主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7 BP-
  嗯嗯,今天是三月二十九日,某個人的生日......總之,雖然有點一廂情願,不過為了這個人,今回就稍微提前發文吧......好!相當紅綠藍線結局的最一一回,正文開始:


    第六十八章:again--選擇
  「這樣啊……

  麻美將碗盤收進了廚房。

  今天她在市場買了相當不錯的蘋果,所以晚餐的咖哩也變的更有料了──不過比起可口豐盛的料理,今晚的話題更是特別。

  「……是啊。」

  還在餐桌前喝茶的杏子點了點頭。

  她們在聊朋友的事──戀愛的話題。

  就在天文館中被奇怪的工作人員攔下之後,她和沙耶香終究把焰給跟丟了。至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們也只能自行想像了--是的,即使到了她將今日所見的一切告知麻美的現在也是如此。

  「不過……

  一面從廚房中端出作為甜點的冰淇淋,麻美顯然也很在意這個話題。

  「曉美妹妹也是個青春年華的女孩子吧?所以就算真的談戀愛了,那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吧?」

  「談戀愛……?她……?」

  杏子突然露出一副想笑的表情。

  「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她啦……只是──」看到金髮學姐的表情,她又補充了一句:「我實在很難想像,焰和男生談戀愛的樣子……不行不行!那個樣子實在太難想像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聽到紅髮少女的解釋,麻美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到了最後,她卻只是欲言又止地搖了搖頭。

  是的,如果不是那次的事件,自己或許也會有類似的想法……

  「我真的沒事!」──那是平常的她。
  「麻美……學姐?」──幾乎連她自己都要忘記了……那個必須依賴別人的女孩。
  「小圓!!」──正因為感到痛苦,所以才會落淚。
  「妳怎麼會知道……我好想見她?」──會哭,會笑;會痛苦、會思念……這樣的她並不特別,只是有些笨拙罷了……

  「不管怎麼說,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稍微品嚐了一口甜點,悄悄將某個選擇放回心底的麻美說:「我們所有的人,總有一天都會遇到喜歡的人,擁有自己的婚姻並且為人父母啊!」

  「妳想太多了!」

  這次輪到杏子提出不同的意見。

  不過……

  「是啦,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這樣啦……」稍稍停頓了一會兒,金髮的學姐又說:「不過,至少大部份的人是如此吧?……說起來,我們的朋友之中,不就已經有人在談戀愛了嗎?」

  「什麼?」

  紅髮少女這下瞪大了眼睛。

  「妳麻美姐,妳知道……!?」

  「我當然知道啊。」

  「可……可是,我從來沒聽麻美姐說過……!」

  「沒有說過並不代表不知道吧?」

  麻美笑了一下。

  「我想妳可能覺得,戀愛並不是那麼美好,而是讓人感到痛苦,甚至是相當麻煩的事情吧?」

  「……

  「不過,戀愛也是會讓人感到幸福的……雖然會有什麼結果,的確也不全然是我們可以左右的……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是無法如意的……

  「……麻美姐。」

  金髮學姐的臉上彷彿閃過了一絲落寞──不過也就只有那麼一瞬。

  「總之,不管最後的結果怎麼樣,妳都要好好陪著她喔~」

  「……陪她?」

  準備將最後一口冰淇淋嚥進喉嚨裡的紅髮少女停下了動作。

  ──她說什麼?

  杏子突然發現,自己的呼吸變得很不順暢,頭也好像有點暈暈的……

  然後……

  「麻美姐!」

  「什麼事?」

  「妳在亂說什麼啊!?」

  「呵呵,有嗎?」

  「當然有!」

  不自覺地拉高音量,紅髮少女顯然想要轉守為攻──可是麻美卻馬上給了個軟釘子。

  「所以,在整個見瀧源町之中,妳都沒有任何喜歡的人囉?」

  「喜喜歡!?」

  金髮的學姐露出了彷彿惡作劇的笑容。不過就在杏子幾乎要投降的同時,麻美的表情又突然變得認真起來。

  「抱歉抱歉……如果妳覺得不好意思,那麼我就不問了……不過──」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笨拙,可是卻沒有猶豫:「我想說的是……我很喜歡妳喔。」

  「啊啊……喜歡我!?」

  「當然,我也很喜歡美樹妹妹和志築妹妹……當然曉美妹妹也是。」

  「……喔。」

  紅髮少女愣了一下。

  或許理性上已經瞭解對方的意思,不過感性卻無法馬上接受──然後就在整整過了好幾秒鐘之後……

  「嗯,我也喜歡妳,麻美姐。」

  杏子在最後說──不過卻也不好意思地把臉扭到另一邊。

  「我想我……嗯,應該還會在見瀧源町住上好長一段時間吧?」

  「是嗎?」

  接受了紅髮少女的心意,麻美再次露出了笑容。

□□□ ◇ □□□ ◇ □□□ ◇ □□□ ◇ □□□

  「明天……明天一定要……!」

  ──今天又逃避了嗎?

  一面將目光盯在玻璃窗外的夜景,上條恭介看見了自己。

  他已經全部想起來了……就在做出選擇的那晚。

  「放了她們!」──跳脫二選一的抉擇依然歷歷在目。
  「恭介,我喜歡你。」──血紅色的夕陽逐漸消失……
  「一直──一直都很喜歡你。從我還沒有變成……變成不是人類的時候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半月在夜空中閃耀著。
  「……妳們、妳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已經…….再也無法回到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了。

  「我……

  他感到了猶豫。

  距離那場發生在見瀧源町的大災難,已經過了將近兩個星期。在這期間,大多數的居民都已經回歸日常了……當然也包括了銀髮少年和他的家人。

  可是……

  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這個念頭又一次地浮現了。

  ──因為許下了願望,所以得到了“奇蹟”。
  ──因為命運的安排,所以知曉了真相。
  ──因為不願看到她們落淚,所以結下了承諾。
  ──因為面臨了矛盾,所以做出了選擇。
  ──因為……

  「是我背叛了她們……

  少年突然對自己說。

  就在做出選擇的那晚,他並沒有救回兩位“魔法少女”──大言不慚地向對方提出要求,結果卻只有自己安全地逃脫。之後甚至自作主張,擅自將她們的身分告之了家人……還有──

  「……

  他選擇了沉默。

  他與她們的生活是一如往常的平靜──至少在校園裡的生活如此。然而銀髮少年知道,曾經與他立下約定的她們──志築仁美與美樹沙耶香,至今仍在等待他的答案。

  ──自己到底要選哪一個?

  「我……

  他是上條恭介。美樹沙耶香的青梅竹馬,志築仁美的男朋友──她們先後喜歡上了自己;而自己也先後傷害了她們。

  「……

  他都知道了──所謂的“奇蹟”,其實都只是她們的“選擇”。
  他都知道了──現在之所以可以平靜地渡過每一天,只不過是她們暫時停下了腳步。
  他都知道了──這個世上根本沒有“永遠”。
  他都知道了──要是他再繼續猶豫下去,自己一定會再傷害她們的……

  「不能再這樣子了……

  少年緊嚙著唇喃喃自語。

  其實自己並非毫無想法……──內心浮現出這個聲音的同時,少年也感到了更加的苦惱。

  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這樣自己就不會猶豫了……就像“人魚公主”中的王子一樣。

□□□ ◇ □□□ ◇ □□□ ◇ □□□ ◇ □□□

  「咦?」

  上條恭介睜開了眼睛。

  天亮了──

  窗外的星光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光芒,則是稍稍穿透雲層的稀薄日光……今天是個陰天。

  看來自己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睡著的──一面走進浴室進行盥洗,將臉整個打濕的恭介發現,自己的臉上熬出了黑眼圈。不過……

  「媽……早安。」

  他在幾分鐘之後走出浴室──然後瞪大了眼睛。

  他確實在浴室外遇到了母親。可是她只對他說了聲:「早安啊,恭介。」,然後就消失了……是的,就像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消失了。

  「媽!」

  「怎麼了嗎?」

  身後傳來父親的聲音。只見他的爸爸走上樓來,然後在他說了聲:「媽媽怎麼不見了!?」之後……

  「爸!」

  他也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可以感受到有什麼攫住了他的心臟。

  那是比冰更冷,比夜更黑,深不見底的恐懼。就在他的身體彷彿從脊髓開始凍結的同時,他的雙腳也開始不受控制了……

  「什麼……!?」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搖控了──先是向後倒退了好幾步,然後是連滾帶爬,最後是拔腿狂奔。

  「什麼什麼人都好……!」

  他逃走了。

□□□ ◇ □□□ ◇ □□□ ◇ □□□ ◇ □□□

  「怎麼會這樣……?」

  他就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儘管現在時間還早,整個公園卻空盪盪的。令人聯想到墓園的靜寂之間,銀髮少年只能望著自己的影子發愣。

  消失了……全部都不見了──

  從他踏出家門之後,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不管是至親的家人;認識已久的朋友;時常見面的超商店員與公車司機;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全都一個不剩地消失了。

  不,並不是所有人…….

  只要避免和他碰面,應該就不會消失了──可是那些消失的人又該怎麼辦?

  「嘻嘻嘻嘻……

  彎成新月狀的嘴角突然漏出了笑聲。

  這是自嘲的聲音……然後──

  「咦?」

  公園消失了。

  不,不只是公園。就連容納整個公園的見瀧源町也消失了。陰暗的日光變得刺眼,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整片的雪白空間。儘管一切的變異顯得出乎意料,少年卻沒有因此感到驚慌。

  「嗨~你想通了嗎?」

  有人向他主動說話。

  但是,那真的是個人嗎?──眼前的對方就像一團影子,空有黑白分明的輪廓,內在卻是沒有任何內容的空空如也。儘管它的浮現是如此地詭異,它卻是唯一可以和少年對話的存在。

  「你是……什麼?」

  少年用平板的嗓音問道──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我就是你啊……

  對方說──同時還從類似臉的地方冒出一張大大的嘴。

  「我……真可笑啊。」

  「是啊,很可笑啊。」

  失去光芒的雙眼與虛空的眼眸彼此相交,然後若無其事般地交錯開來。

  「你剛剛說……我想通了?」

  「是啊。」

  「那是想通什麼了?」

  「那應該是你來說才對吧?」

  「……

  沉默──然後就在心臟跳了兩下之後……

  「任何和我扯上關係的人,全都會遭遇不幸……」銀髮少年的臉上已經沒有表情:「所以他們全部消失了……

  「啊,說的好~所以呢……

  「所以……

  「所以呢……

  「所以,我想我應該……退出吧?」

  「噢,退出這個世界嗎?……那還真是太好了。」

  對方似乎相當高興。

  「那麼,現在你有什麼打算呢?」

  「……打算?」

  「是啊……要不要我教你啊?」

  對方伸出了一隻手──還有彷彿惡魔遞出契約書的口吻。

  「就和我交換身分吧……這樣你就不用再煩惱了。而我也會代替你做好所有的事……

  「交換……身分?」

  少年的眼睛依舊沒有光輝,可是卻像著了魔似地伸出手來。

  「噫……!」

  在那瞬間,恭介彷彿看見了──

  他的手、他的腳、他的血、他的肉、他的心臟──全部都和對方交換了。

  他不再是上條恭介──對方才是。

  可是……可是……

  「你又想逃避了嗎?」

  「!?」

  這是誰的聲音?

  小精靈!?──

  不,不是。雖然聲音和那隻只有一顆頭的生物一模一樣。可是恭介卻完全看不到他的所在。另一方面,另一個“恭介”雖然得到了臉,可是它的表情卻在瞬間的扭曲之中消失……雙方又交換回來了。

  「……!?」

  「是誰!──是誰破壞我的好事!?」

  它大聲地喊道──可是對方卻沒有現身。

  「讓我問你一個問題。」浮現在虛空之間的聲音沒有任何輕視,只是沉穩地拋出問題:「你說你要和他交換……那麼你要代替他怎麼做?」

  「怎麼做…….噢!」它用不經思考般的口吻說:「這太簡單了──只要去和她們告白,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一方不就得了?當然啦,要是她們願意,那就來個通吃。這樣就可以盡情和她們做這樣那樣的事情……哈哈,這樣實在太爽了!」

  「這樣那樣……?啊啊……不可以──!!」

  銀髮少年的臉上首度有了表情。只見他滿臉通紅地發出喊叫,彷彿已經充分瞭解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另一方面,看不見面目的聲音停了一會兒,然後又將矛頭指向了對方:

  「看來你被拒絕了。」“聲音”依舊平靜,可是卻帶有最終審判的意味:「不好意思囉,請消失吧。」

  「!?」

  回歸──
  一切都是發生在轉瞬之間,甚至是十萬分之一秒的間隔都嫌太長。等到恭介重新回神過來的同時,他已經重新回到了公園。

  「什麼……?」

  另一個“自己”消失了……可是“聲音”卻留下來了。

  「好吧,我們言歸正傳吧。」

  「……是。」

  “聲音”說──同時也讓恭介的心頭一緊。

  ……自己一定會被臭罵一頓的──一定是這樣。

  「你剛剛沒有去學校,對吧?」

  「是啊……咦?」

  少年愣了一下──對方不是要指責他嗎?

  「你為什麼不去學校?」

  「我因為我……

  依舊只有一個人的對話之間,恭介顯得吞吞吐吐。不過對方這次卻耐心十足地等著,直到他終於發出了聲音。

  「我我不想看到她在我的面前消失,我受不了的!」

  一瞬間,少年彷彿在眼前看見了她……彷彿嫩葉般的翠綠、又或是碧海般的水藍髮絲之下的笑顏。

  「這就對啦……你不是已經做出選擇了嗎?」

  「可是,我……!」

  「饒了你自己吧。」

  “聲音”顯然不想讓他插話──那是充滿鋼鐵般的硬度,實則類似絲絹般的柔滑的聲音。

  「饒了你自己吧……」“聲音”在他的耳邊低語:「即使最後沒有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人魚公主也沒有怨恨王子啊……而你也不是為了責任或補償,才會作出選擇的……不是嗎?」

  「……

  「不必覺得自己可恥……因為人類本來就是充滿矛盾的啊。」“聲音”逐漸遠去,最後變得細不可聞:「我無法要求你不要後悔……不過,你也希望自己不會後悔吧?」

  「不要……後悔?」

  彷彿自問般地喃出最後聽到的幾個字詞,恭介瞪大了眼睛。最後……

  「咦……?」

  做出選擇的少年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是嗎?」

  他從床鋪上爬了下來──他做了一場夢,可是卻不是惡夢。

□□□ ◇ □□□ ◇ □□□ ◇ □□□ ◇ □□□

  「是嗎……好吧。好……再見囉。」

  巴麻美掛斷了手機。

  明天就是週末了。所以金髮的女高中生打算到超市買些生鮮食材,準備為小週末的晚餐多做幾道好菜。原本她是打算像上星期一樣,特別招待杏子到她的家中吃飯……可惜這個打算泡湯了──就在剛才,杏子打來一通電話告訴她說,她要去陪某個人。

  「……算了,這樣也好。」

  一面將手機收進了口袋,麻美突然改變了心意。

  她不急著去超市了,而是走到種滿櫻花樹的河堤邊散步。伴隨紅通通的夕陽,河水與櫻花樹的葉子都被染色了。

  「……咦?」

  準備稍微欣賞一下夕陽的女高中生突然看見了……

  ──是他!?

  穿著一身彷彿喪服的黑衣,一位金髮青年就坐在某顆櫻花樹下……是當初的那棵櫻花樹嗎?

  「你是……深藍烈火,對吧?」

  ──那是“小嘉”告訴她的名字。

                                待續


  好吧,沒有意外,這次應該是最後一次"待續"了(謎之聲:最好是啦!)......總之,如果要用力高興一下,在下還是等下回吧(遠目)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