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2k

RE:<同人連載文>魔法少女小圓:again(1/11更新第六十三章)

樓主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3 BP-
  嗯嗯,又到了發文時間了......在下是很想這麼說,不過看看時間,在下顯然是有點遲到了.......總之,雖然今回內容的字數曾經讓在下考慮,要不要拆成兩回算了,不過在下還是一次發出來,好讓讀者好讀些......好吧,本回正文開始:
 
 
    第六十四章:此處的記憶
 
  「……
 
  夕陽沉入了河水。
 
  隨著緩緩流動的河水,岸邊的櫻樹交織著月光。褪去晚霞的艷麗,夜晚靜靜地甦醒了。儘管遠方亮起了燈火,融入夜空的河水卻只是溫柔地低鳴。
 
  「……
 
  青年靜靜地望著河水。
 
  他的身後有一排櫻樹。每年到了春季,泥土總會舖上花瓣地毯,吹襲出一整片的繽紛。儘管今年的最後一朵櫻花已經在不久以前凋落了,受到滋養的河岸卻也變得更加翠綠。
 
  不過……
 
  有一棵櫻樹生病了──不健康的櫻葉已經片片凋零,徒留櫻吹雪盡的殘幹枯枝。月光灑落其中,最後在樹下漏出一整片的銀光。
 
  「真是漂亮啊……
 
  青年突然發出了低語──可是卻不是讚嘆眼前的夜色。
 
  (終曲!)
 
  怪物慘死在巨大的燧發槍之下。
 
  這是隱藏在櫻花樹下的激戰,可是又已經適當地劃下休止符。名為“領域”的舞台之間,光燦耀閃的槍響奏出了戰鬥的最高潮。儘管經歷了無數翻轉,戛然而止的終奏卻是無人知曉──
 
  不,並不是無人知曉……
 
  「巴麻美……就請妳來當我的“人肉柱子”吧。」
 
  青年可以感覺到這一切。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這只是個假名。
 
  ──是的。這一切已經重複太多次了……
  ──愈是強大的“魔法少女”,愈是可以成為優秀的“人肉柱子”。
  ──然後,周旋在自己和“人肉柱子”之間的小朋友將會安排好一切……為了它想要的報酬。
  ──至於自己也可以獲得小小的解脫……至少在更強的“黑暗”捲土重來之前。
  ──可是……
 
  「……
 
  他可以感受到內心的悸動。
 
  白皙的肌膚、金色的捲髮、還有彷彿星光閃耀的眸子……不,不對。雖然看起來有點像,不過她並不是自己的……
 
  「……
 
  他沒有時間了。
 
  隱藏的舞台閉幕了,同時也將卸妝的戰鬥者送回了櫻花樹下──儘管可以若無其事地轉身離去,青年卻在心臟跳了不到一拍的間隔之中走向了櫻樹。
 
  「小姐,妳還好吧?」
 
  就在若有所思的側臉映入眼簾之際,他用控制得宜的表情發出了聲音。然後……
 
  「從明天開始,你就能恢復健康了吧?」
 
  他在最後發出了輕喃──同時他也知道,如果想讓自己所喜歡的櫻樹不再生病,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再回到這個地方。
 
□□□ ◇ □□□ ◇ □□□ ◇ □□□ ◇ □□□
 
  「差不多了。」
 
  青年走出了生鮮超市──提在手中的袋子裝了青菜、貓食、還有可以用來泡茶的薑片。
 
  他看起來就像個出門買菜的年輕人。不過在他返家以前,他卻毫不猶豫地走向河邊公園──一個早就預定好的地方。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一個掌握因果必然的年輕人。
 
  發生在河邊的衝突已經告一段落了。
 
  看來這場戰鬥收尾得非常好--總是在假日顯得歡欣又熱鬧的公園看不見一絲異樣,就連一度陷入“領域”的人們也沒有表現出過多的後遺症。不過就在青年再走一個轉角就能正面迎向河堤的時候……
 
  「真是的~要是每次都鬧到這種地步,我們還有得混嗎!」
 
  河邊有人。
 
  那是一對落水的男女,還有一位將他們帶上岸的紅髮少女。或許是某種常人無法理解的原因作祟,他們的周圍已經沒有其他人了……這當然不包括一隻非人類的生物。
 
  「果然在啊……
 
  青年勾起了薄薄的唇角。
 
  他可以看見一隻凡人看不見的生物──那是被稱作“孵化者”的白色小動物。也是一直以來為他挑選“人肉柱子”的小朋友。不過他並不打算和牠打招呼。因為……
 
  「佐倉妹妹……我來晚了嗎?」
 
  「啊……麻美姐!」
 
  有人來支援了。
 
  白色的小動物已經適時地退場了。或許是該稱讚它的神出鬼沒,完成某個目的的它全身而退了。然後,青年在幾次的深呼吸之後……
 
  「還是趕快把他們帶到室內,換套乾燥的衣服吧。」
 
  繞過轉角之後,他說了這句話。
 
□□□ ◇ □□□ ◇ □□□ ◇ □□□ ◇ □□□
 
  「這真是太棒了……
 
  薄薄的唇角彎成了新月狀。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一個狂喜若狂的男子。
 
  「……那還真是可喜可賀啊。」
 
  他的身邊有一隻白色的小動物。
 
  雙方的影子已經消失在黑暗中了……就在空間不怎麼寬敞的建築陽台上,兩對紅眼彼此看著彼此──其中一邊還高掛出了狂笑。
 
  「不過我真沒想到,你會這麼高興。」
 
  「……嘻嘻。」
 
  男子突然伸出了一支手指頭。
 
  「哇!」
 
  下一瞬間,小動物的身體變成了兩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只是自顧自地大笑,任由臉部的肌肉扭曲成奇怪的形狀。然後,就在笑聲終於變得細不可聞的時候……
 
  「抱歉啊……就讓我自個兒多高興一會兒吧。」
 
  他對著變成兩截肉塊,已經不會再說話的“孵化者”說──至於將它撕裂成兩半的骨刃,則是在慢了兩秒之後收回了掌心。
 
  然後……
 
  「這樣真的好嗎?」
 
  男子再次開口──可是現場卻只有他的影子。
 
  「為什麼不好?……這不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宿願嗎?」
 
  他在自言自語──彷彿與另一個自己對話。
 
  「可是……要是我們……
 
  「要是失敗了該怎麼吧……是嗎?」
 
  截然不同的聲音產生了衝突。
 
  「可是如果害怕失敗,我們就只能繼續維持現狀……難道你真的想要這樣?」
 
  「這……也不是這樣啦。」
 
  「那就好好大幹一票吧!」佔了上風的聲音說:「利用這次找到的“人肉柱子”,好好地完成我們的願望吧。」
 
  「可是……要是我們弄錯了……
 
  「還有什麼好弄錯的?你不也親眼看見了──」他說:「“人肉柱子”竟然和這個世界的奇蹟--也就是“圓環之理”有了關聯……只要好好操作一下,我們一定可以辦到的。」
 
  「……
 
  「我可要聲明……我已經受夠了。」
 
  男子的表情突然變得黯淡──那是莫名的嘆息、茫然、還有疲倦。
 
  「這……我知道。」
 
  雙方之間頓時充滿了回憶。
 
  「真是讓我嚇了一大跳啊~沒想到你竟然看得見“魔獸”。」--那是他與“孵化者”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要不要和我合作啊?」──他與“孵化者”合夥了……為了自己的利益。
  「你再多做一點強大的“魔獸”吧……這次的“人肉柱子”很強,可不要浪費囉。」──經過“孵化者”的安排,在他體內的“黑暗”得到了控制。
  「真是可惜啊……看來又要找下一個了。」──不斷有少女變成了“魔法少女”。
  「這次的“人肉柱子”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日本。」──時間就這麼過了幾百年。
  「巴麻美……就請妳來當我的“人肉柱子”吧。」──他遇見了她……還有她的同伴們。
 
  「那麼……你想要怎麼辦?」
 
  「什麼?」
 
  兩個聲音的問答換了次序。
 
  「我在問你要怎麼辦?……我們總不可能向它說實話吧?」
 
  「喔喔……當然囉。」
 
  男子不自覺地看了看它──依舊還是肉塊的白色小動物。
 
  「而且……而且……
 
  「你不想再傷害她了,對吧?……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佔了上風的聲音取回了主導權──可是他並沒有否認對方。
 
  「那就再想辦法啊……」他對他說:「想個可以瞞過那個傢伙、完成我們想做的事、還有盡量不要傷害她的辦法。」
 
  「……嗯。」
 
  雙方同時陷入了沉默。然後,就在即使天亮了也不奇怪、可是又彷彿只是一瞬間的漫長之後……
 
  「你也未免太過份了吧?」
 
  白色的小動物突然說──
 
  “孵化者”復活了……不,正確來說是回來了。只見它把自己的前一個身體吃得一乾二淨,然後再以一模一樣的身軀回來了。
 
  「抱歉抱歉,我只是有點興奮過頭了。」男子說──同時他的臉上也只剩下了一種表情。
 
  「興奮過頭?……那麼可不可以請你說明一下理由呢?」
 
  「當然。」他用彷彿戴了面具,幾乎沒有一絲心虛的表情說:「聽好了,這次我們要進行一個從沒進行過的計劃──」
 
  「噢?」
 
  「就讓我們把“圓環之理”弄到手吧!」
 
  ──他對它說了謊。
 
□□□ ◇ □□□ ◇ □□□ ◇ □□□ ◇ □□□
 
  「如果真得不行,你就去幫她吧……
 
  「她?」
 
  白色的小動物歪了歪頭。
 
  「怎麼……難道你還要我說得更清楚嗎?」
 
  「怎麼會呢。」
 
  不完整的月色照亮了雙方。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一個甚至讓“孵化者”聽命行事的存在。
 
  他已經選定了明天進行戰鬥。地點是在見瀧原中學,一個充滿人類心靈的狩獵場。至於將在戰場上活躍的角色們,則是名為“魔法少女”與“魔獸”的棋子──這將是一場特別的戰鬥。
 
  ……是啊,這都是自己一手策劃的。
  ……特別將“魔獸”收回手中,然後再用更多的“黑暗”餵養它。
  ……所以,它已經不是“魔法少女”可以對付的程度了。
  ……那麼,為了不讓她們太早退場……為了進行真正的計劃……
 
  「讓我看看……
 
  或許這只是巧合──“孵化者”突然用自言自語般的口吻發出聲音。
 
  「到底該去幫誰好呢?」
 
  「……
 
  「當然不會是志築仁美,她太弱了。」
 
  「……
 
  「美樹沙耶香與佐倉杏子也不好。雖然她們的資質不差,不過卻都不是最強的。還有……
 
  「我勸你最好不要選曉美焰。」
 
  影子彷彿正在扭曲的年輕人突然說。
 
  「為什麼?」
 
  「為什麼?你是今天才認識她嗎?」
 
  「什麼?」
 
  「你真是夠……算了,我就提醒你一下,憑你現在的信用,她是不可能信任你的。」
 
  「不可能信任我?那又怎麼樣。」
 
  白色的小動物似乎充滿了自信。
 
  「就算她不相信我又如何?反正等時機成熟了,她自然會接受的。」
 
  「……你想霸王硬上弓?」
 
  「霸王硬上弓?真是奇怪的說法啊。」
 
  “孵化者”又歪了歪頭。然後……
 
  「?」
 
  對方突然將手放到了它的頭上。
 
  「什麼……?」
 
  是誰讓“孵化者”看到了未來?
 
  ──得到了“幫助”的曉美焰,她的力量將是爆發性的強大。
  ──不,與其說是強大,不如說是可怕……
  ──她能改變所有人的記憶、所有人的身份、所有人的命運。
  ──是的,就算最後不是由她笑到最後,這一切的一切也未免太折騰了。
  ──所以……
 
  「好吧。」
 
  白色的小動物作出了選擇。
 
  「還是選巴麻美好了。不過……」玻璃彈珠般的紅眼彷彿轉了兩轉,然後直直地盯向霜平貢:「不過,你沒有騙我吧?要是我選了曉美焰,事情就會變得如此麻煩?」
 
  「騙?」
 
  毫不客氣的直視彈回了“孵化者”的眼神。
 
  「你沒有資格懷疑我吧?……信用破產的小朋友。」
 
  ──他並沒有真正地回答它。
 
□□□ ◇ □□□ ◇ □□□ ◇ □□□ ◇ □□□
 
  「……美。」
 
  有人輕輕地發出叫喚。
 
  「仁美……妳還不能在這裡倒下。」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一個不讓“魔法少女”死去的角色。
 
  同時……
 
  志築仁美的“靈魂寶石”發出了光閃。
 
  「……
 
  男子的指尖滑過了它--幾乎在一瞬間吸進了某種陰影的“靈魂寶石”。
 
  「因為……妳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等著妳去完成它。」
 
  他用細微但清晰的嗓音說──
 
  綠髮的“魔法少女”並不知道,她的力量已經變得不同了……綠髮的“魔法少女”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某個人的賭注……綠髮的“魔法少女”並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後的未來,一份彷彿星星之火的希望,將會為她與朋友們指引出新的未來……
 
  「就看妳有沒有機會發揮了……“空間轉換”。」
 
  ──綠髮的“魔法少女”並不知道,她並沒有在失去意識的前一瞬間,聽到對方所說的最後一段話。
 
□□□ ◇ □□□ ◇ □□□ ◇ □□□ ◇ □□□
 
  「……這樣就可以了嗎?」
 
  男子在黑暗中自問著。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可以了……──扣掉被自己帶回來的兩個,“孵化者”也在剛才帶回了一個“人肉柱子”。接著只要再等剩下的兩個自己送上門來,計劃就可以開始了。
 
  「千萬不要回頭……
 
  男子的臉上到底出現了什麼表情?
 
  它的面具──“孵化者”造型的道具已經被丟到了腳邊,然而就在消抹陰影般的黑暗之間,他卻像是忽視沉默般地不斷說話:
 
  「因為……我們已經做出選擇了。」
 
  “他”又出現了──另一個聲音。
 
  「嗯……
 
  還有“他”──總是顧慮各種事情,畏畏縮縮的角色。
 
  他們已經爭論無數次了。打從選出這次的“人肉柱子”……不,甚至是更早的幾百年前,雙方的矛盾就已經存在了。然而無論存在多少否定與認同,彼此相依相存的他們終會做出選擇。
 
  「是啊,我們已經做出選擇了……」經常處於下風的一方說:「一切都聽你的。」
 
  「一切都聽我的?……笑話。」
 
  「笑話……?」
 
  「怎麼?……難不成你以為,你就只是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嗎?」
 
  彷彿勾起嘴角的同時,男子走向了黑暗的另一端。
 
  藍白色的火焰頓時亮起──
 
  他的眼前有一張小桌子,上頭還擺了棋盤。黑白分明的方格之間,棋子已經倒成了一片──不過他卻像手指長了眼睛似地抓起某顆白棋子。
 
  「雖然是顆好用的棋子,不過你卻不喜歡它。」
 
  男子把玩著手中的棋子。
 
  潔白無瑕的棋子彷彿西洋棋中的“國王”,可是造型卻是彷彿家貓或兔子的紅眼睛生物。
 
  「你總是這樣……就算它可以幫你找到更好用的棋子,你卻總是用的綁手綁腳……不過這一次,你倒相當了得嘛。」
 
  「……
 
  他擺起了棋局。
 
  「“她”的確不是多好用的棋子……不過你卻用“她”拋磚引玉了。」
 
  棋盤上擺了五顆棋子。
 
  黃色、紫色、紅色──還有原本掉到地上,最後卻連同綠色一起拿回來的藍色棋子。至於擺在棋盤旁邊的盒子裡的,則是更多更多的棋子……全部都是玻璃般的透明。
 
  「當初我只是希望……盡可能地不讓毫無關係的少女變成“人肉柱子”。就
算只是減少一個、兩個也好。」
 
  男子又發出了畏畏縮縮的聲音。
 
  「所以你才這樣安排。」另一個聲音說:「達成原本的目的之外,還讓一個“人肉柱子”失而復得了……不管是她的家人、還是她的朋友,全都非常高興啊。更有意思的是……呵呵。」
 
  彷彿變魔術般,棋盤上多了一條銀色的細繩──它就纏繞在綠色與藍色的棋子之間。
 
  「之後,我們還看見了“奇蹟”……
 
  他將細繩抽出,然後緊緊地握在手中──可是等到重新鬆開手掌心的同時,銀色的細繩已經不翼而飛了。
 
  不……並不是不翼而飛。只見男子將手伸進口袋,然後從中取出了一小包東西──除了捲成一團的細繩之外,原本放在棋盤上的藍色棋子也在裡頭。至於最後拿出來的東西,則是一枚粉紅色的鈕扣。
 
  「……也就是“圓環之理”。」
 
  它將棋子與細繩重新放回了棋盤,至於粉紅色的鈕扣,則是不經意地擺到紫色棋子的旁邊。
 
  「……這樣真的不會有事嗎?」
 
  「什麼?」
 
  「這次的“人肉柱子”……
 
  一直處於下風的聲音突然多話了起來。
 
  「長久以來,我們的小朋友不停地挑選出新的“魔法少女”,成為我們的“人肉柱子”;“人肉柱子”將不停地戰鬥,消滅滋生自“黑暗”的“魔獸”;被消滅的“魔獸”變成能量,最後落入我們的小朋友的口袋裡;想要得到更多能量的小朋友,則是一再支持我們再多做一些“魔獸”;愈是多做“魔獸”,我們就愈能壓制體內的“黑暗”……
 
  「嗯,所以呢……
 
  「可是這一次,我們卻打算讓她們……讓“人肉柱子”和我們戰鬥。」
 
  「是啊。」
 
  乾脆無比的承認──同時他又抓起了白色棋子。
 
  「我們已經見識過了……這個世界的“奇蹟”。」
 
  他將鈕扣擺到了棋盤上。
 
  「藉由我們的“黑暗”,把這五個“人肉柱子”的“靈魂寶石”弄得汙濁……這樣就能召喚“奇蹟”──召喚“圓環之理”了。」
 
  「……
 
  「然後我們再把“圓環之理”的力量強佔到手,這樣我們就能要什麼有什麼了……我們就是這樣和它,和我們的小朋友說的吧?」
 
  「……是啊。」
 
  彷彿被黑暗抹去表情的臉上揚起了一道不祥的弦月──同時握在他手中的白色棋子,突然也不可思議地破裂了。
 
  怪物──
 
  就在碾碎骨頭般的聲響之間,男子的瞳孔就像細胞增殖般地分裂;他的五官扭曲,膨脹的血管彷彿寄生蟲般地蠕動。變得蒼白的軀體長出鱗片,唇角也在勾出新月狀的同時露出染紅的尖牙……
 
  “啪!”──在他手中的棋子被捏碎了,因為他的指尖長出了骨刃。
 
  「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將軍!」
 
  棋盤上的棋子重新動了起來。
 
  黃、紅、藍、綠、紫──五顆棋子排出了包圍網。至於遭到團團包圍的黑色棋子,則是在他變回人類樣貌的同時放上去的。
 
  「……這樣還是贏不了我們的。」
 
  黑色的棋子走了一步。
 
  就像反撲獵犬的野狼般,黑色的棋子突然立於不敗之地。五顆棋子雖然包圍如故,可是卻沒有任何一方可以在下一步吃掉黑色棋子。相反地,最靠近棋盤邊緣的紫色棋子反而被進一步地逼入死角。
 
  「“奇蹟”發生囉~」
 
  他將粉紅色的鈕扣放上棋盤。
 
  圓圓的鈕扣並不能當作棋子。不過在男子的規則之中,這顯然是個被允許的生力軍──粉紅色的鈕扣不但保護了紫色棋子,甚至進一步地逼死敵人。
 
  「真是偏心的“奇蹟”啊……“圓環之理”。」
 
  棋局邁向了終盤。
 
  只見男子發動了最後一擊──藉由粉紅色鈕扣的支援,他將指尖伸向了紫色棋子……不過到了最後,他卻選了黃色棋子。
 
  然後……
 
  「要是沒有發生呢……?」
 
  「什麼?」
 
  「我是說……要是“奇蹟”沒有發生呢?」
 
  他又將視線轉向了粉紅色鈕扣──
 
  ──是的,要是“奇蹟”沒有發生呢……
  ──幾百年來,他就只有在“魔法少女”瀕臨死亡的剎那,稍稍窺視過“圓環之理”的發生……而這也是他最不喜歡看到的結局。
  ──不過,這次一定要將“奇蹟”……要將“圓環之理”納為己用才行。
  ──不是為了改變宇宙法則,或是將這個世界變得更合理……
  ──如果少了“圓環之理”的加持,“魔法少女”們也就只能敗北了……
  ──真要這樣的話,她們也就不過只是普通的“人肉柱子”。
 
  「所以……這是賭注。」
 
  男子的臉上到底又浮現了什麼表情?
 
  同時,就在藍白色的火光之間……
 
  「我不要成為絕望的人!」--發出強光的“靈魂寶石”之間,美人魚誕生了……這就是“奇蹟”。
  「她曾經告訴過我,所謂的“圓環之理”,其實就是她的好友──鹿目圓的化身。」──瞪著玻璃彈珠般的紅眼,“孵化者”提供了關鍵性的情報。
  「可以告訴我嗎,曉美妹妹……小圓是誰?」──“奇蹟”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因為已經成為這個世界的法則了,所以不管過去、現在、未來,全都不會有人記得她的存在……除了她以外。」──所以,這次的“人肉柱子”之中,果然有人與“奇蹟”有著密不可分的羈絆。
  「……將軍!」──只要“奇蹟”能夠發生……能讓“圓環之理”助“魔法少女”們一臂之力,這一切都可以落幕了吧?
 
  「……這是賭注。」
 
  男子又重複了一次──不管是畏畏縮縮的聲音,或者是佔了上風的一方,雙方顯然又達到了共識……是的,即使是在彷彿過了許久,他又伸手抓起銀色細繩,將它置於兩根手指頭之間的時候也一樣……
 
  「要是我們賭輸了……至少還能希望,他能變得更加珍惜她們,還有他自己……不然──」
 
  比作剪刀狀的兩根手指頭,毫不猶豫地剪向銀繩。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將會在最後扮演起反派的角色。
 
□□□ ◇ □□□ ◇ □□□ ◇ □□□ ◇ □□□
 
  「這到底……是什麼!?」
 
  甦醒的“魔法少女”瞪大了眼睛。
 
  她依舊置身在無盡的黑暗之中──超乎現實與虛幻,無形與有形般的夾縫之間。放眼望去,出現在眼前的情景就像瘴氣漩渦般地深不見底;可是浮現在腦海中的一切,卻又鮮明地歷歷在目──
 
  「……因為我愛妳,母親。」──這份椎心刺骨的悲傷到底是什麼?
  「就讓我們把“圓環之理”弄到手吧!」──這份虛假的野心到底是什麼?
  「我可要聲明……我已經受夠了。」──這份極度的疲倦到底是什麼?
  「……這是賭注。」──這份不再回頭的覺悟到底是什麼?
  「──麻美!」──這份呼喊……到底是什麼?
 
  「──麻美!」
 
  「!?」
 
  這並不是腦海裡的聲音。
 
  「你是……!?」
 
  “魔法少女”的眼前浮現了人形──同時她也發現,他才是這些情景的真正主人。
 
  「你是…….!?你是……!?」
 
  對方的臉上戴著面具──長了長長的大耳朵,彷彿家貓或兔子的紅眼睛生物。
 
  「你是……巴拉美!?」
 
  「……
 
  「你是巴拉美……對吧?」
 
  「這並不是我的名字……不過,我就讓妳這麼稱呼我吧。」
 
  對方在回首間取下了面具。
 
  他的名字是霜平貢--曾經被稱為“巴拉美”的男子。
 
                                    待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