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20

【心得】自由的阿卡曼-米卡莎

樓主 decca decca
GP22 BP-
大家好。關於米卡沙的頭痛解釋,在前一篇《第138話感想以及希望的結局》中作了一番探討。在這裡有更進一步的探討。

先引述前面文章這個主題的結論:


--引述開始--

頭痛「ズキ」的確是作為「痛苦的記憶」的信號的。因為壓抑,所以頭痛。只是最開始並非米卡莎獨有。第三話的艾連壓抑的是他吃掉父親古立夏的記憶;米卡莎則是壓抑失去家人的痛苦記憶。

到後面,則慢慢轉為米卡莎專屬設定。頭痛是一個信號,當米卡莎被某個場景刺激之後,似乎聯想到某個「痛苦的記憶」,然後因為壓抑,於是產生頭痛。

「家庭破碎了」、「家,回不去了」、「家人不在了」、「家人變成巨人了」,這些景象讓她聯想到某個痛苦的記憶。

這個「痛苦的記憶」是家人被殺的記憶,也是「她殺死艾連」的記憶。

而「她殺死艾連」這個記憶,是從未來傳送而來。也就是「尤彌爾的引導」。

而一三八話的小屋之夢,則是一個隱喻,隱喻米卡莎要從「家」的奴隸狀態解脫,成長為自己的主人。她是自由的。她要做出決定,她必須戰鬥,必須殺死艾連,必須以她的意志作出選擇。

他選擇違背艾連的希望:「我死後,把圍巾丟掉,好好活下去。」

她圍上圍巾,表示她忠於自己的內心,因為她愛著艾連;

但她也要殺死艾連,阻止地鳴,因為她忠於自己的人性。

她理解艾連發動地鳴的理由,她必受艾連得成為惡魔,她也必須接受艾連得死的命運。

--引述結束--


在這邊,我更進一步的調整頭痛這個主題。

一、自未來傳送給米卡沙的「痛苦的記憶」,不只是「殺死艾連的記憶」,而是「關於艾連的記憶」。「殺死艾連的記憶」,是被包含在「關於艾連的記憶」之中的。這樣的說法,會比較穩當一點。畢竟艾連在巨人嘴裡,可能也是尤彌爾傳送的。

二、頭痛的原因是因為阿卡曼族的血統對抗始祖巨人之力。因為始祖巨人艾連,希望米卡沙忘了自己,快樂的活下去。

關於第二點,如果「頭痛」與「消除記憶」作聯想,我覺得第三話的艾連頭痛,也變的很可疑。當時的他已經同時繼承了「始祖巨人」以及「進擊巨人」。而始祖巨人的「修改記憶」的能力,因為沒有滿足王血接觸而無法發動。

假設這時候諫山創的巨人設定還不完整,始祖巨人還沒有加上「王血接觸」這個設定的話,是否這時候艾連處於「可能無意間發動始祖巨人之力」的狀態的話,那麼,是不是暗示著,艾連因為痛苦,所以無意之間,發動始祖巨人之力去壓抑(抹除)記憶,然後同時,體內的「進擊巨人之力」對這個抹除動作進行抗拒,於是產生頭痛「ズキ」?

這樣的機制,就會跟第二點說的,米卡沙的阿卡曼血統抗拒始祖巨人抹除記憶導致頭痛,邏輯上一致了。

如果用這個假設進行考察,就會產生這個疑惑:如果要用始祖巨人之力,艾連為什麼不乾脆修改阿爾敏等人的記憶呢?

我認為原因還是得回到「尤彌爾的引導」這件事上,也就是艾連想要展現給尤彌爾的東西:「愛」

阿爾敏等人是自由的,他會讓尤彌爾看到夥伴不會放棄自己,就算自己是個惡人,夥伴們仍相信他,最終也會理解他。這一點,在前面文章已經闡述過。

而米卡莎是特別的,因為米卡沙一定會相信艾連。因此米卡莎的頭痛,上述的一與二就會出自兩個不一樣的動機。而不論是一或者二,米卡沙最後都用行動完滿的回應了這兩個動機。

一、站在尤彌爾的視角,她會傳送未來的痛苦記憶;引導米卡莎的行動,得到她想知道的問題的答案。

二、站在艾連的視角,則是希望消除米卡沙的記憶,希望她不再是自己的奴隸,能夠自由。

一的觀點,前面文章有分析,不再贅述。

從二的觀點來看,艾連傷害米卡沙那些話,背後蘊含很糾結的複雜情感。他討厭這個像奴隸一樣的米卡莎;但是,他也憐愛這樣的米卡沙,艾連不會告訴米卡沙他真正的想法,因為他知道米卡沙一定會追隨自己成為惡魔,他不願意米卡沙背負這樣的罪。米卡沙的行動也證明了艾連的猜想沒錯,即使不知道真相,即使被艾連言語罵成奴隸,米卡沙卻還是相信著艾連,願意跟他一起承擔這個罪,(第一三零話,被拉進通道的眾人對艾連的呼喊)。如果已經確定的未來是米卡沙會殺死自己,那至少最後一刻,艾連死之後,(第一三八話),希望米卡沙把他忘記,幸福的活下去。

其實我認為這兩個動機存在一些的矛盾,但我選擇不去深究。第一三零話時,艾連不是獨自出現,而是以童年的狀態,與童年的尤彌爾同時出現。這裡艾連與尤彌爾視為兩位一體也可以。因為惡魔與尤彌爾已經定立「契約」。

艾連與尤彌爾不是要真的坐下來兩人畫押簽字,艾連知道尤彌爾引導他前來的目的,而他也跟隨這個引導,兩人要作的動作是一樣:讓眾人基於自己的自由意志,告訴我(尤彌爾),我(艾連)在你們的心中,到底是甚麼?這可能也是故意放走豬的女孩尤彌爾的小惡作劇想知道的答案吧,她想知道,有沒有人在乎她,有沒有人愛她,有沒有人會替她站出來。就像艾連替希斯特莉亞站出來一樣,就像米卡沙、阿爾敏,科尼、讓,不放棄艾連一樣。

以上的調整,是在原本的說法的基礎上,作更為完善的推論。但是也變的有點複雜了起來,我覺得最後一話不會很明確的解釋上述的機制。基本上,還是我在先前提到的原則:

尤彌爾的引導,惡魔與女孩的契約,艾連的自由,尤彌爾見證了的愛。

一的線索,前面文章有分析,不再贅述,而二的線索如下:

第七話,米卡莎說的話:「對不起,艾連,我不會再放棄了。我要是就這麼死了,到時候連你的事情,都再也無法去回憶」。此時有帶過一個畫格是第一話米卡沙叫醒樹下睡著的艾連。

第一三零話,艾連的內心獨白:「究竟是從哪裡開始的?那裡嗎?」。這裡出現第一話,米卡莎叫醒樹下的艾連的場景。

第一三八話,米卡莎再度頭痛,此時腦海浮現的畫面是第一話米卡沙叫醒艾連的畫面。

第一三八話,艾連希望米卡沙丟掉圍巾,忘記自己。

艾連的始祖巨人目前為止還沒發動過「修改記憶」的能力。勉強也算是一個小伏筆。

第一三八話,目睹賈碧等人與家人團聚破滅,剩餘艾爾迪亞人全部變成無垢巨人,這樣的家庭破碎的悲慘,再度引發劇烈頭痛,嚴重到難以承受,她說,她已經無法承受了。然後進入小屋回憶。我認為可以解讀為,始祖之力突破阿卡曼的血緣障礙,成功改寫米卡沙的記憶。

為什麼米卡沙道別艾連,情感的能量那麼大呢?我們隱隱約約知道理由,但說不上來到底是甚麼,但是,看到最後米卡沙作的決定時,卻被觸動到內心裡甚麼東西而哭了。現在在這邊寫這麼多,都是在追問那個被觸動的東西到底是甚麼。能夠做到這一步,《進擊的巨人》在我心中,便有了一個位置,可能以後不時就要拿出來看,就像回顧一場忘記到底是甚麼的回憶一樣。相信很多人心裡都有這樣一個東西吧,可能是一部老電影、一本小說、一齣戲、一張老照片,一張CD,一張卡式錄音帶。偶爾想起來,就會想拿出來回味一下,不知不覺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這個東西原來已經伴隨自己這麼多年。

第一三八話,米卡沙展現了她的「自由」。

這裡有多重隱喻,首先,米卡莎突破了「家」給她的枷鎖,她不再是依附艾連的存在而活的奴隸,她可以自己一個人生活。

她要忠於自己的良知,阻止地鳴;

她要忠於自己的愛,不把艾連遺忘;

她要勇敢的接受艾連之所以要離她而去的理由,艾連要成為惡魔,他的決心。

她是一個自由的阿卡曼,愛使她自由,始祖巨人也無法抹除她的記憶。

我覺得,不管下個月,故事朝哪方面發展,已經都不會影響《進擊的巨人》給我的巨大感動。因為前一百三十八話的故事,已經讓我足以把米卡沙帶到上面這個可能的平行宇宙,這樣就已經足夠。

我一直覺得,《進擊的巨人》中,關於三位主角的性格描寫,三支台柱一直都跛了一隻。艾倫、阿爾敏,都建構了非常獨立的意識型態。米卡沙的意志卻一直是依附在艾連上,他幾乎是所有主配角中,獨立意識最薄弱的。在阿爾敏要去拉加哥村阻止柯尼讓母親吃掉法爾可前,連阿爾敏都忍不住對米卡沙發脾氣了。米卡沙這個角色存在著淪為戰鬥工具人的扁平化危機。

三支台柱都要穩固,《進擊的巨人》才能更經典。另一篇關於米卡沙的評論文章中。我期待,作者會在最後讓米卡沙作一個選擇,這個選擇會讓她終於名符其實,成為《進擊的巨人》第三號自由的靈魂。而第一三八話,諫山創終於回應了我的期待。

作者鋪陳那麼久,終於完成了米卡沙的悲劇超越,而且是內涵與敘事都非常完滿的方式。故事邏輯上,是藉由阿卡曼族、始祖巨人這個設定來製造衝突,情感邏輯上,則是讓一直以來,她與艾連的羈絆關係得到昇華。我們可以整理最後一口氣釋放了哪些元素的對比:

「阿卡曼族」與「(始祖)巨人」

「遺忘」與「記憶」

「奴隸」與「自由」

「不作選擇」與「選擇」

「只要留在艾連身邊就好」與「獨自一人活下去」

「拯救艾連」與「殺死艾連」

而這一切,都是統合到「愛」。愛讓米卡沙不自由,也讓她自由。一切都因為愛而昇華。

以上這麼多,都是讓一三八話最後一幕感動無數讀者的原因。包括我,每天都寫那麼多,因為想法一直湧現,感動一直在心理,久久難以忘懷。米卡沙是自由的阿卡曼,她不會受到始祖巨人的束縛,也不是依附宿主的奴隸,也不是會變成巨人的「惡魔」(艾爾迪亞人)。

米卡莎是自由的阿卡曼。

---------------------------
謝謝大家,巨人真的很好看。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