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951

【心得】如何評價《進擊的巨人》第138話? (雷

樓主 白泡泡桑 jack603141
GP BP15
轉自知呼 作者 :小屋住不下

全文很長 希望大家耐心看完並思考一下    

雖然只是搬運 但也很累ㄉ  還要自己慢慢調格式

大家賞個臉看八  

本文真的寫得很不錯 目前我看過最優秀的完結分析文了 很神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還有一話結局前大膽做個推測:

先說結論:我認為最終結局大概率是個完美結局,並將《進擊的巨人》推向神作的王座。

這個完美結局將是一個『公平』的結局,儘管並不是『大團圓』結局。

根據我的解釋,我認為到138話為止,已有的一系列伏筆也可以得到充分的回答,這些伏筆如下:為什麼145代王選擇立下“不戰之約”?為什麼吉克方案不能解決艾爾迪亞人問題?艾倫理解,而吉克不能理解尤彌爾的地方到底是什麼?三笠這個角色真正意義何在?阿克曼一族是怎麼來的?為什麼艾倫選擇滅世並且不向104小隊解釋自己的動機?不跟阿爾敏“談一談”?為什麼“進擊的巨人”能力對整部漫畫來說是最關鍵的?“無垢”巨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下面開始我的解釋。

首先,回答為什麼是完美結局之前,請仔細想一想,從公平的角度,『自由』到底意味著什麼?『你是自由的』,當然意味著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做某些事,但是只要你做事,就會產生後果,你就要承擔『責任』。

對於正常人而言,我們生下來是一張白紙。我們沒有背負先天的『罪責』,我們的所有責任都來自於我們這一生的所作所為,我們可以說我們是自由的,因為我們要為我們所做的事負責。

但對艾爾迪亞人來說,這個自由恰恰是不存在的。如果我生為艾爾迪亞人,那麼我從一開始就要為兩件事情負責:一、艾爾迪亞帝國歷史上對其他人的奴役,也就是歷史仇恨問題;二、艾爾迪亞人的巨人化能力,也就是隨時可能重建艾爾迪亞帝國,重新奴役所有正常人。這是艾族人沒有選擇的事,也是正常人類沒有選擇的事,因為歷史已經如此了。

艾族人同非艾族人一樣,在這兩個死結中,都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請注意,這兩個死結是不能通過『實力均衡』或『和平契約』實現的,因為所謂『實力均衡』帶來的美好結局,不具有『終局性』。有可能某一代帕島領袖和世界領袖能夠達成和解,但是只要艾族人依然有能力變巨人,滅世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就始終存在,平衡有一天終會被打破。艾族人也就得不到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如果有看過《來自新世界》的朋友應該就能認識到,那部作品最後的結局就只是一個『臨時方案』,女主通過個人努力跟化鼠族群和解了,但是超能力人類和化鼠之間的根本矛盾得到解決了嗎?沒有。所以那隻是一個不具備『終局性』的美好願望。

)而艾倫要的是,所有責任都被承擔,所有『業』都被償還,在終局方案之後所有人都不再背負『生來之罪』的終極解決方案。這個方案不一定是美好的,因為只要人類存在,權力鬥爭,自私貪婪,互相攻訐,這些事情都還會繼續下去。但它至少是『自由』的,因為在那之後,無論是作惡者還是行善者,他們都只需要為自己所作的事負責,而不再有人為自己沒有做過的事負責。

所以,帕島被馬萊滅國,和帕島滅世,都不符合這個方案的要求。既因為這兩種方案追求的都不是自由,也因為這兩種方案都不觸及對『怪誕蟲』的根本解決。

最終的根本解決方案,一定是把尤彌爾跟怪誕蟲分開,並且這可能是殺死怪誕蟲的某種必要條件。

而也只有殺死怪誕蟲——而且,是讓艾族人殺死怪誕蟲(在救世小隊和智慧鉅的共同努力下),才能夠同時化解我們上文所說的兩個根本矛盾,為艾族人創造完全自由的未來。138話已經說明,怪誕蟲本身有智能,也有能力把艾族人無垢化。

(怪誕蟲開始噴出煙霧,吸入煙霧的艾族人變成無垢巨人)

這就回答了兩個問題:

一、為什麼145代王決定訂立『不戰之約』?因為怪誕蟲有能力直接控制艾族人,也就是只有非艾族人才有可能消滅怪誕蟲。如果艾爾迪亞王發動地鳴,那麼結局就是艾族人變成怪誕蟲的奴隸。只有『不戰之約』,才能既滿足防止尤彌爾的恐懼推動怪誕蟲滅世(帕島上的人不受威脅),又能給非艾族人消滅怪誕蟲留出可能空間。

二、為什麼吉克的艾族人自滅方案行不通?因為沒有解決尤彌爾對死亡的恐懼。而只要尤彌爾還恐懼死亡,只要她還和怪誕蟲在一起,那麼很可能她依然會選擇繁衍新的艾族人,重複輪迴。

尤彌爾最初因為恐懼死亡而選擇與怪誕蟲結合。怪誕蟲可以視作一種四維生物(在三維之外加入時間這一維度),這個能力賦予尤彌爾進入路的能力,塑造智慧巨身體的能力,以及進擊巨在路中查看時間線並有選擇傳遞記憶的能力。但是,怪誕蟲同時也給尤彌爾設下了無法逃避的圈套:即艾族人通過繁衍不斷增殖,也就是進入路中的人不斷增多。到最後世界上只剩下艾族人,也就等於都變成怪誕蟲的奴隸(成為無垢巨)。

但是尤彌爾選擇利用怪誕蟲的能力進行反抗。這個劇情結構設計極其巧妙,我認為它大概率會成為諫山創載入史冊,成為一代宗師的原因:尤彌爾選擇利用怪誕蟲操縱時間的能力,對怪誕蟲發起反擊,這個反擊方式就是創造出可以選擇傳遞記憶的進擊巨,進擊巨人可以反复尋找各種可能性,利用給不同時間線的進巨(以及其他人,包括阿克曼一族)傳遞不同記憶的能力,找到將怪誕蟲和始祖巨徹底分離,並以此殺死怪誕蟲的根本辦法。

這也同時解釋了,為什麼吉克沒有理解尤彌爾,而艾倫理解了尤彌爾。

尤彌爾的真正目的不是永生,也不是為了向奴役自己的王與世界復仇,而是追求自由。但除了弗里茨王和艾爾迪亞人的敵對者之外,有一個在更根本意義上剝奪了她自由的存在:怪誕蟲。怪誕蟲令她在路中永生,讓她出於對血脈的關懷而不斷塑造巨人,從而滿足怪誕蟲自己的『繁衍本能』。在艾族人和普通人的鬥爭中,雙方都陷入了被仇恨奴役的怪圈。為了普通人而消滅艾族人,等於剝奪了艾族無辜者的自由;為了延續艾族人而利用巨人的力量,又等於將雙方都禁錮在相互仇殺和奴役的現實中,所有人依然是不自由的,是背負生來之罪的。因此,尤彌爾要追求真正的自由,最終的敵人應當是怪誕蟲。終極解決方案,必須是一個以解決怪誕蟲為根本,同時(在解決方案之後)又不剝奪艾族人和普通人任何一方的自由。

艾倫說服尤彌爾聽從自己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進鉅的能力向尤彌爾傳遞自己的終極解決方案。正是因為尤彌爾看到了這個方案,她才流淚,因為終於有一個能實現自己願望的人出現了。
而漫畫也早已經用另一個細節交代了艾倫的真正用意:他知道為了實現這個目的,他不得不殺死大批無辜的人。他將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價,也就是他的終極解決方案必然以自己的死亡為前提。這也符合了結局的『公平』特性。
(艾倫對拉姆吉說『對不起』,因為他為了實現終極解決方案,不得不剝奪拉姆吉等無辜者享受未來生活的『自由』)
那麼這個終極方案是什麼呢?138話給出了最終答案:阿克曼斬首始祖巨人持有者。
漫畫中對『阿克曼一族』的來源有兩種截然相反的解釋:
(阿克曼一族是用來保護艾爾迪亞王的)
(王族沒有辦法操縱阿克曼家)
這兩種解釋,其實都只指出了一個側面。
阿克曼一族的誕生一定跟艾爾迪亞王族有關,但阿克曼一族被創造出來的根本任務不是保護王族,而是在怪誕蟲與始祖巨人分離後殺死始祖巨人繼承者。這就解釋了阿克曼為什麼既有對抗巨人的身體素質,又不受始祖巨人的洗腦術控制,因為這是完成尤彌爾乃至歷代王意願的根本前提。

但是要得到阿克曼的力量,又必須以對某個人忠誠為代價。如果阿克曼對始祖巨人忠誠,那麼他就不會殺死始祖巨人持有者。

這個死結如何破開呢?答案就是通過『進擊的巨人』傳遞記憶的能力,來影響阿克曼作出抉擇!
138話三笠的長夢,其實就是艾倫通過反復多次重複實驗,找到的唯一解。

三笠毫無疑問愛著艾倫,但她同時也意識到自己的抉擇人類命運。問題只在於,如何在最關鍵的那一刻推動她作出抉擇?
138話其實揭示了,導致這一結局出現的最關鍵的一幕,其實發生於123話。
123話,也就是三笠對艾倫說出『是家人』的一話。表面上看,在這里三笠向艾倫表白失敗,是艾倫選擇離開,獨自走上滅世(表面)道路的分界點。

現在回到138話,注意看這一頁最後的畫面,很明顯就是123話中的表白畫面。所以,在『長夢』的時間線裡,三笠很可能對艾倫表白,結局就是兩人渡過四年,最後馬萊攻入帕島。

而這一幕記憶,就是推動三笠斬殺艾倫的最關鍵。

如果沒有這段記憶,繼續沿著123話的時間線前進,三笠很可能會糾結於自己在123話的抉擇,想像如果她勇敢一點,對艾倫表白了,是不是一切就不會發生。

這很可能導致三笠在最後一刻斬殺艾倫之前心軟,錯過阻止怪誕蟲的最後機會
而只有讓三笠完成親手斬殺艾倫這一任務,怪誕蟲才真正有可能被消滅,輪迴才真正可能被打破,終極解決方案才真正有可能達成。

這也可以解釋艾倫為什麼不願意坐下來跟阿爾敏“談一談”,因為只有不談,才能推動救世小隊積極地剷除艾倫控制的始祖巨,從而給消滅怪誕蟲創造條件。如果小隊有任何人因為顧及艾倫的生命,終極解決方案就無法達成。

進一步說,艾倫不對救世小隊解釋任何事情,實際上也促成了救世小隊實現真正“自由”。
仔細想一想,如果我已經知道選a的結果是x,選b的結果是y,我比較x和y的大小,從而做出選擇,這其實不是自由,而是算計。只有當我無法比較選a和選b的利益大小,而是憑著良心認定何為應當所為之事,此時的選擇才證明了自由意志的偉大。

艾倫不做解釋,目前給人的感覺似乎是世界線交代不足,諫山創創作力下降。但如果我的解釋成立,那麼艾倫的不做解釋,恰恰既是對終極解決方案的實現,也是對救世小隊的成全。因為這令他們(帕島人)證明了自己對世界的和平意願:他們完全是出於自由意志,選擇了跟全人類站在一邊反對地鳴的。這是促成帕島、艾族人和其他所有人和解的最純粹理由。

到這裡,我們可以把整個《進擊的巨人》比作一部需要反復攻略數週目才能通關的遊戲,而讀者所處的時間線就是通關的最後一周目。

要完成這一遊戲,最大的難點其實在於,打出HE的關鍵抉擇其實不在艾倫手裡,而在三笠手裡。

如果三笠沒有經歷過『與艾倫共度四年』這個BE,很可能她在最後斬殺艾倫時下不去手。她會在那一刻想起,自己當時若是對艾倫表白了,會不會有其它選擇。

而在此前的一周目,比起對救世的責任,艾倫選擇了三笠,與三笠渡過了真正幸福的四年。

但這次BE使三笠最後明白,自己即便救了艾倫,也沒有改變任何事情。她不可能獨善其身,大概率會隨著帕島的毀滅一同毀滅。
這也就是梟所說的那句話的真實含義:艾倫必須完成把這個BE傳遞給三笠的使命,這既能滿足三笠心中對自己表白與否的執念,也讓三笠真正明白了自己該做的抉擇是什麼。
(我仍愛你,但我必須殺死你,為了實現你的願望:真正的自由)

我個人進一步相信,如果把『與三笠共度四年』的BE視作最後打出HE的最關鍵要素,那麼打出這個BE的周目就是艾倫通關前的倒數第二週目。

由倒數第二週目的結局,艾倫死後記憶被進巨收集,回傳給初代進擊巨人,再由初代進巨傳給『最後一周目』的艾倫,構成了本漫畫第一話,《致兩千年後的你》的開頭。
(那句『路上小心』,可能是倒數第二週目的三笠在艾倫臨終前為艾倫送上的祝福。三笠最終也沒有選擇摘下圍巾)

由此開始了讀者從第1話到今天讀到的所有蕩氣迴腸的故事。

以上,138話最關鍵的部分到此結束。

最後,解釋一下這為什麼是『公平』的結局。

我們之前說過,艾族人真正的自由,在於終極解決方案之後,所有人都不再背負自己與生俱來的罪責。

而在終極解決方案之前的所有罪責,當然也應該在方案中一併被清算

138話中每一個變無垢鉅的人,都在此前背負了某種罪惡。賈碧殺死薩沙,104小隊殺死同胞,甚至萊納媽媽對帕島極端的仇恨……最終,這批人都以變為『無垢巨人』的方式了還了自己欠下的債。

所謂『無垢』的真實含義正在於此:不再有污點,洗清了自己所背負過的一切罪孽。

也正因此,他們之後的艾族人,才能跟世界上所有其他人一道,贏得真正的自由

而作為最後一話的139話,我認為將交代怪誕蟲如何被徹底殺死,艾族人(以希斯特利亞為代表)的徹底自由,以及萊納、阿妮、阿爾敏、皮克等智慧鉅的結局。因為這些智慧巨也背負著罪責,他們也將償還自己的罪責。

這就是『完美』結局的意義。我相信諫山創的能力,這就是他從一開始就設想好的最終結局。諫山創也將憑這一結局成為真正的神。

實際上,我本人並沒有仔細分析《進擊的巨人》這部動漫的習慣,這個答案是在讀完138話之後,結合諫山創給出的關鍵信息和對之前一些細節的印象寫成的。

這幾天在留言區提出問題的知友很多,為了回應這些知友,我今天仔細又讀了一遍120話以後的部分,將更多的細節和伏筆聯繫起來,對原有答案做了些補充。我認為,現在這些細節可以進一步佐證諫山創的思路的確從未改變,而我們也更有理由期待一個對得起整部漫畫迄今為止所有鋪陳的結局。

在之前的答案中,我認為艾倫的最終任務是要解決兩個核心問題:第一是艾族和非艾族的歷史仇恨,第二是『巨人之力』造成艾族和非艾族本質上的不平等。而怪誕蟲就是這兩個核心問題的匯合點,解決怪誕蟲問題才能解決這兩個核心問題。

在之前的答案中,我很自然而然地想像這兩個人的計劃和視野是一致的,即為艾族人贏得真正的自由;而為艾族人贏得自由,則必須解決兩個核心問題,為解決兩個核心問題,則必須解決怪誕蟲。現在我依然認為這一邏輯鏈條是成立的,但它並沒有回答艾倫和尤彌爾的原始動力,也沒有充分回答吉克發出的疑問:艾倫理解尤彌爾,而他不理解尤彌爾的點到底在哪裡。重讀漫畫之後,我認識到我之前忽略的一個關鍵點,那就是艾倫和尤彌爾兩個人都沒有普世情懷,要說最根本的原始動力是為艾族人的考慮,其實支撐是有點弱的。所以,這並不是尤彌爾的真正願望,也不是艾倫『終極解決方案』要回答的問題。

重讀漫畫後,我現在比較有把握得出的結論是,
尤彌爾的真實願望其實是『作為自由的人度過一生』。這個結論,其實已經借137話吉克和阿爾敏的對話隱秘地表達出來:

吉克認為,尤彌爾心中還殘留著某些不捨。很明顯,他之前認為,驅動尤彌爾在路中不斷塑造巨人的,是對永生或繁衍的渴望,也可以說是對死亡的恐懼。吉克的計劃正是建立在這一點基礎之上。他認為巨人之力的傳承是艾族人和世界的悲劇根源。只要自己能夠進入路中,就可以命令尤彌爾絕育所有艾族人。

137話是倒數第三話,在劇情推進上已經字字如金。所以,阿爾敏對吉克的回答,不會簡單是他自己的想法,而是吉克的錯誤所在,也隱秘地回答了艾倫打動尤彌爾,而吉克未打動尤彌爾的關鍵。尤彌爾終其一生都是奴隸,與怪誕蟲結合之前是字面意義上的奴隸,與怪誕蟲結合之後是初代弗里茨王的工具。她為弗里茨王擋下飛矛,實際上是進入了路中。

現在,把你自己代入尤彌爾,你在這個世界中不老不死,那麼還有什麼願望是值得你實現的呢?

答案就是想方設法過上你從未過上過的生活。

而對尤彌爾來說,這個生活,就是自由的生活——
能夠自由自在奔跑的生活。

對這位奴隸少女來說,這是最大的諷刺。她有著最強大的力量,但卻不知道如何才能像一個普通人一樣自由的生活。她的命運已經被怪誕蟲改變,又被弗里茨王奴役。殺了王就能自由了嗎?肯定不是。她會被捲入到其它權力紛爭中,她會成為各個王國追逐的力量。除非她自己成為老謀深算的女王,否則她就會變成其他人的棋子,在不斷使用巨人之力的輪迴中繼續沉淪。而這並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是像一個普通人一樣自由自在地奔跑。

『人生而自由,但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自以為是其他一切人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人更是奴隸。』

——讓·雅克·盧梭

所以,尤彌爾雖然永生不死,但其實卻是生活在永恆絕望之中。唯一能打破這個絕望的,就是艾倫的『終極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說簡單也很簡單。我現在也不認為艾倫的計劃是救世,是拯救所有的人。他的計劃從字面意義上講很簡單:驅逐一切巨人,清除怪誕蟲對尤彌爾的寄生。

但這個簡單的計劃,恰恰構成了解放尤彌爾的根本條件:讓尤彌爾失去力量,她就有機會再度自由生活,而艾族人的枷鎖也可以因此打破。

所以,艾倫的計劃、尤彌爾的願望與我之前所說的,解決兩個根本問題並不矛盾,但它的動機卻不是拯救艾族人,而是讓尤彌爾自由。拯救艾族人只是副產品。『終極解決方案』之後,無論馬萊人和艾族人是敵對還是和解,不知在何處出生的尤彌爾,卻可以如她願望的那樣,自由地生活,然後了此一生。

我在此做的進一步推測是:吉克推斷的『繁衍』本能,並不是尤彌爾的想法,但卻是怪誕蟲的想法。
還是那句話。臨近結尾,字字如金,每一格畫面傳遞的信息都不會是無用的。本話傳遞的信息就是:怪誕蟲的目的是『繁衍』,就像所有生物一樣。

目前看來,怪誕蟲的繁衍機制就是巨人的傳承機制。我們可以把它看作一種『病毒』,一代一代人吃下始祖巨人的脊髓液,其實就是讓自己的身體感染這種『病毒』。就算人類拒絕吃下,怪誕蟲也可以發動能力,把已經感染病毒的人變成無垢巨人,讓無垢巨人吃下智慧巨人,繼續完成怪誕蟲『繁衍』自己的使命。

而艾倫的『終極解決方案』,其實就是通過繼承始祖巨人,讓怪誕蟲寄生在自己身上來解放尤彌爾,讓尤彌爾從路中解放。再通過阿克曼斬殺自己,將怪誕蟲驅離始祖巨人,從而終結悲劇的輪迴。這就一舉解決了兩大問題:如果單純只有始祖巨人的死亡,尤彌爾仍被困於路中,那麼無論時間過去多久,只要她重新開始製作巨人,那就是下一代輪迴。所以,『終極解決方案』必須以得到尤彌爾認同為前提,而這是滅世、自毀或其它方案都無法達成的結果。

我認為,其實從艾倫發動地鳴開始,這一計劃很可能已經達成了最關鍵的部分:解放尤彌爾。證據就是這裡:

尤彌爾此前一直在路中活動,從未現身,但她已經出現在現實世界之中,這很可能說明,艾倫解放尤彌爾的計劃已經完成了第一步,而三笠斬殺艾倫,則是第二步。

這就能夠解釋,在138話的最後一頁中,尤彌爾露出了自出場以來的首個微笑。
此處旁白的『知曉自由』,很可能暗示了艾倫的的確確知曉了尤彌爾的願望。

=========================補充猜測一:13年壽命================== =======

這個猜測沒有太多證據支撐,它是我在推測怪誕蟲『困住』尤彌爾機制時產生的一個想法。13年的壽命很可能不是尤彌爾設定的,而是怪誕蟲在現實世界中的生命限制。如果13年來臨,而始祖巨人沒有傳承者,那麼怪誕蟲就會釋放煙霧,把艾族人變成無垢巨人來吃掉始祖巨,從而繼續繁衍。這很可能是『始祖巨人』擁有的『坐標能力』來源,即尤彌爾在永恆絕望中遵從怪誕蟲的『繁衍』願望,指揮無垢巨人來維持怪誕蟲的繁衍。

=========================補充猜測二:豬之巨人================== =======

豬之巨人應該就是尤彌爾自己。她的自由意志來源於釋放了豬,她很可能潛意識裡認為豬就是自己自由生活願望的寄託。

這一猜測的證據是豬之巨人吃掉阿爾敏後,吉克說

==========================補充3:路與現實================== ========

由豬之巨人聯想到的下一個問題:阿爾敏被尤彌爾吃下,卻出現了雙重身體:一個是能夠在路中自由活動的『靈魂態』,即與吉克對話的身體;一個是現實的身體,也就是阿爾敏自己怎麼也叫不醒的身體。

阿爾敏與吉克在路中還見到了歷任巨人繼承者,吉克更是說明,所有尤彌爾子民都通過路與尤彌爾相連。隨後,三笠斬殺了豬之巨人,把阿爾敏和吉克一道帶回了現實。

我們進一步知道,智慧巨繼承者的自愈能力和巨人身軀,都是尤彌爾在路中用沙子捏出來的。那麼,這是否意味著,如果尤彌爾願意的話,她可以為所有路中人捏出現實中的身體,也就是複活已經死去的人?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尤彌爾捏身體的作用機制僅限於現實中未死的人,對死去的人而言,即便她有能力製作身體,路中的人也回不去現實。這倒是帶來另外一個可能性:其實所有死去的人都還在路中活著,就像韓吉遇到團長那樣。他們無法再回到現實中,卻可以在另一個世界繼續存在。

=========================補充猜測三:艾倫的能力================= ========

在131話,艾倫解釋說,進擊的巨人能力是記憶回傳,也就是後代進巨可以令前代進巨看到未來,從而改變其行為。

而尤彌爾則可以通過路與所有艾族人相連,甚至包括已死的艾族人(包不包括無垢巨人化的艾族人?這也是個問題。目前我暫時把猜測範圍限定在智慧巨繼承人內部)。

因此,當艾倫觸動尤彌爾之後,理論上他已經可以影響過去所有(智慧巨繼承者)艾族人,甚至可能影響阿克曼。這構成了本回答對『長夢』的解釋基礎,也可以解釋漫畫一開始艾倫看到與三笠共度四年的記憶,以及法爾科能夠看到飛來飛去殺巨人的記憶,以及格里沙對吉克喊話。

很可能,這個機制是這樣實施的:尤彌爾將人拉入路中,艾倫對其釋放記憶,最後尤彌爾再將其送回並抹去在路中的記憶。由於進入和離開路中的記憶被抹去,這些人(小艾倫、三笠、法爾科)都以為自己不過是做了個夢。

以此為出發點也可以解釋三笠的頭疼:作為對『終極解決方案』最至關重要的人,三笠可能才是艾倫和尤彌爾需要施加最多影響的角色。『頭疼』很可能就是施加影響的副作用。

=========================補充解釋一:艾倫的性格================= ========

一些知友認為艾倫的動機在131中已經說明,但我認為這裡還存在其它可能。仔細看一下從艾倫說『對不起』之後的一系列內心活動:

很多人把這裡理解為獨白,也就是艾倫真實想法的表述,但如果我們換個理解方式呢?如果我們把這裡看作是艾倫自知將死,而向他將要殺掉的人做臨終懺悔呢?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裡的每一句,都是對自己所背負罪孽的深度剖析?

而且,我認為暗示這裡並非艾倫真實表述的最大證據,就是表述者最後是以小艾倫形像出現的,而非以成年艾倫形像出現的
阿爾敏形像是成年,艾倫卻是童年。這說明,艾倫也許認為比起一直沒有變的阿爾敏,自己的變化才構成了自己罪孽的來源。也正是因為自己最初的動機是『對牆外還有人類表示失望』,自己最後才能想出以大屠殺為必要條件的『終極解決方案』,這正是自己最需要懺悔的部分。

三笠在斬殺艾倫之後,捧起艾倫的頭與之接吻。很多朋友已經指出,這是對『莎樂美之吻』的化用。我曾回復一位知友說我不認為這個故事與劇情有多少聯繫,但我現在的想法有所改變。
在西方文學傳統中,莎樂美愛上了施洗者約翰,卻因無法得到他,而慫恿父王砍下他的頭,隨後又親吻他哭泣。

施洗者約翰就是為耶穌基督施洗禮的人,在基督教中,洗禮代表人沐浴神而得重生,這恰巧象徵了艾倫將新生的尤彌爾帶到世上。

=========================補充解釋二:救世小隊的抉擇================= ======

我曾提到,艾倫不向救世小隊透露一切,促使救世小隊作出殺死自己的決定,從另一種意義上也是成全了救世小隊的『自由意志』。仔細讀一讀救世小隊組成前的篇章,我們可以發現,諫山創不惜花去很長篇幅,表現了每一個人在掙扎後作出這一決定的過程。還是那句話,臨近結尾,惜字如金,不惜如此長的篇幅表現人物的選擇,一定是因為它對錶達主題而言至關重要。現在我們再來簡單回憶一下
每個人的抉擇:

康尼本想騙法爾科被自己的媽媽吃掉,從而讓媽媽恢復正常。但是,阿爾敏自願代替法爾科落入康尼媽媽口中,卻被康尼救下。康尼在那一剎那作出了抉擇,認識到比起救媽媽,自己更希望履行作為士兵的職責,拯救陷入困難的人。

韓吉說,她曾認為只要保護帕島的自由就足夠了,但這樣一定無法得到歷任團長的認同。


讓打了萊納,在毆打中與過去和解。

賈碧向過去認為是惡魔的敵人下跪,並認為自己才是惡魔。

從這些痛苦和掙扎中帶著血淚破繭而出的,就是他們每個人最終做出的抉擇。其實回顧一下,他們中很多人都有足夠的理由不去做這些抉擇。康尼只想拯救母親,阿妮只想去找父親,讓已經成為耶格爾派的關鍵人物,韓吉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帕島的安全問題……如果他們事先知道了殺死艾倫才是唯一的出路,那麼這些內心掙扎、碰撞和最終咬緊牙關所作出的選擇就不再有意義,而自由意志的偉大之處也就完全得不到體現。自由意志在他們身上綻放出光芒,正是因為他們每個人都可以不選擇救世,但卻還是選擇了救世。

(當武漢疫情最嚴重之時,沒有人知道疫情會惡化成怎樣。那些自願選擇前往救助的人,才最顯現自由與人性的價值。)

我個人認為,這才是諫山創想探討和表現的主題。當然,我還是那句話。他的聰明之處,就是不直接給出答案,而是讓每個人物自己從自己的立場出發,以行動來回應自己對人類處境與重大問題的理解。

這進一步牽涉到對所謂民族主義和國仇家恨的主題探討。其實,重讀漫畫,我最大的感受反而是,民族主義和國仇家恨的探討已經在救世小隊與耶倫娜的對話中處理完畢。已有的仇恨始終存在,誰也沒有辦法一句話就抹過去。但是當下的人該怎麼辦,是繼續分裂還是齊心協力完成救世的目標,每個人反倒都能做出選擇。這些選擇看似只不過是倉促間做出的但其實每個人的選擇都與一種本能的認知聯繫在一起,那就是,他們拒絕一個因仇恨而剝奪了行動自由的世界。出於這一動機而對抗艾倫的滅世行為,這就夠了。

至於很多人說的,這部漫畫沒能完成對民族主義等命題的探討,我個人認為,恐怕還是很大程度上受到所謂『挺耶派』、『挺韓派』等討論的影響。漫畫現在還處在連載期,很多朋友每個月只能看幾分鐘漫畫,卻可能會看到大量站在不同立場上討論細枝末節的帖子,有這種印像是很正常的。就像當年《海賊王》連載到『七水之都』羅賓『背叛』時,貼吧里罵聲一片。結果回過頭來平心靜氣再連起來看一遍,那個篇章反而是迄今為止數一數二的經典段落。

這部偉大作品有它自己想要探討的主題。這個主題可能與我們中很多人期待的主題不符,但這並不是作者的問題,而是作者的自由。到目前為止,諫山創表現出了值得我們期待和相信的素質。我個人還是願意相信,他能夠精彩地完結他的作品,並且在他要探討的主題上,以一個漫畫家恰當的方式交出令我滿意的答卷。

===============================其餘補充================= ========

最終BOSS問題我注意到很多人認為,把最終BOSS當成怪誕蟲是某種『機械降神』或者會削弱立意,我想這是對我的解釋的誤讀,或者對這部作品敘事結構的誤讀。

首先請注意的是,《進擊的巨人》雖然形式上是一部熱血漫畫,但它背後的實質卻更接近於懸疑或解謎性質。

請仔細回憶一下,從漫畫開始到現在,主角團隊最大的問題是對付不同階段的BOSS嗎?並不是。籠罩在艾倫、調查兵團和主角團隊頭頂的烏云其實從頭到尾沒有變過,這個烏雲就是巨人之力的性質問題。

(以帕島人出發的視角)認知巨人之力對人類命運的影響才是根本任務,而每一階段的小BOSS,其實都是為這個根本任務服務的。

比如,小BOSS1阿妮——對應認知:人類可以控制巨人之力

小BOSS2鎧巨——對應認知:智慧巨對帕島進行了有計劃地滲透

小BOSS3獸巨——對應認知:帕島人從地下室發現真相

為什麼主角團隊名字叫做『調查兵團』,為什麼『調查兵團』的領導者必須是埃爾文、韓吉、阿爾敏這種本質上因好奇心驅動的人,歸根結底是因為,真正決定帕島命運的,決定主角團隊努力方向的,是如何破解『巨人之力』對人類命運的影響,而非如何擊敗每一個階段的BOSS。

所以『調查兵團』本質上類似於一個科研/探險組織,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戰鬥組織。『解謎』才是拯救帕島/艾族人命運的關鍵。

而到了尤彌爾身世揭露的一話,怪誕蟲問題就已經成為巨人之力的根本來源問題,所以已經不存在『機械降神』的問題。

如果怪誕蟲問題得以解決,『巨人之力』對人類命運的影響當然可以解決,這就是『終極解決方案』的目的。而對應這一終極問題的BOSS,其實就是艾倫。

我知道很多讀者依然站在艾倫視角上不願意接受這一點,但諫山創的敘事視角和創作意圖就是如此。艾倫作為大BOSS已經被打敗了(當然在我的解釋中這是他的計劃),他的『失敗』應當像之前的BOSS一樣,推動對『巨人之力』的進一步認知和解決。

所以準確地說,怪誕蟲並不是最終BOSS,而是最終問題。擊敗最終BOSS跟解決最終問題是不一樣的。

2. 戰爭與和平問題。

還有很多朋友認為把怪誕蟲作為最終問題,迴避了種族衝突/戰爭與和平/軍國主義等一系列重大主題,從而削弱了漫畫的嚴肅意義。

我要說的是,一個優秀的漫畫家從來都該清楚一點:決定(商業)漫畫是否優秀的本質並不在於它能對重大問題的探討深度,而是它故事的精彩程度。漫畫家從來不該試圖對有關人類/社會本質的重大問題給出答案,因為這客觀上超出漫畫家的能力。正所謂術業有專攻,要理解有關政治和社會的哲學,你不去讀《理想國》,你不去讀《利維坦》,你不去讀《君主論》,你不去閱讀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偉大思想家的著作,你指望一部漫畫給出你滿意的答案,這是緣木求魚嘛。

當然,有頭鐵的漫畫家試著正面回應,例子我們都很清楚,後果也很明白。現在《進巨》這個走向不比《博人傳》燃?

所以像諫山創這種真正聰明的漫畫家,他不會去真正探討這些問題,也不會去給出答案。他只會去客觀描述不同立場的人是怎麼想的,以及他們的認知和行動會給另一立場的人帶來怎樣的傷害。

當然,有大量的讀者深深沉浸於這種現實主義的敘事手法,並且延伸出來開始討論艾族/馬萊何者才是正義,如何才能和解,救世小隊行為到底合理,甚至延伸出不同的陣營和派別。但我們不要忘了,這並不是諫山創的目的所在。恰恰相反,這本身已經證明了諫山創比所有爭論者都高一層:他在漫畫裡描述的立場對立,我們在現實中以另外一種方式體驗到了。

至於最後帕島和全世界能否和解,其實我的解釋裡已經說了:不管能不能和解,雙方都是真正自由的,是在不背負原罪的基礎上作出的選擇,艾倫『追求自由』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當然我傾向於認為會(至少暫時性地)和解,因為牆外也被滅得差不多了,雙方處於一種相對平衡狀態。


3. 139話真正的困難。很多人認為139話要把所有的問題都講完,篇幅可能不夠。其實如果只講我在這篇回答裡涉及到的解釋,我認為篇幅是足夠的。但是更大的問題是,有關巨人之力的很多核心秘密還沒有公佈,而這些核心秘密對漫畫結局而言是非常關鍵的,到底諫山創有沒有能力在一話中把所有這些秘密公佈出來,並把這些秘密和最終結局的走向邏輯完整地連接起來。

比如,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智慧巨人繼承者有自愈能力,但漫畫到現在揭示這個自愈能力似乎是尤彌爾在路中用沙子重塑身體才得以實現的。那麼,是不是每一次智慧巨繼承者受傷,就會被尤彌爾拉迴路中,然後根據他的意志再為他製作相應的巨人身體,再把他跟身體一起傳送到現實中?這個傳送機製到底有沒有什麼條件?是不是現實中的人死了,尤彌爾製作的身體就傳不出去了?

沿著這個問題繼續追問,每一個死去的傳承者會不會(像尤彌爾一樣)在路中活著?無垢巨吃下智慧巨恢復智慧又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路中的那個傳承者出不去了?尤彌爾的身體是誰製作的?怪誕蟲是不是就是路?如果怪誕蟲死掉,路中人有可能全部復活嗎?……

這些問題都很可能與最終答案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但諫山創從未透露過任何信息。我們本來應該對這些機制發出進一步的疑問,但太多人糾結在立場和陣營之爭上了。

仔細想一想,從怪誕蟲與尤彌爾結合到現在,它似乎還是第一次以肉身形式直接在現實世界中出現。這是不是意味著它已經與尤彌爾分離?這是不是也為尤彌爾回到現實世界創造了條件,所以138最後一話尤彌爾出現在三笠背後,在我看來,很可能就是『最終解決方案』發揮作用的標誌。

一切謎團都需要在139話展開,篇幅所限,我認為諫山創很可能沒有時間描述和補完很多細節,比如我在本篇回答中提出的關鍵『BE』理論;比如進巨用變鳥的形式傳遞記憶碎片或完成其他任務;比如進巨在反复嘗試BE中獲得的其它關鍵信息和影響等等。當然,這些有可能以劇場版或OVA的形式再交代。

總而言之,我認為只要我們清晰地跟上了漫畫的主題和進展,我們仍然有理由相信諫山創的功力足以把整個故事講完、講好。讓我們對最後一話拭目以待,懷著期許的心態迎來我們青春又一段落的完結。
15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