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9

RE:【其他】【同人文】那月那系列(內有微修范、修那修)

樓主 朔月 ninihy
GP3 BP-
  【沉月同人__(修范)雨聲】
  皆さん~こんばんわ~
  大家晚上好,我是苑苑。
  這是給別人的點文。
  跟我所有短篇一樣,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fu是怎麼回事ww
  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
  真難以理解,去年的我太深奧了(・ω・)ノ
  下一篇修的是艾爾同人TTIP,然後就是自創文了。
  啊啊、啊啊啊啊!明天就要模擬考了嗎?!
  喔喔,我屎定了(*´▽`*)(x
  這篇坦白來說,我覺得比五個月前寫的月那月要差許多。
  越寫越差代表當時的我根本在混嘛(x
  那麼感謝欣賞,這篇的全篇tag其實是下列:
  修范、作者愛用下雨梗、沒內涵、純閃
  我認真的(ry
 
  ※為沉月之鑰同人文,CP為修范,清水向。
  ※這篇有閃。
  ※這時間人好少啊。
  ※再度老梗。
  ※作者愛用下雨場景。
  ※開放搭訕、挑錯字,巴哈歡迎加友、追蹤,FB也歡迎(゚∀゚)
 
 
 雨聲




  他從來都搞不懂為什麼暉侍會看上自己。

  其實他是個很平凡的人。

  體力與頭腦都普普通通,長相也很大眾,說穿了就是沒什麼特點.......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暉侍、也就是修葉蘭會跟他告白。

  總之最後仍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從原本的世界回到幻世後,暉侍有了新的身體,兩人的關係沒有改變,反而更加的......咳。

有時候一大早就到他家報到,最後甚至天天來送早餐了。

  到底為什麼呢......總感覺真不可思議。














  「范統,這次的......」話語停下,皺起了秀氣的眉。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連忙回過神,范統內心暗叫不好「沒有啊!」

  「......我看是真的沒有吧?從剛剛到現在都一臉癡呆樣,真蠢。」

  您有必要說話這麼毒嗎國主陛下――啊,非、非常抱歉是小的沒有仔細聽......

  「總之關於報告的部分就給你寫,可以離開了。」

  敲了敲桌面,珞侍看了一眼仍然有發蠢跡象的范統,然後低下頭不再理他。

  「那我先不走了喔。」

  點點頭拿起桌面上明顯是要給自己的文書,范統轉過身打開門離去。

  在回家的路上他翻了翻那疊薄薄的公文,赫然發現自己似乎拿了什麼不該拿的東西。

  ――『落月環境報告』。

  報告什麼!到底是要報告什麼!等等而且還是全白的難不成你是要我寫嗎!

  人家落月的皇帝是你跟我的朋友你竟然還要我寫這種東西......重點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不找那隻在這裡吃白飯的!

  ......嚴格來說他也不是吃白飯的,因為他還是有幫忙我處理公文什麼的。

  總而言之這種事情不是應該去問落月的人才對吧?!

  掙扎完後,回到家推開門,自然也看見了那個不應該出現的黑毛。

  「你怎麼又來了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家裡多了一個人的感覺范統還沒有完全適應。

  再說如果明早大家看見堂堂梅花劍衛從我這個小小的代理侍家裡走出來......

  呃。

  「當然是為了跟你一起吃晚餐啦!怎麼對你老公這麼冷淡――」

  修葉蘭笑盈盈地迎接范統。

  「誰是你老婆!現在不是在屋外要亂說話!」

  有些無奈的反駁道,說實在已經有點習慣修葉蘭的厚臉皮。

  「那就快點進來吧?我可是特地幫你開門呢。」

  燦爛的笑容有如陽光般閃耀,天知道現在已經傍晚了。

  但就算心底充滿無言仍然是走了進去。



  「話說范統啊,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公文嗎?」

  在范統取下身上的流蘇時修葉蘭一臉好奇地湊近「是珞侍給你的?」

  「不是啦。」

  一如往常的說著反話,然後走到廚房倒了杯水。

  「我看看啊......『落月環境報告』? 」

  「感覺是很無趣的東西呢,這種東西交給那爾西就好了,保證完整而且絕對屬實喔!」

  那個,叫自家皇帝寫跟觀察自己國家有關的報告,不是有點詭異嗎?你只是小小的梅花劍衛吧?

  啊、不對,你是人家哥哥......好吧,的確有這個權限?......

  范統內心無限糾結。

  「晚上想吃什麼?今晚我沒有工作喔。」微笑著從後環住了正在喝水的范統。

  「隨便。」

  微微一頓,然後仰頭喝乾杯子裡的水。范統已經對自己習慣對方的摟摟抱抱感到無奈。

  很愉快的低聲笑道:「那麼我做炒飯吧,你先去沙發上坐著,今天一天這樣下來應該很累了?」

  放開了他,然後轉而走進廚房打開了用來存放食物的櫥櫃「食材很夠呢。」

  隨著自己往沙發走去的動作,濃烈的睡意襲來。

  可能是因為今早很早就到神王殿裏去,已經開始想就這樣倒到沙發上睡死過去。

  順著修葉蘭的話坐到沙發上,外頭忽然傳來雨滴落在地面的聲響,范統將視線轉至窗戶「好像結束下雨了耶。」

  「是啊,如果范統你再晚一點回來就會淋濕了喔。」

  邊講蔬菜放到洗手槽內清洗邊答道。

  開始下大的雨打在窗戶上,淅淅瀝瀝的聲音逐漸大聲。

   眨了眨紫色的眼睛,范統有些走神。

  拿出了菜刀將食材切碎,修葉蘭開了火預熱鍋子,頓時屋內除了自己發出的聲音之外,都被雨聲給填滿。

  很快的,一盤熱騰騰的炒飯便這樣完成。親手將飯端到飯桌上,然後轉頭喚道:「炒好了喔,范統......」

  聲音嘎然停止,視線落在沙發上已經睡著的人。

  胸口的扣子並沒有扣,就這樣毫無防備的露出了大片的胸膛,隨著他的呼吸微微的上下起伏。

  有些疲倦的表情,沉沉閉上的雙眼讓修葉蘭無可奈何的微微一笑。

  在對方身旁輕輕坐下,然後撐著頭看著他的睡顏。

  ――現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議呢。

  在他臨死前范統出現,用盡了僅存的力氣將靈魂與自己的一切封入范統體內......最後竟然,還能夠像這樣的以身體碰觸他。

  ......這真是,非常的不可思議。

  嘴角勾起笑容,修葉蘭伸出手輕輕順了順范統柔軟的頭髮。

  忽然衣服內袋傳來細微的聲響,伸手掏出正閃著光芒的符咒通訊器。

  上頭的符文顯示是那爾西打來的,修葉蘭瞥了眼暫時似乎不會醒過來的范統,然後站起身準備接聽,卻被一道力量拉住。

  「......你要去哪裡?」

  呼吸一滯,帶著疑惑的表情回過頭,抓住自己衣角的是屬於范統的手。

  「你醒來了啊?范統」打哈哈的笑了笑,然後眨眨眼「我只是接個通話而已,不會很久啦。」

  「誰打來的?」

  瞇了瞇眼,修葉蘭笑著說道:「炒飯已經好囉,要趕快去吃」

  不要給我扯開話題啊喂!

  「......」看了眼仍在閃著光的通訊器,最後只好點點頭,然後起身走向飯桌。

  打開了通訊,率先傳來的是有些不悅的語氣。

  怎麼這麼久才接?

  「呃,哥哥只是晚點發現,那爾西不用這麼在意嘛。」

  乾笑著偷偷看了眼雖然手上拿著湯匙卻仍盯著自己看的范統,修葉蘭感到有些無奈。

  看著不斷往自己這邊瞄的修葉蘭,范統不知道為什麼,在知道打過來的是誰之後心中有些沉悶。

  「......嗯?」

  感到無趣的低下頭,然後用湯匙撥弄盤子裡的飯粒。

「呃、嗯,哥哥現在就過去。」

  說完便切斷通訊,然後再范統充滿詢問的眼神中,勇者抱歉的語氣開口道:「抱歉,那爾西那邊出了一點事情,我去看一下,晚一點會回來的,所以......」

  「喔。」

  只是回給他一個了解的聲音,然後便低下頭開始慢慢吃起飯。

  小心翼翼的看了范統幾眼,最後施展了傳送術法,消失在原地。

  一直到術法陣的光芒消失後,范統才放下湯匙,然後站起身。

  走到窗戶前看著窗外,有些懊惱。

  ......最近悶悶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

  皺著眉伸手覆上胸口,一下下的心跳並沒有哪裡奇怪,但胸口就是有點悶悶的。

  ......特別是修葉蘭在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更明顯了。

  「我這樣根本就是變態吧......」

  抓抓頭,對於低機率正常話出現在無關緊要的地方已經不想再去理會,現在范統對於自己這種情況感到非常的驚恐。

  ――他竟然會因為修葉蘭跟別人聊天,然後有說有笑看起來很開心然後又跟那爾西珞侍音侍勾肩搭背而感到不悅?

  原因不明啊......

  雨點噴灑上玻璃,指尖輕觸上有些冰冷的玻璃。

  轉頭看了眼桌上仍有餘溫的炒飯,已經沒有飢餓感。

  拿了東西蓋住以免蚊子什麼的飛進去,最後施了保鮮的符,然後范統回到沙發坐下。

  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少了修葉蘭的家裡安安靜靜的。

  剛才聽他的語氣應該是很重要的大事吧,回來應該也很晚了。

  接近六點,夕陽開始落下......不對,現在在下雨怎麼可能看得見太陽。

  天空灰濛濛的,開始暗下。

  范統打開了燈,頓時室內一片明亮,光線還從窗戶透了出去。

  「感覺好不刺眼,果然還是關掉不好了。」

  思索了一下,最後決定關掉燈。

  再次變得灰暗的客廳,范統只是縮回沙發上,開始抱怨起幻世沒有電視可以看。

  ......好無聊。

  無聊感到最後又變成了濃厚的睡意,這轉變讓范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真的要變成飯桶的傾向。

  在一番無意義不糾結之後,范統還是直接躺在沙發上,面向窗戶,就這樣閉上眼。

  清晰的雨聲,迴盪著。













  

  「我回來了......」

  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對陰暗的室內感到疑惑,然後很快的發現又有人在沙發上睡著了。

  輕輕關上門,修葉蘭放輕腳步走近沙發。

  睡得很沉,而且看來睡著一段時間了。

  似乎是從自己出門就開始睡,桌上蓋著的飯量跟自己出門時差不多。

  明明之前還在喊肚子餓的怎麼做好了又不吃......

  雨仍下著,修葉蘭無奈的輕歎一口氣。

  從臥房拿來薄毯子蓋到范統身上,但不料當毯子觸上范統的脖子時,幾乎是立刻的范統立刻睜開眼。

  「回來了啊......」聲音有些沙啞,最後他清清喉嚨「我要不要先不去洗個澡什麼的......」

  「你要洗澡我當然很樂意啊。」笑瞇瞇的說著,然後有些好奇「怎麼飯沒吃完?這樣晚上吧?」

  「不餓。」

  眨眨眼,然後露出笑容「這樣啊......那今天要提早去睡了嗎?看你好像真的很累。」

  盯著修葉蘭的臉半晌,然後搖搖頭。

  「睏。」

  不睏嗎?大概是因為已經睡很久的緣故吧。

  「那、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緩緩坐起身,最後視線仍在修葉蘭身上徘徊。

  察覺到對方的眼神,修葉蘭好笑的將對方摟在懷裡「怎麼了?」

  感覺范統今天比以往還要更依賴人呢,是不是錯覺呢?

  「......沒有。」

  「沒事怎麼又盯著我看?有話要說就說吧,一直不說是希望我猜嗎?」

  聞言范統皺了皺眉,然後認真的開口:「修草蘭,我......」說不下去。

  「我怎麼了?」笑笑的看著支支吾吾的范統,修葉蘭伸手摸摸他的頭。

  「我喜歡的永遠只有你啦,想這麼多,范統你還真可愛耶。」

  「什――你怎麼會不知道你要說什麼!」

  莫非他又去學了什麼讀心術之類的?這樣太犯規了啦!

  「我當然知道啊,從剛剛你就一直用充滿佔有慾的眼神看著我,我怎麼可能不會注意到?」

  其實感覺挺不錯的,范統終於會對自己跟別人親近感到不悅了。

  「......哈啊?」

  佔有慾?......

  等、等一下!我我我竟然會對修葉蘭產生佔有慾?! 原來之前胸口悶悶的就是因為這樣嗎!

  「討厭啦范統你怎麼一臉『我怎麼可能會對你這樣的傢伙』呢?我脆弱的心靈可承受不住這種事情啊――」

  抽著嘴角,范統用力推開摟著自己的人,然後別過頭去「我不要去睡覺了。」

  與其在這裡聽他瞎扯還不如趕快去睡覺,明早再把珞侍給他的報告寫完。

  「嗯?要去睡了嗎?」眨眨眼,看著已經站起準備往臥房走去的范統,最後勾起笑容。

  「范統。」輕聲喚了他的名字,在對方回過頭不解地看著自己時,低下頭湊近范統的唇,給了一吻。

  輕柔的吻過柔軟的唇瓣,舌尖掃過閉緊的唇,濕軟的觸感讓修葉蘭沉迷。

  錯愕的睜大眼看著他,范統連反應過來都還沒有時,修葉蘭就結束了吻,掛著笑容的在自己耳畔輕聲說了句。






  ――「晚安、最喜歡你了。」










  The end.
  2014/7/21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0 筆精華,10/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