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9

RE:【其他】女帝.重生 2012/11/10更新第七章(第一章補上漏貼了一小段)

樓主 檸檬青茶 cocoaluo
GP8 BP-

碰、碰、碰,碰、碰、碰...

在一個冗長、黑暗的通道盡頭,有一扇巨大的門,門上刻滿奇異、但不重複的花紋,門中更有一顆半球型突起,這突起上也是佈滿花紋,此刻正有一名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死命的用力拍著門,拍出一連串不停的巨響。

也不知拍了幾百下,那巨門終於打開,門後是一名身材高大壯碩、滿臉鬍鬚的中年大漢,看到拍門的少女,立刻露出笑容,一把拉著少女進了房內。

"果然是妳這個吵死人不償命的鬼靈精丫頭,來的正好,有個地方我想不通,快來幫我看看,妳看這裡,我把上面這六個的引力加強了,比下面這幾個稍微強一些,勉強算是可以達到平衡,可是側面..."

"等等!甚麼叫吵死人不償命的鬼靈精丫頭?我是這種人嗎?我幫容爺爺這麼多次,哪次有讓你失望了?而且是你自己太專心每次都沒聽到拍門聲,我剛才已經拍了幾百下,都拍到我快斷氣了容爺爺才開門,有沒有看到我滿頭滿臉都是汗?而且我今天就是特地來幫容爺爺的,還這樣說我?"

"行!行!行!聰明丫頭、天才丫頭,快來幫容爺爺看看,這玩意兒我搞了兩年多了,這真是沒道理,應該會成功的才對,可是我反覆試了不知多少次,各種擺放位置、不同數量、不同強度組合,可是怎麼就是沒反應?不管反應結果如何,但是...沒反應就很奇怪..."

中年大漢敷衍似的討好少女兩句,就將少女拉到一張白色大桌前,只見桌上放了一組看似組合玩具的東西,有十八個黑色小球分三層被固定在空中,上、中、下各六顆,呈一六角柱圍著中間一組以八個半透明的三角形薄型晶體組合而成的立體架構,這八個三角形晶體正中心還懸吊著一顆白色小球,此時中年大漢正指著上層六個黑球,自言自語的對少女講述著目前遇到的瓶頸。

"停!容爺爺,我這次來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的,上次我才幫你想出各方向引力應該要對稱,你看你這裡只有單邊單層對稱,其他幾個軸向還有對角線都沒對稱...我知道,就算不對稱,理論上應該要有反應對不對?沒錯,沒反應就表示基礎理論就有問題,我後來回去突然想到,對稱之外,應該還要有變化...這樣就懂了?不愧是容爺爺,不過我想到了最棒的對稱加變化的設計,哈!我連設計圖都畫好帶來了,容爺爺你看!以單一圓周為基礎,做出至少三個圓周環,每個圓周環上放置至少六個以上的對稱偶數吸引鏡,然後這些吸引鏡會沿著圓周環移動...對就是繞圈,當然是越快越好,然後每個圓周環再繞著球心高速旋轉...當然圓周環越多越好,吸引鏡也是越多越好,不過剛開始可以先用最低數量要求就好,製作上不是很容易,先產生反應再看看怎麼調整,方向對了再增加數量跟速度...對當然要避過垂線,不然你怎麼把東西丟進去?"

少女伸手阻止中年大漢闡述他的瓶頸,直接伸手向著中層黑球指去,一把點出問題所在,同時另一手拿出一大張紙往桌上一攤,開始對中年大漢解說起來。

這一老一小就這麼對著少女帶來的設計圖研究了大半天,少女一面跟中年大漢討論,一面拿筆在圖上修修改改,這裡添個關節那裡加個固定樑柱甚麼的,旁邊空白處密密麻麻寫滿一堆計算式。

這兩人彷彿完全不知時間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一名長相清秀的長髮佳人出現房中,才打斷這二人的研究。

"小韻,兩、三天沒看到妳,就知道妳在這裡,跟容叔又在研究甚麼?"

"咦?媽妳怎麼進來的?誰幫妳開的門?這是...哎呀,講了妳也不懂,別吵別吵,正到關鍵的地方,這次成功機會很大...可惜了,容爺爺你那幾顆球沒有指向性,效果差很多,可惡!要是那個臭老頭在的話事情就好辦得多..."

"嘻嘻,你們根本就沒關門啊!我也不想吵你們研究,只不過有客人來...小韻!不可以沒禮貌!那可是媽的救命恩人!妳再這樣媽要生氣了!"

這對母女正是隨敖歡到龍宮接受換靈的狄純與狄韻,狄韻開剛始不願到龍宮,也不願接受換靈,一直留在人族協助新城建立,但在數十年間見到十聖陸續過世,連當初的競爭者黃清嬿、張如鴻等人也逐漸老化,狄韻本身卻沒有任何老化跡象,仍維持在十七、八歲的模樣,也開始感到留在人族沒甚麼意思,才進入龍宮陪伴狄純。由於狄韻變體時年紀較小,相對肉體老化速度也較慢,再加上狄韻修練速度遠較同輩來的快,由於狄韻是敖歡與狄純正常交往所生下的孩子,所以各擁有虯龍與白澤的一部分遺傳因子,雖為人族但先天體質就比他人優秀,再加上敖歡會教導狄韻一些修練的功法,使得狄韻不到百年便進入妖仙境,修練速度比狄純還要更快,加上身負道咒之術,實力早已超越狄純。

而八面玲瓏的狄韻進入龍宮後,非常討所有人的歡心,但是她本人卻開始覺得無聊,漸漸的這假面具也不想再戴,想當初,被沈洛年戳破假笑的日子過得也挺不錯的,後來認識實驗狂敖容,狄韻在龍宮無聊的日子也才開始又有點樂趣。

"唉唷~媽!那老頭他自己都沒生氣妳生甚麼氣?而且他還不是一口一個臭丫頭、黑心丫頭的叫?彼此彼此啦!甚麼客人?誰來了?"

"是洛年跟懷真姊來了,妳爸正在跟懷真姊敘舊呢,小韻妳至少也去打個招呼吧?不過可能要晚點,他們等等好像要先去拜見王母。"

"懷真娃兒跟那鳳體小子?打招呼不用特地過去...懷真娃兒每次回龍宮一定都會來找我...韻丫頭說到一半,那黑球已經是很難得的東西了,我能湊出十八個也是拿東西四處去換來的,還有甚麼東西可以更好?指向性...這種東西沒聽過,真有辦法弄出指向性吸引鏡?"

"容爺爺你真忘了?我身上這個鏡子就是啊!不過形狀不太適合用在這裡,聚焦還要再調整一下...咦?媽你說那老頭來了?容爺爺!正好啊!我再畫幾張設計圖,你叫那老頭做幾十個不同大小的來,我們這次一定會成功的!"

"好!好!好!小純妳去跟歡小子說一下,讓那鳳體小子等等過來一下...韻丫頭妳再去幫我弄點材料來,這兩年失敗太多次,有點不夠用了,我先把軌道做出來,等鳳體小子來,就可以開動了...不,先做個小的,有反應再來做個大的...那這裡應該要...二十四個...放在...這裡跟這裡..."

敖容交代兩句就開始埋頭進行組裝,狄純則帶著狄韻往敖歡洞府前去,狄韻本就聰穎,敖容這次的試驗主題從一開始的設定就是由狄韻在引導,聽到沈洛年來了,狄韻心念一轉已有七、八種設計在腦海中成形,看來這次沈洛年這廉價勞工是當定了。

眾人寒暄幾句後,懷真跟沈洛年就前往拜見龍王母,狄韻則立刻拿起紙筆以最快的速度劃了十多張圖,打算叫沈洛年幫忙把最關鍵的零件做出來。

"這是甚麼?看不懂。"

當懷真與沈洛年回來敖歡洞府,狄韻一把將十多張圖推給沈洛年,得意的笑著請沈洛年幫忙敖容把東西做出來,沈洛年只看了一眼,就一面搖頭表示看不懂一面將圖推回去給狄韻。

"對了,我倒是忘了你這臭老頭不只脾氣臭,還挺笨的,我解釋給你聽,這些東西的功能是..."

"等等,為什麼要跟我解釋?這些東西跟我有甚麼關係?幹嘛要叫我做?"

"當然是因為只有你有能力做出能匯聚道息的鏡子啊!不然才懶得找你。"

"妳要做鏡子?妳把要用的東西做好拿來給我搓兩下就好,叫我做東西我是做不出來的。"

"這...好我讓容爺爺把東西做好再給你。"

狄韻一怔,想想也對,怎麼自己跟著容爺爺混了這麼多年,腦袋也有點僵化,連這點都給忘了?狄韻摸摸鼻子轉身準備離開,讓敖容把需要的鏡子先出來。

"等等,小韻妳跟容叔在做甚麼實驗啊?幹甚麼用的可以告訴我嗎?"

懷真饒有興趣的拉著狄韻問,她從以前就對敖容的諸多實驗很有興趣,當然懷真不是對實驗過程跟內容有興趣,而是單純喜歡玩新鮮好玩的東西,而敖容總是能變出很多奇妙功能的玩意兒出來,讓懷真常常去找敖容討'玩具'來玩,這次見到狄韻跟敖容聯手,不知道能打造出甚麼好玩的東西?

"呃...這是機密..."

"甚麼機密不能說?那我不幫妳做了...懷真,我們直接去問容叔。"

不知甚麼原因,狄韻一直對懷真都沒有好感,連喜慾之氣對狄韻都無效,此時聽到懷真出言詢問,狄韻也不太想回答。沈洛年對狄韻可是從來也沒有客氣過,他看到狄韻心裡冒出那股對懷真不滿的味道,一開口就是拒絕幫忙這件事,但轉念一想,這不光只是狄韻的事情,敖容的事情應該要幫忙,接著便轉身拉著懷真打算直接找敖容,他可不相信敖容會有甚麼不能說的機密,敖容跟敖歡一樣都是直性子,巴不得所有的事情都能讓大家知道,哪可能不說?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真是臭老頭一個...用這張圖解釋比較快,我想要用至少十八個能吸聚道息到特定點的鏡子,分別裝在這些地方,然後這三個環還要高速旋轉..."

"等一下,這些我聽不懂,先說這東西要幹嘛用的?為什麼要吸聚道息?妳只是要一團高度凝聚的道息?"

狄韻不甘不願的拿出設計圖,才剛開始講解這個裝置的運作方式,就被沈洛年打斷,運作方式跟過程沈洛年都不關心,而且他發現狄韻身上冒出隱瞞的味道,再加上沈洛年認為懷真應該也不會關心這個部分,就直接問目的,如果只是需要一團高度凝聚的道息,根本不用這麼麻煩,自己隨時可以提供。

"唔...臭老頭似乎沒那麼笨了?這個...不是只要一團道息而已,要的是流動的道息...藉由...不斷高速改變路徑的道息凝聚流向...可以...控制...唔...時間..."

"臭丫頭一句話幹嘛說成這樣?妳要的是很多團凝聚的道息?而且還會向中心流動?這個流動路徑還會不斷改變?真麻煩...甚麼叫可以控制時間?"

狄韻心不甘情不願,說起話來也吞吞吐吐的,沈洛年更是不客氣,不過至少他總算是搞懂了狄韻想要的效果。

"哼,臭老頭!這可是我的絞盡腦汁、嘔心瀝血的精心設計,就這樣透露給你知道,你以為我很開心?我是這麼大方的人嗎?你不是總說我黑心?控制時間...是鳳凰的能力之一,我從一個古老遙遠的傳說中得到這個設計,據說這樣可以跟未來接觸...我想說既然你這能控制道息的老頭有辦法控制時間,這個裝置應該也有機會,但是還要測試一下,不知道要向內匯聚還是向外流出...說不定正是時間加速跟減速的分別...或者是往過去或未來跳躍?"

"唔...這裝置...應該可以先測試一下...懷真,我去找容叔試一下,一起走?"

沈洛年聽到可以控制時間就起了興趣,也不理狄韻,拉著懷真就直接往敖容洞府走去,狄韻氣得一跺腳,也趕緊跟著過去,在一旁一直接不上話的敖歡跟狄純對望一眼,也笑著一同前往敖容洞府。

也幸好敖容平常做試驗需要,所以洞府面積不小,這麼一群人湊在一起也不會太擠,當沈洛年跟狄韻確認完整個系統運作原理後,低頭沉思片刻後,伸出手在虛空中連點數下,就有數十股凝聚道息浮在空中。

沈洛年伸出雙手,十指張開虛握,彷彿在空中有一顆看不見的大球被沈洛年捧著,在場的眾人已經都對道息有一定程度的感應,但也沒辦法像沈洛年這麼精細,只覺得這數十股凝聚道息似乎在緩緩向著中心流動,一陣子之後又完全散去,然後再次重新凝聚。

這是沈洛年先以低速練習,慢慢的熟練之後再逐漸提高流速,提高流速後再讓路徑旋轉,一次次反覆練習後,沈洛年開始覺得中心那點似乎有種奇怪的感覺出現,既熟悉又陌生,當反覆數十次之後,沈洛年心一橫牙一咬,將那數十股凝聚道息在高速旋轉的狀態下向中心流入,同時更不斷補充那數十股凝聚道息。

沈洛年將道息補充速度不斷提高,整體流動速度瞬間大幅增加,中心那點卻突然變暗,彷彿有一個黑洞吸走了附近的光線。

那是...空間通道?不,只是有點像,又不太一樣,那感覺...跟時間能力很像?咦?唔...不好...

沈洛年在一瞬間感覺到中心的黑洞似乎有點熟悉,便專心體會著那黑洞,剛開始覺得很像道息震盪產生的空間通道,但是那個熟悉感卻又跟發動時間能力的時候很像,但沈洛年驚訝的時候,對整個流動的控制產生一絲混亂,瞬間整個系統迅速崩潰,一股龐大能量從中心的黑洞中瘋狂湧出。

其餘眾人只覺得道息流動中心突然出現一個小小的黑洞,但無法感應那個黑洞是甚麼性質,也不覺得對周遭產生甚麼影響,只見沈洛年突然臉色大變,接著就有一股低沉的震動感從黑洞傳出,沈洛年就突然高速向後飛出,碰的一聲撞上牆壁後落下地面,同時大量鮮血噴洒出來。

"洛年!!"

懷真大驚,立刻衝上前抱起沈洛年,狄純整整呆了三秒鐘,直到看到被懷真抱在懷裡的沈洛年張開眼睛,狄純的水龍頭才恢復功能,開始掉下淚水,而狄韻則還處在完全呆滯狀態,恢復速度連狄純都還不如。

此時,一對如玉白足出現在沈洛年身畔,眾人一呆下抬頭,只見一名長相秀美之人,不知何時,也不知如何的就突然出現在懷真與沈洛年的旁邊。

"哎呀...還是晚了一步..."

"白...白澤?"

懷真抬頭一望,驚訝的叫出對方的名字,而這名不速之客正是白澤。

"白澤?你就是白澤?能夠預知未來的白澤?害了我們狄姓一家人痛苦千萬年的白澤?你說晚了一步?甚麼叫晚了一步?你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對你來說會有晚了一步這種事?你..."

從聽到'白澤'二字開始,狄韻一股怒火上湧,說到後來氣不過更向前衝去,憤怒的一拳向著白澤胸口就打下去。

只聽見一陣骨碎聲響起,伴隨著漫天血雨灑得狄韻滿頭滿臉,狄韻再次怔住,右拳還陷在對方胸膛裡,小腦袋完全停止運轉,這人...是...

"啊!!"

伴隨著狄純的震天尖叫聲,懷真也跟著清醒,正要衝上前去,只見那人抬起右手輕搖,示意懷真不要接近,懷真目光深深望去,確認了對方心意後,向著那方皺眉、瞪眼、嘟嘴,那艷麗的雙唇扭動片刻後,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緩緩後退,不再作聲。

"咳咳,韻丫頭,別這麼衝動啊,這傢伙好歹也是妳的老祖宗,而且他也覺得很愧對妳們,妳的玉膏還是他給的呢。"

"洛年,其實你沒必要這麼做的,就算我不提炁防禦,小韻也傷不了我的。"

狄韻這憤怒一拳,擊中的正是本該在懷真懷裡,卻不知為何,突然出現擋在白澤身前的沈洛年。

"洛...洛年!你...怎樣了?小韻!妳還呆著幹嘛?快收手啊!"

狄純滿臉眼淚鼻涕的衝到沈洛年身前,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望著沈洛年還在溢血的嘴角、凹陷的胸膛,這才發現狄韻的拳頭還陷在沈洛年的胸膛裡,急忙呼喚狄韻。

狄韻望著自己的右手與沈洛年凹陷的胸膛,腦袋還沒恢復運轉,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自己該做些甚麼。沈洛年微微一笑,自己伸手握住狄韻的右手,緩緩的拔出。

"小純,沒事的。好了,韻丫頭,我不會有事的,妳看看,這不是都好了嗎?"

沈洛年輕輕將狄韻右拳拔出後,道息隨心念運轉,在不到三秒的時間內胸膛已經恢復原狀,一點傷也沒有。

"老頭你...為什麼要幫他擋?我又為什麼能打傷你?你怎麼一點炁都沒有?這樣還衝出來擋?"

狄韻腦袋似乎還沒完全恢復,眼神渙散看著自己右手,不明白為何沈洛年完全不防禦?讓自己這一拳重重打下?

"小韻!妳這聰明丫頭怎麼也糊塗了?洛年他...是怕妳受傷才不運炁就上來擋這一拳的...唉,洛年,我後來也終於想通,為什麼當初那隻普通的老虎可以咬傷你,因為你擔心運炁防禦會傷到我...你真的不用這樣的..."

狄純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下來,卻是她想起剛被沈洛年從總門救出來沒多久,就遇到一隻普通大老虎的襲擊,後來沈洛年雖然將老虎擊殺,但沈洛年左手骨頭也被老虎咬碎,當時狄純不懂,但後來修煉程度高了以後,有一日偶然想起這件事,卻感到有點迷惑,沈洛年能跟鑿齒、犬戎等妖怪對打不落下風,為何秒殺一隻普通老虎之餘卻還會被咬傷?而且傷的還不輕?後來反覆思考,總算是得出了這個結論。

"別在意...反正我有道息,傷勢復原得很快。這個...白澤,你來是打算要阻止我的嗎?你預知到這件事有危險?"

沈洛年不禁有點臉紅,連狄純這小笨蛋都能看穿自己心思,沈洛年一時之間拉不下臉,趕快顧左右而言它。

"白澤,你!你知道洛年會上來幫你擋?你也知道洛年不會防禦?這樣你還一點動作都沒有?你..."

"臭丫頭,節制點,我還需要你幫忙呢!"

白澤尚未開口,狄韻一肚子火已再次燃起,正要再次發作時,已被沈洛年阻止。

狄韻聞言一愕,這老頭要自己幫他甚麼忙?狄韻畢竟聰穎,又與沈洛年合作過好一段時間,轉念一想已明白,沈洛年需要借助自己的聰明來跟白澤周旋,但聰明有甚麼用?白澤可是能預知未來的人...不對,有古怪,這白澤顯現出來的能力,不像是能預知一切,莫非他不能預知全部,只能預知部分的事情?或是有一些其他的限制?這樣的話...倒是可以鬥一鬥,一想到這裡,狄韻心神恢復穩定,興致勃勃的準備跟沈洛年聯手,要跟這能知過去未來的上仙鬥智。

這卻也是狄韻猜錯,白澤的確是可以準確地預知每一件事、每一個人的未來,包含他自己在內。但是自從近六百年前,懷真堅持要以'重生'之法改變了葉瑋珊的未來後,部分與葉瑋珊相關的未來也開始修正,雖然白澤仍能預知這些經過修正後的未來,但白澤發現,懷真與沈洛年的未來開始逐漸模糊,自己只能看見一小部分...而且還不是很清楚,而且有部份似乎與白澤自己的未來產生連結,連帶的讓白澤自己的未來有一部分也開始模糊,而直到沈洛年將心神散入大地體悟道息之後,白澤就再也無法預知沈洛年的未來,而跟沈洛年有相關的人,他們的未來也變成片片段段的,無法完整預知,這當然也包含白澤自己在內。

"白澤,你是想來看我弄出時間通道?還是想來阻止我弄出時間通道?"

沈洛年向來是懶得客套與廢話,一開口就直接切入主題,也不在意自己是否有猜到對方來意,卻是沈洛年心想,反正隨便套點甚麼話出來,旁邊韻丫頭也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找到線索的。

"唔...其實事情跟你們想的不太一樣,但是牽涉的未來太廣,很多事我沒辦法說,我趕著過來,是因為時間通道牽涉到過去未來,不是我能夠預知的,所以我感覺到時間通道打開後就立刻趕過來,但是...你就已經受傷了,不過我想對鳳體來說這點傷應該不算甚麼..."

白澤沉吟片刻,也還是回答了沈洛年的問題,而白澤似乎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一旁大量炁息突然爆起,伴隨著一聲爆喝,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白澤!所以你根本就預知了洛年會受傷?你也預知了洛年會不提炁幫你擋下小韻這一拳?而你卻甚麼都不做?知道卻只是看著他發生?那...你有沒有預知到這招?"

眾人轉頭望向炁息來源,只見懷真對著白澤斥喝,同時右手向右後方微彎伸出,五指成爪勾起,大量炁息向著右爪匯聚,更有三道白芒成形,並逐漸伸長。

"懷真?"

沈洛年皺眉開口,他可以看出懷真現在異常暴怒,這一下出手已不留餘地,一雙美目殺機迸現,沈洛年還在猶豫,該不該出手阻止?又該怎麼阻止?

"仙狐皇族不傳之密.雷吟爪?這招自有仙狐族以來也沒幾人練成過,此招威力過於強大,能放不能收,更有著先傷己再傷敵的特性...仙狐懷真妳當真執意要出此招?唔,我這倒是白問,此招起手式已成,只能發出了..."

"哼,我看你還能囉嗦多久!"

懷真冷哼一聲,右爪三道白芒此刻已延伸為二米長,如刀刃般呈亮銀色,不再外發光芒,微微震動且隱隱帶著雷鳴,刃身似乎與玄界有著聯繫,當刃身成形,懷真右爪一揚,便向著白澤衝去。

唔...原來如此,知道了,那就這樣好了...

沈洛年眼見懷真右爪三道刀刃成形,腦海裡靈機一動,身形鬼魅般閃動,轉眼間就已閃入懷真的懷裡,雙手一展一把將懷真抱住。

"洛年?快讓開!這招...咦?這是?你..."

懷真發現沈洛年突然衝出並親密地將自己擁抱在懷裡,大驚失色,此時右爪猛招已成,不得不發,懷真正欲閃過沈洛年發招,卻突然發現自己右爪上的三道刃體突然消失,右爪上匯聚的炁勁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更讓懷真意料之外的是,預計中的雷吟爪發招反噬並未出現,懷真轉念細查自己炁息狀態,更是驚訝的發現,自己彷彿回到發招前的狀態,炁息仍穩定充盈的凝定在炁海之中,從未被動用過。

"洛年...你..."

"妳發什麼瘋?笨狐狸!以後不准再用這招!"

懷真驚訝中帶著疑惑,正打算詢問沈洛年,但見沈洛年狠狠瞪著懷真,莫名其妙的劈頭就罵,同時手中出力,將懷真緊緊擁在懷中,無視四周眾人眼光,雙手又在懷真背上抓了來。

懷真香舌一吐,乖覺的縮進沈洛年懷裡,懷真自然知道沈洛年在罵甚麼,仙狐族雖為仙獸一族,但並不像窮奇、畢方等仙獸族一般鋼皮鐵骨,以強猛出名,仙狐族以隱匿、化形為特色,並不算強大,而這雷吟爪為仙狐族皇族的絕招,能夠一次動用全部炁息匯聚於爪上凝出刃身,刃體本身更與玄界有直接聯繫,可將儲存於玄界的雷靈之力吸納於刃身,一同斬向敵人。由於此招匯聚能量過大,發招的同時已對發招者造成傷害。懷真有孕在身,本應無法提聚大量炁息,但暴怒下已失去理智,右爪一伸就是仙狐族最大絕招,此招一發,白澤下場如何尚未可知,懷真重傷已是必然,沈洛年心疼懷真,自然是為了懷真亂發猛招而火大,卻不知沈洛年是如何消去此招?

"鳳體果然神通廣大,這雷吟爪若發出,我沒有把握能全身而退,適才仙狐懷真應已出盡全力,我只有逃跑閃避一途,若沒避過,則必然是被分為四段,死無全屍,但不論我下場如何,仙狐懷真必遭重創,且將危及根基、孕胎不保,此招無法撤招散招,但觀仙狐懷真炁息與身體狀態完好如初,彷若並未聚勁發招,這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將爪上勁力全數拆散分離,並穩定送回來源處,才有可能避免發招者受到重創...不過在我的知識範圍內,這件事應該是辦不到的,不知洛年你是如何辦到的?"

"...關你屁事?我幹嘛要告訴你?唔...你說你無法預知時間通道?是因為開啟時間通道會改變未來嗎?還是也會改變過去的歷史?"

沈洛年一氣之下,許久未曾出口的口頭禪再現,心中正想趕人走,轉念間撇了狄韻一眼,只見狄韻目光一凝,微微搖頭,沈洛年趕緊擠出話題,再次詢問白澤。

"時間通道?莫非洛年你逆轉了仙狐懷真的時間,讓她回到發招前?這...真做得到?"

白澤聽到沈洛年顧左右而言他的發問,卻牽引出白澤想不通的疑問,沈洛年真能控制時間?這怎麼可能...鳳凰好像也不能控制時間吧?鳳凰的時間能力並不是這樣運作的啊...

"不,不是那樣的,我沒辦法控制時間,至於剛才那個到底是不是時間通道,其實我也不是很肯定,只是覺得那個黑洞似乎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而那另一個世界...感覺很熟悉,黑洞本身給我的感覺有時間扭曲的感覺,所以我才猜那是時間通道,而且那能量太大,一點點不穩定就會崩潰,太危險了...看樣子你真的不知道?容叔、韻丫頭,這個試驗太危險,在我還沒找到解決方法以前你們先不要再試了。"

沈洛年搖頭對白澤解釋,同時他發現白澤應該真的是無法預知到時間通道的事情,難道這真的是時間通道?可以改變過去未來?不過沈洛年想起剛才那個爆散...實在是太恐怖了,若不是在剛爆散的一瞬間,沈洛年將整個系統丟到三界夾縫中,只有沈洛年自己因為是對猛烈爆散的系統進行空間轉移,才被蕩漾的餘波掃到,而只被餘波掃到就這麼強烈,要是正面被炸到...會不會連鳳體都無法存活?沈洛年想到這裡,連忙告誡敖容跟狄韻。

白澤見眾人對他或多或少都帶著敵意,與眾人談沒幾句就離開,敖容跟狄純為了這個計畫忙了好幾年,眼看著有突破性的進展,卻要停擺,敖容怎都不甘心,決定先把各種需要的零件做出來,並先以無指向性的黑球替代,最後才改用沈洛年做的鏡子,當然前提是沈洛年願意幫忙做。

沈洛年知道敖容跟狄韻不是會乖乖聽話的人,只好帶著懷真二人另找空曠的地方自己先試驗,要是敖容失敗了,搞不好整個龍宮都給炸了。

沈洛年帶著懷真瞬移到東大陸東方數萬公里的外海上,先交代好懷真安全距離與逃跑方式,沈洛年才直上高空,不但自己全身布下嚴實的防禦柔勁與道息,更將凱布利放在懷真身上,這可是逃命的最後絕招,畢竟大爆炸時可能會沒辦法用道息瞬移。

經過沈洛年多次反覆測試,確認不管是整個系統瞬間崩潰,還是慢慢散出的都不會有危險,而為了測試危險性,沈洛年還試過一次把所有控制放開,但也沒發生爆炸,試到最後,沈洛年自己都失去耐心,不知道第一次的大爆炸是怎麼弄出來的。

正當沈洛年打算放棄時,突然靈光一閃,會不會是因為把系統丟去三界間的空間夾縫中,所以才引發爆炸的?沈洛年一向都是想到就做,也沒考慮甚麼後果,再次完成一個系統後,就將之進行空間轉移,打算丟入三界空間夾縫中,結果立刻引發劇烈的爆散,由於這次是在時間能力開啟的狀態下進行,沈洛年知道了這是因為同時進行空間轉移,空間通道跟時間通道互相衝擊引發的劇烈爆炸,沈洛年明白了以後,便將爆散的系統整個丟進空間夾縫,但這開啟空間通道的動作本身就被包含在爆炸中,所以沈洛年被爆炸波及本屬必然,根本就逃不掉。

沈洛年感受著周圍道息狀態,當爆炸能量及身時,因為爆散的並非炁息,所以佈在體外的道息根本沒有任何防禦能力,而柔勁也被急速消去,沈洛年正要啟動瞬移時,感覺到體內的道息與身體似乎融合在一起?沈洛年自從體悟到道息進一步的能力後,體內就很少放滿道息或炁息流動,這次為了安全起見,全身道息順著經脈高速流動,此刻卻有另一種感覺出現,好像是...不管了,就試看看!

懷真遠在千里外,心神遙遙鎖定沈洛年的炁息,若是平常沈洛年無炁狀態,就算是懷真也無法感應,不過現在沈洛年全身佈滿炁息道息,倒是很容易感應。在沈洛年試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懷真逐漸失去耐性,正打算呼喚沈洛年時,懷真感應到沈洛年所在的地點發生了劇烈爆炸,而沈洛年的感應...竟然在那一瞬間消失了?

洛...洛年?

懷真立即高速向著爆炸中心高速飛去,她剛才感應到的是,爆炸發生時,沈洛年以炁息抵擋,但抵擋不了多久便瞬間消失,難道沈洛年把炁息收起來了?為什麼要在爆炸的時候把炁息收起來?還是...擋不住?

千里距離對現在的懷真來說花不了多少時間,當懷真飛抵爆炸中心時,卻甚麼也看不到,因為試驗是在高空中進行,只見四面萬里無雲,下方是一片碧藍大海,一眼就將周遭環境看完,沈洛年到底去哪了?

"洛年?洛年?你在哪裡?快出來呀...別嚇我了..."

懷真焦急的四面喊叫,但她自己也知道這根本沒有用,聲音能傳多遠?這四面空蕩蕩的一片,沈洛年又能躲在哪裡?

這時,凱布利從懷真腰際飛起,發出七彩光芒,飛到懷真左側數公尺處,不斷的高速旋轉飛行,彷彿繞著一個看不見的圓柱體一樣。

"凱布利...洛年在那兒嗎?"

懷真與凱布利沒有心靈感應,也不知道凱布利在那處繞行是甚麼意思,但懷真知道凱布利非常倚賴、喜愛沈洛年,沈洛年若消失凱布利應該也很緊張才對,這時看到凱布利在那處旋飛,懷真情緒也穩定了下來,懷真知道凱布利與沈洛年有心靈上的聯繫,可以感應到沈洛年的位置,既然凱布利在那處高速旋飛,會不會沈洛年在那裡?但是...那裡...甚麼都沒有啊!

懷真知道,既然凱布利還在,至少表示沈洛年還活著...凱布利是沈洛年的影蠱,沈洛年若死亡,凱布利應該也會死亡...一般來說,對正常的影蠱確實是這樣,但...凱布利是依靠吸取道息修練,更練至影蠱前所未有的妖仙境,這...懷真這時又開始有點擔憂,會不會...凱布利其實可以獨立存活?不需要沈洛年?

事實上,懷真也是想岔了,凱布利身為影蠱,唯一的食物來源就是宿主,當宿主死亡,只能依靠自己體內殘餘的妖炁存活,無法吸取外界道息,所以若沈洛年死去,凱布利縱然不會立刻消亡,也無法維持太久,無論未來凱布利道行再怎麼高,都無法脫離沈洛年獨立生存,除非牠能夠自產道息。

這裡...有甚麼古怪嗎?

懷真緩緩靠近凱布利,用心的體會那處空間,一陣子之後,那處空間似乎傳回一種熟悉的感應。

這是...洛年?

懷真倏地伸手一抓將凱布利抓在手心,炁息一展,就這麼消失在空中。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 筆精華,07/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