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7

RE:【其他】阿不思波特──畫像的迷宮,更新到第二章

樓主 真紅眼閻罡 unlimitryun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章──耍小性子
 
  「真是有夠倒楣的。」剛剛被庫倫趕出來的人,現在正坐在破釜酒吧裡頭喝著火燒威士忌。當初在登山時找到一隻有著特殊花紋的鳳凰,原本以為發了一筆橫財,不管是賣給收藏家或是魔杖製作商都是筆不小的錢,費盡了千辛萬苦才將牠抓住;沒想到牠一天天衰弱,大概是要浴火重生了,既然沒任何賣相,那賣給主要是要羽毛當材料的魔杖製作商會比較好,於是來到這裡,沒想到鳳凰竟然當著自己和買主的面消失,最後留給自己滿肚子氣和不敷成本的收入。
 
  「這位客人,雖然我很高興有生意可做,不過我還是勸你不要喝得太醉了。」漢娜勸著他,畢竟最近一段時間都有人要為小孩買學校要用的用品,要是有人大白天喝醉鬧事,她也是很困擾的。
 
  「沒辦法啊,老闆娘。」黑髮大叔不管周遭人的眼光自顧自的道:「我還以為可以大賺一筆,花了那麼多錢和功夫才抓住那隻鳳凰,結果就突然消失了……」
 
  「是,是……。歡迎光臨。」漢娜敷衍著,同時對剛進來的三個客人打了聲招呼。
 
  那個大叔繼續發牢騷道:「老闆娘,不要不理我。我是說真的,那隻鳳凰身上真的有青色的花紋……」
 
  「有青色花紋的鳳凰,你是說真的嗎?」一個有著緋紅色頭髮的少女對著大叔問。大叔道:「當然是真的啊。」「那個花紋是不是像這種形狀那種形狀……」「對,對,一點都沒錯。小姐,要不要一起喝一杯?我請客!」大叔對於有人相信他真的抓到那隻鳳凰顯得很高興。
 
  「伊格,看來那個是……」一個藍色短髮的少女面無表情的問著他身邊的男孩。伊格道:「啊啊,大概是突變種吧,很難得呢。」
 
  「這位大叔,請問那隻鳳凰現在怎麼樣了?」伊格走過去搭著大叔的肩膀問。大叔道:「已經消失了,我才拿給買主就……,花了我整整三百加隆才抓住……」「你原本要賣給誰?」「奧利凡德魔杖店,你知道,只要養了鳳凰,他們就可以節省三分之一的材料費。」「謝了,希望這個能讓你好過一點。」男孩拿了一張紙給大叔,就對兩個少女道:「絲黛兒、席奈,我們快走吧。」「是。」
 
  「怎麼一回事啊?」看著男孩和兩個少女走向斜角巷,大叔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那張紙,不過隨即張大的嘴巴。那是一張兩千五百英鎊的支票。﹝換算約五百加隆。﹞
 
  ……
 
  「哈哈哈……,完成啦!」庫倫用可以媲美瘋狂科學家的笑容說,他將製作好的楓木魔杖拿給阿不思。
 
  阿不思膽怯的從狂笑中的庫倫手中接過魔杖,才剛接觸到這跟魔杖,魔杖的尖端前出現一個紅色的小光球,散發出一圈圈的光圈擴散至整個房間。
 
  「「太神奇!這真是太神奇了!」」庫倫和奧利凡德異口同聲的說,顯然作為魔杖製作師,這一方面他們都抱持著同樣的意見。
 
  在付過兩人魔杖的錢後,一行人浩浩湯湯的離開幾乎不透風的魔杖店。玫瑰道:「真希望不要再來了,我的手好痠喔。」
 
  榮恩:「只要妳的魔杖不壞掉就不必再來了,奧利凡德先生一般只賣一根魔杖給巫師。」
 
  阿不思:「那兩個人都蠻好的,不過我比較喜歡庫倫先生,至少他沒讓我試魔杖試到手痠。」
 
  莉莉:「我也討厭那個叫奧利凡德的人,他不肯讓我試魔杖。」
 
  哈利:「因為妳還沒滿十一歲啊。」「小思也還沒滿啊。」
 
  在向華麗與汙痕書店前進的時候,一個男孩和兩個少女從對面走過來。在男孩經過阿不思身邊的時候,阿不思忍不住回頭看一下男孩。
 
  「有事嗎?」男孩回過頭來問,他感覺到了阿不思的視線。
 
  「沒…沒事,不好意思。」阿不思急忙的道歉。男孩也是笑一下道:「沒關係。」就繼續走了。
 
  「﹝阿不思。﹞」索拉呼喚他。阿不思問道:「﹝怎麼了?有事嗎?]」
 
  「﹝剛剛的那個男孩子身後的兩個女生,都不是人類。]」
 
  「﹝什麼意思?﹞」
 
  索拉頭向後看道:「﹝她們跟我有點像,一個也是妖怪,另一個……好像是付喪神。﹞」
 
  「﹝付喪神?﹞」
 
  「﹝從使用超過一百年的物品變成的妖怪,有家具、刀劍,甚至車子的也有。﹞」
 
  「﹝喔喔。﹞」
 
  「﹝既然會來這裡買東西,他應該也會去霍格華茲讀書。小心別惹到他了,要是發生衝突我一個搞不定兩個。﹞」
 
  「﹝不會啦,他看起來蠻親切的。﹞要吃冰淇淋嗎?」
 
  「嘎?」阿不思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索拉轉過頭,只見眼前的阿不思手上拿著一個冰淇淋。他們邊走邊聊的時候已經到伏德秋冰淇淋店,阿不思拿著一個裝著三球冰淇淋的甜筒,問道:「要吃嗎?」
 
  「﹝一點點吧。﹞」索拉說著用嘴巴咬下一點阿不思的冰淇淋。
 
  ……
 
  「還有三十五天,還有三十五天……」阿不思愉快的自言自語,拿著魔杖不斷重複試著漂浮咒讓一本口袋書飛上飛下的。
 
  「媽,小思一直在拿魔杖玩,快阻止他!」莉莉拉著媽媽的衣角眼紅的看著阿不思。金妮道:「沒關係啦,就只有今天而已。」
 
  「既然如此,媽,我的魔杖也還給我啦。」詹姆說。他的魔杖在他回來的時候被金妮收去保管了,因為他有九成的機會會無視未成年巫師管制條例。
 
  「等你先把暑假作業都完成再說。」金妮輕鬆的說。詹姆也只好低著頭回到房間和暑假作業奮鬥,不過他很快又拿著作業出來,扔了一撮呼嚕粉到壁爐裡,道:「妙麗阿姨,我有問題想問妳。」
 
  綠色的火焰經過一陣旋轉,妙麗帶著玫瑰從壁爐中走出來。妙麗問道:「有什麼問題?」
 
  「那個……,為什麼妳帶玫瑰一起來?」
 
  「她說想看看霍格華茲二年級暑假作業的水準,你不介意吧?」最後一句,妙麗的臉上露出了相當壞心眼的笑容。
 
  詹姆自然的道:「沒問題,快點教我吧。關於這個昏睡劑的效果……」
 
  「那就讓我看看吧。」妙麗看了一下論文的題目,然後道:「這裡啊,就是美拉葉和西西果在調製時的……」
 
  「還有瓷器跟鐵器的變形的差別……」變形術作業。
 
  「這裡的話,是從物質的角度……鐵和碳……」
 
  「還有關於曼德拉草的成長環境和……」草藥學作業。
 
  妙麗懷疑的看著詹姆,道:「我說你啊,是不是沒打算自己想吧。」
 
  「哪有,我當然會自己想啊。」「是嗎。」「不過我從這裡到這裡全部都……」「你根本沒打算自己想嘛!」
 
  「媽媽,我去睡了。」對詹姆的功課一點興趣都沒有的阿不思直接走向自己的房間。
 
  隔天……
 
  一大清早,阿不思前往自己的秘密基地,準備開始練習揮刀,不過看到在一旁悠閒的坐著的索拉,他想起來了一個被他忘掉的問題。
 
  「索拉,」阿不思問道:「妳的西瓜田呢?」
 
  「喔,往小溪的上游走一下就是了,為了不讓經過的人發現,我在附近有下一些隱形的結界,還種了些其他的植物。」
 
  「其他植物?」阿不思疑惑的問。
 
  「有些我在家裡常吃的點心在這邊買不到,就只好自力更生了。」索拉聳聳肩說。
 
  「喔……,待會讓我幫個忙吧。」
 
  「哎!」
 
  「『唉!』是什麼意思?」阿不思皺著眉道:「難道說,我看起來會把事情搞砸嗎?」
 
  「不是啦,」索拉搖手道:「只不過,有些東西不方便讓你看。」
 
  「不方便?」「我跟你說過,為了讓作物長快一點,我給它們加了點手腳。」
 
  「嗯。」「所謂的手腳,其實就是我們一族的豐收舞之一,這種舞步配合散發出來的妖氣,可以加快植物的生長。」
 
  「喔……」「不過,由於我用的方法是強迫土裡的養分到作物中,為了不讓土地受到傷害,我必須接著三十天都要將妖氣用舞蹈送回去,來補回灌到作物裡的能量。」
 
  「這樣啊。那為什麼我不能幫忙?澆水或拔草之類的我可以做吧。」阿不思問。只見索拉低著頭,臉紅的道:「因為……」「因為?」「因為……,我不想讓你看我跳舞。」「哈?」
 
  「就是……」索拉看起來有點使小性子,道:「我覺得那個舞,看起來並不怎麼帥,應該說有點滑稽……」
 
  「是嗎,不過那個舞聽起來好強喔,只要跳幾步就可以達到魔法的效果了。」
 
  「阿不思,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索拉不太高興的說。
 
  「咦?」面對阿不思的疑惑,索拉娓娓說道:「要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像是石器時代的時候,那時候的人們用火不像現在那麼方便,在學會鑽木取火之前,他們能用的火往往是被雷劈到而燃燒的樹木;為了求火,他們藉由祭祀和舞蹈請求神或自然給予他們火焰,這就是最早的魔法的起源。」
 
  「真的嗎?」阿不思驚訝的問。
 
  索拉點頭道:「當然,很久以前的魔法還不能藉由語言或是圖形來施展,人們改用舞步或是特殊的姿勢來接受自然的力量。聽說現在在非洲一帶的魔法師還有人用這種方法施展喔。」
 
  「原來魔法的舞蹈這麼厲害啊。」阿不思佩服的說,接著道:「教我這個吧。」
 
  原本還沉浸在阿不思的佩服中得意的索拉,聽到這句話立刻傻住,慌張的道:「阿不思,我說過我覺得這個舞跳起來很丟臉,所以……,不對,現在的你先給我把劍道給練好!」索拉戳著阿不思的胸口,用三角眼逼近道:「像你這樣,一件事還沒做完就想做另一件事,到最後會變得什麼事都做不好的。而且不管練習劍道還是練習魔法,專心集中都是最重要的。」
 
  「我…我知道了!」阿不思急急忙忙跑到一旁揮木刀,希望索拉就這樣放過他,不過……
 
  「揮太快了,給我保持穩定的速度!」「是!」「姿勢不正確!腰挺直!手給我用點力!」「是!」「每次揮刀都要大喝!給我喊大聲一點!」「喝!喝!喝!……」
 
  看到阿不思這個樣子,索拉滿意的冷笑,道:「那我去忙我的作物了。不許偷懶,待會我會認真上。」說著就往上游走過去。
 
  ……
 
  「嗚哇!」被打飛的阿不思重重的撞到樹幹上。
 
  「糟糕!」索拉扔下木刀,衝上去將阿不思扶起來道:「阿不思,你沒事吧?」
 
  「沒事,」阿不思揉著背說:「不過,只是剛剛那件事有讓妳這麼生氣嗎?下手這麼狠……」
 
  「沒…沒有啦,確實我不太喜歡這個話題,但是剛剛離開前我已經說過會認真上了,所以才會下了點重手。」索拉解釋說。
 
  「沒關係啦。」阿不思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道:「再來一次吧,像剛剛那樣。」
 
  「咦!」索拉道:「這樣不好吧,要是真的讓身上出現瘀青的話……」
 
  「放心吧,今天是我爸的生日,爸媽他們好像要來一場久違的約會,今天不打算回家了。」阿不思說。
 
  「那好吧。」索拉拿起木刀,無奈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凌厲,擺出戰鬥的架勢靜止不動。
 
  「預備……」阿不思也調整好自己的架勢,自信的大喊:「開始!」
 
  索拉一個箭步衝上前,手中的木刀立刻來一記由右向左的橫砍。阿不思則倒拿著木刀,右手托著刀身,將索拉的攻擊擋下來。不過索拉立刻抬起左腳,從另一邊側踢過去,阿不思只得將木刀插進土中,空出右手擋住索拉的側踢;雖然說擋住了,而且還有插在地上的木刀支撐,不過還是被衝擊的力道給打退好幾步,地上留下木刀劃過的長長的痕跡。
 
  「好,看招!」阿不思舉起木刀對著索拉發動攻擊,刺擊、橫砍、下劈;不過所有攻擊都被索拉輕鬆的擋下來。
 
  索拉擋了一會,突然一記斜挑打在阿不思的刀上,衝擊令阿不思手裡的木刀飛出去,不過阿不思及時伸手抓住木刀,順著餘勁使出一個後空翻,躲過索拉的另一記攻擊。
 
  「這一次就不錯了嘛。」索拉稱讚道,同時繼續對阿不思發動猛攻;而還來不及調整好態勢的阿不思只能用木刀一邊防守一邊後退。終於,阿不思的木刀被高高的打到半空中,接著索拉跟平常一樣左手高高舉著,準備接住掉下來的木刀……
 
  不過……
 
  就在此時,阿不思抓住索拉正要舉起的左手……
 
  「咦!」
 
  一個轉身,壓低重心,索拉輕盈的身軀越過阿不思的肩膀,摔到地上。
 
  「好痛!」
 
  「我贏了。」阿不思接住掉下來的木刀,架在索拉的脖子上,得意的微笑。
 
  「喂!過肩摔可不是劍道的一環啊。」索拉不滿的說。
 
  「不過這是對打練習吧?要是真的打架,不可能因為武器脫手了,就說不打或是要去撿武器吧?」阿不思辯解說。
 
  「是沒錯啦……」索拉說著打算站起來,不過在她面前,阿不思的木刀還是架那裡;她想撥開,不過刀尖已經被插到土裡了。
 
  「阿不思。」「嗯?」
 
  「放開我。」「不要。」
 
  「放開我嘛。」「不‧要。」
 
  「放開我啦。」「我‧不‧要。」
 
  索拉嘆一口氣,無奈道:「那你要怎麼樣才放開我?」
 
  「跟我講講吧,那個將魔力送到土裡的舞。」阿不思壞笑的說。
 
  「不要!」索拉乾脆的拒絕,她真的沒想到阿不思執著到這種地步。她有些生氣的道:「我說過我對那個舞……」
 
  「妳不用跳給我看啊,妳教我怎麼跳,到時候我再自己研究。」阿不思說:「我只是想研究這種魔法和我們這種魔法之間的有什麼差別,雖然我也有點懷疑現在的我能不能研究出來,不過,至少先做點簡單的研究嘛。」說完,阿不思雙手合十,眨個眼睛道:「拜託嘛。」
 
  索拉考慮了一下,道:「好吧,先放開我。」
 
  阿不思將木刀拿開。索拉站起來後,直接給阿不思的脖子一記肘擊,「哼!」一聲道:「這是小小一點的回報。」
 
  ……
 
  「對,就是這裡,右手擺動,腳跟不著地,走個四步……」索拉一邊說著指令一邊看著阿不思照她的話跳舞;阿不思學習的速度真的很快,雖然說跳得不標準,至少大部分的舞步都學會了。
 
  「最後迴轉兩圈,拍兩下手,雙腳踏步,結束。」索拉呼一口氣,看著低頭思考的阿不思,道:「還不錯啦。不過,要學到能將魔力灌注到土壤之中還差得遠了。」
 
  「索拉,」阿不思道:「這個舞步有那麼難看嗎?我覺得挺有趣的啊。」
 
  「那是你自己覺得。至少我不想在別人面前跳。」索拉扭著頭說。
 
  看著這樣的索拉,阿不思閉上眼睛,用手指在頭頂上轉幾圈後,他抓住索拉的手,道:「索拉,一起跳嘛。」
 
  「我…我才不要!」索拉先是愣住一下,立刻又臉紅的拒絕。
 
  「好啦……」阿不思使出必殺技,眼睛變得大大加水汪汪加閃閃星光射向索拉。索拉掙扎的抵抗著這個眼神,不過,她終於別開目光,咬牙切齒的道:「好啦!好啦!我陪你跳就是了!不過,要是你敢稍微笑一下,不管是哈哈大笑還是微笑還是竊笑,我就用烏族流傳的『記憶喪失法』讓你失去記憶!」
 
  「怎麼讓我喪失記憶?」「拿木刀用最大力往你腦袋上打下去,我會一直敲到你完全忘記為止。」索拉兇狠的說。
 
  索拉拉著阿不思到比較寬敞的地方,道:「那就開始了,步驟你都還記得吧?」「還記得。」「那麼,開始。」
 
  阿不思和索拉就這樣面對面開始跳舞,偶爾踏步,偶爾旋轉;持續了一會,阿不思道:「索拉……」「嗯?」「很帥氣呢,跳舞的妳。」
  「咦!才…才沒有呢。」索拉臉紅的低著頭道:「我每次跳這個舞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但是我覺得妳很帥啊。」阿不思笑著說:「這樣就夠了。」
 
  索拉微微皺著眉頭看著他,接著轉身道:「我不玩了,我要再去確認一下我的作物。」走了幾步,回頭道:「要一起來嗎?」
 
  「妳不是介意我看妳跳舞嗎?」阿不思狡猾的問。索拉沒好氣的道:「不是說這樣就夠了嗎?快走吧。」
 
  阿不思不再多說什麼,用小跳步的方式,走進索拉給自己的菜園設下的結界。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90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