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92

RE:【同人小說】Angel Beats 續傳補完「六十億分之一的牽絆」- 第八章

樓主 獨孤蒼狼 x125059322
GP65 BP-
 
Angel Beats續傳補完 「六十億分之一的牽絆」
 
第八章
 
「結弦?」
「咦!」
 
就在此時,突然現身的奇蹟,不可置信的聲音,那是音無最想聽到的聲音。
身體猛然一震,眼睛迅速睜大,立刻向聲音源望過去。
 
果然是奏,她就站在牆壁出口的另外一端,看來剛剛是在到處尋找出口,自己最重要的女朋友,也同樣一副吃驚的表情看著自己。
雖然樣子也有點狼狽,上下起伏的胸口微微喘著氣,衣服上有被燃燒過的痕跡,身體也有多處擦撞傷,但值得慶幸的事,看來並沒有什麼大礙。
仔細一看,在她身邊還有一個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透露出極度的不安,正緊緊抓住奏的手不放。
 
「奏!太好了!妳沒事吧?」
音無稍微鬆一口氣,總而言之,只要看到人,心中的大石頭算是可以放下一半。
「結弦,為什麼你還在這裡?很危險的!」奏用與往常一樣沒什麼高低起伏的語氣詢問,但音無卻能明白,她這是在生氣,並且認真為自己擔心。
 
「啊啊!我知道!但是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出口在那裡!跟我走!!」
「嗯!」
 
見到了奏,心裡固然很高興,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下,就是被稱為狂喜也不為過。
但這種狂喜,很快就被生死關頭的危機感取代。
無論如何,現在絕對不是完全放鬆的時候,再怎麼說……至少也要逃離這個隨時都會奪走性命的赤炎地獄後,才可以真正放下心來。
 
然而,一波接一波的衝擊,不斷向他們襲捲而來…………
 
正當扛著老人的音無和帶著小女孩的奏,四人即將到達出口時……………
背後頓時傳來「啪啦啪啦」的不祥聲音,音無警覺,連忙迅速轉頭往後一看。
 
天花板上的崩裂,露出一根纏繞著無數炎蛇的焚燒火柱,搖搖欲墜,如同赤色炎蛇蓄勢待發,即將砸到奏的身上!!!
 
「奏奏奏!!!!!」
眼見情人性命危險,音無像是反射性的,先是將肩上的老人拋到已無火焰的出口處,接著便是以自己用盡全力的最大速度,衝向奏的方向。
 
「啊啊!」
在沒有任何準備下,奏就被音無猛然撞開,不自覺叫出聲音。
好在撞擊力道不會太大,她趕緊努力保持平衡,總算是穩住身形,避免了身邊的小女孩連同自己一起被撞倒在地。
 
(!!!)
但就在奏反應過來,回頭一看時,卻見上頭那根紅色炎柱,已然失去上面的連結!!
先是「轟隆」崩響!!應聲斷裂!!接著便朝向自己剛才的位置,垂直掉落就要砸中音無!!
 
迅速理解了所有事情!一瞬間!奏瞪大眼睛,神情驚恐!!那是一張即使自己身陷險境,也從來沒有露出過那樣「恐慌、畏懼、驚愕」的害怕表情!!
 
反倒是音無,在側目確認奏已安全之後,態度隨即恢復鎮定,集中精神於上頭的炎柱!
當然他也沒那閒工夫去觀察奏現在有什麼表情?目前重點是上頭將至的危險!!
(接下來…………
迅速轉過身來,抬頭向上看,正想著自己該怎麼應付這根火紅炎柱時…………
 
(!!!)
突然一條嬌小白影從身後竄出,張開雙臂擋在自己和炎柱之間!
 
(什麼!!)
定眼一看,卻是剛才已經被自己推開的奏!!
就跟自己的行為一樣,既然音無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讓奏受傷,不用說,奏當然也不希望看到音無出事,就算自己會受到怎樣的傷也一點都不在意!!
 
(可惡惡惡!!!!!)音無立刻伸手抓住奏的肩膀
(什……?!)
被抓住的奏尚未意識到的瞬間,背後的少年沒有多餘話語,身體就已經行動起來。
 
音無用力往後一扯,在奏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先使她失去平衡,仰天傾倒在自己的懷裡,接著順勢環抱住她,用盡全力一百八十度大轉身,把懷中的少女保護在自己身前。
雖然護住了奏,可是這樣一來,反而是將自己的背部,毫無防備的曝露在正以傾雷裂地之勢,如紅蛇獠牙一般墜落下來的炎柱之下!!!
 
奏察覺了音無的用意,用力掙扎,但此時無論她再怎麼動作,也絕對來不及!!
音無閉上雙眼,一方面為自己成功保護了少女而慶幸,但一方面卻也知道,承受了如此的炎柱之襲,燃燒的高溫和地心引力的打擊下,只怕自己就要到此為止!!!!
 
「砰砰砰砰砰!!!!!!!!!!!!!!」
 
沉重的擊落聲,宣告死亡的來臨,內心一沉,整個空空蕩蕩的。
那是紅蛇獠牙攻擊到獵物的聲音,看來赤色炎柱已經毫不留情的砸到自己了,也就代表著,自己的人生,已經就此結束了。
 
要說後不後悔?答案是肯定的…………不後悔!!
因為自己成功保護了最重要的人,所以音無一點都不後悔!!!
雖然可以預想她一定會露出痛苦傷心的表情,但事已至此,也沒有轉圜的餘地,所以只有祈求,時間能夠讓她自己忘卻悲傷,有朝一日再重現笑顏。
 
十七歲,好短暫的人生…………死後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好不容易才遇到讓自己真正心動的她,但是沒能和她在一起長長久久,真的很可惜…………
現在心裡唯一的願望,只希望…………
 
來世可以…………再一次…………遇到………………………………
 
 
----------------------------------------------------------------------------------------------------------------------------------
 
…………
……………………
………………………………
……………………………………………………奇怪)
一點都不痛!!!怎麼回事???
照理來說,自己受到這樣的創傷後,就算不馬上死,也一定會感到無比巨大的痛楚才是啊!!
 
火焰!紅牙!燒傷!灼傷!
炎柱!墜勢!衝擊!撞擊!
皮膚被赤炎紋身,燒成焦灼,直至蔓延上身,擴大全身傷害,無可挽回!
身體受到紅柱衝擊,斷了數根肋骨,接著肌肉崩裂,內臟受損,回天乏術!
 
但是自己,並沒有感覺到死亡的陰影接近。
而且從剛剛到現在,還可以感覺到週圍的高溫,烤得自己連汗都流不出來,身上多處的擦撞傷疼到讓他皺眉,缺氧的空間使呼吸難過,天花板上頭濃煙的薰染叫他想吐。
 
還有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跳依然存在,與懷中少女的心跳連結在一起。
這感覺…………簡直就像是還活著,不對!應該說…………
 
自己沒事!炎柱沒有砸到自己身上!!怎麼回事???
 
 
 
「王八蛋!!你這白癡要發呆到什麼時候!!!???」
 
背後傳來陌生男子的怒吼,讓音無訝然震驚,連忙回頭往後一看。
從天花板落下的炎柱,那紅蛇的獠牙,巨大的衝擊,足以奪人性命的墜落之勢…………
就這樣硬生生的,被三個可靠的男人舉臂橫擋下來!!!!!
 
仔細一看,這三人分開站立成三對角,彼此各以自己的方式抵擋炎蛇攻勢。
 
「混蛋!好燙啊啊啊啊!!!」
最後面的男人手舉木刀架在身上,以劍道上段防衛的橫擺架勢,一方面抵擋火勢也一方面承受重量,同時也用他那張看起來品性很差,散發著黑道氣息的臉,發出不滿的聲音。
 
「你這傢伙……還不快給我滾開!!!」
另一個男人眼神銳利,從無袖上衣露出肌肉結實的雙臂,手持粗重的布包頭木槍,將木槍橫架在肩上,以身體分擔炎柱衝擊,也以最小距離接觸的方式抵擋炎柱火勢,一臉不耐,語氣逼人,看來剛剛的聲音就是他發出來的。
 
最後,音無把目光移到了最接近自己,同時也是最直接幫自己擋下炎柱衝擊的男人身上。
這個人表情堅毅,徒手高舉,完全不畏火勢,直接頂著燃燒的炎柱。
其身材壯碩魁武,如山中巨熊一般威猛無比,雖然不發一語,沉著木訥,然而從瞇瞇眼中透露出堅強的意志,巍巍浩山立於蒼空之下,不折不扣的武道家精神。
 
「松下五段!!!」音無叫出聲音
這個人音無認識,之前自己被日向抓來臨時組隊打球的時候,曾經用烏龍麵的餐卷賄賂過他,但也因此成為自己的好朋友之一。
被稱為「松下五段」的柔道社社長,山中修練的強者,任何體能比賽皆戰無不勝的男人!!!
 
Oh daaaaaaaaaaaaaaaaaaaa!!!!!」
 
耳邊傳來一道吶喊,突然跳出的一名男子,憑藉一旁燃燒的櫃台,彈身躍起,爆發力之強竟達到將近三米的高度,接著迴旋重腳一踹!破空一踢!!
一股震撼全場的強大力道,威猛的腿勁將纏繞著無數炎蛇的奪命紅柱,一擊轟然踢飛!!!
只見火紅炎柱拋物線飛落至後頭的火海之中,方才之勢已不復存在了。
 
然後著地的男人扭腰轉身,擺出一個帥氣姿勢,低聲朗道:
Shooting Star by the trajectory!」
 
TK!!!」
這個金髮綁紅頭巾的男人,同樣也是自己的好朋友之一,學校的熱舞社社長。
一流的體力和耐力,跳hip hop的代表性人物,任何時候都是一個難以評估的男人,但像這種最危急的必要關頭,他那深不可測的絕對性爆發力,確實幫了眾人一大把!!
 
「小奏!快跟我走!!」
「百合??」
突然出現一個綁青色緞帶的紫髮少女,一把抓住奏的手,在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抱在懷中的少女就這樣呆呆的被人帶走了。
 
「你還在發什麼呆?快走!!」
「音無同學!!」
「咦?日向?!還有……你是直井???」
看到平時一臉吊郎噹的日向難得表情認真,還有國中畢業以來就不常見面的直井面色緊張。
接著自己也跟奏一樣,才剛看到認識的朋友而短暫吃驚,尚未有任何動作之前,就被兩人一人一肩架起,然後傻傻的被他們帶離開這個赤紅地獄。
 
雖然頭腦還有些混亂…………
雖然思緒還沒有整理好…………
雖然對於這太過突然的狀況而困惑…………
但至少可以理解的是………………………………總之得救了。
 
 
----------------------------------------------------------------------------------------------------------------------------------
 
越過無數黑暗通道,衝下幽沉逃生階梯,雜亂的跑步聲,急著脫離那片赤炎紅蛇肆亂,黑煙濃霧擾人的可怕地獄,準備回到人間。
眾人一股作氣,不顧已經混亂的喘息聲,全力直衝而下,好不容易見到一道光明,加緊腳步,一轉眼,終於回到重生的地面,脫離險境。
 
離開那不舒服的缺氧空間,先是深吸一口氣,讓肺中充滿氧氣,一口不夠再吸第二口,等到意識回歸之後,才確實體認到了,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嗚嗚嗚嗚嗚啊啊啊!爸爸!!媽媽!!」
方才被奏所救的小女孩,被一名看似沉默寡言,圍著一條忍者圍巾的冷漠少女,一路飛飛跳跳背了下來,待重見光明後,一看到自己的父母,終於情緒崩潰,邊哭邊喊衝了過去。
 
「膚淺!」
那位女忍者毫無氣喘,呼吸平靜,而且連一滴汗都沒流,在她將小女孩放回地上後,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轉而沉默,不再言語。
 
「請問是醫療人員嗎?」一名肌肉眼鏡男肩上扛著受傷老人,語氣優雅問道
「沒錯!有事嗎?」白衣人員轉過頭來,隨即訝然
「這個人受傷了,就交給你們處理。」
「來人啊!這裡有傷者!!抬擔架過來!!」
看樣子消防隊和救護車終於來了,那些醫療人員一看到傷者,便急急忙忙趕過來,並且示意要高松配合交給他們傷者。
 
「小心他的背傷,還有腳好像有點骨折。」
高松保持一貫文學氣質的方式講話,先伸手扶扶眼鏡,接著順勢把老人交給了醫療人員。
 
(為什麼要脫上衣???)
那些醫療人員雖然對於莫名其妙的胸肌和二頭肌感到納悶,但總之還是先救人比較重要。
 
 
 
無論如何,大家都得救了,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思緒恢復正常,心情頓時開朗,音無大大呼了一口氣,心中的大石頭總算完全放下來了。
 
「呼呼………………太好啦!終於可以放心了!」
日向攤坐在地上,又恢復跟平常一樣的吊郎噹散漫樣子。
「音無同學!!你有沒有事!!??」
直井靠近自己,露出一張認真擔心的表情。
 
「嗯,謝謝,我沒事了。」
「真的嗎?可是你身上好多地方受傷!!」直井還是一副擔心的樣子
「哈哈,只是小傷而已,謝謝關心。」音無淡笑,表示自己真的沒事
「話說剛才真的好危險喔!!果然實際體驗要比學校那無聊的逃生演習刺激多了!」日向一邊湊了過來,一邊開玩笑道
「是啊!的確刺激多了。」音無跟著笑道
「沒錯吧?!哈哈,這樣又多了一件可以跟唯炫耀的事了!」日向看來已經完全恢復,他順手搭上音無的肩膀,一張臉開心的笑著
 
「話說回來……雖然之前就這麼覺得…………」音無臉色突然一沉
「果然你們一直在跟蹤我們吧??」
雖然語氣平淡,但這話還是讓日向和直井嚇了一跳
 
「音無同學學學!!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直井看來非常慌張,臉色慘白
「唉唉呀!果然還是被發現了…………」日向倒是一副早有心理準備的樣子,只是無奈笑著
「早在電影院就開始察覺了,在餐廳和公園也是,但那都只有懷疑而已,真正確認是在百貨公司的時候,只是我沒有證據,才一直不想主動去揭發你們而已。」
 
音無講到這,忍不住淡淡嘆了一口氣,隨即恢復淺笑:
「但也是多虧你們……這次才得救!我也知道你們是關心我倆,所以還是謝了。」
「音無同學…………」直井眼泛淚光,表情感動
「嘿嘿!講這什麼話?怪不好意思的…………」日向摸摸鼻子,害羞說道
 
 
 
「喂!你是音無同學吧?!」
突然背後傳出一個如銀鈴般清脆的少女聲音,叫喚自己名字。
音無回頭一看,正是剛才那位把奏帶走的紫髮少女,一臉凝重的看著自己。
 
「你好,我叫仲村百合,是奏的朋友,現在可以請你站起來嗎?」
這名叫百合的少女雙手抱胸,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勢,自她身上散發出來。
仔細一看,她身後站著的另一位白髮少女,露出一張困惑的表情,用尷尬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是奏,雖然音無一看到她,內心就有種衝動,想要趕快跑過去緊緊抱住她,詢問她有沒有事?身體有哪裡不舒服?然後送她去看醫生!!
但是面對百合那莫名壓人的強烈氣勢,讓他乖乖收起這種想法,只是靜靜站起來。
 
「你好,我叫音無結弦,請問…………
「跟我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音無話還沒說完,就被百合硬生生的打斷,然後她微微偏過頭,命令道:
「小奏妳也是,兩人都跟我過來。」
接著就是用力一轉身,腳下沉重的腳步聲,示意兩人快點跟上去。
 
(看起來她心情很差,怎麼了嗎??)
雖然這樣有點失禮,但從她背影卻有種「不跟上來你就死定了」的感覺。
音無看看奏,她也是一副搞不清狀況的為難樣子,不知道好朋友為何要生氣?
但無論如何,總之還是先跟上去再說!
 
「喂!妳這傢伙是什麼態度…………」直井不爽,正要發作時…………
日向一手搭在他肩上,同樣也是表情沉重,表示要直井先冷靜下來,然後平穩說道:
「跟上去。」
…………」直井沉默幾秒鐘,而後點了點頭,接著一同跟了上去。
 
 
----------------------------------------------------------------------------------------------------------------------------------
 
眾人就這樣跟著百合,大約過了五分鐘,直至走到一處安靜的陰影地方。
在確認了這地方除了她們之外沒有其他任何人後,百合轉過身來,不發一語,臉色凝重的盯著小倆口,眼神銳利到像是要把兩人給刺穿一樣。
 
「百合……」像是不喜歡這種氣氛,奏想要開口打破沉默
「奏!!!」但是百合卻毫不留情的,厲聲怒喝
是「奏」而不是「小奏」,並非以往的親密叫法,這代表百合真的生氣了。
 
接著她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就是劈頭開罵:
「不顧自己安全,刻意衝回火場!!妳那算什麼?!」
…………
「就算是為了救人!但妳有沒有想過,那種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妳死了也一點都不奇怪!!」
…………
「從以前妳就是這樣!所以我才一直告訴妳要多注意安全,妳有記住嗎?!」
…………
「連自己都快顧不了了!!還想去幫助人,到底有沒有在乎過妳自己的性命??!!!」
 
奏被百合罵得突然,自知理虧,唯有全身僵硬,頭低低的不敢抬起。
自從認識以來,雖然她看過不少次百合斥罵那些調皮搗蛋的壞學生,但這還是第一次,自己竟然會惹百合生氣到這種地步。
 
「那個……我說啊,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也不用……
音無雖知道百合罵得有理,也知道自己的立場難以插嘴。
但是看到奏垂頭喪氣的樣子,索性還是提起勇氣,想要試著緩和一下氣氛。
可是他還來不及把話講完,百合卻立刻把矛頭指向他!
 
「音無同學!!!」與剛才一樣的怒喝聲
「是!」
毫無理由的,音無也跟奏一樣,全身變得僵硬,不敢再講話。
好奇怪?明明身高比她高,但是自己卻覺得,那種「無意義的身高差」是假的!!
與其說是自己被縮小,不如說是百合的身高在一瞬間被放大無數倍,音無現在的感覺,簡直就像是面對一個巨人,強大的壓迫感讓他自動閉嘴。
 
緊張的氣氛持續兩三秒,只見百合先是深呼吸一口氣,接著平靜說道:
「雖然對初次見面的人這樣很失禮,所以我先道歉。」
 
相當很意外的,紫髮少女先是低下頭,態度沉穩以表歉意。
就在音無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一瞬間便是………………
 
「啪!!!」
(咦??)
那是一個耳光的聲響,火辣辣的感覺,直接刺激音無的左臉頰。
 
「妳這傢伙!!!」
後頭的直井見到自己尊敬的人被這樣傷害,氣得就要衝上去。
「你給我安靜。」在旁邊的日向馬上伸手抓住直井
「放手!!」
「我叫你給我安靜!!!」
非常罕見的,日向發出一種「不容許你去打擾人家」的強烈氣勢,這也代表日向認真了,面對這樣的態度,逼得直井只能用憤怒的眼光瞪著他和百合。
 
而當事人音無,只是伸手摸著紅紅的左臉,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傻傻看著百合。
百合一對上音無視線,在他還沒反應之前,立即嚴肅直道:
 
「剛才那些話,同樣也是對你說的!你知道嗎?」
…………
「雖然明白你珍惜奏的心情是真的!但那樣衝回火場,你沒有想過會有什麼後果嗎!?」
…………
「還有!你用犧牲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奏,難道你不知道?用犧牲自己重要的人換來的「平安」!一點都不值得高興嗎!!」
…………
「至少......為你的家人和朋友多著想一下啊!這個笨蛋!!…………
 
百合的聲音雖是不大,但字字卻正中音無內心,讓他羞愧難當。
的確是這樣沒錯!或許自己以為用時間可以沖淡一切,留下來的人遲早會忘卻悲傷。
但事實上,有些事情是無論經過再多時間,也不可能忘卻的痛苦!!
 
特別是奏,萬一她因此失去了自己!那會是如何的悲傷?關於這點,他應該是最清楚的!
因為…………音無自己也是同樣的心情!
然而卻不顧她的感受,只想一昧的犧牲自己來救她,只是純粹的自我美化而已。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像這樣「自以為是」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私自利」!!
 
這幾句話聽在一旁的奏耳中,同樣也是羞愧不已,甚至發抖起來。
因為就在幾分鐘前,她自己也想要用「同樣的犧牲方式」來拯救音無,論及那種「自以為是」和「自私自利」的想法,她也好不到哪裡去!!
 
 
 
「真是的…………
 
看到小倆口的愧疚樣子,明白他們的反省之意,百合嚴肅的口氣漸漸緩和,聲音也越來越小。
「不要讓我擔心啊…………你們兩個笨蛋…………
 
只見她頭低下來,壓迫的氣勢已經不復存在,看不見的表情,讓人感到窘困。
「兩個……笨蛋…………
 
哽咽的聲音,顫抖的肩膀,從其臉頰上,緩緩流出一條條淚痕。
就像是將一肚子氣宣洩完的氣球,失去了內部壓力,頓時頹縮,癱軟下來。
與剛才憤怒嚴厲的態度,形成一百八十度的巨大反差,如今的百合,只是一個為朋友擔心,並且打從心裡為朋友安全感到欣慰的少女而已。
 
由此可知,她是真心在為這對「笨蛋小倆口」擔心啊!!
 
「哈哈!」
身後的日向忍不住輕輕淺笑,接著便走上前去。
 
「辛苦啦!小百合。」
理解百合心情的他,自然也知道青梅竹馬的意思,所以才會制住直井,不讓他上前打擾。
等到見情況差不多了,才露出安穩的笑容,內心倍感欣慰,伸手摸摸百合的頭。
 
(這傢伙還是一點都沒變啊。)
像這種時候,其實也是她心靈最脆弱的時候,就像小時候一樣。
既然自己不方便扮演黑臉,那就只好把這種「苦差事」交給百合來做,剩下來的,就是好好安撫隱藏在這名倔強少女外表之下,那纖細的內心。
 
「妳罵得很好!真讓人痛快!!」
 
接著他也向那一對「笨蛋小倆口」說道:
「喂!你們兩個「笨蛋」!多少也說些什麼吧?!」
 
…………
…………
…………
…………
音無和奏兩人先是面面相覷,而後…………
 
「「對不起……」」異口同聲的,誠心誠意低頭道歉。
 
 
----------------------------------------------------------------------------------------------------------------------------------
 
「哈!!!你說什麼???」這是百合不敢置信的大聲質問
 
就在幾分鐘前,她狠狠訓了音無和奏一頓之後,現場氣氛頓時陷入沉默。
後來,在日向無言的溫柔安撫之下,總算讓百合恢復了精神,眾人也再度言歸於好,接著五個人才一起回到百貨公司的大門前廣場。
畢竟,剛剛完全是一頭熱,也沒和夥伴們說一聲就這樣消失不見,讓他們擔心也不太好。
 
果不其然,再次見到夥伴們後,大家都非常擔心,趕緊衝過來詢問狀況。
雖然造成大家的不安,一方面有點愧疚尷尬,但另一方面卻也相當高興,能夠有這麼一群真誠的好夥伴在關心自己,實在是一件幸福的事。
 
經歷了如此驚險的事情,一旦放鬆就開始疲倦了,儘管大家都很累,想要直接坐下來休息,但是放眼望去,整個廣場的情況還是很混亂。
雖然消防隊和醫療人員已經趕到,可惜似乎人手不足,應急設備不夠,加上現場的傷患爭先恐後急著要治療,導致速度整個慢下來。
所以那些醫療人員,唯有先處理一些較緊急的危險傷患,剩下那些來不及處理的,也只好暫放在一旁,等待下一波治療。
 
看來這裡是不能安心休息了,百合下了結論,於是決定帶領眾人先行離開。
但是,就在眾人整頓好準備離開時,音無卻提出一個驚人的發言:
 
「我想留下來幫忙,不用管我,妳們先走沒關係。」
 
就是這樣,於是乎………………
 
「為什麼?莫名其妙!怎麼會得出這個結論?白癡嗎?想去死一次嗎!!」百合越罵越激烈
「小百合…………妳也不用罵得這麼過分吧?」日向苦笑勸道
「這是我常用的玩笑,如何?好笑嗎?」百合轉頭冷冷說道,但反而讓人更不知道哪裡好笑?
 
隨後百合又一個深呼吸,平穩下來後,冷靜說道:
「總之先不管什麼玩笑,你現在不也受傷了,這樣還想去幫人!剛剛我講的話都忘了嗎?」
「對不起,我知道妳是關心我,但我真的沒什麼事!所以沒關係的。」
「就算是這樣…………
 
「小百合。」
百合話未說完,突然被日向打斷,拍了一下肩膀。
「怎麼?」
雖然百合沒好氣的轉頭問話,但日向卻不作任何回答,只是簡單的伸手一指。
眾人跟著望過去,只見少年所指方向,有一名白髮少女蹲在地上,在和一名小女孩開心對話。
 
仔細一看,那女孩正是剛剛在火場中被奏所救,由椎名一路背下來的小女孩。
平安無事的女孩開心的笑著,而女孩的父母也是連連道謝,然而奏只是靜靜蹲在地上,帶著安心的淺笑撫摸著小女孩的頭。
 
這種狀況一看就知道…………
一直念念不忘那女孩安危的奏,結果回到廣場才一見到人後,馬上便忘了自己「才剛剛被訓過」的立場!直接就擅自跑去關心小女孩的狀況。
 
「天然」和「單純」到這種地步,也實在讓人無話可說…………
 
 
 
「那孩子真是的……………………唉唉唉唉!!」
 
百合一下子就了解這種狀況,也明白「這種發展」是怎麼一回事?
她心中百般無奈,千般感嘆,一副「我拿妳沒轍」的樣子!唯有閉上雙眼,伸手撐住昏沉沉的腦袋,發出哀怨卻毫無意義的呻吟聲。
 
那孩子從以前就是這樣,無藥可救的濫好人,總是在乎別人勝於自己,每次只要不好好看住奏,她馬上又會跑去發揮「善心」!!
一旦由「自己的好朋友」先開頭的話,如此一來,反倒是自己說教的立場蕩然無存了!
 
(真受不了!就算不替我們想想,多少也替自己想想吧!!)
 
事情都已經這樣發展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
 
她像是最後確認,把視線轉回,直直瞪著音無認真問道:
「你說要留下來幫忙!是認真的吧?」
 
音無雖然被百合的視線瞪的很不自在,但還是堅定的點點頭,以表示肯定。
面對這般肯定的態度,百合明白……自己根本沒辦法說服他!
 
(果然……這傢伙也跟小奏一樣…………
 
喜歡幫助他人的「信念」
希望看到大家笑容的「執著」
對於別人受難就沒辦法置之不理的「堅持」
 
簡直就和從小學就一直讓自己擔心煩惱,總是講也講不聽,卻也沒辦法放著她不管,那位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現在正溫柔撫摸著小女孩頭的白髮少女完全一樣!!
 
「別白費力氣了!小百合,關於這點妳和我不是最清楚的嗎?」
日向拍著百合肩膀,有所體悟的淡淡淺笑著。
 
「好啦!我明白了!這樣總可以吧!!!」
百合既像是鬧別扭、又像是在耍脾氣的不悅嗔道。
雖然口氣不好,感覺上像小孩子,但卻不會讓人感到討厭,這是百合獨有的特色!
 
總而言之,看來她是放棄了說服,決定接受的態度。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奏的個性,她早就應該知道的。
 
想當初自己剛轉到新學校,對陌生的一切感到不安,同時也對和青梅竹馬的分開傷心難過,一個人躲在教室,情緒最低落時…………唯有一個白髮女孩真正對自己伸出關心的手。
大概也是因為小奏這種善良的個性,自己才會那麼喜歡她這個朋友,甚至還為了她的安危,不惜策劃這一次的「守護天使作戰」!!
 
日向肯定也和自己一樣吧?!百合能夠明白的!!
既然是好朋友,自然也了解朋友的個性,他雖然也對音無這種「一昧幫助別人的傻勁」無可奈何,卻仍然會擔心朋友的事,還和自己一樣為了朋友發動了「聲援戀情」的行動!!
 
一想到不只是小奏和音無,自己竟然也和日向有那麼多的共同點,這種種巧合也太妙了!!
 
思及至此,心中不滿也變得微不足道了,百合勾起嘴角。
 
 
 
心念一轉,她再次對上音無的視線,用不容反對的語氣直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一起留下來幫忙!!知道了嗎?!!」
 
「咦?」
由於百合態度轉變得太突然,音無一時愣住,來不及理解狀況,只是尷尬問道:
「這樣子……可以嗎?要麻煩大家一起…………
「你在說什麼?難道你以為我們會這樣丟下你和小奏不管嗎?!!」百合肯定說道
「可是…………
「你也別問了,就讓我們一起幫忙吧!」日向笑道
「大家!沒意見吧?」百合一回頭,試探性的詢問眾人
 
「喔喔!」
「音無同學留下來的話,我也留下來!」
「嘛!偶爾做點好事也不錯。」
「沒辦法,就當作活動活動筋骨!」
「古語有云:助人為快樂之本(扶眼鏡)。」
Nice to lend a hand!」
「膚淺!」
 
得到眾人一致性的答案,百合非常滿意,回過頭來,意味性的笑笑
「就是這樣!有意見嗎?」
 
事已至此,再推託的話也未免不識抬舉,音無唯有滿懷感激說道:
「是嗎……謝謝大家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相當單純了,眾人同心協力,留下來幫忙剩下的傷患。
 
雖然一開始,有些醫療人員擔心他們這些沒經驗的學生,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混亂,所以沒什麼好口氣的想要驅趕眾人。
但是在百合過人的領導能力之下,反倒把整個狀況扭轉過來,令那些人員目瞪口呆。
 
身體受困者,被松下和TK一起抬上救護車運走;
等待治療者,在黃金時間內,由音無簡易的緊急治療而鬆一口氣;
情緒不安者,受到奏溫柔的心靈安慰,因而平靜下來;
尋找親人者,在眾人幫忙之下,找到了自己的親人;
 
至於一些明明身體沒什麼事,卻一直擴大混亂的「暴躁擾亂者」和「妨礙工作者」,直接交給野田、藤捲、椎名和直井等人「私下處理」便可。
 
雖然只是群學生,但是彼此之間的默契卻無懈可擊,彷彿上輩子也有相同的經歷一樣。
如此令人安心的氣氛,在這混亂場面中瀰漫開來,醫療人員沉穩迅速的治療傷患,傷患也平靜安然的等待醫療人員治療。
一時之間,剛才那種「群眾不安的危險躁動」!簡直就像是假的一樣!
 
終於,待最後一名傷患被救護車送走之後,事情也就此結束。
 
婉拒了那些醫療人員的謝禮,也拒絕留下自己的身分,只是收下一些繃帶和藥水而已,因為剛才只顧著幫忙,反倒忘記了自己這邊也是屬於「傷患」的一方。
對音無而言,剩下來該做的,就是替剛才有衝進火場救了自己的朋友們,進行包含自己最大心意的感謝和治療而已。
 
「話說回來,想不到他只是一個學生,醫術卻還不錯嘛!」百合有些驚訝道
「當然囉!音無他未來可是一名優秀的醫生喔!」日向挺起胸膛驕傲說道
「是嗎……這樣子啊…………」百合若有所思的想著
 
 
----------------------------------------------------------------------------------------------------------------------------------
 
不知不覺間夕陽西下,轉眼便是黃昏到來,想不到時間竟然過得這麼快!不禁讓人感嘆。
一天之內經歷了這麼多事,眾人已是身心疲憊,待整頓完後,便一同踏上歸途。
 
走在大街道上,現在時間已是人群漸少,雖然稍微冷清,倒也輕鬆。
儘管累歸累,但一路上大家還是有說有笑的,像是用閒聊的氣氛來讓自己忘卻疲勞一般。
 
然而,原本在和日向、直井閒聊的音無,卻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奏。」少年發出聲來
「嗯?」和百合一起走在眾人前頭的白髮少女回過頭來,以眼神詢問
「妳在發抖嗎?」
 
聽音無這樣一問,一旁的百合立刻驚覺起來!
明明奏就走在自己旁邊,但音無發現了,自己卻沒有發現到!
 
「怎麼回事?小奏!妳在發抖?!」百合有些驚訝問道
「沒事,只是……有一點……冷。」
 
原來如此啊!這麼說也是啦!!
最近早晚溫差大,加上又經歷了火場的那種高溫環境,體溫變化非常快,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也不是說奏的身體很差很虛弱,只是純粹的,每個人對溫差的敏感不同而已…………
 
只見音無二話不說,將身上的短夾克脫下來,順手套在奏身上。
 
「這樣不冷了吧?」
「嗯。」奏態度柔順,輕輕的點頭
「那就好。」音無溫柔笑道,伸手撫摸奏的頭。
 
正要放心時,這次卻換成奏出聲叫喚。
「那個……結弦。」
「怎麼了?」
「你……腳受傷了嗎?」
 
被奏這樣一問,音無還沒回答,身後的日向和直井馬上驚道:
「什麼?音無……你受傷了!!」
「音無同學!你沒事吧??果然是在剛才的火場中出事了吧?!!」
 
兩位朋友慌張,倒是音無從容自若的解釋道:
「沒什麼,只是左腳有點扭到而已。」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仔細一看,果然音無的步伐有點不穩,一拐一拐的,但他似乎是不想讓同伴們擔心,所以才一直刻意隱藏,裝作沒事的樣子。
 
突然左手被人捉住,音無低頭一看,只見奏緊緊抱住自己左手,身體靠著作為支撐。
 
「那個……奏?!」
音無有點窘困,緊貼上手臂的溫暖,感覺到奏的體溫,還有少女胸前柔軟的稚嫩觸感。
…………
奏雖然害羞,但還是默默的低頭,像一隻柔順的小貓依偎在主人身邊。
 
人家女孩子都這樣了,再說什麼話也實在不解風情,索性坦然一點,音無也只有紅著臉,老老實實接受奏的支撐。
 
 
 
「嘛……我看以後也不用太擔心了。」日向偷偷靠近百合,低聲耳語
「算啦!隨她們高興吧。」百合認同回應著
 
這兩個人都是屬於「看得到別人,看不見自己」的類型,所以只會去關心別人的困難,常常忘了自己也是需要被人家關心的對象。
所以從認識到現在,總是讓身邊的朋友放心不下,特別是百合和日向,每當回想過去為朋友傷腦筋的次數,實在感觸良多。
 
不過現在小倆口在一起,雖然還是需要朋友們操心,但是至少…………在眾人眼界看不到的地方,私底下他們兩個人還可以去關心彼此。
反正是情侶,兩個人在一起時,能看到的也只有「對方」,讓她們自己去相互照應,不僅個性完全互補,也省得自己時時刻刻的操心。
 
況且小倆口自己恩恩愛愛,如果真心真意,那旁人何來插話道理呢?!
 
「你呢!我想你也沒意見吧?」日向試探性問道直井
「哼!姑且先認同立華同學配得上音無同學,但不代表結束,我還是會繼續觀察他們!!」
「我說你啊…………
「直井說得對,就算他們可以互相照顧,但不見得可以完全放心。」百合說道
「哎呀!妳說的也是啦…………」日向伸手搔搔頭
 
百合雖然語氣肯定,但她還是用力伸個懶腰,像是鬆了口氣一般,悠然說道:
「畢竟是朋友嘛…………是「我們」的朋友!所以當然不能放著不管囉。」
 
 
 
夕陽照下,眾人影子在地上被拉長,像是重疊在一起,也象徵著未來之中,即使一無所知,但至少有朋友和夥伴們的陪同,那也絕對不會感到寂寞。
陽光的溫度,像是殘留在眾人心中,那股溫暖…………永遠也不會散去。
 
 
-----------------------------------------------(第八章-完)---------------------------------------------------
 
話說最近出的DVD版結局
本人看過之後...內心感嘆萬千
 
雖說是<另一個結局>...男主角行為偉大...成為一代<聖人>
但果然還是希望音無能夠再一次遇到奏
我想這應該也是大多人的希望吧???
 
所以寫這篇小說...也是為了彌補大家和我自己的遺憾......(喝茶~~~)
 
 
現在進入正題
 
終於~~~到了這一章了
本章實在有夠長的......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本人在最後讓小倆口放放閃光
也希望大家能夠滿意......感恩~~~
 
按照目前的進度......
下一章就是<最終章>了
 
本人努力把<現實生活的雜事>先處理完
然後保證一定會給各位大大一個完整的結局
 
希望我們的<音無和小奏>能夠幸福快樂
 
請大家敬請期待...(鞠躬~~~)
然後現實生活中的事情也要一起加油...(握拳!!!)
 
 
 
6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945 筆精華,08/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