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56

RE:【BL小說】木頭愛情 12月12號 祥和之愛!?--第七篇 奉上(哈腰)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祥和之愛!?--第八篇

 

返家的路上,祥不斷說著和末葉聊天的事情。
蝶的臉上還是掛著微笑,心中卻不斷的擔憂末葉這孩子。
因為他也是當年大戰下的遺孤,蝶和伊斯和末葉的父母頗有交情。

雙方是當時號稱三大公會中的其中兩大勢力。當年的大戰當然是領軍衝前陣。只是意外身亡的很詭異,他們夫妻兩自身能力都相當了得。蝶還記得,末葉的母親拜託她這顧她的孩子,只是尚未找末葉,大元老卻收養他。蝶在多年後才得知這消息,心中細想,大元老的用意。

伊斯對末葉的事也艮艮於懷,偏偏讓祥遇到了,大元老必定不會放過那孩子。兩夫妻心中思緒奔騰,祥天真的嘻鬧著。

「媽咪,明天我可以去教堂找末葉嗎?」充滿期待的雙眼,因為情緒高亢雙頰紅撲撲的。

「嗯,媽咪明天一起陪你去教堂。」蝶一慣的微笑。

而被送到修道院的末葉,幼小的臉龐掛著淚水,硬是被兩名神官帶到這。
奉命帶人的男神官,皺著眉頭。
『都快成為祭司了,瘦小的身子怎麼受的了武宗的修煉。』
兩人替末葉默哀。

「好,進去吧!末葉你可要小心,大元老必定有下命令。」褐髮的男神官擦掉末葉淚水
「是.....」末葉向兩人道謝,認命的走入修道院。

男神官目送末葉進入修道院
無奈的搖搖頭,褐髮的男神官開啟傳送之陣。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要辦。」
「不怕被怪罪....
「怕?!我可是直屬大教主,要不是人手不足,我也不會被調離。」
「你自己小心。」語畢,一個跨步走入傳陣。
褐髮男神官看著同伴消失,再開啟另一個傳送之陣,跨步進入。


開心的祥在返家後,由於過於亢奮,蝶一直將祥帶在身邊。
屋子的半邊屋頂還沒修復,午後的陽光直直灑落在屋內。
在木頭的地板上,沾染出優雅的氣氛。

蝶一直和祥聊天,祥一直和母親說著他的新朋友,伊斯稱著下巴面色稍有凝重的望著前方。
突然捎來的訊息,伊斯起身。

「蝶,我出去一下。」抓起配劍,轉頭就走。
「爹地掰掰,路上小心。」祥奮力的揮揮手。
「知道了。」伊斯頭也不回的就走出門了。

其實蝶也收到了訊息,在他和自家老公相望的同時,兩人都明白了心中的猜想。
伊斯身為會長,處理事情比較得宜,想必會通知碩燁吧!
好歹他是副會長也是伊斯自豪的左右手。

伊斯前往吉分城外,一出城就望見傳遞訊息的人。
「好久不見了,伊斯會長大人。」褐髮男神官調侃著。
「少來,別這麼客套。」伊斯不以為然。
「呵呵~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您家的副會長怎麼看見?」
「你再用稱位我真的會扁人,憂梓。」伊斯無奈的柔柔太陽穴。
「好啦!碩燁人呢?」憂梓四處張望。
「等等就來....
「我來了。」伊斯話都沒說完,碩燁硬是出現在伊斯後方。
「碩燁,你是刺客嘛!走路還是沒聲音。」望見伊斯稍稍受到驚嚇的樣子。

憂梓努力憋著,因而俊俏的臉孔有些扭曲。

「梓,小心被打。」碩燁好心提醒。

因為不用看都知道,伊斯現在應該很想毆打憂梓。

「是是是,知道了,碩燁你身邊的是
....
「他是魎徨,我的寶貝。」碩燁毫不保留的深情望著魎徨。
「喔!」刻意拉長尾音,擺明的明知故問,只是今天憂梓才見到盧山真面目。
「你好。」魎徨很有禮貌的問好
「你好,我是憂梓。」憂梓也相當禮貌的回應。

碩燁先將魎徨扶下自己的座騎。似乎要讓魎徨在場。
憂梓見狀,和伊斯對上眼,不用問都知道,魎徨不會離開。
他眨眨眼,笑了。

「我說,憂梓這麼久不見,你這怪個性還是沒變。」伊斯隨地而坐。
「是嘛!你也是阿!」憂梓也是一屁股坐下。
「得了,我想你找我,不是要敘舊吧!」
「呵~是有點嚴重。」

伊斯慣性的抓抓頭,碩燁和魎徨也坐定位,這時碩燁才發出自己的見言。
「是大元老和末葉嗎?」牽著魎徨的手,碩燁一臉嚴肅。
「是,恐怕大元老在策劃下一次的復仇。」憂梓這些年都跟在大元老身邊多少有點消息。

「多年前的大戰死傷還不夠嗎?條約也定了,條件也答應了,那老不死想怎樣?」
「伊斯,冷靜一點。」碩燁知道扯上蝶,平常冷靜分析的伊斯,會手足無措。
「我不夠冷靜嗎?」伊斯大吼。

在一旁的魎徨,縱使聽不懂,但很安份的待在碩燁身邊,靜靜的微笑。

「當年末葉的雙親死的不明不白,我已經很愧疚了,現在末葉卻被大元老收養,那老不死的在打什麼主義。」
「誰知道,不過末葉被強行帶去聖卡畢利那修道院了,看來會被修理的很慘。」
憂梓眉頭緊皺,末葉也是他指導的學生之一,他天生就是神職人員的資質。
碩燁不發一語,當年末葉兩夫妻就在他面前殞落,那一幕碩燁永遠記得,傳說中的超強夫妻,悠哉和暖暖。
伊斯揉揉鼻樑,思考著事情的走向,憂梓想著當年,在和蝶、法式、環三人一起在大教主身邊做事的快樂、愉悅和成就。
誰知道會發生慘烈的大戰,在那之後他就一直沒和伊斯們連絡了,縱使伊斯公會的事他都有耳聞,但就是沒有時間去敘舊。

「哎~憂梓先跟我回去吧!」伊斯直直盯著他看。
憂梓嘴邊扯動了一下。
「也好,在外面吹風,不如去你那敘舊。」憂梓刻意伸各大懶腰。
魎徨微笑起身,立刻開啟傳送之陣。
四人,都回到伊斯公會的所在地,不過不是在主宅,而是在碩燁和魎徨住的庭院的房子裡。

「唷!!好雄厚的財力。」憂梓嘻皮笑臉的。
「你討打阿你。」伊斯挑眉。
「沒沒沒,我們進去吧!」憂梓嘻嘻哈哈的進入屋內。

魎徨忙著為三人倒茶水,伊斯三人就一旁的桌椅上坐定。

「剛被監視了吶!」憂梓一附無關緊要的樣子。
「最近變本加厲了。」
「連主屋周圍都有,要不是有結界,我們說的話老早就傳出去了。」碩燁
嚴肅的說著。
「真煩死人了,比下水道的蟑螂還煩。」
「呵~伊斯你很急燥吶!」
「憂梓!!」伊斯再次吼叫。
「別鬧了。」碩燁皺緊了眉頭。

「是是是,來說正事吧!魎徨來,別忙了。」憂梓側著頭看著魎徨忙進忙出。
「好的。」魎徨放下茶水,就在碩燁身邊坐下。

「首先,我目前是大元老的身邊幫手,不過應該是跟班啦!現在要處理好末葉
的事情,不然那小東西會被操死在修道院。」憂梓收起完鬧心態。
「我知道了,我會拜託公會的武術宗師去幫忙,不用擔心。」
「這就好,不過伊斯,你兒子....」
「有蝶在,只是怕出問題。」伊斯了解自家兒子的脾氣,明天必定有的鬧
的了。

「所以....」憂梓看向一直沉默的碩燁。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顧著祥。」碩燁有點語重心長。
「好啦!我想去和蝶敘舊啦啦~」語畢,憂梓一下子就不見蹤影。

「那傢伙一點都沒變。」伊斯稱著頭。
「是阿!」碩燁微笑。
「我們過去吧!難得的相遇,不要只為了事情。」
「呵~」碩燁失笑。

因為祥和大元老而相聚,這是福是禍,目前伊斯、碩燁都不想再去了解。
先為了這點平靜與快樂,好好敘舊吧!

原本還在跟母親快了聊天的祥,硬是被打斷。

「蝶~人家好想妳阿!!」

砰!的一聲一個人型畫出完美弧線落地。
「痛痛痛!蝶妳還是一樣好暴力的對待人家。」
「好久不見了,憂梓。」蝶笑的極為燦爛。
「好久不見還打我,伊斯你平常都這樣任她使用暴力嗎?」

才踏入門的伊斯,看著地板上的憂梓,在看看笑開懷的蝶。
不自主的大笑。
「哈哈哈~很令人懷念阿!憂梓你還是一樣討打。」
「誰叫蝶不懂的憐香惜玉,我可是很纖細的。」憂梓自顧自的陶醉。

在一旁的祥,完全狀況外,不過他對眼前這叫憂梓的男神官很有興趣。

「祥~這是憂梓'哥哥'。」蝶喚著祥,刻意加重哥哥的稱位。
「你好,憂梓哥哥我是祥。」祥開心的問候。
「什麼哥哥,你好過份。」憂梓趴在地上,假聲哭泣。
「媽咪~這人好有趣。」祥開心的在蝶身邊碰碰跳跳。
「呵呵~」

見到昔日的伙伴,也是當年並肩奮戰的隊友,蝶心裡真的很開心,知道
憂梓一直都在教團中,只是雙方都沒有特地見面敘舊。

就只為了撇開嫌疑,看來大元老那邊真的有動作了,不然憂梓不會冒這各險。

「憂梓,真的許久不見了,你還是老樣子。」蝶伸手將憂梓拉起。
「妳也是阿!蝶,大伙都過的不錯的樣子。」憂梓拍拍身上的灰塵。

「好啦!我也該走了,今天先這樣吧!」憂梓用力柔了柔祥的腦袋。
「咦~不要弄我的頭啦!憂梓哥哥」祥掙扎。
「說了不要叫哥哥,你這小鬼。」憂梓柔的更用力了。
「媽咪~~」祥討救兵。
「得了,我先走了。掰啦!」憂梓頭也不回的就走出大門。
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是要處理。

蝶看看伊斯,在看看祥。
臉上的微笑淡了,望著少了半邊屋頂外的夜空,心底真心的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待續==============
某純:我房間好冷(吸鼻子)
真的很冷啦!
迷之聲:開暖爐不會。
某純:吼!!沒有暖爐啦!(捲被子)
迷之聲:去被窩不會。
某純:來人,拖出去~~(吸鼻子)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293 筆精華,03/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