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38

RE:【BL小說】木頭愛情 7/20第十四篇奉上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我們即將迎接完結篇!!
感謝大家一路的支持....
迷之聲:你在發表得獎感言嗎?
某純:只是初次發文,付出行動,雖然文章配置、安排、內容等等真的不足。
     甚至有點....文言小說去了,還用爛梗...但這其實是算某純的想很久的舊想法,有點任性的到這邊要結束。
     是否會再任性修改,視情況吧!感謝大家的不嫌棄....(90度鞠躬)讓我們迎接完結篇吧!!
↑這算作者五四三啦!!
===========================================================================================
第十五篇



送走騎士團

伊斯陷入沉思【舞姬到底是想做什麼?遷怒到這種程度,真的要這麼不顧一切要得到碩燁,甚至操控他也好!!??】

蝶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身上的傷早就治癒,難道當初放任她真的錯了,舞姬的誤會、嚴重曲解、自我解讀、仇恨.....

是我造成的嗎?蝶不發一語,靜靜的待在伊斯身邊。

魎徨抓著碩燁的配劍,靜靜的坐在角落,沒有哭沒有鬧,環皺起秀氣的眉頭,在一旁陪著。
伊斯沉默許久,終於理出頭緒。


「各位,十天後我們必定要與舞姬正面交鋒,到時想必是一場苦戰,但這件事,是衝著我們而來,如果現在要離開我不會阻止。」

「笨蛋會長~~」公會的神射手毫不客氣的抓起自己的寶貝弓箭就往伊斯頭上丟。
「我們當然同進退。」所有人起身大吼。
伊斯傻了......蝶笑得更深了。
「是嗎?那我可欠大家好大的人情啦!」伊斯抓抓他火紅的頭髮。
「哼哼!!你用一輩子慢慢還吧!!」神射手雙手插腰,毫不客氣的說著。

公會上下,都不願意離開,縱使十天後的大戰,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沒有伊斯就不會有大家。

魎徨看著大家,放下懷中的配劍走道蝶身旁,環在身後跟著。

「蝶姊姊....」魎徨著眼神充滿懊悔。
「嗯~~」蝶抬頭看著。
「五天夠嗎??」魎徨握緊拳頭。
「五天吶!伊斯公會的事先交給你了,順便跟你借格、法式、環。」蝶摸著伊斯的臉龐。
「知道了,去吧!要平安回來。」伊斯在蝶額頭上落吻,眼裡盡是寵溺。
「蝶姊姊..伊斯..」魎徨深藍色的雙眸,充滿水氣。
「魎徨~走吧!這次換你救碩燁,法式、環還有格,走了。」語畢,蝶立刻開啟傳送之陣。


四人踏入傳陣,伊斯立刻起身,前往騎士團。


騎士團再次當起總召集,所有職業團團長全員到達中央城,在這些時日,各個職業團也都培養些許的默契了。


決定好了方向,將所有人招集到中央城內,騎士團發布避難消息,城內所有老百性們通通暫時離開中央城,開始依照所有職業分組。

好幾萬人的分配,要幾千組的安排,通通要在這十天內調配得宜,舞姬的攻打,不輸早些年的魔物大聚入侵的模樣。
雖然事端是懲方面的問題,但職業團不能無關緊要的不去關心理會。而伊斯保證,這次一定處理好舞姬的問題。

自家門出的禍端,自家處理。


十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所有人都做了萬全的準備,而蝶一行人,在第八天才返回工會裡,魎徨在蝶的地獄式調教下,加上本身的天賦異秉,已經是最高層級的高階神官。

四人出現在大家眼前,衣物髒亂不勘,四人經過簡單的整理,聽著這八天的安排。
魎徨更加的成熟了,不如以往天真,這孩子真的蛻變了,魎徨跟在蝶身邊,協助所有事情的打理,井然有序。


終於,決戰的第十天到了,各個小組天未亮,都全副武裝,前往各自安排的的地點。

等待總是漫長,懲所有成員都先在帶自己的工會所在地,他們現在能做的事,等待。

各小組,回報無異狀。眾人難著性子等著。


接近中午,第一波攻擊出現。
中央南門,出現數量龐大的魔物,其中包含棘手的BOSS級,大家群力抵抗,在接下來的數小時內,中央嚴然成為大戰場。


所有的回報,都未發現舞姬。懲依然等待。
屋內眾人,聽著武器的打鬥聲四起。
傷者的痛苦哀號,也出現犧牲著。所有握緊拳頭,份奮難消。


突然,一計大法轟下懲的所在地,屋子順間瓦解。在法式、環的保護下眾人毫髮無傷。
各個小組得知消息,緩緩的往懲這方向推進。


舞姬,飄浮在空中,在她身邊的就是碩燁。

「唷唷唷!!躲在著阿!當起縮頭烏龜了,呵呵。」舞姬懶洋洋的掛在碩燁身上。
「把碩燁還我!!」魎徨不懼怕的對著舞姬大叫。
「哼哼!!這小狐狸,今天一定殺了你。」舞姬玉手一揮。魔物大軍立刻包圍懲所有人員。

在騎士團等待的人員,趕到,從外圍撲殺營救。

「蝶姊姊~~怎麼啊!!臉色好難看阿!哈哈哈哈哈。」舞姬振翅,俯身衝向魎徨。
「少得寸進尺,今天不會讓你動魎徨一根寒毛。」蝶揮動手中氣息詭異的劍。今天她不揮動鞭子。
「喔~~不拿鞭子阿!哼哼~~不要太自以為是。」舞姬從手中化出一條血色的鞭子,揮向蝶。

兩人暗紅色的身影,在空中一來一往,沒有人和人能介入。


法式檔在魔物大軍前方抵擋,身後燕將無詠唱發揮的淋漓盡致,身旁的搞笑藝人的布萊奇之詩,大法連續大放送。三四名創造跟燕在同一陣線上,火煙瓶投擲也是無料大放送。

四名女神官,在第三線,全力擁唱輔助魔法,十字驅魔陣也是不間斷,在法式和環的保護下,所有人無後顧之憂的全力攻擊。

伊斯專注的看著碩燁往自己的方向前進,雙手握緊配劍,和格並肩準備迎戰,魎徨跟兩人在身後,技能不間斷,迪娜在他身邊清除惱人小怪,一名創造也在藝人的幫助下火煙瓶投擲一個接著一個丟,兩名冷豔舞姬揮動手中的鞭子發動奧義亂劍舞不留情的鞭打魔物,尖叫,震破敵人耳膜。


「魎徨不要衝到前面來,專心輔助。」伊斯下了最後命令。
「知道了。」魎徨微微顫抖著。
「....」伊斯看著碩燁身邊還多了,達納托斯的憎恨、苦惱、悲哀、絕望,這可不好對付。

「你專心對付碩燁吧!那四個小嘍嘍我來就夠了。」格在早就撤下銀飾,好歹也是闇.十字刺客 艾勒梅斯的轉世體,怎麼可以輸。

伊斯點點頭,碩燁突然單手舉起,一蹬地,瞬間來到伊斯面前,武器的撞擊聲,好刺耳。
格趁空隙,攻擊 達納托斯的憎恨、苦惱、悲哀、絕望,像在玩弄他們般,拖著離開伊斯他們,朝著燕的大法陣中移動。

魎徨全力輔助伊斯,集中所有精神,再蝶的操練下,魎徨練就無詠唱的技巧,伊斯專注的接下碩燁所有的攻擊。

突然,一計大法落下。


「怒雷強擊」碩燁的聲音,完全沒又任何起伏,沒有任何感情。

伊斯所有人承受著攻擊,魎徨利用藥品,好先放出治癒。

「光耀之堂.」魎徨保住迪娜一行人。
「治癒術..咳~~」再對伊斯治癒。突然的衝擊,魎徨咳出血。
「碩....」魎徨哀傷的看著。
「唷!沒死阿!!我再補一腳好了。安息吧!」舞姬和蝶的對峙中,居然還有餘力丟出大法。


蝶在舞姬分神時,振翅一劍刺入舞姬的肩窩。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舞姬尖叫。
蝶冷眼看著。

環即時抽身介入,保全伊斯一行人。

「環..」魎徨有點吃力。
「沒事。」環回眸微笑。

伊斯怒吼。

「該死的東西,碩燁醒醒。」揮劍就往碩燁砍去。


碩燁檔下,但拿武器的手微微顫抖著,無神的眼中,有些許的遲疑。
舞姬感到不對勁,揮動翅膀,無數的血刺飛向伊斯一行人。

蝶轉身,俯衝大手一揮,所有攻擊化為無有,碩燁當下立刻退出戰場,眉頭深鎖。
舞姬降落在碩燁身邊,瘋狂的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碩燁是我的永遠是我的,殺了那小狐狸,我要你親手殺了他。」舞姬惡恨恨的瞪著魎徨。

伊斯檔再魎徨身前,魎徨吃驚,丟出藍色魔力礦石。
「暗之壁障!!」插身檔在伊斯面前。

碩燁的攻擊再暗之壁障的效果下沒有效用。

「碩~~~我是魎徨阿!!」魎徨呼喊。
「.....狂擊」碩燁發動攻擊。
「魎徨快讓開~~」伊斯遲了一步。

碩燁手中的黑色長矛硬生生的刺進魎徨的腹部,鮮血直流,魎徨眼淚奪眶而出,抓著碩燁的手,再次呼喚。
「..碩~~咳咳...碩~~」魎徨吃痛單腳跪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嗚..」蝶拿起劍,就往舞姬的腹部砍去,留下相當深的傷口。

「你.....我的力量..怎麼..」舞姬摀著傷口,跪在地上,她的力量在消失。
碩燁抽出長矛,顫抖的手更大了。

戰場的另一端,在舞姬和蝶對峙的同時間,中央各處的魔物已經消滅的差不多了,懲和其他人員也會和了。

看到這景象,眾人大吃一驚。

「碩~~....咳咳咳咳..」魎徨吃力的站起來,傷口無法治癒,鮮血不斷湧出。
「魎徨不要動了。」環趕緊插手治療。
「不...等...等」魎徨推開環。一步步走向碩燁。


蝶冷言旁觀,但她還是監視著舞姬的一舉一動,伊斯傻住了,魎徨替他擋下攻擊!!??迪娜負傷,正在後方接受治療。

所有人不敢掉以輕心,包圍著舞姬,法式更是飛在碩燁的上方,格也高舉武器準備拿下碩燁。
魎徨接近碩燁,碩燁再次舉起武器,對準了魎徨的咽喉,可是就這麼停在那,沒有動作。

「魎徨!!!」法式大叫,準備阻止。可是魎徨卻抬頭給了他一個微笑。

法式停住俯衝的動作,降落在碩燁不遠處。皺眉看著。


「殺了他~~~快殺了他。」舞姬再次揮動手中化出的血色鞭子。
蝶不給機會,硬生生的砍斷舞姬的手。


「還你說的不要太自以為是,我親愛的妹妹~~」蝶抓著舞姬的頭髮,將她帶離地面。
「阿阿阿阿!!放手~殺了他,碩~~~」舞姬剩餘的一隻手,在空中揮舞著。


蝶皺眉,手一扔將舞姬扔向半空中,振翅手中的劍就這麼刺進她的心窩,舞姬像個破布娃娃掉落在地面,碰的一聲,鮮血四散。

魎徨伸出手,對著動也不動的碩燁再次呼喚。
「碩~~~是我阿!!魎徨阿!!」魎徨微笑,只給碩燁的溫柔微笑。

環摀嘴落淚。燕別過頭,伊斯走到蝶身邊,格放下舉著武器的手,法式收起怒氣,所有人看著。
碩燁依然動也不動,可是卻落下的血淚,武器緩緩的放下了。

「碩~~~」魎徨一步步緩慢的向碩燁移動。
「呵....呵...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舞姬尚未斷氣,勉強接合被斬斷的右手,血色的鞭子化作利刃刺向碩燁的胸膛。

蝶大失算,來不及阻止,揮劍落下,砍掉舞姬的頭顱。

「哈..哈哈..我說..過....我不會..死的。」在地上搖晃的頭顱,滿口鮮血依然猖狂。

魎徨看著碩燁的胸膛被刺穿,就這麼倒下,深藍色的雙眸睜的好大好大。

「碩!!!!!!」魎徨不顧傷勢,衝到碩燁身邊。
「不要!!!你醒醒!!!!你醒醒阿!!!」大叫,眼淚如雨水般落在碩燁的臉上。

魎徨轉頭,怒視著僅剩頭顱的舞姬,身上發出異樣的氣息。

「什....麼...你....」舞姬利用僅存的力量,勉強存活,可是眼前的景象,讓她覺得大難臨頭。
蝶大吼。
「撤!!!!」所有人馬上被撤離一大半的範圍。


魎徨身子飄起,綠色的長髮變成淡淡的金黃色,深藍的雙眸變的好深的血紅,突然展出一對深灰的翅膀。


「不饒你!!決對不饒你吶!!」魎徨笑的很溫柔很溫柔,可是語氣好冷好冷。
「這是....」伊斯大驚。

蝶不語,法式、環睜大眼睛看著,格無奈的搖搖頭,怎麼伊斯真的是回收場阿!
魎徨飄向舞姬。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要死..阿阿阿阿阿阿阿!!」淒厲的慘叫。

魎徨一腳踩在舞姬的頭顱上,微笑著。
「把碩燁還給我。」使力,舞姬的頭顱破碎。
魎徨轉身,看著躺在地上的碩燁,跪在碩燁身邊,哭著。
「魎徨,碩燁還沒死喔!!」蝶用一慣的溫柔語氣說著。
「蝶姊姊...」魎徨看了看蝶,再感受碩燁的氣息,心頭一征。
「你知道要怎麼做的。」蝶回復神官的模樣。

魎徨俯身,吻住碩燁。

不一會,碩燁胸膛的傷好了,出現上下起伏的呼吸聲,人也回復了。
「我說,這地方怎麼都是怪傢伙。」突然出現的女聲,讓在場所有人大驚。
蝶失笑。

「母親大人。」

眾人傻眼。

赫爾女王漫不禁心的從天而降,身上的霸氣震撼所有人,包含趕到懲所在地的職業團人員。
「怎麼弄成這樣,我看看,惡魔之子、禁忌之子、冥府之女、兩位轉世體,唉唷唷!!蘭特克力斯之子吶!原來你在這阿!!」赫爾像在玩遊戲般數人頭。

看的現場所有人掉了下巴,除了懲的人員,懲眾人全部吃吃大笑。

「我!!??」魎徨不解的指著自己的鼻子,再看看身後的一對深灰翅膀。歪歪頭,不解。
「對!就是你。」赫爾蹲在魎徨面前,用手指彈魎徨的額頭。
「痾~~痛..」魎徨摀著頭。

「母親大人,這些日子您去哪了?」蝶微笑,朝著赫爾的方向走過來。
「沒有,只是被槍劫,只好去修身養性。」赫爾轉頭看著舞姬陳屍的位置。
「吶!這怎麼處理。」蝶環顧職業團眾人,笑得更燦爛了。

「殺掉!!」赫爾漫不經心的說著。

所有人倒抽一口氣,甚至有人已經準備烙跑。

「可是,女兒還想在這生活。」蝶笑的沐浴春風。
「挨呀呀!!」赫爾起身走向舞姬的陳屍處,蝶來到赫爾身邊。
「弄成這樣。」赫爾皺眉伸出手,從屍體中抽出一顆暗紅色的結晶。
「這是我的~~~」赫爾將結晶放進嘴中,彷彿地上的屍體不是她的女兒之一,眾人寒毛直豎。
「接下來~~~」赫爾環顧職業團所有人,微笑。

玉手一揮,所有人昏倒,獨獨留下懲和騎士團團長、教團大教主。

「好了。」赫爾就這樣消失了。

蝶微笑仰望天空,魎徨還是不懂怎麼回事,懲的所有人終於知道蝶的腹黑是拜誰所賜。
大戰落幕 。

在赫爾的幫忙下沒有人記得蝶一行人的身分,只知道大家並肩作戰,回復了安逸的日子。

而壯烈犧牲的人們,在教堂的安排下舉行隆重的葬禮,同時間,中央城多了好多好多小小天真的臉孔。
=========================================待續==========================
某純:我在亂寫我在亂寫(抱頭)
迷之聲:知道就好(摺扇伺候)
某純:還沒結束...還有一篇啦!!
迷之聲:你還想掰甚麼?(揮摺扇)
某純:寫作咩!又是BL大家一起來吧!(接摺扇)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