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0

RE:【BL小說】木頭愛情 7/7新文出爐 第十一篇 (我是笨蛋,居然錯手按錯)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9 BP-

天氣熱,大家的火氣都好大唷!!
喝點涼茶,才不會上火。(微笑+爆青筋)



=======================================================================================
第十二篇




碩燁聽完伊斯的交代,便上樓休息。
一樣的房間,不一樣的心境,碩燁站在房門口,當晚的情景歷歷在目,魎徨哭得聲嘶力竭的樣子。
他卻傻楞楞的只是站在那。

去了騎士團,一去就是兩個月,現在沒有魎徨歡迎的笑臉、沒有魎徨快樂的擁抱、沒有魎徨羞澀的小臉、沒有魎徨的睡眠......
現在只有空蕩蕩僅存些許魎徨氣息的房間,碩燁心煩意亂,用力的甩上門。頹廢的坐在床上。

碩燁很想就這麼莽撞的去找舞姬,可是法式說得對,去了,只會讓魎徨更難過,不去,滿腔的怒火積在心底,什麼都不做嗎?
轉世體!!!
碩燁思考起格所說的轉世體,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讓自己變得更強。



翌日
碩燁被一陣騷動吵醒。他起身,開窗。
看見外頭滿滿是人,層層包圍懲的所在地,碩燁趕緊打理好自己,快速的下樓。
一到大廳,映入眼簾的是各同盟的會長、各職業團的團長,意外的包含敵對公會的會長也到了。
他來到伊斯身邊小聲的問著。眼前這狀況,很不尋常。

「怎麼回事?」
「舞姬的事情鬧大了。」伊斯頭痛著。
聽到舞姬,碩燁不自覺得握起拳頭,該死的!!

「可是,怎麼來找我們。」碩燁納悶,他們向來不會主動參加城戰,也不會接洽職業團的外派,更何況跟他們勢不兩立的公會。
「所以鬧大了,外面傳聞,我們跟舞姬正面交鋒每次都全身而退的事,說得天花亂墜。」伊斯的眉頭鎖得更深了。
「該死!!」碩燁咒罵。
這倒嚇到伊斯了,碩燁從來不會這樣說話,可是伊斯很快的回復平靜,現在不是為了這個吃驚的時候。
而碩燁很快的回復情緒站在伊斯身後不發一語。

騎士團團長默默的看著碩燁和伊斯的交頭接耳,再看看四周的人,有股無名火上升。

「伊斯會長,外頭的傳聞到底是真是假,那名舞姬,攻打各大城,擾亂各職業團,你們為何相安無事。」敵對公會的會長態度輕佻,擺明的來亂。
「你都說是傳聞,為何這麼認真,再說我們向來不主動佔城掠地,當然他攻打城池,沒我的事阿!再來,擾亂職業團!??各大職業團都有好手在,有可能讓那名舞姬目中無人??!!」
伊斯說的實在。
敵對公會的會長,啞口無言。


【他果然是低智商!!】懲的成員心裡產生共鳴。

「那傳言呢?會有傳言就是有源頭。」十字軍團團長發問了。
伊斯傷腦筋了,這團長視他為眼中釘,伊斯不打算進駐十字軍團所以他才當團長,伊斯真的一個頭兩個大。

「源頭??我們是跟那名舞姬交手過,僅在支援危機公會的城戰。」蝶不到從哪冒出來,臉上掛的人畜無害、溫文嫻雅的笑容。

懲公會眾人,自自動動的往四周退【我們在冰洞裡嗎??】

「哼哼!那一次以大欺小,那叫支援。」敵對公會口出惡語。
「呵呵~~我們只是幫危機拿回城池,是你們自己半路衝出來,我們"順便"清理而已。」蝶加重了順便兩字,氣的敵對公會會長臉一陣青一陣白,可以媲美克魔島的煙火了。
「你...~你這不三不四的神官。」居然惱羞成怒站起來罵人。
「我這腦袋空空、四肢發達、不學無術的普通刺客。」蝶燦笑,故意稱呼對方刺客。
「你你你你...我是高階十字刺客!」氣到話都不會接,果真腦袋空空。
「誰誰誰誰誰,你最好坐下,在場最沒有資格說話的就是你唷!」蝶拿著她萬用"愛的昏迷之槌"對著敵對公會會長的腦袋,一手摀著嘴呵呵呵的笑著。
「你....阿!!!!!!!!」拳刃都沒抽出來,人已經破窗而出。

「阿拉拉!!都說你是普通刺客了。」蝶微笑,大廳一陣清爽的微風。
「伊斯~~~窗戶壞了。」蝶舉起玉手指著。
「我知道了,我會請人修。」伊斯第一次心底覺得蝶,這次幹得好了。

在場所有職業團的人全數當機,伊斯心裡明白,突然來的一堆人,蝶很困擾~~畢竟魎徨目前的狀態不好。

「咳!好了,說吧!全部的人來我這,一定有目的。」道出重點。
「我們希望,聯手對付那名舞姬,她已經嚴重影響普隆德拉安逸的生活。」教團大教主收先發難。
「我們也接獲不少情報,那名舞姬想對付的是你們懲。擾亂我們只是障眼法。」獵人團團長推推自己的金框眼鏡。
「克魔島的生計大受影響,備受世人討厭吶!」冷豔舞姬會長大嘆,又不是所有的舞姬都是壞人,偏偏她們最容易被影射。
「各公會的城池都已經成為魔物大軍的聚集地。這叫我們在哪生活?」危機會長說出的各大公會的苦水。
「不只是克魔島,所有的職業團內沒有平靜的一天。」大教主道出所有人的心聲。

「聯手..這要從長計議,各位今天請回吧!」伊斯頭更痛了,好笑大教主您是年紀大了,忘了一些事了嗎?

所有人散去後,獨獨留下騎士團團長。

「打算如何,這次人數龐大。」團長苦思。
「先防範吧!上次的攻擊讓她重創,沒有這麼快回復人型。」蝶說到重點,再算要重生,也要不少時間,而且舞姬應該只是搶奪到一部分的力量而已,所以重生時間會更慢。
「是嗎?我會當召集人,騎士團向來見義勇為,不會有人反對。倒是.....」團長起身。
「我們明白。」伊斯很煩惱。

「恩~那我先行離開了。」團長轉身離開。

沉默。
大廳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大家都在等伊斯的結論。

「魎徨呢?」眾人跌倒,怎麼....
「放心,我立了結界沒人看得到小房子。」蝶坐下。
「那....」伊斯看著蝶。
「我會處理。」蝶想在拍小狗般拍拍伊斯的腦袋,起身,前往小木屋。

「先不管今天的事了,舞姬只有我們才能處理,所以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吧!」伊斯柔柔太陽穴,他覺得他的頭髮一定白了好幾根。

碩燁起身,尾隨著蝶,他想出發前再看看魎徨。
蝶猛然轉身。碩燁差點撞上去。

「........」碩燁無語。
「鍊金真的做出藥水了。」蝶說的話讓碩業完全聽不懂。
「沒頭沒腦的,什麼藥水?」碩燁真的不太會應付蝶。
「遺忘的藥水。」
「.......」碩燁心中大驚。
「我打算拿給魎徨,你不准插手,我希望他自己思考,不管最後事情怎麼發展。」蝶發出警告。
「..我..知道了。」碩燁苦惱,遺忘!!??能只忘記不堪回首的事嗎?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碩燁在到庭院前就止住腳步。看著蝶的身影越來越遠。
「魎徨~~~~」蝶呼喊著。
「蝶姐姐~~~」魎徨正跟滿地的瘋兔玩耍。
遠遠看著的碩燁,看著,心痛著。
「來~~我有事跟你說。」蝶有點嚴肅的叫喚。
「好~~」魎徨就著麼坐在草地上。

蝶將一瓶泛著淡藍色的液體交到魎徨手中。魎徨看著試管不發一語。

「這是鍊金姊姊特地為了你,做出來的。」蝶微笑。
「為了我....」魎徨看著蝶。
「對!為了幫你忘記。」蝶輕聲的說著。
「....忘...記....」身子不斷發抖,眼淚就這麼含在眼裡。碩燁看的一清二楚。
「你仔細聽,如果你不想再記得那段..回憶,就喝下去,可是你不只會忘記那段回憶,你會忘記所有的事情。」蝶說出了重點。
「...忘記全部...?」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對,全部。」蝶拭去魎徨的淚水。
碩燁聽到著,人整個傻了,回憶,忘記.....不準!!他不準!!!
衝動的衝了過去。
「不準!!我不允許。」碩燁來到魎徨面前。
「放手...」魎徨看到最不想面對的人,全身顫抖。
「不放,為什麼怕我,魎徨你為什麼怕我?」不像依往的溫柔,碩燁現在是用吼的方式對著魎徨問話。

頭一次被碩燁吼著,魎徨臉上再次佈滿淚水,別過臉,不想看見碩燁的臉,死命的扭動自己的手腕。終於掙脫。
魎徨頭也不回的跑回屋內。

「魎徨!!」碩燁想追。
「不是說不准插手。」蝶抓住碩業的手臂。
「你沒有會全部忘記,你沒有說阿!!」碩燁嘶吼。
「不然呢?真的有辦法只忘記痛苦不勘的回憶就好了,我沒這能力。」蝶鬆手,話越說越小聲。
「為何不用另一種?」碩燁納悶。
「那會造成身體的負擔,而且那是開發意外的不良品。」蝶說出事實。
碩燁訝異,那值前給別人喝的都是........
「那時沒有新藥,情急之下才使用的,如今有真的成品。我為何要使用不良品。」蝶真的是天生腹黑。

每天看著魎徨從噩夢中尖叫著醒過來,夜裡因為惡夢睡不安穩,再算有藥物,他是人阿!!

「我要見魎徨。」碩燁往屋裡走。
「你會後悔~~」蝶冷冷的說。
「是嗎?」碩燁轉身與蝶四目交接。
「你還不明白嗎?魎徨最不想讓你看到,看到當時的清況,偏偏你看到了,你看到了魎徨被侮辱的樣子,你這木頭!!魎徨愛你!!!」蝶氣憤,頭一次對這木頭這麼氣憤。
「....愛我..」碩燁征住。

兩人沒再說過話,直到屋裡傳出聲響。
「魎徨!!!」蝶趕緊衝過去。
「!!!」碩燁站在窗外看著。

「啊!!!!!不要!不要!為什麼!!被看到了!!!被看到了!!」魎徨歇斯底里的吼叫。
碩燁好想進去。
「魎徨~~沒事的,沒有事的~~」蝶阻止魎徨摔東西。
「阿!!!!!為什麼!!為什麼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魎徨扯著頭髮跪在地上,哭著。

他最不想、最不想被碩燁知道,為什麼偏偏他目睹一切,目睹最不堪的一切。
碩燁在窗外看著,他心愛的魎徨為什麼變成這樣,不管蝶的警告,往屋內走去。推開門。接近魎徨。
魎徨大驚,看著碩燁,轉身。

「不要!!不要看我!!走開!!!給我走開!!!」魎徨全身劇顫,當時的狀況,當時的碩燁,當時的侮辱,全部的感覺再次湧現。
「魎徨~~」碩燁在接近,蝶看在眼裡,卻不阻止。
「不要過來!!!」魎徨一直退一直退。
碩燁接近一步,魎徨就退一步,直到魎徨的背抵到牆壁,無路可退。

「魎徨~~求你!!」碩燁跪在魎徨眼前。
「不!!!!!不要碰我!!!」魎徨摀著臉,頭垂的低低的。
「魎徨~~~我愛你!」碩燁再次伸手。

聽到碩燁說的話語,魎徨大驚【碩愛我!!!他愛我???可是....可是我.....】

感覺到碩燁的氣息接近,抬起頭,握緊手中的試管。

「不要過來!!!!不要....逼我....」魎徨的雙眼哭得紅腫,額頭上因為自己的撞擊,鮮血直流。
「....」碩燁眉頭深鎖。

蝶看著一切,冷靜著看著。或許激將法有好的情況,也許也會是最壞的情形。

「我不...值得....我....我不想記得...我不要記得。」魎徨全身顫抖著,扭開試管。
「不!!!求你~~魎徨我不會再出現在你眼前,我求你不要喝。」碩燁抓著魎徨的手。
「放開我!!不要碰我!!!!」魎徨對碩燁拳打腳踢。
藥水從手中掉落,粉碎。

「阿!!!!!!」魎徨再次扯著頭髮,嘶吼,聲嘶力竭。
碩燁想往前抱住他,卻動彈不得,懸在半空中的手,就這麼放下。起身,臉色凝重的離開。

蝶追了出去「碩燁~~」
碩燁停住腳步,沒有回頭。不語。

「我會再拿藥水給魎徨,你恨我也好,想殺我也罷!我不想再看魎徨痛苦。」蝶相當認真。
「...是嗎?那我要不要喝,可是我不想忘記,我不願忘記跟魎徨的相遇、相識,縱使痛苦,我還是想擁有。」碩燁憤慨。
「可是魎徨不是你,可是你可以再次跟魎徨相遇、相識,如果你真的愛他,就不要讓他痛苦,他見到你就會想起那份恐懼,你知道嗎?」丟下最後一句話,蝶轉身進去屋內安撫魎徨。

碩燁握緊的拳頭,滲出鮮血。

===================================待續==============================



人家明天要休息。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