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5

RE:【BL小說】木頭愛情 7/4新文出爐 第八篇--上

樓主 *這各純* maju
GP7 BP-

周公走開(丟鍵盤)
本篇,有虐待事件,早已安排好的腳本。(搥心肝)

要開始所有離譜、扯翻的故事高潮,請大家有心理準備。
準備好,請往下拉!!































==============================================================
第九篇



進入房內,魎徨還是一直衝著碩燁微笑,讓他搞不清楚,魎徨是喝醉了還是玩得很開心。
準備將魎徨放到床上,怎知魎徨不肯放手,就是掛在他身上。

「怎麼?不下來。」
「不~~~要~~~~。」耍著任性。
「你不放手我怎麼洗澡,不洗澡怎麼睡覺。」碩燁直直的看著魎徨的雙眸。
「.....你會不見,我放手你會不見。」語畢,淚水決堤。

碩燁愣住,隨後緊緊的將魎徨抱在懷裡,像要揉進自己身體一樣。小小的哭泣聲在房內環繞,碩燁坐在床上抱著正哭泣的可人兒
靜靜的,讓他哭泣,讓他發洩。

不一會功夫,已經喝醉不勝酒力加上又哭累了的魎徨居然睡著了。
碩燁將魎徨放下,小心的起身,先去盥洗,正準備進浴室聽到門外有聲音。
冷不房的突然開已經修理的門,門外整備看熱鬧人就這麼摔進來。

「呵呵~~」法式話都沒說,就被碩燁摀著嘴。

他指指床上的人,意示著"魎徨已經睡著了,不要出聲"法式點點頭,他和格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
悻悻然了各自回房,今晚沒好戲可以看了。

關上門,床上的人兒依然睡的沉,轉身去浴室。



法式回到房裡,一臉無奈。

「怎麼?被發現再被趕回來??」環一臉理所當然不會有事發生的樣子。
「算吧!因為魎徨睡著了。」法式攤在床上。
「呵呵~~不勝酒力。」環笑笑。
「是阿!!真是的,看得我都急了。」法式枕著環的大腿,躺的舒服。
「我們幫不上什麼忙,除非他兩自己開竅。」環撫摸著法式極黑柔軟的髮絲,無奈。
「兩個大笨蛋!!!」氣呼呼的吼完,闔上眼,享受環的撫摸。



格又溜到燕的房間,進房看見燕正在看書。
故意將下巴放在燕的腦袋上。

「唉唉唉唉~~」
「嘆什麼氣,別壓這我的頭。」揮手驅趕。
「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格乾脆坐在燕前面的地板上。
「莫可奈何。」燕眼睛始終沒離開他的咒語書。
「燕~~~」格趴在燕的大腿上。
「幹嘛!!」燕終於移開視線,瞪著大腿上的格。
「今晚讓我睡這。」
「......乖乖睡可以,現在不容許你來亂。」燕挑眉。
「我知道,現在事態嚴重吶!!」格,眉頭微皺。



應該是美好的早晨。
魎徨意識朦朧的娜娜身體,碰到東西,倏然睜眼。
碩燁還在????昨天,碩燁回來,然後開派對,然後呢?????
喝醉的魎徨完全沒了下樓之後的記憶,正當他在思考,額頭被吻了一下。

「早安,頭會痛嗎?」碩燁剛睡醒的低沉嗓音,聽的魎徨心頭微征。
「早安,碩~~頭不會痛阿!怎麼了?」抬頭,睡醒的眼神看向碩燁,碩燁微笑,吻向朱唇。
「嗯~~」魎徨眼睛再次睜的大大的。
「接吻眼睛要閉起來。」話說,碩燁還是沒離開魎徨的小嘴。

魎徨閉上眼睛,任憑碩燁長驅直入的舌頭,吸允著他口腔內的所有。魎徨第二次感受著碩燁激情的吻,身體有不名的騷動,魎徨不安,微微的扭動身子。
一陣長吻,就是要吻到魎徨快缺氧才肯放開,水汪汪的眼睛,再次挑戰碩燁的理智。
依然,理智勝利,魎徨的臉因為長吻粉嫩嫩紅撲撲的,看的碩燁感緊藉口要去梳洗躲去浴室。

「怎麼一回事??」碩燁面對鏡子,自言自語。

兩人下樓,難得大廳沒有人,只有小貓兩三隻。
「睡醒了,今天要記得吃。」蝶直接將早餐托盤放在魎徨眼前。
「吃飽我也要回騎士團了。」碩燁知道,他還是要回去,這是他的選擇。
「好~~」魎徨故裝輕鬆,其實心裡還是有小小的落寞。

看在眾人的眼裡,環還要阻止想上前殺人的法式,環看著那兩個人,心中有無限的感概。
最後的相聚時間終於結束,碩燁順路送魎徨去教團,法式依然到教團去。

「到了,你要加油,我會快點回家的。」碩燁的大手在魎徨的頭上摸阿摸的。
「好~~~」給了個微笑,有點苦的微笑,碩燁心疼可是這是沒辦法的事。

兩人各自轉身,各自離開。
法式一肚子火無處發洩,拿著板手就往身邊的樹打下去,可憐的樹應聲而倒「該死的,大笨蛋~~~~」

法式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那麼在意碩燁和魎徨,可能自己是過來人吧!!抓亂自己漆黑的頭髮,大步的走進教堂。



兩個人,今天一樣努力的修行學習,碩燁依然是不要命的衝,只是今天收斂的一點,魎徨展現了他的不普通,光一天學會的一大半的技能。
看的大教主開心的連眼睛都會笑了。

「魎徨,很好很好~~進步神速阿!!!真是可塑之才阿!!」大教主笑得合不龍嘴,魎徨看來是他最得意的門生。
「真的嗎??今天覺得很順手,可以再多一點課程嗎?」
「真是孺子可教也,這麼有上進心。」
「想快點進階。」魎徨有點心虛,因為他只是想如果因為學習忙的話,就不會有時間想碩了。
看在法式眼裡,他有點微怒。

「老頭!我來安排吧!你也年紀大了,去旁邊安靜的看著吧!」法式瞪著大教主,彷彿說著"你不答應,我就叫蝶來"
逼得大教主答應了。


而碩燁一心想快點完成自己的修練,回到魎徨身邊,也是自我要求加重訓練。看得順練他騎士領主啞口無言。
騎士團,向來只會嚇跑人,只有少數中的少數撐得過去,而眼前的碩燁是其中之一。
看著這異類,騎士團的團長有點惱怒。

「伊斯沒事把你丟到這做甚麼,兩的人一個樣,說不是親兄弟沒人會信。」
「只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碩燁強調。

騎士團團長壓著太陽穴
「好好好,知道了你的要求批准了,不過要在你正當的休息正當的訓練前提下,不可以私自加重時間,不然我就叫伊斯抓你回去,聽到沒。」
「知道了,謝謝團長批准。」鞠躬,轉身離開。




專心的提高自己的層次,專心的為對方著想,不知不覺算是安逸的日子過得特別快。
碩燁和魎徨各自經歷的魔鬼式的操練,有了大大的成長。

這幾個月來,碩燁除了捎信回公會外沒再回去一次,再算伊斯去找他,碩燁還是沒有返家的意願。
而魎徨呢?專心的學習大教主的教導和法式安排的戰鬥,剛開始的第一個月每天都累得讓法式扛回家。
看得大家好心疼。

公會也沒閒著,為了追尋舞姬的下落跟行蹤,上下所有人都在盯著線索。

魎徨已經到達祭司的最高層級,碩燁也已經是騎士領主了只是還沒到最高的階層,還有小小的距離。
今晚的派對是為魎徨舉辦的,可是碩燁並沒有回來......
「魎徨好棒,明天就可以往神官的階級前進了。」蝶好開心的抱著魎徨
「呵呵~~」魎徨比起以前更加成熟,身高也拉高了,完全少了孩童時期的稚嫩,逡俏的瓜子臉多了成熟內斂的氣息,不變的依然是他天真燦爛的笑容。

晚上的派對,魎徨玩得很盡興。
回到房裡,一如往常,開窗,望著夜空。
【不知道碩睡了沒....】看的星空半餉,小心的爬窗口,打算溜去騎士團。

「喂喂!小徨徨去哪壓。」才剛落地,身後傳來的是格的聲音。
魎徨知道格從他去教團開始,天天都在自己身邊不遠處,因為伊斯的安排。
「想去騎士團。」誠實回答。
「哀哀~~走吧!我陪你去。」格握起拳刃,笑道。
「謝謝。」魎徨微笑,替自己和格施放加速術,動身前往騎士團。

兩人在夜晚的中央有說有笑,很快的就來到騎士團的不遠處。
突然間,一股強烈的殺氣與視線衝著這兩個人而來。

格立刻技能全開,放出暗號,魎徨也是輔助技能詠唱,聚精會神。
「誰!!!!」格大吼。這殺氣不會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多猖狂的笑聲。
「舞姬」格憤恨。

「唷!!!這不是碩撿來的寵物嗎?怎麼晚上出來溜答。」暗處走出一個人影,正是消失三個月的舞姬。
「誰是寵物。」魎徨微怒。
格將魎徨護在身後,盡量拖延時間,等大夥趕到。
「去!貧嘴」舞姬舉臂一揮,鞭子應聲揮出。
格快速的將它檔下,但傳自拳刃上的力量,格知道她的力量又變強了,心裡大喊不妙。
「小子,快閃開。」又是一次攻擊。格俐落的再次檔掉攻擊。
「怎麼可能讓開,不會讓你如願的。」格知道,舞姬的目的是魎徨,心裡警報大響【該死了,大夥快來阿!】

因為要護著魎徨,格不敢輕舉妄動。
「這樣阿!!那如果.....」舞姬單手舉起,她身後立刻出現魔物軍團。

「十字驅魔~」魎徨馬上採取攻擊。
「哈哈哈哈哈,這是什麼詠唱?魎徨」舞姬充滿恨意的盯著魎徨看。

「....十次驅魔~~」連放十字驅魔陣,減緩了魔務大軍的前進。
「哼!」舞姬冷哼。大手一揮,將近兩倍的魔物軍團立刻出現。

格大感不妙「跑!!」
抓起魎徨的手,立刻往不遠處的騎士團飛奔。

「哈哈哈哈哈哈,不會讓你逃走的,追」舞姬依然猖狂大笑。
就快到騎士團門口前,一計大法將格和魎徨打到在地。

「跑阿!再跑阿!」舞姬立刻往魎徨的方向鞭打。
「阿!」來不及閃躲,被打中背部,魎徨的背立刻冒出鮮血。
「跑阿!不是很愛跑!再跑阿!哈哈哈哈哈」舞姬再次揮鞭,不過這次格勉強擋了下來。

魎徨不顧背上的傷,立刻對格施放治癒術,他吃痛得站起來,憤怒。
「咳!這裡是騎士團,不會讓你亂來。」魎徨和格站在騎士團門口。

騎士團內部因為外頭的騷動,已經是全員出動,包括碩燁。
「誰在這撒野?」騎士團團長帶頭,身後數百名騎士和騎士領主們都準備好作戰。

「你們只是來陪葬的。」陰冷,豪無感情。
舞姬再次對著魎徨揮鞭,突然閃出一個人影檔下攻擊。

「舞姬」
「是你,碩你在騎士團阿!正好,看我就殺了魎徨。」舞姬扯回鞭子,就是一陣鞭打。
碩燁檔下所有攻擊,但沒有上前進攻,目前的狀況離開魎徨的身邊不是明智之舉。

「好,我就看你能護他多久。」舞姬眼裡充滿蹭恨。揮鞭驅動魔物大軍攻打。

所有人戒備,正準備與魔物廝殺,突如其來的大法紛紛落下。

「隕石術~」
「十字驅魔~」

伊斯趕到了,所有人檔在魎徨身邊,終於到了,格稍稍鬆了一口氣。

「舞姬,你放棄吧!」蝶站在最前面,冷冷的笑著。
「親愛的姊姊,我不會放棄,我要讓你們血流成河,哈哈哈哈哈哈哈」舞姬大笑,魔物大軍再次趨前。

騎士與騎士領主們打頭陣,所有輔助、大法都支援著,魎徨也在其中之一,至少他現在有能力。
蝶阻止著舞姬,兩人一來一往,蝶就是不讓舞姬再往前一步,可是蝶不能在目前的狀況恢復原狀。應付得稍稍吃力。
所幸法式加入支援。

可是舞姬卻露出詭異的笑容。

突然,舞姬退出戰局「那寵物我帶走了」
所有人大驚,不過太晚了,不到何時在魎徨身後出現的惡魔侍者,看到舞姬立刻帶走魎徨。

「不~~~~~~~~~~舞姬,放開他。」碩燁大吼。
「不可能,要他~~碩用你自己來換。」舞姬看著被擄到身邊的魎徨,狠狠的立刻抽了他好幾鞭。

「阿阿~~」無奈被侷限的行動力,魎徨只有挨打的份,帶著荊棘的鞭子,一鞭鞭打在魎徨身上,祭師服裝也擋不住,立刻傷痕累累。
「叫阿!叫阿!看誰救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留情,反而加重力道,狠狠的鞭打眼前的魎徨。

碩燁向前衝了過去,舞姬立刻將鞭子纏繞在魎徨細嫩的頸子上,鮮紅的血絲緩緩的滲出。
碩燁一征,所有人停止動作,舞姬單手一揮,所有魔物大軍緩緩退後。
兩邊僵持。

「往前一步,我立刻扭斷他的脖子。」舞姬使勁一扯,魎徨不能呼吸,唇色發紫。
「你.....」碩燁暴怒,可是碩燁不敢輕舉妄動。

「姊姊,你也有輸的時候呀!哈哈哈哈哈」囂張,舞姬真的瘋了,被蹭恨蒙蔽心智,徹底瘋了。
「......」蝶不語,緊緊握住的拳頭,滲出了血絲。她心中充滿了憤怒。

「哼哼!碩~~給我聽好,明天到死亡之城來,用你自己交換你的寵物吧!逾時不候,我會很狠的虐殺他。」冷笑,舞姬伸出舌頭舔了舔魎徨眼上的血跡。

「哈哈哈哈哈哈哈」隨風而逝的笑聲,舞姬與魔物大軍消失在夜空中。

「魎徨~~~~~~~~~~~~~~~~~~~」碩燁仰天大吼。

所有人,聽著痛徹心扉的吼叫,全部握緊了拳頭。


====================================待續===============================

某純:.........(丟鍵盤)
迷之聲:丟什麼丟,你自己安排的。
某純:...............(耍陰沉)

迷之聲:哀哀!代替作者廣播!被虐情節,尚未結束,下篇可憐的魎徨將慘遭......你用鍵盤丟我做什麼?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315 筆精華,12/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