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4k

【自作後續同人】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暫名)

樓主 CLOW.READ darksilver12
GP37 BP-
(未看畢原作者慎入)
 
如題所見……
 
這是在下思考過後,將自己理想中的其中一個結局模式——超越戀愛、進化為共同進求理想的對等同伴關係——整理成文字的拙作
 
結構可能很鬆散,也可能有點累贅,但算是在下聊表慰藉的小作
 
部分橋段靈感借鏡於P網部分同人,希望還不時會逛本板懷緬的各位讀者不加嫌棄,抽空略讀
 
不曉得名字是否切題,故取二期OP解答副曲標題為靈感為暫題,如有好提議請不吝提出,謝謝
 
時間點是千尋邀桂馬去喝茶的一幕起
 
(本作亦有於小屋發放)
(11月25日同時於p網發表了自行譯製的日文版,文法不知靠不靠得住就是)
 

《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暫名)
《神でさえ知らない新たらしいセカイ》
 
(作:白銀劍士(CLOW.READ))

=  =  =  =  =  =  =  =  =
  
  11月13日,星期六。
  
  「我喜歡妳。」
  
  對方一副愕然的樣子。
  
  桂木桂馬不發一語,隨後眼前這個準備出門上學的少女作了個發怒般的鬼臉:
  
  「你死一死吧?」
  然後她便躲回家中,大力關上門。
  
  這種反應,桂木桂馬已經免疫了。這是以前身邊的女同學們對待他的標準反應。但是他從未在乎。
  
  他也無法理解對方的反應。這可是他作出的最優選擇,現實就是這樣令人難解。
  
  在義妹——骷髏頭、亦即二階堂的說情下,也大概了解到事情原委,儘管他還是無法完全理解。
  
  黃昏的碼頭步道,被意外告白的少女.小阪千尋終於前來,提出去喝茶的邀約。
  
=  =  =  =  =  =  =  =  =  =  =  = 
  
  來到茶座,點了飲料,彼此對坐的兩人度過了一段頗長的沉默。
  
  率先打破靜默的,是桂馬:
  「想知道甚麼的,我都可以回答妳。」
  
  千尋愕了一下,緩聲回答:
  「真的問甚麼都會回答?」
  
  「當然,我說話算話。前提是妳會相信我的解釋。」
  
  「你還要我相信你麼?」
  
  明明之前把我們七個女孩搬得團團轉?
  加上那一夜的事情,這名少女無法輕易釋疑。
  
  「妳不相信我也沒關係,也不怪妳。但我從來只講實話。」
  
  「…………」少女沉默一會,這一點的確是眼前的少年的既有性格,「那我要先問你,為甚麼你現在又肯說清楚了?」
  
  「因為我身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
  
  「結束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
  
  「…………」千尋還是有聽沒有懂,但姑且接受。「那麼,給我從頭交待一遍,你為甚麼那晚會跟我約會?」
  
  「……這件事牽涉很多事情,解釋完要很久,妳確定妳要聽完整的說法嗎?」
  
  果然是別有內情的啊。
  「……要。」儘管未必聽得懂,也會勾起那夜的創痛。但是她真的想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遭到那樣的對待。
  
  「那好吧。妳仔細聽。」
  
  隨後,桂馬開始娓娓道來,千尋難掩驚訝、卻又耐心傾聽他的話。
  艾露希與新舊惡魔的事、
  新地獄的事、
  追捕遊魂的事……
  ——以及女神們的事。
  
  約半個小時後,桂馬結束說明。
  
  「…………」
  聽到這麼多的幕後實情,千尋的腦袋一時間無法處理的來。
  儘管桂馬說得言簡意賅,但話中的元素對她而言實在太超現實,世界觀也太龐大了。一個普通的女高中生實在無法輕易理解,更別說這些是隨時會被人誤會成神經病的要素。
  
  「所以……就是因為花音醬擁有女神而且有生命危險,要急忙找到那甚麼姊妹的餘下四人,你才接近我們?」
  
  「對。」
  
  「答應跟我約會,也是行動的其中一環?」
  
  「不錯。」
  
  「…………」
  千尋不語,嘗試細心回想桂馬的話。
  再結合自己在事情結束時得出的結論,開口總結:
  「即是說,因為我沒有女神,卻又有敵人追兵纏身,你為了不讓我捲入危機,才用那種方式想讓我置身事外?」
  
  「……對。」
  
  「那麼,今早的告白是……」
  
  「是我的真意。」
  臉不紅,氣不喘,桂馬冷靜的回答。
  
  「……甚麼意思?」
  
  「妳先不要誤會,我不是基於推進男女關係來說這句話的。」
  
  「…………」
  才剛跟人告白,現在又來這招?
  「那麼,花音醬、結跟步美她們呢?」
  你這樣不就是拿我來斬纜嗎?
  
  「我不認為有甚麼問題。」桂馬毫不動搖,「她們確實是很好的三次元女主角,也是我很好的同伴(理想追求者),但她們終究有她們自己的生活要過。不能因為女神的關係而讓六個好女孩拖著我這種人不放,那樣她們不會幸福。」
  
  「說是這麼說……」
  
  「最快的方法是,讓她們自願死心。」桂馬不自覺又搬出了理論,「就算遊戲中我是萬人斬的攻陷之神,我卻不是個能讓所有現實女孩幸福的人,所以我直接跟她們說了我有喜歡的人,我跟她們沒有可能性,不要再牽掛我。那樣後宮就會自然地瓦解。」
  
  「那你為甚麼又突然來說喜歡我?」
  
  「因為我欠妳一個交待。」桂馬啜了一口涼了不少的咖啡,「我必須要告訴妳,就算妳對我滿嘴毒舌,我其實並不討厭妳。」
  
  「……那是……」
  
  「我想妳不會忘了,我那晚說的話有多過份吧。」這點他自己有深刻的認識。
  
  「…………」當然不會。
  
  「所以我必須讓妳搞清楚,我的真實想法。」
  千尋明白,他這番話絕對不是同情憐憫而說出的補償,而是切實的真心話。
  
  「……是嗎……」
  沒有真正被討厭,這讓千尋心中的懸念落了地,安下了心。
  
  只是千尋又覺得眼前這個少年……不知該說他理論清晰還是情感鈍胎。
  他的確是個句句真實所言不虛的正直少年,他說的道理也是對的。
  自己也稍為理解到,眼前的他原來背負了多少擔子與苦痛。
  
  但她認為他沒有看到一點——一件也許從少女角度來看才明白的、簡單不過的事。
  
  「老實說,我從來沒想過,十年前搶了我的自行車跑了一圈的女孩原來就是你……」
  
  「車我還妳了。」
  
  「也對啦……」
  千尋暗自回想著十年前桂馬那副沒人能認出他的女裝。
  
  「老實說,我還真沒想到有這麼一天能聽到你跟我坦白……」
  
  「……除了天理之外,妳是第二個吧。」六個女孩,他是用寫時空信的方式告知她們一切。
  
  「你這個青梅竹馬比女神還神了吧……」
  千尋長這麼大從沒聽過有哪個女子能有這等程度的心胸。
  
  「確實,我欠她的、傷她的一輩子也還不清。」
  
  「……不過啊,」千尋把剛才想到的觀點慢慢組織成言語,輕輕吐出:「到現在我才真正覺得,桂木你這人聰明是聰明,但在這方面還是很笨呢……」
  
  「嗄?」柳眉難得一皺。
  
  「雖然你說自己是甚麼『攻陷之神』,但女孩們幸不幸福,我不認為就你說了算呢……」
  
  「……甚麼意思?身為玩家——」桂馬掠過一絲陰暗,進入了戒慎理論反擊模式。
  
  「用你的說法,『女主角』們會不會幸福,當然有大部分是視乎對象的玩家(男生)的能力,我不懷疑你。」千尋打斷他,「但是有一點你應該不懂吧,不,你可能是知道但不去注意而已——女主角們本身是怎麼想的,那才是決定女主角幸福與否的關鍵。」
  
  「…………」這次輪到桂馬沉默了。
  
  「步美那晚說的話你現在明白了吧?」
  
  「…………」
  桂馬仍然不出聲,但千尋知道他一定聽得懂。
  
  「既然你說你身上的事情結束了,那總該有空暇聽了吧?我們為自己做的判斷。」千尋微笑。
  
  「……隨便。」
  
  「當然啦,我是挺意外連學園理事長的孫女也跟你有一段淵源,而且我聽說她也快回國了,可能又要多一個人入局啦……」她打趣地說。  
  還有那個雙面人超S學姐也令她在意。千尋不知哪來的小道消息,知道舞島學園在數年前也出了一個和桂馬差不多的全科高材畢業生,印象中就是姓結崎的。
  
  明明這些本來都是很沉重的話題,自己還是當事人之一,但就是自然地笑了出來。連千尋自己也覺得訝異。
  
  「……妳呢?妳打算怎樣?」
  
  「我?這個嘛……」千尋想了一下,「我也不太清楚我想怎麼樣啦……」
  
  「我說妳啊……」
  
  「哈哈,別在意別在意嘛。」千尋又露出了平常哈哈笑的輕鬆神情,彷彿剛才的嚴肅氣氛都不是一回事似的,「啊啊,已經這麼晚啦!老媽催我回去了耶!」
  
  回神發覺,天已經全黑了。掏出收到母親的短訊的手機,千尋起身離座。
  
  「儘管我不知未來我會有甚麼想法,但我可以告訴你的就是……我現在還是喜歡著你,所以就算對手眾多,現在我也不會放棄。」她微笑地拋下一句,「當然啦,要是你太過放牛吃草,我可能真的會有一天丟下你找個更好的男人哦~」
  
  「……是嗎。」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那我該走啦~」千尋輕鬆道別,離開茶座。
  
  「…………」
  桂馬只是默默注視著少女遠去的背影,陷入沉默。
  
  〝你有郵件哦~!〞
  「!」
  
  忽地一道來郵通知,桂馬掏出PFP,打開郵箱中的新來郵:
  
  「T  O:御宅四眼
   FROM:小阪千尋
   主  題:謝謝你
  
   哈哈,你這甚麼郵件地址啊?太跩了吧,不過這也很有你的風格啦~
    
   坦白說,你說的話我其實有一半還沒聽懂。
   但是我知道,你是個不會說謊的老實人。
   謝謝你今天肯對我說你喜歡我,也謝謝你今天肯對我坦白。
   雖然我是最後一個知道實情這點讓我有點不甘心,但還是謝謝你。
  
   你願意為我們這麼多人著想,我很高興。
   但最少在這一刻,我想,我和她們六人,仍然是選擇了你。
   這點我不會懷疑。
    
   上學再見吧。
   拜囉~」
  
  
  「…………」
  這傢伙。
  
  
=  =  =  =  =  =  =  =  =  =  =  = 
  
  
  桂馬付帳後,通知了母親麻里和正式轉生為親妹的艾露希,踏上了歸途。
  
  其實他也隱約了解得到,千尋所說的是甚麼意思。
  
  他從來就不了解現實的女生。
  
  遊戲的女主角,是到達結局後故事就結束了。回到開始畫面後就一切重新來過。
  
  但在現實之中,女孩們也是活在當下,無關記憶消失與否,她們的故事會繼續下去。
  
  也就是說……
  
  「呃……桂、桂馬君……」
  
  「!」
  
  在家門前轉角的街燈下,一個麻花雙辮圈的乖巧女孩子叫出了他的名字。
  
  「……天理。」
  
  「……你、你回來了……」
  
  看來她是知道桂馬晚歸的事,特意出來守候。
  
  「這麼晚妳還待在外面幹嘛?」
  
  「呃……那個……」
  
  「有甚麼想說嗎?」
  
  「那個……」她支吾以對,忽然開口:「對不起!」
  
  「……幹嘛道歉?」
  
  「那個,你十年前寫的信,我讓大家看了……」
  
  「……這沒甚麼。再說妳今早也說過了吧。」
  
  「但是,你說那是要保密的……」
  
  「情況危急,不能怪妳。再說她們也有權利知道真相。」
  六名宿主的愛情雖然可能因此有減弱而危及女神能力的風險,但終有一天需要坦白。
  
  「那麼……」
  
  「很晚了,來我家喝杯茶吧,艾露希今天去看花音的現場錄影還沒回來,媽也臨時到外面參加活動了不在家。」
  
  「呃……好……」
  
  然而,鎖好大門走進客廳,卻又見到令人訝異的景象。
  
  「桂馬你好慢吶。」月夜略帶不滿地放下茶杯,栞在旁邊一臉慌張地打招呼。茶几上放了六套杯子和茶點。
  
  「桂木你是跑哪去啦?」步美皺眉表示。她顯然吃了個夠,因為嘴角還有鬆餅碎。
  
  「桂馬君(神哥哥大人),你回來啦!」花音放下杯子,笑著從沙發站起,親切地小跑步過來迎接他,旁邊吊著一名興奮的前小惡魔。
  
  「桂馬君,你回來了!」結也高興地趨上前來。
  
  …………
  這是怎麼回事?
  
  望著不解的桂馬,天理有點慌忙地解釋:
  「那個,桂馬君你今天早上回家之後,我們決定了今晚到這裡來辦聚會……」
  
  「……為甚麼選我家?」
  
  「因為、因為……」
  
  「因為我們也有話要跟桂馬說吶。」月夜接過話。
  
  「誰叫你丟下一句話就放著我們不管。」步美不滿地說。
  
  「在學校又很難找你說話,所以我們一致決定放學後晚上直接到你家了。」結表示。
  
  「我今天晚上和明天剛好沒有工作,我已經拜託艾露希同學用羽衣做替身了,不用擔心會鬧新聞的。」花音微笑道。
  
  「也、也有得到家、家人的許可了……」栞結巴地補充,步美的臉色還是有點難看就是了。
  
  看來她們是打算在這個家過上一夜了。
  
  總之,先做一頓晚飯給她們吧。
  
=  =  =  =  =  =  =  =  =  =  =  =  
    
  還好家裡開咖啡廳,食材夠用。
  
  拜託花音嚴格拉住想來幫忙的艾露希,天理跟著桂馬進了廚房,手腳快速地炮製了一頓不差的飯菜,前後用不了三十五分鐘。
  
  「哇……」步美吃得目瞪口呆。
  
  「桂馬君原來烹飪的手腕也這麼好啊……」結動容地表示。
  
  「神哥哥大人連做菜也這麼行呢!」艾露希崇拜地說。
  
  「菜式的賣相也不差吶。」甚至還過得了月夜的審美標準。
  
  「我都幾乎沒怎麼幫忙的……」天理輕聲說。
  
  「……好吃……」栞也無可挑剔。
  
  「嗯……心情很複雜的說……」步美臉色如其言。
  不只沖泡紅茶和咖啡,連烹飪的水準也絲毫不低。
  這簡直連擅長家事的女生也顏上無光。
  
  「真想請你當我的專屬廚師呢。營養方面一定不用擔心啦。」工作忙碌而經常吃盒飯的花音也羨慕地表示,坐在隔鄰的結也點頭稱是。
  
  「沒這麼誇張吧。」當事人的桂馬反而不當一回事。
  
  「桂馬君一定很適合當主婦呢。」結突然飛來一句害桂馬當場嗆到,桌上靜了下來。
  
  「結,這話題有完沒完啊。」桂馬臉上抽搐。女裝的話題夠了吧。
  
  「咦~因為嘛……」
  
  「沒有因為。繼續吃吧。」桂馬不理桌上其餘四人的好奇眼光,斷然結束話端,繼續吃晚飯。
  
  
=  =  =  =  =  =  =  =  =  =  =  =  
  
  
  晚飯完畢,女孩們輪流泡澡後,桂馬才重新放一池水,最後一個入浴。洗完時已經夜深了。
  
  桂馬更衣後走出客廳,發現女孩們(艾露希去睡了)像是有默契似的,全部坐在沙發,就等著他。
  沙發後邊還有一塊大鏡子,六名女神也顯現了。這是艾露希造的吧。
  
  「……那麼,妳們要說的是?」桂馬搬了一張飯桌用椅放到電視前,坐到主人家位置,單刀直入發問。
  
  『天理,由妳來代表她們說吧。』戴安娜表示,其餘五位女神也一致認同。
  
  「呃……呃啊……」
  
  『妳是最合適的人選。』阿波羅笑道,伏爾甘和瑪爾斯略為點頭表示同意。
  
  「好……好吧……」
  
  天理緩緩開口,
  
  「那、那個,桂馬君……」
  
  桂馬沉默靜待。
  
  「我、我們……」天理的臉蛋開始發紅,努力擠出一句話:「我們決定跟著你了。」
  
  「……跟著我?」
  甚麼意思?
  
  「我、我們在早上商量過了……」栞小聲表示。
  
  「你說你有喜歡的人。我們相信你,也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才拒絕我們。」月夜緩聲道,「但是,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想法吶。」
  
  「……千尋剛剛打電話來跟我說了,你跟她的談話……」步美說,「雖然我還是聽不懂,但似乎我是不用跟千尋爭了……」
  
  ……果然跟她說了啊。算了,探病攻略那天就知道這兩個人颳風也颳不散。
  
  「我想了很多很多,但還是理不清……只是有一點我很清晰,就是我還是很喜歡你。」
  
  『以步美的頭腦來說還真難得能整理到這麼一個結論呢。』墨丘利打著呵欠吐槽。
  「阿墨妳閉嘴啦!」
  
  「事到如今,你不會認為我們對你的愛情會因為你的拒絕那麼簡單就死心吧?」結爽快地說,「既然知道你是為了我們而選擇拒絕,那我們只會更喜歡你啊。」瑪爾斯點頭贊同。
  
  …………
  
  「……妳們知道自己說的話是甚麼意思吧?」桂馬眉頭略皺,「妳們這樣是選了最不可能修成正果的選項啊?」
  
  「當然知道。你不可能全數回應我們六個……不,是七個人……的情感,也知道這是世間倫理所不容的事。」月夜說,「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依然喜歡你。」
  
  「即使我是在妳們心中鑽開心靈空隙讓古惡魔的魂魄附到妳們身上,害妳們痛苦的一切元兇?」
  
  「確實,知道的時候覺得很驚訝,也覺得很難相信你……」步美輕聲說。
  
  「就算你當初沒有鑽開空洞,會來的事情還是會來,因為我們改變不了身邊的環境,也不知道會有甚麼事情啊……」天理接過話。
  
  「而且讓自己有心靈空隙,我們自己的取態也是原因之一啊……」結微笑,「和我交換過身體的桂馬君,你應該很清楚吧?」
  
  「結……」
  她說的是事實,桂馬瞬即又表示:
  「但是,我追遊魂、尋找和安排女神終歸只是任務。我對妳們——」
  
  「我們都明白。」花音打斷了他,「你的信我們都看過了。」
  
  「那妳們怎麼還——」
  
  「——我知道的,阿波羅和我的事情讓桂馬君你背負了太多……」(鏡中的阿波羅不安地歉笑)
  
  「…………」
  
  「但是,在水結界裡我就已經下定決心了。你的心意如何,抑或你是甚麼一切的元兇,那些都不重要……」花音的動作和表情就像那時一樣柔和,彷彿能夠包容一切,「不論你發生甚麼事,我都願意在你背後支持、守護你。我會為你歌唱,為你打氣……只要能為你出力的,我都不會介意。時間再久也不會有改變,就像天理小姐一樣……我想說的就只有這些。」
  天理聞言,臉蛋又再飛紅。
  
  「花音……」
  
  花音微笑,臉容上浮現獨特的幸福光采。
  結和步美也露出同樣堅定的神情,點頭同意。
  
  花音、步美和結,她們都很堅強。桂馬打從心底這麼想。
  
  他望向栞。
  
  「那……那個……」突然得到注目,栞結巴起來,「我、我覺得,沒有當初的掙扎、沒有你的拯救,就不會有今天的我們……所、所以……我、我很謝謝你……」
  
  「說得好啊,加油,栞!」密涅瓦在旁邊輕聲打氣。
  
  「還有……雖、雖然你是個莫名奇妙的怪人,」栞說到這裡又臉紅起來,「但我、我還是喜、喜歡桂木君……」
  
  「說得好吶,栞。」月夜稱許地摸摸她的頭,這光景還真像幅畫。
  
  「我明白,桂馬會覺得你拖著我們是在虧欠我們、讓我們不幸。也知道你原本並不希望因為自己而讓那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使得我們痛苦。」月夜繼續說下去,「但是我們也不至於軟弱到有這種想法。我們都明白,沒有痛苦過,我們也就不會成長……」
  月夜這句話,其餘五人全都一致同意。
  
  ……沒有痛苦就不會成長嗎……
  
  「痛苦確實不美麗,但克服之後,帶來的反而會是更美麗……因為遇上你,我才明白這個道理。」月夜微笑,「你會像這樣把關係的主導權交給我們,也是在尊重我們的想法,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內疚。」
  
  『月夜,但是……』伏爾甘忍不住出聲。
  
  「請不要說話,露娜,這不是我們十二個人的共識了嗎?」
  
  『可是……』
  
  「再說,現在不是古代。沒有明文規定,不結婚就等於不幸福。」月夜堅定地表示,「我的父母是很好的例子。結婚了最後又變成那樣子就是最好的反面證明。」
  
  『月夜,妳沒必要……』這是挖自己的舊傷。
  
  「但是桂馬教會了我,就算人世間不美麗,就算不是戀愛,但只要兩個人能在一起,一定有辦法找得到比一個人觀看時更美麗的東西。」
  
  自從她重新選擇相信桂馬,月夜對桂馬的信任就不曾再動搖過。
  
  「或許不能結婚真是個遺憾,但我不會後悔。」月夜那雙洋娃娃般漂亮的眼睛閃著堅強的光芒,「看過那封信後,我更加明白……桂馬他其實是身心內外都很美麗的人。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確定能夠找到更多美麗的事物。」
  
  『月夜……』伏爾甘無法辯過,只得同意。
  
  話說得那麼明白,桂馬也沒甚麼好反駁了,於是他望向天理。
  
  「那、那個……」
  
  等待她的意見。
  
  『……天理,要由我來說嗎?』戴安娜試著問道。
  
  「……不,我自己說比較好……」天理鎮定下來,臉上還是很紅,「那個,雖然桂馬君你說過我們不會有可能,但我還是最喜歡你……我喜歡看著打遊戲的你,興奮地去買遊戲的你,認真地為大家著想、痛苦的你……所以,就算不結婚,我還是會跟著你的……因為能和你度過每一天,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
  
  大概說到極限了吧,臉蛋已經明顯熱得會冒煙了(連旁邊的栞也一樣臉紅)。
  
  「天理……你不怪責我嗎?」
  桂馬知道,他虧欠眼前這個女孩實在太多太多。多得他一輩子也還不清。
  
  「不……我不會的……」雖然戴安娜曾多次認真表示要痛懲他。
  
  聽過全場的聲音後,桂馬認真地沉默下來思考。
  
  「……我再說一次,我對妳們沒有男女之間的愛情。」
  
  「我們知道。」結回答,步美點頭。
  
  「和我在一起,不可能結得了婚。」
  
  「我明白。」月夜答道。
  
  「我可能無法回應妳們所有人的情感。」
  
  「我知道。」天理說。
  
  「即使這樣,妳們還是要跟著我?」
  
  「……是的。」栞小聲但堅定地表示。
  
  「即使我仍然打遊戲打不停?」
  
  「我們不介意啦。我們有約定好的。」結笑著說。
  
  「反正不打遊戲的就不是桂木了。」步美表示。
  
  「……那麼,」他問出最後一個問題,「即使最終是沒有結果的Normal End甚至Sad End,妳們也不後悔?」
  
  「傳緋聞都不介意了,怎麼會後悔呢?」花音意外地淘氣。同窗們都有點汗顏。
  
  「桂馬,我說過吧,結婚不一定最好。換你的用詞,就是結婚不一定等於『Happy End』,不結婚也不一定是『Sad End』吧。」多少知道了一點遊戲知識的月夜緩聲說道。
  
  ………………
  
  桂馬沉默不語。
  
  「……桂馬君,時間不早,我們先去客房睡了。」天理體貼地表示,「你明天才回答我們也沒關係。」
  
  「天理……」
  
  「那麼,晚安了。」
  女孩們一致起身,陸續道晚安後便跟著天理上樓去了。
  
  
  
  桂馬回到自己的遊戲寢室,坐在自己的神座上,思考著女孩們說的話。
  
  ……不結婚不一定是『Sad End』……嗎……
  
  也許……確實如此。
  
  攻略過太多結婚結局的他,可能早已陷入了一種意識框架。
  
  畢竟,他身處的是現實世界。一個充滿許多變數、無常而不可理喻的世界。
  
  連在這種世界中是理所當然的不等式也看不出來,還算甚麼攻陷之神?
  
  哈……看來,我的道行還遠遠不夠呢……
  
  
=  =  =  =  =  =  =  =  =  =  =  =  
  
  
  翌晨,11月14日,星期日。
  
  女孩們穿好私服,齊聚飯廳。
  
  吃過桂馬做好的早餐,走出庭園。桂馬正色地轉頭面向一字排開的女孩們。
  
  「慎重起見,我再確認一次。我們之間不是男女愛情、我也可能無法回應妳們所有人的感情,甚至還會維持整天打遊戲。就算這樣,妳們也決定要跟著我嗎?」
  
  「當然了!」結比了個拇指。
  
  「到現在還要再問,你要鈍到甚麼時候啊?」步美沒好氣地表示。
  
  「比鈍我鈍不過妳。」
  
  「你說甚麼!」
  
  「總之,我們心意已決,你再說甚麼我們也不會動搖了吶。」月夜堅定地笑道。
  
  「桂馬君你忘了我的歌了嗎?『我此心 永向著你』哦。」花音作狀唱了一句。
  
  「……不、不會放棄的……!」栞握緊雙拳,作了個努力的動作。
  
  「桂馬君……!」天理也點頭,望著桂馬。
  
  桂馬不再提問,沉默一會:
  「妳們不會後悔吧。」
  
  六人相望,再一起面向桂馬。
  「絕對不會。」
  發出一致、堅定的答覆。
  
  …………
  
  「……我知道了。」
  看來長勝的攻陷之神也有一次必須認輸。
  
  「那麼……!」
  女孩們正要有進一步表示的時候,閘門外又多了一把聲音:
  「哇,你們怎麼這麼熱鬧啊?」
  
  不知為何,連千尋也一大早就來到這裡——手上拿著剛收完短訊的手機。
  
  「既然千尋也來了就正好。妳們就開個少女聚會好好鬧一番吧,媽晚上才會回來,咖啡廳可以給妳們用,小心別弄亂。」
  
  「咦?桂馬君你要去哪裡?」天理問道,但也大概猜得到。
  
  「還用問嗎,當然是攻略了!我還有一堆積累遊戲沒清完呢!一大票早該被拯救出來的女主角在等我啊!!」
  
  「哎~~?」
  不等眾女孩的聲音,桂馬已經發出攻陷之神模式的氣場,以平常難以想像的速度一溜煙竄回了房間鎖上了門。沒人叫得住他。
  
  「搞甚麼啊,桂木那傢伙……這邊才答應讓我們跟著他,現在又……」步美抱怨。
  
  「算了吧,桂馬君變成那樣是沒人阻止得了他的。」天理苦笑地總結。
  
  「畢竟他忙了這麼久也沒好好打過遊戲嘛……」花音也一樣的苦笑。
  
  「這算啥嘛……」
  
  「不過嘛,這樣也好啦。」結輕鬆地表示。
  
  「哎~?為甚麼啊?」千尋問。
  
  「因為啊~步美妳曉得吧?」
  
  步美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說出數個月前的結論:
  「……不打遊戲,就不是桂木了……吧……」
  
  「……也對呢。」眾女孩點頭稱是,相視而笑。
  
  
  
  桂木桂馬,就是這麼一個追求完美與理想而不懈奮鬥、不懼招人話柄仍專心致志於遊戲的、如神明般無比堅強的男人。
  
  而被他拯救過的、與他結下不解之緣、獨向他許心的七位少女,就這樣共同決意追隨著他。
  
  
  
=  =  =  =  =  =  =  =  =  =  =  =  
  
  
  多年後。
  
  一座門牌寫著「桂木」的漂亮的庭園大宅內,一身西裝的桂木桂馬坐在宴會廳般大的會客室沙發上,和坐在正對面的人喝著紅茶。
  
  「那麼,之後的融資就有勞妳了。美生。」桂馬平靜微笑道。
  
  「這個當然。經我青山美生的手的案子哪有不成功的!」同樣穿著西服的職業女性.青山美生自信地保證道。
  
  「真的謝謝妳。爸媽在南美過得那麼愉快,我的遊戲產業又能這麼成功,妳有不少功勞。」
  
  「……少來啦。」美生還是愛故作倔強,臉上掠過一抹淡紅,「畢竟你對我的恩很大嘛……」
  
  美生花了許多努力,從低層慢慢往上爬,僅十數年時間便重掌青山集團,並讓它發展得比父親有里領導時更加強大。
  
  同樣成了實業家的桂木桂馬,非常念舊的美生不時會來抽空與他茶聚。
  
  「不管怎樣,謝謝還是少不了的。」桂馬堅定表示。
  
  「呵,你那麼信任我,我就儘管努力看看吧。」美生笑道,起身整裝離去,「好啦,我差不多該走了。天美財團和白鳥財團那邊有個聯合大會議等著我。下次再見吧,桂木。」
  
  「再見啦。小南,麻美,送客。」
  
  「是的。」
  專屬的兩位秘書生駒南和吉野麻美迎向美生,帶領她離開大宅。
  
  
  桂木桂馬從那一天起,儘管仍然機不離手、遊戲從不離身,但他已計劃好所有的一切。
  
  
  「桂馬,剛剛和美生喝完茶了嗎?」後發長高了一些的月夜穿著漂亮的哥德式衣裳,抱著一疊論文似的紙張,在走廊碰上桂馬。
  
  「是啊。新企劃的洽談已經搞定了。」
  
  「不愧是遊戲業界的龍頭吶。」
  
  桂木桂馬和青山美生差不多,僅花了很短的時間便在遊戲界迅速冒起,震驚了整個遊戲業界。許多曾爭相聘用他為寫手的遊戲公司現在都處於他的公司「JUPITER」的旗下。桂馬超強的手腕統整了一條完整的遊戲製作至營銷的生產線,推出的遊戲品質廣受好評。
  不知何時甚至連他是『攻陷之神』網主本人的秘密也漸漸不脛而走,他亦懶得否認。大眾得知他就是傳聞中的『攻陷之神』,搶購的玩家和爭相加入的遊戲界名人自然更是絡繹不絕。
  
  「話說月夜妳的新論文完成了?」
  
  「是的。正要送去天文雜誌投稿吶。」
  
  月夜觀月的興趣在深受桂馬和栞的推動,開始漸漸進展為深造天文學,現在她在日本的天文學界也是小有名氣的學者之一。
  
  「應該又要引起一陣轟動了吧。」
  
  「誰知道呢……」月夜呵呵微笑,「有見過栞嗎?我記得她說今天有新書簽名發佈會吶……」
  
  「八成又窩在圖書室或是遊戲收藏室了吧。我等會去叫她好了。」
  這傢伙肯定又在找小說的靈感而通宵達旦了。是不是暫時別找她兼任遊戲寫手比較好啊?反正青羽和香織她們也閒著,下一部新作找她們來寫應該不錯。之前的棋士戀愛遊戲找七香做棋局顧問的決定也很有效果。
    
  「那我先走了,截稿時間快到了吶。今晚的那件事別忘了吶。」
  
  「嗯。我記得。」
  
  月夜說完話就走了。
  桂馬走進不遠的大圖書室,栞就坐在不遠處的書桌前,依然是書山圍繞的情形下睡著了。桂馬伸手戳醒她。
  
  「喂,栞,又開夜車了嗎?」
  
  「嗯……新稿總算搞定了……」
  
  「就叫妳別那麼拼了嘛。」
  
  「嗚……我才不想被你這麼說呢。」
  
  「……又叫外賣蔥拉麵了啊。」
  桂馬望著她旁邊寫著「上本」的空湯碗。這是第幾次在圖書室邊吃麵邊寫稿啦?
  
  「這家的甜味蔥拉麵就是好吃嘛……再說還是你推介的……」
  
  急忙整理一頓後,整好儀容換好衣服的栞也帶著新稿子趕去會場了。
  
  她現在是個頗有名的職業小說家,不時還為桂馬兼任劇本寫手。
  好幾部熱賣作獲購版權拍成影視作品風靡大眾,有些可是請得花音、以至春日檜為她出演女主角(楠總是以經營道場無法抽身為名拒絕檜的強硬邀請)。之前在舞島學園拍小說劇集外景還請到在母校任教的長瀨純幫忙客串角色。
  桂馬自己也有幾次以友情客串的名義參演(主要和花音演對手戲且甚獲好評……但對方若是檜嘛……),據傳因此也有了少量粉絲、甚至收到過挖角出道邀請之類的……
  說起來那次外景中栞好像還遇到甚麼可怕的事似的,回來之後抖個不停。據說是遇到一個滿口獵奇話句的怪女孩……
  
  
  桂馬經過其中一間收藏室,裡面收藏的是花音自出道以來所有的音樂、影視作品、寫真、附錄以至剪報等等一應俱全,還經過嚴格整理,儼然就像個花音博物館。還有專設的視聽間讓大夥一同觀賞。
  
  花音自從少年出道後,熱潮一直未有減退,反而一直因為她上進奮鬥、歌影視技巧愈加出眾。今天已成為了國內老少皆知、聞名海外的世界級明星,又和成了有名魔術師的天理一起開了一家藝能公司進行培育新血的工作,慕名來投的人似乎還不少。
  當然,美人一名的她自然少不了被追問感情生活(加上重大場合多是一人出席,但她至今依然對這話題三緘其口。加上她雖多有出演愛情戲劇卻從來不演甚至拒演吻戲或以上的場景(而且依然無礙她的演技發揮大獲好評)。這點更使猜測傳言滿天飛,時至今天卻仍沒有傳媒能挖得出一絲秘密,神秘之極堪稱業內一大奇談。
  
  結除了和艾露希、步美、千尋和小京一起組業餘樂隊闖藝能界與花音作伴之外,也接掌了五位堂財團旗下的部分企業,同樣間接、直接地輔助了桂馬的成就。
  她們幾個甚至不時為桂馬公司推出的作品炮製音樂、獻唱主題曲等,因此連在遊戲圈內也小有名氣。中學時期起的友誼更是傳為行內佳話。
  
  
  
  桂馬記起月夜的提醒,走進房間。
  「說起來,花音和千尋她們會在今晚的電視音樂比賽節目出場,也難怪今晚會很晚才能回來……」
  
  桂馬回到書臥房後,開啟他掛牆的六台超大屏幕,坐在他的神座上悠閒地邊打新出遊戲,邊打發等候出發前往錄映廠的時間。
  
  書房牆上掛有一張他們八人在前桂木宅前的大合照。這是艾露希幫忙拍的。
  
  穿著白燕尾服的桂馬正坐在大沙發中央,其餘七位姑娘則穿著能好好表現她們的特質的婚紗長裙。
  桂馬右側的天理和花音攬著他的右臂;
  桂馬左側的月夜和栞攬著他的左臂;
  步美、千尋和結排成一字站在後方,略微向前躬身,雙手搭在桂馬雙肩上。
  
  ——她們的手指上沒有戒指。
  
  
=  =  =  =  =  =  =  =  =  =  =  =  
  
  
  遙想拍照當天……
  
  妳們……真的這樣就好了嗎?
  
  ——嗯。
  
  不會後悔?
  
  ——不會吶。
  
  ——不會哦。
  
  ——放心吧,桂馬君。
  
  ——我們……不介意……的說……
  
  ——是戀愛對象也好,是同伴也好,總之我們能在一起就行啦!
  
  ——結妳真是的……我也沒關係啦。
  
  ——答了這麼多次你怎麼還要問啊,笨蛋御宅四眼……
  
  是喔……
  
  那麼……

  桂馬露出了微笑。

  就一起跟著來吧?
 
  和我一起。

  那是他有生以來最溫柔、最衷心的笑容。

  『嗯!!』
  
  七位新娘,此刻展現出最燦爛的笑容。
  鎂光燈閃過,女神之翼瞬間閃耀,光之羽毛飄散……
  
  
  
  攻陷之神,將與他的七名同伴一起攜手前進——
  開創連神也不知道的新世界。
  
  這,就是他與她們的覺悟。
   
  
~全文完~
 

 
好吧,不管怎麼說,這只算是聊表慰藉的小文
要褒要貶也沒關係……
謝謝各位不吝傷眼看到最後,感想歡迎留言
 
3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323 筆精華,08/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