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282

【其他】[白色相簿2]彼の神様、あいつの救世主

樓主 歐蛇蛇 cbert
GP3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此篇為丸史明執筆的WA2迷你小說。
時間點大概發生在春希跟雪菜相識一週後,分別記載了三人心情的片段。




彼の神様、あいつの救世主



「嗯,嗯……是這樣的啊」
「嗯,不過,我也只是把武也告訴我的內容原封不動地說了一遍而已」
午休時間,3年A班的教室裡,兩人交談的聲音,幾乎完全淹沒在了周圍的喧囂之中,
只有對方聽得見。
「和他同班,坐他旁邊……」
「該說是個相當乖僻的人吧,總之,她在班上顯得格格不入,所以春希也相當費心啊」
「唯一會和她說話的人就是北原君,嗎……」
這名即使只是陷入沉思也顯得十分優美,讓周圍的女學生們,覺得上天十分不公平的少女,
名叫小木曾雪菜。

擁有峰城大附屬小姐評選二連冠、學園第一偶像、擊墜王等等誇張的外號的同時,
卻也有著“不太”被同性嫉妒的良好為人,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完美得有些恐怖的美少女。
「這些你沒從春希那裡聽說過嗎?他不是想把她也拉進來嗎?」
而另一個人,則是即使與這樣的美少女面對面,也絲毫不會感到不公平的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水沢依緒。
她那讓人不會介意性別的性格,以及在下級生中擁有極高人氣的容姿,
使她成為了現在班上唯一能和雪菜直言不諱的人。
「沒有,這種閒談之類的話題完全沒有聽過」
「說來也是啊。你們才剛認識一個星期啊」
「唔……我、我想說的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北原君不是那種會隨便把別人的隱私到處亂說的人啊。即使要說的話,他肯定也會在事前取得本人的允許啊」
「哎,你還真了解他啊。明明是一周前才剛認識的」
「因為……他就是會給我這種感覺嘛」
「……剛認識一個星期就已經受到那個契約社會的洗禮了啊」

雪菜從他那裡聽說的,並不是閒談,而是滿懷誇耀的話語。
而且,他說話時那發白日夢一般的神情,幾乎到了會令人不快的地步……



【學園偶像所在意的口中的她】

獨占著她們現在談論的話題的“乖僻的人”,名字叫做冬馬和紗。
由於“某件事情”,她成為了雪菜升入三年級後才知道名字的人,
並且以後說不定會成為與雪菜有更多關聯的人……
「所以,就是由於她那個性格,從一年級開始跟周圍的人關係就不好了……」
話雖如此,她的存在,雪菜倒是從一年級開始就已經知道了。
從對面教學樓的窗戶裡,或是在上下學的路上,她曾數次見過那道身影。
不僅如此,在第一次看見她之後,她的印象就在記憶裡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畢竟,她的容姿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那足以吸引任何人目光的身高,以及艷麗的黑色長髮。
他人無法比擬,出類拔萃的完美身段。
以及那細長清秀的眼眸,所表現出的銳利之美。
如果說有同年級的人不知道她的存在的話,那個人一定是對女性沒有興趣,
或是美感十分扭曲的人。
「所以我覺得她是不可能加入你們的。雖然這麼說很對不起你們」
「不可能……嗎」
「那樣的女孩子,即使加入了,之後肯定也會引發麻煩事的。我覺得又會引起騷動啊?」
「會引起騷動……嗎」
「因為,她跟誰都親近不起來的話,就實在是無可奈何啊」
「真的無論是誰……都不行嗎」
雪菜想起了幾天前,她和她曾經有過幾乎算不上對話的三言兩語的交會。
冬馬和紗……似乎並不是那麼孤高的女孩子。
如果算上她對當時在場的同班同學所說的惡言,那麼她也實在算不上沉默寡言。她那無論對誰都很冰冷的態度,如果從當時在場的同班同學的反應來看,那也只不過是朋友之間的吵嘴而已。
說不定,就是因為有那位同班同學在場,所以她才會變得和平時不太一樣。
「怎麼,從剛才開始你就話裡有話啊。難道你有拉她入夥的自信嗎?」
  不……
「我到底……是不是想叫她加入呢」
「你問我也沒用啊……」
她和那位同班同學……和北原春希在一起的時候的態度,說不定,才是真正的她。


【將難攻不落的她攻陷了的春希是英雄?

「春希,那是真的嗎!」
「你讓那個小木曾雪菜加入你們樂隊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你到底怎麼哄騙她的啊?」
「而且話說回來,你和小木曾同學是什麼時候起變成能說上話的關係了啊!​​」
「我……要對你表示敬意,尤其是那絕不放過任何機會,事先做好一切準備的才能」
「……各位,拜託了,給我個機會讓我吃飯吧」
午休時間的3年E班的教室裡,響徹著能夠完全淹沒周圍的喧囂,如雷貫耳的怒號。
「但是,那實在是太驚天動地了啊」
「我說你啊,那是小木曾啊? 那可是峰城大附屬小姐三連冠啊?」
「不,第三年的投票還沒結束啊」
「你到底是怎麼把她騙到手的啊……」
「我都說了那是……不對我才沒有騙她。不要趁亂說人壞話」
這位即使言語上窮於應對也不忘說教別人的,一直被周圍的男生嫌親切的少年,
他的名字是北原春希。
另外,這個『嫌親切』的評價,是某位親友為他量身訂造的,但是對於春希來說,比起這個評價的內容,這個詞的語法問題更加讓他受不了。
「還說什麼是想著反正沒有希望,隨隨便便地問了一聲結果她也隨隨便便地答應了? 你不是打一開始就已經全都放棄了嗎?」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我說你啊,你知道至今為止被她一擊秒殺的英靈的數量有多少嗎?」
「不,我不知道」
「嗯,我也不知道」
「那你說這幹啥」
「確實,因為死者太多了所以誰都不知道具體數目。但是正在靜觀的英雄的數量地球人都知道。是零」
「所以說你們那是求婚啊,我不一樣啊……」
暫且不提那個評價,現在,獨占著他們話題的“那個小木曾雪菜”,
名字……自然是叫小木曾雪菜。
由於“某件事情”,春希在升入三年級以後第一次和她說話,並且以後還有可​​能會有更深的關係……
直白地說,他就是春希所屬的樂隊的新成員。
那是為了一個月之後的學園祭臨時成立的樂隊裡,更加臨時的主唱。
而且還像周圍的人說的那樣,是一個有著峰城大附屬小姐二連冠、學園第一偶像、擊墜王等等誇張的外號的完美的美少女。
「總之啊,我們想聽的不是你說的那種“那個小木曾在我眼前笑著毫不猶豫地點頭了”不可能的妄想啊」
「不,她真的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啊……」
這當然是謊話。
在雪菜點頭同意春希的請求之前,確實有各種艱難險阻饒各種意外的展開接踵而至。
但是,這大概和周圍的人們編造出來的事情經過截然不同,
所以即使想說明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畢竟春希認識的雪菜,和大家印像中的雪菜完全不同,是一個想很樸素地生活卻不被世間允許,反而由於各種原因站到了聚光燈前無法脫身,這樣一個不禁讓人有些同情的飽嚐艱辛的女孩子。
「而且,現在就高興還太早了吧」
「為啥? 小木曾她答應唱歌了啊?」
「這樣不就已經不戰而勝了嘛。你們出場的時候絕對會人山人海啊」
「確實主唱那方面已經沒有什麼話好說了。但是其他方面……」
「……」
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春希偷偷朝旁邊瞟了一眼。他視線的前方,
是一個坐在窗邊,趴在桌子上的女孩子。


【將冷酷的和紗的心擾亂的華麗的她】
這位從上學開始一直酣睡到放學為止,被大部分同班同學當成空氣對待的少女……對,
她的名字正是冬馬和紗。
擁有奇人異士、落落寡合、高傲的孤狼等等微妙的稱號,和任何人都保持距離,
被人們敬而遠之的美少女。
現在,她正像人們所評價的那樣,將周圍的喧鬧當成耳邊風,彷彿完全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熟睡著。
……不過,之所以人們都會相信這種說法,也是由於她常有的不良少女一般的言行。
「……」
其實,從剛才起她根本就沒有睡。或者說,是睡不著。
那是因為從剛才起,旁邊的男生們口中的『小木曾雪菜』這個名字,一直在刺痛著和紗的神經。
那是由於“某件事情”,和紗在升入三年級後如此這般這樣那樣的對象……
話雖如此,對於她的存在,和紗還是……不,同一個學校的人想不知道她的名字都難。
在對面教學樓的窗裡,或是在上下學的路上……或者說,只要朝人群所在的方向看去,她基本都在正中央。
即使想要移開視線,也難以如願,因為周圍所有人都在看著同一個方向。
那份笑容,讓任何人都難以抗拒地對她抱有好意。
只要有她在,就能讓周圍的人感到安詳,也能讓周圍平添上幾分色彩。
還有她那一對眼角微微下垂的大眼睛所代表的溫柔可愛。
在同年級,不,在同一個學校裡,如果說有人對她毫無興趣的話……那肯定只有冬馬和紗這樣厭世的逃課王。
不,不對。

到底怎麼回事啊,那個女孩子。

因為現在,連那個和紗也被逼到了不得不對她留心注意的地步了。
她想起了幾天前,她們之間曾經有過的幾乎算不上對話的三言兩語的交會。
小木曾雪菜……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偶像。
她就像他人形容的那樣,用完全符合她形象的可愛的臉龐、聲音、以及那言行中透漏出來的爽朗的態度,與和紗以及當時在場的她樂隊裡的朋友交談著。
只是,那種距離感,卻和傳聞有所不同。
這當然不是指她與和紗之間的距離感,而是指她和樂隊裡那位朋友的……
「……」
直覺告訴了當時的和紗,她們兩個是絕對無法相容的人。
從內到外都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陽光、純白、太陽一般的屬性。
一直受到出於好意的特別待遇,簡直就像強大的勇者一般。
能夠將自己的心意毫無保留地表現出來的,那率直的心靈。
所以,對於和紗來說,她是今年開始以來遇到的第二個難以應對的人。
本來對他人毫無興趣的和紗,是不應該有任何難以應對他人的理由才對的,不過……
「咦,冬馬,你要去哪?」
「切……」
當和紗想要讓焦躁起來的頭腦冷卻一下而站起身來的時候,卻有人馬上向她提問了,彷彿就像是一直都在觀察她一般。而那人正是剛才還處於騷動中心的,今年開始以來遇到的第一個難以應對的人。
「午休馬上就要結束了啊? 你不吃午飯嗎?」
「……原來班長連同學的營養狀況都要關心嗎,那還真是辛苦你了啊」
「雖然不是這樣,但是如果不每天吃好三餐的話,會更加睏啊」
「對啊。我很困所以別和我說話,真煩」
「冬馬……」
和紗就像這樣,用比平時更加冷淡的視線和聲音對待著他。
雖然這毫無疑問只是和紗風格的蠻不講理,但是對於和紗來說,她現在正處於不發洩一下就受不了的情緒之中。
因為他正是導致和紗現在心情鬱悶的萬惡之源。
正是他把與自己水火不相容的雪菜帶到了自己面前。
正是他用那興奮得有些奇怪的語氣說了雪菜的事情。
他說,是雪菜拯救了他自己,拯救了樂隊。
他說,只有雪菜肯幫他。
他說,只有,雪菜……
「?你臉色很不好啊,冬馬。難道你身體不……」
「……什、什麼事都沒有所以不要靠近我!」
「啊……」
和紗將因為擔心自己而伸出的春希的手揮開,然後像是逃跑一樣逃離了教室。
因為她所思考的事情,總覺得有些癢癢的,讓她感覺很不舒服。


【交錯的二人的眼神…其心中所想的是?

「啊……」
甩手將門關上走進走廊的瞬間,和紗就將剛剛吐出的嘆息咽了回去。
「啊……」
正想走進3年E班教室的雪菜,也在咽了一口氣的同時停下了腳步。
「……」
「……」
相隔約十步的兩人,都被對方吸引了視線。

 ―冬馬,同學
  ―小木曾,雪菜

兩人都意識到了對方正在看著自己,卻沒有註意到自己也在看著對方。
所以,她們兩人都深信著自己的舉動十分普通隨意,接著再次邁出了緩慢而笨拙的腳步。
朝著對方走去。

――果然,很帥氣啊
雪菜開始下意識地比較起了和紗與自己。
自己總是想著如果能再長高三公分就好了,但是眼前的同級生卻比自己高了五公分。
自己總想著,如果頭髮再留長一些就會開叉了,
但是眼前那柔順秀麗的黑髮,卻比自己長了十公分。
至於自己總想著的,要是能再大上只要一個尺寸就好了的胸圍……

――可愛,這個詞形容的,就是這樣的女孩吧
和紗對於雪菜的言行舉止,感到了無法言喻的不公平。
相對於全身都比一般人大一號的自己,雪菜身體的平衡就像是在炫耀一般的黃金比例。
相對於自己那隻能恐嚇別人的眼神,雪菜那清澈的瞳孔中透漏出來的卻是惹人憐愛的視線。
而最重要的,就是從某情報源那裡聽過無數次的,她那光從外表無法估算的,她真正的魅力…


她們兩人都在感受著這無論怎麼想都很冒昧的視線,卻又同時裝作漠不關心。
「……」
「……」
不足十秒,卻又恍若十小時的十步,終於走過了。
而在擦肩而過之時,不知為何,兩人的表情上都浮現了一絲敗者的失落。
之後,和紗就那樣走上了盡頭的階梯……
「……哈」
 雪菜將手伸向了E班教室的門……
「……嗯~」
在兩人都從走廊上消失的一瞬間。
最後回頭的時候,對方都沒有在看自己。
但是,那只是一絲的時間差。
誰會先回頭,誰會一直看到最後,對於兩人來說,這都只是一勝一負的比試。
但是,由於判定勝負的裁判並不存在,所以那毫無意義的失敗感以及毫無理由的疲勞,
讓兩人的心情同時變得更加沉重。
但是,總不能一直因為這種原因不明的心情而懊惱,所以兩人幾乎同時開口了。

「決定了」
  雪菜,用力握緊了小小的拳頭。

「……決定了」
  和紗抬起了頭,從窗口仰望天空。

 ――試著去和她說說話吧
 
    ――還是不要和她扯上關係吧

兩個人,都在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

(完)
3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87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