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49

【長篇】緋【灣菊】(6/21回覆與完結篇更新集中21樓)

樓主 羽凌 tina820717
GP1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重史實,無法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雖然不多但偏虐描寫有,慎入。

















穿越紙門,投映在塌塌米上的晨光雖然柔和,卻還是刺痛了縮在和室一角的少女雙眼。
由於疲勞及虛弱而浮現明顯黑影的眼皮輕輕顫動,妝點烏黑長髮的牡丹早已乾涸凋零,在地板上落下片片殘紅。

『卡』地一聲,紙門忽地被拉開,一名身著和服的侍女默默地將放了餐點的托盤推入和室,並收起一旁動也沒動的前夜晚餐後彎腰行禮,再度拉上紙門。
『卡。』
『喀。』

聽見清晰的鎖聲後,她牽動嘴角,扯出一抹戲謔而空虛的笑,原本深邃的雙眼因為背叛渺小希望的絕望而混濁不清。
究竟是已經是第幾天了呢--在孕育自己的這片土地上被異國的牢籠所監禁、如同籠中之鳥一般的日子。

 


第一次體會那樣的痛苦,是在那個總是面無表情、讓人摸不清思緒的人離家之後。
她看不見那時在遍佈商船的港口翻騰而上,混雜藥品氣味的滾滾黑煙,但那股煙霧卻在轉瞬間把那鮮紅的身影吞噬的無影無蹤。
她沒有餘力去替他揮開那股瀰漫血腥氣味、骯髒不堪的煙霧。
於是在哭泣的同時,她下定決心,要擁有能夠守護他人的力量。

在那之後不久,那個留著奇怪鬍子、衣著誇張的人毫無預警地開著軍艦來了。
雖然左支右絀,她還是用自己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得來的力量,確實地保護好自己,看著遍佈全身的悽慘傷口,雖然疼痛不已,卻還是讓她露出了驕傲的微笑,即使那多半是由悲傷築構而成。
然而回哥哥家時卻哪兒也看不見那頂著竹笠、羞怯的嬌小身影。
沒有任何解釋,王耀只是靜靜地坐在失去昔日耀眼光輝的龍座上,對著她擠出溫柔卻痛苦萬分的微笑。

她大可撲上前去,用力捶打那早纏上層層繃帶的胸口放聲哭喊,用過去的稚拙責罵他的無力及軟弱。
但她僅僅低下頭去握緊自己的雙拳,用力地讓指甲扎進繃帶的夾縫之中,雪白的布條在瞬間渲染為殷紅。
已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依靠過去那高大的背影了。
不知不覺中那背影早已遍佈瘡疤,只是背負如同夢魘一般沉重的哀傷就令他竭盡全力。
所以她沒有辦法再多說些什麼。
自己遍佈鮮血的手也無力去擁住那因衰弱而頹喪的雙肩。
如果怵目驚心的鮮紅是為了銘記這無法切割的哀傷,那究竟還需要擊發多少顆子彈、犧牲幾條無辜的生命才夠?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然後這次,她連自己都無法守住。
不希望離開那如今唯一支撐自己的親人。
雖然是再真切不過、願意為此失去所有的最後希望,卻無法堅持下去。
和鮮血混雜在一起的硝煙味、不曾止歇的密集槍聲與人們充塞憤怒、憎惡的吶喊。
她還以為她已經習慣了。
然而如今一切的都使她心如刀割、血流不止,即使摀住雙耳,還是阻擋不了那令人發狂的悲慘呼嚎。

悲傷的極限究竟存在於何處?如此捫心自問,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於是她打開了堅守義務而殘破不堪的沉重城門,孤身面對在城下一字排開,數也數不盡、踐踏著自己過去血汗的白色士兵--


--和那自始至終如同冰塊一般紋風不動,站姿直挺的黑髮青年。
和她一樣烏黑的雙眼看不出任何情感。
她卻知道自己的眼神流露的只是無助、憎恨,和屈於現實的無奈與悲哀。

白色的士兵們整齊地踩過化為灰土的稻田,以不快不慢的一致步伐自她身邊走過進入城內。
那人也慢慢地邁開腳步,走近她身邊。
沒有像過去那樣親暱地舉起白皙的手,憐愛地輕撫她的頭。
也沒有過去那般沉穩、令人感到可靠的自然微笑。
有的只是沒有任何起伏、公式化而疏離的招呼--

 

「……好久不見。」


在那一瞬間的被激起情感究竟是憤怒還是憎恨,她並不清楚。
她只是拼上僅存的最後一絲氣力放聲吶喊,舉起早已不再鋒利的刀子奔向那人。

砰。

發燙的熱流間不容髮地擦過大腿。
沒有發出任何哀嚎,失去支撐點的她只是重重地摔倒在地,刀子也應聲無力彈落。
在逐漸朦朧的意識之中,那人的臉闖入她的視線。

由咬緊發白的下唇、揪緊的眉毛和滿是哀憐的漆黑雙眼所組成的悲傷表情。
看不見一絲過去的柔和,有的只是被殘酷蹂躪過、悲慘而微不足道的的殘餘物。
她不要看,她不想看見這樣的表情,根本一點都不適合他……

眼角滴落晶盈的淚,在那人哀傷的凝視下,她無力地沉入黑暗之中,右耳上的芳苞無聲,滑落。

 


第一天她什麼也沒有吃,只是縮在房間一角動也不動,拒絕侍女替她更換繃帶包紮傷口。
於是第二天他帶著午餐來看她。
「吃點東西吧」、「喝點味噌湯也好」。
對他沒有任何情感起伏的勸誘,她不為所動,只是無神地看著淡黃色的牆壁。
第三天、第四天他都有來,而她也維持一貫的倔強持續背對語氣逐漸染上急切的青年。
然後是第五天。
「別再逞強了!你的身體撐不住…!」
隨著滿是擔憂的話語,那隻手抓住自己纖弱的手臂。

不要碰我…!

沒有任何餘力呼喊,因為光是揮開他的手就費盡了所有力氣。
那隻白皙的手在空中擱淺、停滯,最後沉默地緩緩收回。


『卡。』
『喀。』


聽著那逐漸遠去的沉重腳步聲,她伸出顫抖的手抹去滑過雙頰的淚水,好忍住放聲哭喊的衝動。

 

 

拖著依舊有些疼痛的右腿,她拿起冒著蒸騰熱氣的湯碗,小心地湊向自己的嘴邊輕啜一口。
「--咳噁!!咳!」
帶著鹹味的湯水流過自己喉頭的瞬間,突然的反胃使她噁心欲吐,卻由於沒有進食而只能乾嘔,碗中淡黃的湯汁灑了滿地。

事實上從兩天前她就試著要攝取一些水分,生理上的厭惡卻不允許她這麼做,即使硬逼自己吃下也會馬上吐出來,就連水分也無法攝取。
自己也隱約感覺到了,再這麼下去不行……

碰地一聲,她倒了下去,青蔥和味噌的香氣在疼痛而乾涸的喉間盤旋。
--感覺真是夠好笑的,竟然會死在一灘味噌湯裡……
一邊如此嘲諷自己,她任由自己在強烈食物的氣味中沉沉睡去。

 


醒來時是在久未感受的、溫暖而柔軟的的被窩中。
最先看見的還是那個人,還是帶著那混雜著悲傷的複雜表情。
「你醒來了?」
面對自己無神的注視,他露出釋懷而放心的笑。
……看起來,卻好像在哭。

走道紙門邊向外面的人吩咐了一些事情後,他溫柔地扶起她的背,拿起白色的瓷匙舀起方才送上的粥,細心地吹涼後將湯匙送到她的嘴邊。
她先是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緩緩張口,讓他溫柔地將湯匙送入自己嘴裡。散發淡淡米香的粥順暢地滑過喉頭,沒有引發一絲一毫的不適。
「還要嗎?」
她輕輕頷首,於是他再度拿起湯匙,以同樣體貼的舉止繼續動作。

時間緩慢地推移,碗中白湯的高度也逐漸降低。
然而就在剩下最後幾口的時候,她舉起手推開了湯匙。
「不要了?」
她垂著頭,對他的關心不予以回應。
「還是你想吃點水果?這個橘子很甜還不錯……」
看也不看那帶有鮮豔色澤的風碩果實,她伸手奮力一揮,卻由於力道的微弱而沒有讓橘子飛出去,只是在地面滾動。
他只是不發一語地看著她。
存在於那雙同樣烏黑的雙眸之中的情感,已經複雜的讓她不知該從何判斷了。

纖弱的拳頭咚地落在那以男性來說有些窄小的肩上。
一拳,又一拳。
即使如此,青年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所以她也只是不斷地,重複無力而虛弱的捶打,最後她累了、倦了,便將頭靠入那熟悉的懷中,在那人溫柔的擁抱下竭盡全力地,放聲哭喊。

 

會銘記哀傷的不單單只有鮮血而已。
畢竟在失去一切以後,能自傷痕累累的心中壓榨出來的,只剩無盡的,淚。

 

 

 



<未完>

 


最後還是寫了,雖然這題材真的很危險。
雖然在學校藉由課本了解這段歷史時並沒有太大的感觸,但實際花心思去寫後卻連自己都有些難以釋懷…當時的小灣真的很辛苦啊…
預計寫到接受美援時期,在這之後可能也是偏虐的描寫居多……身為小灣家的人我並不想刻意忽略這段史實,畢竟這段伴隨血淚的歷史並非三言兩語就能抹去的。

關於中法戰爭,雖然後來清朝取得了優勢,卻因為害怕法軍的增援而簽約議和草草了事,小越也因此成為法叔的殖民地,讓在台成功防衛的將領們相當的囧,甚至還有人因為條約失去官職,當時にーに的上司還是只會一味逃避啊……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