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2k

【短篇】池袋邊界(悲文/臨也死亡情境注意)

樓主 草壁英彥 fish821202
GP6 BP-

 一陣冷風嗚咽著吹過行人寥若晨星的墓園,將靜雄嘴邊吐出的煙捲上了灰濛的空中。

 本身身體的堅韌程度也提供了一部份保暖能力,靜雄並不是太怕冷的人,但或許心中某個角落的淒涼所致,這陣風吹得靜雄也打了個哆嗦。

 把嘴裡的煙吐得一乾二淨後,靜雄輕輕在墓前蹲了下來,把煙蒂用力按在一旁的地板上熄掉,眼神則盯著墓碑上刻著的字。

 【折原臨也 1987年生 卒於2010年】

 無視於對靜雄而言毫無意義的年份紀錄,靜雄只是冷靜地盯著那四個字。

 曾經只要聽到,就會令他將手中的東西給毀掉的那個名字。

 ……他還記得上禮拜,當矢霧波江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帶來那個消息時,自己心中那份微妙的感覺。

 不像驚訝,不如說是──不踏實。

 偏偏這卻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金髮、太陽眼鏡、酒保服……你就是平和島靜雄吧?」

 當那個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長得挺標緻的女性出現在靜雄的面前時,對於這個初次見面的人,靜雄的確遲疑了一下。

 這個叫矢霧波江的女人,有一張看起來冷淡、不過五官十分姣好的臉,身上散發著幹練的氣息,不過令靜雄有所反應的,是女人身上穿著的、和那個變態密醫同樣的服裝。

 白色的實驗袍。

 「……妳是?」靜雄拿下太陽眼鏡,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因為之前有過被莫名奇妙拿電擊棒突襲的經驗,現在對於陌生人,靜雄都是充滿戒心的。

 不過,這一仔細打量,靜雄才赫然發現──女人的眼睛腫腫的。

 ──像是哭過了的樣子。

 「……我是矢霧波江,算是……臨也的助手吧。這不重要。」波江飽吸了口氣,然後又輕輕地用嘆息吐掉,將一只繫著紅色絲線的白色信封遞給靜雄。

 靜雄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訃聞。

 「這是臨也的訃聞,相信你應該也認識他吧。」波江注視著靜雄的眼睛,和靜雄詫異的視線對上。

 但她的眸中掩藏不住的悲傷,彷彿在向靜雄述說──這是事實。

 那個曾讓你咬牙切齒、恨之入骨,曾與你水深火熱、難分難捨,曾讓你惡言咒罵、拳頭相向,那個三番兩次陷害你、捉弄你的惡質男人,那個被你喚作死跳蚤的男人──已經不在了。
  眼裡傳送著訊息 讓我心沈底
  永別 你愛我的世紀
  封鎖有你的記憶 也斷了憧憬
  游離 愛和痛的天際


 雖然靜雄自始至終都不曉得臨也的主業(畢竟靜雄根本不想多研究臨也),但臨也的副業,情報販子本來就是很危險的一個職業,尤其是臨也雖然自己功夫不錯,終究只是拿刀的程度,面對槍械時還是得認栽。

 死因是槍傷。據說是遭曾經被他販賣情報給敵方幫派以致受到重創的黑道的尋仇,在某次來池袋回新宿的路上遭到伏擊。

 總共挨了三槍,臨也最後是在某條暗巷裡被發現的,他似乎是在逃亡的過程中順利地躲在這裡,因為當天是個下大雨的夜晚,血跡會被雨水沖掉,再加上視野的狀況很差,對方無法依據血跡來追蹤他的位置。

 只是,雖然甩掉了敵人,失血過多,臨也還是沒能活著離開。

 而臨也的屍體被發現時,他的手上還握著兩樣東西。

 一是他最愛的那把小刀,另一樣則是手機。

 臨也死前,曾經打電話給一個在他少數能夠聯絡的人中,唯一能對他現在的情況有所幫助的人……岸谷新羅。

 話雖如此,新羅頂多有能力治好他,卻沒有能力救他逃出這樣的困境,在新羅和塞爾堤冒著雨趕到現場的時候,臨也早就已經沒有氣息了。

 特別的事情是,已經微微變冷僵硬了的臨也的屍體,竟然是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容。

 而垂下的手中握著的,手機的螢幕停在通訊錄的畫面上,一個通訊人的名單,他的大拇指甚至還緊緊壓在通話鈕上。

 ……那個通訊人的名字寫的是──小靜。
  離別後 如何面對孤獨的千年
  每一天 刻著沈重的思念
  說再見 在這夢幻國度最後的一瞥
  清醒讓我 分裂再分裂

 「最主要的死因是肺部……肩膀跟腹部的槍傷都不是重點,真正致死的肺部那一槍,因為肺部破洞導致無法自然呼吸,最後……臨也是在接近窒息的狀況下死的。」沒有執照的新羅當然無法擔任臨也的驗屍官,他只是純就臨也身上的槍傷如此判斷。

 但那些對靜雄而言,完全沒有意義。

 總之,臨也死了。

 那個說了幾次還是講不聽,無論如何都要跑來池袋鬧他;總是不斷的設下陰謀跟陷阱來陷害、栽贓靜雄,搞得靜雄心神不寧;老是掛著令人不舒服的笑容,欠打的死跳蚤……死了。

 這場葬禮只來了幾個人,受過臨也幫助的杏里和帝人,在臨也身旁服務了一段時間的矢霧波江,因為勸架和壽司而和臨也也算是舊識的賽門,以及本來就和臨也是同學兼老友的門田、新羅,以及靜雄。

 或許是因為比較沒有那麼熟的緣故,杏里跟帝人都沒有哭,只是用很悲傷的眼神看著臨也的墓碑。

 唯一有哭過的大概只有波江吧,除此之外,賽門、門田、還有難得嚴肅的新羅,都只是默默地在應對這場葬禮。

 墓碑前放著一盒很不合情景的壽司,那是賽門帶來的貢品,話雖如此,卻沒有什麼人能說出批評。

 也和臨也頗有關係的塞爾堤沒有來,新羅說,她害怕這種生離死別的場景,所以新羅今天是自己來墓園的。

 眾人之中,真正最有感覺的,應該就是他了吧。

 死者臨終前最後一通電話的通信者,也是第一個見到死者最後一面的人,甚至……甚至在當下就判斷出死者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後,卻還是為死者作了明知沒有意義的緊急治療的人。

 雖然常抱怨說自己的高中時代被臨也跟靜雄搞得一蹋糊塗,新羅心中的悲痛,或許現場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他多吧。

 而真正最惆悵的,或許就是靜雄吧。

 臨也最後通訊錄停在他的名字上面,不考慮他為什麼擁有自己的手機號碼,這表示臨也在打完給新羅的電話後,還打算打電話跟靜雄說什麼嗎?

 新羅說,臨也打給他的電話裡,除了一邊喘氣、咳血,一邊說自己現在躺在哪裡、什麼狀況,要他跟塞爾堤過去支援之外,連一句多餘的寒喧都沒有說,好像在爭取什麼時間、所以不想浪費力氣似的。

 也許是爭取,醞釀打電話給靜雄的勇氣的時間吧。
  也許以後 夢魘裡沈睡
  也許想念 明天的喜悅
  也許陽光 遺棄這座冰枯的林野
  就好像  沒有你的我的夜

 葬禮結束過後,大家各自散去,只留下靜雄和新羅還站在墓前。

 失去了主子的波江似乎被臨也原本就有在接觸的粟楠會接收,但她和新羅專精的外科部同,波江真正擅長的是藥物學。說不定會開始幫忙弄毒品吧。

 一陣冷風吹來,醫師袍的長襬高高揚起。

 「靜雄,臨也最後打給你的電話裡,有說了什麼嗎?」新羅的雙手插在口袋裡,臉上平常絕對看不到的冷靜表情。

 「……沒有。」

 「……這樣啊。」新羅默默將手抽了出來,輕輕推了一下眼鏡,然後將一樣東西遞給靜雄。

 ──是臨也的小刀。

 「這個,除去臨也辦公室裡的資料和一旦停話就沒意義了的手機,或許是他最珍貴的遺物了吧。」新羅是這樣說的:「我不知道該不該跟著他一起下葬,最後還是沒有放進棺材裡,不如就由你帶著吧。」

 「……為什麼?」靜雄冷冷的看著新羅手裡的小刀,心裡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這還是第一次,對於臨也這兩個字,他一點殺意、一點怒氣都沒有。

 反而,還有一種空虛的寂寞。

 「也許……也許有那麼一天,你會用得到吧。」新羅也說不上來什麼理由,他只是這樣說。

 然後拉起靜雄的手,將刀放進靜雄的手中,抽手。

 「那麼,我要先回去了,一直站在墓前,相信臨也那傢伙也沒辦法安息吧。」一邊說,新羅一邊聳了聳肩,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我還得回去安慰塞爾堤呢。」

 「順便替我跟她打聲招呼。」

 「好。」



 新羅也走了。

 拿著臨也的小刀,靜雄默默的收進口袋裡頭,又繼續盯著臨也的墓碑。

 手指輕輕觸上,順著他名字的刻痕撫摸著。

 然後,靜雄站起挺拔的身子,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看著來電清單裡,那個唯一的陌生號碼。

 他記得一個禮拜前的那一天,他跟他最後一次的對話。



 「喂……小靜嗎?」



 「……你為什麼有我的手機?」



 「……謝謝。」



 「……啊?」





 『嗶──』



 手機掛斷的聲音,原來就跟心電圖停止跳動的聲音一樣令人心死。

 第一次,對於臨也死去這件事,靜雄的心中產生悲傷的情緒。

 沒有解釋,沒有多餘的話語,臨也只是輕輕向他吐出那兩個字。
  也許以後 悲傷裡沈醉

 是在向靜雄謝謝什麼呢?

 這些年來的相處?

 這些年來的陪伴?



 「我不像門田和遊馬崎他們,就算有什麼行動,也都是獨自一人。」

 「在這方面,臨也應該也跟我一樣吧。」

 「那傢伙身邊沒有稱得上是同伴的人。」

 「不過啊,我獨來獨往,並不代表就甘於寂寞。」

 「其實我也很想跟人來往,就算只是形式上的交流也好。」



 ……這是當年,他跟塞爾堤發牢騷時所說過的話。

 也許,對臨也而言,也是同樣的吧。



 就算只是形式上的交流也好。

 『只要走進池袋,小靜就會拆公共設施來追殺自己。』

 他記得第一次遇見臨也時,臨也在揮了他一刀後,所說的那句「你看,這不是挺愉快的嗎?」

 也許,臨也其實和靜雄一樣寂寞吧。
  也許只要 虛冷的撫慰

 靜雄掏出臨也的小刀看了最後一眼,又轉頭看了一下臨也的墓碑。

 彷彿告別一般,靜雄輕輕啟唇,用是細若蚊蠅的聲音吐出最後的一句話。


 「……我也要謝謝你啊……」


 然後,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帶著臨也的刀,還有再也找不回來的回憶。

 最後的渺渺話音,則消散在墓園寒冷的空氣中,一下子就流逝得無影無蹤。

 只有孤單的墓碑立著,遠望著灰濛的天空,目送著靜雄的背影。

 以及那座──名為池袋的城市。
  忘記了你 都市變成寂寞的廢鐵
  深埋著  頹廢狂野的季節


 《池袋邊界.完》


文中使用歌曲:許美靜/邊界1999(收錄在1999年的專輯「快樂無罪」裡)

歌曲完整MV:



不過事實上,我是在這個影片裡認識這首歌的就是了……



之所以會用這首歌來做DRRR!!的二次創作,只是單純因為「也許陽光 遺棄這座冰枯的林野」最後那兩個字的聯想,再加上「都市變成寂寞的廢鐵」,和DRRR!!圍繞著池袋這座都市打轉的故事主軸,於是就這樣完成了這篇文。

希望你會喜歡,不管是喜歡上這篇文,還是喜歡這首歌。




……如果這時臨也突然從後面走出來笑嘻嘻的說「其實一切都是騙你的」,不曉得靜雄會不會開始把墓碑拿來當武器呢。

Izaya──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76 筆精華,04/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