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70

【心得】《鹽之街》劇情分析-(劇情包含)

樓主 宇佐見 千流歌 ast356
GP3 BP-

《鹽之街》-有川浩劇情分析-(劇情包含)

-----

會寫這篇的原因是,我真的很愛鹽之街,"她"的譯者也翻的非常好。

其次是,在"少年小說"這門課的報告,我選了這篇當作我的報告。(故意拖好晚才能報告到長篇的小說啊!)

以下是報告內容,一個字一個字都是自己打出來的。當然作者介紹有部分是照著書上介紹寫的。

引言部分有些是憑照記憶去做出大概引言的,沒辦法!在宿舍比較不方便,書在家裡。

以下就是"故事"分析。大概之後會做人物分析以及劇情分析,還有"封面概述"。

**沒看過者絕對會被捏,因為包含了許多劇情都寫下去了。

-----

  首先先來介紹這本書。

  本書的背景在於現代(或者稱近未來/平行世界)的日本,並且充滿著一點科幻的色彩-一顆直徑五百公尺的外太空「鹽塊」(隕石)衝破地球大氣層,並墜落在東京灣上。從此全世界各地都開始飽受著「鹽害」。被「鹽害」感染的人會從骨骼內部、四肢末梢開始慢慢化為氯化鈉──鹽巴,最後形成了活生生的鹽巴雕像。也因此,文明社會幾乎在一系之間崩潰,人們幾乎回到了原始農村社會自給自足的型態,過著苟且偷生的貧乏生活。

  在這麼樣的一個世界,故事在日本的東京,一個雙親罹難於鹽害的高中少女「真奈しんな」以及一個收留她的「房東」-「秋庭あきにわ先生」身上。這部作品雖然算是以「世界災難下的愛情」作為主題,但是其中無法令人忽略的人們彼此間細膩的情感是值得令人再三回味的。

  這本書-《鹽之街》是作者有川浩的初試啼聲之作,並且一口氣獲得了日本電擊遊戲小說大賞-最高獎項。

  有川浩出生於1972年,出身於高知縣,是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在這本作品曝光後,不僅受到文學評論家大森望的大力推薦,也被其認為是接下來最有希望獲得〈直木賞〉或〈芥川賞〉的新生代作家。

  其中她的作品以描寫陸上自衛隊的「鹽之街」、航空自衛隊的「空之中」、海上自衛隊暨海上保安廳機動隊的「海之底」此三部作品聞名,被稱為「自衛隊三部曲」。另外,以「圖書隊」的虛構軍事組織所撰寫成的《圖書館戰爭》系列也相當受到好評。

  再來談談這本書的內容。

  故事的一開始是以一個「過客」-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遼一,開始的。他一開始古怪的模樣-背著一個裝得滿滿的、看起來非常重的登山包,徒步在已經空無一人的東京街道上行走著。──而這麼樣的一個影像,被一個少女──本書女主角,小笠原おがさわら真奈看見。

  真奈震懾於年輕人的毅力-堅定的拒絕真奈的幫忙,以及年輕人奇怪的行為-想找一個「乾淨」的海邊。──在一番談話下,真奈決定將年輕人「撿回家」,並且尋求「房東」-秋庭先生的幫助。(本作男主角)

  這是真奈遇上的第一個「平凡」卻又讓她刻骨銘心的過客。

  遼一的登山包內的秘密在到達海邊的那刻終於解開,那是他的青梅竹馬──海月──一整大包的鹽巴。海月在即將嫁為人婦之前發現自己遭受「鹽害」,在婚禮前那刻逃到遼一那裏去,並且哭著說「其實我喜歡的是你啊!」。遼一還戲稱說:「我們的戀情──是以全世界當作賭注的戀情。」

  偉大的愛。遼一將海月的每一個部分融在海水裡,一粒鹽巴也不留──

  「海月的名字裡既然也有「海」,那麼就歸屬在海邊好嗎?」

  「嗯,好啊!」

  最後,遼一也化成了鹽巴。

  第二個「平凡」的過客是一個年輕的逃犯。原本只有一年刑期的他卻因為「監獄縮減計畫」而要被處以死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鋌而走險──恰巧碰上了剛送走遼一而在歸程中的秋庭先生和真奈。

  「我的刑期一年不就代表只要反省一年就可以被原諒了嗎?訂定契約者的那方如果破壞了這個規則,被制約者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遵守了?」

  「即使是犯人,也還是人啊!」

  ──越獄犯──智也這麼說著。

  他一樣也有段過去。

  他看不起秋庭和真奈彼此在乎對方卻在遇到危險時──真奈被挾持──裝作兩個是毫無關係的人這種樣子。在對峙途中秋庭找到了機會對智也做出反擊,一個過肩摔卻是硬生生扭下了智也的手臂!

  切口平滑而整齊,還掉下了鹽巴的碎屑。

  「反正我就是快死的人了,做點反擊也不為過吧!」──這句話真正的涵意這時候終於完全以真面目展示在眾人面前。

  這兩個平凡的過客可以算是個開場景,但他們同時也是日後牽動真奈情緒的伏筆。

  活在悲慘世界的人們,怎麼樣的掙扎?怎麼樣的變化?在社會失序的狀態中,殘暴的人變得更加殘暴,受害者就如同永遠無法反抗的草食動物般,只能倉皇的躲避,然後在黑暗之中舔著自己的傷口。

  真奈就是曾經受過傷害的女孩子。鹽害發生的當天,她並沒有去撥打父母的手機。「是我沒有撥打(手機),不代表另外一頭沒有人接,這樣也不代表我沒了父母。」真奈從此過著領配給過活的日子,然而尋求社工、班級導師的幫助卻造成了自己日後的危機──

  討人厭的三姑六婆們四出宣揚著「這孩子」如何可憐,孤伶伶的一個小女生。──正是最好侵犯的時候啊!

  一群暴民──不良少年們衝破了她的家門,真奈沒命的跑著,也流落到了東京的街頭。而此時又遇上了昔日的情景,誰是獵食者,孰強孰弱?第一眼就能分明。而在這緊要的關頭中,秋庭出現了。他輕鬆的撂倒了幾名不良少年,還收留了她。

  故事進行到一半,又來一個突如其來的訪客──立川陸上自衛隊營司令,入江慎吾──他是秋庭的高中同學兼同事。

  秋庭的自衛官身分被「揭穿」後,一口帶起了有川風格(她特有的一些節奏性以及故事性)──故事似乎從此時才正式開始。

  入江慎吾以大膽的人體實驗初步證實了「鹽害」的發生原因。

  外太空來的巨大「鹽塊」隕石並不是真正的鹽巴,而是相近的物質,入江慎吾將他假設為「侵略者」,並且擅自越級發布了破壞命令。秋庭是優秀的「空自」(空軍自衛隊),自然也義不容辭的承擔起駕駛戰機實行地面攻擊的責任。──矗立在東京灣上的白色塔狀物,終於倒下。

  故是總體而言被我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兩個過客出現在真奈面前--然後又消失;第二部分則比較短,是過客走後真奈的情境轉換直至同居人秋庭的身分被昔日同學/同事-入江慎吾揭發前;第三部分則是最長的,就是真奈隨著秋庭到了立川營部(自衛隊基地)後的生活直至主篇故事結束。

  第一部分可以說是第二部分的伏筆,兩個同樣的生命在不同的情況下作出抉擇──他們的堅毅、悲痛都深深刻鑿在小笠原真奈的心裡,因此有了第二部份的出現。第二部分雖然篇幅算是最短的,概括真奈內心的掙扎──僅僅用幾個動作就能對讀者表白出來,以及真奈在秋庭的鼓勵下回到了過去讓她深深受傷害的家鄉去。第三部分是真奈再度成長的過程,真奈跟著秋庭來到了立川營部──陸上自衛隊基地──後,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想要藉由「替大家做點什麼」來擺脫這種感覺,並且證明「自己不是沒用的」(拖油瓶之類的)。

  在第三部分,秋庭接受了攻擊巨大結晶的任務。但是由於沒有現成的飛機可以駕駛,因此得向附近的美軍基地「商借」戰機。真奈得知秋庭將有這趟危險的任務,對她來說可能又是一場生離死別,因此平常內向含蓄的她竟然直接對秋庭說出了:「我想要了解你。」的要求。「我想聽秋庭先生自己說。」

  「聽別人說的沒有意義。我想聽你說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在說出這兩句話後,兩人彼此心裡都明白,兩個人的關係已經正式的「過界了」,他們在這個不安定、隨時都有人死去狀態下的世界中,極力維持彼此是「陌生人」的關係,生怕再度失去一個「很親近的人」。

  其實這就跟鹽害發生的當天真奈沒有去撥打雙親的手機一樣。

  「關於你的任何事,我再也不想要別人來告訴我。」

  「我以為我是什麼樣的人,妳最知道。」秋庭這時候說了這句話,我想還是在逃避一個事實──就是自己多了一個牽掛的事實。多了一個包袱意味著自己無法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能夠輕易的拋頭顱灑熱血。

  「我甚至連你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高範こうはん。妳叫叫看。」即使秋庭親自將自己的名字「交給」了真奈,真奈仍然不願意「知道」,因為等她了解得「夠多了」,秋庭就要「離開」了。短短幾個月,從美滿家庭變成孤身一人的少女表現出固執而頑強的一面,不是她不夠成熟,而是這是一種無論任何人都不想輕易的放開眼前重要的人的意念。

  真奈這時候寧願讓全世界都一直維持這個樣子,也不願是界上唯一跟她親近的人再次離開她。這點也呼應了第一個過客「遼一」的話:「世界上的這種異象搞不好就是為了湊合我們才發生的呢!」、「為了我們的戀愛把全世界都拖下水了啊!」

  最後任務在入江慎吾早就巧妙的與美軍軍方安排之下很順利的完成了。「主幹」故事也到這裡結束。這時候我們看這篇小說已經是完整的了,不過作者在書後還穿插了幾篇小故事來讓整體世界更全面。例如男女主角的相處模式、其他人的短篇遭遇、作為鹽害實驗者家屬的報復──等等。

  然後有一句話我覺得是很值得一提的:「沒有人會為了『拯救世界』這種冠冕堂皇的名義而拚上性命。

  他(秋庭)之所以拯救世界,其實只是為了拯救她(真奈)。因為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因為這世界有她存在。

  她以外的我們(其他人)都是閒雜人等,不過是順便得救。我想,我們得為了這個『順便』感謝他們。」

  人們相愛直到世界終結的那一刻。

  這真的是很溫馨的標語。為了自己所愛的事物,或者是自己所追求的一個理想,人們才一直努力的活下去──而這種浪漫式的、轟轟烈烈的情操,在世界失序時更能夠突顯出來。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