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翻譯】innocent(栞生日快樂)

樓主 道魔幽影 angelguga
GP2 BP-


前言:

又過了一年呢……

去年的今天,在下將『if』翻到第四章。時隔一年後的今天,在下將『innocent』重譯完畢。



借用一張鍵子們在京阪守口市車站前,一同為栞慶生的照片……

栞,生日快樂。

※      ※      ※      ※

innocent

遠遠望去,街容市貌一片黯淡。
那是座灰色的城鎮。
向著街上直落的雨滴,打在柏油路面上,激起的渾濁水花,宛若朝靄(晨間的薄霧)般掩住了城鎮的風采。
枯萎的林木、風中搖曳的落葉……這是個令人聯繫到冷天的季節。
那是……確信冬之到來的,一片落寞的街景。
冬之面貌,即是冷雨。
那麼想著的、始終如此望著那街景的,確實……還是我啊——

「祐一。」

「……嗯。」

感覺似乎冷不防地被叫了聲名字,我下意識地翻個身。身體不舒服。簡直像是上課時趴在桌上,並且還睡著了……那種狀況。

「祐一,起來啦。」

「嗚嗚。」

發出一聲連自己都不知所云的怪異言語過後,我將身子往反方向扭去。

「祐一~」

「……嗯?」

奮力撐開沉重的眼皮,朦朧的視野前方,是同樣朦朧的房間,以及一張湊過來看著我的,某人的臉。
總覺得,這裡不是自己的房間……

「可是好想睡……」

思考僅在那一瞬間發揮了作用,被重力所吸引的眼皮,又要閉上了……

匡。

「咕啊!」

忽然間,後腦遭到鈍器毆打似地的衝擊,將我的意識迅速扯了回來。

「名、名雪?」

「早啊,祐一。」

面前,是個緊抓著鬧鐘的少女,我的表妹……水瀨名雪。

「祐一,早安。」

她笑著向我再次道了聲早安。

「哎。妳早啊……」

與之相對的,我回她一個充分表達心裡不爽的早『安』。
不可思議地,模糊的記憶,在清醒的同時便輕易回想起來了。
而且,做為交換似地,夢之光景隨之遠去。
這裡是名雪的房間,而我們正為了準備考試,展開聯合陣線途中。

「名雪……妳手裡拿著那什麼凶器來著?」

「哪有,這怎麼看都是鬧鐘啊?」

拿著尺寸頗大,有鬧鈴功能的時鐘,名雪一臉不可思議地反問道。

「因為叫你叫不醒,於是就用鬧鐘來乾淨俐落地叫醒你。」

「別這樣叫我!」

「明明是祐一自己講的:要是唸書唸到睡著了,就叫醒你……」

「鬧鐘不是這樣用的!」

「可是,把你弄起來啦。而且我有手下留情了,應該不怎麼痛吧。」

「哎,是沒錯啦……可是,如果要手下留情,拜託用別的東西……比如那隻青蛙。」

我指了指理所當然似地,和我們一起圍著圓桌而坐的巨大青蛙娃娃。

「不行,因為我很喜歡Kero-P。」

邊講邊抱著她稱作『Kero-P』的青蛙娃娃,往這邊靠過來。

「軟綿綿~」

「唉……」

一如往常地為了與名雪之間的對話而嘆氣的同時,我看了看房裡的時鐘,確認現在的時間。
名雪的房間,從不缺那玩意。
此時此刻,已過了早上八點。

「……已經是這樣的時間了嗎?為什麼我會一覺睡到天亮啊。」

印象中最後的記憶,是在日期剛換過去的時刻。換言之,我唸書途中豈只昏昏欲睡,根本就呼呼大睡了。

「所以說,早安了~喲。」

「…………」

「幸好,現在是寒假。」

「……名雪。」

「如果是要上學的日子,可就糟了。」

「……妳也睡著了吧。」

「才、才沒有。我有照祐一說的,你一睡著馬上叫醒……」

「名雪,妳臉上有口水印喔。」

「騙、騙人!」

「騙妳的。」

叭。
名雪露出好像有點生氣的表情同時,Kero-P朝我的臉飛了過來。

「別亂扔妳喜歡的東西啦!」

「是祐一先不對的啦!」

「因為名雪妳說謊啊。」

「就算這樣……比起那個,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不快繼續唸書不行啦。」

極不自然地,硬是轉過了話題。
名雪在這方面的笨拙,即使升上了三年級也一點都沒變。

「現在就免了。今晚再繼續好嗎?」

「可是,已經沒多少天了耶?」

「要那麼逞強,我也拿妳沒轍。我們的目標又不是東大。」

「祐一或許還游刃有餘,不過我這邊岌岌可危啊。」

大約一年前,我也像這樣,和名雪一起唸書。
那時候是在準備學校的考試。
而如今,我們為了能上同一所大學,利用寒假開讀書會。

「那時,明明還平分秋色的……」

名雪,一臉落寞地注視著自動鉛筆的前端。

「因為去年我才剛轉學啊。」

此刻我才注意到,自己搬到這座小鎮,並且在新學校入學,已過了一年的時光。
當真碰上了各種事情。

「加油(Fight)……」

稍稍打起精神的名雪背後。窗外,映著小小的影子。
許多影子。緩緩地、飄降下來。
那是,剛才見到的景象……

「雨……」

「咦?」

聽到我的自言自語,名雪感到疑惑。

「這個季節不會下雨了。看,現在也是。」

窗外,銀裝素裹。
冬之面貌,是雪。

「也對……」

冬天的雨,改變了名稱與型態,降臨大地。

「我好像睡迷糊了。」

「嗯?」

「剛才……做了個夢。」

「夢?」

「是啊。去年冬天以前,我住的……」

……那個地方,是個冬天仍然下雨,隨處可見的平凡小鎮。

「從沒想過,都已經到現在了,我還會夢見那座小鎮。」

「你一定還懷念著那裡吧。」

「Kero-P Punch~」

「哇。祐一,你在做什麼?」

「Kero-P Punch~」

「別玩Kero-P啦!」

「因為妳講了奇怪的話。」

「才不是。祐一,要是能回去以前住的那座小鎮一趟的話?」

「即使能回去,我也無家可歸了。因為以前住的是公司的員工宿舍。」

「就算那裡沒有你的家了,也可以去見那些久違的好友啊……」

「不必見面,電話聯絡就夠了。我也沒有想要特地出遠門,只為了見個面的對象。」

「祐一好孤單啊。」

「不好意思,就是這麼孤單……啊,可是……」

那座小鎮的光景。
夢見被雨水浸濕的街景之時,首先回憶起來的,是一位同班的少女。

「同班同學?你跟她關係特別好?」

「不,沒那回事。哪裡關係好了,我和那傢伙只講過兩次話耶。」

如字面意義上地,屈指可數。不出所料地,名雪一臉不可思議地,和Kero-P一同歪著頭,表示不解。

「總覺得,是很不可思議的人。不光是我,她也幾乎沒有和班上其他同學講過話。會跟我交談,真的是出於偶然。」

並且,那位少女說,我和她很相似……

而我也對那位少女,懷著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

「總之,這些跟名雪沒有關係啦。」

「雖說沒有關係,可是我很感興趣耶。因為我啊,對祐一以前生活的小鎮一無所知耶。」

她滿臉打算追問後續的樣子,將身子撐在桌上。

「祐一很清楚我的事情,而我卻不清楚祐一的故事,這也太狡猾了吧。所以說……吶?」

「……好吧。不過先講好喔,這可不是什麼有趣的故事。」

那是,冬天仍然下雨那時的,一個沒什麼大不了的故事……

※      ※      ※      ※

當天。晚霞的中心,是放學後的校舍。
比平時少一個鐘頭,共計五小時的課上完,明天放假。紅光滿盈的走廊,杳無人跡。形單影隻的我,悄悄地置身此地。

「如果教室的門還開著就好啦……」

為了忘在教室的書包,我匆匆走過連接職員室所在的那棟樓與教室之間的走廊。
在職員室意外地多費了些唇舌後,知道最後離開的學生,或許沒注意到我的書包,就鎖上了門。
走出職員室之際,很後悔沒有先確認教室的鑰匙是否歸還了。結果必須再次從職員室折返的我,便獨自奔走在連接自己教室的紅色走廊上。
即便如此……
雖然有大概想像過,可是比我想的還要麻煩的入學手續,仍舊讓此刻的我萌生退意。
必須準備的文件堆積如山,還有入學考試。
並且,離開一直生活的這座小鎮,前去理應知之甚詳的,下雪的小鎮這件事,也令我不知為何地心生不安。

「……我應該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自言自語過後,對於把這事小題大作到要心理準備的自己,感到有些可笑。
只不過是……回到以前去玩過幾趟的,回憶中的小鎮罷了。
然而,轉學一事,我沒有告訴班上任何同學。
入學以來,持續往來一年半的校舍,那條二年級教室所在的走廊。拉長的影子,早一步抵達目的地的教室。
片刻過後,走廊的窗戶也映出了我的身影。
教室的門,微微開著。
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對自己的心急感到不好意思,於是我刻意放慢腳步後,才走入自己的教室。
教室的,窗子。
有個學生,彷彿在目送著染成鮮紅色的雲朵,緩緩流過天際一般,注視著窗外。

「啊……」

本以為空無一人的,放學後的教室裡,居然還有學生……令我忍不住發出了意外的聲音。

「…………」

那位學生,將視線慢慢移向聲音的來處……也就是我。
我認識那位學生。正確說來,是個僅止於認識的同學。
上二年級以後,我們一直在同一間教室上課。

「……相澤……?」

小聲說出口後,宛如後悔叫了我的名字似地,又閉上了嘴巴。
被她搭話,這還是頭一遭。
因此,自以為她並不知道我的名字。

「……抱歉,沒事。以為大家都回去了。」

不帶感情地,機械般的語調。
此時的言語,感覺也是為了阻止我再開口。

「呃,抱歉。我不記得妳的名字……」

「……不記得也沒關係。」

「等等。感覺好像有點想起來了……」

「……那是錯覺。」

她冷淡以對地,垂眉下顧。
隨後,緩緩地睜大眼睛,目光直視著我。
這並非愉快的對話,但置身於此的她,卻沒有任何動作。
簡直像是等待我自行離去似地,如此沉重的氣氛。

「……找我,有什麼事?」

制服的上衣,被夕陽的光輝染上了鮮紅,原本就是紅色的裙子,變成更為鮮明的橘紅。
並且,長至裙側的長髮,在冬天的風中搖曳。

「為什麼開著窗呢?不冷嗎?」

「……我習慣冷了。」

毫不介意頭髮飄搖地,女孩就此佇立在向晚的光輝中……

「……回去了。」

僅僅用了最低限度的言語後,同學的雙手拿起了自己的書包。
如同默默地行禮示意般移開視線後,踏出了腳步。
要是不說些什麼,她便要就此走出教室吧。

「再過不久,我就要離開這座小鎮了。」

本來應當不會對其他人講的話,脫口而出。
無論如何,我都想和這位帶著不可思議感的少女,繼續對話下去。
因為總覺得,她與我很相似。
明明之前在教室偶遇時,我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可是我不明白,此刻為何會心生如斯感受。

「承上,今天跟級任老師在職員室談過了那件事……哎,那還用說。」

「……是。」

「也不用那麼明確地點頭吧……」

「轉學嗎?」

「因為是沒辦法通勤的距離啊,就是那回事。」

「我第一次聽到。」

「因為現在是我第一次講出來。只此一次,對妳講。」

「…………」

「深感榮幸?」

「……不。」

反應,如我所料地冷淡。

「……為什麼,只此一次?」

「咦?」

忽然被反問,我不由得啞口無言。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接過這個話題。

「……這是實話,連妳在內,我根本沒打算對班上同學講轉學的事。當然,事後會跟比較熟的通個電話啦。」

「……為什麼?」

「就不喜歡啊。要是講了,再過不久就要離開的氣氛就出來啦。所以,什麼都不說,忽然就不在啦,感覺還比較好吧?」

「……相澤。」

逆著光,感覺女孩的表情似乎嚴肅了起來,我下意識地住口了。

「那是消失之人,自以為是的自私想法。」



我原本以為,她是不會顯露感情的那種人。此刻見狀,我開始覺得,或許她其實只是將感情遺忘在某處罷了。
然而,剛才的言語,毫無疑問地,蘊含著感情。
那是,悲哀的神情。

「對不起……」

「不,請不用介意。」

她的話聲,已恢復如常。

「僅僅只是,自言自語罷了。」

「…………」

「或者說是,自嘲。」

感覺她似乎微微一笑。然而,這不是開心的笑容,而是如她的言語般,悲哀的淺笑。

「……就只是些,意義全無的閒話。」

恢復面無表情的她,下了這個結論。

「為什麼,妳平時都擺出那種表情?」

「……興趣。」

「…………」

「不行嗎?」

「感覺妳笑起來的話,會很可愛。」

「很早以前,我就忘記該怎麼笑了。」

「…………」

「……因為,我很傻。」

窗外,被切成四角形的,被染成紅色的千門萬戶。
遠處可聞,街上的吵雜聲。
這位少女,好似在看著那片雲朵另一端的某個存在。

「要不要打個賭?」

「……打賭?」

她皺起眉頭,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

「某天,我再回到這座小鎮之時……」

那時……

「賭賭看,妳是否能在那之前,回憶起笑容。」

「……不要。」

她乾脆地表示了拒絕後,繼續走出去。
走向同樣染上了一片鮮紅的走廊。

「……早就知道結果的事,可不能拿來打賭。」

一言語畢,便從我身旁走過。

「……再見。」

低語聲自那背影傳出,我不曉得她此刻的表情。

「對了……雖然向同學問這種事有點說不過去……最後,可否告訴我,妳的名字是?」

背影停止了一瞬間,隨後又是一聲低語。

「……不要。」


此後,直到第二學期結束,我連一次再度和她對話的機會都找不到。
在教室偶遇時,她仍舊一如往常地獨來獨往。那天的事情,簡直像是一場夢。
結果,也沒能對她講搬家的事情,只是宛如『消化試合※』般,應付了事地混日子。
不久,第二學期平安無事地結束了……

※消化試合:競技用語,意指雙方勝負已定(差距極大),但比賽又還沒結束時,剩餘的比賽時間


當天,從早上就在下雨。
我待在這座小鎮的,最後一天。
也是,回到回憶中的小鎮的,那一天。
已經和阿姨聯絡好,會在午後時分抵達,因此在這個連通勤途中的上班族都見不到的大清早,我站在車站入口處。
由於大部分的日用品都用宅急便送過去了,我手頭的行李不多,然而看到下著雨的陰暗天空,心情就沉重了起來。
這樣一來,那邊搞不好在下雪。

「……相澤。」

在這空無一人的車站入口,綻放著一朵粉紅色的傘之花。

「起得挺早的啊。」

「……今天比較特別。」

那是,唯一知道我將踏上旅途的那位同學。

「可是,為什麼妳知道是今天?而且連時間也知道。」

「問了老師。」

出現在傘下的,表情仍舊一如往常的那位女同學,正注視著我。
宛如那天的放學後。

「妳是特地來送我的嗎?」

「……因為順便。」

「順便?」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穿便服的打扮。可是,那件衣服被雨淋得濕答答地,簡直像是在外頭站了好幾個小時一樣。

「並且,既然只有我知道,那麼我也只好來送行了。」

語氣平淡地,陳述著。
可是那絕非無機質的言語。

「即使如此,我也不敢置信。真的完全沒想到,會有人來送我。」

「……不敢置信的事情,世上有很多。有好的、也有壞的。」

言語,停頓一下。
接著又慢慢地呼了口氣。

「當你發現的時候,早已置身在不敢置信的奇蹟之中……或許也有這種情形。」

「…………」

「要是那奇蹟,對你來說是好的,那就好了。」

感覺她那固執的表情,似乎軟化了一些。
是誰呢?也有向她伸出援手的某人在吧。
不知為何,我有這種感覺。

「可是,為什麼妳忽然講那些話?」

「……因為總覺得很相似。我與你。不過,沒有任何根據。」

「…………」

「讓我說出這句話的,你是第一個……深感榮幸嗎?」

「是啊,深感榮幸。」

「……是。」

開玩笑似地,輕輕點頭。

「……要打賭,可以。」

「喔,有勝算嗎?」

「……並不是。」

搖搖頭。

「未來,如果說是毫無預兆、不敢置信的事情……」

她露出下定決心似地表情,斟酌著措詞……

「今後,也會有我可以露出笑容的,那種未來吧?」

「會有的,我保證。」

「……雖說也不是很開心。」

「話說回來,要賭什麼?」

「華夫餅。」

「華夫餅啊……這樣就好?」

「是。因為我喜歡華夫餅。」

「好,打賭成立。」

「……是。」

「那麼,我該走了。」

出發的時刻,逼近了。

「我會等……」

接著,她的最後的言語越過雨幕,傳了過來。

「……你……」


那是,恰好一年前的事情。
遇見一名少女,小小地打個賭。沒什麼大不了的故事。
然而……

※      ※      ※      ※

「祐一。考完試,去那裡玩吧。」

專心傾聽故事的名雪,忽然笑了。

「祐一出生、長大的,那座城鎮。」

「沒錯……或許那也不賴。」

現在想起來,真的很不可思議。

「很期待呢。」

「不過,這跟名雪沒有關係吧。」

「嗚。是沒錯啦,可是我也想一起去。」

「什麼特色都沒有的小鎮喔。」

「我想見見她。」

「冷淡到讓人錯愕的傢伙喔。」

「可是,也不知道她現在怎樣啊。」

「也是……我也不知道。」

「那就說好了。」

「但不是考完試就好,要我們兩個都平安無事地合格才行喔。」

那時,那個什麼特色都沒有的小鎮,想必也櫻花爛漫。

「合格的話,我也能去?」

「沒錯……合格的話……」

「我們兩個一起喔,吶!」

「妳可別扯後腿啊。」

「那是我的台詞。」

「怎麼看都是我要講的吧。」

「祐一,又在欺負人了~」

在青蛙娃娃飛過來、飛過去的房間裡,我在偶然間,回憶起她最後的言語。


「……請你務必保持笑容。無論如何……」


譯註:『innocent』和『Four Rain』一樣,很早就有『習慣online』的譯本,但由於譯本品質不佳,因此在下決定將之重譯

===================================

刊後對話

「自『ONE's MEMORY remake』算起,繼續在第三次的刊後對話登場了。我是岬。」

「我是小雪。」

「小雪,那樣自我介紹……說真的有點奇怪……」

「沒關係,這樣才好懂。事實上,因為我在遊戲被叫做『小雪』的緣故,剛發售時大多以為我的名字是『深山雪』。」

「說起來,遊戲裡根本沒有出現妳的全名……」

※全名:深山 雪見(みやま ゆきみ)

「我說啊,本單元是『if』的刊後對話。」

「已經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跟什麼啦,小雪……」

「首先是『if』。」

「久違的中長篇故事。」

「並且,這回也跟平時一樣,寫『刊後對話』的時間點,正文還沒寫好。真傷腦筋啊,都拿牛磺酸當主食了(拿提神飲料當飯吃……)。」

※牛磺酸(Taurine):一種帶氨基的磺酸,補充牛磺酸有助於解除疲勞,坊間的功能性飲料(提神飲料),亦主要以補充牛磺酸為主,比如日本的『力保健』,台灣的『蠻牛』『康貝特』等

「小雪……」

「雖然內容感覺像是Bad Ending之後的故事,不過似乎還是老樣子,設定和原作遊戲多少有些出入。對此,還請各位一笑置之(不要追究)。」

「為什麼會有出入?」

「不就是寫文章的本人,已經忘記遊戲劇本了嗎?」

「……因為年深日久了。」

「雖然這部分是解說,不過這次的內容,實在不能講太多……」

「因為還沒寫出來?」

「不是的,原因是會洩露劇情。」

「在至今為止的SS(side story)裡,這篇給讀者的印象頗為不同。」

「所以,這回並非SS(side story),而是Another story。與所謂的本編,關係並不密切,僅僅只是稍微有關而已。」

「……好微妙。」

※      ※      ※      ※

「接下來是『innocent』。」

「這是先前在同人誌即賣會(COMIKE)上發行的,『折綴本(折り綴じ本)』的袖珍本再次收錄。」

「其實按照本來的打算,這篇或許會收錄在某次發行的短篇集裡,可是因為一些狀況,而收錄在這次。」

「什麼狀況?」

「大概是,這次是最後一次發行『ONE』『Kanon』的同人誌了。」

「為什麼?」

「已經夠了。」

「雖然這樣一聽就懂,可是這也太直接了,我沒辦法把話接下去啊,小雪。」

「開玩笑的啦,再怎麼說也出了這麼多本……」

「啊。對了,還是拜託大家把『innocent』和『if』徹底當作別的故事來看。設定亂掉了。」

「寫的人也亂掉了。」

※      ※      ※      ※

「小雪,下回預告……」

「辦不到。」

「是嗎……」

「可是,就像剛才講的,不怎麼想寫『ONE』『Kanon』的同人誌。或許某一天心血來潮,又想寫了。」

「在那之前,下回的新刊,什麼時候發行?」

「因為要暫時縮小社團的活動規模,無論再怎麼快,最起碼也要等到夏COMI了。」

「就不能在同人誌即賣會以外的活動發行嗎……」

「說得也是,明年考慮看看。」

「不過,還是想參加大阪的活動。」

「有空的話。」

「嗯……」

※      ※      ※      ※

「對了,岬。現在忽然想到,這回是『Kanon』的同人誌耶,我們居然在刊後對話登場,按照常識,這樣OK嗎?」

「……小雪。事到如今才說那種事,也太遲了吧。」

「因為本人表示,非常討厭普通的後記啦、評語啦、雜誌訪談啦……這一類的玩意。」

「不過,小■有在『innocent』裡面登場,所以我們應該也可以啦……」

「雖然我覺得,那不是問題。」

譯註:只要有愛就好?

※      ※      ※      ※

「最後的最後,在刊後對話這裡,衷心感謝入手本書的各位。」

「還有,ポプルス印刷所。真的每次都大大地麻煩您了……」

「對福生萬分感激呢。」

「話說,『福生』該怎麼讀?我挺在意的。」

「……ふくなま。」

「我想,肯定不是這樣唸的,小雪。」

某月某日某處

譯註:福生(ふっさ),日本地名。ポプルス印刷所的總公司,位於東京都福生市武蔵野台



初出

  『if』    新作
  『innocent』 COMIKE 58

社團『Cork Board』發行
同人誌『if』(2000.12.30)

===================================
譯者後記:

栞,生日快樂!

看了看文末的發行時間……現在的15年又1個月又1天前呢。

祐一:『因為總覺得,她與我很相似。』

茜:『……因為總覺得很相似。我與你。不過,沒有任何根據。』

對祐一的人設背景有一定了解的話,應該知道,祐一的人設原型,來自《ONE》里村茜廣播劇中,茜的青梅竹馬,前往『永遠世界』的『城島司』……

而里村茜的『茜』,是一種顏色的名稱,全名為『茜草紅』,具體形象就是晚霞的那種鮮紅,這同時也是茜的象徵色,恰恰能呼應《Kanon》當中,祐一埋藏在心中的,那段純白的、鮮紅的記憶。

人在孤單、寂寞的時候,總會下意識地尋求這種相似,即使沒有任何根據。在這過程中,因為溝通、因為理解,漸漸與他人建立了羈絆。人因此不再孤單、不再寂寞,進而有所成長,努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

久彌老師的作品裡,像這樣的描述時而可見。除了這篇『innocent』,《ONE》當中,久彌老師執筆的上月澪路線,也是很好的例子。另外,雖然並非出自久彌老師之手,但在《MOON.》、《AIR》、《CLANNAD》當中,也都能見到這樣的成長故事。

※      ※      ※      ※

茜:『……請你務必保持笑容。無論如何……』

可記得,在『SEVEN PIECE』的翻譯中,在下說過:參照2006年10月5日~2007年3月15日播映的《Kanon》京都版動畫的某些橋段,官方應當承認『SEVEN PIECE』的劇情與設定(即便未必是全部)

對於茜的這句話,看過《Kanon》京都版動畫的人,有沒有想起什麼呢?

===================================
栞:不管是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無論是治好生病的女孩子,或是拯救發生事故的人,或是治好受傷的朋友。

祐一:願望不是只有一個嗎?

栞:我不知道那孩子許了什麼願望。不過也許是『希望最喜歡的人,能一直笑著』這樣的願望……為了這樣,周圍的大家,也都得要幸福才行吧?

祐一:為什麼……妳會這麼想呢?

栞:我也不知道。只是病好了以後,就一直……有這種感覺。
===================================

以上摘錄自《Kanon》京都版動畫最終話。各位是否也從中感受到,兩者猶如共鳴般,交相呼應的感覺呢?

至於……

茜為什麼會這麼說?

該不會,茜知道『唯一的一個願望』的存在?

該不會,『唯一的一個願望』和『永遠世界』之間,有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久彌老師什麼也沒說。

最後,就是下回預告(自尋死路)的時間啦~(笑)

===================================
可知道,流過的時間?
可知道,宛如奪去溫暖的風,緩緩流過心頭的溪流?
放任回憶流過,企盼著,時間將一切帶走?
即便如此,可曾依賴過『希望』這樣的話語?

可有真正相信他人的時候?
===================================

摘錄自久彌老師更早之前的作品『ONE's MEMORY』,前述之『ONE's MEMORY remake』為再版。兩者正文內容基本相同,差別在於無印版的最末是久彌老師自說自話的普通後記,『remake』版的最末是兩位學姊登場的刊後對話。由於手上的文本為『ONE's MEMORY』,如果想看兩位學姊吐槽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同樣地,對於那段發人深思的字句,看過《Kanon》東映版、《Kanon》京都版動畫的人,有沒有想起什麼呢?





……或許,《ONE》與《Kanon》之間的關聯,並不僅只是久彌老師的這篇同人,她們之間或許還有更為根本的聯繫……畢竟都是久彌老師的心血啊。

各位是否和在下一樣,對這份共鳴心生感動之餘,也想深入了解『ONE's MEMORY』的內容了呢?由於能用於翻譯的閒暇不多,大概要明年才能完成這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了。老話一句,想期待的人,就耐心等待吧。

屈原《離騷》有云:『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至今,在下也依然一步一腳印地,走在這條漫漫長長、上下求索的求道之途上。

道魔幽影寫於2016年2月1日

Fin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