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4k

【同人】一直在一起

樓主 玲麗 suzuritama
GP8 BP-
這是一篇改自第八集番外篇《偽溫馨日記》和自己的亂掰所產生的悲文,
那時候好像才出到14還15集吧?總之第一部還沒完結篇說,
因此結局跟真實的結局是完全兩回事(炸)

這篇是用小亭的視角來寫,有些時空交錯的感覺,
一邊是現在所看到的,一邊則是之前的回憶,
黑色的字是回憶,咖啡色的字則是無法逃避的現在,
我寫出來的小亭,好像沒有刻畫的很成功,少了一些天真浪漫,
卻多了很多悲劇色彩,就當是看黑蛇小妹妹的成熟版本吧(狂炸)

很喜歡夏碎跟小亭的互動,雖然是主人與寵物(?),
可是在互動上卻像是兄妹一般融洽,
若這是夏碎的想法,那,小亭呢?
小亭真的甘心當個妹妹,然後輸給正牌的千冬歲弟弟嗎(啥?)

也以此為想法產出了這篇奇妙的文章,還請多指教嚕!
看哪天心情好能不能寫出另外一篇Happy End版本。 (←此為不負責任發言,還是比較喜歡雙歲啊)

此篇寫于2008年02月04日












  「吶,我解開你,你安安分分的,如何?」

  我依舊盯著對方看,半長的黑髮因剛剛的梳洗而沒有綁紮,隨意的垂在肩上,嘴角一直帶著溫溫的笑意,憑良心說,他是個好看的男生。

  「吶,去吧。」他一個彈指,我從蝴蝶結形狀被解放,在那個當下我立刻衝出矮桌盤據在天花板的角落,又變為蜥蜴形狀朝著他齜牙列嘴,視線依然是緊盯著他不放,這是確定自己的安全的必要動作。

  「你可能還不曉得一件事情。」他抽了張紙拿了筆在上面畫起了圖文,並沒有看我任何一眼,「被硬抽出的詛咒除了本身威力會折半之外,一旦少了憑藉的形體,很快的就會被消滅。」

  我迅速的從天花板上下來,剛好他轉過身,和他的紫眸對上。

  「在我手下,為我辦更多事吧。」看著圖騰成形的紙在我眼前散發出藍色的光芒,微弱的光宛若水珠一般,「轉咒,逆陣法。」

  隨著他的嗓音所發出的咒語,我猛然掉落地面,像一灘水一樣擴展開來,在地上佈滿了一層層的法陣,任由他跪坐在原地,將原本的我看個仔細。

  『更改,轉移舊之形,脫離軀體,改為聽我命之形,重入軀體。』他的指尖扣敲著我身上的文字,伴隨著咒文轉換這些文字本來的位置。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他的指示之下,我放棄了原本主人的血。

  「這樣應該差不多了。」看著他吐了口氣,我慢慢的聚集了自己的身形,一點一點的重回了蛇體的形狀。

  「吶,過來吧。」他咬破指尖,一滴殷紅的血落在手心上,我緩緩的移動到她身邊,吸去了那滴血色。

  我知道,我在此時已經重獲新生。


  ☆★☆★☆★☆★☆


  
  我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寄宿的祭偶好像受到了嚴重的創傷,在非自願的情況之下,我只能躺在一邊,看著主人與他的搭檔繼續跟惡鬼王對抗著。

  主人依然強悍,尤其站在搭檔旁邊更是能把強悍發揮到淋漓盡致,再加上旁邊還有其他人的幫忙,那我短暫休息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主人啊……



  ☆★☆★☆★☆★☆


  我的視線只與他短暫的對上一瞬間,他的紫眸又馬上的閉上了,讓我有點疑惑的看著他。

  「我在裡面的櫃子有收著幾個偶可以讓你用,明天、明天我再拿給你。」他這麼說著,可是眼睛卻沒有打開,是累了嗎?還是完全的信任我不會傷害他呢?

  我繼續看著他,他全然沒有任何動靜,確定他已經熟睡了,我開始心急。

  聽說這樣子就睡覺會感冒的,但是仍然還是詛咒體的我卻無法幫上任何的忙,也無法給予他任何的溫暖,沒有形體的我,什麼都辦不到。

  ……等等,剛剛他說裡面的櫃子有偶讓我用,是能讓我有形體能出一些力的物品嗎?

  抱持著小小的疑惑進入內室,翻箱倒櫃了一陣,總算是在櫃子的裡層找到了我可以進入寄宿的偶,慌慌亂亂的衝了出去,還不習慣這個身體的動作,碰倒了一些飾品與衣服後回到了他身邊,他依然熟睡著。

  試圖移動他,卻又擔心吵醒他打斷他的睡眠,我的記憶中並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到底該怎麼做我是完全一籌莫展。

  翻了翻寫字桌上的書籍與文件,在某本雜誌中看到關於被子的介紹,趕忙在進入內室,在小櫃中翻出涼被輕輕的替他蓋上。

  這任主人是人類啊!那麼應該學習一些人類的知識或禮節吧?

  為了不要給主人添麻煩,我看著書中的廣告與資訊,以及以往執行任務時觀察人類的習慣,在櫃中拖出了一堆衣物床被,找尋適合自己的衣服蔽體。

  窩在床被中,享受著第一次的溫暖,明明知道要更加努力不可懈怠,但仍然還在看雜誌的我也慢慢的閉上眼睛。


  ☆★☆★☆★☆★☆



  我緩緩的睜開眼,戰鬥仍然還在持續著。

  看著主人手上的黑鞭已經變成了銅金色的鐵鞭,他搭檔手上原本閃耀著銀光的槍,也轉為閃爍著紅色光芒,看來這場戰役不輕鬆啊!

  再看向旁邊,主人的弟弟也與敵人進入了對峙,我好想起身幫忙戰鬥,可是祭偶被破壞的我,只能無能為力的躺在這裡乾著急。

  加油!加油啊!

  不知道詛咒體的祈禱有沒有用,但是現在的我,只能閉上眼,拼命的在心中替大家祈禱著。


  ☆★☆★☆★☆★☆


  緩緩的睜開眼,我的金眸與他的紫眸對上,半晌,我綻開了笑花。

  「嗯……主人……」憨憨的笑了一下,想說要怎麼解釋現在這個狀況比較洽當。

  「我的名字是藥師寺夏碎。」看著他拂開身邊的雜物隨意在榻榻米上坐好,「妳自行找到祭偶使用嗎?」

  「嗯。」我漾出了大大的笑容,自己脫離祭偶讓對方確認後再鑽回偶上,重新呈現小女娃姿態,「很舒服、很舒服,比之前寄住的東西還要舒服。」我努力的想要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妳喜歡就好,祭偶身上都會附帶著能讓附身物順利融入的小咒語,若不受意外傷害能夠維持很長一段的使用時間。」應該是在解釋給我聽吧?他說完了眼睛看了一下周遭,站起身來開始有著整理的動作。

  「對不起,因為我不知道放哪裡,所以把每個地方都找了。」我吐吐舌,蹲在主人旁邊開始幫忙撿起小東西遞過去,畢竟弄得那麼亂是我的責任,我有義務要幫忙整理。

  「沒關係,反正也差不多到了該整理房間的時候了,請幫我把外面的涼被拿進來。」他這麼開口,卻讓我受寵若驚。

  主人竟然用請字耶!前一任主人對我從來就只有命令,沒有請託,為此,我對這個新主人的印象更好了。

  邁著小小的步伐把涼被抱回來,他並沒有回頭就從我的手上接過,並折好收回櫃中,像是閒聊一般的開口:「對了,妳有特別想要的名字嗎?」

  「名字?」我偏著頭,雙眼疑惑的眨啊眨的,一個詛咒需要名字嗎?前任主人說過詛咒是不需要名字,只要會聽命辦事就好,難道換了一個外形就有那麼多差異嗎?

  我開始檢視起自己的身體,正看反看倒立看,還沒看到什麼特異之處,就發現主人正在看自己。

  「嗯,名字。」主人的表情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很認真的看著我,「例如我的名字是夏碎,妳有沒有喜歡的字想當名?」

  「沒有。」我飛快的搖頭,「這樣就沒有名字嗎?」有點擔心的開口詢問,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擁有屬於我專屬的東西,哪怕只是空泛的名字也罷,但是我仍然想要。

  「倒也不至於,不然我們一起來選名字吧?」主人關上櫃子站起身,帶頭走向外室,彎下腰來撿拾著散落一地的東西。「妳認得字嗎?」

  「嗯,認得。我之前的主人有在裡面做了字體的辨別。」聽到可以擁有自己的名字,我蹦蹦跳跳的跟了出去幫忙收拾,我終於要擁有第一個屬於自己的東西了。


  ☆★☆★☆★☆★☆



  還沒打完嗎?

  我看了一下戰場,戰況似乎比剛剛更為慘烈,主人的紫色袍子滲出了紅色的血,原先覆蓋於臉上的面具也脫落了,綁紮頭髮的髮帶似乎也斷了,黑髮隨著他的動作四處跳躍飛揚。

  明明是那麼吃緊的戰況,但是我卻發現主人的眼仍然會不時的往我這邊掃來,彷彿是在擔心我一樣,讓我覺得好安心。


  ☆★☆★☆★☆★☆


  丟下了仍然還在選字的字典,走到外面看著主人介紹我跟客人認識,也第一次知道原來不是什麼人都能吃,看著主人殷殷教導我要尊重客人,我大力的點頭稱懂表示了解。

  主人的眼神好像還是透露著疑惑,但是他並沒有詢問,反而打開了客人所帶來的木盒,在那個瞬間芳甜清香的味道渲染滿整個室內。

  主人好像嘀咕了些什麼,不過我沒有細聽,眼睛一直盯著那個木盒不放。

  那應該是食物吧?看起來好像很好吃,以前的主人從來不准我吃食物,覺得這是糟蹋,我是詛咒體,只能吃敵人的軀體與屍骸。

  「想吃?」主人溫暖的嗓音在我頭上響起。

  「嗯。」我趕忙點頭,用充滿希望的眼光看著他,希望這任主人能讓我嘗試食物的滋味,哪怕只有一次也好,「這是什麼?」

  主人好像在介紹眼前食物的來源,但是我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食物給吸引走,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那個裝點心的木盒。

  「那可以吃嗎?」盯著點心盒,我做了任務上的詢問。

  其實主人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看著主人重新打開點心盒後離開,這應該是表示我能吃吧?

  偷看了一下主人沒有在看這邊,我拉開了嘴把點心往嘴裡倒,一個一個吃太花時間了,如果只能吃那麼一次,那麼一定要吃夠本才行。

  回過神,發現主人正愣愣的看著我,趕忙把點心盒放下,閉上嘴,一臉無辜。

  「點心配上茶水會比較好一點。」主人像是想了一下,還是端著茶水走到桌邊,並沒有阻止我或命令我以後不准吃,反而還細心的教導我一些常識。

  我乖巧的點了點頭,看著主人再拿了一盒點心出來,話家常的開口詢問:「對了,妳選好字了嗎?」

  「什麼字都可以嗎?」知道主人不會禁止我吃東西時,我也不貪多,慢慢伸手的拿起一個點心,細細的品嘗著,內心也有了一個決定。

  「有喜歡的字了嗎?」

  「嗯。」看著正在嗅著茶香的主人,我用力的點點頭,將手上的點心一口吞下,橫過桌子拿起了點心盒的蓋子,「喜歡這個。」

  我不知道這上面的字是什麼,是什麼也不重要,因為這是我吃到的第一樣東西,還是主人許可我吃的,再加上東西又好吃,無論那是什麼字我都喜歡。

  「妳喜歡這個字?」面對主人的詢問我漾開了大而滿足的笑容。

  「嗯,因為很好吃。」

  從此以後,我有了名字,一個新的名字,一個專屬於我的名字,而賜予我的,是我最重要的主人。


  ☆★☆★☆★☆★☆



  屬於戰場上專有的殺伐聲不斷傳來,兵器觸碰互擊的聲音、爆符的爆炸聲、咒語的吟誦聲,水的聲音、風的聲音、以及筋骨斷裂的聲音。

  主人的紫袍已經快變成情報班專屬的紅,轉頭看向主人的弟弟,他身上的紅袍也因為血色的乾涸而快變成了墨黑。

  我好想動、好想動、好想動!

  我好想起身保護主人,保護所有主人所重視的人。



  ☆★☆★☆★☆★☆


  「妳的髮散散的不好看,我幫妳梳頭。」主人揚起了微笑對我招了招手,從桌下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我蹦上了主人的腿,看著盒子被打開,裡面擺著精美的髮梳和小鏡子,「主人也用這個梳嗎?」我喜歡這髮梳的樣式,看起來像是美味的點心,如果主人也用這個梳髮,我會更喜歡。

  「不用的,這是我母親的物品,平時只是放著。」主人一邊幫我梳著髮一邊跟我解釋著,俐落的動作讓我的散髮被紮成了辮,然後固定在我的頭顱之上,「小亭喜歡的話,就讓妳用。」

  「小亭很喜歡。」我蹦下了主人的腿,兩手按著髮辮再度露出大大的笑容,「還有主人,小亭最喜歡。」因為才短短不到幾小時,主人就給了我許多第一次,第一次吃到食物、第一次有了名字、甚至於第一次擁有屬於自己的物品。

  看著主人仍然笑笑的,把髮梳放回了小盒子,然後把盒子遞給了我。

  笑著接過木盒,我抱著木盒往主人懷裡鑽,這是我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可是我相信夏碎主人會包容我的。

  「小亭最喜歡主人了,只要主人有事情,小亭一定會幫忙,要殺人也好、要吃人也好,就算要詛咒別人、要小亭消失也沒關係。」我把臉埋在主人的懷中嚷嚷著,有一股叫做幸福的感覺不斷湧現。

  「不會要妳消失的。」主人拍著我的背,口氣中有著微微的嘆息。

  「嗯。」我抬起頭帶著笑臉望著主人,「主人,小亭一直陪在你身旁好不好?」

  「只要妳喜歡的話,都可以。」

  「一直一直在一起喔?」

  「嗯。」


  ☆★☆★☆★☆★☆



  一個鈍重的聲音響起,把我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轉過頭,主人的弟弟倒在我附近,與主人相像的容顏沾滿了血污,慘白的面色像是受了極大的痛楚,一時間似乎無法動彈。

  與他對峙的敵人彷彿不打算放過他一般,帶著陰狠的微笑朝著他走來。



  ☆★☆★☆★☆★☆


  「小亭,拜託妳一件事情可以嗎?」在某天的午後,一邊喝茶一邊吃點心時,主人突然開口。

  「什麼事呢?」我咬著點心歪著頭,「只要是主人的要求小亭一定會照辦喔!」

  主人笑著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頭,「如果有一天,千冬歲遇到危難而我卻無法抽身幫助他時,請妳代替我幫助他脫離險境,好嗎?」

  「嗯。」我滿足的吞下了美味的點心,大大的點了點頭。


  ☆★☆★☆★☆★☆



  承諾,言猶在耳。

  看著有些左支右絀的主人,現在的主人應該沒辦法抽身幫助弟弟吧?

  看著逐漸逼近的兵器,我笑著流下了淚,這是我臉上第一次流下除了口水以外的液體。

  我把自己從祭偶中抽離,以詛咒體之形幫主人的弟弟檔下了致命的一擊。

  是的,致命的一擊。

  聽說人類在死前,過往的一生會像跑馬燈一般的呈現在眼前,那麼詛咒體也是嗎?與主人相遇後的片段不斷的在腦中呈現著。

  主人的弟弟趁著對方錯愕時奮力反擊而擊敗對方,主人那邊的打鬥似乎也告了一個段落,因為他正往我這個方向跑來。

  看著他慌張的跑來拿出了一個新的祭偶,要我趕快進去,重新變成了女娃姿態縮在他懷中,我是笑的,但是淚卻無法停息,我知道,挨了剛剛那一下,我快消失了。

  虛弱的抬起手摸著自己的髮,這髮,一向是由主人打理的,無論是紮成髮辮繞成小圈的造型,還是之前在鬼屋中的長髮市松娃娃的髮型,都是主人幫我整理綁紮的。

  另外一隻手摸著自己的肚子,這胃,一向是由主人照顧的,無論是烤肉火鍋,還是在外的聚餐,或是在紫館內的日常飲食,也都是主人一手包辦處理,就怕我吃不飽餓著。

  含著淚看著主人,主人的眼中充滿了焦急,我想看清那紫眸,但是視線卻開始盪漾渙散。

  「主人,小亭最喜歡你了。」我想用有元氣的聲音宣告,無奈吐出的卻是細微虛弱的氣音,「雖然小亭已經不能長大嫁給你了,可是不要難過,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喔。」

  影子一層一層的疊在我身上,我知道現在我們身邊應該是圍繞著一群的人,可是我的視線依然只停留在主人身上。

  「夏碎。」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喚主人的名,「小亭最愛你了。」

  真的,就算我消失了,但是我還是會永遠愛你,因為我們約定好了,我會一直陪在你旁邊,一直一直在一起。
8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