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99

RE:【長篇】第十次重生 第十九章 

樓主 ユートの 兄貴分 quinton72
GP3 BP-
原來少放了一章


  第十九章




  烏鷲的能力人神共憤,不算無殿的話,基本上這混蛋就是學院最強,但就差在實戰經驗極少,以至於能力差上一大截的奴勒麗在只以七成的力度下的也能跟烏鷲抗著。

  我專注的看著奴勒麗好一會兒,確定她暫時不會理會我時才動了動手指,召出一道以「轉換」之力形成的結界罩住自己跟換了主人的早晨套餐。

  不這樣做的話,光是閃避那堆羽毛,就足以令早餐打翻八九十次。

  黑羽撞上防護罩,立即就轉化為各種物質——反正我只是要擋住攻擊而已,用不著再花多幾倍的力量控制它們轉成特定的面。

  於是後來因地上遺落下來的那堆各式各樣的詭異物質,以致維修了整整半年的無辜黑館大廳表示極其蛋疼,要求學院交出身、心、精神、美貌損傷費,不過這是後話。

  因為那一層又一層羽毛的關係,就算有防護罩,視線依然會被阻擋。我勉勉強強的確認好樓梯的位置,便急忙跑上樓。

  直到到達四樓邊緣,肯定不可能再被他們波及到我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

  惡魔黑袍。

  這件事之後再問。

  臉孔問題。

  ……恐怕改不了。

  老。

  咱是帥哥,不和非人類一般見識。

  這時正苦苦亂想一通,才發覺最近的一堆問題都好像跟烏鷲有關,令頭開始痛起來,甚至有種撞牆的衝動。

  休閒的生活正對我揮揮手,顫著屁股跳著小舞步慢慢蹦離俺……

  咦?

  突然感到有人接近,我愣一下,細想了一瞬便將防護罩撤掉。

  「轉換」的性質有點詭異,接近直覺,所以能發現這種能量的人不多,不過這裡可是最多黑袍的所在地,安全起見我還是決定將防護罩拿開。

  才轉了個拐,便看見穿著整齊的學長正準備走樓梯下樓去。

  學長看到我,神情竟然有點錯愕。

  等等,有什麼好愕的!

  該不會是想跟我搶早餐吧!

  我防備地盯著學長,將套餐往懷裡塞了塞。

  學長將我由頭仔細看到腳趾頭,又由腳趾頭看到我頭頂去,然後微微緩了一口氣。

  ……我擦,今早是怎麼回事,怎麼碰到的幾個人反應都那麼奇怪,是我醒來的方式不對嗎?

  「哥哥……?」我這才想起之前學長說過有其他人的時候要叫他學長,那沒人的時候是不是要叫他哥哥呢?

  本來學長是打算側身離開的了,可是聽到我在喊他,便頓了頓,然後又轉回來淡淡地解釋,「沒什麼,只是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而已。」

  這不難懂,十年前烏鷲衝過來摟住我的那一幕仍歷歷在目,但我還是假裝不解的皺著眉頭,歪頭問道:「我沒有偷跑出去玩耶?」

  學長卻罕有的沉默了起來,神色複雜的沉吟,然後語氣赫然帶著認真的問道:「你跟烏鷲……是什麼關係?」

  「……」我一時間大腦之頓時一片空白,昨晚竟然忘了跟烏鷲對供!

  ……老大,這時候我說我自閉症復發你信不?

  當然,我這近千年的處事經驗可不是作假的!

  不待學長從我身上察覺出什麼,我立即轉過頭不看著學長,哆哆嗦嗦地道:「他不准我講出來。」

  學長見狀,竟然沒繼續問下去,而是鄭重地提醒我:「好吧,記住小心烏鷲。」

  做戲做全套:「為什麼?」

  話說「烏鷲」這張牌真好使,看來日後可方便多了。

  學長張了張口,像準備說話,卻又立即閉上,紅眼睛又透著猶豫之色。

  我是穿越了嗎?我是穿越了吧!

  今早每個人都不對勁,待會不會遇到賽塔在跳肚皮舞吧?

  等了好一陣子,學長像是整理過後才以一副閒閒的語氣說出驚天之事,「也不怎樣,烏鷲有一次跟黎沚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在學院正中間向著對方全力發射出類光波攻擊,最後學院被毀了大半,死傷無數,靠著學院的生死契約才令這件事平息。」

  ……光波?

  昨晚某黑袍哄著我去看那個內褲外穿的必殺無敵死光……?

  我無語。

  我已經可以想像到那種蘑菇雲狀的大爆炸。

  一場失去部份力量的古神與一個妖師最強武器的陰影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沒炸掉整個學院根本奇蹟!

  不過對一個小孩子來講,這的確是重口味了點,難怪學長不願意跟我……

  等等,最後還不是跟我講了!

  我還不想當個火星人啊!

  在我腦殘之際,場面就這樣冷了下來,令我不由回神抬頭看向學長,只見學長也看著我,仿佛在說「我講完了,換你發表意見」。

  「……」我絞盡腦汁地思索一個小孩在這場面應該說些什麼,「所以烏鷲是大怪獸?」

  學長:「……」

  學長:「沒錯,離他遠點。」

  我:「……」的確是大怪獸,你真相了。

  學長又問:「已經買過早餐了吧?」

  聞言,我略顯靦腆的扯了一個帶點羞澀的笑容,搔了搔後腦勾,同時點了點頭。

  我是用零台幣辛辛苦苦的買下這份早餐滴!點讚!絕逼木有說謊!

  ……總不能說我搶了別人的早餐吧!

  不過還好他沒問我拿回昨天給我的零錢,不然這就被揭穿了。

  學長像是想不到還有什麼話題似的,只是拍了拍我的腦袋,輕道:「現在咖啡對你的身體有害,下次買巧克力。」

  ……你不說我也忘了,不然三分鐘後就會跟烏鷲口中的醜婆婆來個間接接吻。

  「我不想你姐又轟短訊來煩我。」

  「……喔。」

  溫馨的氛圍像戳破的氣球,砰地一聲炸裂了。

  看著學長慢慢走下樓梯,我翻了翻白眼,朝學長的背影作了個鬼臉,然後轉身繼續往房間進發。

  ……然後一道大雷直接將我劈成兩半。

  賽塔就站在我前面,笑盈盈的微彎唇角看著我。

  就他這神乎奇技般的隱藏氣息技巧,玩捉迷藏百戰百勝。

  「您好。」賽塔優雅的打著招呼,眼底卻閃過一絲好奇。

  我抬頭望向刷了把存在感的賽塔,抓緊了因驚嚇而差點跌翻的盤子,突然意識到他對我講話的語氣不太正常。

  他沒將我當成小孩子。

  這種念頭一閃而過,令我不由重重一震。

  沒人走出來打擾,旁邊我那些完全不懂的藝術品也難得的裝成死物似的。

  在這種靜得連針掉在地上也能聽見的環境下,我仿佛聽到了在大廳的學長的怒吼聲。

  烏鷲看來給學長跘住了,不過就算找他也沒方法處理現在的狀況吧……

  賣萌手冊買一送一,蒙關必備,存貨充足。

  ……靠,我怎會想到這種解決方法!

  都怪這身高!

  不不不,還未確定到底賽塔是不是察覺到些什麼……

  「請問,您身上的詛咒……」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81 筆精華,08/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