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9

【短篇】我會等你(安漾)

樓主 水離 mizu0812
GP6 BP-
大家好~這裡是某離。
某離是第一次在這邊發文,請多指教~


注意!
*角色崩壞得很

  「喝杯咖啡嗎?」

  「不要!」你幾乎在我開口的同時間便拒絕了我。

  「別這麼乾脆,我會等你。」隨即,腳下的移送陣便亮起了。再次睜開眼,是算是我與你交集最多的地方。

  熟手地沖一杯黑咖啡,坐在廳子裡,呆呆盯著咖啡杯內的液體。

  也許可以……換上可可吧?

  把杯子裡的一口氣喝掉。

  穿過學院結界出現在你的房間,除了放在桌上的一台電腦,什麼擺設都沒有,簡單、樸素,就如你一樣,要是沒有那隻咬著蓮蓬頭的人偶。

  目光停在躺在床上的你,特意放輕了腳步走近你。

  要是讓比申知道身為鬼王第一高手的我,竟會怕吵醒一個人類,一定會以為我腦子壞掉了吧?

  事實上,我也對自己感到不解。這並不是我會做的事,直接弄醒還可以看到你一臉驚恐……

  啊,等你一睡醒便看見我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不知道你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一定是以為自己在作夢或考慮要不要一槍轟掉我的頭吧?

  想到你面對我時從沒有好面色,這裡隱約的痛感似乎明顯起來。

  「嗯……不要……」你突然翻身,像夢到什麼可怕的事,眉頭緊皺。

  眼看被單快要落地,弱小的妖師會著涼吧。替你蓋好被子,手指在你眉間來回搓揉,這麼多少能撫平你夢中的不安吧?

  你卻在這時睜開了眼,迷濛的眼神似乎還沒有對焦,還沒有意識到你眼前的人,是我,你最痛恨的人。

  「安地爾?」半响,聽見的是你沙啞的嗓音。

  倒了杯水給你,卻遲遲不接過。

  「還是你想要喝咖啡?」聽見「咖啡」這個關鍵詞,你便像搖鼓一樣搖頭,「那就喝水。」你遲疑了一下,才慢慢伸出手。

  「你為什麼在這?」看著你一手按在手環上,小心翼翼地防備著我。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此刻,竟難以如以往一般自然地戲弄你,說想看看出現在凡斯後人的房裡,亞那的兒子會不會抓狂云云,「想你。」

  「哈?」看你一臉呆滯,然後滿臉通紅,我竟捺不住笑出來,「騙你的。我是想邀請你喝一杯咖……呃、熱可可。」

  「可可?你該不會是發燒了吧?」發覺自己連後半句也說了出來,你連忙捂住口。

  「不,你要試試嗎?」

  「試什麼?」

  沒有回答,我與你之間的距離漸漸縮短,最後額碰額。你身上的香氣撲進鼻子,不同於黑暗種族那腐爛的臭味,而是清新的……「好香。」

  感受到你渾身一顫,把你拉離一點,對上了眼神。這是一對純粹的黑瞳,即使知道了千年前的事、經歷過陰影一事,仍然毫無異念、毫無雜質的黑。

  純粹的黑會吸引同樣純粹的白,如冰牙的第三王子和妖師首領的兒子,這是千年前便知道的。但身為鬼族的我……竟在多次接觸下,被這個平平無奇,甚至可以算是懦弱的妖師吸引,真是腦子壞掉了吧?

  「凡斯的後人,用你自己的身體感受到了嗎?」

  「好冷……」聽著你低聲的喃喃自語,我不禁失笑。

  那是當然,因為我是鬼族。

  可是你接下來的話和行為可讓我笑不出來了。

  「我知道了,你是發冷吧!」說著,你扯開身上的被子,把我拉到床上、你的身旁,再將那張單薄的被子蓋在我倆身上。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你皺著眉頭望我一眼,「蓋被子啊……」

  得到這麼一個答案,抑制住的能力稍有不穩,四周的空氣一冷,便見你打了個哆嗦,又連忙控制好能力,「我不是指這個。」

  「不然要我回答,讓某個鬼王第一高手因為自家沒有被子發冷到睡了醒不來的地步而死這個死法太遜嗎……」你故意壓低的聲音,雖然比較似是挖苦,卻讓我的心流過一陣暖流。

  「為什麼?」

  「不是說了冷死太……」打斷了你的話,追問:「為什麼要這樣做?就算我真的冷死了,對你們來說不是更好嗎?當然我是不會因為這麼蠢的原因而死。但是為什麼?為什麼要憐憫身為你最珍愛的亞那的孩子敵人的我?」

  「哈?與學長無關吧?說到底我這麼做又不代表我站在鬼族那邊。」

  「所以說為什麼?為什麼要關心我?」

  看著你一臉迷茫,我嘆了口氣,「罷了。有時間來喝杯……可可吧。」

  「不要!」即使換上了可可,你仍是不假思索拒絕了。

  為什麼……你總是不答應我的邀請呢?只是想與你獨處的時間,再多一分、再多一秒而已。

  輕笑一聲,啟動移送陣,「我會等你,一直。」


  你沒有讓我久等,在第二天便來到湖之鎮。

  為你沖一杯熱可可,順便為自己倒一杯黑咖啡。

  相對無語。

  先打破寧靜的是你,「安地爾,你為何喜歡喝黑咖啡呢?」

  「呵,為什麼呢……那你又為什麼討厭咖啡?」討厭我呢?

  你用複雜的眼神看了看我,「安地爾,你……對我到底是?」

  「凡斯的後人,我也不清楚,只是一想到你與亞那的孩子這樣親近,心就靜不下來……呵,這大概是你們所說的『喜歡』吧?」

  「可是我……」停止了你的話,「我知道,你討厭我。所以我不會逼你,我會等,等到你肯看我一眼……」

  「我沒有!」沒有?

  「我沒有討厭你,我只是……不懂。」說著,抓了抓頭髮。

  沒有搭話,只是安靜等你整理好話語。

  「我不懂,不懂我對你還有學長是怎樣的感情!雖然你是鬼族,是我們的敵人,有時候卻幫助我們。說恨,是有的,畢竟是你令學長死亡,但是那也是因為我,我分不清對你的感情到底是感激還是憎恨……學長是我的代導人,對我來說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在你額上一吻,阻止你說下去。

  「沒關係,我懂。」

  「所以,也許我們可以從熟悉彼此開始……」手搭上你捏得泛紅的手,注視著你瞬間漲紅的臉,「好。」

  摸摸你柔軟的黑髮,吻上溫熱的唇瓣。

  好甜……這就是你喜歡的甜味……


  接下來一段時間,除了你偶爾會來喝杯可可,我們都是以電話聯絡。只是,無論前者,還是後者的次數都明顯減少了。

  是你膩了,還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告訴你,想要在人類喜歡的聖誕節給你一個驚喜,用移送陣傳送到你附近。

  定睛以後,是人來人往的大街,雙雙對對的情侶在聖誕樹前互相依偎。我卻一眼便看見了你,還有身邊亞那的孩子。

  你在抱著兔子玩偶的他旁邊,笑容是那麼自然、那麼快樂。

  忽然想起,純粹的黑會吸引同樣純粹的白,純粹的白也會吸引同樣純粹的黑。

  眼神有一瞬對上了,你卻若無其事轉開了。

  呵,從一開始我便輸了吧?

  我是鬼族,可是這裡隱約的痛感……不,已經連痛覺都失去了,只剩一片空虛。

  要是把你關起來,就不能從我身邊逃開,投入亞那兒子的懷抱了吧?

  可是,會被你討厭吧。

  只要他能珍惜你,只要你好,那就好了。


  當天,我收到你的簡訊:安,我們下一次相見就相戀。

  好,我會等你。


  聽著海浪聲,回想起我們屈指可數的約會,其中一次便是海邊。

  某個晚上,帶著你來到你的世界裡還沒有被污染的海灘,學著用蠟燭排成一個心型。雖然你緊張兮兮總怕會被燒到,仍配合我坐裡面。

  依然記得你仰頭看見天上繁星後是多麼興奮,記得被火光映紅你的笑臉是多麼美麗。

  呵……在那之後,已經沒有了。

  還沒有來得及烙下更多的回憶,已經沒有了。

  因為你已不在。

  收到你的簡訊一個月後,電話上顯示你的號碼,接通後卻是他的聲音,帶來的是你的死訊——你為了解除他的詛咒,付出了同樣的代價。

  想過將沒有你的學院、把你珍愛的人毀掉,可是這不是你希望的吧?

  是不是當天沒有看見聖誕樹下的情景,是不是當初沒有等你,結局就不是這樣?

  原來,是我害了你。


  安,我們下一次相見就相戀。

  沒關係,我會等你。
【完】

碎碎念:
因為最近又把特傳全看了一遍,又翻了同人文發現安漾文好像不太多,再加上被某首歌(無顏女)洗腦,便突然生出這篇文了。-->自我滿足
其實一開始便定了是BE(因為某離超愛悲文),但中間那個閃瞎的情節是怎樣。可是後面劇情好像太快了?

我會等你。」這句真是魔咒!!可是很甜又很虐(矛盾啊你

好久沒有寫過同人文-口-
上一篇好像三四年前了,寫過的量不多,頂多只有四五篇,希望角色不要崩壞!(可是還是壞掉了


以下是手癢畫的:

掃上來才發現安地爾的臉崩了-口-可是不想改(被打
頭髮亂糟糟~

(這Q版是誰

好吧,其實我不會畫側臉。


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歡迎留言交流/抓錯/指點/悲(虐)文推薦~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581 筆精華,08/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