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52

RE:【連載】戀姬無雙-血繼限界 第十四章‧沒有你選擇的餘地

樓主 青龍 asd123987654
GP0 BP-
第十五章‧這是你的對手



「是,小姐」侍女回答著扶著月去休息。

音玄便走進了大廳,他剛進入大廳,大廳上的主位坐著一位白髮老者,面容端正方剛,他一臉嚴肅的看著走近來的音玄。

「小玄兒,你回來了,你帶回來的那個男孩就是你準備十天後跟你爸爸的約定,的人選了嗎?」老者和顏悅色的問著。

「是的爺爺」音玄恭敬的回答著。

主位上這位老主是目前,天弦府的家主『音老爺子』,也是音玄的爺爺,原本她打算將自己的家業,直接傳給他的兒子『音無』可是當他看到自己的兒子跟他自己的女兒之間帶有一點糾葛時,他就打算先解決他們父女之間的事情,之後再讓他繼承自己的位置,自己好放輕鬆的過日子去。

「聽說你跟你父親的打賭還真讓我嚇了一跳,而且聽說你這次帶回來的徒弟還是一個男孩子?」音老爺子,驚訝的說著。

「是的,這一次的打賭我一定要贏過父親,讓他再也無話可說,不能來管我的事」音玄斬釘截鐵的說著。

「口氣真是不小啊」就在著時大廳門口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說完大廳門口,出現一個身穿,紫色的衣服腰間配著一把劍的人走了進來,臉上還帶著,一種他贏了的表情,進來的人正是音玄的父親,『音無』。

‧‧‧‧‧

被帶到房間的月夜正在昏迷著,大概過了一個時辰,他慢慢的醒了過來,當他醒來時看了看四周「這是哪裡阿?」他疑惑的看著這一個房間,這是一個普通的房間,裡面只有,基本的書桌櫃子,還有文房四寶,雖然不是什麼豪華的房間,但房間也卻瀰漫著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

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一位侍女拿著洗臉盆,跟一套衣服走了進來,他看著月夜「你醒了,這是給你穿的衣服,你在這等一下我這就去通知小姐」說完侍女快速的離開了房間,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這時的大廳已經,吵的沸沸揚揚了,音玄跟音無,兩父女吵的不可開交,就連音玄的七位哥哥都過來了。

看著自己的兒子跟孫女吵成這樣全無停歇,音老爺子很是無奈,再來看到自己的七位孫子也跑了過來。

「你兩個就不能各退一步嗎?」

「不能!!!」父女兩異口同聲的說著,再互看了一眼「哼!!!」

音老爺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時突然一位侍女走了近來「小姐,那位公子醒了」

「是嗎?我馬上過去,你先去忙吧。」

「是」說完事情急急忙忙的趕緊退了出去,看著他們父女吵架,能不被波及就不被波及,所以他趕緊的出去了。

「音玄去叫那小子過來吧」

「是,爺爺」說完音玄立即走了出去。

「我就看看,這ㄚ頭他能有多大的能耐,看看他找的弟子,有沒有這本是讓他贏」看著自己女兒走出去,音無看著女兒出去的樣子自信的說道。

音老爺子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阿,想當初家裡那麼的和樂融融,誰想的到現在會發生這種事,原因竟然只是兒子自己的女兒,想去外面闖蕩遊歷。

這時月夜的房間門打開了,他剛好看到正換完衣服的月夜,當他看到穿著一身白色衣服的月夜,頓時看的有一點出神了,心道真是美麗啊,感覺到這美麗的感覺中還帶著一種優雅的氣質。

月夜要是知道這時有人在形容他美麗他可能會當場昏過去,美麗你當我是娘娘腔阿,用美麗來形容我,你不如說我帥氣或是玉樹臨風比較妥當適合。

看到音玄一直看著自己月夜,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兩人就這樣看了好一會兒「你幹什麼,一直看著我」過了一會兒音玄才突然回過神來,看著月夜問到。

「沒事阿,那你幹麻一直看著我?」

這時才突然想到自己要說什麼「算了,先跟我來吧,我家的人要見你,過來吧」說著便走了出去了。

「等等在見到我父親跟我爺爺的時候,不可以說出我們之間的約定知道嗎?」音玄一邊走一邊說道,再一旁的月夜點了一點頭,示意他知道了。

在剛進到大廳時,月夜竟突然有一種楊子榮進了威虎山的微妙感覺!

正當面的主座之上,音玄他爺爺音老爺子正披著一張虎皮大氅,一臉嚴肅,雄踞在主位上,身子微微的看著一位年輕人走進來,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月夜,眼神如鷹隼  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座山雕,只要形稍做調整,完全都不用再化裝。

音無瞪著一雙牛眼,手按劍柄,氣勢洶洶,在音老爺子座前巍峨而立,一臉審查奸細的嚴肅神情。

雖然臉上沒有麻子,但那神情就是活脫脫一個八大金剛的座一『大麻子。』

兩側,七條彪形大漢一個個虎背熊腰,一字排開,一個個都是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正是八大金剛在座!這場面也太那個逼真一點了,太山寨了吧,就不怕被告侵權,,

若是在主位上面的音老爺子或是在場任何人在此時湊性上來一句:「天王蓋地虎?」

那麼月夜立即就會條件反射的來一句:寶塔鎮河妖!至於以後的那什麼麼哈麼哈。

不過呢,就算再山寨也好,肯定是不可能整出一句「天王蓋地虎」的!

而且直接就是沒有任何人說話。

氣氛竟是沉抑之極,在場大廳所有的目光都凝重且兇惡地注視在月夜的臉上。

良久,音無大吼一聲:「呔!小夥子?」

還沉浸在緬懷英俊瀟灑、足智多謀的楊子榮大大的月夜,幾乎是下意識的一翻右衣襟,條件反射的脫口而出「『寶塔鎮』額,想必你就是音玄的父親,伯父你安好阿。」

「寶塔鎮?那是什麼地方?」天弦府從老到少九條彪形大漢同時一頭霧水:「你著小夥子,你在我天弦府說什麼寶塔鎮,你小子到底在說什麼玩意兒?」

「額,那個寶塔鎮,說的是啊」月夜眼珠一陣亂轉「就是說我的才剛一進入這大廳,我呢?就清晰地感受到了您老人家那恢弘如山的龐大氣勢,就如同一座頂天立地的寶塔,一下子就鎮住了我‧‧‧‧嗯嗯,就是這意思。」

音無一聽頓時老臉一喜,咧開嘴往想笑,又忍住,一臉莊嚴滿肚子悶騷的道:「哦?我真這麼威武?」

「是滴是滴,伯父您那叫一個威武、實在是威武之極啊」月夜翹起了大拇指。

「好小子,果然有一點眼力」音無笑聲很爽快,鋼針一般的絡腮鬍子一抖一抖的「小嘴兒也夠甜。」

月夜一臉黑線。


「哦,咳咳咳」這時黃老爺子咳嗽兩聲,正襟危坐。

這時正在自我陶醉的音無突然回神「你應該知道我女兒為什麼會收你作徒弟吧?」

月夜點了一點頭,示意他知道。

「那我就直說了十天後,你的對手是他」他一說完叫了一個名子「小紫」

這時門口出了一個人,她清秀的美貌,瑰麗的眼睛,以及一頭菊色飄揚的秀髮。

看著出現的女子音玄驚呼出聲叫出了「姐姐。」

此人正是天弦府的第一千金『音天紫』在這裡他親密的人都叫她小紫。

「這就是你十天後的的對手」在大廳中的音無大聲的說道。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