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338

RE:【創作連載】霧月符文師 第四十四章:殃羽緣起 02/14更新

樓主 夜梵 e0453
GP4 BP-
第四十五章 異刀迎終
 
 
 
  我才剛結束閉關,聯盟大軍就開始大幅度的搬遷,幸好周瑜那廝圖謀不軌還帶上了水師,倒便宜了聯軍渡河,向淮河的另一端進軍,否則依照這種人數,恐怕沒用個一周是不可能的。
 
  但就算如此,完成整個聯軍的遷移也足足花了兩天的時間。
 
  更何況還要移動袁紹帶來的大型攻城器具,以及確保聯軍前進時不會遇到埋伏,以及糧食等物資的保證,所以其實是到了第三天才開始設置溝渠、營寨。
 
  在這次討伐戰中,北鄉軍派遣了一萬四千員的士兵,其中光是工兵就占了將近一萬人,所以整個營寨的設置倒也不是很慢。
 
  營寨的設置有一些慣例,像是只能在日暮時分設寨,本來我還有些不明白的,但是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
 
  夜晚一片黑漆漆的就不用說了,但是白天也不能設寨的原因,就是為了預防敵軍趁著白天設寨時,偷偷的潛入將整個聯軍佈署配置給摸透;這樣白天才設完寨,眾人晚上就有得爽了。
 
  可是現在才上午九點,戰爭中哪還有時間讓我們慢慢等到下午才開始紮營?而離我們最近的城市──徐州,又還有點距離,所以經過一點簡單的討論後,我們還是決定在白天就開始動工。
 
  畢竟戰爭時,情報比糧草更先行,由此可知糧草之類的軍用物資、設置有著第二優先。不過因為是白天,說動工也不能隨隨便便就動,這時我就見識到這個世界的戰爭手段了。
 
  袁紹軍從後方運來幾塊巨大的白色帆布,再決定紮營的地點前方一百公尺處立起來,幾乎要把聯軍盡數遮掩,然後又在白布的前方設置兩師的士兵駐守,以確保不會突然被襲擊。
 
  這種軍事手段,稱為「幔」。
 
  等到前面設置快要完成,北鄉軍的一萬名工兵就開始在後方挖掘壕溝,設置柵欄、鹿角……看著幾萬人同時忙進忙出,難怪戰爭說是勞師動眾。
 
  殃羽、雛里等人這時正在幫忙指揮營寨配置,而春蘭之類的武將則是負責監督工程進度,至於我嘛……我可以很不負責任的說,這些我根本就幫不上忙,所以只能到處晃晃,看看有沒有妹子可以泡。
 
  像現在,我就在淮河河畔處找了一個沒有人,陽光也曬不到的地方,偷懶睡個午覺。
 
  哦……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也不想想我幾天沒睡了,就算身體不用睡,但是精神還是會累啊!
 
  當我睡的正香,夢正甜時,耳邊突然聽到一些唏唏窣窣的聲音,不過這裡可是聯軍後方,而且淮河上還有孫吳的艦隊在,根本不可能是敵襲,索性我也懶得爬起來看,繼續睡。
 
  「不會吧!大家都在忙的時候,他竟然在這邊睡覺?」一個聲音驚呼道。
 
  接著一個比較沉穩的聲音說:「蓮華大人,還是把提督大人叫醒比較好。」
 
  「說的沒錯……喂!繆哥哥,醒來了,醒來了啦!」
 
  身體突然搖晃起來,而且耳邊還有人在呼叫。嗯……好吵!
 
  「這樣都醒不來?這樣換試試這招────繆哥哥!你身上著火啦!在燒了,快起來啦!」
 
  我身上著火關我屁事阿?我就是想睡嘛!讓我睡、不讓我睡我就要使性子了!
 
  很吵的那個聲音一邊喘著氣一邊說道:「呵……哈……我的天哪……身上著火了也叫不醒他?這也太能睡了吧……」
 
  「……提督大人太性格了,甘興霸由衷的感到敬佩。」
 
  突然,又聽到一個腳步聲接近,並且又多了一個聲音。「蓮華,你在這邊做什麼?」
 
  一開始的那個聲音用充滿無奈的口吻說著:「啊?姐姐,你看這裡……叫他不醒,火燒身也不醒,我們真的沒辦法了……」
 
  「噗哈哈哈哈……蓮華,你這樣沒有用的。根據我們對他的了解,所謂治其病,對症下藥;看我的吧!────
 
  唉呀~那邊有個好漂亮的小妞,奶大屁股大,腰肢又細,最要命的還有無與倫比的絕世容顏,只可惜要被人泡走啦~」
 
  「幹!誰敢泡我的妞兒?想投胎啦?」
 
  聽到這句話的我瞬間驚醒,馬上就從地上跳起來,順手從領域中抽出霧月之霜,一副殺氣騰騰,隨時都有可能開啟狂戰身拼命的樣子怒吼。
 
  驚醒的我旋即四處張望,找尋絕世容顏妹和不要命的混蛋,但放眼望去卻怎麼樣都只有陽光、沙灘、河水和樹叢而已。
 
  除了我身邊多了幾個人之外,其他都和我睡著前的景像沒什麼兩樣。
 
  等到我確定是被晃點,根本沒有什麼絕世容顏妹後,我就將目光轉回到身旁的人身上,而他們的身份則是孫吳的雪蓮、蓮華、甘寧和周泰。
 
  只見他們四人都笑的花枝亂顫,甘寧和周泰兩人抿著嘴將頭撇過一旁偷笑,雪蓮笑的還誇張的趴在地上不停的用手捶著地面,就只有蓮華,雖然是笑呵呵的表情,但我卻有一種怒極反笑的感覺。
 
  本能感到不安的我,隨即有些尷尬的笑道:「啊呵呵呵呵……真巧啊,你們怎麼也會在這裡?莫非也是過來偷閒的?」
 
  雪蓮又馬上爆出一陣大笑聲,就只差沒有躺在地上翻滾發洩笑意了。而蓮華聽了我這句話,馬上眉毛就往上吊,面露兇光,扯著我的耳朵大叫:「你好樣的!戰爭中你竟然在這邊偷懶?」
 
  一聲怒吼,有如什麼書的天龍吼一般,音量之大使我震耳欲聾,眼冒金星,一頭長髮都差點就被這聲天龍吼嚇的沖天。
 
  我試圖擺脫扯著我耳朵的手,想不到又被扯得更緊,使我大聲呼痛求饒。「蓮、蓮華,唉呀!女英雄、女英雄饒命阿!再扯下去連腸子都快脫了!再說,我又不是再偷懶,我只是用我的方式再幫忙啊!總、總之你先鬆開,有話好好講……」
 
  「什麼方式在幫忙?」蓮華聽了我的話,眉梢一挑,終於鬆了手指一點點。
 
  我腦袋飛快的運轉,只要能更想到好的藉口就能夠脫身了。於是我道:「就是……就是……啊!就是不要幫倒忙啊……唉呀!────」
 
  我話還沒說完,蓮華又馬上加大了力道,而且還往上提,很痛、超痛的啊!
 
  蓮華怒氣勃發的破口大罵道:「幫不上忙你最少也要在現場監督啊!你到底有沒有身為做統帥的自覺啊?」
 
  被人扯著耳朵在耳邊罵著,我好像快要達到崩潰的臨界點了。再也忍不住的我,終於開口大叫:「我靠!你要罵就罵,手別一直扯著!你以為你是華琳啊?」
 
  想不到被我反駁,蓮華顯得更加不爽,罵人的聲音又變得更加高亢,「還不是你自己的問題?你以為我想啊?你這樣沒自覺,要怎麼娶姐姐呢?就當繆哥哥這聲我沒叫過好了,哼!」
 
  我覺得我好像快要耳聾了,但是蓮華好像還不打算放過我的樣子。就在我快要被罵的休克的時候,突然有人抓住蓮華的手讓我逃過一劫,原來那人是好不容易止住笑意的雪蓮。
 
  只見雪蓮和其他兩人一副饒有興致的對蓮華道:「好了蓮華,夫妻相聲到此為止就好,再繼續下去會被說成是惡媳婦喔~」
 
  雪蓮突然蹦出這一句,使得蓮華措不及防,一朵朵紅霞就這染上臉頰。蓮華馬上否定嗔道:「姐姐,我哪有~」
 
  雪蓮露出狡詐的眼神,點了蓮華的俏皮道:「少來了,你就有!」
 
  「我哪有~」
 
  「發情小花癡,你就有!」
 
  姊妹倆一直不停重複相同的對話,不過我已經顧不上加入去調侃蓮華了。此時我蹲在姊妹倆的中間,想著用什麼符文組對鎮痛解熱比較有效的。
 
  什麼東西,我睡覺都可以睡出問題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一邊碎碎念一邊使用符文治療我耳垂上的腫塊時,孫吳的姊妹倆的舌戰仍如火如荼的繼續;雪蓮話鋒一轉,指著一旁早就看傻眼,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周泰問道:「不然蓮華你問問明命,旁觀者清,看明命是不是也這麼認為?」
 
  一邊是笑面如虎的雪蓮,一邊是惡如羅煞的蓮華,被逼的左右為難周泰額上冒出豆大般的汗水,眼神不停的在姊妹倆之間游移,最後訥訥的吐出一句:「其實……人家有一點……認同……」
 
  「蛤~?」
 
  雪蓮得意的雙手撐腰,大聲笑道:「哈哈,看吧,我就說吧!蓮華你就別否認了,對於自己的妹妹我還不至於會吃醋的,哈哈哈哈!」
 
  蓮華叫道:「姐姐,有你這樣的姐姐嗎?還有明命你別認同,如果姐姐真的要嫁,你也少不了要跟著陪嫁!」
 
  被潑及的周泰瞬間變的羞窘,就在當事人尚未做出反應時,我馬上就跳起來大喊:「歡迎!歡迎!美少女這事怎麼也不嫌多!」
 
  「提督大人,人家可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呢!……突然就……突然就……」周泰突如其來的嬌嗔一聲,眼睛都瞇成箭頭型,而且還用雙手捧著臉,只敢用餘光來看我,動作相當扭捏。
 
  「…………」
 
  「…………」
 
  雪蓮拍了拍蓮華的肩膀,說道:「恐怕在你和我之前,我們就得先把一個人送過去了。」
 
  蓮華認同的點了頭。周泰呼聲道:「唔……怎麼可以這樣!」
 
  姐妹倆從剛才到現在,惟一一致的口吻,「少來了!」
 
  聽著姊妹倆的對話,換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之後便轉身朝著與他們不同的方向就要離開,但這時雪蓮卻一把扯住我的衣領,將我攔了下來。
 
  「等等,繆,你要去哪裡?」
 
  我笑著道:「當然是另外找個比較安靜的地方繼續睡覺啊!」
 
  看著我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四個人都被我打敗了。不等蓮華又要發怒,雪蓮就率先說道:「反正你都醒了,不如就和我們來鍛鍊武技吧!」,接著就提著我的衣領將我拖著走。
 
  唉……身為一軍統帥,竟然被人像是小貓似的拎著衣領拖走,這個畫面也夠仆街了……
 
  於是我就在千百個不願意的情況下,被拉回了聯軍的營寨。
 
  這時已經過了正午,本來以為營寨的設置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想不到那些士兵的效率這麼好,等到我回到營寨時,大體上差不多都快完成,而前方的巨大帆布也已經撤下來了。
 
  由於北鄉軍大部分都是工兵,比較沒有戰鬥能力,所以北鄉軍的軍營在整個營帳中偏後方。想當然的,我要回到靠近中軍的曹魏軍時,經過北鄉軍的區域是必然的。
 
  才剛進入北鄉軍的區域,我就聽到一陣人聲騷動,許多人圍繞在一個地方,而靠近中心的地方還有愛莎、星等北鄉軍的武將在,令我禁不住好奇前往觀看。
 
  士兵們見到是我,紛紛主動的讓出一條路來,等到我走到愛莎的身旁,我才知道吸引這麼多人觀看是因為,這裡正上演著一場霸凌。
 
  我面帶疑惑的向身旁的人問道:「這天之慾使吃錯藥了?欺負誰不好,竟然找張飛的麻煩?」
 
  愛莎極為專注的觀看著眼前張飛與北鄉一刀的對練,故此並沒有發覺到我已經來到他的身旁,所以當愛莎轉頭發現他身旁站了一票人,而且都是有頭有臉的那種,也不由得嚇了一跳。
 
  愛莎用著有點嬌嗔的口吻道:「繆,你在的話就出個聲吧!」
 
  對此,我笑了笑並沒有開口。反而是我身旁的雪蓮看了眼前的對練,滿臉不對禁的砸舌道:「低級,這對練的檔次太低級了。關羽大人,就這麼練下去,恐怕再給個十年,北鄉大人仍無法獨當一面。」
 
  愛莎聞言露出了苦笑,道:「孫策大人誤會了。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要一刀如同武將一般衝陣殺敵,甚至是摧營拔寨;而是讓一刀在戰場上有些最起碼的自保能力,而且這也是一刀自己的要求。」
 
  我和雪蓮點了頭,對於愛莎所說的話,大家都清楚的很。
 
  如同愛莎所說,他們是要訓練一刀的存活能力。所以眼前張飛和北鄉一刀的對練中,北鄉一刀並沒有出手攻擊,反而像隻落水狗般四處閃躲,躲避四面八方來自張飛手中蛇矛的攻擊。
 
  突然,我心裡陡升一股惡作劇的念頭,便露出奸笑道:「不如……讓我來試試看?」
 
  愛莎和雪蓮等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看我,而我笑道:「我上去出個招,來個狂獸撕或是皇天劍訣之類的,保證一下就達到你們想要的效果。」
 
  蓮華馬上就露出無奈的表情吐槽了。「是保證一下就讓北鄉大人葛屁了吧……」
 
  我笑道:「什麼話啊?我才不會……唉呀!咬到舌頭!……才不會這麼做咧!」
 
  雪蓮大笑道:「哈哈哈,這也不行。你那些招式要是使出,不能夠完全抵銷就是完全被擊中,一不小心就會引發嚴重問題了!」
 
  愛莎也笑著幫腔道:「繆上次用的皇天劍訣,據說招式才出一半,地面就裂了一大塊,怎麼可以用來練習啦!」
 
  「嘿,諸位猛將們太過抬舉小弟了。人家招牌可是寫著弱雞呢……」我聽了嘿嘿一笑,學故事中的奸商搓揉雙手,故意將聲線捏細。
 
  眾女聞言,各自白了我一眼,都是受不了的表情。什麼嘛……這年頭做人果然還是不要太誠實,我說自己是弱雞竟然沒人相信?這是什麼道理?
 
  由於張飛和北鄉一刀的對練層度實在是太過低級了,愛莎和雪蓮等人都沒有興趣將心神放在觀看對練上,反而投入和我的閒話家談中。
 
  「呀!────玲玲的蛇矛!」
 
  正當我們聊得開心時,突然一道劃破空氣的金屬鳴音在耳際敲響,我們瞬間心生反應;屬於在眾人中惟一第七級強者的雪蓮,比其他人都還要快上一拍驚呼:「繆!小心!」
 
  隨著雪蓮的驚呼聲起,我撇眼一看,竟然是張飛的丈八蛇矛夾帶著千鈞之力朝我的方向襲來;愛莎和雪蓮兩個女人馬上就要出手,可是苦無隨身兵器並沒有帶在身上,只靠著赤手空拳是無法截下這記蛇矛的。
 
  眼看著蛇矛就要貫穿我的腦袋,幾乎要為這個故事添上一筆突然結局的逼命時刻,只見我也絲毫沒有緊張的感覺,左手食指中指併攏,化指為劍,朝著蛇矛襲來的方向揚起左手。
 
  短短的兩個呼吸之內蛇矛必取我命,而我的手中也沒有任何兵器,有的就只有臨時比出來的劍指而已,可是就在我揚手將劍指虛空一點,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蛇矛前方的空氣突然爆出一陣淡藍色的光芒,在爆炸前似乎有一物擋在蛇矛前端,不過過目一瞬誰也看不清楚,倒是爆出來的光芒就這麼擋住了蛇矛的攻擊,還順便抵銷了蛇矛衝擊的力道。
 
  失去衝勢的蛇矛就這麼停駐在空中,接著在愛莎和雪蓮瞬身到我前方的時候,同時垂直的掉落到地面,發出了金屬撞擊地面的清脆響音。
 
  由於這短短的剎那間事情發生的太快,大家都還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大部分的人只有看到蛇矛襲來和光茫幾乎同時出現,然後蛇矛就掉到地上,就連愛莎和雪蓮到現在都還有點狀況外。
 
  不過見到危機突然被我漂亮化解,雪蓮不禁拍手大喊:「繆,幹的漂亮啊!」
 
  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看到我在逼命時刻還臨危不亂,伸手一揚就化解了危機時的勁帥颯姿,眾人無不是叫好鼓掌,搞得我都想跟他們收觀賞費了。
 
  愛莎怒氣沖沖的衝到張飛的面前,學一早蓮華的樣子扯住張飛的耳朵大罵:「鈴鈴!對練中你竟然使用這種力道?要是傷到人的話怎麼辦?而且你剛剛又對著繆,你知不知道……」
 
  喋喋不休的愛莎彷彿化作母夜叉,怒喝著張飛,那模樣簡直可以跟上午的蓮華有得比了。
 
  雖然張飛那和雛里相似的體型被母夜叉扯著耳朵罵,是有些可憐,不過那個啥……總是不太敢去掃到愛莎的單馬尾,所以也不太好替張飛說情。
 
  我手指著愛莎的方向說道:「蓮華,看到了沒?那就是你今天對我發飆的樣子……」
 
  蓮華看到化為夜叉的愛莎,似乎也有些愣住了;於是尷尬一笑,嗔道:「繆哥哥,你亂說,我又沒有那麼誇張,蓮華是很溫柔的。」
 
  我撣撣手,道:「夠了!別再給我裝乖,你姐姐在旁邊都看不下去了!」
 
  雪蓮在一旁大笑,「哈!繆,你都不曉得這個妹妹噢,本來就是這樣啦!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一副冰山樣,熟了後就倒楣了,哈哈哈哈!」
 
  蓮華哼了一聲,將頭撇過一旁嘟囔道:「姐姐,你就會吐我槽……」
 
  見到妹妹開始使性子了,雪蓮笑了一會兒,然後話題一轉問道:「話說回來,繆,剛剛那招式什麼?雖然我也有自信能夠抵擋剛剛的蛇矛,不過那僅限有拿武器的時候,赤手空拳就不行了。」
 
  其實剛剛那招就是我閉關三天的成果,而且這還只是一小部分的效果而已。
 
  不過我也不說破,只是神祕的一笑道:「厲害吧?」
 
  雪蓮讚賞般的點了頭。這時北鄉一刀突然到了我身旁,道:「提督大人,抱歉,沒事吧?」
 
  我哈哈一笑,說道:「沒事~當然沒事,在你有事以前我都會沒事的,放心好了!」
 
  北鄉一刀面頰抽動,陪笑道:「提督大人沒事就好。不過我有事是指……」
 
  正當我要回話的時候,突然聽到被愛莎罵得臭頭的張飛,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喊著,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到愛莎和張飛身上。
 
  「鈴鈴又不是故意那麼大力的!是一刀大哥哥突然反擊,把鈴鈴輕輕揮下的蛇矛隔開,沒想到一刀大哥哥的力道會突然變成那麼大力,鈴鈴一不小心鬆手就……就……嗚……」
 
  這時眾人又再度將目光轉回了在我面前的北鄉一刀身上;光天化日之下被眾人這麼盯著,北鄉一刀實在是很尷尬,肩膀縮了縮,好像在害怕什麼一樣,都想挖個洞把自己藏起來。
 
  「…………」
 
  「呃……提督大人?…………」
 
  好啊,罪魁禍首原來是你啊……
 
  我面帶笑容,向後方的愛莎說道:「愛莎,這麼看來張飛也不是故意的,我原諒他了。」
 
  愛莎似乎也感到這裡的氣氛驟降,幾乎都快到了冰點。於是鬆開了捏著張飛的手,小聲的要張飛過來向我道歉,並且同時要張飛注意不要惹我生氣。
 
  「霧尼大哥哥,對不起,鈴鈴不是故意的。」獲釋的張飛開心的一跳一跳跑到我身邊,絲毫不在意我們這邊的氣氛,反而還很諷刺的朗聲道歉著。
 
  我眼角的肌肉抽動兩下,對北鄉一刀留下「站著,不要動。」的暗示後,便蹲了下來,露出和譪可親的笑容對張飛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原諒你。」
 
  張飛得到我的原諒,歡呼一聲之外還抱住我的頭。「嗯!霧尼大哥哥好棒,鈴鈴喜歡這樣的霧尼大哥哥!吶~霧尼大哥哥,鈴鈴的真名是鈴鈴,霧尼大哥哥可以這樣叫鈴鈴喔!」
 
  我笑著摸摸鈴鈴的頭,「好,我以後叫你鈴鈴,然後我的真名是繆。那個鈴鈴,你可不可以先到一邊去呢?繆哥哥有些大人的事情要處理一下。」
 
  玲玲用力的點了頭,「繆大哥哥說的話,鈴鈴都聽!還有……這是你原諒鈴鈴的獎勵!」鈴鈴突然墊起腳尖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就有些害羞的跑走了。
 
  我有些失笑的重新站了起來,北鄉一刀仍然維持我蹲下前的立姿,一動也不敢動。
 
  好了,該來好好算一下帳了……
 
  只見我仍然維持著方才的笑容,但北鄉一刀卻像中了風寒一樣,全身顫抖,冷汗狂流。這時,一旁許久沒有出聲的周泰,帶著幸災樂禍的口吻小聲說了一句話,傳進了眾人的耳裡。
 
  「這下北鄉大人有事了……」
 
  這句話彷彿觸動了北鄉一刀繃緊且敏感的神經。
 
  他馬上就一邊下跪,一邊大叫道:「提督大人!我也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我面帶笑容的道:「哦呵呵呵呵……您在說什麼呢,北鄉大人。我又沒有生氣,況且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肚量怎麼能那麼狹小呢?來,快起來吧,堂堂大男人這樣跪著,不好看啦!」
 
  接著我一把將北鄉一刀從地面上扶起,順手拍掉他身上的灰塵。只是不曉得為什麼,北鄉一刀的婊情越來越惶恐,甚至還用眼神暗示愛莎救他。
 
  只可惜愛莎已經棄明投暗,眼裡滿是不忍的乾脆轉身不看,順便驅散些閒雜人等,以免被波及。
 
  發現孤立無援的北鄉一刀已經放棄,甚至開始傻笑。而我則是從領域中拔出霧月之霜,一臉笑咪咪的說道:「北鄉大人,您的訓練還沒完成呢,不如就由不才在下代替鈴鈴幫您繼續吧。放心,本提督會非常注意力道的;對了……」
 
  「不曉得『北鄉一刀升天大法』中,您要選哪套招式呢?本提督不才,會的實在非常的少,只有皇天劍訣、乾宇武經、狂戰技、符文戰法……這幾項可供選擇。」
 
  北鄉一刀嚇的甚至飆淚了,他聲音發顫的問:「……可以都不要嗎?」
 
  一直被我壓制的怒火終於在此刻全部爆發。我一手舉劍,一手豎起中指破口大罵:「幹你娘親!你有見過被強姦有拒絕的份嗎?────皇天三劍併!皇極驚世、皇宇寰武、皇天亟地,發!」
 
  「乾宇武經,極二式!劍無痕‧冥想斷世、刃唯閃‧龍牙天征,滅!」
 
  怒火燒盡九重天,神級武學毫無禁忌的綻放,不把『天之慾使』轟成『天之欲死』決不罷休!
 
  引劍訣在我手中變換不斷,同時霧月之霜在我手中不停的舞動各種招式。只聽到無數顆超大型的光球在北鄉軍的營寨中隨著一道慘絕人寰、驚心動魄的淒厲哀號聲接連爆發。
 
  到最後因為符文之力用盡的關係,所以只用了皇天劍訣和乾宇武經這兩套招式而已,不過這已經夠北鄉一刀喝一壺飽飽了。
 
  由於場面太過浩大的關係,使得其他營寨的軍士也目堵了這個畫面,將領們紛紛聞訊趕來,可能以為是敵襲。
 
  等到我把其他人都打發走了之後,撇眼看了看地面上幾個迷漫沙塵,被我轟出來的巨大凹陷處,以及數個凹陷中間一塊惟一沒有被波及的平坦土地上,全身毫髮無傷,只是兩眼上吊,口吐白沫,被嚇得休克的北鄉一刀後,得意的將霧月之霜收進領域中。
 
  哈,要不是最強的第一擊故意打到遠遠的地方,導致一下就消耗過半的符文之力;不然別說轟了整個關東聯軍的營寨,就連地圖都要重新畫都是有可能的咧!
 
  而且這其中有幾塊殘破,是被雪蓮的霸王六藝給打出來的。
 
  為了避免真的造成我轟一下,地圖就要重畫的悲劇,雪蓮馬上就施展霸王六藝抵銷沖擊;結果就是變成我和雪蓮兩人百無禁忌的互相施放絕技,而站在中間的北鄉一刀就這麼被我們嚇暈了。
 
  這樣就嚇得口吐白沫?真是沒見過世面,哈!
 
  聞訊趕來,看著滿地瘡痍,以及北鄉軍七上八下搬運北鄉一刀的屍身,忙著準備後事的景象,縱使是被稱作霸王的華琳,也是一副想笑又笑不出來的樣子。
 
  聽完我講述為什麼,這裡會化作比戰爭還要慘烈的焦土的原因後,華琳馬上就賞我一記暴栗,一副被我打敗的樣子,破口大罵道:「就因為這樣?所以你把這邊搞成這樣?」
 
  我不滿的叫道:「什麼就因為這樣?你要知道不管犯了多麼窮凶惡極的罪刑,只要是美少女就可以被原諒;反之,如果是公的,那麼下場惟有如此!」
 
  華琳聽了我的話後,很認真的低頭思考,接著說:「說的也是,那麼這次就算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華琳會認同我的話的!
 
  吩咐了一些士兵收拾殘局後,由於符文之力在剛才已經被消耗的所剩無幾了,本來打算將剩下的都交給華琳,而我要回營帳休息時,突然有一名傳訊的士兵駕著馬來到我和華琳的面前。
 
  士兵在我倆面前下馬,單膝叩地道:「報告,曹操大人、提督大人,董卓軍麾下呂布奉先,率兩百士兵前來,表明意圖投靠曹操大人,目前正在聯軍營寨外頭等候。」
 
  終於開始有所動作了,可真是讓我好等啊……
 
  得到這項消息的我,露出一點不易察覺的安心笑容;然後便向士兵點了頭,說道:「明白了,我們馬上就到。」
 
  「得令!」
 
  士兵獲得我的命令後,便駕著馬遠去。而我和華琳則是面面相覷,彼此都是心照不宣,於是先趕回了營帳,華琳換上一襲專用軍服,我則是換上了小霸王鎧甲,接著就馬上到了聯軍營寨的外圍。
 
  就在我和華琳雙雙趕到的時候,卻發現早有許多人早就在此等候了。而且這些人大多數身後都有帶著士兵在警戒著,以提防隨時有可能爆發戰爭。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戀作為天下無雙的飛將軍,他的威名在各個諸侯之間是多麼響亮。
 
  幾天不見的戀,精神似乎比起那天以來好多了。而這抑是我頭一次看到飛將軍身份的戀,果然與平常有很大的出入。
 
  平常見到的戀,只是一個愛護動物,成天只懂得吃和發呆的女孩,雖然是面無表情,但是對於周遭總是散發著某種莫名的吸引力。
 
  而現在處於戰場上的戀,一樣是面無表情,但是他的身影就如同他手中所持的那把長戟一樣,渾身散發一種讓人感到刺痛的殺氣,令人膽顫心驚,較之小霸王的雪蓮也不惶多讓;現在我能夠相信戀在戰場上是個萬夫莫敵,摧營拔寨的武將了。
 
  再加上他身後那柄寫著一個大大的「呂」字旌旗,紅色的旌旗在風中飄盪,看起來就像是一團巨大的火焰在風熊熊燃燒,彷彿要在戰場上將阻擋在他面前的東西全數燃燒殆盡,片甲不留。
 
  這是一個在戰場上如烈火一般的武將,行走過之處,惟有化作焦土!
 
  怪不得這幫傢伙聽到戀的到來,會如此謹慎;要是我和戀不熟的話,可能早就跑去躲起來了。
 
  不過那是我和戀不熟的情況下。現在這種情況,是我和詠早就擬定好的劇本,只要照的劇本走的話,戀就能夠毫無意外的加入我方,而拯救月的計畫也能夠大幅度的推進。
 
  相信詠也早就向戀交代過了,要戀遇見我的時候要沉住氣,否則依照我剛剛觀察到戀眼神中的一絲動搖,早就不由分說的撲進我的懷中,到時候壞了計畫就不好了。
 
  我逐步移動到戀的面前,倒是沒有人替我的行為感到緊張。除了華琳透過跟蹤,早就知道計畫之外;其餘聯軍的眾人也因為我剛才發飆的行為,知道我的深淺。
 
  可惜我還是淺的……
 
  雖然我和戀關係非比尋常,但這並不公開的事情,所以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才行。
 
  於是我開口道:「呂將軍想棄暗投明,投靠我軍,本提督當然倒履相迎。殊不知因何原由,使得呂將軍蔽棄舊主,另謀他處?」
 
  戀仍是沒有表情,但語氣艱難的緩緩道:「……董卓……太……可惡……所以我……」
 
  戀語氣艱難的原因我怎麼會不曉得?和我一樣深愛著月的戀,要他說出這種顛倒是非的話,想必讓他非常難受。我這個慣於演戲的賤人就算了,可是戀只不過是個女孩子啊!
 
  我苦笑道:「董卓可惡,天下俱知!能有呂將軍這等忠義之士加入,為蒼生謀福,實為我軍之幸!歡迎您加入關東聯軍,呂將軍,有您一臂之力,我等必能手刃董卓這廝暴徒!」
 
  我照慣例的碎碎念完後,發現戀握著方天畫戟的手有些顫抖,想必是因為聽了我念的東西的原故;我明白,因為我也很不好受。
 
  嘴裡咀嚼著苦澀,但我臉上還是維持著笑容。「呂將軍,請入內再敘。」
 
  我擺了歡迎的手勢,接著轉身就要領著戀進入聯軍營寨。就在我背對著戀,要邁出一步時,突然陡升不妙的感覺,一股惡寒瞬間從背脊竄升到頭頂。
 
  還沒來的及回頭查看是怎麼回事,我就先看到眼前華琳、殃羽、雪蓮、蓮華、愛莎、桃香、朱里、雛里,一票跟我要好的女人,臉色均從肉紅轉為慘白,表情各是驚慌失措,像是發生了甚麼相當危機或不妙的事情,就好像……
 
  就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人在他們的眼前即將死去的樣子……
 
  巨大的陰影壟罩我全身的瞬間,我用眼角的餘光朝後方看去,竟然看見戀高舉手中的方天畫戟,然後────
 
  背上遭到宛如千鈞之石重擊而來的壓力,下一刻意識到的時候,我的頭已經撞擊到地面,而地面也不知何時濺染一大片不曉得是誰的鮮紅色血液。
 
  我躺在地面上,全身都失去了力氣。突然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快了,讓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何我會倒在地上,地面上的鮮血又是誰的,究竟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直到我撇眼看見戀仍是毫無喜悅卻失了神的表情,還有那一身濺染朱紅的衣裳,以及手中淌著鮮血的方天畫戟,我才明白,我……
 
 
 
第四十五章 完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