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8k

RE:【運氣至上】學園異聞錄 # 14 街戰

樓主 貓耳寬 jordenfan
GP11 BP-
 
 
# End 夥伴
 
 
 
順著樓梯往上爬,倘若優子的記憶沒有錯誤的話,再上一層後便已經是大樓的頂樓。
 
實際上就內部的構造而言,這棟大樓並未達到公寓的條件,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由許多小房間組成的宿舍。
 
儘管大樓內部無法點燈,但透過窗戶投射進屋子的陽光要用來照明也可說是綽綽有餘了。
 
「比想像中還來得安全。」
 
嘴裡尚自喃喃自語著,優子忽然駐足停在了通往屋頂的鐵門之前。
 
從這裡的樓梯開始,乾掉的血漬痕跡一路延伸至鐵門之內。
 
「……原來是經歷過戰鬥了。」
 
更改了自己數秒前說過的話,優子蹲下身用食指在地上一抹,手上不出所料的並未傳來液體濕黏的觸覺。
 
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殭屍出現,那想必是人類的存活者擊敗了殭屍後離開了這裡吧。
 
優子伸手搭上了鐵門的把手試圖將它拉開,由於這扇鐵門沒有上鎖,因此想要打開它自然不需要用上什麼開鎖技巧之類的。
 
然而房間的景象卻讓一向冷靜的優子在瞬間感到了一陣毛骨悚然,就彷彿有一股極冷的寒意順著脊椎直沖大腦。
 
眼前的是一間充滿了紅色的房間。
 
牆壁、地板,甚至是天花板都沒有任何一處逃過由鮮血代換油漆的粉刷。
 
同時在這間房間的末端還有著另一扇的鐵門,看來這紅色的小房間才是真正通往頂樓的末端樓層。
 
但是以上都不是讓優子感到驚愕的真正原因。
 
除了房間遭到血液粉刷成了紅色,這個房間還有著屍體。所謂的屍體並不是屈指可數的數量,而是視線所及的滿滿一地,優子無法準確判斷出這裡到底有多少人的屍體,因為這些屍體無一例外的呈現著分屍狀態。
 
然而這棟紅色房間中卻詭異的有著一塊淨土。
 
大約是一塊榻榻米大小的範圍,那裡的地面仍舊保持著水泥一開始的灰白色,而在那淨土的中心點上有著一個不斷發抖、滿身血汙的人。
 
不,是殭屍才對。
 
那是一名整頭白髮,老人樣貌的殭屍。
 
聽到了聲響,原本維持著雙手環膝的蹲坐姿態的殭屍鬆開了手,抬起頭來用它那空洞的雙眼看向了優子的方向。
 
逃得掉!優子腦中立刻做出了逃跑成功率的分析,同時向後踩了一步退出了這通往頂樓的小房間。
 
不過原先想要轉身逃亡的優子忽然打消了這個打算。
 
理由是,眼前的殭屍沒有出現攻擊的動作。
 
殭屍所做的動作僅是用那被血汙染滿的手指在地上書寫。
 
『殺死我!殺死我!讓我死!求求你們讓我死!』
 
求死的殭屍,而且它居然還保有智力?
 
優子被這脫軌的畫面給弄得呆滯了,雖然說之前並不是沒有推測過殭屍會隨著時間出現進化,但沒想到進化那麼快就會出現。
 
「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
 
終於好奇心戰勝了對殭屍的恐懼,優子再次踏入了房間之中。
 
優子伸手摸了摸從希春同學的公寓中帶走的隨身小袋,小袋裡有著把順手放進去,姑且算是要用來防身的美工刀。
 
推出了美工刀的刀片,優子一刀刺向求死的殭屍,而求死殭屍的表情與其他路上殭屍的猙獰表情完全不同,平靜得像是灘無風吹拂的湖泊,一點漣漪都沒有激起。
 
就在刀子眨眼間到殭屍面前時,殭屍的嘴角微微上揚。
 
那是陰謀得逞的冷笑。
 
剛剛還求死心切的殭屍猛然睜開眼睛,那裡面的是無限的凶光,它像青蛙似的雙腳一蹬,陡然從地面上跳起撲向了優子。
 
被騙了!優子心思一閃,此時殭屍卻已經幾乎撲到了自己身上。
 
了解到無法閃開殭屍的撲擊,優子死心的閉上了眼睛。
 
嗅覺彷彿能聞到身前殭屍的屍味。
 
然後,優子的後衣領忽然傳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將她向後扯去。
 
「風平!」
 
睜開眼,優子喊出了那從自己身前略過的身影名字。
 
左手扯住優子的衣領向後一扯,風平轉身繞過了優子所在的方向,同時右手的小刀瞄準殭屍的太陽穴一插而入。
 
「這樣大意的行為不像妳。」
 
鬆開了沒入殭屍腦袋的小刀,在殭屍因失去力量倒地時,風平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優子。
 
然而優子卻沒有回應風平所說的話,只是一語不發的將視線集中在一個明確的方向。
 
風平的右手臂上,沾滿了腥紅色的血液。
 
優子腿突然一軟,她用手捂著嘴緩緩的跪倒在地上。
 
 
 
「……對不起。」
 
一直到退出了紅色的房間,優子都一直緊挨著風平沒沾上血的身體左側。
 
「沒事。」
 
對優子的道歉,風平連點特別的反應都沒有。
 
「我很抱歉。」
 
優子低著頭,輕聲的說著。
 
「唉。」
 
就算遲鈍如風平也察覺到了優子的不對勁,風平先是嘆了口氣,隨後用左手拍了拍優子的頭。
 
「別道歉了,我真的沒事。」
 
風平一邊無奈的說著,一邊承受著優子哀怨的目光。
 
「騙人,風平明明被咬到了。」
 
優子看著風平右手並未擦去的血跡,語出責怪。
 
「沒有。」
 
風平先是露出了難以言喻的古怪表情,隨即又反駁了優子所說的話。
 
「被咬到的人都會變殭屍吧。」
 
「我不會。」
 
「騙人。」
 
一路上交換著旁人無法想像的低層次對話,風平和優子一路下到了距離劍道二人組只差一層的三樓後才停下了腳步。
 
「不要下去了。」
 
在三樓的樓梯間,優子死命的站住腳,拖著風平不讓他再往下走任何一步。風平也維持著他一貫的習性,就這樣不發一語,默默的讓優子將他拉到三樓的走道上坐了下來。
 
然後優子先是把風平的左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呈現出『摟』的動作,隨後又把頭側靠在風平的胸前。
 
「風平會死嗎?」
 
維持這個動作一會兒,見風平沒有將自己推開,優子才囁嚅的出聲向風平搭話。
 
就和之前在學校裡發生的事情一樣,看到風平兩次都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優子在心中感到無比的歉疚。
 
「會死。」
 
風平揚了揚眉,無法理解優子現在到底在說些什麼蠢話。
 
「……就算你死了,我也會待在你身邊。」
 
沉默了一會兒,優子像下了什麼決心似的開了口。
 
「謝謝。」
 
無法理解優子她突然說的這些話到底代表些什麼意義,風平所能做的就只有這樣淡淡的回應。
 
在風平懷中的優子一連調整了數次角度,最後選了個更貼近風平的姿勢。
 
「我很怕寂寞,所以你死掉的話我也會受不了的。假若你變成了殭屍,我希望你第一個咬的人就是我。」
 
風平先是斜眼看了自己沾滿血液的右手臂,接著在聽見優子的這句話後一瞬間似乎從中了解到了些什麼。
 
「你真的不會痛嗎?」
 
一想到風平手上的傷口,優子就開始擔心起來。
 
「不會。」
 
「嗯,記得你的痛覺好像比一般人遲鈍……」
 
聽著優子說完這句話,風平嘴角開始微微抽蓄起來,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有種在雞同鴨講感覺的感覺,現在終於找到了原因。
 
「哇咧你老母咧!我還擔心你們這麼久都沒回來,原來是在這邊玩纏綿!」
 
從樓梯口出現的秋也整張臉誇張的抽蓄,右手比出的食指還停在空中顫抖著。
 
「路過的閃邊去。」
 
優子瞇起眼,銳利的目光就像是利刃般刺擊著秋也的自尊心。
 
「唔呃……我說風平啊,優子學妹可是連16歲都不到啊,這樣隨便亂搞的話可是會被警察抓走的。」
 
了解到優子是自己無法擊敗的對象,秋也把進攻對象換成了風平,不過看到風平的右手後秋也又嚇得差點拿頭去撞牆。
 
「喂喂喂!你的右手怎麼搞的啊?你們剛才不會是偷偷在玩SM吧?!」
 
然後以新幹線疾駛的速度,風平的全新形象在秋也腦中快速的重新構築。
 
「是殭屍咬的,不想死的話就快滾。」
 
對兩人獨處的時光被打斷,優子表現出了充分的火氣。
 
「殭、殭屍?!」
 
秋也嘴角抽蓄,不可置信的看向風平沾著血的右手。
 
「幫我去頂樓的隔間那拖一隻殭屍下來,太陽穴插了把小刀,房間裡只有它的身體是完整的,應該不難找。」
 
風平用右手對秋也揮了揮,真的要解釋起來太麻煩了,還不如叫秋也去搬個物證回來。
 
「啊?你說我喔?」
 
秋也本來還傻傻站在原地,不過在接收到優子的殺人目光後立刻依照風平的指示拔足往樓上狂奔。
 
「時間還有多久呢……」
 
秋也離開了,優子又把目光停留在風平的手臂上。
 
「我不會變殭屍,妳多心了。」
 
不想浪費口水多做解釋,風平慣例的拍了拍優子的頭,等著秋也將『物證』帶回。
 
五分鐘後,拖著重物在樓梯間發出陣陣悶響的秋也回來了。
 
「我說玩整人遊戲也不是這樣吧,叫我去拖屍體也沒提醒一下那個房間是怎樣的情況,害我差點把早餐通通都吐出來了。」
 
一路將屍體當貨物拖著的秋也一邊發出碎碎念,一邊把那名擁有智商但卻被風平掛掉的殭屍甩在了依偎著的兩人身前。
 
「優子,去把它的嘴拉開。」
 
風平推了推懷裡的優子,用半命令的口氣說道。
 
「……不要。」
 
猶豫了一會兒,優子拒絕了風平的命令,既然她認為風平已經被殭屍咬傷,那當然得趁著風平變成殭屍之前,儘可能的珍惜兩人之間能相處的任何一秒。
 
「別任性。」
 
風平加大了對優子的推力,不過這一動作反倒促使優子像無尾熊似的手腳並用,整個人巴在了風平的身上。
 
「啊啦~怎麼了?」
 
由於秋也久去未歸,這下連美香都因為等不及而上到了三樓來。
 
「嘛,大致上如妳所見的,現在正在上演著可以推上少年法庭裁判的危險戲碼。」
 
秋也雙手一攤,無奈的對美香解釋。
 
「警察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沒時間管這個。」
 
優子依然維持著黏在風平身上的姿態。
 
「好了,我實際上根本沒有受傷,不用像這樣生離死別的抱著我。」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碰上這種亂七八糟的說服情況,風平話比平常多了不少。
 
「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跟定你了,假若樹死了在上面寄生的植物自然也活不下去!」
 
「妳今天怪怪的,快放手。」
 
「不要。」
 
「聽話,乖。」
 
「不要用哄小孩的方式對待我。」
 
看著一來一往進行無俚頭對話的兩人,被冷落在一旁的劍道二樓組相互看了一眼,最後在猜拳決定勝負後,決定由秋也負責原先風平交代優子的工作。
 
然後,秋也有了驚人的重大發現。
 
「風平還有優子學妹你們都別吵了,快過來看奇蹟。」
 
秋也的臉皺成了一團,出聲叫喚已經進展到結婚話題的兩人。
 
雖然說作為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一直以來都以冰塊臉著稱的冷靜二人組目前上演的相聲不得不說相當有趣,但秋也此時卻不得不打斷他們的相聲表演。
 
「做什麼?」
 
優子瞪向秋也。
 
「妳看它的嘴。」
 
秋也扳開了屍體的嘴,讓它露出整個口腔。
 
在屍體的嘴裡,沒有半根牙齒。
 
「咦?」
 
先是定格了數秒,優子驚訝的偏過了頭。
 
「……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我沒有受傷啊。」
 
風平嘆氣,儘管他之前就一直不斷在聲明,不過手邊沒有物證,因此也說服不了鑽進牛角尖的優子。
 
現在冷靜後再仔細想想,日本老人使用假牙的百分比正逐年上升。那麼眼前這被掛掉的老人樣貌殭屍若戴的是假牙,而他在轉化成殭屍的過程中又正好沒裝著假牙的話……
 
嗯,從這個方向來看這似乎是個很合理,又相當符合邏輯的推斷……
 
「這到底是要怎樣的機率才會出現的奇蹟啊。」
 
秋也一邊抓著頭,一邊看向了風平滿是血液的右手。當然,那血液也只是沾上了而已,實際上風平連皮膚都沒有被劃破半點。
 
「……」
 
優子只是淡淡的看了沒有牙齒的殭屍嘴裡一眼,隨後又繼續恢復緊抱風平的姿勢。
 
「唔,現在這樣的情況是怎麼樣?」
 
秋也的才起了個頭,後半段的話就因為被美香踩住了腳,而痛得吞回了肚裡。
 
「就像這傢伙說的,警察目前沒空管我們這樣的小事,所以今後我們也得請你們兩個多多指教了。」
 
原本抱著風平的優子感受到原本風平摟著自己肩膀的手鬆了開來,但隨即身體卻傳來了更加有力的觸感,等優子發覺時自己已經被風平用雙手緊緊抱住。
 
在優子面前的秋也與美香此時就像看到了什麼神奇的東西,極有默契的一同瞪大了雙眼。
 
然後順著劍道二人組的目光,優子緩慢的抬起了頭,瞳孔漸漸的放大。
 
這是與風平認識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真正的笑容。
 
 
 
已經不行了。
 
到此為止了。
 
不行了,放棄一切吧。
 
在滅世中到底有多少人抱持著類似的負面情感呢?
 
因為消極的情感滲入了身體,進而絕望等死的人又有多少?
 
合上眼皮,只要疼痛一下便能從不知道是否會有明天的恐懼中脫離。這是連小孩都能明白的淺顯道理。
 
但在被絕望的黑暗包圍時,終究會有不服輸的人選擇反抗。
 
或許優子、秋也,還有美香就是這樣的人吧。
 
不過身為最了解的自己,我知道不破風平這個人並不擁有這麼高貴的情感。
 
我僅是單純的追求刺激罷了。
 
在以前我認為唯有刺激和驚險的生活,才能讓我確切的感受到我還活著。
 
然而,現在我卻開始認為平淡的生活似乎也不錯。
 
問題是,就算此刻思考這些問題也沒有任何用處。
 
目前最需要的是想盡辦法從這座滿是殭屍的城市逃離,至於其他的事情等安全後再去思考便足夠了。
 
「風平,準備離開了。」
 
綁著側馬尾的嬌小身影出現在了我身旁,把原先看著窗外天空思考的我拉回了現實。
 
伸出手撫摸著女孩的頭,一面在離開這個臨時據點前確認身體狀態以及裝備。
 
四肢,正常。
 
生理狀態,大病初癒,有些虛弱。
 
糧食存量,有些危險。
 
武器,空空如也。
 
決心,百分百。
 
夥伴,一個也不缺。
 
好……沒問題。
 
在離開窗台前,抬頭看向窗外的藍天最後一眼。
 
裕介,希望接下來的冒險能和你之前祝福我的一樣平安。
 
「走吧。」
 
 
================================================
後記專區:
 
唔,異聞錄到這裡終於宣告完結了
 
其實真的完結後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啊<汗>
 
實際上風平從序章到終章之間發生的改變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但畢竟踏出了那關鍵的第一步嘛~
 
至於異聞錄後續的結局可以在飛鳥的壞事傳GD中看到
 
有興趣的人就去看看吧XD

1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15 筆精華,07/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