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k

RE:【運氣至上】學園異聞錄 # 11 昏迷

樓主 貓耳寬 jordenfan
GP8 BP-
 
 
# 11.5 地位最低下的隊員
 
 
 
「話說這傢伙會不會是敗血症啊?」
 
受夠了客廳中從電視裡傳出的聲音,秋也試著和坐在風平躺著的沙發一角的優子進行對話。
 
「……去死。」
 
不過秋也似乎選錯了話題,他所得到的回應除了冷淡的去死兩字外還附加了一記命中小腿骨的全力踢擊。
 
牆上時鐘所顯示的時間是晚上八點,由於風平佔據了客廳中唯一的長沙發,抱著小腿在原地直跳腳的秋也最後在維持金雞獨立姿勢數秒後,因為平衡感突然一偏而倒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秋也,不可以欺負優子喔。」
 
「被欺負的人是我才對吧?!」
 
被身在廚房的美香出聲責備,秋也立即反射的大力吐槽回去。
 
美香接下了廚房的料理工作,也多虧了秋也在早上時闖了不少戶人家的空門,就目前所搜刮的食材的數量來看,就算是四人組成的正常小家庭也得吃上二到三禮拜才能吃完。
 
風平昏迷、美香在準備晚餐,而優子則一副完全不想說話的模樣,無人可攀談的秋也此時也只好無聊的用手中的遙控器,藉由不斷切換著電視的頻道來打發時間。
 
電視裡的頻道有不少都呈現斷訊狀態,而少數幾個還在運作的新聞台則無一例外的在報導著目前殭屍感染所造成的社會影響。
 
當然,這些新聞重複的次數多到連秋也都能倒背如流了。
 
「我說你這傢伙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發現到就算自己吐槽,美香也因為在廚房中太過忙碌的關係而毫無回應,感覺到自己被美香忽視的秋也這次只好把目標放到了風平的身上。
 
不過風平現在處於昏迷當中,理所當然的不會回話。
 
「可惡,你這傢伙是故意不鳥我嗎?你用不說話的方式在嗆我對吧!」
 
秋也一腳踹飛了擺在矮桌上用來裝糖果的鐵罐,整張臉宛如顏面藝術一樣的扭曲,活像是台灣廟口前四處找碴的小混混。
 
不過風平在昏迷,就算秋也的模樣再兇狠他都不會說話。
 
「不說話是吧?那就別怪我用油性麥克筆(闖空門的戰利品)在你臉上畫烏龜。我數到三聲,你若不說話的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啊。」
 
再次申明,昏迷中的風平自然沒辦法出聲反對。
 
「一、二、三!你沒作聲所以我畫了啊!」
 
一口氣把三聲數完,秋也面帶猙獰的笑容打開了麥克筆的筆蓋。
 
「……去死。」
 
可惜秋也才剛踏出腳步,坐在沙發一角的優子就再次給了他一腳,而且這次攻擊的目標還從小腿升級成了鼠蹊部。
 
「唔喔!」
 
秋也臉上的表情轉瞬間皺成了一團,在用雙手捂著下體後便兩眼一翻的倒地,至於這一下到底有多痛,恐怕只有與秋也同為男性的同胞們才能有深刻的體會。
 
「秋也,不能欺負優子喔。」
 
手裡拿著菜刀的美香從廚房裡探出了頭來,在分別看了仍在呻吟的秋也以及默默坐回沙發的優子分別一眼後,對秋也再次發出警告。
 
「我是受害者耶!」
 
倒在地上的秋也用左手捂著下體,空出的另一隻手則向廚房的方向伸去,臉上彷彿就像寫著「大人冤妄啊」五個大字的悽慘表情。
 
不過在場沒有任何人對他抱有絲毫同情。
 
「笨蛋。」
 
把風平的頭微微調整了角度後讓他枕在了自己的腿上,優子中肯的為秋也的所作所為用兩個字加以概括。
 
 
 
滴答,滴答。
 
在深夜裡,整間房子之中僅剩下了牆上掛鐘所發出的鐘擺聲。
 
然後在黑夜之中,風平醒了過來。
 
「好渴。」
 
風平吞了口口水,這讓乾燥如火燒的喉嚨多少有了些滋潤。
 
腹部的地方從意識恢復後就一直覺得有什麼東西壓在上面,在風平從沙發上坐起後那個某物才從腹部的地方滑落,不過身體的觸覺也告訴了風平,那某物也僅是從身體正上方滑到了身體側面而已,
 
「嗯……」
 
某物發出了細微的呢喃聲,雖然從風平的這個角度看不到趴在沙發邊的人的臉,不過光從那明顯的側馬尾來看,便能輕易的分辨出此時在風平身旁的人到底是誰。
 
抓了抓頭,風平翻了個身試圖從沙發上下來,對他來說目前的第一事項是先找杯水來解渴。
 
為了避免驚醒優子,風平在從沙發上脫離的這段過程中還放輕了動作,雖然他內心的一部份也認為這樣做沒有任何的意義,但就結果來說他終究無視了內心那一小部分認為放輕動作沒有意義的念頭。
 
不過風平的動作馬上就碰上了難題,因為風平意外的發現到優子她的右手居然緊緊抓住了他上衣的下襬。
 
稍稍用力的試著從優子手中抽出下襬,但優子卻展現出了有異於白天的驚人握力,風平一連換了三種方式都未能讓自己的衣角脫出優子右手的掌握。
 
「喵,不行……」
 
最後甚至讓優子皺起了眉頭,發出了如此這般的可愛抗議聲。
 
明明還在睡夢之中,卻說出了這樣符合目前情況的囈語,這讓一向沒有情緒起伏的風平在他十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所謂的哭笑不得。
 
在不得已之下,風平還是靠著脫下上衣的手段,使出了金蟬脫殼之術後才成功的從優子手中脫逃。
 
由於眼睛一直都是閉著的,風平的雙眼很快的就適應了黑暗,並成功的在這間原本從未來過的房子中找到了廚房。
 
「燒比想像中退得還快。」
 
一邊用擅自取用的就馬克杯裝滿水,風平同時在腦中分析著當前身體的狀態。就目前而言敗血症的可能性能夠排除了,充其量早上的高燒不過就是傷口發炎而產生的併發症。
 
能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客觀的分析自己病情,恐怕在這世界上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人不多就是。
 
「醒過來了怎麼不叫我?這裡是昨晚佐藤他們借住的公寓,你對這裡應該非常陌生才對。」
 
而當風平正在裝第二杯水時,一臉哀怨的優子同時出現在了門邊,在此同時她還用手揉著睡眼惺聳的雙眼。
 
「中斷睡眠不是件好事。」
 
風平搬出了醫學證明來作為回答。
 
「趴睡無法進入深層睡眠,趴睡造成的淺眠被中斷反而是件好事。」
 
優子也不甘示弱的以醫學證明加以反擊,看來是對風平沒有叫醒她的這件事感到有所不滿。
 
風平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就辯論上他對自己不如優子這點還是相當有自知之明的。
 
「身體好些了?你醒來的時間距離退燒至少隔了快三小時。」
 
看風平不想在這個話題繼續深入下去,優子也很識相的將自己的擔心轉移到了風平當前的身體狀態上。
 
「沒有大礙了。」
 
事實上痛覺遲鈍的風平也不能完全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痊癒了,但他此刻也只能這麼回答。
 
「接下來有明確的行動目標嗎?」
 
大致確認過風平安然無事後,優子話風一轉,把問題放到了接下來的行動走向。
 
「沒有。」
 
風平搖頭,就這兩天的觀察來看殭屍唯一值得令人擔心的也就只有那龐大的數量,若往後疆屍都沒有產生變異而擁有智商的話,那它們根本不足畏懼。
 
「若需要交通工具的話,這是我在房間找到的。」
 
把握著的手伸到風平前鬆開,一個銀色的物體落在了風平的掌心之上。
 
那是把鑰匙。
 
「這是昨天在教職員室拿走的箱型車鑰匙,他們在撤退的時候似乎忘在房間了。」
 
優子停頓了一會兒後才補上了解釋。
 
「這暫時用不上。」
 
風平把鑰匙交還給了優子,既然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地方當作了據點,那就沒必要頻繁的在城市中移動,增加被殭屍攻擊的風險。
 
「另外兩個人呢?是離開了還是繼續跟著我們。」
 
「房門是關著的。」
 
優子淡淡的往斜後方的臥室房門掃了一眼,沒有正面的回答風平。
 
在確認風平的病況穩定下來後,那兩個傻瓜情侶檔自然很歡樂的回房間繼續進行偉大的增產報國的偉大作業了。
 
「這樣啊。」
 
嘴上是平淡的回應,但風平的右手卻勾住了優子脖子,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不能回客廳再繼續嗎?」
 
眨了眨眼,優子似乎對現在的地方不太滿意。
 
「我不介意。」
 
對優子小小的抗議並未放在心上,風平將優子抱上了流理台,然後熟練的脫下了優子穿在身上的運動短褲。
 
================================================
後記專區:
 
同樣是在後段緊急喊卡的章節orz
 
不知道為什麼風平越寫越人渣
 
比某渣誠好一點的也只有固定性伴侶而已<汗>
 
呃,以上請當我什麼都沒說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15 筆精華,07/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