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k

RE:【運氣至上】學園異聞錄 # 10 跳下去 <新增人物圖稿:西園寺雪菜>

樓主 貓耳寬 jordenfan
GP10 BP-
 
 
# 10.5 復仇
 
 
 
「不要!我不想死!我不要!」身體蜷縮成了一團,雪菜的精神狀況就如同一道即將毀壞的水壩,水壩上每出現一道裂痕便象徵著距離潰堤的臨界點更進了一步。
 
裕介的死在就如在那水壩上敲出第一個裂痕,而希春的跳樓便是再一步將那裂痕擴大,至於風平將雪菜的爸爸推下護欄的動作更是不折不扣的最後一擊。
 
驕傲自大,同時又對自己無比自卑的雪菜,精神狀態此時已經瀕臨崩潰。
 
「自己跳下去,還是我丟妳下去。」
 
作為摧毀雪菜心神的主要元兇,風平依舊是那一副不冷不熱的冷淡語調。
 
沒有人會選擇幫助雪菜,在場圍觀的所有人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冷眼旁觀著這上演在眼前的殺人復仇劇。
 
自掃門前雪、隔岸觀火……不管用什麼話來比喻,那些話所形容的終歸只有一件事情。
 
在沒有威脅或影響到自身安全以及相關利益的大前提下,人類往往都是一種很自私的生物。
 
「每件事情都有它的代價,既然妳選擇了就不要去後悔。」
 
跟在風平身邊的優子在這時輕聲的說出了這句話。
 
一言以蔽之,雪菜既然有膽量打開樓下的電子鎖讓下方的逃難者及殭屍闖進大樓之中,並進而導致了裕介的死亡,那就應該有承受風平事後報復的心理準備。
 
「少囉唆!憑什麼我要為了這點小事就去死!」
 
可以說是臨死前的最後掙扎,原本看似渾身癱軟的雪菜突然發難的從地上一舉跳起,以驚人的跳躍力跳到了優子的身邊,並伸出手緊緊掐住了優子那纖細的脖子。
 
「讓我離開!若不想要我掐死她的話就讓我離開這裡!」
 
把優子拉到了身前作為人質,眼瞳中滿是血絲的雪菜如潑婦似的大吼大叫,她那留長的指尖毫無懸念的刺破了優子的肌膚,在優子那白皙的脖子上劃出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然而就算看到了身邊優子被挾持,風平他臉上的表情仍然未曾有所改變,始終是一副局外人,眼前所有事物都與他無關的冷淡模樣。
 
在剛才雪菜發難時風平分明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以及能力把雪菜攔住,這點就是連雪菜本人都相當清楚,不過風平卻絲毫不為所動,僅是就這樣冷冷的看著雪菜把優子抓為人質。
 
或許不能完全這麼說也不一定。
 
風平看著雪菜的的神色是有所改變的,但卻是從無視轉變成一種在看著什麼髒東西似的憐憫目光。
 
「妳真的是笨得無可救藥啊。」
 
令人意外的是這句話並非是出自風平之口,而是從被雪菜所挾持著的優子口中所說出的。
 
且她的口氣就如風平流露出的眼神一般,充滿了憐憫。
 
「妳、妳在說什麼,明明是一年級的還這麼囂張!給我閉嘴!」
 
雪菜像極了尾巴被踩痛了的貓,被優子的話一刺當即便又瘋狂的尖叫起來,掐在優子脖子上的指甲頓時又更深入了幾分,這讓感到吃痛的優子不由得瞇起了眼。
 
「看吧看吧!會痛吧!不想讓她死的話就給我讓出一條路!」
 
稍微冷靜點後雪菜從瘋狂的狀態恢復了過來,但隨即又立刻將優子往自己的方向拉得更進一步。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抓著的優子再次開口,而話中的意思不外乎是指雪菜此刻的行為不過是徒勞無功的垂死掙扎。
 
「妳說什麼!」
 
以一個人質的表現來說優子顯得太過冷靜,因此就連正挾持著她的雪菜內心中都有一絲動搖。
 
當然,僅有一絲絲而已。
 
「妳的行為完全沒有意義。第一,我不認為以妳的體力還能在挾持一個人的情況下閃躲樓下的殭屍逃跑。第二,就算風平答應讓妳離開其他人也未必會完全按照風平的決定放過妳。」
 
在優子眼角的餘光中,手持木刀的秋也緩緩移動了所站的位置,不著痕跡的擋在了唯一可以離開樓頂的大門之前。
 
以一個人個性的大方向來說,秋也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相當隨波逐流的人,但面對一個危害到他生命安全的人時,他下手也是絕不會手軟的。
 
若當時在別墅裡秋也沒有因為安眠藥而陷入昏迷,他百分之百的確定他同樣會做出和風平一模一樣的殺人舉動。
 
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有著普通的生活方式,但若生存在末世裡的人還堅持不改變生活的行為方針的話,那就可說是近乎愚昧了,而在歷史的經驗之下,這種人都也無一例外的成為了達爾文演化論的淘汰者。
 
而秋也當然不是那種不懂變通的蠢貨。
 
說真格的,秋也並不怎麼聰明,但他認的卻是一個死道理。
 
對於曾因一舉私念差點害死他與美香的雪菜,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她。
 
應該說,若雪菜沒有為了活命挾持了優子,亦或是為了救自己的父親而打開電子鎖引進殭屍,憑秋也貧瘠的推理細胞恐怕一輩子都認不出雪菜就是那絕對利己主義的危險份子。
 
「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
 
說到這裡優子忽然停了下來吞了口口水,接著以一種疑似哀怨的目光停在了面無表情的風平身上。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必要的人,不過是個可以利用的棋子罷了。」
 
輕輕闔上了眼,優子用一種視不關己的口吻陳述著無奈的事實。
 
而對於這讓雪菜難以置信的自白,風平也頂多是微微的揚了揚眉,既沒出言否定但也沒肯定。
 
然後風平以一種不快不慢的溫吞腳步,走到了雪菜身前兩公尺處重新停了下來。在他的步行過程中雪菜不知道是否是一時間產生的錯覺,她感覺自己彷彿就像是隻被蛇盯上的青蛙,等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背上不知何時已經流滿了冷汗。
 
「放開她,我就不殺妳。」
 
隨手把球棒往地上一扔,風平輕描淡寫的開出了一個承諾。
 
「你、你確定?沒有騙我吧?」
 
沒想到無時無刻散發著冷血氣息的風平給承諾會這麼的爽快,雪菜一時間還尚未反應過來,只是呆呆的不斷重複開合著嘴以表達她的訝異。
 
而優子的眼中則浮現出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閃亮光芒。
 
「你真的沒騙我?」
 
就像一個幸運獨中頭彩的得獎者,下意識的不斷向身邊的人詢問手中的號碼是否有對錯,雪菜此時的行為正貼切的符合了上者的舉止。
 
「我不會出手攻擊妳,同樣的話再讓我重複這交易就作罷。」
 
說到這裡,風平的手突然閃電般的往前一伸後又快速縮回,隨即「啪」的一聲脆響發出,雪菜只覺得手一陣抽痛,原本掐住優子頸子的手因為這一吃痛而鬆了開來,且在優子軟倒在地之前,風平又是一個小走位直接將她撈到了自己的身旁。
 
等雪菜反應過來時,她手中握有的人質王牌早已落到了風平的懷中。
 
「那那、那麼交涉成立,我離開的時候你不准動手喔。」
 
發現到了沒有威脅的手段,雪菜此刻憑藉的就只剩下風平那答應放她離開的誓言。
 
就這樣雪菜緩步的後退,就當她快退到秋也駐守的門前,一顆懸浮的心正要放下時……
 
「我差點忘了一件事情。」
 
站在人群視線中心的風平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銀色的鑰匙,並將鑰匙舉得高高的,好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它的模樣。
 
「逃跑的時候應該很需要交通工具吧,假若有人能幫我解決掉一個不長眼的短髮女的話,我想我大概會基於感謝的因素將這把鑰匙送給他也說不定。」
 
反覆拋接著在陽光下顯得閃閃發亮的鑰匙,風平又再補上了一句。
 
「想搶鑰匙的話是沒有用的,畢竟就算搶到了鑰匙,若不知道機車停放在哪裡也同樣沒有用處。」
 
風平短短的一句話就讓人群中原本動了搶奪念頭的人悻悻然的退回了隊伍之中,把目標重新放在了雪菜身上。
 
「你答應我的!你答應不殺我的!」
 
聽到了風平所說的話,好不容易到手的希望就此化為泡影,雪菜歇斯底里的朝風平憤怒的大吼。
 
「我說的是『我不出手攻擊妳』,從沒說過要放過妳。」
 
風平看著被暴動的人群給扛起的雪菜,輕輕的冷笑了兩聲,並隨手將摩托車鑰匙拋給了優子。
 
「之後的事情幫忙善後。」
 
拋下了簡短的九個字,風平轉身走向了樓梯,離開了頂樓的平台。
 
而就算雪菜被扔下了高樓,在風平消失在樓梯間前,他仍然沒有朝雪菜的方向看上一眼。
 
================================================
後記專區:
 
完了,這回可以惡搞的點太多了
 
光是風平在救優子那段就可以解釋成戀愛遊戲的欲擒故縱手法
 
不過惡搞的工作就交給讀者吧,後記部份要稍微認真一點!
 
首先是風平把鑰匙拋出去當誘餌這點
 
相信大家都會想到少了一把鑰匙話,能用的摩托車不就只剩一台了嗎?
 
不過這點不需要擔心,因為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是風平突然(嗶~),於是自認為人妻優子就(嗶~),而在旁看見優子(嗶~)的畫面後也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和美香一起(嗶~),最後等風平(嗶~)後看見優子居然在(嗶~),因此導致了(嗶~)
 
下回預告結束
 
咦?聽不懂嗎?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