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k

RE:【運氣至上】學園異聞錄 # 9 殤

樓主 貓耳寬 jordenfan
GP13 BP-
 
 
# 10 跳下去
 
 
 
「跳、跳樓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見證了裕介墜樓的那一剎那,但儘管眼前發生了如此駭人的事件,卻沒有半個人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亦或是崩潰的出聲尖叫,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詭異莫名的沉重氣氛籠罩著整個公寓屋頂。
 
風平從牆邊走回到了樓頂的正中央,用如同往常一般那不帶絲豪感情的目光從在場的所有人臉上一一掃過,即便大多數的人從未與風平見過面,但每個與他四目相對的人都不由得的主動低下頭來,迴避風平那刺人的視線。
 
「是誰把門打開的。」
 
沒有刻意的加大音量,然而風平的聲音卻異常的清晰。
 
場內一遍靜默。
 
「門總不會自己打開吧。」
 
在場的人群中並不乏比風平年紀大上許多的成年人,但此刻他們卻因為被風平所散發的氣勢給震懾而完全不敢開口說話。
 
「是雪菜。」
 
突兀的聲音打破了微妙的平衡,在這時招出罪魁禍首的竟然不是與雪菜有過節的奈緒子,而是一直以來袒護雪菜的前女生領導希春。
 
承受著場內全部人的異樣眼神,希春走出了人群之中,並來到了風平的面前。
 
「雪菜說她在逃難者之中看到了自己的父親,為了救自己的爸爸,她便自作主張的把公寓的大門打開了。」
 
希春簡短的交待了大門之所以會被打開的理由,在陳述的過程中她對風平沒有任何一絲的隱瞞,全部都如實的說出。
 
「希春,妳怎麼會……」
 
奈緒子站的位置在比較後方,在花費了一番九牛二虎之力後才好不容易擠出了人群,至於促使她這麼做的原因則是因為希春此時表現出的舉動和平常的她相比起來太過反常了,反常到令奈緒子感到相當不安的程度。
 
「奈緒子,當初請佐藤同學提供保護的人是我沒錯吧?」
 
回過頭對奈緒子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希春在這時提出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種氣氛的問題。
 
當初在校內被殭屍入侵的第一當下,希春便帶著她的同伴尋求裕介的保護,駕駛箱型車逃出校園、御別橋前與風平等人的分頭,以及在市區中尋找過夜的公寓,一路上若不是有裕介跟著這原本全是女性的隊伍,希春等人恐怕早已不知道滅團了幾次,這樣的情況就算說裕介是希春隊伍中的最重要的主心骨也不為過。
 
但是,裕介死了。
 
一路上負責駕駛、戰鬥,保護著自己和其他女生同伴的人死了。
 
就因為如此,希春對當時尋求裕介幫忙的自己產生了嚴重的罪惡感。
 
假使不找裕介保護包含自己的這群人,那是否裕介就不會死了呢?
 
希春這樣的想法就彷彿是在森林中的小火苗,一經點燃便一發不可收拾。
 
在心灰意冷加上嚴重的罪惡感之下,希春單純的心中只想出唯一的一個彌補辦法。
 
「這是六樓房間的鑰匙,你們應該會用得到吧。」
 
從口袋中將一串鑰匙交到了風平手中,住在這間公寓的女學生在樓梯間逃跑時便被殭屍給咬傷了,因此那間公寓的所有人便換成了持有鑰匙的希春,儘管這在法律上並不成立,但在這種末日來臨的時期,法律這種東西根本只是張普通的廢紙罷了。
 
「在最後,我也不指望不破同學你會照顧一開始和我同行的朋友們,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請您要報仇的話只找雪菜一人嗎?」
 
交握著雙手,希春一臉誠懇的抬起的看著風平。
 
雪菜是希春隊伍中最大的問題點,假使沒有她,那麼裕介便不會死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地方了───風平能猜想得到視朋友為第二生命的希春到底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大的改變。
 
也許溫柔的希春在這生中是第一次如此打從心底的去憎恨一個人吧。
 
「我答應了。」
 
反手把鑰匙拋給了身後的優子,風平點頭答允了希春的請求。
 
滿意的點了點頭,希春轉過身背對著風平走到了牆邊,然後無比艱辛的翻過了護欄。
 
「希春!妳在做什麼啊!」
 
察覺到希春的舉動代表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奈緒子奮力擠出人群跑向了希春所在的方向。
 
「奈緒子,妳也知道的吧。」
 
望著跑著靠近的奈緒子,希春出聲喊住了她。
 
「知道什麼?」
 
停下了腳步,奈緒子的雙眼出現了一股茫然。
 
「……不,我還是讓妳自己想吧。」
 
希春先是嘆了口氣,隨後又是搖頭。
 
「什麼東西要我自己想啦!」
 
帶著哭腔,奈緒子對希春大喊。
 
「奈緒子,妳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喔。」
 
希春瞇起了眼,露出了以前在學校裡被男學生們稱之為能治癒精神的微笑。
 
隨後,她鬆開了抓著護欄的手。
 
「希春!」
 
頭下腳上的向下墜落,希春耳中還能聽到了奈緒子發出了的尖叫。
 
從十樓下墜不過是轉眼的瞬間,但時間卻也足夠讓希春在生命的最後好好去思考一些平常未曾去想的事情。
 
奈緒子不懂的事情,並不代表希春會不了解。
 
假使風平真的會因為裕介的死而想殺人復仇,那麼排在雪菜之後要殺的第二個人必然就是希春。
 
風平的一言一行不外乎將他冷血的個性一表無疑,一個冷血的人報仇的殘忍程度自然也是可想而知。
 
若希春不主動挺身而出,那風平肯定會毫不留情的殺光和裕介待在一起的女生小團隊。
 
簡單來說,這只是一種遷怒的行為。
 
風平沒有感情,也因為如此他的遷怒行為由其可怕。
 
那麼避免風平怒火延燒的最好方法,便是在他發火前先行遏止。
 
所以希春的自殺並非是偶然的突發奇想,而是化解這僵局必然的選擇。
 
但除此之外,真正推動希春這麼做的其實還有另一個小小的理由。
 
一個出自於少女心的微不足道小小理由。
 
「到最後都沒能和佐藤同學告白,有點可惜呢……」
 
砰。
 
 
 
「希春!希春!」
 
淚水已經佈滿了奈緒子的臉頰,她雙手就這樣緊緊的抓著護欄,然後身體緩緩的坐倒在地上。
 
第二次親眼見到有人從十層樓高的地方跳下,場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更加微妙了起來。
 
「優子,妳認得出在學校裡和我們一起行動的那些女生的臉嗎。」
 
風平頭也沒回的對優子提出了詢問,但他的口氣卻是肯定句而非是語尾上揚的疑問句。
 
「記得。」
 
優子走到了風平的身邊,伸出手在人群中分別指了除了奈緒子以外的另外兩人。
 
「妳是雪菜嗎?」
 
風平先是走到了較靠近他身邊的一名女學生,用他那不帶任何語氣起伏的問著對方。
 
「不、不是……」
 
就像是被老鷹盯上的鵪鶉,女學生眼框中有著透明的淚水在打轉,同時腳還像癲癇症發作似的不停的在顫抖著。
 
「那麼就是妳了。」
 
確認了眼前的女學生並非是說謊,風平轉過身走向了場內僅存的另外一名女學生所在的方向。
 
風平鞋子踩在地上所發出的腳步聲,落在雪菜耳裡不外乎就是死亡的倒數計時。
 
「喂,你想對我的寶貝女兒做什麼事情!」
 
然而一名頭頂略為稀疏,穿著花格西裝的中年男子擋住了風平的去路,他不單用著惡狠狠的口氣在說話,甚至還伸出手試圖去抓風平的肩膀。
 
「爸爸!」
 
在角落的雪菜發出了一聲歡喜的驚呼,剛才一時間的慌亂讓她差點忘了自己父親的存在,但既然現在靠山已經出馬,雪菜自然沒有繼續發抖害怕下去的必要。
 
看雪菜爸爸這凶神惡煞的表情,換作是其他人肯定都會因為一時感到害怕而被他給抓住肩膀,不過可惜的是雪菜爸爸所面對的是風平卻是有別於一般人的異類。
 
在雪菜爸爸的手即將觸碰到風平衣領時,風平僅做了一個極為單純的動作。
 
舉起握著金屬球棒的手,然後揮下。
 
「嗚喔!」
 
太陽穴的位置遭到鈍器的一擊,雪菜的爸爸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便倒在了地上,同時也可能是金屬球棒的痛毆引發了輕微的腦震盪,外強中乾的雪菜老爸居然就這樣兩眼一翻,呈大字型的昏厥在地板上。
 
「垃圾。」
 
風平冷哼了一聲,突然蹲下身去抓住了雪菜爸爸的右腳,就這樣拉著他在地面上拖行了起來。
 
所有人就這樣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風平把這名中年大叔拖到牆邊,並耗費力氣的把他拉起來懸掛在護牆上後才赫然發現到,這名冷面少年接下來想做的究竟是什麼驚人的事情。
 
風平將雪菜爸爸他那龐大的身軀推出了護牆外。
 
要說前兩次的自發性跳樓已經把眾人的驚嚇神經給弄得麻痺的話,那風平此刻所做的行為卻再次讓大家的驚嚇神經從麻痺轉瞬間恢復過來,並無一例外的因為詫異而張大了嘴。
 
這簡直是不折不扣的當眾行兇。
 
且更重要的是,這名才剛殺了人的少年此時正從護牆轉過身,用媲美零下溫度的冰冷目光看向了一名雙腿呈八字型跪倒、正用雙手掩著口鼻,淚水還流了個滿臉的女學生。
 
「跳下去。」
 
================================================
後記專區:
 
跳下去!
 
希春and雪菜死亡結局確定<蓋章>
 
話說跳樓還真是一個方便的自殺方式呢,簡直可以說事只要高度有到,不管任何時間點都能進行的刺激運動
 
假使沒死的話確實是夠刺激啦……
 
不過雪菜的爸爸真的是有夠淚目的
 
出場幾行字就被發了便當,連貓寬本身都感到不忍<合掌>

人物圖稿,西園寺雪菜: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