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9

【狼與辛香料】-長篇同人文(5)【狼與夜晚的絕望】

樓主 syoung syoung1567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感謝來看第五集的人~
首先我要感謝版務大大把我的文章加到精華m(._.)m
說實話我還真沒想過我會進精華XD
我會繼續加油的!
不過這一集和下一集的要斷在哪我想了好久~希望別炮得太大力

熊一般是溫馴的
是不會主動攻擊的動物
也願意避免衝突

但為了保衛自己或著自己的孩子、食物、地盤
溫順的熊是會變成可怕猛獸

身體僵住的羅倫斯當然希望在草叢的那隻熊能夠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但是身旁的赫蘿真正的樣子可是隻能夠把人吞下的巨狼

羅倫斯擔心的是

身為狼的赫蘿闖進了熊的地盤

原本一片黑暗的草叢突然動了起來
一隻棕色的熊緩緩的走了出來

熊巨大的身軀與銳利的目光讓羅倫斯的胸口感到一陣壓迫感
赫蘿則是用沉穩的眼神與棕熊對視

雖然羅倫斯不懂動物的語言
但羅倫斯感覺得出來他們在交談

就這樣
兩方沉默了十幾秒
空氣中瀰漫的壓迫感依舊讓羅倫斯動也不敢動

但在此時
沒有動靜的棕熊突然挺立了身子
呈現站起來的樣子

「熊果然是一群麻煩的傢伙」
赫蘿在熊站起來的同時說道
並把掛在脖子上的小掛袋掏了出來

無法避免了

羅倫斯知道等下會有場大戰

呈現站姿的棕熊在吸了一大口氣後
發出了有別狼那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叫聲
而是發出讓人感到巨大壓力的低吼聲

赫蘿也拿出麥子準備往嘴裡塞

但是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威風的棕熊突然停住了動作
直直注視著前方

接著棕熊又發出了吼聲
但那不是威嚇敵人的吼聲
那聲音非常難以形容

然後棕熊就緩緩地走回樹林
那個樣子用實在不能用逃跑來形容

羅倫斯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正想問身旁的赫蘿時,附近突然傳來一位男子的聲音

「羅倫斯先生!」
羅倫斯意識到那是比爾的聲音後,也大聲回應

然而赫蘿卻是一臉的茫然

不久後雙方就會合了
比爾看到赫蘿與羅倫斯之後,放心地嘆了口氣

「你怎麼在這裡?」
羅倫斯疑惑地問道
「我想說兩位也差不多泡好了,以防萬一還是來接兩位。剛剛那是熊的叫聲吧!你們有沒遇到麻煩」
比爾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接下來羅倫斯就把事情經過告訴比爾

「也許是那隻熊發現了赫蘿小姐真正的樣子了吧」
比爾推測說到

「也許吧」
雖然棕熊那時的樣子有點奇怪,但比爾說得也不全然不是不可能
羅倫斯這樣的告訴自己

「不管怎樣,至少現在沒事了。趕緊回木屋吧」

接著三人就朝木屋開始前進
但一路上赫蘿的表現有點反常
不是脫隊就是放空

羅倫斯發現赫蘿的表現後,用目光關心赫蘿
赫蘿注意到羅倫斯的視線後,緩緩地說
「咱覺得很奇怪」
「妳是說熊為什麼那樣子走掉嗎」
赫蘿緩緩地點了頭

「搞不好就像比爾先生說的,是發現了妳真正的樣子才走掉的」
赫蘿邊低著頭邊往前走
動了動耳朵說到
「的確有可能像他說的那樣。那熊的確有發現到咱是狼,也沒有馬上判斷咱出真正的樣子....但就是這樣才奇怪」

羅倫斯露出疑惑的表情說
「怎麼說?」
赫蘿緩緩地張開嘴說到
「咱以前也遇過幾次熊,而且每次遇到都是以狼的樣子。但就算是面對體型差這麼大的動物,他們都沒有退縮,還表現出『不能侵犯這裡的氣勢』。所以咱才說他們是麻煩的動物,那骨氣連咱都很佩服」

說到這的赫蘿深呼吸了一次
接著又開口說道
「但那隻熊卻就這樣走了,還是以那種樣子....這真的讓咱想不透。不過如果那隻熊特別窩囊,看出咱真正樣子就怕了,還故意裝成一副懶得理的樣子的話——那比爾小子說的也不是不可能就是了」

前方的比爾似乎專心的提防熊再次出現,沒心力去聽赫蘿與羅倫斯的對話

聽完赫蘿的話後
羅倫斯邊思考邊往前邁開步伐
不久後便開口說

「我問妳一個問題」
聽到羅倫斯的話的赫蘿看向羅倫斯

「以動物角度去看,什麼樣的敵人會讓妳『不想』開戰」
羅倫斯口氣平穩地問道
接著赫蘿便低下頭開始思考

隔了不久,赫蘿開口說道
「咱先想到的就是遇到根本不可能贏得了的對手」

遇到沒勝算的對手還逞強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羅倫斯了解涵義後點了點頭
「還有嗎?」
羅倫斯問到
赫蘿又低下頭思考
頭上的耳朵不時會動幾下

隔了一會兒,赫蘿緩緩把頭抬起
雙眼注視著羅倫斯說到


「遇到同類的時候」

接著兩人就跟著比爾回到了木屋
在路上羅倫斯一直想著個問題

比爾先生真的是人類嗎?

路上羅倫斯也問過赫蘿這問題
赫蘿只說在他身上只聞到正常人類的味道,並沒有聞到超過生命常規的味道

「那到底是....」
羅倫斯邊把披風脫下邊暗自說到
旁邊的赫蘿也跟羅倫斯一樣感到奇怪

這時剛生完火的比爾說到
「雖然今天遇到很多事,但兩位還是先休息吧。幸好我這有足夠的床,不怕沒位置睡」
「怎麼會有三張床呢?」
羅倫斯隨口說到

「我說過我會點木工嘛,所以閒來沒事時自己做的」
比爾邊把頭望向靠窗的床邊說到

羅倫斯知道比爾說的不是真話
但從表情就看的出來一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羅倫斯就沒有戳破謊言

「那我就先睡了喔,兩位也盡早休息吧」
說完話的比爾就躺上床準備就寢

「妳還有要做什麼嗎」
羅倫斯看向赫蘿問到
赫蘿隔了幾秒才搖了搖頭
看來赫蘿還是很在意剛剛的事

不過羅倫斯也沒想什麼,與赫蘿還有比爾道過晚安就躺上床準備睡覺了

躺在床上的羅倫斯望著天花板
這一天發生的事有點多
大腦有點消化不來

「不管怎樣,先睡覺吧」
羅倫斯內心這樣想到
接著便漸漸進入夢鄉


隔天羅倫斯醒來時,發現比爾不在床上
赫蘿則是還窩在被窩裡

羅倫斯伸完懶腰後,便開始用視線尋找比爾
這時的羅倫斯才發現屋外傳來木頭碰撞聲與切割聲

羅倫斯把窗戶打開來往外看
發現比爾裸著上半身在處理木頭

「呦!挺早的嘛」
比爾停下手邊的工作說道

此時的羅倫斯目光全集中在比爾的上半身
不是被精壯的身材嚇到
而是上面留著大大小小的刀疤

比爾也注意羅倫斯的視線
露出懷念的表情緩緩說道
「這些痕跡是以前上戰場留下的」

隔了幾秒比爾又開始做起工作
並用帶著嘲笑的意味說道
「有些人會認為在打仗時留下的刀疤是戰士的證明,對我而言只是愚蠢的象徵罷了——哎呀~我說太多了,我這就去準備早餐」

隨後比爾便進到木屋裡開始準備早餐

不知道為什麼
比爾的背影在羅倫斯看起來有股說不出的悲傷

不久後,赫蘿也懶洋洋地從被窩裡爬了出來
但一下床就看到屋外片地冬雪,讓她躲回了被窩裡

羅倫斯走到赫蘿的床旁邊
然後在坐赫蘿的床上

「今天還真冷」
羅倫斯抖了抖身體說到
赫蘿則是完全沒有動靜

過了幾秒
厚重的棉被裡伸出一條尾巴
蓋住羅倫斯的大腿

「謝謝」
羅倫斯邊微笑邊說
棉被則輕輕動了一下
羅倫斯猜應該是赫蘿在笑


「所以你們打算今天就出發嗎?」
比爾驚訝中帶點悲傷地問到
「是的,我們倆都希望越早到紐西拉越好」
三人在餐桌邊吃著早餐邊說到

「也是啦,畢竟夢寐以求的生活近在咫尺了」
比爾用笑臉掩飾難過的情緒
「我剛剛就是在做馬車的木輪,應該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說完話的比爾喝了口酒
又開口說到
「那你們想什麼時間走呢」

羅倫斯思考了一會兒後,果斷開口說道
「我們想中午過後就走」
比爾聽到羅倫斯的話,有點開心的說到
「那代表我還有一次機會展示我的廚藝嘍」

隔了幾秒,兩人邊笑邊喝了幾口酒

「等一下我會繼續做馬車的車輪,你要不要順便學起來?我可以大略的教你,這樣以後遇到一樣的狀況時就不會傷腦筋了」

羅倫斯稍微想了一下後便答應了

多學項技能也不錯
羅倫斯暗想到

這時在旁吃著麵包的赫蘿突然說到
「可是汝如果學會做車輪,就沒機會遇到像比爾小子這種人了吶」

赫蘿的話讓兩個大男人停下了動作
接著比爾大聲地笑了出來
「赫蘿小姐說的真是太妙了,果然是賢狼」
赫蘿驕傲的挺起胸膛
羅倫斯則是露出淡淡的笑容

接著比爾就開始教導羅倫斯一點基本的木工技術
但是過了不久,羅倫斯的頭已經開始痛了
羅倫斯根本沒想過拿鋸子鉅木頭會這麼累人

赫蘿在窗戶抵著下顎一副優閒的樣子看著羅倫斯
並接著說到
「汝真的對賺錢以外真的什麼都不在行吶」
羅倫斯無法反駁
赫蘿則是露出滿意的笑容繼續看著比爾教導這個愚蠢的旅行商人

經過比爾認真的教導,羅倫斯多多少少也學到了點東西
不過能不能學以致用就不知道了

羅倫斯一進屋就累的直接癱坐在椅子上
赫蘿則是在旁笑嘻嘻的看著羅倫斯

比爾則是在屋外把做好的木輪裝上馬車後才進來

「看來羅倫斯先生還是做商人比較好」
比爾壞心眼的說到
「謝謝建議」
羅倫斯敷衍地說到,一旁的赫蘿笑得更開心了

「那該來準備午餐了」
講完這句話的比爾把視線緩緩轉向赫蘿
並且擺出淡淡的微笑

赫蘿剛開始對比爾的行為感到疑惑
過了沒多久就知道比爾的意思
「汝、汝該不會——」
一旁的羅倫斯則是搞不清楚狀況

「赫蘿小姐要不要試試看做菜啊」
赫蘿一臉憤怒地看著比爾
羅倫斯的嘴角逐漸上揚

「人家給我們吃住給我們住,還教我木工的東西。現在又免費教你做飯,你想要辜負人家的好意嗎」
此時的比爾也露出如果赫蘿拒絕做飯,他會很傷心的表情

赫蘿怒視兩人說到
「汝等給我記住.....」
說完話後接著便氣沖沖地走進廚房
比爾也跟著走進廚房

「這樣對嗎?」
「妳這樣切下去妳的手指就不見了」
赫蘿對比爾發出低吼聲
羅倫斯在一旁看得很開心

想到在紐西拉開店後,赫蘿進廚房幫忙的樣子,臉上就浮現出微笑
「汝有必要笑得這麼誇張嗎」
赫蘿看向羅倫斯說到
羅倫斯邊笑邊說著抱歉
赫蘿則是發出了「亨」的一聲

過了一段時間
在赫蘿的「幫助」下,午餐終於上桌了

「雖然外表不是很棒,不過味道很不錯」
「那當然,這可是咱幫忙做出來的菜」
赫蘿驕傲地說到
「妳也不過只幫忙切了個菜而已吧」
說完話的羅倫斯被赫蘿重重踩了一腳
比爾則是邊看著兩人的互動邊微笑喝著酒

就這樣
三個人在愉快的氣氛度過了這一餐

「唉~雖然知道這一刻遲早會來的,但果然還是很捨不得」
比爾對正在收拾行李的兩人說到

原本彎著腰整理行李的羅倫斯站直身子跟比爾說到
「比爾先生,真的很謝謝你。不但幫我們修理馬車、提供我們食物和住宿,還不收費。我可是欠下了一個大人情」
比爾則時揚起一邊的嘴角說到
「你們根本沒欠下什麼人情,我才要好好感謝你們。原本以為要在木屋孤獨一生的人,遇到了兩個不凡的旅人,還肯願意陪我,感謝都來不及了」
此時說完話的比爾又開口說
「自從我妻子走後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開心的笑了,多虧了你們,我才想起來笑的感覺」

比爾這時跟羅倫斯與赫蘿感謝地鞠了躬

這時的羅倫斯接受人家的感謝才是最聰明的選擇

「之後如果經過這附近的話,可能又要麻煩你了」
比爾抬起頭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到
「包在我身上」
說完話便邊笑邊帶領著赫蘿與羅倫斯走向停馬車的小屋

接著並把馬車與馬牽了出來,又把馬的繩子也緊緊繫在馬車上

赫蘿與羅倫斯兩人用熟練的姿勢跳上馬車
接著看向還在地面的比爾
回想起昨天晚上還懷疑比爾不是人類的想法
兩人都覺得自己很愚蠢

比爾這時開心的問到
「店開成之後,可以寄信來給我嗎?我想去好好體驗一下紐西拉的溫泉」
「當然沒問題」
羅倫斯有自信的回答到

比爾又馬上接話說
「結婚典禮的邀請函也要寄給我喔~」
「唔」
接著比爾便開心地笑了出來

「如果真的有辦的話,一定寄給你」
羅倫斯緩緩地說到
「咱好期待吶」
赫蘿在一旁邪惡的看著羅倫斯
比爾依舊掛著微笑看著兩人的互動

「好啦」
比爾稍微提高音量說到
「該是分別的時候了,希望兩位能夠平安到達紐西拉」
「感謝你的祝福。那麼我們走了」

接著羅倫斯便揮動了幾下馬繩
原本車輪壞掉的馬車又順暢地往前移動

隔了幾秒
聽到隔了一段距離的比爾大喊
「願神明保佑你們!」

這話很明顯是針對赫蘿說的
赫蘿也對後方的比爾多揮了幾次手

比爾看著漸漸走遠的兩人,臉上的微笑卻沒有消失

接著他伸出一隻手
感受迎面而來的風
緩緩說道
「今天的風感覺不太平靜......希望他們能平安到達紐西拉」

說完話的比爾走進木屋
邊走邊用懷念語氣說
「還真像呢」

接著比爾找了張在客廳的椅子坐了下來
「妳說是吧」

比爾視線朝向床上破爛不堪的一團狐狸皮毛說到

也許是比爾的木屋實在是太溫暖了,太陽一下山,兩個人感覺比平常還要冷
就算有厚重的毯子與赫蘿的尾巴還是有些抵擋不住寒意

「咱今天破例讓汝抱著咱睡」
「妳自己倒是挺期待的嘛」
接著赫蘿「亨」了一聲
然後往羅倫斯懷裡鑽

羅倫斯也緊緊抱住赫蘿
一方面是真的很冷,一方面是自己早想這麼做了
「汝可別趁機——」
「我知道,我會安分地睡到天亮」

接著赫蘿甩了幾下耳朵
像是在說「知道就好」

然後兩人就互相抱著對方沉沉睡去

「汝啊....汝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
羅倫斯感覺自己在搖晃
還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子

「羅倫斯」
赫蘿打了羅倫斯一巴掌,羅倫斯才從睡夢中脫離
「妳幹嘛——」
羅倫斯的話在看到赫蘿後收了回去
此時的赫蘿閉起眼睛,豎起耳朵專心聽著不知道什們麼東西

「發生什麼事了?」
羅倫斯用緊張的口氣問到
赫蘿沒有馬上回答羅倫斯的問題
隔了幾秒才說
「有一群人在接近咱們」
之後又馬上補充到
「身上的有兵器碰撞的聲音,而且不是什麼善類」
赫蘿眼睛發亮的說到

羅倫斯嚥了嚥口口水後說到
「對方有多少人」
赫蘿這次也沒有馬上回答
也是隔了幾秒後才說
「比謬里傭兵團的那群小子再多一些」

羅倫斯緩緩說道
「這麼多人....是朝著我們來的嗎?」
赫蘿停下專心聆聽的動作
並說
「沒辦法很確定,但八九不離十了唄」

接著赫蘿就用手緊握掛在脖子上的小袋子後說
「咱們現在胡亂逃跑只會更早被他們發現,咱們只能主動出擊了」

赫蘿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羅倫斯
如果這時羅倫斯露出擔心的表情,反而會辜負赫蘿的一番舉動
這時只能幫赫蘿加油
「妳加——」

羅倫斯的話還沒說完,附近突然傳來像戰爭號角的聲音
接著赫蘿發出淒厲的聲音摀住耳朵

羅倫斯慌張的扶助赫蘿
「妳、妳怎麼了!該死!難道是這個聲——」
話講到一半的羅倫斯,突然感覺到左肩後方一陣難以形容的劇痛

羅倫斯倚靠住馬車靠背
隔了幾秒他才懂了發生什麼事

他中箭了

摀著耳朵的赫蘿看到中箭的羅倫斯,當然想衝過去幫忙
但那奇怪的號角聲已經讓赫蘿的耳朵流出了鮮血

「找到了!人在這裡」
羅倫斯隱隱約約聽到有人這喊到
接著突然有人從旁邊的石頭一躍而下
不偏不移的跳上馬車上
馬兒也不安分的亂動

接著那個人把左手一伸、擴胸
那是準備把箭射出去的動作

那個人瞄準的是赫蘿

「你給我....住手!」
羅倫斯拖著中箭的身軀伸手想阻止那個人

但在羅倫斯碰到那個人之前
他的右手已經放開了

箭不偏不移的射中了赫蘿的右下方小腹

赫蘿則是痛苦的放開摀住耳朵的雙手
癱軟的靠在馬車靠背上
「你這個混帳!」
羅倫斯邊說話邊向那個人撲去
彷彿自己沒中箭似的

但對方似乎是訓練有素的戰士
一眨眼的功夫
就把羅倫斯的右手鎖住
接著並用力一扭
「啊!!!」

羅倫斯痛苦的大叫
此時男子毫無感情的說
「放心,我只是讓你的脫臼而已」
男子的話起不了任何安慰的作用

此時奇怪聲音停了
沒多久,一群人從樹林裡走了出來

「把他們兩個拽下來」

馬車下有個人嚴厲的命令到
接著就有其他人把赫蘿與羅倫斯硬拖下來
根本不管會不會弄痛他們

「喔~看來情報是真的呢,聽說狼很怕聽到這種笛子的聲音,聽到會生不如死」
下達命令的人用手輕輕摸了赫蘿的耳朵幾下
隔了幾秒,赫蘿用含血的口水吐向了那個人

下達命令的人故做冷靜地擦了擦臉上的血水
並開口說道
「我是服從於阿歷斯席本大人的戈本達多。我們家主人喜愛像您這樣的存在。在此,我邀請您來我們家主人那坐坐

此時赫蘿根本虛弱得說不出話,只剩下喘氣的力氣

「是誰告訴你我們的事的!」
羅倫斯大吼
「你就是情報裡提到在赫蘿小姐身——」
「回答我!」

達多的話被羅倫斯的怒吼打斷
接著達多一副厭煩地說到
「看在一個將死之人的面子上我就告訴你吧。是一個叫葉勒的小子告訴我們的,說是在酒館看到以前在村子供奉的豐收之神,還親耳聽到別人叫著她的名子。我們就半信半疑地跟著你們蹤跡追到這來了。不過真沒想到是真的啊!這下我可發嘍!」
達多露出一副愛錢如命的樣子

「把這個男的處理掉」
隨即達多用冷血的口氣說到
接著附近的手下把羅倫斯拖往巨石旁

「雖說是狼神,但長得還真漂亮,不如....」
說到這的達多舔了赫蘿的臉一下
然而虛弱的赫蘿毫無抵抗的能力

羅倫斯也只能眼睜睜的赫蘿被達多戲弄

此時的羅倫斯用盡腦筋思考要麼怎麼挽回局面
然而羅倫斯只感受到一種感覺

絕望

自己大概活不成了
而赫蘿有可能會受到比死了還痛苦的對待

現在的狀況只能用萬念俱灰來形容




突然
羅倫斯臉上感受到一陣刺激

原來是雪落到了羅倫斯的臉頰上

接著羅倫斯聽到了幾聲物體碰撞的聲音
落到臉上的雪也變多了

附近的士兵與達多也發現了不對勁
開始四處張望

這時的羅倫斯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雪崩了

我以為這集會是最短的一集
沒想到會是最長的一集....
話說寫達多那一段時我的心好痛.......
可憐的赫蘿,我一定讓達多沒好下場!
不過故事即將進入最高潮,請大家敬請期待~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87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