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0

【狼與辛香料】-長篇同人文(4)【狼與月光下的見證】

樓主 syoung syoung1567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劇情在這集和下一集很重要喔~
但是我沒把握這集要斷在哪....
反正橋到船頭自然直啦~
那麼開始啦~

「不為人知的故事?」
羅倫斯滿臉疑惑的問道
比爾接著說
「這些傳說也是我妻子跟我說的,可信度的話.....我只能說無法考究,但至少她跟我說她所說的內容一般人是不會知道的。至於她為什麼知道這些,我也不知道」

傳說往往都會跟真實性拖不了關係
許多傳說都是人們把事實誇張化後的故事被口耳相傳流了下來
所以有不少是假的

至少羅倫斯遇見赫蘿是這麼認為的
但如果是幾乎沒人知道的傳說的話真實度又會多高呢?

「儘管不確定真實度,你們還是要聽嗎?」
比爾挑起了一邊眉毛用充滿神秘感的口氣說到

羅倫斯用微笑回答到
「我到現在還是不願相信旁邊這位的事,多聽一則應該是無妨吧」
「咱可是活生生的傳說,汝還敢不信?」
赫蘿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說到

羅倫斯只能把手到肩膀旁,表現出認輸的樣子
以前的赫蘿總是討厭提到自己被敬畏或被當成傳說的事
現在卻能把這種事當成玩笑
看來這場旅行改變赫蘿不少

比爾看到赫蘿與羅倫斯的互動
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那我就開始說了」
比爾調整了一下姿勢,但還是用充滿神秘感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白色巨熊、殘暴之神、獵月之熊.....等等,都是對於那隻大鬧北方的熊的別稱。但那隻熊真的名叫伊拉哇威爾牧黑德亨德」
羅倫斯身體稍微抽了一下

那個名子從黃金之羊哈斯金斯嘴裡出現過


「你們有沒有想過——」
比爾停頓了一下
閃過了百感交集的表情
隨即又再度開口

「你們有沒有想過,那隻熊跟我的妻子還有赫蘿小姐是同樣的存在?」

這句話在這句話在小木屋裡顯得格外大聲
但都不偏不移地傳進了赫蘿與羅倫斯的耳中

赫蘿露出犀利的眼神看像比爾
羅倫斯則是若有所思的摀住了嘴巴

「汝的意思是指,那隻熊也可以在人與熊的樣子來回切換?」
在赫蘿講完這句話的同時
羅倫斯用像是得到了什麼駭人的情報的語氣說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

「如果那隻熊與赫蘿小姐還有我妻子是同樣存在的話,就可以解釋那麼巨大的熊為什麼能夠像風一樣無預警地出現,又像雲散去般不留痕跡地消失」

哈斯金斯說過
巨熊在某天「突然」的出現
也在某天「突然」的消失
如果依照比爾妻子所說的傳說去思考
一切就合理了

比爾又把手交握撐在下顎
並閉上了雙眼說到
「而且,那隻熊跟赫蘿小姐一樣。曾有被當作神靈對待」
聽到這句話的赫蘿露出了鄙視的表情,還不屑地笑了一聲

赫蘿有能夠幫助農作物生長的力量,所以被供奉豐收狼神
那狩月熊呢?竟然有殘暴之神的綽號,難道是被邪教供奉的神?

這時比爾邊嘆氣邊說道
「可惜,他為什麼被供奉連我妻子也不知道」
原本滿心期待答案的羅倫斯失望地把挺直的脊椎彎了回來
赫蘿則是依舊露出不屑地神情

看到羅倫斯的樣子後,比爾接著又說
「雖然狩月熊跟我妻子還有赫蘿小姐一樣,能夠在人與動物的形態下變換,但狩月熊是有限制的」
「有限制?」
聽到比爾的話後,赫蘿邊挑了一下眉毛邊問到

赫蘿變身的條件是麥子或人血——狩月熊也有這樣的變身條件嗎?
羅倫斯暗自想到

比爾清了清嗓子後並接著說
「我記得剛剛羅倫斯說過赫蘿小姐變身是需要麥子或人血對吧?
狩月熊也有類似的條件,可是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狩月熊變身的「時間點」很重要

「時間點?」
赫蘿與羅倫斯同時發出了疑問

比爾露出了像是若有所思的表情說到
「沒錯,就是時間點。只不過是由月亮來決定」
比爾調整了姿勢,身體坐正後說
「部分的月亮盈虧會影響到狩月熊的變身狀況,在滿月與朔月之外的情況下變身是不會影響的,且太陽還在天空時是無法邊身的。但如果在滿月與朔月的情況下變身的話.....」
比爾說到後面逐漸變小聲
表情也沉重起來

羅倫斯則是緊張得不敢亂動,幾滴汗珠從額頭上輕輕滑了下來
赫蘿則是挺直了耳朵仔細聆聽,從尾巴也看得出來她有多麼在意答案




「如果在滿月與朔月的情況下變身的話,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只知道會有極大的影響而已~」

赫蘿與羅倫斯怒視著比爾
比爾慌張地回答到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從我妻子聽來關於狩月熊的故事全部就是這樣了」

羅倫斯失望地嘆了口氣
赫蘿是露出「既然如此,也辦法了唄」的樣子

看著兩位客人的反應,身為主人的比爾然有點難過
但隨即比爾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心的說到

「既然沒有故事可以講了,那要不要嘗試別的活動呢?」
聽到比爾話後
赫蘿與羅倫斯又露出像是聽到比爾說「要不要聽狩月熊不為人知的故事呢?」的神情

「泡溫泉?」
羅倫斯用真心感到疑惑的口氣反問了比爾
赫蘿倒是開始興奮地甩動尾巴

「這地方與你們的終點紐西拉已經不遠了,那兒是有名的溫泉勝地對吧。不過其實從斯威奈爾附近開始就陸陸續續有溫泉的蹤跡了,只不過紐西拉是溫泉最集中的地帶而已。我發現的溫泉絕對不輸紐西拉的溫泉喔~兩位要不要試試啊~」
比爾用有點炫耀地口氣說到

「咱好久沒泡過溫泉了吶」
赫蘿用興奮的語氣說到
「泡溫泉啊.....我還是第一次呢」

「那就決定了吧!溫泉離這差不多15分鐘的路程,等一下就可以出發了」
比爾開心的說到
但隔了幾秒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說
「我每次都是自己泡,不差這一次。但你們兩位要分開泡嗎?還是.....」

「當然是分.....啊!」
羅倫斯小聲地叫了出來
赫蘿露出邪惡的表情看著羅倫斯

可憐的羊已經被狼盯上了

「汝啊」
羅倫斯嚥了口口水
視線緩緩轉向赫蘿
赫蘿用楚楚可憐中帶點妖豔的樣子說到
「汝不想跟咱一起洗嗎」

羊的頭已經被抵在狼的口中了

羅倫斯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後
認輸似地抓了抓頭並說
「我跟她一起洗」
「汝可別趁機做的別的事吶」
赫蘿邊露出滿意的表情邊展開攻擊

比爾露出了笑容後
並接著說
「那我先處理一下碗盤,等會兒都帶你們過去」
「我也來幫忙吧」

過了一會兒
比爾與羅倫斯把凌亂的餐桌整理好了
比爾拿了一些東西後,就帶著赫蘿與羅倫斯走出了木屋,朝深山裡走去




太陽已經不在天上了,輪到幾乎快不見的新月高掛在天空
冬天是四季最寒冷的一季,而冬天的夜晚更是寒冷

三人走在厚重的雪地上,雙腳都有冷得發抖
但只要一想到等下可以嘗試從未泡過的溫泉,羅倫斯總會加大邁開的步伐

「那比爾先生不一起泡嗎」
羅倫斯邊拔出被雪困住的腳邊問到
「我嗎?我已經習慣自己一個人泡了,而且今天你們是客人,我才沒有不要臉到硬要跟你們一起泡呢。再說——」
講到這的比爾突然停了下來
並轉過身子對兩人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到
「再說就算我想跟你們泡,有人不會允許的吧~」

聽到這的羅倫斯身體抽了一下
同時羅倫斯也聽到赫蘿不安分地甩動尾巴的聲音

要允許自己以外的人跟赫蘿一起泡溫泉?還在自己眼前?
只要是正常男人在怎麼樣心中都會有點不願意
但對方可是盛情款待自己,不答應也太不近人情了

赫蘿仿佛看穿了比爾的用意和羅倫斯內心的想法
便嘆了口氣後說到
「就算咱願意,這隻大笨驢想必會表面上答應,心裡面卻是滿滿的不願意唄」
「唔」

比爾則是露出笑容後又轉過身子往前走
隨後又說到
「不過,身為一個有妻子的人,我能了解自己另外一半的裸體被一覽無遺,那感覺會是多難受」
說完這句話後的比爾便爽朗地大笑

赫蘿則是貼近羅倫斯後用感到困擾的語氣說
「咱可不想氣量狹小的雄性當咱的另一半」
羅倫斯也只能低下頭用手認輸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赫蘿則滿意地笑了

在走了一小段路後,就到了比爾所說的溫泉

整體來說溫泉不大,但從站在陸地上就可以感覺到的熱氣與讓赫蘿受不了的硫磺味來看
這個溫泉品質應該不錯

此時的比爾在溫泉旁蹲了下來,並用把右手放進水裡試了試水溫
「感覺有點燙,但冬天的晚上這水溫剛剛好」
比爾站起來後用滿意的口氣說到

隨後比爾從他帶出來的袋子中拿出了一些果乾和兩個酒杯,並從酒袋倒了點酒
接著用恭敬到誇張口氣說
「那麼,請兩位好好享用」
說完還做出優雅的騎士才會做的敬禮

赫蘿與羅倫斯的臉上充滿了笑意之外也充滿了感謝
但比爾又提醒到
「不過請小點,這附近聽說有熊出沒」

赫蘿則是挺起胸膛驕傲地說
「有咱在就沒問題」
比爾露出微笑後說
「我想也是。泡完想回去的話,一路上我都會做路標。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請兩位好好泡吧」
隨後比爾就獨自往小屋方向走去

「好了,接下來——」
羅倫斯邊把視線轉向赫蘿邊說道
然而赫蘿已經一絲不掛地站在羅倫斯面前
且用挑釁的眼神看著羅倫斯

雖說已經看過赫蘿的裸體不知道幾遍了
但現在這麼近看到,還是會難為情
更別說要一起洗澡了
想到這的羅倫斯的臉已經發燙了起來

赫蘿則是往後退了一步
兩手插腰說道
「怎麼還不脫?難道汝不想泡了?」
這句話加上赫蘿的動作,挑釁意味又更加的濃厚

接到赫蘿的戰帖後,羅倫斯終於下定決心
一股腦地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
赫蘿則滿意的說道
「這樣才對,不過——」

赫蘿靠近赤裸的羅倫斯
把嘴巴湊近羅倫斯耳朵旁說
「不過汝得早點習慣這種場面,畢竟以後咱可能常常會跟汝用現在的樣子做別的事吶」
「唔!妳——啊!」
羅倫斯因為驚訝到向後退,而不小心掉到了溫泉了

第一次泡溫泉竟然是以這個樣子.....

頭在水裡的羅倫斯也聽到在岸上赫蘿的笑聲

接著赫蘿拿起了在地上的酒杯後,緩緩的走到了溫泉裡
並坐到才剛調整好姿勢的羅倫斯身旁,然後在把一個酒杯給了羅倫斯
羅倫斯鬧彆扭似地接過酒杯
赫蘿臉上則是維持著笑意邊說著抱歉

接著兩人就靜靜地泡著溫泉
偶而吃起比爾帶的果乾與葡萄酒
就這樣,一句話都沒有
但兩人都不會覺得尷尬

而羅倫斯開口打破了這片寧靜
「如果——」
赫蘿轉頭看向了羅倫斯
「如果在紐西拉真的開了店,那現在這種場面應該會常常上演吧——跟妳一起泡溫泉」
赫蘿把視線移向杯子裡的酒
好像並不打算說什麼
而羅倫斯繼續說道

「我真的沒有辦法想像,那種日子......與妳一起開店、經營、生活.....那種日子.....就在眼前了」
羅倫斯邊把視線抬向天空,邊把真心話吐露出來

天上的月亮只剩下一點點了,看來明天就是朔月了
羅倫斯暗自想到

聽到羅倫斯的話後,赫蘿則是動了幾下耳朵
接著把酒杯裡剩下的酒喝光

「汝吶」

「咱原本在約伊茲統領著狼群,為了找樂趣而前往南方,並與那個大笨驢訂了下約定,在那片麥田待了下來,待了好久好久.....接著,就搭上汝的車了」
赫蘿邊梳理著溼透的尾巴邊說道
羅倫斯則是靜靜聽赫蘿說話

「接著咱就跟汝一起旅行,遇到了好多的事....不管哪件事,都能夠讓咱回憶好久好久...而且每次想到臉上都會慢慢露出微笑....當初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
赫蘿露出微笑說道
「我也沒想到」
羅倫斯則是用溫柔回答赫蘿

「羅倫斯吶」
從與赫蘿相遇後,赫蘿叫過羅倫斯名子的次數用五隻手指頭絕對數得出來
看來赫蘿現在非常認真

羅倫斯注視著赫蘿

「咱是賢狼赫蘿。咱現在很幸福,跟汝在一起真的很幸福——以後也會」
說完這句話的赫蘿牽起羅倫斯的手
愈握愈用力,像是在說「我不會讓你跑掉」般

此時的羅倫斯側過身來
兩隻手握住赫蘿的說道

「一定會的」

此時天上的月光灑落在兩人身上
水面也映照出些許月光

在冬雪綿綿的晚上,此時此地的兩人顯得特別耀眼
羅倫斯與赫蘿姿勢就像羅倫斯在幫赫蘿戴戒指
而月亮像是見證人
靜靜主持著這場狼與人的婚禮

隔了幾秒,兩人大笑出來
兩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泡了一段時間後,羅倫斯與赫蘿終於滿意地從溫泉裡出來
接著兩人穿好衣服後,便跟著比爾設置的路標往回走

「妳不覺得比爾先生是位有故事的人嗎」
羅倫斯在路上疑惑地問到
「他聞起來的確是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但至少不是壞人唄」
赫蘿解釋到

羅倫斯同意了點了點頭
接著並說
「看到我們兩個,比爾先生他應該是百感交集吧」

比爾的妻子也不是人類,但卻比比爾還早離開
看到赫蘿與羅倫斯,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與妻子般

悲傷中想必會帶著懷念吧

羅倫斯暗自想到

但此時的赫蘿停下了腳步
並拉住了羅倫斯

羅倫斯還以為是東西忘在溫泉那
正要開口時
卻看到赫蘿充滿殺氣的表情

還沒開口詢問
赫蘿就搶先說到
「不要亂動,在左邊的樹林裡」

羅倫斯眼睛朝向赫蘿所說的地方
但只看見了花草、樹木與黑暗

此時赫蘿回答讓羅倫斯差點大叫

「有熊」

溫泉剛開始那段寫到我都臉紅了~~
我自己是最喜歡赫蘿與羅倫斯開始說出真心話那段了~~那段我自己都覺得超甜~~
下一集篇幅可能會比較短喔~
敬請期待~
(我在這集有埋伏筆喔~)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874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