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3

【狼與辛香料】-長篇同人文(2)【狼與熊的相遇】

樓主 syoung syoung1567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感謝來看第二集的人~
這集會有重要的人物就要出場~
這次廢話不多說直接開始啦~

羅倫斯也把頭望向房門

此時門外的人敲了敲房門
羅倫斯嚥了口口水後,接著朝像門口說
「來了」

羅倫斯身體僵硬地朝門口移動,赫蘿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吃著早餐
來到門口後,羅倫斯做了一次深呼吸
接著便毫不遲疑地打開房門

「兩位好久不見了」
擁有深紅色頭髮,年紀看來比羅倫斯大了點,身材不能用嬌小的男子鞠了個躬說道
「是米里先生阿,好久不見」
•米里或•馮哈米利三世
他與赫蘿是同樣的存在——都不是人類

他是人類與妖精所生的孩子
為了遵守已逝愛人的承諾,他待在斯威奈爾當任商人議會長,
以經營斯威奈爾這方式守墓

赫蘿與米里一直維持著一個奇妙的關係
因為以後米里的狀況會完全發生在赫蘿身上——在羅倫斯死後
假使未來真的開店經商,接著過了好幾十年
羅倫斯死後赫蘿真的會拋下羅倫斯與店面不管嗎?
這問題就算給教會裡的神明想必也不會有正確答案

「能夠進去聊嗎?」
雖然是問句,但米里像已經確認了答案直接朝房間裡走去
羅倫斯敷衍似說了句請進

米里找了個位子,整理了下衣服,便開口說
「我不是來談開心的事」
只要是他出現的場合應該很少是談開心的事

米里挺直了背,用犀利的眼神說到
「我的部下昨天有看到兩位進城,我覺得有必要與兩位說一下現在的狀況」
米里清了清嗓子,用比剛剛更犀利的眼神看向兩人說
「兩位知道那個貴族的『怪癖』嗎?」
羅倫斯緩緩地點了頭
「別小看那個混帳貴族,他可是很執著於這項怪癖,不管需要多少錢、什麼骯髒的手段,只要能收集到『活』東西,他都會用盡全力得到。你們可不要掉以輕心」
米里說完話後,接著是一陣沉重的沉默
「我對一點感到很疑惑」
羅倫斯與米里互相注視對方的眼睛
「你怎麼會允許這種事呢?」

米里先生是為了守墓才留在斯威奈爾,那貴族做的事情不只會影響到斯威奈爾的名聲
甚至危害到自己的安危
這種事米里怎麼會允許呢?

米里聽完羅倫斯的話後,像是理解話背後的涵義
收起犀利的眼神後,他別過臉去看向窗外說
「你知道斯威奈爾的命脈是什麼嗎」
琥珀與皮草的轉運
羅倫斯回答了答案後像是了解甚麼事而低下了頭

「那個混蛋是掌握了北方大量皮草的貴族,與他作對是自尋死路」
米里依舊望著窗外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不會意氣用事斷送掉我辛苦經營的斯威奈爾
羅倫斯從米里散發出的氣氛得到這個答案

米里把頭轉了回來,平靜的說
「但是我不讓他姿意妄為,我有得是時間」
這句話羅倫斯不寒而慄

「總之,請你們小心點,我可不想看到你們哪一方慌張找我的樣子」
原本安靜的赫蘿噗哧的笑了出來
應該是想到羅倫斯急著尋找赫蘿的樣子吧

「那我先告辭了,祝你們幸運」
米里向兩人鞠了躬後並轉身準備離開房間
這時原本一語不發的赫蘿張開嘴說
「大笨驢啊」
聽到這句話的羅倫斯以為在叫他
但是發現轉過頭來的米里才發現自己會錯意了

「這座城鎮的東西比大多數城鎮的東西好吃」

這是對斯威奈爾的稱讚,換個角度來說也是稱讚米里經營得不錯
羅倫斯聽完赫蘿的話後看向米里

他不再是板著一張臉
他像個得到玩具的孩子般笑了

「那,先告辭了」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但離開的背影看得出來的心情變好了

經過與赫蘿討論好後
決定下午出發,所以早上得先去買食物
正常買一個禮拜半的食物就夠了,但羅倫斯現在可不是單獨旅行
而且旅伴又是約伊茲的賢狼,看來得買三個禮拜的份量了

原以為赫蘿會想多待幾天
沒想到赫蘿會這麼乾脆
羅倫斯邊看著身旁吃著午餐的赫蘿邊這樣想到

赫蘿發現羅倫斯的視線後,停下吃東西的動作後說
「汝在想什麼?難道想當咱口中的肉嗎?」
赫蘿帶點挑戰意味的說道
羅倫斯無奈地嘆了口氣

「汝在想什麼咱知道,汝很好奇咱為什麼不像平常一樣想多留幾天對唄」
赫蘿收起開玩笑的氣氛,然後認真地說道
「沒意外的話,咱們到了紐西拉就代表這場旅行也到終點了對吧,
那不是一個新的開始嗎,汝和咱一起平靜的生活,悠閒經營著咱們的店。咱想快點實現,那種生活難道不是汝和咱旅行的目的嗎?」

赫蘿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
就因為沒有錯誤,所以才有問題
別的原因,是因為別的原因

「是不是因為汝對現在會有留戀?」
羅倫斯不發一語

赫蘿深深地嘆了口氣
並接著說
「汝真的是大笨驢吶」
羅倫斯無法狡辯

羅倫斯踏上行商之旅已經有十年之久了
雖然一直是以買下一個店面且在定點經商為目標
但當離終點不遠時,反而會開始猶豫,甚至迷惘

旅行商人這門職業做起來可一點都不輕鬆,有時候還可能小命不保
但也因為羅倫斯是一位旅行商人所以才與赫蘿相遇的
要羅倫斯毫不留戀地拋棄旅行商人的身份也未免太狠心了

赫蘿喝完碗中的湯後
直直注視的羅倫斯

那雙清澈的眼睛彷彿把像是在逼羅倫斯把他的想法全表現在臉上
「汝啊」
赫蘿垂下眼簾,但隨即又睜開眼並看著羅倫斯
「咱並不強迫汝,汝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就好。不管怎樣,咱都會一直陪著汝」
赫蘿還是維持著認真的表情

羅倫斯看到赫蘿的反應
突然覺得自己是個蠢蛋

赫蘿可是約伊茲的賢狼,受人敬仰的豐收狼神
但赫蘿剛剛卻毫不遲疑地說出「咱都會一直陪著汝」這種話

毫不遲疑

相比之下羅倫斯的煩惱只是一個愚蠢旅行商人的不甘罷了

想到這的羅倫斯喝了一大口酒
並煩惱的說道
「可是繼續當旅行商人的話,總有一天會因為妳的食量而負債累累啊」
赫蘿也不服輸的回應
「咱可是會綁著汝到嚥下最後一口氣吶」

說完,兩人都開心地笑了笑

看來,已經定案了

羅倫斯駕駛著馬車走在一片雪白的道路上
望著身後的斯威奈爾
總有種想駕駛馬車以全速衝回去的衝動

但這馬車乘載的可不只是赫蘿與羅倫斯
還有自己的夢想與赫蘿對自己的期望
所以,不能回去

馬車直直朝向雪白的森林前進
完全沒有想要回頭的意思

察覺到羅倫斯想法的赫蘿,跳過馬車靠背,坐到羅倫斯旁邊
並握住羅倫斯手持韁繩的手

「看來汝自己一個握不太住這個韁繩吶,咱這次可以破例幫汝」
說完後又加大了力道
「還不是因為載著妳」
羅倫斯說完後被赫蘿採了腳一下
但手還是沒放開

「不過——」
羅倫斯又開口
赫蘿的動作像是被訓練過的小狗抬起頭看著羅倫斯,耳朵隨即動了兩下

「謝謝」

羅倫斯以溫柔的口氣說到
赫蘿聽到後臉上頓時通紅的像個蘋果
握住羅倫斯的手也隨即收了回去

但過了不久,赫蘿的手又握了回去
赫蘿像在宣示主權是在她手上似的說到
「咱不會放開的」
赫蘿用泛著淚的開心笑容看著羅倫斯
「咱永遠不會放開汝的手!汝這個大笨驢!」





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比較快,但卻比較漫長
夕陽已經下沉到雲海的另一邊了
取而代之是像是被吃到一大塊的一彎新月高掛在天空

吃完晚餐準備就寢的羅倫斯靜靜的看著掛在天空的引路燈
這時鼻子突然傳來一陣癢感
原來是倚靠在羅倫斯懷中的赫蘿動了動頭上的耳朵
「咱在汝身邊,還看什麼東西看得這麼入迷?」
說完話後的赫蘿也抬起頭看上天空中的那彎新月

「汝的心就那個月亮一樣吶,被咱吃到了一大半」
「味道怎麼樣」
羅倫斯問到
赫蘿聽到後倒是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赫蘿現在被羅倫斯以擁抱的姿勢從背後環抱住,而赫蘿則是舒服地以倚靠在羅倫斯懷中
這樣的赫蘿顯得更嬌小

「不好吃」
赫蘿認真的回答道
羅倫斯只能尷尬地苦笑

「不過咱很喜歡」
說完話的赫蘿難為情地縮起了身子

這時赫蘿突然掙開羅倫斯的懷抱
「睡覺了吶,還是汝想抱著咱一整晚?」
「唔」
羅倫斯被赫蘿用尾巴打了一下

接著兩人在馬車裝貨的地方各占一半躺下準備睡覺
不久後,赫蘿伸出手握住羅倫斯的手
「這樣倒是沒問題」
赫蘿小聲地說道

就這樣,兩人維持這姿勢沉沉地睡去

羅倫斯已經從商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馬車也跟羅倫斯從剛開始用到現在
多少會有些耗損

但是遇到這麼冷的天氣,就算是再好的馬車,撞到硬物還是會損壞
更別說狀況不佳的舊馬車了

「這下可麻煩了」
羅倫斯摸著頭傷腦筋得說道
馬車的車輪撞到石頭而斷裂了

遇到這種狀況跟發現腳底長了水泡一樣麻煩
羅倫斯的師傅當然有教過他這種狀況要怎麼辦

「現在也只能把馬車藏起來,重要的東西帶在身上
回去斯威奈爾找救兵了」
羅倫斯用悲傷的語氣說到

「咱怎麼找了個這麼不幸運的人當旅伴吶,這樣以後怎麼辦吶~」
赫蘿在馬車上用誇張的語氣諷刺到

羅倫斯現在也只能任由赫蘿宰割了
「要是有需要的話,咱可以帶著汝變成狼跑回去」
赫蘿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無奈地說到
「這種小事還不用用到妳的能力」
羅倫斯逞強的反駁讓赫蘿笑了出來

「哎呀,這可不得了」
這時,後方傳來一位男性的聲音
奇怪?這附近有人我怎麼會沒注意到?
就算我沒注意到赫蘿也應該會提醒我吧!
羅倫斯這樣想著同時把視線朝向赫蘿

但赫蘿用一樣的表情看著羅倫斯
看來連赫蘿那能夠辨別銀幣純度的耳朵也沒察覺到
是單純大意沒差覺到?還是根本對方從頭到尾沒發出聲音?

羅倫斯轉身過去看剛剛說話的男子
對方跟羅倫斯差不多高,年紀似乎只比羅倫斯大了一、二歲
留著一頭烏黑的短髮,眼睛顏色則是有點偏藍
一身的獵人裝底下看來是一副精壯的身材

「在野外遇到這種狀況是最不幸了,不過總比遇到熊好」
男子以開朗的口氣說到
「身為一個商人,馬車壞掉還不如遇到熊讓我死得痛快」

聽到羅倫斯話後,男子先是愣了愣
然後便露出大大的笑容
那種笑容是任何人都會喜歡的笑容

接著男子伸出了隻手說到
「摩德比爾,叫我比爾就好。怎麼稱呼?」
比爾爽朗地說道
羅倫斯也伸出了隻手與比爾握了握手,便同時說
「克拉福羅倫斯。商業上我的自稱羅倫斯」
「真是個好名子」
比爾的話像是發自內心這樣覺得
「咱是赫蘿」
比爾聽到赫蘿的名子後,臉上一瞬間閃過了一副奇怪的的表情
那表情像像是在回憶什麼
但隨即又恢復正常地說道
「已經很少聽到這麼短的名子了呢」
同時也跟赫蘿握了握手

「那兩位想要怎麼處理呢?」
比爾好奇的問道
「現在也只能先把重要物資拿一拿,回城鎮找救兵了....」
比爾聽到後沉思了一會兒

「我可以幫助兩位」
「但有條件」
沒有對交易雙方都有利的生意就是失敗的生意
比爾說出這句話很正常
有人想要幫助馬車壞掉的旅行商人就該感謝神明了
雖然神明每天都坐在現在壞掉的馬車上

「條件是?」
羅倫斯恭敬的問道
比爾用嚴肅的表情看著羅倫斯
緩緩開口說道
「請兩位到我的家裡作客!!」

羅倫斯還以為自己耳朵有問題
「什、什......你剛是說?」
比爾露出像個找到有人能夠一起玩的孩子似的笑容說道
「你沒聽錯羅倫斯先生,請到我家裡作客,我會先帶兩位到我家,然後再騎馬拿雪橇把你的馬車載到我家,我會點木工的技術,馬車的車輪這我還可以。畢竟好久沒人來到家裡做客了,自己喝葡萄酒再好喝也比不上有人陪伴滋味是吧!」
比爾開心的說到

他的表情是真的很真誠
羅倫斯把視線移向了赫蘿
赫蘿也聳了聳肩
她的意思說「無妨」

畢竟她是最了解孤單的滋味了,她能夠懂得有人陪伴的滋味是多麼快樂

「好吧,我們接受你的提議」
羅倫斯顯得有點無奈地說到,不過同時也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頭
「太好了!!那事不宜遲,兩位請跟我來」

赫蘿與羅倫斯騎上馬,比爾則是用步行的方式
「差不多30分鐘就會到了」
比爾語調輕快地說到
聽得出來他是真的很開心

在滿地是雪的路走了一陣子後
比爾打破了沉默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比爾語氣愉快地問道
對於幫助自己修理馬車,又邀請自己去家裡作客
羅倫斯當然也只能乖乖答應

「沒問題——」
說出這句話的羅倫斯瞬間感到後悔

因為說這句話的同時,羅倫斯感受到一股隨之而來的壓迫感
那壓迫感強大到讓羅倫斯認為如果自己身體不太好可能會立即死亡
而源頭正是從比爾散發出來的
赫蘿似乎也感覺到了這股壓迫感
耳朵與尾巴豎了起來

與人類傭兵散發出的殺氣不同
反而更接近變成巨狼樣子的赫蘿散發出的氣息
更野蠻、更純粹

但不像是狼

更像熊

這時比爾緩緩地開口說到
「赫蘿小姐.....妳不是人類吧」

後記
第二集就先醬了....
一天打完....手好痛....
話說比爾終於出現啦~~一個超重要的腳色
有多重要呢~~之後就知道啦
請期待下集~~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874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