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4

RE:【閒來創作】蟲之歌 予夢的紫蝶 (結局一放上!還有有獎徵答喔!)

樓主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蟲之歌同人  予夢的紫蝶
 
 
結局二
  
 
「吶......可以告訴玲兒,大助哥的夢想是什麼嗎?」
側坐在大助腿上的玲兒抬頭問道
 
 
「那妳可以先起來嗎?」
雖然不是第一次碰上這種事,但在同時被充滿期待的雙眼盯著瞧
這種感覺令大助相當不自在,於是他撇開了頭,移開了視線
 
 
「可是大助哥不是說不會介意的嗎?」
露出無辜的眼神,而這樣的舉動只能令大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畢竟,如此麻煩的狀況是自己造成的
 
 
回想幾分鐘前......
 
 
「玲兒妳怎麼一直站在那裏?坐啊」
當自己從思緒中抽離時,他發現玲兒一直呆站著不動
 
 
「可是......大助哥不會介意嗎?」
 
 
「不會啊......快坐下來吧!」
 
 
看著旁邊還有不少張沙發,他需要介意什麼嗎?
 
 
可能是因為他在這裡算是客人,所以不能隨隨便便就坐下來吧?
 
 
這樣也不對啊......?
應該是客人沒有允許才不能坐下吧?
 
 
當大助還在思考為什麼時,玲兒相當高興的走了過來,然後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
因此造就現在的狀況......
 
 
「大助哥不可以逃避問題喔!」
玲兒伸手將大助的頭轉向自己,並把大助移開的視線對上自己的雙眼
 
 
「!」 
這樣子的姿勢,真的是再曖昧不過的了
 
 
「大助哥......?你臉紅了......」 
玲兒稍稍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才讓大助稍稍可以思考
 
 
不可否認的,這個小女孩真的很恐怖!
該不會是夏菜教的吧?
完全讓他無法思考......
   
 
連一點時間都不給大助喘息,因為下一秒玲兒又再次給了他震驚!
 
 
「哪......如果這會令大助哥困擾的話......不回答也沒關係的......」
 
 
玲兒原本蘊含著興奮的聲音突然轉變
變成了情緒相當低落,甚至是絕望的低沉嗓音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大助才注意到玲兒的眼眶紅了
 
 
而這種情況真的是令大助不知所措
 
 
「因為玲兒不值得信賴嘛......畢竟我們也才相處不到一天的時間......」
 
 
又漸漸地,嗓音變成了帶有一點點哀傷的哭音
眼角的淚滴,也在燈光的照亮下一閃一閃的
 
 
看著玲兒的動作,大助趕忙用手指抹去玲兒眼角的淚水
 
 
他真的對這種女孩子沒折!
 
 
而且他還感覺到......他好像是個壞人
還把一個看起來六歲左右的小女孩弄哭了
 
 
「我想要一個容身之處」
大助回答
 
 
「咦?」
   
  
聽到了玲兒的疑問語氣,大助再次說了一遍 
不過怕玲兒不懂自己的意思,他補上了一些字詞
 
 
「我的夢想,是希望擁有一個自己的容身之處」
 
 
「那玲兒呢?」
 
 
不問還好,問了反而更糟
大助深深的體會了這句話
 
 
因為玲兒垂下了自己固定大助頭部的雙手,她低下了頭
從大助這個位置和角度,他看不見玲兒的表情 
  
 
「玲兒?」
 
 
似乎是叫了她的名字,玲兒才有反應
 
 
「我的夢想嗎......?」
 
 
玲兒抬頭,這時大助看到了一個不是屬於玲兒這個年紀該有的表情
 
 
那是一個強忍悲傷,眼神充滿迷網的表情
 
 
「我的夢想......是希望姊姊不要再哭泣」
 
 
「大助哥......請你聽我說......」
 
 
從小我懂事開始
在別人面前不可一世的姊姊常常會在夜晚把自己鎖在房間內哭泣
 
 
每一次姊姊哭泣
每一次我都只站在房門口
每一次手都停在敲下房門的前一秒
每一次我都很想說些什麼
 
 
對於這樣的姊姊,我該說什麼好?我該做什麼好?
 
 
但每一次,我什麼都沒有說、也沒有做
 
 
因為我無能為力
 
 
所以我想,至少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這樣姊姊就不必多替我擔心
而這也是我所能做、唯一能做到的
 
 
於是我學會許多東西,也學會打理好自己
我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就是希望姊姊能開心點
 
 
至少......露出以前那熟悉的微笑
 
 
我覺得這樣就夠了,我心裡是這麼想的
 
 
但有一次,也只有那麼一次
我任性了,我沒有聽從姐姐的話
 
 
「我的夢想是......」
 
 
當我打算告訴大姊姊我的夢想時,姊姊在大聲吼著時,姊姊被敲昏了
被我從沒見過、看起來很像是蝴蝶的蟲給敲昏了
 
 
我馬上住了口,想去看姊姊的傷勢
但我馬上被那隻蝴蝶給阻擋了
 
 
「告訴我妳的夢想吧?妳不想快一點救妳姊姊嗎?」
 
 
看著被大姊姊敲昏的姊姊,我想都沒想地馬上向她大吼
 
 
「我希望姊姊別再哭泣!快給我過去!!」
 
 
「呵呵......如妳所願」
 
 
玲兒的話到這裡中止,因為她已經講不下去了
 
 
「我是個大傻瓜...大傻瓜......」
 
 
玲兒將整個頭埋進大助的懷裡,放聲大哭著
而大助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拍著玲兒的背,試圖安慰她失控的情緒
 
 
比起說任何安慰的話,給予沉默的溫暖更可以安慰人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玲兒才感覺到剛剛她所做的事
先不說自己剛剛哭得有多慘、樣子有多醜
但她把大助的衣服弄濕了一整片是個無法否認的事實
 
 
「大助哥......對不起喔......」
 
 
「沒關係,妳的心情好點了嗎?」
 
 
「嗯......」
玲兒點了點頭,然後她乖乖的從大助的腿上下來,坐到了他的旁邊
 
 
「可以告訴我......呃......」
打算進行深度詢問的大助又被玲兒的動作打斷 
 
 
原因無他,只不過玲兒現在從"坐"在他腿上變成了"躺"在他的腿上
 
 
這......
好吧!他認了!反正比剛才好多了......
 
 
「嗯?大助哥想問什麼?」
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大助
 
 
經過了情緒相當大的起伏,現在的語氣給大助有種詭異的感覺
 
 
她真的是小女孩?
 
 
外表是,但表現不是,情緒管理更不是
 
 
「可以告訴我,妳遇到那位大姊姊的經過嗎?」
 
 
「大助哥真不懂情調」
聽到大助的問題後,玲兒給了他這句回答
 
 
「我剛剛才因為回想這件事而哭了,你居然又問這件事!」
玲兒不滿的說道,然後她又說:「大助哥你該不會常常拷問人吧?」
 
 
「啊?」
 
 
呃......拷問的話應該沒有,逼問這倒有經驗
詢問就不用說了,這是正常人會有的表現
 
 
「算了算了......還好我的心情好了一點,我就和你說吧!」
 
 
--......
 
 
為什麼我得待在這裡?
呆坐在下水道,只為了稟報任務結果?
 
 
回想不久之前......
 
 
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將我拉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巷子裡頭
 
--如果妳在這裡看見了特環的影子,那就來下水道等
 
他和我說道,雖然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和他說話
但他的身上時常充滿著神祕,眼神也相當深邃,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除此之外還會有種"一旦被他的眼神捕捉了就逃不了"的想法
 
--為什麼?還有<蚤>你給我解釋清楚為什麼會有特環啊?
  
我問,這一整件事除了冬螢和我們幾個人之外,應該沒有人會知道的
難不成任務有了閃失?所以特環已經展開包圍網了?
 
--放心不是妳想得那樣,另外這就當我未卜先知吧!
--還有夏菜是個不喜歡惹事生非的人,這是我的推測
--只要看到特環堵住了這裡,她一定會走下水道的
 
我看到了隸屬於殲滅班追蹤者<蚤>在說話時
他的眼神多了一份寵溺,而冰冷的語氣也多了一分溫度
 
<紫蝶>真的有那麼好?我真的感到深深地疑問
 
--如果這裡也有特環怎麼辦?
 
這也不是不可能,因為都堵住了道路,下水道也很難說不會被列入監視範圍
 
--躲起來吧!
 
--躲...躲起來?你當我是透明人啊!不會被發現是嗎?
  
還真是個相當好的答案啊!你以為特環只是說說而已?
他們可是有很多很恐怖的附蟲者在裡頭的!
  
--我相信以妳的能力應該可以躲過他們的眼睛,妳也別隨便惹事,聽到了沒?
 
--是是是......
 
身為在下位者的悲哀,就是得對在上位者的命令唯命是從
 
--還有不准欺負夏菜,雖然我認為她是個不容易被欺負的人,但還是要說一下
 
--你煩不煩啊?
 
喔?他居然會叮嚀我這句話?
難不成她和<冬螢>一樣?
這有趣了~我會去會會她的
 
--那就先這樣了,我有事先走了

--那我不送了,路上小心啊!
 
 
因此可悲的我就一直留在這裡
然後果真過了不久,就有政府的人來到,堵住了<蚤>所說的小巷子
 
 
看來真的得去下水道等了......
 
 
--......
 
 
「這樣知道了嗎?」
像是報告完畢一般,玲兒詢問了大助是否有任何疑問
 
 
「知道,但還有幾個地方我有......」
 
 
突然閃過一絲不對勁,他抱著玲兒滑下了沙發,現在兩人是處於坐在地板的狀態
 
 
「大助哥......?」
 
 
「不要說話......我感到一點點不對勁......」
 
 
「難道是......!」
玲兒站了起來,往客廳外跑去
 
 
「等等!回來!」
大助大喊,希望玲兒回頭,但很可惜的,她並沒有
 
 
「嘖......」
當他想追上去的時候,玻璃的破裂聲讓大助轉了頭
 
 
看到了一隻青色、一隻紅色的蚰蜓,不需要等主人現身
大助馬上就快速判斷了來者是誰
 
 
「<彼方>?」
 
 
--......
 
 
「異種三號<紫蝶>,我們要逮捕妳」
 
 
將我從快進入睡眠狀態清醒的,就是這一句話
 
 
人來了嗎......?
 
 
我從藏匿的位置悄悄挪動了一些,我想這應該不會被發現
 
 
我看到了三個身穿白衣的特環標準制服和一個和他們完全對比
把自己打扮得全身黑的夏菜
 
 
她頭上的紫色蝴蝶似乎是被用來當照明用的
蝴蝶散發的紫色光芒照亮了整個下水道,也亮得令我的雙眼有些刺痛
 
 
「你們......抓到我嗎?」
 
 
夏菜說了一句話,她說話的口氣好冷
冷到我只感覺到自己是否身在冰天雪地裡頭
 
  
然後我的雙眼好不容易才適應光亮,打算再好好觀察她時
蝴蝶的光芒驟然而逝了,而夏菜在融入黑暗時的微笑
 
 
相信我,剛剛她說出的那句話再搭配那個微笑
 
 
那一定是死神的宣告
 
 
突然的黑暗又讓我的雙眼感到不適,眼前一片漆黑
 
 
接著在我的雙眼適應前,我只能用我的雙耳聽到一些對話
 
 
「小心別被她跑了!」
「她在這裡!」
「不,她在這裡」
 
 
但我就是沒聽見夏菜再講一句話
除此之外,我還聽得見相當輕的聲響
 
 
噠......噠......噠......
 
 
那是相當有規律的節奏,快而不混亂 
偶爾還有開槍的聲音,但相當的少 
應該只有一......不,兩發而已 
在開槍之後,就會伴隨著一個人的慘叫
 
 
而大部分的聲音,是破壞磚牆而倒塌的聲音
......那大概是特環的蟲吧? 
 
 
好不容易,我的雙眼習慣了黑暗,可以好好看看怎麼一回事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麼
 
 
她一定不是人類......
 
 
這是第一個進入我腦中的想法
 
 
我記得......我看過她的資料
 
 
夏菜的蟲是分離型,擁有讀取他人記憶、給予他人夢想的能力
但蟲本身並無任何攻擊能力,除此之外也缺乏任何反擊能力
 
 
所以她根本不適合上戰場,頂多只能待在幕後乖乖工作的管理者
因此特環給她異種三號的階級已經算是不錯了
 
 
我是這麼想的...... 
但見到這樣的景象,我的想法馬上就被推翻了
  
 
除了速度快得不像話......動作也相當俐落
她了解身為女性的缺陷,因此絲毫沒有浪費其他多餘的力氣
  
 
她的身體似乎相當的輕盈、沒有重量似的
藉由自己的力道蹬牆使力,然後在空中翻轉閃避蟲接連而來的攻擊
臉上帶著笑容,彷彿說著自己的從容不迫
然後繼續重複著相同的動作
 
 
所以......這是我剛剛聽到的那個規律節奏吧?
  
 
「碰!」 
夏菜在空中從容地將手中的掌心雷瞄準接著發射出子彈
 
 
「嗚!」
子彈射穿了蟲的翅膀,同時他的主人也發出了哀鳴
 
 
蟲受到的傷害,會反應到宿主的身上
 
 
不過她不選擇瞄準特環的人,反而選擇速度快了人好幾倍的蟲
 
 
想必......她的搶法也相當的驚人吧?
 
 
再一次蹬牆,移動到因為蟲受傷而蹲下去的人,手摸到那人的頭上
不久,那人就往前倒了下去
 
 
好快!三個人全部解決了!
 
 
不過......我得出聲了......以免被當作敵人
我猜想在剛剛移動位置時,以她的身手和能力八成發現了我的存在吧? 
 
 
於是我馬上開口:「不錯不錯,身手果然名不虛傳」
 
 
--......
  
  
雖然說不能插手管"家務事",但應該可以觀賞怎麼處理"家務事"吧?
重點是,她沒說,而且她也沒有阻止的意思
 
 
反正她開了口我再走也是沒差......
 
 
偷偷跟在夏菜的後頭,好奇心讓她想看看後續的發展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沒來由的,她突然想到這一句話
 
 
我又不是貓......跟著我的也不是貓
我的家裡也沒養貓......
 
 
......這跟我要跟蹤又有何關聯?
  
  
............
 
 
停止了自己無聊的思考,專心的跟在夏菜的後面
 
 
夏菜轉了一個彎,繞進另一個通道
 
 
當然,我也跟著轉彎,但轉了彎,我馬上和另一個視線對上
 
 
除此之外,額頭也頂上了一個硬物,那是她剛剛對付特環唯一的武器
因此她的這個舉動嚇了我一跳
 
 
「家醜不可外揚,但若......」
 
 
「這妳就不必擔心了,我馬上離開!」
 
 
嘖......連看都不能啊?
 
 
不過我的能力和她比起來,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就她本身的所有能力就好......
我的存在還真微不足道...... 
 
 
走在夏菜離去的反方向,我不禁感到厭惡


厭惡自己,自己居然只想依賴蟲的力量......
看來我也得好好努力......她還真是個不錯的努力目標......
 
 
雖近在眼前但卻遙不可及
 
 
--......
 
 
「誠哥哥你還好嗎?」
玲兒站在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卻遲遲不敢下樓
 
 
她想起夏菜曾再三警告她
 
 
無論發生了甚麼事情、聽到了什麼聲響,都不可以下樓
 
 
--絕對不可以下樓,知道嗎?
從地下室走上來的夏菜一臉嚴肅地對玲兒說道

--為什麼?他不是我們的哥哥嗎?
說罷,就想下樓探望誠
 
哥......你還好嗎?
 
你知道自從你離家之後姊姊她多想念你嗎?
  
--說不可以妳沒聽到嗎?他已經不是妳所認識的誠哥哥了!
拉住玲兒的手臂,阻止她下樓梯

--什麼意思......?
 
我好想念我們曾一起去過的公園,雖然只有一次
但那時候你們的微笑真的很燦爛
 
--誠他......已經......總之妳別下樓就對了!
夏菜的眼裡閃過一絲的痛苦,但這一切都被玲兒看在眼裡 
 
為什麼......姊姊和幫我們照過相的透史哥認識之後
不但笑容不見了,還變得更晚回家
 
只留下我一個人......
 
就這樣孤拎拎的一個人......

--我知道了......
低頭回答夏菜,努力讓臉上的表情保持住平常的樣子
 
但不論怎麼努力,也無法平撫掀起巨浪的心  
 
 
「該怎麼辦......?」
 
 
除了叮嚀她不准下樓外,夏菜也禁止玲兒向大助透漏
同時她也告訴了玲兒,大助是特環的一份子
 
 
雖然玲兒聽得不是很懂,但她知道從夏菜口中得知
只要讓大助發現了誠的存在,他會毫不猶豫地帶走誠
 
 
所以不管怎麼樣,都不可以讓他查覺!
 
 
最快的方法就是阻斷、減少他的思考
不要讓大助有時間思考,隱瞞誠的存在就越不會被發現
 
 
因此這也是玲兒對大助做出許許多多曖昧舉動的理由
 
  
「玲...兒......」
從看不見底的深處,傳來呼喚玲兒的聲響
 
 
是誠哥哥的聲音!
 
 
「誠哥哥!」
聽到聲音玲兒踏下了幾步的階梯,但馬上停住了
 
 
--不可以下去!
夏菜的警告迴盪在腦中
 
 
該怎麼辦才好......?
 
 
「玲...兒......玲..兒」
斷斷續續的,聲音不斷從下面傳來 
 
 
「只是去看看而已......應該...沒關係吧?」
 
 
說罷,她不斷踏下了往下的階梯
玲兒的身影消失在通往地下室的深處
 
 
--......
 
 
「果然失控了嗎......?」
看到慘不人睹的家園,夏菜不經感概
 
 
門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上,而是在離圍籬不遠的地方
走過時夏菜留意到門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
應該是遭人踹飛或踢飛的吧?
 
 
早知道不沉溺在短暫的快樂中了......
 
 
等她走出下水道看到高掛在夜空的月亮
映入夏菜眼簾的是一片空曠及一片寂靜
 
 
人......都不見了
建築物也被破壞的相當嚴重......
看來...大概只剩下我們這些「怪物」了吧?
 
 
走入家中玄關,掛在鞋櫃上頭的畫遭到了子彈的襲擊
在畫上面留下了一洞又一洞
 
 
真慘......這可是誠最愛的一幅畫呢
 
 
往更深處走,來到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為了保險起見,夏菜丟了一片瓦礫下去 
 
 
只有瓦礫掉落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響
 
  
確定了沒人,夏菜走下階梯
 
 
盡頭,該存在的人已經不復見
但在另一邊的深處,她發現玲兒倒在牆邊
 
 
玲兒!!
 
 
趕緊扶起玲兒,夏菜趕忙為她檢查
一番檢查過後,推測大概是頭部和背部撞到了牆壁暈了過去而已
 
 
這個傻瓜......不是都說別下來嗎?
真的是很不聽話哪!
 
 
一股感覺突然在腦中閃過,夏菜又將地下室環視了一遍
但是除了牆壁和一些儲藏櫃之外,沒有其他的東西
 
 
也沒有其他人存在
 
 
是多心了嗎......?
 
 
我總覺得地下室有種詭異的感覺?
總覺得......好像有人在的感覺? 
 
 
拋開突然閃過的奇異感覺
夏菜背起玲兒,離開地下室
 
 
離去前夏菜再看了一眼地下室
 
 
......藏在地下室的槍枝都不見了!
看來是誠打昏玲兒之後拿走的吧!
 
 
剛剛的奇異感覺是這個嗎?
 
 
或許吧......
 
 
目前背著玲兒的我,也不能冒然加入戰局
不然我不敢保證玲兒會不會有事 
必須離開這裡,必須背著玲兒離開這個會被列入攻擊的範圍
 
 
疲憊的夏菜來到了一座微傾水泥牆邊
她放下玲兒,讓玲兒躺在她的懷裡
 
 
然後夏菜再抬頭,透著月光她看見了一個人影
 
 
那人......是透史吧?
以他移動的速度和步伐
那是只有透史才慣有的走路方式
 
 
我毫不猶豫的朝他的方向喚道:
 
 
「透史......是你嗎......?」
 
 
--......
 
 
抱著玲兒的透史,一邊移動一邊觀望
懷中的玲兒仍然昏迷不醒 
 
 
至少得送玲兒離開這附近才行......
這是夏菜交給他的任務 
 
 
然後......再趕回去幫助她! 
 
 
「夏菜......」
透史的腦海,再度出現了夏菜那張不明意義的微笑
 
 
她不會......?打算......!
 
  
正當透史感到慌亂時,耳邊響起一道聲音: 
「你真的很擔心姊姊呢...放心吧!我會保護她的」
 
  
透史以為是玲兒醒了,他低頭察看,但玲兒的情況依然如剛才
 
 
「是錯覺嗎......?」
 
 
在透史疑惑,沒注意周遭情況時
一顆小小的綠色光球,從透史視線的的死角出發
並且快速向夏菜的方向移動
 
 
發生於一瞬間的一切,透史一眼也沒看到
 
 
--......
 
 
「呼...呼..呼....」到極限了......
 
 
不行了...如果再繼續消耗夢想的話...
 
 
躲避著陷入狂爆化的誠,夏菜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受
 
 
誠的蟲相當稀奇
感覺上是同化型的蟲,實際上是特殊型
雖是附身在誠身上,卻又不是和他合為一體......
 
 
破壞力卻比誠還活著時來得有威脅性
 
 
「真糟糕...早知道別那麼快把<郭公>...」
夏菜喃喃自語到一半,一隻青色蚰蜒突然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但是,夏菜卻無力躲避它迎面而來的攻擊
結果整個人被撞飛出去並撞上了路邊隨處可見的電線桿
 
 
「嗚!」
血絲從嘴角緩緩流出,但夏菜隨即用手臂將它抹去
 
 
該死!她都忘了還有另一個人沒處理!
雖然這個人的階級是火種三號,和<郭公>比起來比較低階
但戰鬥實力還是不能輕易忽視的
 
 
必須先將這個妨礙自己的人給排除才可以
 
 
「呵……」
臉上勾起戲謔的笑容,隨著天空的雲朵蓋起月亮柔和的光芒
夏菜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
 
 
清晨,天空透露著微微的光芒
鞦韆上頭坐著一名少女,她輕輕的搖晃著鞦韆
 
 
「這樣就應該結束了吧?」
抬頭看著未亮的天色,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這樣誰也找不到,知道這裡的只有幾個人而已……
不過也沒有人知道自己會在這裡
 
 
就這樣離開,應該是不錯的吧? 
 
 
「不對……那樣透史哥會傷心的……」
 
 
「咦?」
回頭,並沒有任何人
 
 
再回頭,玲兒突然出現在眼前
 
 
「玲兒……?透史呢?」
「這裡只有我而已,透史哥在忙」
 
 
語畢,玲兒立刻蹲下身
 
 
「妳在做什麼?」
「治療傷口啊……」
「停下來!別以為我不知道妳的蟲的能力!」
 
 
玲兒的蟲根本沒有治癒傷口的能力
雖然她真的可以使別人受的傷治好
 
 
而事實的真相是
她的蟲頂多只能轉移傷口到自己的身上罷了
現在的玲兒,雖然可以減輕傷的程度再轉移
但先不說自己受的傷,她之前已經將大助治好
再逞強下去的後果,不是成蟲化就是沒命!

「我不會後悔......真的......」
「快停下來!玲兒!我說的話妳沒有聽見嗎?」
「反正都有先例了嘛......不差這一次......」
 
 
看著自己的傷漸漸轉移到玲兒身上
夏菜只是越來越著急,但她仍是ㄧ動也不能動

「可是妳會死的!」
「真的不要緊的......」
「快住手......我求求妳......」
「身為女兒......卻無法逗媽媽開心,我這個女兒還真的很失敗對吧?」
 
 
聽到玲兒說出口的話,夏菜怔住了
「妳......」知道了?
「嗯......多虧大助哥,我才想起來的」
 
「為什麼要修改我的記憶?」
「媽媽......請您告訴我啊......」
「夠了!別再說話了!」
 
 
綠光消逝,玲兒往前傾倒,倒在夏菜的身上
 
 
「我會對妳說實話的......等妳好一點之後好不好?」
 
「可是......來不及了......」
「我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夏菜說完話就不堪疼痛暈了過去
當然,玲兒之後說的話她一句也沒聽見
 
 
玲兒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看見了自己的異樣後,她笑著說:
「其實透史哥在忙著照顧我,不過……」 
 
 
我會死
 
 
但是我不會後悔
 
 
隨著太陽漸漸的升起,玲兒的身體就越來越透明 
「其實我真的很希望……」
 
  
話還沒有講完,玲兒就消失了
玲兒的希望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但從此以後,大澤玲兒這個人不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 
 
 
「妳真的不留下來?」
「嗯......玲兒不在了,我想離開這裡去散散心」
少女轉過頭去,風吹著少女的頭髮,她背對著男人
  
  
「那我陪妳一起去」
「不可以,因為你是組織裡相當重要的存在」
 
  
公園之中,兩個人正坐在園中所設的椅子上
園中沒有任何的人在,這裡是已經被荒廢的公園
也是夏菜和透史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況且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所以......我建議是你放棄吧!」
「而且我不會再回來了」
「那我會等妳!不管多久我都會等的」
 
 
這是真心話,以前他向夏菜開過無數的玩笑
但只有這一次他希望夏菜不把這句話當玩笑話 
 
 
「你真是個傻瓜......」
這是透史在失去意識前聽到夏菜說的最後一句話
將手放到透史的頭上,接著透史就無聲無息倒在夏菜身上
  
 
「這是我最後一次......使用蟲的力量......」
 
   
「或許還會有一點點印象......但你不會再想起我了」
抹去自己眼眶裡的淚水,強迫自己堅強 
 
 
你是自願的吧?明明就可以躲掉......
 
 
你真的很傻......但這也是我會這麼愛你的原因吧?
 
 
夏菜將透史安置於椅子上之後,她提起自己的行李離開了......
即使她知道目的地會有什麼在等著自己......
 
 
「異種三號<紫蝶>,我們要逮捕妳」
 
 
果不其然,還真的有呢......
 
 
「哎呀~還真多小朋友來迎接我呢!」
 
 
不過也該換個講法吧?這句台詞我在下水道聽過了...... 
但也沒必要告訴他們,這根本就沒有意義
  
 
「可是......」
從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一把大型的自動手槍
夏菜臉上露出的笑容讓在場的人不寒而慄
 
 
「小心!根據新收到的情報顯示,身手不凡」
特環的局員們,在聽到後都向後退了一步 
 
 
「你們放心,我沒打算要反抗,也沒打算要逃」
夏菜改變了手的角度,她將子彈要發射的軌道改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在這裡......我想我得謝謝<郭公>吧?
為我留下了一顆,也是這一把槍中唯一剩下來的子彈
雖然這是我擅自拿走的
 
 
不過還真重呢......這把大型的自動手槍真的好重......
 
 
「不過......我更沒有打算跟你們一起走就是了......」
 
  
一聲的槍響響起
 
 
伴隨著的,是無盡的空虛
 
 
以及一個夢想的燃燒殆盡
 
 
 
 
(完)
 
 
 
 
 
 
作者的碎碎念:
 
 
好耶!結局二完成!目前只剩下結局三!小女子會加油的!
不過要補上的東西真的還不少......
當然也不會再給欣賞本篇文的大大們留伏筆了
小女子會把所有的一切解釋清楚的ˇ
恐怕是多得嚇人了,小女子這麼想
 
 
視點相當零零碎碎的,應該考慮把它變成完整版本
然後再依結局的不同,只分歧最後不同的部分
有人說好,小女子就弄
沒人說......那就等重新修稿時再弄囉!
 
 
不過結局三大概是最久才會放上來的......
因為討人厭的學校要我們回校去自習......
明明輔導課是七月底才開始的!
但身為高三生的悲哀......就是得服從學校的指示
不過一定會在暑假結束前完成的!
畢竟過完了這個暑假......就沒有那麼有空了......
說什麼也得在開學前將結局三放上來的!
 
 
會在這裡對woke大說聲抱歉......
我已經很盡量的在趕進度了......
如果您已經前去接受無盡的訓練
小女子只能在精神上默默的為您加油了!
 
  
第一個分歧點想必有看結局一的大大知道在哪了吧?
現在想猜已經來不及啦!
不過第二個分歧點還是可以猜的喔! 
 
 
有個重要的消息要告訴大家......
就是如果大大想看結局三,就請踴躍一點吧!
不求大大留下感想,但至少猜一下分歧點吧!
或者等全部寫完再發表意見?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