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116

RE:【小說】同人創作 蟲之歌 Outland(11/4更新)

樓主 越軌的死神 sirius610
GP3 BP-
2.03 雅美 Part 3


今天,「他」笑了。
與平常截然不同——「真實」的笑容。
也做好約定了……。
其實是還想問更多的。
想知道「他」的過去。
想知道「他」為何總是這樣對待自己。
但是……全部沒有問出口。
害怕……傷害到「他」。
貼近「核心」的問題——應該是這樣吧?
或許,那是「他」不願意去碰觸的區塊。
還是慢慢等好了——等到「他」願意告訴我的那一天。
有幫上忙嗎?
不對。
是希望「自己」有幫上忙。
因為……
這就是我的……
---------------------------------自以為的分隔線-----------------------------------------
濟州島的最高峰——漢拏山——也是韓國最高。
這座山佔了濟州島將近一半的面積。
山腳下設立有國家公園。
其實一開始就是逛到國家公園——<紅>有些微的反應。
於是初步判定應該是離開已久,所以就沒特別追究下去。
未料最近卻出了問題……。
天地淵瀑布的反應變弱了。
不只是這裡,其他原先有明顯反應的地方都一樣。
推測:「蟲羽」為了反制我方而出此下策。
接二連三據點失去消息——他們可能猜到了我方這裡有擁有探知能力的附蟲者。
每個地點並未停留太久——<紅>的「騷動」相對的減弱許多。
更高明的是:每個地方的人數統一。
也就是根本無從找起。
但是也伴隨一個問題:這些地方都是最近才這樣,那漢拏山呢?
兩個禮拜前回到漢拏山國家公園——果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對啊……,轉眼間就過了兩個星期……。
一個妙齡少女竟然兩個星期沒有洗過澡……。
女性尊嚴蕩然無存了啦!
「讓二~~~!」
「幹嘛啦!」
「人家受不了了啦!」
跪坐在地,背負後重行囊的17歲少女宮澤雅美再也忍不住了。
「給我振作點!不就是兩個禮拜而已嗎?」
粗魯回話,藤澤讓二難掩不耐煩。
「兩個禮拜沒洗澡了耶!」
「那又怎麼樣?」
「人家是女生!」
「女生就不能兩個禮拜不洗澡?」
「這樣很髒很噁心的說……。」
「反正妳髒已成定局,多個幾天又不會怎麼樣?」
這就是男生跟女生的差別吧?
眼前的少年一點都不在乎。
讓二這個大笨蛋……。
「人家不管啦!」
「妳每天都要這樣鬧一次嗎?」
沒錯,兩人現在就位於韓國最高峰——漢拏山上。
從天地淵瀑布撲了個空已經過了18天。
目前在漢拏山上「流浪」足足兩個禮拜。
4天前開始,每天耍無奈似乎成為雅美的「好」習慣了……。
「小姐,即使妳再鬧我們也不會下山的。」
一副「妳饒了我」的表情——看來真的已經受夠了。
「人家要洗澡啦~~~!」
「明明就有水給妳洗不是嗎?」
「人家要洗個舒舒服服且香噴噴又乾乾淨淨的澡啦!」
「妳還沒鬧夠啊!」
「外面的水好髒!人家不要!」
「宮澤雅美!妳給我聽清楚!」
少年舉起食指……
「一, 我們不能放著這裡的附蟲者不管。」
「這個可以留到最後啊!」
「早找晚找還不是都要找!況且妳要我們現在下山日後再來流浪數個禮拜嗎?」
「唔……。」
「還有第二點!」
中指也舉起來……
「剛好可以利用我們在山上的這幾天來降低『蟲羽』對我們的戒心。」
「才不是『幾天』而已……。」
「第三點!」
對於少女的咕噥抱怨,少年打定主意不予以理會……
「妳的身體是否乾淨與任務哪個重要?」
「唔……。」
啞口無言——真的。
人家好想回答「身體乾淨」比較重要。
「妳看!妳自己也知道哪個重要不是嗎?」
「哼!」
讓二果然是個不解風情又一點也不體貼的大笨木頭!
「小姐你也別逼我每天都要重複這些話嘛……。」
「讓二你這樣子絕~~~對不會又任任何女孩子喜歡你的!」
衝口而出的話語。
應該不會造成「傷害」的話語……。
「果然是這樣嗎……。」
「咦?」
無論什麼玩笑都不曾變動的表情——動搖了。
眼前的少年……神情低落。
「我果然不是個會讓女孩子喜歡的對象……。」
「讓…二?」
你是怎麼了?
那是什麼表情啊?
一點都不適合你呀!
「女孩子……還是喜歡細心以及可以『感同身受』的男孩子吧?」
「……。」
「最好還要有個好頭腦與出眾的外貌吧?」
讓二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一樣優秀的人在一起……就是所謂的『郎才女貌』吧?」
「讓二!」
「啊哩?」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人家一點都聽不懂——少女不自覺後退幾步。
到底怎麼回事?
「抱歉…。」
轉過身……
「想到一些事情……。」
「讓二…。」
也是不能對人家坦白的事情嗎?
眼前的背影……感覺比平常渺小許多。
「<紅>怎麼樣?」
「反應很強烈,應該不遠了。」
酒紅色小蝎子「興奮」地擺弄兩隻尾巴。
「就再堅持一下吧。」
「嗯……。」
回歸沉默——再度踏出步伐。
那是什麼?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強烈嘲諷自己、厭惡自己的言語?
「讓二……。」
少女,呢喃著。
想要觸摸「什麼」而伸出右手……
什麼都……摸不到。
不對,不是摸不到。
是對方不願意。
還是……選擇背對我嗎?
視線中的肩膀……究竟扛著些什麼?
-------------------------------------意義重大的分隔線-----------------------------------------------
「這樣就不行啦?」
「可惡……。」
很幸運地,一座這麼大的山——兩人僅流浪了3個禮拜又4天。
當然,對倒在地上的「蟲羽」眾人來說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12個人也就這樣程度?」
飛揚的漆黑斗篷——<鐮>昂然挺立在月色之中。
「嗚…,混帳東西……。」
虛弱的辱罵傳入耳裡……
眼前的情狀——躲在一旁的<紅蝎>實在無法為可以洗澡而感到雀躍。
說實話,一開始還真的認為<鐮>會輸……
發現目標,<鐮>很快就著裝完畢並發動攻擊。
可是轉眼間,卻被人數遙遙領先的敵人包圍。
被圍在圓圈中心的<鐮>呈現劣勢——乍看之下。
但是等到時間拖長……
被逼入絕境的反而是「蟲羽」一行人。
<鐮>巧妙利用<蟲>的攻擊讓他們互相牽制自己人。
側頭躲開——巨爪傷到後頭正張開口器的同類。
旋身避開——兩隻<蟲>撞在一起。
非常熟練此戰法的眾人,竟然還會犯這種紕漏?
不對。
只能說<鐮>太高深莫測了。
「看來當真結束了。」
收回雙槍。
「那就……」
少年剛轉身……
「為什麼……不肯放過我們呢?」
「!」
虛弱的言語——來自倒地的某位犬面具少女。
應該是這一批人的領隊。
似乎是叫<隱翅>。
這個人的資料以前好像有看過。
<蟲>屬分離型,被評為火種十號的樣子。
明明只相差三個號碼而已……。
一人毫髮無傷。
一人傷痕累累。
如今,像是要拼盡最後一口氣——面具脫落的她開口:
「我們……只是想要個『容身之處』啊……。」
「……。」
<鐮>,沒有回答。
「附蟲者……就不能擁有……嗎?」
「……。」
「為什麼…?為什麼同為附蟲者的你們……要這樣追殺我們……?」
「……。」
「為什麼……每次『失去』的……都是我們……?」
「……。」
「回答啊……,『特環』的走狗……?」
「……。」
緩慢地,<鐮>的右手伸向腰際。
「奪走了……我們的希望…與一切……。就像你們……奪走了<瓢蟲>一樣……。」
「說夠了嗎?」
槍口,指著不斷抽蓄的異形隱翅蟲。
「要奪走……我的夢想嗎?」
「……。」
「要……就拿去吧……」
那是萬念俱灰、放棄一切的聲音……
「不過…」
地上的少女,語調漸漸上揚……
「除此之外,我不會再讓你奪走任何一切了!」
「!」
<鐮>驚覺不妙——已經太遲了。
防風眼鏡映照出近在咫尺、火紅的三對複眼。
「碰磅!」
漆黑的身影,被狠狠撞飛……。
「讓二!」
不顧夥伴事前的交代,<紅蝎>自草叢飛奔而出。
「你還…」
「我不是叫妳不要出來嗎!」
<鐮>語帶憤怒地降弱地面。
「沒事吧?」
「還好……。」
「刻意」颳起的強風卸除了相當的力量。
「呼…,還好我反應快外加『特環』的大衣結實。」
特製的衣服材質總算是發揮作用了。
「到底……怎麼回事?」
眼神望向另一邊……
應該受重傷的隱翅蟲——如今好端端地站在那裡。
「最糟的情況。」
「咦?」
最糟……的情況?
什麼意思?
「<隱翅>……?」
發現不對勁的「蟲羽」,也紛紛往<隱翅>旁邊集合……
「<隱翅>!振作點!」
「……。」
被同伴大力搖晃的少女——沒有回應。
雙眸……逐漸失去光澤。
「你們……快逃吧……。」
「撐著點啊!」
「已經不行了……。」
「<隱翅>……。」
「至少……還可以……料理掉『特環』的走狗們……。」
隱翅蟲高高翹起腹部……
「糟了!」
反應極快的<鐮>攔腰抱起<紅蝎>……
「嘶嘶嘶~~~。」
高壓噴射的體液——一大片土地被腐蝕殆盡。
「哇啊!」
緊緊抱住搭檔的<紅蝎>發出驚恐的聲響……。
這是什麼破壞力啊……?
雖然知道其體液具有強烈腐蝕性,但是現在跟剛剛相比根本是倆個世界的玩意。
再加上媲美消防車的高壓噴射力……。
「無論威力與射程範圍都有了爆發性的成長。」
<鐮>冷靜的做出判斷。
「小姐該下車了。」
藉由氣流,兩人飛躍了不小的距離。
「讓二…」
「工作中請叫我<鐮>。」
差點忘記了。
眼前的少年似乎很講究這個小細節。
「到底是……?」
「還來得及。」
「咦咦?」
從剛剛開始,到底在指什麼啊?
「<蟲>目前還沒對同伴進行攻擊,表示附蟲者還活著。」
活著?<蟲>會無差別進行攻擊?
「!」
霎時,少女懂了。
對她來說,那應該是只存在於記錄檔案中的詞句……
成蟲化。
「怎麼會……。」
那位名喚<隱翅>的少女……
夢想即將被啃噬殆盡了嗎?
「上來。」
簡單的指令——<鐮>背對<紅蝎>並單膝跪下。
「又要來了。」
「喔!」
隱翅蟲再度做好戰鬥態勢。
雅美趕緊攀住搭檔的肩膀。
「呿!」
高高跳起——剛剛佇立的空間馬上不復原樣。
「我說你們這些『蟲羽』!」
「!」
<鐮>大聲喊話——一字一句傳進眾人耳裡……
「快點對那亂噴汁的<蟲>發動攻擊!」
「什、什麼?」
「怎麼可以!」
很顯然是全部錯愕。
「你們想要她『蒙主寵召』嗎!」
「可、可是……」
「猶豫什麼啊!」
甫落地,緊接再一次跳躍……
「那就通通給我滾開!我來!」
「!」
「這些笨蛋!」
空中橫移——閃過強力「水柱」。
「讓開!」
著地——冰冷的槍口對準毫無防備的<蟲>……
砰——滾燙的子彈滑出槍管……
「鏘!鏘!」
「該死!」
憤怒咆哮的隱翅蟲毫髮無傷。
剛剛明明還有傷到牠的啊……。
「成蟲化之後殼也變硬了嗎?」
少女的嘴唇微微顫抖……
原以為與自己相距甚遠的事物——如今卻血淋淋在眼前上演。
原以為只存在於資料中的檔案——現在卻寫實地映照在眼眸。
「怎麼辦啊……?」
防風眼鏡後的視線轉向長期以來依賴的對象……
「讓二……?」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咦?」
少年的神情——與往常一樣——完全沒有半絲氣餒。
眼中……還燃燒著「什麼」。
「現在還有機會。」
「可是…」
「身為附蟲者怎麼可以隨便放棄?」
「附蟲者……。」
「要掙扎到最後一刻。」
伴隨這句話,一陣狂風吹起……
「抓緊。」
「啊,是的!」
<鐮>——讓二衝向即將攻擊的隱翅蟲……
「我們才不會這樣讓你毀掉……」
為了保護夥伴,「蟲羽」的眾人擋住去路。
執迷不悟——就是他們現在的最佳寫照。
難道不知道在這樣拖下去那位女孩就死定了嗎?
失去夢想或失去生命——很簡單的二選一。
簡……單嗎?
「一群笨蛋別擋路!」
「嗚哇!」
強行突破——總數9個人全部被某種物體掃開。
「可惡!」
眾人趕忙驅使負傷的<蟲>發動攻擊……
「白痴也要有限度吧!」
颼——即使背負雅美,<鐮>依然躲過全部的巨爪——直線通過。
「咦?」
好像……不一樣。
平常這時讓二的斗篷一定會不成比例的飛揚啊……。
而且,處於讓二背上的自己沒有感覺到什麼風——就算有只有一點點。
等一下……,剛剛那隻隱翅蟲不是也要發動攻擊了嗎?
少女的視線移轉……
那隻附有硬甲的蟲,正與「什麼」纏鬥著。
重點是:還受傷了。
在牠身旁,是恣意揮舞的一對透明鐮刀。
要不是因為染上鮮血,不然憑人類的肉眼是絕對看不到的。
「不會吧……。」
特殊型附蟲者都有所謂的「領域」。
在這個範圍內,特殊型附蟲者擁有很強的優勢。
就算那隻隱翅蟲的確是在讓二的「領域」範圍內好了……。
無論如何,附蟲者還是有一個絕對的缺點。
<蟲>再強——附蟲者本身還是普通人類。
經過鍛鍊,人類的肉體依然無法跟<蟲>相抗衡。
除了與<蟲>同化進行戰鬥的同化型,分離型與特殊型皆無法彌補這個缺憾。
還有另一個問題……。
儘管特異,<蟲>仍然算是生物。
<蟲>擁有自我意識。
雖然<蟲>會以宿主——也就是附蟲者的指令為第一行動依據。
但是即使如此,制約<蟲>的動作依然不會很簡單。
想要讓獨立於自己的個體生物乖乖如內心所想去行動當然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意思就是……
操縱<蟲>,還要另外集中精神。
附蟲者要是沒有經過嚴格訓練或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
戰鬥中基本上不會出現多複雜與精準的運動行為。
而且為了避免自身受到其他<蟲>的攻擊,附蟲者與<蟲>幾乎是形影不離。
就算分開,<蟲>也會待在能在最短時間內保護宿主的距離。
以上,是宮澤雅美從整理各式各樣的資料中所得來的成果。
問題就來了……
<鐮>是怎麼回事?
<蟲>的動作操作流暢準確——這倒還好。
附蟲者本身——讓二卻持續精密及複雜的迴避與攻擊動作。
更甚至敢跟<蟲>近身戰鬥。
就像剛剛……。
難不成<鐮>可以一心多用?
掃開擋路的附蟲者。
幾乎不倚靠<蟲>力量的閃躲。
同時還要讓<蟲>去阻擋成蟲化的<蟲>……。
怎麼可能——但的確發生了。
「很好。」
前方已無障礙,<鐮>把雙槍舉向隱翅蟲……
「這樣沒用不是嗎?」
「如果沒用我就不會扣下板機了!」
砰——響徹天空。
「咕哇!」
「<隱翅>!」
少女與<蟲>的哀嚎劃破黑夜……
失去光明,隱翅蟲頓時慌亂起來。
「該結束了!」
伴隨<鐮>的暴喝——雅美明確感覺到有股「東西」劃過……
「唰!」
清晰的聲響……
四散的血液……
巨大的肉塊……
失神的少女……
「啊…啊啊……<隱翅>…,這不是真的吧……?」
少年少女的語響——換不回夥伴的「夢」。
被分成五大塊的<蟲>——一如破碎的夢想。
「……。」
無言的漆黑少年。
腥紅的四把鐮刀。
月光之下——沉寂。
---------------------------------------悲悽的分隔線----------------------------------------------------
白色的出租小客車奔馳在公路上。
車內,沉默的兩人。
「我說…讓二啊……。」
「什麼事?」
少女——宮澤雅美已經脫去制服換回便服。
說話有些吞吞吐吐……。
感覺好像卡了「什麼」。
轉眼間……又過了一個禮拜。
「成蟲化……很少發生嗎?」
「對啊。」
駕駛座的少年——藤澤讓二平淡的回答。
「夢想……被<蟲>肯噬光嗎?」
「沒錯。」
那位如今應該待在飛機上的少女……。
雖然免於一死,不過還是成為了缺陷者。
那晚之後,「特環」協助者花了將近一個禮拜把「蟲羽」眾人運下山。
還好沒有鬧大——那些協助者是這麼說的。
「那些人態度好差……。」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一邊左轉方向盤,少年苦笑。
對雅美還好,但是對待讓二可說是惡劣至極。
語氣冰冷就算了……。
說話一定要帶著這麼明顯的「刺」嗎?
讓二是有做什麼得罪你們的事嗎?
幹嘛一臉嫌惡不已、恨不得不要看到讓二的樣子啊?
「畢竟沒有人會喜歡跟『怪物』相處嘛。」
「可是…。」
「當事人的我都沒關係了,妳也就算了吧?」
「唔……。」
好吧。
人家就不繼續追究了。
現在的讓二的確也感覺不出任何難過或委屈就是了。
這樣就夠了。
「好吧,人家就不再去想這個了。」
怪物……嗎?或許吧。
對於一般人來說:附蟲者就某種意義來說跟怪物算是近親吧?
真的很諷刺。
「特環」的附蟲者在某些層面上卻為這樣的人拼命——賭上夢想的拼命。
真的很……
諷刺。
「洗過澡感覺舒服多了吧?」
調侃似的話語傳入雅美耳裡。
「當然!」
「呼……。」
「讓二嘆什麼氣啊?」
「這樣我再也不用聽到妳繼續在我旁邊像隻蒼蠅一樣嗡嗡叫個不停。」
「讓二討厭鬼!」
「小心討厭鬼待會把妳丟在荒郊野外。」
「咦咦?不要啦!」
讓二總算是恢復了——可以像這樣開玩笑。
這幾天兩人都一直待在飯店。
不為什麼,只為了讓讓二可以休息。
「讓二精神還好吧?」
「我一直都很好啊!我才要納悶妳為啥強迫我留在旅店遊手好閒一個禮拜。」
誰叫那晚……人家真的嚇到了。
從來沒看過那麼虛弱的讓二……。
單槍匹馬解決接近成蟲化、力量暴增的<蟲>。
之後讓二馬上腿軟,靠著雅美才勉強站立。
防風眼鏡後的瞳孔……似乎有稍稍失去光澤。
那應該是錯覺吧——心中這麼認定的。
沒錯,那彷彿曾一度胡亂吹拂的強風一定也是錯覺!
讓二,現在不就好端端地跟自己進行一如往常、沒有營養的對話嗎?
「讓二。」
「愛發問小姐不會又要問問題了吧?」
「沒有啦!讓二你那什麼表情啊?」
「沒有嗎?呼……。」
「哼!」
鼓起雙頰,微慍地調頭注視窗外。
「人家最討厭讓二了啦!」
「人家沒必要載這樣一個討厭自己的人吧?」
「不要學人家說話!」
「討厭!人家哪有!」
「唔嗯……。」
深吸一口氣……
「讓二大笨蛋~~~!」
高分貝強震劇烈震盪藤澤讓二薄弱的耳膜……。
---------------------------------------------全新的分隔線----------------------------------------------
天地淵瀑布是濟州島上有名的景點。
本質上應該屬於森林公園。
天地淵瀑布總共可分三段——上游中游下游。
走過橫跨條河的大橋——臨仙大橋。
之後再步行一小段森林步道即可抵達最壯麗的中段——天地淵瀑布。
另外,路口處有設立一座「許願池」。
只要把硬幣投進池中央、緩緩流出水的甕裡,願望就會實現。
少女正想要躍躍欲試……
「妳不會相信這種迷信吧?」
偏偏有一個煞風景的藤澤讓二……。
「讓二很煩喔!人家就是想試試看嘛!」
「抱歉抱歉,我是很實際的人。」
「大家不是都說『有夢最美』嗎?」
「可別告訴我妳宮澤雅美的夢想就是這種東西。」
「當然不是!人家哪會把目標放在『把硬幣投進甕裡』這種小事情上!」
「所以妳的夢想其實是『可以把硬幣投進每個許願池』囉?還蠻遠大的嘛!」
「這是憧憬,憧憬!」
興致都沒了啦!
「哼。」
蹶起朱唇,雅美快速走在前方。
一對情侶在打情罵俏——看在旁人眼中就是這個樣子吧?
只是兩人的目的根本不在觀光……
果不其然,這裡又有<蟲>的反應。
所以,以觀光之名行勘查之實。
要是是真的來玩該有多好……。
「好漂亮喔……。」
「我覺得這比較像壯觀吧?」
佇立在相同瀑布前,截然不同的感想。
「拍張照吧?」
「咦?」
少年一臉錯愕。
「拍張照又沒關係。」
「小姐,在泰迪熊博物館這個我能理解,現在是在工作呦?」
「工作中也可以拍照啊……。」
「……。」
唉——讓二長嘆一口氣。
「小姐,你好像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咦?」
「想想也對啦,要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妳就不會強留我一個禮拜了。」
「唔嗯……。」
「妳覺得最嚴重的強況是什麼?」
最嚴重的……情況?
「附蟲者的蹤跡被韓國政府發現?」
「差不多,但還有更嚴重的。」
這個……還不夠?
「是什麼啊?」
「妳忘記一個禮拜前發生什麼事嗎?」
「不就是……『那個』嗎?」
幹嘛沒事提起「那個」啊?
若是可以,真的不想去提……。
「那是因為尚未完全成蟲化又指定頗低,單憑我還應付的來。」
「嗯。」
「要是號碼指定更高、又完全成蟲化…」
來自上方的視線……
「妳覺得會怎麼樣?」
「唔…。」
咕嘟——雅美嚥了口口水。
「不知道……。」
其實,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不敢想像。
完全不敢想像。
連讓二都束手無策的狀況。
「所以時間真的不多了。」
「……。」
「目前就我所知,現在『蟲羽』號碼指定比我高的就有兩個人。」
「!」
比讓二更高?
「在這樣拖下去也難保會有敗露的一天,被外國發現<蟲>的存在。」
「……。」
「走吧。」
「嗯。」
壓力……好大。
雅美知道任務很重要——但從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被外國政府發現<蟲>。
在國境之外成蟲化。
讓二早就知道了。
一直背負……這種壓力嗎?
「唉呦!」
走路不專心——鼻頭撞個正著。
「讓二,你在幹嘛!」
按著發紅的鼻子……
「怎麼忽然停……,讓二?」
眼前的少年——神情異樣。
好像發現「什麼」的樣子。
「在這邊嗎?真的在這邊嗎?」
嘴裡……喃喃念著上文不通下文不順的語句。
「沒想到『他們』在這裡……。」
「他們」?誰啊?
「讓二…?」
「今天晚上準時行動。」
「咦咦?」
「我們回去吧。」
「等、等一下!這太突然了吧?」
其實一點也不會。
只是有必須先釐清的「什麼」。
「到底…」
「今天晚上準時行動。」
讓二重複,隨即邁開步伐。
「等一下啦!」
「不能再等了。」
「!」
「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
「無論是我……或是『他們』。」
少女的眼眸中:是那看似熟悉、卻又完全無法理解的背影……。
------------------------------------就是分隔線----------------------------------------------------------
月神所眷顧的花園。
卻上演著……褻瀆神的慘劇。
「再來啊!」
大放厥詞的黑色少年——<鐮>。
「可惡啊!」
「接招!」
伴隨憤怒的斥喝——<鐮>後方與前方的巨型天牛與叩頭蟲發動攻勢。
「喔?不錯歸不錯…,但還差的遠啦!」
砰——破空之音——兩聲合一。
「咕噢!」
「呃啊!」
兩名少年的痛吟——兩隻<蟲>因為巧妙的著彈點而慘烈撞向地表。
一個側翻,<鐮>順勢避開另一隻<蟲>的利爪。
一個滾地,閃開飛蛾的鱗粉。緊接著槍口朝向後方……
「砰!」
不用肉眼確認結果——反正聽聲音就知道——朝左右扣下板機……
「嗚啊!」
「嘎噢!」
「……。」
隨即以左腳為軸、旋身避過後方蟋蟀的撞擊。
槍口再度冒出火花……。
「他是背後有長眼睛嗎?」
「不要慌!」
「可惡!吃我這一招!」
口氣蠢動——巨大毒蠍揮舞雙螯……
「颼!」
壓低避開第一擊,跳躍閃過第二擊。
「這下你死定了!」
尾刺迅速襲向目標……
「唰。」
劃破空氣的聲響……
「嗚……。」
「真是抱歉啊!」
<鐮>緩緩降落……
「但是我也不能還你一條尾巴就是了。」
貌似卑微的鞠恭——非常虛偽。
「人渣……。」
白面具集團——「蟲羽」有志一同望向那令人憎恨的存在。
「來呀。」
毫無悔改之意,<鐮>翹起食指挑釁眾人。
「去死!」
14隻<蟲>同時撲向敵人……
「這還差不多。」
後躍避開利爪、側頭躲過飛針、壓低閃開口器、滾地迴避……
最後,露出一個破綻——重心不穩。
「逮到你了!」
天牛、叩頭蟲、毒蠍同時動攻勢……
唰唰唰——響亮的連斬。
「咚磅!」
被奪去所有足肢,三隻<蟲>狼狽摔落。
「咕噢……。」
「可惡啊……。」
雖然還有力氣站立,但是包括<蟲>在內所有人接受有輕重傷的情況下……
怎麼可能打的過14個人健全時圍勦還贏不過的對象?
「勝負分出來了吧?」
一如往常的<紅蝎>,一如往常的隱藏起來。
其實若是可以,真的很想在戰鬥中有所幫助。
無奈這隻酒紅色小蝎子實在是……唉。
才會像這樣被下達「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暴露自己位置」的指令。
自己真的好無力……。
好像根本幫不上忙。
「咦?還要打?」
勝負很明顯了不是嗎?
但是看來對方還想要繼續奮戰下去。
因應對方要求,<鐮>重新補充好子彈。
還要……繼續自相殘殺嗎?
眼看雙方一觸即發……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
那是來自上方,語氣中顯露出相當自信。
所有人不約而同往聲音方向望去……
目前的戰場,位於臨仙大橋附近的河岸。
而聲音的主人,挺立於臨仙大橋之上。
身穿灰色大衣,英俊的臉龐與帥氣的瀏海——對於這名男性的第一印象。
雙手插口袋,渾身漫溢著自信與精明的氣息。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他是「蟲羽」的成員嗎?
從眾人聽從指令緩緩後退不難推敲出頗具地位。
而至始至終——打從這位少年現身——<鐮>的視線就沒從他身上移開過。
不對,整個場面不單只有<鐮>。
那名少年也是,他的眼神從來沒移開<鐮>身上過……。
「好久不見啊!<AIR—MASTER>。」
「完全沒變嘛!<土師>。」
一上一下,互相打招呼。
「咦咦!」
讓二與對方認識?
與「蟲羽」認識?
怎麼回事!
「不對不對,你現在可是『特環』的走狗,<鐮>!」
「差點忘了,你現在可是『蟲羽』屬一屬二的腳色,<鍬形蟲>!」
瀰漫在二人之中……是詭異的氛圍。
兩人好像……很接近?但是同時又似乎過份遙遠。
「多久沒見啦?」
「160天差不多。」
「真是劣質的嗜好,凡事喜歡做紀錄。」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去記與臭男人見面的次數。」
「下次你是不是要把這個天數化成秒數啊?」
「不用你操心,我已經換算好了,13824000秒。」
「喔喔!不愧是<鐮>啊!」
「彼此彼此。你喜歡站高處的習慣也沒變嘛。」
「這樣頗有『傲視群雄』之感。」
被稱為<鍬形蟲>的少年,笑了……
「尤其是這樣俯視你更感舒暢。」
狂妄的……笑容。
可是感覺好像……
「你不會特地現身就是為了廢話吧?」
<鐮>也笑了。
嘴角上揚就必須被定義為「笑」嗎?
「憑你對我的熟悉…,我是那種白痴嗎?」
「好像不是呢。」
「對啊!」
雙方兩上的笑容……更深了。
「今天踏入這裡我馬上理解了……,一直在這裡追殺我們同伴的就是你。」
「多虧了我們的<蟲>可以『彼此感應』,我才找到你。」
<鐮>跟<鍬形蟲>認識很久?
<蟲>會彼此感應?
「<鐮>……。」
橋上少年臉色暗淡下來……
「又是你啊……。」
「很抱歉,又是我。」
讓二藏在防風眼鏡後的眼眸似乎……有些落寞。
即使沒直接看到,雅美就是感覺得出來。
「果然還是必須有由我動手嗎?砍斷這過去的道路。」
<鍬形蟲>拿出雙手……
「這是必然不是嗎?從那天開始就註定好的。」
<鐮>舉起槍械……
「我們之間……必須有個了斷。」
「我們……必須一戰。」
同聲開口……
「來吧,<鐮>!」
「<鍬形蟲>!」
縱身一躍——<鍬形蟲>自高處落下。
這樣跳會死人的吧?這種高度。
不過事與願違——地面竟然隆起土推讓他安穩降落。
土堆?等一下。
那好像類似某種生物的軀體……。
早料到如此——<鐮>筆直衝向前方——雙手扣下板機。
「你不會天真以為這對我有用吧?」
正前方升起的土牆擋住槍擊。
「換我啦!」
右手一揚……
「!」
四周的地面聚合出6隻利爪,輪番朝<鐮>身上招呼!
「雕蟲小技。」
身形晃動,避開全部攻擊……
「!」
正前方,近在咫尺的兩隻利刃……
「咕……。」
退回原位,斗篷多了兩處破損。
不會吧——躲在一旁的少女發出驚呼。
「特環」的服裝都是用特殊材質製成,具有相當的防護性能。
可以防高溫與耐寒,一般的衝撞與刀劍砍擊皆承受的住。
竟然如此輕易就被劃破?
不對,更驚人的事……
在記憶中一直處於優勢的<鐮>……被壓制?
「可惡!」
<鐮>再度衝向對手……
「想要用你最擅長的『風刃』嗎?」
「!」
大概是被對手點破——動作停止了。
「我清楚的很。這個拉近距離的舉動是佯攻,實質上是想要製造我的破綻。」
「哼。」
「你的戰法我比任何人還了解,<鐮>。」
「呿。」
咕嘟——<紅蝎>不自覺地嚥了口水。
長期以來洞燭先機與搶先判讀對手內心的<鐮>……。
如今……反而被摸的一清二楚?
「<鍬形蟲>!」
「什麼事?」
距離主戰場有段距離的「蟲羽」其中之ㄧ開口:
「小心他那看不見的刃!」
「喔~~~,那個呀。」
口氣顯得蠻不在乎。
「你果然還是老樣子,隱藏的很好呢!」
「這是褒還是貶?」
「兩者都有吧。」
<鍬形蟲>忽地高舉雙手……
「讓他們看看你的<蟲>吧?」
「唔!」
瞬間,揚起沙塵瀰漫。
糟了!
這樣<鐮>的<蟲>就會……。
「大家看清楚了!」
漸漸的,飛揚的砂石勾勒出<蟲>模糊的雛型……
螳螂——一隻有著四隻螳臂的螳螂。
「所以大家記清楚,他那最具威脅性的斬擊,同個時間點只能做出四次。」
上揚的嘴角難掩笑意。
「還有,在<蟲>的範圍內,他可以利用氣流來感受所有攻擊,亦可以利用風來進行閃躲與移動,干擾性質的攻擊自然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沙塵漸漸散去,螳螂再度回歸透明。
「可惡……。」
<鐮>的底牌被掀的一乾二淨……。
「廢話倒是說一堆嘛。」
舉起手槍。
「不是說過沒用嗎?」
地面週遭煞時升起土牆,圍繞住<鍬形蟲>。
唰唰唰唰——土牆馬上多了四條銳利的刀痕。
「!」
「我的『沒用』……指的就是這個。」
「呿……。」
向左邁開步伐……
「預料之內。」
伴隨宣言,<鐮>頓時被眾多土刺圍剿。
「可惡……。」
勉強脫身,拋棄已經形同破布的斗篷。
「接下來是……。」
對方似乎又預料到了。
「什麼!」
土壤陷落——僅僅攫住<鐮>的右腳。
「你該不會要說『我忘記你可以操作局部地面』吧?」
「糟了!」
「我知道<鐮>你最討厭找藉口了!」
出現在動彈不得的黑衣少年面前,是巨大的口器……
「咕噢!」
<鐮>被由土聚合而成鍬形蟲夾個正著。
「濟州島的石頭特多。你應該很清楚在這種地形我的<蟲>破壞力是較強的吧?」
「可惡……。」
收回槍械——雙手使盡全力,仍然無法扳開分毫。
鍬形蟲先高高舉起<鐮>,再全力撞擊地面——滿是碎石塊的地面。
「磅~~~!」
撞擊之後,<蟲>瞬間解體。
崩落的土塊與石塊砸在身上——形成二度傷害。
連個聲音也沒發出……
轉眼間,已不見<鐮>的身影。
「讓二!」
一旁的雅美再也顧不得那麼多,連忙從草叢奔出。
「讓……」
「逮到妳了。」
「!」
「妳就是那個擁有『探知』能力的附蟲者嗎?」
對方黑色的瞳眸……凝視著雅美。
逮到……我?
等、等一下!
他早就料到我會曝露行蹤?
他早就料到我躲在旁邊?
不,這不可能。
他大概是心中早就推算好許多版本。
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得先解決讓二啊。
解決……讓二?
從交戰開始,他就已經預料到這一切了嗎?
他認為自己百分之百可以打敗讓二。
而他也確實做到了。
讓二被看透——被摸的一清二楚。
怎麼可能啊?
這個男人——<鍬形蟲>。
究竟預測到什麼地步啊?
雅美覺得背脊一寒……。
「太好了!」
「打敗那個混帳了!」
「蟲羽」高聲歡呼……
「沒有人挨了這一擊還可以站的起來!即使是『特環』也……」
「安靜。」
<鍬形蟲>卻喝止眾人。
「而且大錯特錯了,讓…<鐮>是很耐打的,我從來不認為這樣就可以擊倒他。」
浮現在臉上的微笑……可以解釋為變相的信賴嗎?
「哈啊!」
土堆中伸出一隻手……
「轟隆~~~!」
下一刻,地表像是被「什麼」給翻覆……
「讓……二?」
<鐮>仍然站立著——即使不是很穩。
「我不是說過無論如何不要出來嗎?」
「人家擔心嘛……。」
對著後方的雅美表達不滿。
「妳會造成我的負擔。」
「抱歉……。」
「我無法確保妳的安危。」
「……。」
「那傢伙不能用常識看待,我真的一點也看不透他。」
連讓二都摸不透的敵人……。
「即使有我保護,我也不能擔保妳能全身而退。」
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讓二……。
「可惡啊……。」
讓二的傷……不輕吧。
「不愧是<鐮>!依然耐打如昔。」
「吵死了!」
再度取出雙槍。
「還要繼續打?」
「當然。」
「可惜啊……。」
<鍬形蟲>低下頭……
「我們已經準備要走人了。」
「你以為我會眼睜睜…」
話還未說完——對方的右手又一次揚起……
「動手!」
「!」
河水霎時洶湧起來,被捲的半天高。
「咦?」
在河的對岸,雅美看到一個人。
那是位非常美麗的少女。
俏麗的睫毛、紮成馬尾的烏黑秀髮。
美到令人屏息的容貌。
好美——雅美打從心底這麼認為。
她……嘴角卻掛著一抹哀傷的微笑。
對……不……起。
微啟的櫻唇透露出這些字眼。
接下來……遮蔽整個視線的河水襲來。
隱隱約約,可以看出紅娘華的輪廓……。
「雅美~~~!」
夥伴慌張的聲音傳入耳際……
「磅!」
劇烈的撞擊——宮澤雅美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聲音……。
------------------------------------分隔線不必多言----------------------------------------------------
「對不起。」
「我不是說了不必道歉嗎?」
醒過來的雅美,發現自己躺在租來的小客車上。
這已經是她恢復意識後第10個對不起了。
「要是人家沒有曝露行蹤……。」
為了保護自己,讓二在千鈞一髮之際黨在自己前方。
強風總算是擋下洶湧的河水。
利用這個空檔,「蟲羽」全員撤離。
而筋疲力盡的讓二,自然無法繼續追下去。
現在兩人自車內休息。
「那真的不是妳的錯。」
「可是…」
「妳遲早會被找出來,只是時間早晚罷了。」
「……。」
「他老早就打定主意這樣子撤退了。」
「……。」
「真正要道歉的其實是我,完完全全輸了。」
「那個…」
「什麼事?」
埋藏心中已久的問題……
「讓二認識那個叫<鍬形蟲>的男孩嗎?」
「……。」
「還有……那個女孩。」
那個對不起,好像不只是對雅美說的。
那個微笑,也似乎不但是針對雅美。
「讓二……跟他們很要好嗎?」
「為什麼會這麼想?」
「感覺上……他們很了解你,而你也很了解他們。」
「……。」
唉——少年意味深長的吐氣。
「妳果然是很奇怪的女孩子呢?」
「咦?」
「笨笨的,邏輯推理也不好。」
「……。」
「卻總是能注意到奇怪的地方呢。」
「哈哈……。」
少年少女,同時苦笑。
「不願意說就算了,沒關係的啦!」
試圖在語氣中維持正常。
「……。」
「讓二的事情…,人家就不再問了。」
雖然很想知道。
但是怕傷害到你。
所以又再次卻步了。
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嗎?
「我們還是回旅店休息吧!待在這裡要是被發現的話……」
「嗯,沒錯。地形變動這麼大要是被懷疑就糟了」
少年發動車子駛離停車場……
「雅美。」
「什麼事?」
「妳願意聽我講個故事嗎?」
「故……事?」
這種時候講什麼故事啊?
「放心,這不會干擾到我開車,妳還是很安全的。」
人家疑惑又不是為了這個。
「什麼樣的故事啊?」
「關於三位學生,二男一女,純純又蠢蠢的故事……。」



(待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8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