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17

RE:【心得】The Beyond 1-3話先行上映小感(含劇透

樓主 夏沭 Shiashu
GP0 BP-
▼清晨的島、總士的房間
隔天總士一早就醒了過來,又開始嘗試用無線電通信
總「這裡是龍宮島的皆城總士,有誰聽見了嗎」
看來跟昨晚一樣毫無反應,總士嘆了口氣
對著無線電自言自語了起來

總「我的名字叫皆城總士,我住在一個和平的島上
沒有任何爭鬥,大家都幸福地過著每一天
可是完全沒有人想去了解外面世界的事情
我好想知道,在海的另一側到底有著什麼,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
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安靜了一會兒,無線電的手持麥克風突然傳出了雜音
??「知…實嗎……想知道…真實嗎?」
總「?!」

:總士在房間裡用無線電的三個鏡頭都滿強調時間的…
不確定有何用意,但這幕倒是在手冊裡明確地說是趁著家人都還沒醒的時候~
果然主要是時間點吧…也有點在意前一晚馬利斯的自言自語是否也有關?

▼學校、學生會室、午休時間
眼前攤著空了的便當盒,馬利斯在唸祭典準備事項
(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個今年的盆舞會有若干變化ry

總士除了一直看窗外超級心不在焉外,還一直鏘鏘鏘地在搖椅子
惹得馬利斯也只能停下讀文件,問道:你這到底是怎麼了
總士也僅是敷衍他說我沒事別擔心

:真沒想到有天會看到,這麼沒教養的總士www"
我還以為馬利斯會生氣結果沒有,有夠寵他的(笑
總士也只接收到對方有點在意自己異狀的感覺,反省一下啊你www

總士再度轉頭看窗外,這時卻發現校門口出現了未曾見過的身影
那是在午後的豔陽之下,身穿黑色大衣的一騎
總「有不認識的人在門口耶」
馬「什麼?真的嗎?」

馬利斯急忙擠向窗口,但校門前空空蕩蕩
馬「沒有人啊,是不是你看錯了」

▼校園內
二人走下樓前往校門前
總「剛剛明明在這的…」摸著斑駁的鐵欄杆
馬「說起來島上根本就不會有你沒見過的人吧」

總「也是…但我又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模糊浮現出夢裡一騎的身影,卻又隨即淡去

馬「…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午休要結束嘍」
總「……嗯」

▼島內、夕陽西下

島內廣播:今天有人目擊到了可疑人物
如果孩子們看到了不認識的人,要立刻通知身邊的大人

:大衣一騎www 公式認證的可疑人物www

▼總士房間、晚上六點準點
總士拿起無線電的手持麥克風,看了身後的房門一眼,按下通信
總「我是皆城總士,聽得見嗎?」
一「聽得見噢,總士」
總「…!請繼續說吧,現在這只有我…啊,今天你是不是有來學校嗎?」

:這段一騎的聲線溫柔的不像話
那聲總士喚得讓本人都傻了一下的感覺非常之強烈

一「是啊,因為我想看看你平日生活的樣子」
總「果然!這個島很和平對吧!」
一「……」

總「…對了,你是Benon的人?還是Esperanto?」
一「二者都不是。世上在這之外還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人」
總「果然是這樣!世界上只有二種人什麼的太奇怪了!
更何況我也不懂Benon跟Esperanto有什麼分別!」

:詳細順序有點理不清,這裡才想到要問對方哪邊人有點小天真?
不過如果他打從心底就不相信島所教育的世界觀
只是在家人面前裝一下當成好奇心的藉口好像也很合理

一「…你真的想知道真實嗎?」
總「那當然」
一「…即便知道了會破壞那和平也是?」
總「如果什麼都不知道才是和平的話,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和平啊」

:總士這句真是能戳破所有反烏托邦作品世界觀的正論…

一「……」
總「如果連你也不願意告訴我的話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
找條船偷偷渡海出去總行了吧」
一「…知道了……我會讓你見識真實的」
一騎坐在模傲自過去真壁家門口的階梯上,落下這句話

:想想總士在這就明確表示了『想離開島』的意志,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
過去無印時,妹妹=乙姬的存在對總士來說是絕對逃不了的枷鎖
現在這個妹妹也很重要,但對總士來說不再是自己必須守護的存在…嗎
說來也是當然,現在的總士有其他的家人,他自己也還是孩子…

▼某座島、夏日祭典、神社境內
時間很快就來到夏日祭典,燈籠與攤販暈黃的光芒照亮了夜空
少女拿著好大一團粉紅棉花糖現給總士跟馬利斯看
被總士偷咬一大口
父親與母親在一旁看著他們玩鬧

:從HAE的例子來看,學生會開完會到祭典至少有一週的間隔
不過觀影時這裡演出太順反倒完全沒察覺…

祭典的最後,島民們在海岸旁,將折疊的天燈拉開來便自動點亮
眾人望著飛上天空的點點燈火許下各自的願望

:冊子情報
原本是模仿自龍宮島與海神島上的慰靈祭,但因為他們不解箇中緣由
所以水燈改成了天燈、對著燈籠許願等,而完全變成了別的祭事

:……我說這也改得太巧了吧www
雖然仔細想想日本七夕跟台灣天燈都是魔改來的沒錯啦!

馬「希望島上能一直和平下去」
乙?「希望大家能永遠在一起」
總「希望能知曉真實…」

乙?「哥哥…?你許了什麼願?」
總「當然是一直在一起啊」摸摸頭
少女感到一抹不安,但也抓不準這是什麼感覺

總「對了,我去攤販那買些什麼好了,大家想吃什麼?」
道?「嗯…爸爸想吃蘋果糖呢」
弓?「我就不用了,肚子太飽了」
馬「我也是」
乙?「我也是…想要蘋果糖」

總「那我去買嘍」
乙?「我也一起去?」
總「不用了啦,我馬上回來」
少女的不安彷彿化作夜風,冷冷地吹亂了她的髮

▼常夜燈前的街道
總士脫掉了穿在白外套上的祭典短掛上衣,急忙跑向常夜燈前
披著黑色長大衣的青年身影背對著總士
總士停下腳步緩了緩呼吸,問道「是真壁…一騎さん嗎?」

:這段開始一連串關於總士披在身上的衣服的意象,實在是很精湛的演出…
總之先提一下這裡總士會那麼怪的在便服上只披短掛就去祭典
應該是他已經下定決心要跟一騎在今晚離開島上的表現

青年拉了拉衣領轉過身來,微笑
一「你長大了呢,總士。我一直在找你」
總「你是…對了!我在夢裡見過你…」

乙?「不可以跟他走──!!!」
總「乙姬?!」

島內警報加廣播:發現侵入者、發現侵入者、大家一起合力、抓住他吧

十幾位島民開始在乙姬身後集結

:二話一直到這一大段都有點小說版的影子…w
對自身故鄉感到閉塞、呼吸困難的主人公,決意離開島=牢籠
在真實的引路人的面前,受到關係親密的女孩子的尖銳反對,引來眾人圍觀etc

總「等等!這個人不是Esperanto」
乙?「沒錯!他是更危險的存在,三位Element的其中之一」
總「什麼?!」

:這裡隱約有點又驚又喜的感覺…總士是否有盲目崇拜大人物的傾向www

乙?「我們過著和平的生活噢,也擁有了感情
一開始雖然是被Malespero所命令的
但現在已經像真的家人一樣了
既然您是那一位,應該可以理解的對吧」

:這裡芙洛洛的小動作實在是吼…非常流暢地演出了獻媚的感覺…
反之一騎在她開口說話時幾乎都是閉著眼,完全純粹的拒絕

總「…乙姬?你這是在說什麼?」
一「你們不是人類,而且並沒有告訴他這件事
總士,你是被綁架來的」
總「咦」

:雖然一騎這樣糾彈她,但這座島說來真的跟無印的龍宮島沒什麼兩樣…
最大的差別大概就龍宮島的孩子不是拐來的&不說真相是為了體驗和平的生活…

乙?「…不要聽那個人的話──!!!」咬牙、叫喊
伴隨著少女的尖叫,她身後的島民全變成了食人妖型Festum
向一騎與總士撲來

總「!!」
總士下意識地用手臂護住自己的頭,數秒後卻什麼事也沒發生
睜眼一看,一騎築起的透明屏障將金色的異形全數擋在一臂之外

一「…回去你們該待的地方吧!」
一騎伸出手在空中用力一握,金色異形們一瞬化成綠色結晶,粉碎

乙?「…!…哥哥,跟我回家吧,好嗎?」
總「呃…」不由自主退了一步,左肩被一騎一把攫住

自常夜燈另一側的海中浮現了灰色的巨人
總「是Fafner?!」
一騎在腳邊展開了力場,二人沉了下去

乙?「!!…等等…哥哥……呀啊!」急忙想跑去總士身旁卻跌了一跤
總「…啊」
乙?「…哥…哥…」

被一騎帶走的總士跌坐在看似水中又沒有水的地方
整個人被一騎丟下的大衣蓋住
總士「……噗哈!這裡是哪?」扭動了幾下才掙脫出來

:雖然前面也很多但這裡真的想喊總士一舉一動都弄得那麼可愛也太犯規!

一「Fafner的駕駛艙裡」
以協用作用服的姿態與機體一體化的一騎淡淡回應
總「!」

:一騎你的骨傳導耳麥跟背後的連結支架從哪裡變出來的…
是說能變出來的話你幹嘛穿協同作用服加大衣啊…
一騎:能少變一點是一點嘍
btw因為一騎的二號機在一話被奪了所以在這話裡開的是十號機

灰色巨人自水中撈起長槍,激起了大片浪花
長槍的光束擊中了天頂,平靜的星空也隨之退去
取而代之的是陰霾滿佈,同時掛著新月與紅月,莫名令人毛骨悚然的夜空

乙?「偽裝鏡面被…」
總「有二個月亮…!?」

爬上常夜燈座的少女憤恨地瞪視眼前破壞一切的元兇
乙?「不可原諒…!」
額頭上長出了紅色晶角,腳下展開了力場

:一話時還好,這段芙洛洛的鬼嫁感整個滿出來www"
沒辦法二話裡她的兄想妹表現跟兄嫁路線感覺太強烈…
是說也讓我想起無印原案裡乙姬還是一騎妹妹時
有提到他對不相識的妹妹有些許的戀愛情愫…

十號機面前的海上也展開了力場,Walker自海中浮出

▼燈塔、海底
島的一端,立於懸崖上的燈塔,連同地面一起斷裂崩解落入海中
十三號機在海底帶著數體Euros型在破壞柱狀物

▼海岸旁
還待在放天燈之處的三人感受到天搖地動也激動了起來

道?「該死!他們不只要帶走總士,還想毀了整座島」
弓?「連我的眼睛都被暪過了,MIR的船在從中妨礙嗎」
右眼轉金
弓?「我去阻止敵人的群體!」
二架機體自海中的力場浮出

道?「我們也跟上吧」語畢便變身搭上一號機
馬「…總士你說得對,敵人來了的話就只能戰鬥了」

:賽蕾諾雅將Festum的群體帶來防衛島的地基
馬利斯開之前一話時搶到的二號機、雷噶多開一號機去追一騎
開機體的二個人都變身成全身黑加金線套頭緊身衣形態

:…是說我之前疑惑過為何一號機應該是馬利斯的SDP的話,為何他不開
想想可能是因為他不太會戰鬥XDDD 在這沒啥亮眼表現
雖然二話打的是完全沒準備的防衛戰本來就挺吃虧的

▼北極冰原上
一騎帶著總士脫離了島,一號機發現它正要追上去時被四號機阻檔
這裡會顯示出十號機的新代號:Achilles

:一騎跑去開十號機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呢…
因為有跟暉的連結性是可以理解啦,不過突然就換到中距離支援機滿???的
而且還是在九號機炸掉之後…排去了個跟過去總士搭過的機體好有距離的編號呢…
雖然就在十一號旁邊啦(扭

甲洋跟一號機在冰層上展開毒劍對決

▼海面下
女性帶了一群人面獅身型要趕回來支援,但也被十三號機帶領的Euros型擋下
弓?「群體數量不足…島會沉了的…!」

二號機也趕來阻止十三號機的破壞行動
馬「休想把島擊沉!」

▼冰原上
十號機在白色大地上高速滑行,腳下的冰層卻因為某種攻擊而突然迸裂開來
機體維持不住平衡摔了出去

walker想趁機攻擊卻被閃開,一騎跳起來狠狠砍斷它的左手腕
walker怒吼用右手抓起十號機,駕駛艙內的一騎全身都冒出了小小的綠色結晶
總士看得目瞪口呆

:這裡披著一騎大衣縮在一角抱膝坐的總士也很可愛…至於艙內無重力什麼的ry
不過理論上他應該不會冷吧所以大衣是披心安用的嗎(思
雖然從無印開始,駕駛艙內的畫面應該就整個是純參考用的就是…

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walker的右手到右肩長滿了結晶,粉碎
它怒吼著,胸口長出了眼睛,從那發出了細小的紫色電流,接著是一股巨大的能量砲

十號機也舉起長槍迎擊,二道巨大的能量互相撞擊,最後是一騎佔了上風
光束炮貫穿了Walker的胸口,它全身結晶化,倒下,粉碎

:這段差不多就HAE初戰再演,混入了EXO對Walker跟Aviator的橋段

▼空母Bollearios
解決了追兵,十號機一旁空無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現了空母
:跟前面巨靈型出現的方式有點像

十號機降落在空母的左甲板上,機體前的地面出現了力場
一騎壓制著總士,浮了上來
總士原本在掙扎,看到外面的景色嚇了一跳,一騎放開了他

:本篇中是陰天的戶外所以地面沒反光就是

總「這就是島的外面…什麼都沒有…」
一「這裡是北極,是眾多Festum誕生的地方」
總「Festum…?」

遠方傳來斷斷續續的爆炸聲與微弱閃光
穿著浴衣的少女咻地突然出現,跪倒在他們背後

乙?「……嗚…嗚…」她掩面哭泣
總「……」
乙?「我們…明明…那麼和平地…生活著…」
一「那是奪去了許多人重要的事物,只有你們享受的和平…!」

乙?「哥…哥……」少女好不容易站了起來
總「乙姬…」
乙?「…一起…回家……嗚喀」
少女拚命展露出笑容,卻又隨即像被定住般,身上生出綠色結晶

總「?!……快住手!!!」
被眼前景象震懾,總士愣了下才看向身邊唯一做得到這件事的人
一騎的雙眼閃著金光,伸出手正在對少女做出某種干涉

總「住手啊──!!!」總士拉住一騎的手臂想往下扯但卻無法撼動對方一絲一毫
綠色結晶逐漸變大變多,覆蓋了她全身

乙?「…哥哥」粉碎,散落一地

總士哭叫著放開了一騎的手,衝上前去,雙手掬起一把結晶
但它也正一點一點地化成光點消失於空氣中

總士跪在地上,淚流不止
一騎走到他身後,察覺到氣息的總士站起來一把抓住對方領口

總「還給我──!把乙姬還給我──!!」

被一騎一抓手一掃腿,狠狠地跌坐在地

一「……這就是你想知道的真實,總士」

總「!!──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 筆精華,05/3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