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

【其他】『江蓉』七夕文-妳說呢?(賀瑪凝有版主了!!!內有百合成份…不喜勿入)

樓主 無名的旅人 as230384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賀瑪凝有版主了…
等了好久了呀~
無心把江蓉賀文COPY到這來…
至於全文嘛…等無心打完再COPY…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那一天呀…
*C大是江利子和蓉子考取的大學喔!
 507室-江利子的租屋
 508室-蓉子的租屋

七夕賀文-妳說呢?

某日,在C大附近的學生租屋,異常的不平靜…

「叮咚~」聖按了508室的門鈴,等了一下,沒有人來開門。

當聖打算放棄時,507室的門打開了,江利子站在門口,她楞住了,她沒想過聖會來,「聖,妳怎麼來了?」

「聽說蓉子從樓梯上摔下來,所以我來看看。」聖笑笑地看著江利子臉上的傷,「但情報好像錯了?」

「…是蓉子從樓梯上摔下來沒錯…」江利子沒好氣地想著,是透露消息的人,應該是自己的父親吧?昨晚她打電話回家,說蓉子從樓梯上摔下來,腳扭傷了,所以她要留下來照顧蓉子,所以這次的周日,她可以不回家,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扭傷腳的是她…

聖把視線往下移,發現江利子的右腳正包著繃帶,「該不會是江利子英雄救美吧?」

「咳咳!我好像是女的吧?什麼英雄呀!」江利子不禁白了聖一眼。

「原來如此。」聖完全不理會江利子的白眼,「那蓉子呢?」

「在我屋裡,」江利子轉過頭,一拐一拐走進屋裡,「美國人,如果進來的話,記得把門關好。」

「是是是。」聖跟在江利子身後,走進屋裡。

「要喝茶的話,請自己去泡。」江利子指了指廚房後,她轉過頭,繼續看著電視。

聖摸摸鼻子,乖乖的走到廚房泡茶,嘴上喃喃的唸著,「大額頭好冷漠喔!」

聽到聖的話,江利子沒回頭,只是淡淡地反駁,「美國人,妳都叫我大額頭了,妳希望我多熱情?」

「呃…」聖想了想,如果江利子突然變得很熱情的話,她可能會嚇的落荒而逃吧…

「還有,順便幫我把砂糖拿來。」江利子涼涼的交待聖。

「是…」聖沒好氣地拿著茶和砂糖,走到江利子身旁,「要不是看妳腳受傷,我才懶的理妳呢!大額頭!」突然江利子轉過頭,靜靜地看著她,讓她不禁退後三步,「大額頭!妳、妳想幹什麼?」

江利子站了起來,一拐一拐地走向聖,她不禁害怕地看著江利子,依她對江利子的了解,自從二人沒有漠視對方後,江利子有奇怪的行動時,大部份是整人的時候…

哪知,江利子越過聖,走向廚房,「聖,妳的早餐吃了嗎?」

「還、還沒…」聖疑惑地看著江利子,「妳要煮早餐嗎?」

「對呀。」江利子打開冰箱,拿出早餐的材料,一拐一拐地走向流理台,「聖先看電視吧。」

聖楞了一下,也走到廚房,接過江利子手上的食材,「要拿什麼告訴我,不要走來走去的。」

江利子看了聖一眼,淡淡地說,「謝謝。」

「呵呵,憑我們多年的交情了,需要說謝謝嗎?」聖笑了笑,轉過頭把食材放到流理台上。

「也對,」江利子故做感嘆地說,「這段想斷也斷不了的孽緣呀…」

「什麼話嘛!」聖沒好氣地瞪著江利子,「大額頭,妳很討厭耶!」

「聖去客廳吧,我要煮早餐了。」江利子決定不要跟聖進行會降低智商的爭吵,走到爐子旁,打開了爐火。

聖摸摸鼻子,乖乖地回到客廳,看著電視。




等蓉子意識清醒後,她踏出江利子的房間時,看到聖和江利子坐在餐桌,正愉快地吃著早餐,她楞了一下,「聖,妳怎麼來了?」

「早安呀,蓉子。」聖臉帶微笑地揮揮手上的叉子,「我來吃早餐的。」

「特地從武藏野來這裡吃早餐?」蓉子丟下這句話,走進浴室。

「蓉子也好冷漠喔…」聖喪著臉,向江利子哭訴。

「呵呵~」江利子笑得開懷,蓉子早上的脾氣很差,最好不要跟蓉子說話比較好,但她也不想告訴聖…

「對了,蓉子昨天睡妳這?」聖疑惑地看著江利子。

「對呀,」江利子站起身,泡了杯咖啡,放到旁邊空的位子上,「因為昨晚蓉子不放心,所以就照顧我一晚…」

「是嗎?」聖把叉子放下,調侃地看著江利子,「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呀?」

江利子坐回位子,淡淡地說,「我的傷勢加重了,算不算發生了什麼事呢?」她可沒說謊,蓉子為了照顧她,而睡在床邊,結果她把蓉子抱上床時,本來就扭傷的右腳,變得更嚴重了…

「咦!!」聖驚訝了一下,臉開始變紅了,「不、不會吧…」

蓉子走出浴室,就聽到聖的話,不解地問著聖,「不會什麼?」

「沒什麼…」聖低下頭,猛吃早餐。

「哈哈哈~~~~~~~」江利子不禁放聲大笑,她從來沒想過,聖會是這種反應!

「???」蓉子走到位子坐下,疑惑地看著聖跟江利子,當她想拿起咖啡時,被江利子阻止了。

「我們說好了喔!」江利子笑笑地看著蓉子,「咖啡要吃完早餐才能喝。」

「呃…是…」蓉子只有乖乖拿起叉子,吃起早餐。

「哈哈哈~」聖看著江利子和蓉子的互動,不禁也笑了,「沒想到蓉子也有被管的一天…」

「聖,妳想加點料嗎?」江利子拿起餐桌上一罐調味料。

「那是什麼?」聖楞了一下,打量著江利子手上的調味料。

「……」江利子沉默了一下,「我不知道。」

「……」蓉子也沉默了一下,「上次,我不小心吃了一口,後來就直接送醫院了…」

「呵呵呵~吃早餐、吃早餐…」聖乾笑了幾聲,低下頭吃著早餐。

而低下頭的聖,沒有注意到,江利子和蓉子正相視而笑。

等吃完早餐,三人悠閒地喝著紅茶,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蓉子,今天晚上有空嗎?」

「晚上?」蓉子想了想,「應該沒事吧,怎麼了嗎?」

聖不容反對地說,「我們二個孤家寡人,一起去七夕祭吧。」

「咦!!!」蓉子楞住了,「七、七夕祭??」

「對呀,」聖站起身,走向門口,「晚上六點M站附近的神社見。」

直到聖關上門,蓉子才反應過來,她轉過頭,看著面無表情的江利子,「這是什麼意思呀?」

「恭喜…」江利子站起身,走向房間。

「呃…」蓉子看著江利子關上房間的門,不解地想著,江利子在恭喜什麼呢?




到了下午四點,蓉子要去幫江利子準備晚餐時,卻看見江利子拿著包包要出門,她訝異地擋住江利子的路,「江利子,妳要去哪裡?」

「去約會呀。」江利子面帶微笑地看著蓉子,「今天可是七夕呢!」

「…跟山邊先生?」蓉子想了想,也只有這個答案。

「……」江利子越過蓉子,「蓉子不是也跟聖約好了嗎?也該準備出門了。」

江利子走進電梯,在電梯門關起前,她看到蓉子還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笑了笑,按下2F的按扭,來到了二樓,在出電梯前,她把又按下了1F的按扭後,才走到205室前。




晚上五點四十分,蓉子出現在神社前,等待著聖的出現,直到六點十分時,聖才出現,「我來晚了。」

「走吧…」蓉子淡淡地笑了笑,跟著聖走進人潮裡。

二人邊走邊逛,突然聖拉住蓉子,「妳看,那是不是祐巳跟祥子?」

蓉子順著聖的視線望去,看見祐巳和祥子牽著手,走在人群中,「對呀。」

聖興高采烈的提議,「我們去跟蹤她們吧!」

蓉子並沒有回答,只是看著祐巳和祥子二人緊握的手,「我們去神社吧。」說完後,她快步走向神社。

聖看蓉子的心情不太好,也不胡鬧了,乖乖地跟著蓉子。

快到神社的蓉子,突然看到了山邊先生牽著他的女兒,但沒有江利子的人影…




算一算時間,蓉子應該出門了,江利子站了起來,「謝謝妳,真琴小姐。」

「不用客氣。」真琴合上書,「要不要我送妳上去?」

「不用了。」江利子揮揮手,正要走向門口。

「等一下。」真琴站起身,打開了酒櫃,拿出了一瓶紅酒,走到江利子面前,「送妳。」

「咦…送我紅酒做什麼?」江利子疑惑地接下紅酒。

真琴走回位子上,拿起剛才的書,淡淡地丟出一句話,「失戀的話,可以借酒澆愁,至少可以不必清醒面對…」

「…我什麼時候失戀了?」江利子沒好氣地瞪著真琴,「那才不是失戀呢!!!是…是…」

「原來真的失戀了呀…」真琴翻過一頁,繼續看著書,「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巳。」

「呃…」江利子沮喪地低下頭,「我回去了…」

「出去時,要把門關好喔。」




江利子回到家後,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露出苦笑,把紅酒放到餐桌上。她走進房間,坐在窗旁的椅子上,看著窗外的天空,由於是在市區裡,所以天空連一顆星星也沒有,只有上弦月孤單地掛在空中…(請不要追究是上弦月還是下弦月…)

她淡淡地露出苦笑,至少還有月亮陪著她,這樣的七夕,不算孤單吧?可是她有股衝動,有股不想清醒的衝動…

她走到餐桌旁,看著紅酒,難不成真的像真琴所說,可以不必清醒嗎?她打開紅酒,倒了一杯,嚐試的喝了一口。

老實說,不是很好喝,可是有種酸酸、苦苦的感覺,像她的心情一樣,她看的很清楚,蓉子在意聖,開始只是友情,但在不知不覺中,友情轉變成愛情…

就像她一樣,不知不覺的喜歡上蓉子,所以她希望蓉子可以快樂,甚至可以眼睜睜地看著蓉子跟聖共度七夕…

想到這,心中充滿了多種感覺,酸、甜、苦、辣都有了,那也不錯,她忍不住自嘲了起來,飲盡杯中的紅酒…

窗外的月亮,把柔和的月光帶到屋內,月光照在沙發,她笑了笑,把紅酒全部倒掉後,一拐一拐的走到沙發坐下。

醉酒澆愁並不符合她的個性,逃避不是她會做的,她寧願清醒面對痛苦…






「叮咚!」

門鈴響了,但江利子沒有理會,只是繼續看著窗外,她現在只想見到蓉子,其他人…她不想見…而蓉子也沒有那麼早回來吧…

「鳥居江利子,妳在家吧!」門外傳來蓉子的怒吼。

江利子訝異地轉向門口,慢慢地站起身,拖著腿走到門口,帶著希望地打開門,結果門外空無一人,她露出苦笑,「是幻覺呀…」

當江利子要關上門時,被蓉子阻止了,她不敢置信地看著江利子,「妳還真的在家呀!」

「…」江利子才猛然想到,她怎麼來開門,應該裝成不在家才對,看著蓉子的臉色逐漸變黑了,她肯定慘了…

「妳不覺得,妳要解釋什麼嗎?」蓉子瞪著江利子。

「呃…我腳好痛喔!」江利子露出痛苦的表情,想籍此轉移蓉子的注意力。

看著江利子痛苦的表情,蓉子心急地靠近江利子,結果竟然在江利子的身上聞到酒味,她楞了一下,更加火大了,「鳥居江利子!妳竟然喝酒!!」

江利子僵住了,她這是不是叫自掘墳墓呀?

蓉子扶著(拖著?)江利子往客廳走去,把江利子扶到(丟到?)沙發上,她打開電燈,本來想泡杯茶給江利子,後來想想…醉了比較好逼供吧!所以她倒了二杯水,走回客廳。

江利子接下蓉子遞過來的水,看著蓉子坐到她的旁邊,像是準備嚴刑逼供的模樣,她開始思考是哪裡漏餡了…

「證人-山邊先生的說詞,他並沒有跟妳約好要出去喔!」蓉子正冷靜地看著江利子,「妳怎麼說?」

「呃…我沒說是跟山邊先生出去喔…」江利子無辜地看著蓉子。

「那妳去哪了?」蓉子慢慢逼近江利子。

看著蓉子的臉,慢慢靠近,江利子原本清醒的腦袋,開始有點迷糊了,她趕緊狂灌著手中的水…

江利子並沒回答,蓉子不悅拉住江利子喝水的手,「妳的解釋呢?」

看著蓉子的臉上帶著生氣的紅暈,江利子露出苦笑,「我可以說不嗎?」

「不行!」

江利子露出微笑,但眼中卻沒有笑意,「可是…我們之間的關係,我不認為我需要解釋。」

聽到江利子的話,蓉子楞了一下,接著她同意地點點頭,「的確如此,我們只是朋友而巳…」

看見蓉子同意她的話,江利子別過頭,看著窗外…

蓉子笑笑地把江利子轉回來,慢慢吻上江利子的唇…

江利子楞住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呀?但她馬上閉上眼睛,熱烈的回吻…

直到二人都無法呼吸時,才慢慢分開,蓉子笑吟吟地看著江利子,「現在妳願意說了嗎?」

江利子楞楞地看著蓉子,「為什麼要吻我?」

「呵呵~」蓉子不禁笑了,沒想到也有江利子看不透的事呀,「妳說呢?」接著她慢慢又吻上江利子…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4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