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4

【其他】『祐祥』溫柔(內含百合,02/08-61章完成)

樓主 冷漠無心 as230384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目前更新至61章
     七夕賀文
     番外1
     EGX2

溫柔-五月天

走在風中 今天陽光 忽然好溫柔
天的溫柔 地的溫柔 像你抱著我

然後發現 你的改變 孤單的今後
如果冷 該怎麼度過
天邊風光 身邊的我 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 藏著什麼 我從來都不懂
沒有關係 你的世界 就讓你擁有
不打擾 是我的溫柔

不知道 不明瞭 不想要
為什麼 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卻孤單到黎明
不知道 不明瞭 不想要
為什麼 我的心
那愛情的倚麗 總是在孤單裡
再把我最好的愛給你 嘿~

不知不覺 不情不願 又到巷子口
我沒有哭 也沒有笑 因為這是夢
沒有預兆 沒有理由你真的有說過
如果有 就讓你 自由...

1. 紅薔薇花蕾

秋天到了,銀杏葉慢慢飄落,周三的午休時間,莉莉安的校園內,四周充滿了享用午餐人群。

小谷繪美手上拿著一疊作業,快步走到校舍中,她心中正抱怨著,為什麼老師要她在這個時候,把作業送到辦公室呢!但在快到達辦公室的轉角,從另一邊走出了一個人,兩人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繪美為了不撞上迎面而來的人,努力將重心向後壓,但突然改變重心,讓繪美整個人向後倒,作業也散落一地,當她閉上眼睛,準備接受撞擊時,有人拉住了她的手,接著她投入一個溫柔的懷抱中,聞到淡淡的清香。

從繪美的上方出現溫柔的聲音,「妳沒事吧?」繪美張開眼睛,一張美麗的臉孔出現在眼前,她呆呆的看著眼前人,空白的腦中出現一個名詞-『天使』。

「有哪裡受傷了嗎?」『天使』輕撫繪美的頭髮。

這時,上課的鐘聲響起,才驚醒嚇呆的繪美,急忙離開『天使』的懷中,仔細一看,發現『天使』就是紅薔薇花蕾祐巳大人,她急忙低下頭,「沒、沒有,對不起!紅薔薇花蕾大人。」祐巳撿起地上掉落的作業本,遞給繪美。

「謝謝。」繪美才一收下,就以飛快的速度,離開現場。

祐巳看著繪美離去的背影,問著身邊的由乃,「由乃,我長得有那麼恐怖嗎?」

由乃沒好氣的看了祐巳一眼,「祐巳,如果我們不快點的話,相信祥子大人的臉色會更恐怖。」

「對喔。」祐巳要離開時,發現地上掉了一個袋子,「咦?」袋子上面寫著《一年樁組 小谷繪美》。


放學時間,祐巳出現在一年級的教室前,引起了騷動,此起彼落的問好,加上所有人擠在窗戶邊,費了千辛萬苦,她終於走到一年樁組的教室門口,湊巧遇見乃梨子,「貴安,乃梨子,是要去薔薇館嗎?」

乃梨子點點頭,「祐巳大人,有什麼事嗎?」

「可以幫我叫一下繪美同學嗎?」乃梨子走進了教室,過了沒多久,繪美就與乃梨子一同出來了。

祐巳打量著眼前的繪美,確定是早上撞到自己的人,但還是細心的詢問「是小谷繪美同學嗎?」見繪美點頭後,祐巳把袋子遞給她,「別忘了慢慢行走喔,聖母瑪莉亞會照看著我們,貴安。」說完,祐巳與在一旁等待自己的乃梨子離開了。祐巳才一走,所有人包圍住繪美,不停的詢問。

「祐巳大人找妳有什麼事嗎?」

「妳怎麼會認識祐巳大人?」

「只是單純見過面而巳。」繪美溫柔的回答,卻讓人無法再追問。


祐巳與乃梨子馬上趕往薔薇館,才踏入薔薇館的會議室,卻發現只有祥子一個人。

原本低頭處理文件的祥子,聽到開門聲而抬起頭,「妳們怎麼那麼慢?」乃梨子想說什麼,但被祐巳阻止。

祐巳做出了九十度的鞠躬,「實在很抱歉,我們遲到了,不過乃梨子是為了幫我才遲到的。」

祥子輕皺眉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祐巳不敢為自己辯護,但為了不造成幫忙自己的乃梨子的麻煩,祐巳祥子解釋,「因為我撿到了失物,為了還給主人,而到乃梨子的班上,所以造成乃梨子的遲到。」

祥子聽完祐巳的解釋,輕輕的點點頭,「原來如此,這次就算了吧,坐下吧。」

祐巳將書包放下,走向角落的水台,拿起茶杯,「我來泡茶吧。」

「還是我來吧,祐巳大人。」乃梨子急忙走向水台,接下祐巳手中的茶杯。

「那就麻煩妳了,乃梨子。」祐巳走回自己的座位。

「怎麼會麻煩呢?」乃梨子把茶包放到杯子中,將熱水注入杯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可以為祐巳大人服務呢。」

祐巳接下祥子遞過來的文件,對乃梨子笑了笑,「怎麼可能?別開玩笑了。」

「是嗎?」乃梨子將茶包丟進垃圾桶,對祐巳露出微笑。



周四的放學時間,由乃去找令了,所以只剩下祐巳一個人拿著書包前往薔薇館,突然有一群少女攔住了她,祐巳打量眼前的人,看她們害羞的樣子,應該是一年級的妹妹們,祐巳不感到驚訝,因為在前往薔薇館的路上,常常有一年級的妹妹們攔住自己,與自己搭話,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祐巳露出微笑,「各位貴安。」

站在最前面一年級的妹妹,臉上帶著紅暈,「貴、貴安,祐巳大人。」

過了不久,一年級的妹妹們還是沒說話,只是紅著臉看著祐巳,讓祐巳感到有一點奇怪,而路過而停下的人,越來越多了,而祥子還在薔薇館等她,她只有出聲詢問,「有什麼事嗎?」

祐巳的話似乎給予妹妹們勇氣,站在最前面的妹妹,拿出一個袋子,遞給祐巳,「請、請祐巳大人接受。」

「咦!?」祐巳接下袋子,不解的看著她們,「這是?」

「這是我們對祐巳大人的心意,我們會永遠支持祐巳大人。」說完,一年級的妹妹們就快步離開,留下莫名其妙的祐巳。

祐巳只有拿著袋子,來到薔薇館,邊走邊想,她才推開二樓的門,才發現很難得,所有成員都到齊了。

「貴安,祐巳大人。」乃梨子帶著笑意站了起來,「讓我泡杯茶吧?」

「好的,謝謝。」祐巳走向座位,把書包與袋子放在桌上,無力的坐了下來。

志摩子擔心的看著祐巳,「怎麼了?為什麼看起那麼累?」

「唉…」祐巳嘆了一口氣,左手輕按太陽穴,右手指著放在桌上的袋子;「剛才突然有群一年級的妹妹攔住我,還給我了一個袋子。」

「那與妳那麼累,有關連嗎?」坐在令身旁的由乃,不解的打量著袋子,「裡面是什麼?」

「我剛才也在想呀,可是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祐巳打開袋子,香甜的味道飄了出來,仔細一看,裡面放了數包小餅乾,「是餅乾?」

「應該是奶油餅乾吧。」乃梨子把茶放在祐巳面前,坐回志摩子的身邊,「我們三、四節的家庭課是做奶油餅乾。」

「為什麼這麼說?」一直沉默聽著的祥子,冷冷的看著乃梨子,「與妳有關?」

對於祥子的視線,乃梨子並不感到害怕,氣定神閒的說:「我只是單純的對同班同學重覆昨日祐巳大人所說的話。」

「什麼!?」祥子皺起眉頭,「妳—」

令阻斷了祥子的話,「可不可以先跟我們解釋,什麼是昨日祐巳所說的話?」令與由乃兩人昨日因參加社團,所以沒有來薔薇館。而志摩子在桌子裡下,拉住乃梨子的手,示意要乃梨子不要回嘴。

祥子低著頭,看著茶杯,不發一語,祐巳看祥子的模樣,就知道自己的姐姐大人又在鬧彆扭,只有開口對令解釋昨日發生的事。

聽完祐巳的話,令露出爽朗的笑容,「那不是很好嗎?代表祐巳很受愛戴呀。」

「可是…」祥子不滿的看著令。

「難不成…」令帶著笑容,調侃的說:「我們的紅薔薇大人是在羡慕祐巳可以收到那麼多的餅乾嗎?」

「……」祥子沒好氣的看著令,心中充滿煩悶。

「咦!?」祐巳驚訝的看著祥子,「原來姐姐大人羡慕我可以收到餅乾呀?」

祐巳的話,讓祥子的煩悶全消,沒好氣的說:「祐巳,不要相信令的鬼話。」她舉起手輕敲祐巳的頭。

祐巳仔仔想想,的確是不可能,姐姐大人可是連情人節巧克力都全數退回的人,怎麼可能會羡慕自己可以收到餅乾呢?她不禁笑了。,

令看著祥子與祐巳的互動,偷偷的竊笑,「那麼,我們的紅薔薇大人是為什麼眼神如此可怕呢?

祥子冷冷的視線,瞪向令,「我什麼時候眼神可怕了?」

「就在剛才聽到祐巳收到餅乾時,」令對於祥子的視線,露出迷人的微笑,壞心的問著,「難不成祥子對送餅乾的妹妹們心生嫉妒?」

「不要開玩笑了。」祥子收好東西,拿起書包,「家裡還有事,我先走了。」說完,祥子頭也不回的離開薔薇館。

「真是的。」令看著祥子離去的身影,「這樣就生氣了呀。」

「令大人!」祐巳不滿的看著令,「請妳不要欺負姐姐大人。」

令聳聳肩,「我只是開個玩笑嘛。」

祐巳無奈的看著令,搖搖頭,接著她轉頭看著乃梨子,認真的說著,「還有乃梨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希望妳以後不要再這樣做了。」看到祐巳認真的神色,乃梨子點點頭。

祐巳拿起書包,「我也先走了。」接著祐巳快步的離開薔薇館。

「紅家的都走光了,我們也可以散了吧。」令詢問一旁的志摩子。

志摩子點點頭,「妳們先走吧,我和乃梨子把這裡收拾好再走。」

令與由乃點點頭,手牽著手,一同離了薔薇館,留在薔薇館的兩人,安靜的做著打掃。

擦著桌子的志摩子一直沒說話,乃梨子掃著地板,偷偷的打量著志摩子的臉色,突然志摩子說話了,「為什麼呢?」回答她的,是掃把掉在地上。

因為志摩子的突然出聲,而被嚇到的乃梨子,撿起地上的掃把,「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妳會告訴同班同學,祐巳所說的話呢?」志摩子看著乃梨子,神色依然溫柔,平常冷淡的乃梨子絕對不會因為別人詢問,就告訴別人的。

「沒、沒什麼。」乃梨子不敢看志摩子。
志摩子看著低著頭的乃梨子,雖然還想繼續問,但還是捨不得讓乃梨子為難,她走向水台清洗抹布,「是嗎?我們快點打掃完吧,聽說隔壁區有新的佛像展喔。」

「是。」乃梨子看著志摩子的背,嘆了一口氣,我怎麼能告訴妳,因為聽到她們要送餅乾給妳,我才脫口而出祐巳大人的話呢……



快步離開薔薇館的祐巳,想追上先離開的祥子,但在經過聖母瑪莉亞像時,還是低頭禱告。

「貴安,祐巳大人。」

祐巳張開眼睛,轉向聲音的來源,「貴安,瞳子。」

「……」瞳子走到祐巳的身邊,低頭禱告。
當祐巳要走的時候,瞳子抓住祐巳的手,祐巳不解的看著瞳子,「有什麼事嗎?瞳子。」

瞳子扭扭捏捏的從書包裡拿出一袋小餅乾,塞到祐巳的手上,臉上掛著不自在的表情,「我……」

「這是給我的嗎?」祐巳看著瞳子,見瞳子臉紅的點點頭,祐巳笑了笑,「謝謝妳,瞳子。」

「我、我只是…」瞳子看著祐巳的笑容,「我、我先走了。」瞳子轉過頭,朝校門飛奔。

祐巳走出校門,果然在公車的站牌那裡,追到祥子。

她走向祥子,站在她的身後,「姐姐大人。」

聽到祐巳的聲音,祥子轉過頭,「祐巳!?妳怎麼在這?」

祐巳站在祥子的身邊,「沒什麼……只是想和姐姐大人一起坐車而巳。」

聽到祐巳的話,一直緊皺眉頭的祥子,終於露出微笑。


2.令與由乃的祕密

祐巳回到家,吃完飯,洗完澡,躺在床上帶著微笑,回想起剛才和姐姐大人一起坐車,雖然沒說話,但兩人在一起的氣氛,令人眷戀,但有更重要的問題,「姐姐大人在生氣什麼呢?」

在祐巳思考時,樓下傳來佑麒的聲音,「祐巳,電話。」

祐巳拿起房間的分機,心中帶著小小的期盼,不知道是不是姐姐大人呢?「喂?」

電話傳來的聲音,是祐巳熟悉的前白薔薇大人-佐藤聖,「祐巳~剛才那一瞬間是不是很期待是祥子打來的呀?」

「呵呵呵…沒有呀…」祐巳只能用傻笑回應,「聖大人找我有什麼事嗎?」

「週六晚上有空嗎?」

「有什麼事嗎?」

聖調笑的說,「那麼久沒看見可愛的小祐巳了,當然是找可愛的小祐巳約會呀,難不成小祐巳不想見我嗎?」

「聖大人,捉弄我有那麼好玩嗎?」祐巳無言的看著天花板。

「是很好玩呀。」聖毫不猶豫的回簽。

「……」祐巳只能沉默了。

「我是只是想找小祐巳吃個飯嘛~」聖這時的語氣及聲音與平常相同,但祐巳卻發現聖的話語帶著一絲的顫抖。

 也好,好久沒跟聖大人見面了,那要約在哪?」祐巳想了想,與聖已經有一個月沒見了吧?
  
「早上要上課麻,所以就下午五點,約在車站的檢票口吧。」聖停頓了一下,「還有,…祐巳…謝謝妳。」

祐巳笑說:「如果要謝謝我,那就請我吃大餐吧!剛好有一家店想去,而沒有錢去呢!」

聖的心中開始有不祥的預感。「可以是可以啦,不過請妳高抬貴手,不要把我吃破產…」

「哼哼~」祐巳露出邪惡的微笑,雖然電話那頭的聖看不見,但祐巳的反應,讓聖感到不祥的預感愈來愈重。

聖無力的問著,「現在取消約會來的及嗎?」

「可以呀。」祐巳的聲音聽起來很失望,接著壞心的說著,「不過,聖大人剛才答應的大餐要變成二頓喔!」

「……」聖現在只能無言的掏出錢包,思考著不夠錢而洗盤子的可能性,「還是周六下午五點,在車站的檢票口吧…」



星期五-早上7:15
  
祐巳一大早就來到薔薇館,到了二樓的會議室,卻發現門沒有關,她從門縫裡看見由乃慢慢靠近令,而令好像睡著了,兩人的臉越來越近,周圍還充斥著粉紅色的氣息。
  
祐巳慢慢把門關上,嘆了一口氣,昨晚因為思考聖突然的邀約,所以睡不著,今天特地早點到薔薇館,本來想休息一下,現在看這情況,也只有作罷,祐巳走到一樓時,卻發現大門打開了。

走進來的祥子,露出淡淡的微笑,「貴安,祐巳。」
  
「貴安,姐姐大人。」祐巳心中小鹿開始亂撞,沒想今天那麼好運,一大早就遇見了姐姐大人,「姐姐大人,今天怎麼那麼早來?」

祥子往樓梯走去,「今天起早了,在家也沒事,所以就早點到薔薇館。」
  
祐巳看祥子的動作,馬上擋在祥子面前,她不敢想像,讓祥子發現剛才那場景後,下場會如何,「那、那個…,姐姐大人,不如我們去散散步吧。」
  
祥子不解的看著祐巳的動作,「散步?可以呀,不過祐巳為什麼突然想散步?」
  
祐巳握住祥子的手,「因為我想和姐姐大人一起度過美麗的早晨。」
  
祥子聽到祐巳的話,心中一動,不自覺的把包包放到祐巳的手中,而手自然而然的整理起祐巳的領結,「當然好呀,我們去散步吧。」祥子整理完後,從祐巳手中拿回包包,又往樓梯走去。
  
「等、等一下。」祐巳又擋住祥子的路,「姐姐大人不是說要去散步嗎?怎麼又往二樓走呢?」
  
「我想先上去放包包。」祥子開始覺得不對勁,「祐巳,妳好像不想讓我上二樓?」
  
「有、有嗎?」祐巳開始傻笑,「呵呵…,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和姐姐大人一起散步而巳。」
  
「是嗎?」祥子不相信祐巳所說的,不過算了,反正現在祐巳在這裡比較重要,「我們去散步吧。」
  
「恩。」祐巳到祥子的身邊,勾住她的手,「我們快走吧,姐姐大人。」
  
祥子寵溺的看著祐巳的舉動,不自覺的笑了笑,「我們走吧。」 
 
 
 
祐巳與祥子悠閒的慢步在校園,直到八點,兩人才回到薔薇館,來到二樓會議室,發現大家都到了。
  
「貴安。」由乃帶著迷人的微笑,看起來就是心情很好。
  
「……」令在一旁不發一語,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紅暈。
  
「貴安。」祐巳跟著祥子走到位子上,邊走邊打量著令與由乃兩人。
  
祥子不解的看著令,「令,怎麼了嗎?怎麼臉紅了?是發燒了嗎?」
  
聽到祥子的話,讓令的臉更紅了,由乃笑笑的幫令回答,「可能是早上過來,被太陽曬的吧。」
  
「是嗎?」祥子看看令與由乃,感覺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不過現在是秋天耶,哪來的太陽曬呀?」
  
祐巳心中在竊笑,不過還是站了起來,解救臉越來越紅的令,「姐姐大人,讓我泡杯茶吧。」
  
祥子收回打量的眼光,對祐巳點點頭,「恩。」
  
聽到祐巳的話,乃梨子站了起來,「還是讓我來吧,祐巳大人。」
  
祐巳露出微笑,「謝謝妳,乃梨子。」
  
原本坐在令身邊的由乃,拿起一份文件,走向祐巳,「這份妳看看」由乃在祐巳的耳邊,小聲的說著,「跟祥子大人一起去散步呀,真令人羨慕。」
  
聽到由乃調侃的語氣,祐巳在由乃的耳邊,輕聲的調侃,「不知道是誰在二樓與她的姐姐大人,過著二人的親密世界,害我想進來,都不好意思。」
  
「咦~~~」由乃被祐巳的話嚇到了,不自覺的叫了起來。
  
好不容易才退去紅暈的令,聽見由乃的叫聲,急忙的站了起來,「由乃,怎麼了嗎?有哪邊『又』不舒服了?」
  
由乃發現自己的叫聲,引來所有人的注意,擠出微笑,「沒、沒有啦,只是跟祐巳說一些小事而巳。」
  
聽到由乃的話,大家才繼續低頭做自己的事,由乃捉著祐巳的手,對著大家說:「今天我們班上有點事,我與祐巳要先走。」
  
由乃的話,讓祥子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志摩子與乃梨子,「那妳們都跟由乃她們先走。」
  
聽到祥子的話,一、二年級的妹妹們都先走了,只剩下祥子與令,祥子打量著令,「妳和由乃發生了什事?由乃的心情好像特別好?」
  
祥子的話,讓正在喝茶的令,噴了出來,好不容易消失的紅暈又跑出來了,「沒、沒什麼!」
  
祥子拿出手帕,輕擦臉上的水珠,無奈的對令說,「我說令呀,妳到底要噴我幾次茶才滿意呢?」
  
「對不起!」令急忙把東西收好,「我今天班上也有事,先走了。」說完,令就快速離開薔薇館。
  
祥子看著令離去的身影,嘆了一口氣,「只是問一下而巳,反應那麼大幹嘛?」
  

  
祐巳跟由乃來到回到教室,祐巳指著被由乃緊握的手,「可以放開了嗎?」
  
由乃放開手,臉上出現了難得的紅暈,「妳怎麼會知道我和小令…」
  
「呵呵。」看到由乃臉上的紅暈,讓祐巳笑了起來,「哇~由乃臉紅了。」
  
由乃臉越來越紅,「祐巳!」
  
「對不起…」祐巳雖然想把笑意壓下去,但是看到由乃的臉上的紅暈,就不自覺的想笑,可真難得。
  
「福澤祐巳!」由乃害羞的瞪著祐巳,「快說!到底怎麼知道的?」
  
如果由乃的臉上沒有紅暈的話,祐巳或許會怕,但帶著紅暈且害羞的由乃讓祐巳更想逗她,過了不久,祐巳好不容易才停止了笑,「今天早上我很早就到了薔薇館…」她看了由乃一眼,語氣充滿調侃,「結果到了二樓,發現門沒關好喔~」
  
「那個小令!」由乃生氣的說:「早叫她要把門關好的!後來呢?」
  
「後來呀~」祐巳無辜的說,「就從門縫看見有人要偷襲她的姐姐大人喔,而且周圍充滿著粉紅色的氣息呢~」
  
「……」由乃臉上的紅暈,因為祐巳的話,一直無法消散。
  
「結果,那兩個人的臉越靠越近喔~」祐巳故作害羞的說,「害我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由乃無言的看著祐巳那調侃的笑容,只有趕緊轉移話題,「那妳今天為什麼會跟祥子大人一起散步呢?」
  
「嗯哼~」祐巳看著由乃,調侃的笑容更加燦爛,「因為今天姐姐大人也很早來呀~」
  
「咦?」由乃的臉又變紅了,「祥子大人不會也看見了吧?」
  
「唉~」祐巳看著由乃,臉上掛著幸福的表情,語氣充滿無奈,「就是因為不讓姐姐大人看見,所以我才會拉著姐姐大人一起去散步呀…」
  
「是嗎…」由乃帶著笑容,嘴硬的說:「那妳應該感謝我,妳才有機會與祥子大人一起散步呀~」
  
「哼哼~」祐巳看著由乃嘴硬的模樣,「早知道就不要攔著姐姐大人了,就讓姐姐大人上二樓算了,既然…」
 
 看著祐巳的笑容,讓由乃有不祥的預感,「既然什麼?」
  
祐巳壞心的看著由乃,「既然當事人無所謂,我中午的時候,就轉告給大家知道吧。」
  
「不要啦!」由乃抓住祐巳的手,急忙的看著祐巳,「不要告訴大家啦!」
  
「我還以為由乃無所謂呢~」祐巳帶著無辜神情。
  
由乃害羞的轉過頭,「祐巳…妳變壞了…」
  
「好啦。」祐巳看見老師走了進來,乾脆的說:「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快回座位吧。」
  
「我看妳是要回報小令欺負妳的姐姐大人,所以才這樣欺負我吧…」由乃回到座位,無奈嘆了一口氣。
 
 對於由乃的話,祐巳沒有反駁,只有再次露出微笑。
  
 
 
  
到了中午,祐巳與由乃拿著便當,往薔薇館走去,在半路遇到志摩子。
  
「貴安。」志摩子說完,便在跟著由乃並肩而行。
 
 白薔薇、紅薔薇花蕾與黃薔薇花蕾三人走在一起,吸引著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包圍都是人,走到一半,突然有個人衝了出來,擋在三人的面前。
  
祐巳仔細一看,原來是只見過幾次面的繪美,她露出溫柔的微笑,「貴安,繪美。」

「貴、貴安,祐巳大人。」繪美帶著紅暈,語中有著難得的顫抖。
  

3.無辜的祐巳

看到祐巳的笑容,像是給了繪美勇氣,她恢複平常的冷靜,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小袋子,但臉上紅暈還是無法退去,「這、這是家母交待我,要轉交祐巳大人的。」
  
「咦?為什麼?」祐巳疑惑的看著繪美。
  
繪美臉上的紅暈退去,冷靜的說著,「我昨日告訴家母,祐巳大人幫我撿回失物,所以家母準備了謝禮要給祐巳大人。」
  
祐巳輕皺眉頭,她可不是為了謝禮,才把東西送回去的,「這不好吧,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巳。」
  
「如果祐巳大人不接受的話,我無法向家母交待,而且只是點小東西而巳。」繪美的態度堅決。
  
看繪美的反應,也有收下了,祐巳心中嘆了一口氣,臉上再度掛上微笑,「那就謝謝令堂了,請轉達我的謝意,還有謝謝妳,繪美。」

祐巳的視線,讓繪美臉又紅了,「不、不客氣…」說完,繪美臉上帶著害羞,飛快跑離眾人的視線。
  
「看來,我們被忽視了。」由乃看著離去的身影,感嘆的說:「跑的可真快呀,不過祐巳神教的信徒又會增加。」
  
祐巳本來要回嘴,但被一直安靜的志摩子,開口提醒二人,「我們要快點了,今天中午有新聞部的,要來提出活動。」
  
三人加快速度往薔薇館走去,對於前來搭話的學妹們,說完貴安後,便露出微笑,快速離去,留下一片破碎的少女心(?)。
  
「今天真可惜,姐姐們那麼快就走了。」
  
「人家也想送東西給姐姐們呀!」
  
「對呀!人家也想~」
  
「對了!還有明天呀!」
  
「恩!那我們一起送吧。」


  
三人走進了二樓,感覺氣氛怪怪的,安靜吃著飯的祥子、發呆中的令及泡茶中的瞳子與乃梨子。
  
「貴安,祐巳大人。」瞳子把泡好的茶放托盤上。
  
「貴安,瞳子。」祐巳把東西放到位子,「來玩的嗎?」
  
瞳子把茶送到祐巳面前,「不是,有點事要找紅薔薇大人。」聽到瞳子的話,祐巳轉頭看著祥子。
  
「沒什麼,只是些小事。」祥子放下筷子,對祐巳露出微笑。
  
看著祥子的微笑,祐巳心跳急速加快,「恩。」
  
乃梨子拿著兩杯茶,回到已坐好的志摩子的身邊,兩人相視而笑後,便開始享用午餐。
  
而走近令的身邊,由乃輕拍令的肩膀「小令?」。
  
在發呆中的令,無意識回答,「恩?」
  
「小令!」由乃手在令的面前揮了揮,但是令依舊沒反應。
  
由乃見令一直沒反應,在令的耳邊吹了一下,並輕聲的說:「小令,妳再不理我,我就要親妳了喔~」
  
令感覺有溫熱的氣在耳邊,而且還有由乃的聲音,等一下…,要親我?由乃說要親我???,「咦!!」
  
因為令的大叫,讓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在令的身上,祥子冷冷的看了令一眼,「令,可以請妳小聲一點嗎?」
  
「對、對不起…」感受眾人的視線,令摀住了嘴巴,轉頭瞪著由乃。
  
可是被瞪的人似乎沒感覺,仍悠閒的打開便當,只有在開動前,轉頭對著令,「小令,趕快吃便當,我等一下有話要跟妳說。」說完,由乃附贈一個大大的微笑。看到由乃的笑容,令似乎忘了生氣的理由,痴痴的凝望著由乃。
  
看到令的眼神,讓由乃慢慢紅了臉,但她可沒漏看祐巳調侃的眼神,她一手拿著便當,一手捉著令的手,「今天天氣不錯,我和小令在外面吃便當,貴安。」
  
眾人看著由乃與令走出門口,吃完飯的祥子喝著茶,不解的說:「現在雖然是秋天,但稍早不是下過雨嗎?這樣算天氣不錯?」
  
祥子的話,讓剛把茶杯遞到嘴邊的祐巳,差點把茶噴了出來,祐巳放下茶杯,開始笑了起來,「哈哈…的確…」
  
看見祐巳的狂笑,祥子不解的看著祐巳,「有什麼好笑的嗎?」
  
「沒、沒有。」祐巳停止狂笑。

祥子拿出手帕,擦去祐巳因為狂笑而笑出來的淚水,溫柔的說:「快吃午餐吧,新聞部的人也快來了。」

祐巳乖乖的吃著午餐,等她吃完後,她想起還沒跟祥子說過,她周六要跟聖吃午餐,「對了,姐姐大人。」

門口卻傳來敲門聲,打斷了祐巳的話,瞳子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新聞部的真美與攝影部的蔦子,明白山百合會有正事要辦了,瞳子拿起書包,「我先走了,貴安。」

祥子點點頭,看著進來的兩人,而祐巳站了起來,便站到祥子的身後,乃梨子也站在志摩子的身後,「貴安。」
  
「貴安,今天我們是來提出聖誕活動的。」真美拿出文件,發給大家,提出的活動,需要有三位薔薇大人的同意,但令卻不在,她不解的看著志摩子,「咦?黃薔薇大人呢?」
  
「咦?」志摩子接下文件,看著真美,「黃薔薇大人與黃薔薇花蕾不是剛才下去了嗎?」
  
「有嗎?」真美想了想,「我沒看到呀。」
  
「是不是在哪裡錯過了?」蔦子邊說還邊拍著照。

「是嗎?可是來薔薇館的路上都沒看見耶…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離開呀…」真美心中開始思考著……好像有大新聞!!『黃薔薇與黃薔薇花蕾不得不說的故事』、『黃薔薇與黃薔薇花蕾的秘密情事』…
  
祐巳在祥子身後看著文件,看到一半,就馬上提出反對,「要辦聖誕舞是不錯,但為什麼要和花寺合辦?」
  
「……」祥子臉色看似平常,但只有站在身邊的祐巳,才看到祥子的額角出現了一滴冷汗,但祥子還是冷冷的說:「我也覺得不太適合。」
  
志摩子眉頭輕皺,「對呀,與花寺合辦舞會,以往沒有相同的例子,而且如果時間拖太晚,安全問題之類要怎麼解決呢?」
  
真美楞了一下,無奈的說:「薔薇大人的回答果然犀利,不過可以請薔薇大人們一同再討論看看吧?畢竟黃薔薇大人不在。」
  
祥子露出清冷的微笑,「那請新聞部星期六中午,再過來一趟吧,我們會給正式的答覆。」
  
原本擅長抓時機拍照的蔦子看見祥子的微笑,突然冷汗直流,放在快門的食指怎麼也按不下去,只有拼命點頭。

而真美是覺得祥子的微笑很迷人,但是她卻有背後發冷的感覺,急忙點頭,「恩、恩,那、那我放學再過來。」說完,真美便拉著蔦子飛快的離開薔薇館。

眾人看著祥子的微笑,冷汗也不自覺得冒了出來,志摩子對身旁的乃梨子小聲的說,「好、好恐怖喔…」

「對呀…」乃梨子看著祥子,吞了一下口水,「好像不動明王喔,不過…是漂亮的…」

祐巳看著祥子的微笑,真希望能一直看著姐姐微笑的願望,只是祐巳不知道在不久之後,她卻只能選擇不再去看祥子的微笑…



午休快結束時,祐巳回到班上,但是她到達教室時,發現由乃已經坐在位子上,而且由乃的臉色還很難看,她好奇的走向由乃,「怎麼了?」

由乃生氣的拍著桌子,「都是小令那個笨蛋啦!!」

「咦!!」祐巳不解的看著由乃,令是個妹奴,只要由乃一生氣,令就會依著由乃,可是由乃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呢?「令大人又做了什麼事了嗎?」

聽到祐巳的話,由乃的臉先變紅,接著變白,最後變青了,「沒事…」

看到由乃的反應,讓祐巳感到十分好奇,但看到由乃眼中晶瑩的淚光,她不忍去問,只有換成其他問題,「對了,妳們走了之後,新聞部的真美來了。」

「真美?」由乃被祐巳的話拉回注意力,「有什麼事嗎?」

「是來提出聖誕舞會的企畫。」祐巳沒好氣的回答,「而且是要跟花寺合辦…」

「什麼!」由乃用力的拍著桌子,「為什麼要和花寺合辦!?」

「我也想問呀。」祐巳奇怪的看著由乃,「妳反應會不會太激動了?」

注意到自己的反應過於激動了,由乃馬上恢複平日的模樣,沒事的笑了笑,「有嗎?」

祐巳驚訝看著由乃的變臉,「由乃,妳考不考慮去戲劇社呀?變臉的速度可真快呀…」

「呵呵呵…」由乃尷尬的看著窗外,「對了!小令好像有話要對妳說,下一節休息時間,記得去找她喔。」

「咦?為什麼?」祐巳完全不知道令想對自己說什麼,如果是令找的是由乃,她還可以理解,「由乃要一起去嗎?」

由乃看著祐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我、才、不、要、理、小、令、那、個、笨、蛋!!!!」由乃的怒氣讓祐巳退後一步,心中默默為令禱告,希望那個以妹妹為中心的黃薔薇大人不會太淒慘。

等到休息時間,祐巳來到了三年菊組,委託其他同學代為通傳後,經過沒多久,令就出來了。

「祐巳,跟我來。」令拉著祐巳來到了樓梯轉角。

祐巳看著令認真的表情,不解的問,「令大人,有什麼事嗎?」

「我希望妳可以說服祥子接受新聞部的部份提案。」

「咦!為什麼?而且令大人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剛才祥子有找過我…」令的表情有些為難,「而因為某些原因…,所以…」

「可是令大人,妳應該知道姐姐大人討厭男人吧,怎麼可能會接受呢!」祐巳不相信令會不知道這件事。

令見祐巳誤會了,趕緊解釋「咦!我不是說和花寺一起辦,而是我們莉莉安自己來舉辦,而且邀請姐姐大人們回來當特別嘉賓。」

「是嗎?」祐巳打量著令,想了想,邀請畢業的學姐回來當嘉賓,雖然之前也有相同情況,但不會特別指定要誰吧?只有一種可能吧,「江利子大人怎麼會知道,我們要辦舞會呢?」
  
令盯著祐巳的眼睛,看見祐巳眼中寫著了然,「妳是從哪裡看出來的?我並沒有說到姐姐大人呀?」
  
「果然沒錯。」祐巳看著令,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可以稍微解釋一下嗎?」
  
「姐姐大人只是要我提出一個聖誕活動,能讓大家一同參予,包括蓉子大人、聖大人們,」令也相當無奈,「我想,剛好新聞提這個活動,所以是否就順勢接受了?」

祐巳看到令眼中的無奈,前任薔薇大人每個都是狠角色,也只能接受了,「明白了,我會跟姐姐大人溝通看看。」
  
「謝謝妳。」令感激的看著祐巳。
  
看到令的模樣,祐巳壞心眼又跑出來,「令大人,妳要謝謝我的不只這件事吧?」
  
「咦?」令看著祐巳調侃的笑容,不禁紅了臉,想起剛才由乃所說的話,祐巳看到早上的那件事了,「這……」
  
祐巳看著令,心中開始竊笑,不過不能玩的太過份,不然等一下就有人來算帳了,「令大人,快上課,我先走了,貴安。」
  
令看著祐巳離去的身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便轉頭走回教室了。
  
離去的兩人,沒看見在轉角的身影,也慢慢離去。


4.要求
  
到了放學時間,祐巳拿著書包,踏上前往薔薇館的路上,心中思考著該如何說服祥子,臉上依然帶著微笑回復每個與自己打招呼的人。
  
走到薔薇館的二樓,祐巳無奈的看著木門,卻沒有勇氣打開,「唉…」
  
「祐巳,再唉下去,門還是不會自己打開的。」祥子的聲音,從祐巳的身後傳來。
  
「咦!!!」祐巳轉過頭,看見祥子就在站身後,「姐、姐姐大人。」
  
祥子搖搖頭,手越過祐巳,身體輕靠在祐巳的身上,打開了木門,「進去吧。」
  
感覺祥子在自己身後,祐巳楞住了,飄來淡淡的玫瑰花香,輕柔的髮絲畫過臉頰,還有……在背後那個軟軟的……是、是姐、姐姐大人的…
  
祥子不解的看著祐巳的臉,「祐巳?妳沒事吧?臉怎麼紅?」
  
聽到祥子的話,祐巳從妄想中清醒,她紅著臉,快步走進會議室,「我、我沒事。」
  
  
  
祐巳看著文件,心中正懺悔,怎麼可以有那種妄想呢!簡直是玷污了女神,所以祐巳完全不敢與祥子有目光的接觸,但她的想法忠實的表達在臉上,忽略了祥子正觀察著自己。
  
祥子看著祐巳的臉,無奈的說著,「祐巳,妳的臉一刻都不會平靜下來耶…」
  
祐巳驚訝的站了起來,摸著臉問祥子,「啊!我臉上的表情又變來變去了嗎?」
  
「呵呵…」祥子被祐巳的反應逗笑了。
  
看著祥子的笑顏,祐巳只有無奈的低下頭,看著桌上的文件,小小聲的碎唸,「姐姐大人好壞喔…」
 
 祥子看著祐巳的嘴巴在動,好像在說什麼似的,「祐巳,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耶。」
  
碎唸被抓包了呀…,祐巳帶著笑容,「我在說,乃梨子怎麼還沒來?」
  
「是嗎?」祥子懷疑的看著祐巳,剛才祐巳好像不是說這句吧?「乃梨子去幫志摩子的忙了。」
  
「喔…」被祥子銳利的眼光掃描著,祐巳故做鎮定的看著祥子,「有事嗎?姐姐大人,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呢?」
  
「祐巳,妳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祥子看著祐巳冷靜的問著。
  
「咦?!」祐巳驚訝的看著祥子。  
  
「沒什麼要跟我說的嗎?」祥子的眼光更加銳利。
  
「不是沒有啦…」祐巳心中正兩難著,是要說實話呢?還是不要呢?
  
看著祐巳的表情,祥子就知道祐巳的在為難著,平靜的心開始憤怒了,難道有什麼事要找令說,卻不可以找我說的嗎!「祐巳…」
  
祐巳聽到祥子看似平靜的聲音,帶著一絲絲的怒氣,「姐、姐姐大人,我說我說…」祐巳跟祥子述說與令的對話,當然省略調侃令的那一段。
  
「原來如此。」祥子喝了一口茶,那令為什麼會臉紅呢?祥子的腦袋突然浮起這個問題,「那祐巳打算怎麼做呢?」
  
「我想,還是如令大人所說,舉辦聖誕舞會。」祐巳無奈的看著祥子。
  
「喔?為什麼?」
  
「江利子大人會有這樣的要求,一定有她的原因,所以不如就造她的意思吧。」祐巳在心中補充,如果不照江利子的意思的話,等她親自來,還不是要照她的意思做,這是從情人節卡片事件中,得到的教訓。
  
「是嗎?」祥子平靜的喝著茶,腦中卻不停的在想,令為什麼會臉紅呢?
  
祐巳看著祥子,完全猜不透她的想法,「姐姐大人,妳打算如何呢?是答應?還是拒絕?」
  
「我還是想想看吧。」祥子放下手中的杯子,把腦中的事清空,轉頭看著放在桌上的文件,「現在我們先處理其他事情吧。」
  
「是。」聽到祥子的回答,祐巳只有乖乖的開始做事了,過了不久,志摩子與乃梨子回來了。
  
志摩子看著沉默的兩人,感覺似乎有點怪異,祐巳在看文件之餘,還偷偷的瞄著祥子,而祥子卻好像沒看見祐巳的動作似,依然平靜處理文件。
  
「祐巳。」祥子停下工作,轉頭看祐巳。

而祐巳剛好在偷看祥子,所以兩個人的眼神相對,「啊!有、有什麼事嗎?」不會被發現了吧???

祥子看著急忙低下頭的祐巳,臉上掛著甜美(?)的微笑,「妳跟志摩子說一下關於聖誕舞會的事。」

「喔!」原來是說這件事呀…祐巳鬆了一口氣,轉過頭跟志摩子說明。

聽完祐巳的話,志摩子不解的問:「為什麼江利子大人會有這種要求呢?」

「這也是我們好奇的地方。」祥子嘆了一口氣,遇上前任薔薇大人,也只有投降了,「不過也不能去問…」

「對呀…」志摩子也無奈的說:「祥子大人,妳認為如何呢?是要順著江利子大人的意思嗎?」

「唉…」祥子看了志摩子,又看看祐巳,兩人的臉上也寫著無奈。

一旁安靜的乃梨子提出了疑問,「恕我資歷尚淺,不太明白大家在無奈什麼?只不過就是前任黃薔薇大人提出意見而巳吧?」

「……」聽到乃梨子的疑問,大家只能用無言回答了。

「該怎麼說呢?」志摩子嘆了一口氣,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還是等見到前任薔薇大人,妳就會明白了…」

「那現在全體都接受了。」祥子無奈的下了結論,「那要開始著手聖誕舞會的事了…」

星期六-中午12:20

「感謝各位的欣然允諾。」真美感動的看著大家,「我-」

「不過要加上但書。」祥子打斷真美的話,淡淡的看著她,「參加的人員只限定莉莉安的學生。」

看著祥子的眼神,真美乖巧的點頭,「是的、是的。」

「那麼現在聖誕舞會的事,將由我們山百合會全權負責了。」祥子做下了決定,為了是不再重演情人節的慘劇。

「對了,可以有特別嘉賓嗎?」令提出最主要的目的,「由前任薔薇大人擔任。」

準備工作非常忙錄,等祐巳注意到時間時,已經下午四點,「慘了!都這個時候了!」

看著祐巳急忙收著東西,祥子不解的問,「祐巳,怎麼了?」

「聖大人約我去吃飯,在五點的時候,」祐巳收好東西,正想和祥子道別時,卻發現祥子正用鋭利的眼神看著自己,「怎、怎麼了嗎?」

「為什麼聖大人約妳,妳沒告訴我?」祥子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眼神看起卻是非常不悅。

「我、我沒說嗎?」祐巳完全想不起自己有沒有告訴祥子。

「妳沒說。」祥子的臉色開始變黑了。

「……」祐巳開始回想,不是記得要告訴姐姐大人嗎?怎麼又忘了呢?「對了,我要說的時候,新聞部的人,剛好來了。」

「恩哼?」祥子看著祐巳,似乎不接受她的解釋。

「那個…」祐巳不知所措的看著祥子,要解釋又沒時間,「姐姐大人,如果妳不介意邊走邊聊的話,我繼續解釋如何?」

「好吧。」祥子也起身收好東西。

等祥子聽完祐巳的解釋,已經到了車站了,雖然明白祐巳不是故意隱暪,但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而且看到聖等在車站,心中的無名火被點燃了。

「貴安,祥子。」聖笑嘻嘻的看著祥子。

「貴安,聖大人。」祥子看起來與平常並無兩樣,但眼尖的聖卻看出祥子正在生氣。

聖趴在祐巳的身後,小聲的說:「祥子怎麼看起來好像在生氣呀?」

聽到聖的話,祐巳露出苦笑,小聲的回答,「我好像忘了告訴姐姐大人,今天我要跟妳出去吃飯了…」

「咦…」聖驚訝的看著祐巳,「妳竟然忘了跟祥子報備呀…」

「唉…」祐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以為我有說呀…」

祥子看著聖與祐巳兩個人小聲的說話,心中的無名火燒的更旺了,「妳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呀。」

聽到祥子的話,祐巳與聖異口同聲的回答,「沒、沒有。」

「是嗎?」祥子冷冷的看著兩人。

聖對於祥子的視線不痛不癢,但旁邊有個快被祥子視線嚇的跳起來『狸貓』,聖只有開口轉移話題,「我只是在問祐巳手上拿這麼多東西重不重而巳。」

「對、對呀。」祐巳聽到聖的話,有如抓到救命稻草般,急忙附和。

祥子看了痞痞的聖,又看了無辜的祐巳,想生氣又不知從何氣起,「我回去了。」

當祥子要離去時,聖卻阻止她,「祥子,一起去吧。」

「我沒有理由讓聖大人-」祥子正要開口拒絕時,聖卻拉住她的手。

「走了、走了,預約的時間快到了。」聖拉著祥子往停車場走去。

「咦?!」祥子不能甩開聖的手,也拉不開,眼前是一台芥茉色的金龜車,她只能轉頭看著最後的希望-祐巳,「祐巳,這…」

跟在兩人身後的祐巳看見祥子求救的眼神,雖然想救,不過對手是聖,所以也只能投降了,而且……「我、我來開車門。」

可憐的祥子被聖推上了車,祥子有跳車的衝動,可是祐巳坐在一邊看,而且她最討厭逃避,但當聖坐到駕駛座上,而祐巳緊抓著自己的手,臉上帶著冷汗,但努力對自己露微笑,「安全氣囊完全沒有問題。」祥子開始認真考慮到底要不要先跳車呢……

過了十五分鐘,到達目的地時,祥子已經半暈倒在車上了,祐巳扶著祥子先下車,而聖去停車,當她回到剛才的下車地點時,只能無言看著眼前的餐廳,心裡開始滴血了,沒想到祐巳那麼狠心,竟然選了一家高級的,當聖要開門時,卻聽見祐巳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祐巳站在一旁的咖啡廳門口,對聖說:「聖大人,是這裡。」

聖走向祐巳,指著餐廳門口,「不是要去吃飯嗎?」

祐巳沒好氣的看著聖,「我像是那麼狠心的人嗎?選那家超貴的餐廳的話,我們是要留下來洗盤子嗎?」

「呵呵…」聖只能傻笑,誰叫她剛才真的以為祐巳是要去那家高級餐廳呢?看著祐巳的白眼,只有快速轉移話題,「祥子呢?」

「姐姐大人在裡面等我們。」祐巳跟聖走進咖啡廳,兩人朝角落走去,那裡有一組剛好被盆裁擋住的位子。

聖看著手撐著頭的祥子,估計她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祥子沒事吧?」

「應該沒事吧。」祐巳不肯定的回答。

兩人身後傳來溫柔悅耳的聲音,「啊啦,妳回來了呀,對不起,因為她說要喝水,所以我剛才去找服務生了。」

「沒關係。」祐巳對身後的女子露出微笑,「真是麻煩妳了,靜留小姐。」

眼前有著亞麻色頭髮、紅色瞳孔,面容皎好的女子,她溫柔的回答,「沒什麼,那我先走了。」

等那女子走後,就換成一個澄色頭髮,非常開朗的女服務生拿著水過來,「祐巳,水來了。」

「謝謝妳,舞衣。」祐巳接下水杯,輕拍祥子的肩膀,「姐姐大人,喝點水會好一點。」



祥子經過短短的休息,終於回複了一點精神,不過現在她又要接受挑戰了,眼前的車,對她而言,彷彿是踏入地獄的直達車。

祐巳看著祥子的表情,就像在花寺學院學園祭時,祥子要登上做為裁判席的瞭望台一樣,臉上帶著無力,她握住祥子的左手,「姐姐大人,我們坐公車回去吧。」

「咦?」祥子看著祐巳,而祐巳回報一個微笑,她當然明白祐巳是為了體貼自己,所以才提議坐公車的。

當祥子要說話時,祐巳撒嬌的勾住祥子的手,「姐姐大人,人家想跟妳一起坐公車嘛~」

看著撒嬌的祐巳,祥子溫柔且寵溺的說:「很重耶。」

聖看著進入兩人世界的姐妹兩人,「那我先走了。」聖轉頭要上車。

「等一下。」祐巳叫住聖,「聖大人,妳還沒說為什麼找我出來?」

聖轉過頭,對祐巳露出微笑,「沒什麼,只是想看看祐巳罷了。」

「是嗎?」祐巳擔心的看著聖,她感覺到眼前的聖,與之前有稍微的不同。

「別擔心。」聖摸摸祐巳的頭後,便上車了。

祥子看著離開的車子,轉頭看著祐巳,「祐巳!」雖然貼心的祐巳,讓自己很感動,但不代表她不會算帳。

「這個……」祐巳低下頭,她知道祥子要算帳了,「姐、姐姐大人…」

「為什麼不阻止聖大人呢?」祥子故做生氣的問著,其實她已經不生氣了,但看到祐巳怕自己生氣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

「因為…」祐巳的臉上帶著紅暈,「我想和姐姐大人相處的時間,能再多一點嘛…」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4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