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489

RE:【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しゅあ) Zaruta
GP2 BP-
    (14)轉折
 
********
 
  「我不要。」聽完弒希望他跟寒影加入的邀請後,那名戰士卻斷然拒絕。
 
  「為什麼?」弒問。「真的沒有任何寰轉餘地?」
 
  稱號黑夜影蛇的戰士回答:「因為我看不到你的誠意。」
 
  「誠意?」不僅是弒愣住,連光正道也感到驚訝。
 
  「雖然我跟我的同伴並不是他們的人,可是沒有特殊理由的話,主動去挑戰這麼龐大的一個團體實在是不智之舉。你至少也得告訴我們你為什麼這麼執著於『主動』消滅至尊組織的理由吧?」
 
  黑夜影蛇下結論:「連這點都沒辦法敞開的人,我沒辦法信任他。」
 
  說到這,光正道忽然插話:「對了,你為什麼會這麼想消滅至尊組織?」雖然童苡茗有稍微提過,但光正道覺得還是主動問本人會比較妥當。
 
  「連你的同伴也不知道你的執念,你真的有把他當成你的同夥嗎?」黑夜影蛇質問。
 
  「……私……仇。」弒先是站在原地沉默,最後才咬牙切齒地說出「私仇」兩個字,雙手緊握的拳頭更是充分表現他對至尊組織滿滿的恨意。
 
  「果然,這小鬼只要碰到至尊組織的事就會變得很激動。」光正道心想。
 
  「不管你們要不要加入,」光正道開始替兩方打圓場。「先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別衝動……」
 
  說到這裡,光正道的護甲忽然發生異常:應該緊密保護使用者的戰甲卻整個消失不見。沒有化身的光正道,穿著學校的制服制褲,赤著雙腳呆站在原地不動,真面目全被黑夜影蛇等人看得一清二楚。
 
 
  光正道顯然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只能愣愣地說:「怎、怎麼回事啊!」
 
  「強制解除化身?你還沒完全學會抑制化身能源外漏的方法嗎?」經驗比光正道豐富許多的弒早在護甲消失的前一刻就發現不對,便出聲詢問。但責備的意味似乎更多。
 
  「也、也許吧……。」光正道總算想起弒曾經跟他提過有關「化身能源」的事,只好無奈地抓頭。他也不想這樣,只是他才剛成為戰士沒多久,沒辦法像弒那樣精準控制。
 
  根據估計,每個人平時能發揮的潛力只有整體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成為戰士的話,這九十到九十五的潛力就會變成「維持」化身狀態的所需能量,戰士們統稱為「化身能源」。
 
  若能夠好好地控制化身能源不從身體裡外漏,理所當然就能延長戰士們維持化身狀態的時間。據說,能夠完整把化身能源留在體內運用的戰士,可以連續一個禮拜都不解除化身。
 
  「化身時間只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我剛成為戰士的時候都沒你這麼窩囊!」弒口頭上雖然責備,卻挺身擋在光正道身前,獨立面對黑夜影蛇與寒影。
 
  寒影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可是黑夜影蛇看著弒……看著光正道的表情卻有點古怪。
 
  被別人忽視的感覺實在很難受,這份難受進而讓他主動開口:「怎麼了?」
 
  「你你你你你!」黑夜影蛇指著光正道,語氣已經沒有先前的鎮定。
 
  「有事?」光正道不解地看著黑夜影蛇,心裡卻想著「難道這個戰士也是我的舊識?」
 
  「是我啊!你還記得嗎?」黑夜影蛇瞬間解除化身,也不理會擋在光正道面前的弒,逕自抓住光正道的雙手,友好地上下晃動。
 
  「是白頭髮的傻大姐!」光正道在內心驚呼,這個與他握手的人,正是之前遇到,尋找錢包的白子女姓司馬影燁。但光正道當然不會把這麼沒禮貌的稱呼說出口,只是點點頭表示自己記得她。
 
  「你們認識?」同樣的話,出自兩張不同的口,但語氣都是一般的冷淡。若不是弒的語氣略為低沉,旁人恐怕還分不出異同。
 
  「是啊,這個好心的小弟弟今天下午才替我把我的錢包給找回來了呢!」司馬影燁轉頭向寒影解釋,但兩隻手依然緊緊黏著光正道的手不放。
 
  光正道也跟弒解釋:「我找到這位大姊的錢包然後還給她,算是有恩於對方吧。」
 
  「原來如此。」弒跟寒影有默契地點頭。
 
  司馬影燁抱著感激的心情對光正道說:「如果是像你這樣善良的好孩子邀請我加入,我當然是義不容辭囉!」說完,為了表示自己很可靠,還拍拍自己的胸脯作保證。
 
  善良?好孩子?聽到司馬影燁的評論,光正道決定沉默。自己雖然不是無惡不作的人,但離所謂的「善良的好孩子」恐怕還有好幾段距離。
 
  「那妳呢?」弒看向司馬影燁的同伴,也就是寒影。
 
  寒影簡短地回答:「表姐去,我去。」意思是她也會加入。
 
  「既然以後都要一起行動了,我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吧。」司馬影燁說。「我叫司馬影燁,燁是火字旁加一個中華的華;旁邊這位是我的表妹,寒影。」
 
  弒也簡略地幫己方的人作介紹:「弒,以下犯上的弒,還有我的同夥光正道。」
 
  「以後請多多指教……」司馬影燁正準備伸手,卻被寒影的一句「等等」打斷了。
 
  司馬影燁低頭看著自己的表妹:「怎麼了?」
 
  「算帳。」寒影趁著眾人都毫無防備的時候,忽然伸出左手,猛地打了光正道一記耳光。
 
  從她與司馬影燁毫無二致的身手來看,寒影的體術應該是學自對方,或著是兩人有同一位指導老師。
 
  「妳!」光正道手摀右邊臉頰,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寒影淡淡地說:「早上的帳。」
 
  「寒影!」司馬影燁不高興地用擒拿術抓住寒影的雙手,不讓她有機會再攻擊光正道。
 
  「請問,」光正道面無表情地問。「我還欠妳幾下巴掌,乾脆一次算清吧。」
 
  「沒了。」寒影回答。
 
  「那就好。」光正道無奈地點頭,跟這種睚眥必報的人結怨,只能自認倒楣。
 
  弒看著司馬影燁,像是想到什麼,趕緊補充:「不好意思,能不能請妳幫我們一個忙……?」
 
  「嗯?」司馬影燁困惑地看著弒,靜待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我希望妳能教導我的同夥體術。」弒說。
 
  司馬影燁倒是沒有考慮太多就回答對方:「可以是可以,不過弒小弟弟你也不會嗎?」
 
  「不會。」一向不太相信別人的弒忽然對眼前的司馬影燁毫無保留地坦然,甚至主動跟對方說話,這讓光正道有點不適應。但光正道也沒有馬上提出,只是把疑問保留在心裡。
 
********
 
  「喂!你這個小鬼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老實啦?」等寒影與司馬影燁兩人一走,光正道立刻回頭質問弒在打什麼主意。
 
  「什麼意思?」弒反問。
 
  「我的意思是,平常對人抱持一百二十分戒心的你,怎麼忽然對傻大姐她們這麼敞開啦?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我的目地從頭到尾只有一個:消滅至尊組織不是?」
 
  「是沒錯,」光正道點點頭表示不否認,又丟出下一個問題:「那你幹嘛忽然要求傻大姐教我武術?我不相信你自己不會。」
 
  弒問:「你真的想知道?」
 
  光正道用力地點頭。
 
  「我之前有跟你說過,每個人成為戰士以後,都會擁有一種只屬於他獨有的特殊能力對吧?」
 
  光正道點頭,但他其實不太懂弒為什麼會提起這件事。
 
  「我的能力你知道嗎?」弒問。
 
  「嗯,」光正道應答。「是不斷提升自身速度的『極速』。」
 
  「我的戰鬥方法,十之八九都是以這個能力為基礎推動的,你根本學不來。但武術就沒有這個限制,剛好眼前就有個精通此道的人,請她指導、改進你動作中多餘的部分,不是很好?」
 
  「原來是這樣。」光正道面帶歉意地說,他沒想到弒是這麼一個面惡心善的人。
 
  「你也別太感謝我,我們之間只是利害關係一致的合作對象而已,不是同伴,給我搞清楚這點。」
 
  「是是是,」光正道隨口回應。「明天還要上課呢,我跟你這沒事翹課的小鬼可不一樣……痛!」
 
  光正道要離開前,突地腰眼一痛,被弒以力道不算太重,卻又能帶來強烈痛覺的拳頭打中。被打的人哀怨地轉頭看弒,後者只是淡淡地解釋:「這是早就說好的訓練,你不合格。」
 
  「渾蛋……」光正道左手撐腰,右手撫臉,一拐一拐地離開,臨走前還不斷罵髒話。
 
  「那兩個人如何?」
 
  等光正道走遠,弒解除化身,詢問躲在暗處觀察的人──李老頭。
 
  「嗯……」李老頭摸摸下巴的鬍子思考,才說。「高個子小妹妹的身手很不錯,而且她似乎還沒完全洩底的樣子;矮個子女孩跟小光光一樣,有很大的開發餘地,她那招令對手無法使用戰士技的特殊攻擊,將來應該會很有幫助的樣子。你撿到兩個很不錯用的人喔。」
 
  「不過弒啊,」李老頭說到這,卻話鋒一轉。「雖然高個子小妹妹沒那麼信任你,但這種東西是要你自己去跟同伴們慢慢培養的,你以練武當藉口,只讓小光光跟他們打好關係,自己卻什麼也不做,這樣子怎麼當『連結』隊友的首領?」
 
  弒冷淡地回應:「反正我只要能消滅至尊組織,就夠了。人的信任、友好、羈絆……那些我都不需要。」
 
  李老頭莫可奈何地嘆氣,留下固執的孫子獨自離開。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