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279

RE:【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 Zaruta
GP4 BP-

    (5)化身

********

  光正道睜開眼,看見自己已經穿上一件以黑灰兩色為主的全罩式盔甲,盔甲的造型簡單中帶點不屬於這世界的奇幻風,除了被盔甲反射的光芒外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

  「好帥啊!」光正道藉由玻璃看著自己現在的樣子,不自主地發出驚嘆。

  「等擊退敵人再慢慢看您的護甲也不遲,」黑格冷冷地說。「敵人來了。」

  光正道轉頭,正好對上剛才一直攻擊他們的白色水妖的目光,它肩膀上還站著白色鱷魚。

  白色鱷魚低頭俯瞰,原本跟童苡茗一同逃跑的少年不見了,由另一個身穿盔甲的人取而代之,深悉內情的他用膝蓋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個小鬼……已經和精靈締結契約了,情況竟然演變成我最不想見到的那種!這下有點棘手。」白色鱷魚在心中後悔不已,自己應該把另外兩個同伴也帶來助陣才對。

  但千金難買早知道,如今白色鱷魚只能賭一賭,看能不能趁光正道尚未熟悉「戰士」的力量以前殺了他。

  想到這裡,白色鱷魚二話不說,雙手伸直朝向光童兩人,左右手同時射出大量高壓水箭與球狀冰彈。

  「這個敵人做事夠狠毒!」發現白色鱷魚的計畫,黑格暗罵,但牠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祈禱主人能及時制止。

  吭、碰、咚、堅、磅……眾多物品被打碎破壞的聲音頻繁響起,只見光正道雙腳纏繞著電流,雙手延伸出爪狀的閃電,以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揮舞拳腳。冰屑與水漬紛亂地落在身前半徑一公尺的半圓型內,以幾乎要貼到背脊的距離躲在他身後的人自然是童苡茗。

  原本站著光正道的位置沒有任何被擊中的痕跡,可想而知,白色鱷魚剛才射出的攻擊完全是針對童苡茗而發。

  光正道朝白色鱷魚大罵:「你這大叔太卑鄙了!打不過別人就想傷害沒有還擊能力的對象。」

  雖然沒有黑格細膩的心思,從許多小說看過類似情節的光正道還是勉強猜出白色鱷魚的意圖──他似乎是沒有打贏自己的把握,就集中火力攻擊童苡茗,除了牽制自己以外,還可以順便滅口。

  有實力外加有自信的反派腳色才不會攻擊無辜的路人。光正道心想。

  白色鱷魚氣憤地說:「你們把摺紙交給我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動手殺人;但現在跟他們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他也不想浪費口舌做無謂的解釋。

  白色鱷魚這次直接命令腳下的白色水妖攻擊,光正道先是製造網狀閃電保護童苡茗,才從右手射出紅色的閃電還擊。

  知道光正道的反擊有追蹤目標的能力,白色鱷魚直接在身前製造水護盾正面抵擋,右手指揮白色水妖攻擊。

  原本呈現人形的白色水妖全身上下忽然伸出許多觸手,從各方位攻擊,這讓第一次與人生死搏鬥的光正道有點不知所措。無暇多想的狀況下,光正道只好推開童苡茗,自己承受從四面八方而來的觸手攻勢。

  過沒多久,光正道也落入與飛行載具相同的下場。

  「盔甲的口罩似乎有類似氧氣筒的功能啊。」被白色水妖吞噬的那一刻,光正道已經事先深吸一口氣預備;但頭盔的兩邊忽然自動伸出口罩蓋住口鼻,還有新鮮氧氣源源不絕地傳來。這點讓他在心中感謝護甲的功能完善。

  「噫!這是!痾……」光正道正試圖逃出白色水妖的身體,脖子處卻忽然一緊,彷彿被旁人用力勒住;他原本以為是盔甲出問題,但白色鱷魚的冷笑又讓他明白不是那麼回事。

  黑格的聲音再度傳來:「主人別慌張,用其他的攻擊法術試試看。」

  有黑格的話語提醒,光正道比較能靜下心來,在腦中搜索現有的技能,最後選擇一個名叫「雷電之神」的法術。

  決定要用的攻擊,光正道照著心中指示的做法使用技能。大量的雷電從他全身上下迸出,不規矩地在白色水妖內充斥、奔流,劇烈的能量撐破白色水妖恐怕只是時間問題。

  面對現況的白色鱷魚,即使冷靜如他也少見地留下冷汗。他得到的關於白色水妖的解說是「可用來關住目標,白色等級以下法術在裡面無效」。雖然光正道使用的雷電之神屬於解說中「白色」等級的法術,但他從來沒有在位階、屬性都不利於己的狀況下跟敵人戰鬥過,不會輕易打沒把握的戰鬥一直是他身體力行的教條。

  儘管雷電之神尚未掙脫白色水妖,白色鱷魚還是打算做點防範措施:攻擊光正道口中沒有還擊能力的人。

  白色鱷魚轉頭,卻發現童苡茗消失了。

  接連的失誤還有預料之外的事紛湧而來,讓習慣照計畫行動的白色鱷魚開始焦慮,正當白色鱷魚想起還有水瓶結界在,童苡茗不可能逃跑的時候,背部卻受到鈍器的重擊,被鈍器攻擊所受的傷害還是其次,更要命的是攻擊裏頭竟然還混合了電!

  身處高處、毫無防備的衝擊、電、煩躁不安的心情,多種要素混合的結果,讓白色鱷魚重心不穩,失足跌落。

  「光正同學你沒事吧?」

  被電網包圍的童苡茗浮在空中問,左手拿著另一架紙飛機外型的單人載具,載具尖端有因撞到東西而產生的扭曲。

  因為戴著口罩又在水中的關係,光正道沒有說話,而是專心使用更強的法術「疾電之龍」突破白色水妖。

  一條由閃電構成的中式長身龍從白色水妖腹中竄出,輕而易舉地撕裂、吞噬白色水妖。光正道則因為身為雷屬性戰士的關係不會被疾電之龍傷害。

  從白色水妖腹中脫逃的光正道背對童苡茗,耍帥地伸出食指中指擺姿勢,意思是說他沒事。

  童苡茗無奈地笑笑,黑格在光正道的意識裡猛翻白眼。

  白色鱷魚從狗吃屎的難看模樣起身,看見一條張牙舞爪的閃電巨龍瞪著自己,光正道露出很想讓人一拳揍上去的欠打笑容,童苡茗身處空中警戒自己。

  明白再打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白色鱷魚果斷地選擇撤退。兩隻白色水妖擋在身前,一隻負責牽制,一隻則帶著自己逃跑,他還沒有從麻痺的異常中完全恢復。

  光正道的疾電之龍突破一隻白色水妖,正向繼續追擊第二隻的時候,童苡茗一聲驚呼,整個人從空中墜落。

  光正道只得放棄追擊白色鱷魚,伸手接住從空中墜落的童苡茗,不解地問:「載具好端端地怎麼會失靈?」

  童苡茗回答:「我是在包覆電網的時候叫出載具的,但是電網當時的大小只能容納我一個人,我只好任由多出來的載具接觸到電網,它能撐到偷襲叔叔成功已經是我運氣好了。」

  「喔。」光正道點頭表示明白。

  「抱歉打斷你們,」黑格的聲音說,但語氣可沒有任何愧疚的意思。「既然敵人已經被打退,我想結界也該解除了,主人您最好解除化身,避免被別人看到你現在的樣子。」

  光正道點頭,準備解除化身時,又問:「我想那個大叔應該是不會放棄殺我們滅口的,你以後還會像這樣跟我們一起迎敵嗎,小黑?」

  黑格坦然地說出結論:「那是不可能的。您忘了嗎?您可是藉由跟我『融合』,才能擁有變身的能力……」

  聽到這裡,光正道忽然明白黑格想說什麼,衝口大喊:「意思是你會消失?」

  「您也只有在危急的時候腦筋才會動得特別快,」黑格冷冷地吐嘈。「您的結論只對了一半。事實上,當您與我融合的瞬間,我的肉體就已經被分解,並依附在您的細胞上了;今天只是因為我跟您之間的融合尚未完全,我才能保有自己的意識,然而意識消失也只是早晚的事,而且很快。」

  又被黑格損了一句,但光正道卻不覺得丟臉,有的只是即將別離的苦痛。

  「黑格……」光正道第一次叫對龍精靈的名字。

  「叫我小黑吧,還有,雖然你笑的樣子很討打,但我覺得那樣比較適合你,哭喪著臉太難看了。」在黑格冷言冷語的吐嘈中,多了從來沒有的,為主人著想的善意。

  「黑……小黑?」光正道還想繼續跟黑格說話,卻再也聽不到龍精靈的聲音。

  與此同時,光正道的盔甲冒出燦爛的白光,等光散去以後,身上的護甲也跟著消失。

  童苡茗問:「光正同學,你解除變身了嗎?」

  光正道搖頭:「沒有,是護甲自己解除變身狀態的。我再試著變身看看。」

  「等等,」童苡茗提醒。「你在走廊上變身,會嚇到大家的,你還是先去洗手間變身,再告訴我結果……等等!」

  童苡茗滿臉通紅地抗議:「你先放我下來!」

  「對不起……」

  因為黑格的事而心神不寧的光正道,到現在才發現自己還托著童苡茗;童苡茗也因為黑格的事,忘了自己正被光正道托著。

  放開童苡茗以後,光正道走進離走廊最近的男廁。過了大概兩分鐘,光正道垂頭喪氣地走出男廁,搖頭表示沒辦法。

  「怎麼會這樣呢?」童苡茗低頭思考,但不熟悉內情的她就算想破了頭也不可能知道答案。

  「苡茗,我們放學後再談吧。」和黑格融合的光正道,無論是身體能力還是五感的敏銳程度都已經異於常人,老遠就聽到同學往這邊聚集的腳步聲。

  「嗯。」苡茗同意。隨即跟著光正道一起回教室。

  逐漸熱絡的走廊上,一名穿著外校制服的國中生與兩人擦身而過。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