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277

RE:【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 Zaruta
GP4 BP-

    (4)化身

********

  「那個大叔為麼這麼執著那些色紙?」光正道拿著手中的龍頭摺紙,心中實在百思不解,雖然這摺紙不管怎麼揉捏都不會壞掉,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看那個大叔還沒找到自己,光正道漸漸想歪:「難道那些紙可以在黑市賣到不錯的價錢?」對住在外縣市半工半讀的光正道來說,錢一直是他需要煩惱的首要問題。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唉,不曉得苡茗跑到哪去了,有沒有給那個怪人追上?」

  雖然怪人的神態看起來比較重視自己手中的龍頭摺紙,但也不保證說他會只追自己而放過苡茗,畢竟苡茗也看見那個怪人,雖然殺人滅口是黑道電影看膩了的伎倆,但親身體驗的感覺可真不好受,光正道在心中咕噥。

  光正道決定把龍頭摺紙前後左右都看過一遍,甚至萌生把龍頭給攤平來檢查的念頭:「這張紙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有字?」

  光正道發現原本光滑平整的黑色色紙,現在的龍頭,在不明顯的地方忽然多了四個字,字體工整得不像是人手所刻,倒像是電腦打出來的。

  出於好奇,光正道輕聲念著摺紙上的名字:「混濁黑龍……」

********

  「比起色紙,那個叔叔好像更重視光正手上的龍頭……叔叔他重視的是『龍頭』,還是『已經摺好的色紙』呢?」與光正道分開的童苡茗也注意到攻擊他們的人比較重視龍頭的事實,並進一步發現疑點,可惜這個舉動不會讓他們遇難的情況有任何好轉。

  抱著嘗試的心態,童苡茗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剛才混亂摸出的色紙,折成最簡單的紙雕:紙飛機,想確認自己的猜測。

  童苡茗看著紙飛機,足足過了一分鐘,直到數發冰彈與自己擦身而過,她才想起自己跟光正道還身處被敵人追趕的窘況。

********

  「是您叫我嗎,主人?」一名,應該說一隻生物浮在空中,以居高臨下之勢看著光正道。雖然說話的語氣恭敬,但那雙閃動靈光的大眼卻讓光正道認定牠的身分非比尋常。

  光正道愣住,沒想到他只是念出黑色龍頭上刻劃的名字,摺紙就忽然爆出強烈到睜不開眼睛的白光,等到光芒減弱到眼睛可以適應的程度,才發現一隻叫不出名稱的生物正浮在空中,自己手上的黑色龍頭卻不見了。

  就算光正道再怎麼不用腦,也已經知道兩者之間的關係。

  確定眼前的生物就是龍頭摺紙變的,光正道開始端詳浮在空中的生物:有頭、身體還有四肢,「尺寸」與自己比起來顯得頗為迷你,到這裡還是光正道可以接受的範圍;一片片烏黑發亮的鱗片代替人的皮膚嵌在不明生物的表皮,身上穿的是武者外觀的甲冑(甲冑看起來像是「長」在那生物身上),尖銳的非人指甲閃著銳利的鋒芒,光是上述特徵就讓光正道肯定這生物不是地球會有的生物。

  加上那個生物的頭,看起來就很像……很像中國神話描述的龍頭的外觀,只是沒有書中描述的那麼具有威嚴,樣子也更貼近人形。

  「是您叫我嗎,主人?」見光正道遲遲沒有答覆,那隻生物又再問了一次。

  聽見那隻生物又問了自己一次問題,光正道才想起這個生物是有意識的,連忙回答:「啊?嗯,應該是吧。我是第一次使用這玩意,不太熟悉它的功能。」

  「『這玩意』?」那個生物偏頭想了會,才說:「您是說化身符?」

  「對對對,就是化身符。你可以教我怎麼使用嗎?還有,我要怎麼稱呼你?」

  那個生物回答:「我是龍精靈黑格。」

  光正道右手呈拳,以一副了然的態度擊打掌心,說:「那我就叫你小黑好了。」

  聽完,原本嚴肅且不可侵犯的精靈的五官忽然毫沒形象地擠成囧字型,附贈三條從額頭旁落下的黑線。

  「光正同學,快跑!」宏亮卻細柔的提醒從光正道後面傳來,人還沒回應過來,忽然右手被旁人一拉,光正道整個人瞬間離地,以人腳絕對無法跟上的速度離開。

  光正道回頭,發現自己原本站著的地方沒過多久就被一道水柱猛烈地沖激。

  光正道抬頭看那人,原來是童苡茗救了自己。她用左手拉著自己,右手握著類似公車吊環的握柄,握柄之上還連接一個紙飛機外型的小型飛型工具。

  「謝啦,苡茗。」光正道笑著向童苡茗道謝。

  情況危急,童苡茗只能用點頭表示回應。

  追他們的人原本是快要抓到童苡茗了,但童苡茗手中的紙飛機突然在這時候發光,等光退去,一架巨大化的附握把紙飛機取代原本紙飛機摺紙存在的位置存在著。

  更神奇的是,童苡茗僅僅是握住握柄,那個紙飛機的操作方法就自動流入童苡茗腦中,童苡茗想也不想,運用腦海中浮現的方法駕駛交通工具,在危急時刻勉強躲過怪人的魔爪!

  原來這架大型紙飛機是一種小型的單人載具。

  稍作解釋兩人分開後的發生的事,童苡茗又道:「你那個龍頭摺紙有跑出什麼東西嗎?」

  光正道舉起左手,即使情況危急,他也沒忘記龍精靈黑格:「你說小黑喔?」

  「小黑?」童苡茗問。

  「是阿,小黑還親自叫我主人呢。」

  「我有名字的,我叫黑格!」黑格聽著自己的主人小黑小黑的叫著,再也忍不住,惱怒地大喊,尊貴的氣勢蕩然無存。

  光正道用安撫小孩的語氣說:「小黑乖喔,有話等我們脫離險境再說。」

  「……」龍精靈忽然有種想弒主的衝動。

  「去,沒想到那個小男生已經叫出精靈了。」無論視力或聽力都異於常人的白色鱷魚,從遠方看到聽到了三人的狀況。

  「只好殺了他們。」做出決定,白色鱷魚站在原地,一團像果凍、又像軟泥的水色球狀物在他的手中成型。

  「白色水妖。」白色鱷魚念完,那團水球開始澎大、變型,一個幾乎與牆壁等寬的人形史萊姆站在白色鱷魚身旁。

  「誰叫你們要涉足我們『至尊組織』的私事,」白色鱷魚眼中閃過憐憫的眼光。「只能怪你們自己倒楣了!」

  白色鱷魚說完,那團人形史萊姆,就是白色鱷魚說的白色水妖往光正道等人逃跑的方向攻擊。

  「哇!現在是什麼狀況?」光正道憑著兩眼一點零以上的視力,看到一團異樣的水塊像有意識般,死命地向兩人一精靈追來。之所以說有意識是因為水塊聰明地閃過所有障礙物,只向他們攻擊。

  童苡茗說出藏在心中的另一個疑問:「那個叔叔鬧出這麼大的騷動,怎麼沒把其他同學驚醒?」

  光正道看看手錶,大拉拉地說:「午休還有十分鐘才結束呢。」

  聽見這等同白目的回答,黑格毫不留情地送自己的主人白眼,童苡茗只把這無奈放在心中。

  反倒是黑格提出較有建設性的回答:「也許是因為有類似結界的存在,阻斷了你們與外界的連結。想要離開結界,要嘛強行突破,要嘛打倒架設結界的人……」

  「苡茗!右邊!」光正道大喊,童苡茗也照著光正道的指示操作載具往右閃,正好躲過白色水妖的偷襲。

  偷襲失敗,白色水妖臉上露出正常人「不甘心」的表情。

  看著白色水妖,黑格先是冷笑,接著,許多細小的閃電在牠雙爪間纏繞,黑格一言不發,把閃電扔向白色水妖,閃電形成半圓狀的球體牢籠困住白色水妖。

  「幹得好,小黑!」光正道歡呼。

  沒想到黑格又給自己的主人一個白眼,用潑冷水的語氣說:「我不過是把它困住而已,沒有破壞白色水妖的手段,還是無濟於事。」

  看光正道欲言又止的模樣,黑格又補充一句:「我只會防禦型法術而已,剛才那個困敵的變相運用已經是我的能力極限。」

  「龍精靈,你真的沒辦法使用任何攻擊突破僵局?」童苡茗問。

  為什麼我的主人不是這個女生……黑格在心中稍稍抱怨自己遇「人」不淑,才說出自己已知範圍內的解答:「讓我的主人,」並伸出食指(在光正道與童苡茗眼中是這樣認為)指著光正道。

  「跟我締結契約、融合,變成『戰士』。這樣主人就能得到攻擊的手段,不過,能不能打倒敵人就得看主人的能力了。」

  童苡茗低頭問光正道:「你覺得如何?」

  光正道皺眉思考,又問黑格:「需要支付代價嗎?會不會有任何副作用?」

  「這我不知道。」黑格乾脆地承認。

  光正道還在猶豫,但命運顯然不給他時間猶豫,童苡茗的飛行載具在下一秒產生搖晃,差點沒把光正道摔下去。

  熟悉載具狀況的童苡茗說:「這個載具原本是單人用的,現在多載了你跟黑格,加快能源的消耗,已經快要沒電了。」

  「什麼!」這次換光正道的臉孔擠成囧字型。

  但命運似乎覺得他們還不夠倒楣,原本以高速行駛的載具因為電量的關係,開始減速。

  「苡茗,那個怪物又追上來了!」光正道從遠方看見白色水妖又向他們進襲,驚呼。

  童苡茗想操作載具閃開,可是載具的速度已經沒有童苡茗最初使用的那樣敏捷,但兩人一精靈還是閃過白色水妖的攻擊;只是作為代價,載具被白色水妖伸出的觸手吞吃,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載具陷入白色水妖的胸口處偏左,大約是人體「胃」的所處位置。

  黑格冷淡地提醒:「再不快點做決定,」黑格望著逐漸向他們逼近的白色水妖,冷冷地吐嘈:「你乾脆跟你身旁的女生一起進入白色水妖的腹中算了,到時候多的是時間給你考慮!」

  光正道伸出雙手緊抓其中兩束頭髮,模樣顯得十分苦惱:「哪有人這樣逼人家做決定的,我除了同意,還有什麼路好走?」

  「您也可以不同意的。」雖然黑格這麼說,但冰冷嚴肅的模樣難得露出一絲笑意。

  黑格用他最快的說話速度小聲地說出一連串無法被清楚聽見的句子,應該是與自己的主人締結契約的咒語,接著化作一團發光的球體往光正道身上衝過去。

  親歷其境的光正道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包覆了自己的身體,從頭到身體,從身體到四肢,全身上下每一寸都受到嚴密的保護。

  等到黑格提醒的聲音冷冷地在腦中響起,才把光正道拉回現實:「您跟我已經成功締結契約了,主人。」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