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71

RE:【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 Zaruta
GP3 BP-

    (3)遇敵

********

  「太幸運了!六十一分,比我預期分數的還多了兩分。」第二節下課,光正道上下拋動一個烏黑發亮的龍頭摺紙,喜悅之情顯而易見。

  跟在身後的童苡茗揶揄道:「幸運?沒有我幫忙,你哪能在下課前完成摺紙。」

  光正道轉身,模仿古人的作揖方式,半開玩笑半正經地向童苡茗道謝:「是是是,多謝童大姐的幫忙,小弟感激不盡。」

  「要感激的話,麻煩你先把兩個禮拜前跟我借的上課筆記還我吧!」

  「喔,等會到教室我再還妳。」光正道雙手開始拆解龍頭,隨口說道。

  看光正道準備破壞他們兩人一起摺好的紙雕,童苡茗整個人僵住,連開口詢問都變得結結巴巴:「為、為什麼、要拆掉?那個、那個不是、很、很好看嗎?」

  「是沒錯啦,」光正道抓抓頭,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可是這張紙是別人寄放在我這裡的東西,以後要還的。」

  「喔……」童苡茗默默地跟在光正道後面,雙眼直盯地板。

  感覺到童苡茗的心情有變,光正道忙道:「如果妳這麼喜歡龍頭的話,改天我摺一個給妳如何?」

  聽光正道這樣許諾,童苡茗黯淡無光的臉馬上變得容光煥發,連語氣也開心許多:「真的嗎?」

  「得先等我把這個摺紙拆掉再說。」光正道手忙腳亂的準備進行剛才沒完成的拆解工作。怪異的是,無論他怎麼揉、拆、撕、捏、壓、擠……用盡一切手段來「蹂躪」黑色龍頭,那個龍頭都可以像乾扁的氣球充飽氣一樣,迅速恢復原狀且屢試不爽。

  眼見龍頭摺紙無論遭到怎樣的破壞都沒辦法變回平坦的一張紙,光正道心想:「死了!」

  看見光正道冷汗直流的模樣,童苡茗還以為他不舒服,忙問:「怎麼了?」

  無法實話實說的光正道只能隨便找理由搪塞:「沒事沒事,只是我看這個龍頭還挺帥的,打算先暫時放它一馬。哈哈哈……」

   童苡茗沒再追究,與光正道一同回教室準備下一堂課的週考。

  「各位同學,今天是我們的例行週考……」

  即使第三節面臨小考,光正道依然無法正視之,只是雙手抱頭,喃喃重複著「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我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小紙雕。」一直到考試時間結束,同學收走他桌上的白卷也是如此。

  「我一定在作夢。」第三節下課,光正道一遍又一遍地用冷水刺激、拍打整張臉,想讓自已清醒;等他自認為自己「清醒」以後,他的手嘗試性地放進口袋摸索,然而,裡面的龍頭摺紙只向他表明一件事:這是現實。

  強烈的異樣現實徹底擊倒光正道最後一絲理智。回教室後,光正道頹廢地以駝背姿式坐在位置上,一顆頭倒在桌上與桌面作親密接觸,異常狀態明顯到連身旁的同學都開始感到不對勁。

  「光正你怎麼啦?」

  「該不會吃壞肚子吧?」

  「要不要回家休息?」

  「我幫你跟老師請假好了。」

  光正道晃著身子站起,雙眼渙散,呆呆注視空無一物的桌面,口中小聲說道:「不……我很好。」

  「好你個頭!」提議幫光正道請假的同學忽然大罵,一掌巴向他的後腦杓,又道:「連瞎子都知道你現在出問題了,給我乖乖去保健室休息,不准逞強!」

  說完,那名同學與另外一人分別架著光正道的左右手,把他拖去保健室。

********

  「怎麼回事?那老頭身上沒有任何東西!」禿鷹驚愕的言語在腦海深處迴響。

  在公園,三人中速度最快的禿鷹趁著鑑識人員交班的瞬間快速竄到案發現場內部,打算搶走那老兒從組織偷來的「化身符」與「道具摺紙」,可是他來回看遍了所有警察從他身上搜出的物件,只有五張千元新台幣鈔票,其他什麼也沒有。

  「這裡是禿鷹,」禿鷹急躁地打開耳麥,接通與鱷魚的連線後,一連串報告像放鞭炮般脫口而出:「我用我的最高速度來回看過現場數次,那老兒身上只有一疊千元鈔票,別說『化身符』與『道具摺紙』,連一張色紙都沒有;我懷疑那老兒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態毀了化身符與道具摺紙,實際情形還得再詳細調查……」

  「等一下,禿鷹你給我從頭慢慢說!」鱷魚強硬地以命令口吻打斷禿鷹的報告。

  禿鷹的話被鱷魚打斷,只好從頭開始報告。雖然語氣還是一樣急躁,不過速度已經放慢許多,咬字也比剛才清楚,還記得使用斷句。

  「老大,現在怎麼辦?」事態緊急,連蠻牛也被鱷魚叫回參與討論。

  「禿鷹,」三人領頭的鱷魚果斷地發言:「麻煩你辛苦點,詳細調查那老兒的逃亡路線。」

  「是。」

  「蠻牛,」交負禿鷹任務,鱷魚又道:「你留在根據地,負責聯繫我與禿鷹。」

  蠻牛嗯了一聲表示回答,又問:「鱷魚大哥你要做什麼?」

  「跟你們一樣,任務。」

  「喔。」蠻牛也中斷與鱷魚的聯絡。

  中斷與同伴的對話後,鱷魚開始沉思:「我們跟了那老兒一個月以上,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我們三人輪流監視著,化身符與道具摺紙藏起來的機率不高;依那老兒謹慎的個性來看,東西也不可能在逃亡路上遺失;那老兒路上沒有接觸過什麼人,更不可能把東西移交他人……等等,移交他人?」

  鱷魚想到這裡,忽然想到某個可能是找回化身符與道具摺紙的線索。

  緩步走進一家便利商店,鱷魚詢問當值店員:「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離這裡最近的國中或高中在哪裡嗎?」

********

  「你還好吧?」

  午休時間,童苡茗坐在病床旁邊,探望斜躺在床上的光正道。右手拿把水果刀幫蘋果削皮。

  「不太好。」光正道左手放在額頭上,無奈地回答。

  「能知道自己狀況不好,就表示你已經好很多了。」童苡茗笑著回答,把已經削過皮的蘋果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

  「呵呵,謝謝妳的安慰。」光正道有氣無力的反駁。

  「和這個有關係?」童苡茗拿起桌上的黑色龍頭摺紙問道,光正道的異常是從第二節下課開始,童苡茗有這樣的推測也是理所當然。

  「您真內行。」

  光正道模仿某速食店的廣告詞吐嘈童苡茗,才開始說出得到作龍頭摺紙的「原料」的經過(被那老兒戲耍玩弄的經過自是略過不提)、即使拿去洗衣機洗也沒有被洗爛的發現、還有無論怎麼破壞都無法毀了龍頭摺紙的事實。

  「還真是特別的一張紙。」童苡茗拿起摺紙,嘗試性地用食指拇指揉捏龍角,雙眼直盯龍角被玩壞又自動復原的過程。

  光正道反駁:「特別過火了。」

  童苡茗忽然興致勃勃地拉扯光正道的手臂,問道:「喂喂,那些特殊的紙能不能給我一張?」

  「可以是可以,但妳想幹嘛?」

  「我也想摺一個不會壞的紙雕作紀念,你就分我一張嘛。拜託啦──!」

  當童苡茗在跟光正道盧的時候,某個聲音插話:「不如全部給我,讓我幫忙保管如何?」

  童苡茗與光正道兩人同時往前看,保健室門口已經多了一個身穿長靴、長褲、風衣、手套、墨鏡、牛仔帽,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風的男人。

  那男人伸出右手,手心向上,直接了當的挑明來意:「把那些『特殊的紙』通通交出來,連那個黑色龍頭也是。」

  雖然害怕,童苡茗仍舊強作鎮定地反問:「你、你是誰?為什麼想要這些東西?」

  「你們不需要知道。」

  光正道毫不畏懼地反駁:「不交出來會怎……」話還沒說完,距離光正道太陽穴一公分處的牆壁忽然間冒出一個小洞,孔洞緩緩滲出流水。

  那男人以攻擊代替言語,那冷漠的眼神似乎是告訴光正道「你可以試試看」。

  「我只是問問而已,幹麻發這麼大脾氣。」

  光正道從皮夾內拿出洗乾淨的色紙,還有桌上的黑色龍頭,一邊抱怨:「因為這些鬼東西,我從昨天起不曉得倒楣好幾次了。大叔你想要我求之不得,讓你也嚐嚐倒楣的滋味。」

  早在那男人闖入保健室以前,他就已經躲在一旁偷聽兩人的談話,所以對光正道所說的話深信不疑。那男人在心中想著:「看來這小鬼還沒有得到『化身』之後的力量……這樣也好,讓我能拿了組織失竊的東西就走,不必把事情鬧大。」

  「給你啦!」雖然說是「給」,可是光正道卻是用「扔」的,逐步把四、五十張的色紙丟到那人面前;保健室裡面下了一場短暫的「色紙雨」,那男人也把光正道的舉動當作是小少年的無理取鬧,任由他去。

  「全部給你!」光正道忽然把手中剩下的最後一點點色紙扔到他臉上。事出突然,加上那男人對光正道沒有防備,整疊色紙就這樣直接打到他臉上,儘管不至於造成傷害,卻讓他感到臉上無光。

  那男人一把抓住扔到臉上的色紙,丟到地上的同時向光正道怒吼:「小鬼!不要給我耍……」

  光正道與童苡茗兩人,都已經從房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來不想波及旁人的,」男人從懷中拿出一個水瓶形狀的摺紙,喊道:「水瓶結界!」

  摺紙在保健室內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後從男人手中消失。

  「這下沒辦法了,是你們逼我的,小鬼。」這次換男人身上的衣飾發光、消失,剩下的,是一副以白色為主要色系的連身甲冑。

  「白色鱷魚,」男人念著意義不明的名詞時,無法得知其來源的水從男人手中噴出,變化成刀的樣子。

  「開始狩獵!」男人用手中的刀劈開保健室的牆壁,邁步走出。

3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