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62

RE:【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 Zaruta
GP3 BP-

    (2)摺紙

********

  「分部長,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

  在陰暗的角落,一名相貌被陰影擋住以致無法看清,左眼有道由眉毛至下巴的深邃傷疤的男人單膝跪地,必恭必敬地向另一名身穿灰色斗篷,男女性別不明的上司報告。

  這次是一名帶點地中海型禿頭的中年男人忽然出現,接下單眼男的話頭:「不過,那老兒從組織內部偷走的東西,沒有找到。」

  「請分部長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去找。自那老兒背叛組織逃跑以後,我們三人一直緊追著他不放,他不可能有機會把『化身符』還有『道具摺紙』轉交旁人。」第三個身材高壯的平頭男人接下最後的結果。

  「緊追著不放,你們確定?」那上司冷言質詢,彷彿那三人說的是什麼滔天謊言一樣。

  三人異口同聲地道:「我們不敢欺瞞分部長您啊!」

  「這樣最好,」那上司點頭道,「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們……雖然那老兒不是『摺紙戰士』,但他素以機巧多謀聞名組織,我怕你們三個人著了他的道而已。中招事小,讓組織與首領的顏面蒙羞,這才是第一等的大事。」

  「是,多謝分部長指教。」肌肉男恭敬地回應。

  分部長點頭表示滿意,又問:「那老兒的屍體呢?」

  禿頭男用亢奮的聲音回道:「扔到鬧區去了!我們要讓所有的組織成員知道,背叛『至尊組織』的罪罰是很重的。」

  「誰准你們自作主張的?」那上司的口吻從剛才的溫言告誡再度變成冷言冷語。「你們不會把他的屍體帶回來嗎?萬一他詐死怎麼辦?」

  聽見上司語氣中的訓斥,疤臉男鎮定地回應:「分部長放心。我們三人在昨天晚上十點五分前後,以『化身』的姿態分別重擊那老兒的前後胸口還有頸部,那老兒不可能活著;事後蠻牛三弟還把他的上臂、鎖骨、氣管、頭蓋、心口、肋骨、鼠蹊還有大腿這八處一一擊碎,我跟禿鷹二弟都在旁邊看著,那老兒理論上不可能活命。還有,事後我又把那老兒的臉孔搗得稀爛,混淆警方的調查工作。」

  聽見疤臉男的解釋,那上司稍微有點釋懷,卻還是有點放心不下,便指派命令給三人:「你們今天早上再去那老兒的棄屍處看看,無論情況如何,都來跟我回報。」

  「是!」三人同聲回答,答聲結束的同時消失在黑暗中。

********

  早上八點十分,在某間公立高中的美術教室裡面,一個西瓜皮頭髮的學生向坐在對面的光正道哈拉:

  「喂,光正啊!你有沒有看今天早上的報紙?」

  光正道頗不以為然地道:「報紙?拿來看看。」

  西瓜皮把手中的芒果日報傳給光正道,食指同時指著報紙頭條的「變態殺人魔出沒行兇」標題。

  光正道的目光隨著報紙內容飄移,口中輕聲念道:「今天凌晨三點十七分,某位匿名上班族在鬧區附近的公園處發現一名老年男人的屍體。該名銀髮族全身上下多處要害被人打穿,臉部被人用利器搗爛;從血液乾涸的程度來看,死亡時間不超過五個小時。警方不排除兇手仇殺的可能性……」

  光正道還想看下去,報紙卻被坐在旁邊的齊肩短髮女生抽走。

  光正道不滿地問道:「童苡茗,我看報紙殺時間是惹到妳啦?」

  童苡茗把玩右耳處用藍色髮箍綁起來的髮束,左手比著門口說道:「老師來囉。」

  「喔……」

  「各位同學早。」教室門口走進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婦女,光正道班級的美術老師。

  那名老師從背包裡面拿出形形色色的美術用具,同時說道:「我們今天要作的題目是『紙雕藝術』。同學們請拿出你們的色紙,開始摺一件你最想摺的物件;只要難度不要太高,你們想摺些什麼老師都不反對。

  弄完以後老師會依據『工整』、『美觀』、『時間』三方面來評分,最晚第二節下課以前要交。」

  老師的話一說完,有的人開始認真地按照老師的吩咐行動,也有學生把老師的話當耳邊風,開始聊天:

  「你想摺什麼?」

  「不曉得紙飛機算不算『紙雕』的一種?」

  「呵呵,你想不及格就摺紙飛機去阿。」

  「去你的,你摺『東西南北』,又好到哪去啦?」

  光正道那一桌有六個人,以二乘三的矩形位置面對面坐著。組員中只有童苡茗中規中矩地照老師的吩咐行動,其中兩個人抱持好玩的心態摺出比垃圾更像垃圾的「作品」,西瓜皮和另外一人還在猶豫不知道要做些什麼,還有一個人……

  「光正同學,你怎麼了?」坐在他旁邊的童苡茗發現身旁的組員有異,悄聲詢問。

  光正道翻遍左右口袋,把桌面抽屜地板仔細檢查一遍,才擠出兩個字:「死了。」

  「什麼死了?」

  「我把今天上課要用的東西放在家裡了。」

  聽見光正道的反應,童苡茗也只能單手摀臉作無可奈何。彩繪紙雕用的工具還可以借人,最重要的色紙本身卻很棘手;就算事前熟悉摺法,也沒有人能保證自己一次就能摺出工整的外觀,大家手邊的「多餘色紙」不是拿來借人,而是用來以防摺紙摺壞的「萬一」。

  就在童苡茗打算把自己的色紙借給光正道以前,她剛好瞥見光正道的胸口處似乎有東西在裡面,問道:「這是什麼?」

  光正道從左胸口袋拿出童苡茗發現的東西,是一張黑中發亮的色紙。

  「這個阿……是來路不明的瘋子硬塞到我手上的。」光正道手中的色紙,正是昨天晚上那老兒要光正道好好保管的「寶貝」。

  昨天晚上衣服洗好後,光正道從洗衣機裡面發現自己放在制服口袋裡的色紙與信紙。經過一番「洗練」,信紙理所當然地爛成一團;色紙卻完好無傷,只是有點浸濕而已,紙面還約略可以反光。

  這怪異的現象讓光正道稍微相信那老兒交給自己的不是普通的色紙,但他也不會傻到把這色紙當稀世珍寶來呵護。最多就是把色紙隨身攜帶,照那老兒說的「好好保管」。

  「你在說什麼啊,你手中的東西不就是色紙嗎?」童苡茗不知道光正道與那老兒結怨的過程,自然也不明白他剛才那句話的意思,童苡茗只是很慶幸他手中有色紙可以作老師指定的題目。

  童苡茗催促光正道:「別再拖拖拉拉的,這堂課都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啦。你要摺什麼紙雕?也許我可以幫你。」

  光正道平淡地道:「龍頭。」

  「龍頭!老師不是交代我們不要做太難的紙雕嗎?」

  光正道雙眼放光,正經(?)地說道:「就是龍頭,我想摺它已經想很久了。而且我從上周五到現在也只溫習過龍頭的摺法而已,其他紙雕的摺法我半件都沒看。

  妳想收回『幫我』那兩個字也沒關係,這是我自己要摺的;反正下場再慘,也只是吃美術老師請的鴨蛋罷了。」

  聽見光正道的回答,童苡茗一咬下唇,難得露出遲疑的態度與眼神,最後無奈地說道:「龍頭的摺法我以前也稍微看過,那不是不到一百分鐘的緊湊時間就可以一個人摺出來的,我來幫你吧。

  童苡茗接過光正道的黑色色紙,又丟下一句:「唉,你怎麼老是喜歡跟老師唱反調。」

  「不因為想走的道路艱困而放棄,勇往直前,這才是男子漢的精神。」光正道大拉拉……應該說恬不知恥地回應。

********

  在某鬧區的公園,鳥獸高亢的樂音、兒童嬉鬧玩耍的蹤跡、老人閒聊聚會的安詳身影,盡數被死亡吞吃;本來供附近民眾休憩的場所,變成無名老人的葬身處所。鬧區的雜音,你來我往的行人,凸顯了老人屍身的孤苦無依。

  比秋冬季節更加寒冷的死寂壟罩整座公園,如同一個與世界的時間流動與因果關聯隔絕的孤立空間。

  「真是可憐的老頭。」一名鑑識課的警員在詳細檢查過老人的死因後,簡單地吐露心聲。

  「這老頭該不會是向地下錢莊借錢喝酒,喝到醉死的吧?然後討債人員看到他醉死的模樣,心中不平鞭屍洩恨?」另一名鑑識人員深深吸一口空氣中的濃厚酒臭,向身旁的工作夥伴開玩笑。

  「不,」為死者惋惜的警員稍微調整金絲邊眼鏡,一板一眼地解說:「雖然死者身上的酒味很重,但是死者體內的酒精濃不高,酒精中毒的可能性是零。還是他殺的嫌疑比較重。」

  說完,那名警員又對死者的屍身投以同情的眼光。

  「這裡是鱷魚,蠻牛、禿鷹,聽到請回答。」離案發現場不遠處,一名左臉有疤的男人,鱷魚緊盯著平躺在公園的屍體,用耳麥對話。

  「這裡是禿鷹,那老兒似乎不像詐死的樣子。」三人當中眼力最好的禿鷹,在為老人是否詐死作確認。

  「這裡是蠻牛,我們什麼時後回組織?」與鱷魚一同把風的蠻牛,不耐地向兩人抱怨。

  鱷魚回道:「等工作做完以後。」

  收到領頭的鱷魚近乎命令的回答,蠻牛也只能乖乖與鱷魚一同把風。

  這時在公園內,金絲邊眼鏡警員與他的同事正在與醫護人員一同把屍體搬上黑箱車。

  在不遠處看著的蠻牛,搶先用耳麥徵求兩人的意見:「這裡是蠻牛,屍體已經被運上黑箱車了,我們不用再觀察了吧?」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跟分部長報備,我和禿鷹留下來。」鱷魚先是沉默,才冷言回答蠻牛的問題。

3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