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62

【摺紙戰士外篇】摺紙小戰士

樓主 修昂 Zaruta
GP4 BP-

    (1)霉運

********

  光正道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時氣憤地用腳踢開所有看得到的垃圾:諸如鋁罐、紙盒、鋁箔包、寶特瓶等,所有叫得出分類的垃圾十個中有九個都被他拿來出氣。

  「今天真倒楣!竟然無端端地被一個瘋子加臭老頭當白痴耍!」等到所有的垃圾都被踢開,找不到東西發洩情緒,光正道開始用碎碎念的方式發洩不滿。

  大約兩個小時前,光正道與其他十六歲的高中生一樣,為了準備明天上課要用的物品而東奔西走。

  「下一樣是色紙。」光正道左手拿著物品清單,一面念著清單上列出的東西,一面跑向離公寓最近的書局。

  「砰!」

  一聲物體落到地面的響音沉重地回響在整個台北市,聲源碰巧是手拿清單,四處奔走的光正道。

  「好痛阿……」光正道右手緩緩揉捏與地板作親密接觸的額頭,左手撐起被大量灰塵作裝飾的身體。

  「還好明天上課要用的東西沒事。」

  拿起掉到旁邊的的塑膠袋,確認裡面的東西安然無恙以後,光正道準備繼續往書局前進,「哈哈哈哈哈哈,真是難看的『狗吃屎』跌倒法!配你這傻小子的拙樣再配不過啦!」

  某人卻發出毫無憐憫心,甚至可說帶點汙辱意味的嘲笑。

  「是誰?」光正道往聲音發出的位置看過去,一名身型乾枯瘦小的銀髮老兒躺在電線桿下,渾身散發出比任意放置在電線桿週遭的垃圾還要惡臭的酒臭。不斷顫抖的左手拿著空米酒瓶晃阿晃的;雖然米酒瓶是空的,那老兒還是不時作出飲酒動作。

  不過對光正道來說,最討厭的還是老兒那醜惡的上揚嘴角以及帶點鄙視的瞇瞇眼笑容。那瞇瞇眼彷彿在說:老子笑你是應該的,快點感激老子吧!

  光正道知道對付這種流浪漢的辦法就是視而不見,故光正道只是拍拍身上的灰塵,一言不發地準備離開。

  「碰!」

  第一次是沉重,第二次是響亮;總之,比第一次跌倒聲更巨大的聲響再度以光正道為中心傳出。

  那個老兒也很湊熱鬧地發出嘲笑並解說:「哇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同樣的當竟然會上兩次,你這傻小子還真的是傻啊!」

  聞言,光正道警覺,自己會跌倒,並不是運氣背,而是眼前這名糟老頭在搞鬼。

  「我不想惹是生非,臭老頭你不要太過分了!」光正道脫下外套,捲起袖子,氣沖沖地對眼前的老兒發出警告。

  那老兒懶洋洋地瞄了光正道一眼,把空米酒瓶放到嘴邊作喝酒樣,用沒拿酒瓶的右手袖子擦嘴巴,用不正經的語氣向光正道調笑:「老猴子我都快歸天了,你小猴子讓老猴子我得以含笑九泉不行嗎?這可是在幫你積陰德啊。」

  「你!」光正道被這老兒氣得說不出話來,他現在認定對這老兒是欺善怕惡的類型,講道理是沒用的,必須給他點下馬威他才會乖乖屈服。

  「老頭你最好快點從我眼前離開,不然……」說到「不然」的時候,光正道猶豫了。

  「不然什麼?」那老兒笑咪咪地反問。

  「不然……」光正道在腦海中沉思,說打死吧,自己手上總是背負了一條人命,是要坐牢的;痛打一頓嘛,也不曉得怎樣的程度才能讓那老頭知難而退,太輕那老頭不會學乖,太重又覺得自己好像在欺負老人家。正當光正道還在思考「不然怎樣」的時候,老兒那衝天的酒臭忽然爭先恐後地湧入光正道的鼻孔。

  「好臭啊啊啊啊!」惡臭把光正道拉回現實,讓光正道發現:那老兒從垃圾堆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事與自己十分貼近的酒臭以及雙肩上的壓迫感。

  「我年紀大了有點耳背,要靠在你身上才聽得清楚。喏,你到底要把我怎樣?說清楚點阿。」那老頭不知道何時已經騎在光正道肩上,右手放在耳邊作聆聽樣。

  那老兒無禮到過分的舉動讓光正道徹底失控,改用行動代替回答:「這樣!」

  沒等那老兒回應,光正道雙手抓住老兒的雙手,低頭彎腰,一招「過肩摔」讓那老兒背部朝地。

  「這是?」雖然成功甩開那老兒,但光正道注意到,那老兒落地時發出的聲響不大,和他以前學防身術摔人時所造成的聲響差遠了。

  「年紀輕輕就手腳無力,這樣不行喔!」那老兒隨性地起身,拍落身上的灰塵(雖然有拍沒拍都沒差),玩世不恭的笑容加上調笑的的說話方式明白告訴光正道那老兒一點事都沒有。

  「這、這不可能!」光正道雙手亂撥亂抓頭上的黑髮,一臉的不敢置信。就算是體格壯碩的成年男性,受了光正道這一摔起碼也會倒地不起個幾秒鐘,更何況這個離見閻王沒多少日子的糟老頭兒。

  光正渾身直打哆嗦,顫抖的右手直指眼前的老兒,口中勉強擠出:「你、你、你到底是誰?」

  「你說呢?」那老兒笑著反問。

  受了連成年人都無法抵受的過肩摔還能沒事,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這老兒並非泛泛之輩,第二是這老兒……

  「不是人啊!」光正道嚇得撿起因為過間摔那老「人」而跟著飛出去的塑膠袋,頭也不回地逃跑。

  「碰!」光正道第三次跌倒的聲音,搞「鬼」的人自然是那老兒。

  即使知道是那老兒下的手,光正道也無暇顧及,只是沒命地跑,耳邊還隱約傳來那老兒「無三不成禮喔!」的瘋言瘋語。

  直跑到那老頭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地方,光正道才故作鎮定地右手放在左胸,試圖壓制快要衝破胸膛而出的心臟,「明明不到鬼月,為什麼無緣無故撞見一隻醉鬼加髒鬼……這是?」

  光正道摸摸制服左胸的口袋,發現裡面多了兩張薄薄的紙。

  其中一張是顏色混濁(外加充滿骯髒指印以及酒臭)的黑色色紙。第二張是一張經過三次對折的信紙,從一樣充滿骯髒指印與酒臭的特徵來看,應該是那老兒留下來了。

  「老子的寶貝最好給老子好好保管,有閃失的話你(妳)就完了!」從汙垢的新舊程度來看,那老兒寫這封信應該有段時間了。

  「寶貝?」光正道漫不在乎地從口袋中抽出那張黑色色紙,往四周左看右看;確定附近只有自己一個人以後,再「碰巧」手滑地把那張色紙連同信紙扔到路邊的垃圾桶。

  光正道看著信紙與色紙漸漸落入垃圾桶,心中一併萌生「總算報了仇」的快感,就在色紙與信紙同時混入垃圾堆中的下一秒,光正道的後腦勺忽然產生輕微的鈍痛。光正道回頭一看,是顆用破布揉成的球團。

  撿起球團,攤開那團破布,光正道發現裡面似乎有寫字的樣子;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光正道走到街燈附近,就著微弱的燈光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光正道整張臉瞬間嚇得發黑,五官擠成「囧」字型。

  那團破布裡面沒有包任何硬物,就能砸得光正道產生痛覺,這並不是最恐怖的;破布的內容用不曉得是汙垢還是什麼不明黑粉寫的,這也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破布裡面的內容:敢把老子的寶貝當垃圾丟掉?限你一分鐘內把它撿回來,不然下一次處罰就不是拿走你的五千塊這麼簡單了!就這樣了,再見!

  看見破布裡面的內容,光正道嚇得從垃圾桶中撿回色紙與信,動作迅速不失恭敬,然後用最大腳力瞬間逃跑,此時他只想跑得越遠越好,尤其是離那老「人」越遠越好。

  「等等……『下一次處罰就不是拿走你的五千塊這麼簡單了』?」跑到一半,光正道倏地查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

  從口袋裡面拿出皮包裡外翻過,裡面什麼都沒缺,唯獨缺了今天從銀行領出來當生活費的五千塊,取而代之的是厚厚一疊同樣沾滿酒臭與汙垢的色紙。

  「去,最好是有鬼會拿新台幣花用的啦!」

  驚覺到這點的光正道到現在才搞清楚他遇到的不是鬼,而是深藏不露的瘋子加臭老頭,但一切都太遲了。

  「今天真倒楣!竟然無端端地被一個瘋子臭老頭當白痴耍!」

  喊歸喊,光正道也只能自認倒楣。當時為了躲那老兒,他滿腦子只知道不斷地跑、使勁地跑、拼命地跑……連與自己的公寓擦肩而過也渾然未覺。

  等到警覺到那老兒是人非鬼,他已經跑得離公寓有段距離了。

  「幸好這條巷子離公寓不遠,用兩條腿還走得回去。」因為連續兩次急遽奔跑加長跑耗盡力氣的緣故,讓光正道有點腿軟,只能一步一步走(甚至有點用爬的)回去。

  回到公寓,光正道快速除下身上的衣物,把它們丟到洗衣機裡面洗;並預備盥洗用具準備洗澡。

  「趕快去洗澡,洗去今天的霉味吧!」喊出足以宣洩壓力的宣告,光正道進入浴室。

********

  「哼哼哼哼哼……」一名剛從日式居酒屋離開的男性上班族口哼小調,手持外帶的烤雞肉串餐盒往回家的路上走。

  「唉呦!」那名男子像是被什麼東西絆到,忽地重心不穩身體一晃,踉踉蹌蹌地往斜前方邁出數步,但最後還是穩住身體沒有摔個狗吃屎。

  「怎麼搞的,才幾天沒經過這裡,路面就變得凹凸不平,看來明天早上得跟公路總局反應一下,請他們快點改善才是。哈哈哈哈……」那名上班族自顧自地說話,說完又準備離開。

  並不是「已經」,只是「準備」離開。

  僅僅幾秒鐘的逗留,就讓那男子聞到空氣中的異味,酒臭中帶點生鐵的味道,更進一步說,是血的氣息,味道還很新鮮。

  空氣中瀰漫的不自然金屬味讓那名上班族的酒醉醒了大半,他定一定神,吞嚥一口口水,鼓起勇氣回頭往後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名上班族在尖叫聲中,頭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