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98

RE:【攻略】涅羅與彌子的美食三昧(最终章全剧情翻译)

樓主 Psychic Psychic
GP2 BP-

(奈罗驾车载着弥子赶来了)
奈罗:果然和先生说得一样哎。
奈罗:「+1」的犯人果然打算在距离画室最近的渔港脱身呢。
奈罗:那么先生,就请开始吧。
弥子:犯人……就是你!
??:……

奈罗:是啊,「+1」案件的真凶就是你。
奈罗:筒見……説子是吧。
弥子:……!?
説子:……我倒想听听。
説子:说说看啊,你们的推理。
奈罗:我已经调查过户籍了。
奈罗:……在筒見美穂、真澄这对双胞胎姐妹之间夹着説子这名字。
奈罗:也就是说,是三胞胎啊。
奈罗:……虽说她在5岁时已经死亡了,可实际上还活着呢……
説子:……!
奈罗:如果有她的存在,到目前为止所有不可能的阴谋都有了答案。
奈罗:3个人都在为犯罪而努力着呢。
弥子:……!
奈罗:首先要看看真澄都做过什么吗?
奈罗:对买她画的客人进行了调查,都是自杀者、犯罪者居多。
奈罗:然后为了解决这个事情……
奈罗:她可以画那种吸引带有特定感情人类的画。
奈罗:这对人类来说是非常罕见的能力啊。
奈罗:对她的作品有反应的人类分两种类型。
奈罗:「+1」的一方,也就是被杀也很难判断身份的孤僻者。
奈罗:还有就是为了引发案件而存在的一方……
奈罗:也就是带有强烈杀人**的人类。
奈罗:因为是支持她举办个人画展的人群……
奈罗:所以对各种各样作品有强烈兴趣的人就作为候补者了。
奈罗:接着登场的是筒見美穂。
奈罗:她则是对那些有「+1」资质的人……
奈罗:利用免费心理咨询来进行教唆。
奈罗:当然肯定不仅仅是简单的心理咨询了。
奈罗:先生还记得跟大場见面时的情景呢。

(镜头一转,弥子和大場在刑務所)
弥子:(哎……?)
弥子:……心理咨询怎么了吗?
大場:经常去的啊。
弥子:哎,可是病怎么也没见好啊?
大場:啊啊,可是我完全不觉得去心理咨询的人就应该有病啊。
大場:超喜欢干净不是一件好事吗?
大場:她还告诉我要更加努力才行呢。
弥子:(这样……貌似完全没治好呢……)
奈罗:的确,免费咨询看起来像是善意的举动……
奈罗:……不过其实却是充满恶意的心理咨询啊。
奈罗:她凭借心理咨询来教唆这两种人……
奈罗:拥有杀人犯潜能的人们,还有毫无生存**的人们。
奈罗:通常情况下,心理咨询都是为了改善病症为目的的……
奈罗:而她的心理咨询则是完全相反。
奈罗:对拥有杀人犯潜能的人们来说……
奈罗:为了让他们的杀人冲动提高,特地给于他们鼓励。
奈罗:而且毫无生存**的人们对她的精神依赖本来就很高……
奈罗:把她叫到第一起案件发生的地方并加以杀害……
奈罗:然后把尸体留在现场就可以了。
奈罗:这的确是非常独到的杀人方法呢。
弥子:……!
奈罗: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专长,杀人时也能准确地掌握时间。
奈罗:这才是在犯罪现场的尸体边留下「+1」的最大理由吧。
奈罗:然后,接下来就是你的使命了。
奈罗:你负责的是监视这些有杀人**的人们。
弥子:……!?
説子:……继续啊。
奈罗:……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继续的。
奈罗:到此为止的案件,美穂和真澄这二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奈罗:也就是说,一定是你替她们补上了时间的空缺。
奈罗:去第一现场对毫无生存**的人实行杀害就是你的工作了。
説子:……
奈罗:在犯罪现场留下「+1」也是你的工作吧。
奈罗:那么,这起案件就是这样了……
奈罗:要不要看看这「+1」是怎样留下的呢?
奈罗:首先是这之前的女议员坠落案件开始……
奈罗:米山议员半夜里去访问吉田的别墅。
奈罗:因为她特别喜欢吉田设计的衣服……
奈罗:所以只要对她说要为她量身定做的话,无论几点都会赶来的。
奈罗:吉田把正在试穿的米山勒死之后,把米山的车子向悬崖开去。
奈罗:你可能用了盗听的手段得到了杀人的情报。
奈罗:接着扮成美穂的样子把高橋叫出来加以杀害。
奈罗:然后为了不被人发现,把他塞进吉田的车里了。
奈罗:之后就等米山做下尸体僵硬时机陷阱……
奈罗:等米山走后,你就把另外一具尸体搬到车上去。
説子:……
奈罗:接着是家庭餐厅店长的案件。
奈罗:家庭餐厅里当时只有大場一个人。
奈罗:而且大場一个人在厨房和收银台之间忙得不可开交。
奈罗:当然了,这也是大場自己的愿望。
奈罗:因为厨房的冰箱里藏着田部的尸体。
奈罗:不过等着大場落单的还有筒見姐妹。
奈罗:那我就简称为A、B、C吧。
奈罗:首先A在家庭餐厅外面监视着大場的一举一动。
奈罗:收银台离入口很近,监视起来也很方便。
奈罗:B则在厨房后门附近待机。
奈罗:一旦大場出现在收银台,A就去向B报信。
奈罗:然后B就从后门进入厨房,并从冰箱的尸体身上得到钥匙。
奈罗:B拿着钥匙就这样去田部的房间,打开房门……
奈罗:不过在这里进入房间的并不是B……
奈罗:估计是准备好了要把理佳子的尸体运进房间的C。
奈罗:把尸体藏在浴室之后自己也留在那里。
奈罗:另一边,为了把钥匙放回田部的尸体,B拿着钥匙走了。
奈罗:大場再次来到收银台时,A再给B报信。
奈罗:B就再次从后门进入厨房,把钥匙放回冰箱里的尸体口袋中。
奈罗:如此A、B的工作就完成了。
奈罗:对筒見姐妹的行动浑然不知的大場来到田部的房间……
奈罗:为了把田部的尸体搬进房间里……
奈罗:而C则趁机把大場耍的密室把戏看个一清二楚。
奈罗:大場离开房间后,C就开始行动了。
奈罗:把理佳子的尸体布置在现场之后……
奈罗:跟大場用了同样的手法将密室做好之后再离开。
説子:……继续啊。
弥子:……
奈罗:根据先生的指示,以上就是「+1」相关的案件……
奈罗:有关案件的谜已经解答完毕了。
奈罗:如果将来再有机会见面的话,还可以继续聊这个话题哦。
奈罗:不过你的罪行可不止「+1」而已呢……
説子:……
奈罗:是筒見美穂的自杀啊。

(镜头转向筒見美穂自杀现场)
弥子:……你根本不认识理佳子就……!?
笛吹:你这家伙根本就是社会公敌……「+1」!!
美穂:谢谢大家,这真是一句滋润心灵的表扬啊。
美穂:但是,有一点值得在意的……
美穂:侦探啊……你真的了解这个案子的真相吗?
奈罗:在山崖上发表演说的那个美穂其实是你装的吧。
奈罗:的确你跳下去之后在山崖下面就发现了尸体……
奈罗:总觉得对那个悬崖有些在意,于是就再次去仔细调查了一下。
奈罗:从悬崖顶上开始2米左右的地方……
奈罗:刚好有个可以藏身的地方呢。
奈罗:在那里发现了有人呆过的痕迹。
奈罗:也就是说,装成美穂的你跳下去的时候藏在了里面。
奈罗:然后就是关于山崖下面的尸体了,这件事情早就在预料中了。
奈罗:你把真正的美穂叫到悬崖边上,趁她不注意时把她推了下去。
説子:……
奈罗:差不多该揭露最后的谜团了吧?
奈罗:在真澄画室里的尸体……
奈罗:……这里可以让先生来说明一下吗?
奈罗:先生,请吧。
弥子:……説子,你把美穂推下去之后,一直扮演着美穂。
弥子:也许是想瞒过真澄的眼睛吧……
弥子:然后趁着真澄大意时,在画室里把她勒死了。
弥子:用假遗书想把这起谋杀案伪装成自杀的时候,我们进来了。
弥子:于是你就慌慌张张地藏在房间的角落里……
説子:……谢谢。
説子:只要说到这里就足够了。
説子:现在我已经不想逃跑了。
説子:……说起来,到现在为止谁也不肯听我的。
説子:……因为我本来就该是不存在的人啊。
説子:……那是我5岁时的夏天。
説子:家人一起去海边游泳。
説子:想起来还真是奇怪的海水浴呢。
説子:海边除了我们家人之外谁都没有。
説子:我趁着美穂和真澄玩水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堆沙堡玩。
説子:我是想跟她们一起玩的,可是……
説子:每次都是一个人被丢在一旁。
説子:这时父亲把我叫了过去,说带我去游泳……
説子:我套上救生圈,跟着父亲一起游泳去了……
説子:对5岁的孩子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吧。
説子:慢慢地,离父亲越来越远了……
説子:但是父亲就连一次也没有回头看我。
説子:渐渐地,手脚已经累了,变得没有知觉,开始随波逐流……
説子:太阳缓缓落山,冷得我浑身发抖。
説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年幼的头脑中拼命地思考……
説子:终于找到了答案……我被抛弃了……
説子:美穂和真澄总是穿着新衣服,可我总拣她们的旧衣服。
説子:有一次,我吃饭的时候把碗掉在地上……
説子:第二天,我的饭就被装在盘子里了。
説子:的确,比起她们俩来,我可能做得很差……
説子: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在波涛里摇晃……
説子:……真的变得很暗。
説子: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被海浪冲到岸边了。
説子:得救了……
説子:抬起脸的时候,父母就站在我眼前……
説子: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我看……
説子:因为天色很暗,所以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説子:……从那天开始,我就被藏起来生活了。
説子:听说我的葬礼也已经办过了。
説子:一改这样的生活方式还是7年前的事情呢……
説子:美穂和真澄把我救了出来。
説子:为什么呢?
説子:父母那**的性格完全被美穂和真澄继承去了。
説子:「想杀掉父母,如果肯帮忙就救你出来」
説子:她们是这么对我说的。
説子:没什么两样的。
説子:也就是说,美穂、真澄和我来做两个人的不在场证明。
説子:趁这时剩下的一个人进行犯罪。
説子:杀死父母之后,我们的犯罪生活正式开始了……
説子: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我坚信着……
説子:三胞胎的话,一定能够互相理解……
説子:……但我听到了。
美穂:……真澄,员工已经都回去啦,今天我们也早点回去吧。
真澄:……真累。
美穂:……话说回来,那个侦探还真是纠缠不休啊。
真澄:……没关系,因为对我们来说……
真澄:……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啊……
美穂:……话虽这么说,这次的对手跟以往不同哦。
真澄:……那,要干么?
美穂:嗯,剧本还是要趁机会上演的嘛。
美穂:……把罪名全部推给説子。
美穂:案件结束的剧本……
真澄:……
美穂:怎么啦?是不是有点可怜啊?
真澄:……那倒不是,只是……
美穂:……只是……什么?
真澄:是在想……只能到此为止……了吗……
真澄:……只能这样……做了吧……
説子:……
説子:是啊,美穂和真澄希望案件到此为止……
説子:全部的责任都是美穂一个人的错,然后她又自杀的剧本。
説子:但是找到尸体的却是我……
説子:所以理所当然应该是我被犯罪计划牵着走的吧。
説子:一次也没有被重视过。
説子:是啊……两个人总是把我安排在附近……
説子:一旦有什么危险,就像蜥蜴尾巴一样把我甩掉……
説子:到那里为止,侦探,就像你们的推理一样。
説子:我把美穂叫到了悬崖上。
説子:她本来是想突然把我推下悬崖的……
説子:……结果反而被我推了下去。
説子:然后我装作美穂,出现在真澄面前。
説子:……距离开船……时间已经……不多了……
真澄:美穂也……快点……把行李……收拾好吧……
説子:我已经收拾好了……
真澄:那,就过来……帮帮我吧……?
説子:……行啊。
真澄:……我想把那块画布收起来。
真澄:帮我把它绑起来。
説子:……这样吗?
真澄:嗯,长度正好。
説子:这根绳子怎么办呢?
真澄:我扶着画布,你就这样打个结。
説子:……
真澄:……等一下,开什么玩笑啊!
真澄:不是……不是让你绑我的脖子啊……
説子:……我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啊。
真澄:……哎?
真澄:……是説子……吗?
説子:……

真澄就这么死掉了,然后我简单做了一下自杀的伪装工作,就打算离开这间画室……

(这时弥子突然闯进画室)
説子:……!?
弥子:……怎么会这样!!!?

(回到现实,码头)
説子:……侦探小姐。
説子:你知道吗……
説子:根本就不存在的人生?
説子:虽然可能还活着,但我根本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説子:有心脏但却没有思想……
説子:该怎么说才好呢……
説子:我并不是「+1」,我是「0」啊。
弥子:説子!!?
説子:如果能阻止的话,就阻止看看吧。
弥子:……说那种话的人,绝对很奇怪啊。
弥子:虽然我知道你受到双亲和姐妹的排挤……
弥子:但就因为这个就认为自己是死人、没有思想和零什么的……
弥子:不要擅自把自己想得那么差啊!
弥子:你太任性了!!
説子:……
弥子:説子……
弥子:你确实是有思想的。
弥子:悲伤的感觉、憎恨的感觉、喜欢的感觉……
弥子:还有,想要被重视的感觉……
弥子:你不是正在这些感情中间摇摆不定吗……
説子:……
弥子:説子,请你不要再否定自己的存在了。
弥子:好好活下去,替自己赎罪吧……
説子:……桂木弥子
説子:是我输了……完全败给你了。
弥子:説子!?

奈罗:这才是我一直盼望的瞬间啊。
奈罗:我不客气了……
奈罗:多谢款待。

説子:……侦探小姐。
説子:……谢谢你。
弥子:……哎?
説子:能接受像我这样的人……
説子:……就像你说得一样。
説子:……从今以后我剩下的人生……
説子:就用来为自己做过的罪行而赎罪吧。
説子:再见了。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吧……
弥子:(……説子)

説子被捕了……与「+1」长达7年之久的攻防战……还有隐藏在它背后长达15年的悲剧……总共造成十几名牺牲者的案件总算落下了帷幕……

奈罗:拥有超越人类能力的三姐妹啊。
奈罗:谜呢,嘛……也就是这种程度吧。
奈罗:不过弥子啊,我脑髓中的饥饿是不可能被这种东西所填满的。
奈罗:赌上全部人类存在的谜,在吃到那个之前,你都是我的仆人。
奈罗:你很开心吧……
弥子:饶、饶了我吧~(被奈罗捏脑袋)

总之,理佳子前辈,这样你总算可以安心地长眠了吧……我,桂木弥子……虽然不像大家所说的那样是个名侦探,但是……吾代、笹塚、小茜、笛吹、筑紫他们……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的支持和帮助,也解开了这次案件的真相。而且……那个家伙也……

(第二天早上)
为了达成北海道之旅的心愿,我们来到了早市上。
弥子:哈~!总算来到一个观光名景点啦~
吾代:……
弥子:怎么啦,吾代,你脸色好阴沉哦。
吾代:那是当然的吧!!
吾代:我肚子还不舒服呢!

是啊是啊,我忘记说了,被迫出院的吾代也跟我们一起……因为凑巧旁边病床上住的是笹塚……两个人想必一夜都没睡好吧。

弥子:……总之吾代啊,是不是笹塚要是再多住几天院才好呢?
吾代:跟我说什么总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笹塚:……住院实在是太麻烦了,真是讨厌啊……
弥子:……但你的脸色……
弥子:(不过,貌似从来都没见他脸色健康过……)

总之不知道笹塚用了什么方法说服医生才让他出院的……

笛吹:桂木弥子,昨天晚上睡得好么?
弥子:嘛……怎么说呢……

接到紧急逮捕「+1」的通知之后笛吹和筑紫也急忙赶来了,能让警察局的高层人物特地赶来北海道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逮捕「+1」的犯人。是啊,警察一直忽视掉了的这起案件的犯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件容易引起丑闻的事情。结果特地把笛吹给叫了过来……

笛吹:怎么?我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弥子:不,没什么……
笛吹:今天就要回东京去了。
弥子:那,你们听过「+1」的事情了啊。
笛吹:今天啊。
弥子:哎!?
笛吹:从明天开始,警察局总署就要开始进行了。
弥子:不、不会吧~!!
笛吹:离飞机起飞时间还有一会呢。
笛吹:在这里可以自由行动一小时。
弥子:太好啦~
弥子:呜……鼻腔里充满了北海道特产美食的芳香啊……
弥子:但是,首先要解决的是……
奈罗:……
弥子:……那个,吾代……
吾代:不行!
弥子:哎,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吾代:别扯了!!
吾代:你想让我请你吃东西是吧!早就被看穿了!
弥子:……呜……
弥子:那个……笹塚,有事求你……
笹塚:……(突然晕倒)
筑紫:笹塚!没事吧!?
筑紫:太勉强了,总之先送医院吧……
笹塚:……只有这一点,能不能饶了我啊……
笹塚:……那,弥子,你刚才说什么?
弥子:(呜,现在最好不要再刺激笹塚了比较好……)
弥子:啊,没什么……
奈罗:哦……
弥子:……唔= =b
奈罗:想让我借你钱?可以啊。
奈罗:……不过你得跟我签5份字据。
弥子:我死也不要问你借钱呢!!
奈罗:……嘁。
弥子:……
弥子:(……不过,被放在这种地方一个小时简直是……)
弥子:(人间地狱啊!!!)
笛吹:……
笛吹:桂木弥子!!你想吃什么就去吃什么吧!!
笛吹:我替你买单!!

(某糖本想不插嘴了,不过在这里真的很佩服笛吹……太COOL了,真的很有勇气哎……要嫁就嫁这样的T。T)

弥子:哎……笛吹!?真的吗!?
笛吹:你想让我说几遍啊……
笛吹:这早市上面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去吧!!
弥子:哎,可以吗!?我最喜欢笛吹了!
笹塚:……笛吹这是怎么了。
筑紫:……笛吹,你没事吧。
笛吹:……哼,只要靠这个就可以保住日本警察的颜面,真是太便宜了啊。
笛吹:「+1」的案子不久一定会被大肆宣传的。
笛吹:这样的话,警察的高层领导就会躲得远远的吧。
笛吹:为了把警察的威信下降值压缩到最小,还需要桂木弥子的协助。
笛吹:……也不是我想这么做的啊。
筑紫:……但你出了好多汗啊。
笛吹:……哼,桂木弥子也就能派上这个用途吧。
笛吹:又不是很花钱的事情……
筑紫:……你知道这里特制海鲜盖饭的价格么?
笹塚:……嗯……这个是菜单。
笛吹:……什么?
笛吹:一碗要6800日元吗!!!
笛吹:等一下,桂木!!虽然个你说了想吃就吃……
笛吹:不过那也仅仅是社交辞令而已啊,别动不动就当真啊!!
笹塚:……笛吹,那样的台词对她来说不通用哦。
笛吹:筑紫,快阻止她啊!!?
筑紫:……请放弃吧。
笛吹:呜哇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
弥子:哈~好幸福哦~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149 筆精華,07/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