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3k

RE:【漢化】妖尾官方小說:トラブルツインズ (麻煩雙胞胎)(第四章已更新)

樓主 *小燕* amys860311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5.各自的想法
6.溫蒂的故鄉
7.雙胞胎的目的
8.問題雙胞胎
終章
後紀



【消息】3/17發售的官方小說《麻煩雙胞胎》



翻譯:神琦若南

■翻譯會有不准,請多體諒
■樓主翻譯的時候考慮了上下文,有些句子和原文不是100%相同,但都是按理解翻譯出來(個人看來)最符合意思的




Scene 5 各自的想法

それぞれの思惑

眾人進入了哈魯吉翁的旅館。  幸運的是旅館沒受到什麼損傷,可至於旅館房東陰沉的臉色就 ……

嘛,這個城鎮 —— 又不是故意破壞的,把它毀了一半也是不得以。

露西和雙子,還有艾爾莎住在一間。  納茲,哈比和格雷極不情願地呆在同一間。

雖然旁邊的房間裡會傳出打架的聲音,可她們無視了它。

[ 艾爾莎在幹什麼?  ]

[ 恩?  這個嗎?  ]

本面對著一張小小桌子的艾爾撒向少女的方向返回,

[ 我在向會長寫報告書。  ]

[ 你生氣了?  ]

[ 沒關係,只是要傳達出突襲者的目標才行 ……]

聞言,露西很嚴肅地點了點頭。

切斯很危險,絕不是能放置不管的人物。  可是也不能把雙子放下不管去追擊敵人。

少女從床上跳到地上:

[ 去納茲和格雷的房間玩吧!  ]

[ 你知道是哪間?  ]

[ 嗯!  右邊那間對吧!  亞傑,走吧!  ]

目送著元氣滿滿的雙子離開,露西打算對艾爾莎說出自己的想法。

可能她會笑。

也可能會生氣。

但是她怎麼就是無法理解:

[ 吶,艾爾莎?  ]

[ 怎麼了?  ]

[ 果然,強盜騷亂什麼的太奇怪了。  ]

沒有必要拐彎抹角。  為了引誘出妖尾成員而引發的騷動,太離奇了。  如果能夠溶進影子裡,那直接攻去公會不是更合理嗎?

[ 你也這麼想嗎?  ]

艾爾莎看向露西,

[ 據鎮長所說,那些強盜與其說是偷盜財物,不如說是盯上了孩子們。  ]

[ 孩子們 …… 難道,是誘拐?  ]

想到在這哈魯吉翁有誘拐事件,露西皺起眉頭。

[ 不,所幸沒有發生這樣的事件。  ]

[ 那傢伙,到底有什麼目的 ……]

[ 不知道 …… 鎮長似乎也在考慮著用什麼對策,跟踪過那些傢伙。  ]

[ 是、是麼 ……]

[ 看樣子,他們是根據點在瓦司樹海的盜賊。  ]

[ 盜賊?  ]

[ 嘛,惡人們聯手也不是稀罕事。  ]

[ 是呢 ……]

[ 盜賊也好,暗黑公會的傑作也罷,從今以後,我們需要考慮到各種可能性再行動。  ]

出了自己房間,站在納茲和格雷房門口的少年和少女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 亞傑,真的要當心一點哦,沒有那個的話會很難辦。  ]

[ 我知道。  抱歉 ……]

[ 話說回來 …… 那些人沒有註意到吧?  ]

[ 不會吧,這個在這時代還不存在哦。  ]

[ 我們這是在錯誤的時間被一群可疑的人纏上了嗎 ……]

少女思考著:

[ 那,以後怎麼辦?  ]

這麼說著,少女開始打開那本一直抱著的書。  厚重的書本對於少女纖細的手臂來說,未免太大了一點。

少年幫著她一起支撐著書,閱讀書中的內容。

[ 白色鉤爪的房子 …… 他們不是壞人麼?  寫的還挺詳細的,在哈魯吉翁之後是去白色鉤爪委託?  ]

[ 雖然是這樣,但現在不是什麼都沒 —— 哇啊!  ]

突然門被打開,少年和少女快速向後退去。

門前站著的是穿著內褲的格雷:

[ 所以說,我不要和你同個房間啊!  ]

在房間伸出傳出納茲的聲音:

[ 這是我想說的話!  ]

[ 哦?  ]

格雷終於注意到少年和少女:

[ 小傢伙,怎麼啦?  ]

[ 唔 …… 我們是來玩的,打擾到你們了?  ]

[ 啊,現在有點不方便呢。  ]

格雷這麼說著準備走下樓梯。

[ 格雷!  ]

少年喊住了他。

[ ?  ]

[ 你就這幅樣子出門?  ]

[ 啊?  ]

這麼說著,格雷低頭看向自己。

他只穿著一條內褲。

[ 很奇怪嗎?  ]

[ 太奇怪了!  ]

這麼說著,他的全身出現在少年和少女的視線中。  看見一個只穿了內褲的男子的身影,少女的臉立馬變得通紅。

[ 總之,先穿上衣服啊!  ]

少年吃驚道:

[ 格雷很帥氣,為什麼不穿上衣服呢?  ]

格雷聽到後很困擾:

[ 這是我的怪癖那樣的東西 ……]

[ 怪癖?  ]

我在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教我冰之造型魔法的師傅說過。  ]

—— 與寒冷同化,接受一切。

[ 於是,注意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脫了 …… 別在意。  ]

[…… 好奇怪。  ]

[ 啊?  ]

格雷拽住少年的臉頰,

[ 一點都不奇怪!  ]

[ 嗯?  ]

格雷保持著捏著他臉頰的手勢,凝視著少年的臉。

在哪裡見過。

格雷一臉詫異,望進少年的眼瞳:

[ 你,和我是第一次見面是吧 ……]

[ 嗯。  ]

[…………]

他突然放開手,站了起來,

[ 抱歉。  我出去一下。  ]

這麼說著,格雷沒有回頭,下了樓梯。

[ 吶吶,聽說過尼魯比特一族嗎?  ]

少女在今天一早就問著這個問題。

這是在他們整理好行李,準備商量今天干什麼的時候的事。

[ 但是,尼魯比特一族已經 ……]

說到尼魯比特,他 們正是創造出涅槃的一族。  以前因為黑暗公會 “ 六魔將軍 ” 想要啟動這個古代兵器涅槃,露西他們與這個公會發生過衝突。

雖然那時候不是由妖精的尾巴,而是幾家公會中選出的精英部隊集合成聯合軍一起對敵。

尼魯比特一族的魔導士公會 “ 化貓之宿 ” 也派遣了一名魔導士加入聯合軍。

她就是,溫蒂。

為了幼小的溫蒂而幻化出的化貓之宿,在涅槃的事件解決之後,消逝了。

她在聯合軍中與妖精的尾巴結緣,並被邀請加入,現在好好地成為了同一公會的一員了。

[ 去看看吧!  ]

[ 我們聽說過尼魯比特一族!  ]

[ 誒?  …… 哦 ……]

( 就算他們說聽說過 ……)

尼魯比特是在四百年前就滅亡的一族。  這一點,族長的思念體也曾說過。

因為擔心涅槃而幻化出思念體守護著那裡的族長,在涅槃被消滅後也隨著整個村落而消失了。

所以現在, “ 瓦司樹海裡什麼都沒有了 ” 應該是這樣的。  除了 有盜賊的根據點在。

飛蛾撲火 —— 應該不是吧 …… 去往昨天突襲他們的盜賊們的主要根據地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少女在提不起勁來的妖尾眾人面前,繼續說:

[ 我們聽說有知識淵博的魔導士在。  我們的爸爸媽媽也是魔導士,所以我們想他們會不會是知道什麼。  ]

[ 你們回想起什麼了嗎?  ]

露西驚視著他們,雙子互相看了看,緩緩點頭。

[ 雖說如此,可我們不能清楚地想起父母的臉 ……]

這麼說著,少女垮下肩。

[ 雙親是魔導士的話,你們也會用魔法嗎?  ]

聽到這話,雙子麵面相覷。

[ 我們好像沒試過呢。  ]

[ 話說,我們的話做不到的吧。  ]

[ 畢竟沒人教過呢。  ]

[ 是啊。  ]

聽了雙子的話,艾爾莎思索片刻後開口:

[ 試試吧。  ]

[[ ?  ]]

兩人看了看對方。

[ 你說試試,試什麼?  ]

[ 魔法啊。  ]

[ 我們也能做到嗎?  ]

少年的眼中閃著光,少女也乾勁滿滿的樣子。

[ 你會教我們嗎?  ]

[ 在房間裡也可以,因為很簡單。  ]

( 嗯? )

露西和格雷面面相覷。  他們從不知道艾爾莎會除了換裝魔法以外的其他魔法。  真的做的到麼,這是個可疑的問題。

不過,她可是妖精的尾巴最強的女魔導士,艾爾莎啊。  肯定不會是噱頭。

在興致勃勃的雙子麵前,艾爾莎擺出一臉正經的表情道:

[ 我要教你們的,也就是所謂的變身魔法。  ]

聽到這話,哈比驚訝:

[ 艾爾莎你也會嗎?  ]

雖然被她聽到她肯定會不爽,可是她就這樣一言不發反而更可疑了。

這也是有理由的。

對變身魔法很擅長的是米拉珍,而大家都沒聽說過艾爾莎也能做到。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艾爾莎皺眉:

[ 抱歉啊,我接受過潛入調查的委託,這種程度還是能做到的!  ]

[ 是、是麼 ……]

實話說,露西並不是很擅長這種魔法。  之前她曾因為想多學一種魔法去找米拉珍教她,可是結果並不為人所願。

[ 我想試試!  ]

[ 怎麼做才好?  ]

變身魔法的秘訣不只在於魔力。

還在於感覺。  沒有感覺的話就變不成想要變的東西。

那麼,這兩個人怎麼樣呢?

艾爾莎開始向他們講授:

[ 首先,試著想像一下你們要變成的東西。  ]

聽到這話,少女和少年闔上雙眼。

艾爾莎盯著他們:

[ 更加強一點,更清晰地回想起來 ……]

說完,她觸碰他們的胸前,

[ 在這裡,把你們所有的意識都集中起來。  ]

這個瞬間,咚地一下少年的身影消失了。  不,確切的說是變小了。

( 等等 …… 這是 …… ? )

露西驚詫:

[ 這難道是 …… 龍?  ]

哈比蹲下,看著少年變成了一隻小小的金屬色的龍。

[ 這是啥?  ]

格雷也蹲下身體,摸了摸少年。

雖然表面被鱗片覆蓋,摸起來卻軟軟的。  要說像 是一隻鐵龍的話還真像。

納茲兩眼發光,稱讚道:

[ 好厲害啊,亞傑!  我都做不到!  ]

[ 話說回來,好厲害 …… 第一次就能做的這麼好 ……]

( 我都總是失敗的說 ……)

少年抬起頭。  眼神兇惡的小小的龍,臉上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 嘻 ……*]

少年本想說什麼,卻中途閉上了嘴。

少女很在意周圍的讚賞聲,瞥了他一眼。


[ !  ]

她是在驚訝為什麼少年能使用變身魔法吧。  少女皺著眉頭,不想認輸一樣努力想像著什麼。

[ 對 …… 更強一點!  ]

也許是艾爾莎的話起了作用,少女那裡也傳來了一聲輕響。

和少年那時候一樣,砰地一聲出現的是 —— 一位小小的星靈魔導士。  少女單手拿著一本厚重的書,腰間掛著一串鑰匙。  與其說是變身,不如說是變裝 —— 感覺像是換裝魔法。

[ 朱特拉想成為星靈魔導士嗎?  ]

對自己這副樣子很是滿意的少女朝露西點頭。

[ 誒?  咦?  …… 但是星靈 ……]

我想成為強大又溫柔的魔導士。  就像媽媽一樣 ……]

[ 你想起媽媽的事了?  ]

[ 嗯嗯。  ]

[ 露西是很厲害的魔導士不是麼?  我想成為像你們兩個人這樣的人。  ]

露西雖然比起在場的所有人來說絕不是最厲害的魔導士,但是被這麼說她很開心。  但是還有點小羞澀。

過了一會,少年那裡又發出了砰的一聲 —— 原來是他變回了原型。

[ 熟悉了以後,練習越多,變身的時間就越長。  接下來就是魔力的問題。  ]

[ 是嗎。  那我,做到了嗎?  ]

[ 嗯,做的非常好哦。  ]

艾爾莎摸了摸少年的頭。

[ 這是妖尾最強魔導士的權威認證!  ]

大家第一次看見如此喧鬧的少年。  在他身邊的少女開口:

[ 我也做到了嘛!  ]

[ 你那不是變身而是變裝吧。  ]

[ 沒有那種事啦!  ]

[ 我可是好好做到了呢。  ]

[ 我也做到了嘛!  我變成了帥氣的魔導士了嘛!  ]

這麼說著的少女臉上掛著笑容,抬頭看向露西他們:

[ 這樣我們就能去尼魯比特一族在的地方了嗎?  ]

少年看見艾爾莎陰沉的臉色,急忙道,

[ 就算萬一遇到奇怪的人也沒問題哦。  ]

雖然他們臨陣磨槍的變身魔法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看到認真的雙子,露西對艾爾莎說:

[ 雖然可能得不到卡拉塔奇的情報,但也許能讓他們找回記憶也說不定呢?  ]

聽到這番話,艾爾莎和格雷互相對視,思索片刻後艾爾莎嘆了口氣:

[…… 去試試吧。  但是作為代價,萬一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必須要聽我們的話。  ]

她這麼叮囑道。

他們藉來一輛馬車,朝著瓦司樹海前進。

雖然為了也許有什麼能讓他們找回記憶的契機,他們提出了用魔導四輪車代步的方案,可習慣了它的駕駛方法的只有艾爾莎一人。

魔導四輪車的動力來源於駕駛者的魔力,可想要到達瓦司樹海的話,就算是妖尾最強魔導士的艾爾莎的魔力估計也難以維持。

於是,這次的代步工具也是馬車。

[ 你們有沒有和爸爸媽媽一起去過瓦斯樹海?  ]

[ 我想 …… 只是聽說過而已。  ]

少女這麼回答,像是在搜尋記憶一樣將眼睛闔起。

[ 大概,不會有什麼回憶的吧。  ]

[ 話說,沒有人會把兩個小孩帶去那種地方的吧。  ]

露西認同格雷的話:

[ 是呢 ……]

那裡既不是風景區也不是住宅區。

以前來這裡時,雖然只是幻像 —— 當時她還震驚於那種地方會有一個公會。

少女看向露西:

[ 露西,你和爸爸出去過嗎?  ]

[ 誒?  嗯 …… 要說有還是有的。  ]

她無法繼續說下去。

被父親帶出去只是為了參加社交派對而已。  而且不是作為他的孩子,而只是一個傀儡。

那時的她以沉重的禮服和寶石裝飾著,無時不刻擺出端莊賢淑的笑容,簡直就像是一具人偶,在他的勒令要求下翩翩起舞。

[ 這並不是什麼 …… 很好的回憶呢。  ]

[ 你們 …… 關係不好嗎?  ]

[ 是呢 ……]

父親曾委託將露西從正規公會中帶回家。  想到父親不分青紅皂白,不擇手段的做法,她感覺胸中隱隱刺痛。

他愛著她 …… 露西注意到這一點時,父親已經去世了。

如果,他能活過來的話 ……

如果,能再和他說上哪怕一句話 ……

她好像告訴他,她也愛著他。  然後,想听他說 —— 為什麼他要做出那種事。

[ 露西?  ]

[ 嗯?  抱歉抱歉,不經意地就沉浸在回憶裡了。  ]

[ 什麼回憶?  ]

[ 一些 …… 以前的事情 ……]

[ 發生了什麼?  ]

[ 唔 ……]

她說不出話來。

有艾爾莎在,有格雷在,還有哪怕一路軟弱無力卻一直陪伴著的,納茲也在。

這些知道當時慘狀的大家都在,那應該可以說出口了吧。

被露西用那種眼神看著,艾爾莎撇開視線:

[ 整理好心情后再說就好。  ]

她不看露西,繼續道:

[ 確實那件事情很惡劣,可也只是被委託的公會的錯而已。  ]

[ 雖然是那樣 ……]

見到露西還在迷茫,格雷拍了拍她的後背:

[ 沒人在意這個,沒有那件事的話,茱比亞和戈吉爾都不會來妖精的尾巴,這不是事實嗎?  ]

[…… 那,我只說一點點。  ]

那是在加入妖精的尾巴不久後發生的事。

露西不知道被誰綁架了。

為了奪回她,公會裡的大家都站了起來。

就算對方是很強的敵人,大家也都沒有放棄。

因為這個,很多人都受了傷。

因為這個,公會被破壞了。

可就算如此,她的容身之所也只有這裡。

她這麼告訴父親,和他訣別。

[ 那個時候,我本以為絕對不會原諒他,絕對不要再見到他 …… 可是果然,把自己的心情和想法都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

所以 ……

露西摟著兩側少年與少女的肩膀:

[ 快點見到你們的爸爸媽媽吧。  他們肯定,很擔心你們哦。  ]

[…………]

少年默不作聲,搖了搖頭。

[ 誒?  ]

[ 感覺他們不是這樣的人嘛。  ]

少女繼續道:

[ 雖然只是感覺。  ]

[…… 是麼。  ]

為人父母,這種事不會發生的 …… 她沒有這麼說,因為自己的事擺在那裡,這番話她來說就變得毫無說服力了。

露西沉默下來。  也許是體諒到了她的心情,艾爾莎慢慢闔眼:

[ 不管是什麼樣的父母,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的。  ]

話說回來,在這裡的大家都沒有父母,肯定大家都有各自想念著的事吧。

除了 正暈車嘔吐不止的納茲。

一路無言,馬車獨自前行。

——————————————————

居於山腳的白色鉤爪的街巷,自從街巷裡最有勢力的人走了以後,又恢復到了以往的悠閒舒適。

在祥和的街道中,像旅人一樣披著黑色斗篷的少年和少女的二人組吵鬧著。

[ 是誰說在艾巴爾的房子裡的!  ]

[ 說到有回憶的地方,就是這裡吧!  ]

[ 我才不管這些呢!  街上的大家都說沒有看見兩個孩子啊!  ]

少年避開少女的視線,小小嘆了口氣,輕聲道:

[…… 總之,趕緊吧。  ]

[ 說趕緊,去哪找啊!  ]

[ 嗯 …… 哈魯吉翁什麼的?  ]

[ 確實,在那裡有很多呢。  走吧!  ]



* 原文是 [ ギ ……] ,目測是戈吉爾的笑聲 [ ギヒ ]



畫師:EDA



Scene 6 溫蒂的故鄉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80 筆精華,10/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