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463

【閒聊】零之安魂曲

樓主 石川大魚 r19870411
GP126 BP-
因為今天閒著沒事看了那個用剛鍊ed做的反逆mad

就勾起我再去看最後一集的衝動

看完以後就寫了這個東西出來,基本上是結局接車夫中間的故事

雖然原作結局比較美,我還是寧願陛下活著,唉

陛下車夫的原因,怎麼就沒人想到這個呢?

因為比較久沒看的關係,也許有些細節上有問題,像是誰沒中過geass之類的

如果有錯請留言提醒我,我就修改一下

可能過一陣子會在中間再補一兩段,有些點子,現在我累了

請看吧,零之安魂曲

---------------------------------------------------------------------------------------

無法喘息的痛苦從胸口傳來,王者失去控制身體的力量滾下台階。
 
「哥哥?哥哥!」
 
(是娜娜莉在哭泣…)
 
「哥哥,我愛你啊!」
 
「嗯…」(…我知道…)
 
一手導演自我末路的王,像放下一切重任一樣的輕鬆,無視創口傳來的痛苦,為自己的一生做出評價。
 
「…我…破壞世界…又…再造世界…」
 
王者闔上眼睛,終於獲得安穩的休息。
 
「哥哥!不要,快睜開眼睛啊!哥哥!哥哥!」
 
周遭傳來嘈雜的聲音,因為王的逝去而陷入混亂。
 
「魔王魯路修已死,快解放人質!」
 
「糟了,撤退!快撤退!」
 
「ZERO!ZERO!ZERO!ZERO!」
 
人群呼喊的名字,是王?亦是英雄。在少年王者逐漸迷濛的意識中,只剩下妹妹最後的呢喃。
 
「太狡猾了,我只要有哥哥在就行了…沒有哥哥的明天…這種未來…」
 
(娜娜莉…別哭…)
 
悲傷的哭泣響遍遊行的道路,即使人群的歡呼也無法掩蓋。
 
 
坐在禮車上,扇要對著同坐的乘客發出疑問:
 
「不知道ZERO叫我們過去是要做什麼?」
 
從刑柱上被解救下來的藤堂鏡志朗與扇要,休息了一日之後,在ZERO的召喚之下來到了羅格雷斯級浮遊航空艦。對於扇要的疑問,藤堂沒有回應,在ZERO刺殺魯路修的時候,他就已經看穿了朱雀的動作,他還不知道要用怎樣的心情去面對過去的弟子,但在這混亂的時候請他們過去,想必是非常重要的事。藤堂想著,手握緊了愛刀。

禮車緩緩的駛入停機坪,直接開進航空艦,機棚關上之後,航空艦緩緩的飛上天空,不一會兒就到了日本外海。
 
藤堂與扇下了車,在人員的引導進入一個小客廳。客廳裡面已經有幾個人在,或坐或站。

扇要一看,感到略為吃驚。

「柯內莉亞皇女,星刻,還有神樂耶殿下?」

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麼,扇要的身後就傳來一個聲音:
 
「看來人都到齊了。」
 
「Orange?」
 
傑瑞米亞對著所有人微微欠身,說:「各位請隨我來吧,ZERO正在等待各位。」說完轉身前進,其他人默默的跟上,所有人都無心交談,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與失去的都太多了,零之鎮魂曲所帶來的震撼仍在影響著所有人的心情。
 
扇走在傑瑞米亞身後,看著這個幫助主君走向滅亡的背影,心中的感覺真的是百味雜陳。
 
(為什麼當時我沒有辦法一如往常的相信他呢?)在零之鎮魂曲完結以後,扇要深思了自己與那個少年的關係。
 
(不…並不是我失去了對他的信任…他是一個優秀的領袖,但是在我心中仍然希望是直人那樣的日本人領導我們嘴上說著要相信他,事實上我一直是最提防他的人
 
「到了。」扇要想著自己的問題,並沒有注意走到了哪裡,聽見傑瑞米亞的聲音才抬頭張望,從其他人相同的表情看來,大約都是如此。
 
「這裡是…病房?」
 
傑瑞米亞敲了敲房門,說:「ZERO,所有人都到了。」
 
「請進。」
 
傑瑞米亞打開門當先走入,房內只有一張病床,ZERO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雲層,C.C.抱著腿坐在房間角落的行軍椅上,娜娜莉的輪椅停在病床旁邊,咲世子侍立在她的身後,而她握著病床上那人的手,臉上有著溫柔的微笑。
 
病床上睡著的那人是---
 
「魯路修!」
 
ZERO轉過身來,對著驚愕的眾人,面具上看不見他的表情。
 
藤堂最先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他排開眾人,對ZERO質問道:「朱雀,這是怎麼回事?你的主君又想要作些什麼?」
 
黎星刻也在同時走到了傑瑞米亞的背後,雙手扶上腰間的劍柄,眼睛直盯著ZERO與Orange的動作。
 
ZERO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斟酌他的用詞,然後他說:「藤堂先生,第零騎士樞木朱雀已經死在爭奪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戰爭中,我是弱者與和平的守護者ZERO。日前殺死了不列顛尼亞帝國的暴君,第99代皇帝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這兩點是不變的事實。
 
「今天召集各位,是因為各位是將要決定世界未來的領袖,魯路修活著的事務必讓各位知道,請各位稍安勿燥,有什麼問題,等魯路修醒過來以後再談吧。」
 
藤堂聞言,緩緩靠到了門邊的牆上,抱著愛刀安靜的等待。黎星刻也靠到正對著病房的牆邊,手仍然扶在腰間的劍柄。
 
柯內莉亞走到娜娜莉的旁邊,輕輕的撫摸娜娜莉的臉。

「柯內莉亞姊姊。」娜娜莉叫了一聲柯內莉亞,但是眼睛仍然一直盯著魯路修的臉。
 
「娜娜莉…魯路修還好嗎?」
 
「醫生說哥哥沒有傷到內臟,只是穿刺傷比較嚴重,不過哥哥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只要睡夠就會醒過來的。」
 
說著,娜娜莉空出一隻手來握住柯內莉亞的手。
 
柯內莉亞隨即感覺到她的手被沾濕。
 
「娜娜莉?」
 
「哥哥他還活著,他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
 
空調讓病房裡維持著適當的溫度,即使有這麼多人也不感到氣悶。傑瑞米亞讓人搬過來幾張椅子,娜娜莉在柯內莉亞的安慰之下不久就停止流淚。
 
神樂耶坐在病床的另一側,心中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難過。
 
(你為什麼還活著…)
 
她伸手輕輕握住魯路修的另一隻手。(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直接握到你的手。)睫毛一顫,一滴眼淚滑落臉頰。只有這麼一滴,然後神樂耶定定的看著魯路修的臉,想起了合眾國聯合會議中的魯路修
 
(那也許是你第一次直視著我,也是我第一次不敢看你。)
 
(你現在是魯路修,不是ZERO了…但是我也不喜歡ZERO了…)
 
(世界就要走向和平了,而且你還活著,真好…)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又或者根本沒有多久。
 
扇站在藤堂的旁邊,從看見魯路修之後,他臉上的表情好像放心下來,又好像非常凝重。
 
藤堂沉默許久,突然叫了一聲:「扇。」
 
過了半餉,才聽見扇要不知道是不是回應的回應:「魯路修活著。」
 
「…他是活著。」
 
語畢又是一陣沉默,扇猶豫的開口說:「藤堂先生,你怨恨魯路修嗎?」
 
「…他沒有對不起我們。」
 
「戰爭死了許多人…」
 
「…戰爭已經結束了。」
 
「ZERO欺騙了許多人…」
 
「ZERO現在就站在我們的對面。扇,你究竟想說什麼?你想殺死躺在前面的這個少年嗎?」
 
話語迴響在安靜的病房中,柯內莉亞感受到娜娜莉握著她的手變得好僵硬,她怒目瞪視站在門旁的兩人。扇要無視於她的憤怒,神色複雜的看著魯路修的臉。
 
「不…不…藤堂先生,你說得對…他沒有對不起我們…是我們,不,是我對不起他。」
 
扇猶豫了一會,又說:「藤堂先生…」
 
「扇要,優柔寡斷是你最嚴重的毛病。」
 
「…你想殺死他嗎?」
 
「…戰爭,已經結束了。」
 
 
(是啊…戰爭結束了。)
 
黎星刻冷眼看過房內的眾人,衡量著局勢。
 
(魯路修的計畫成功了,收攏世界武力的同時又把責任全都用死亡攬下,即使還有想要人想要對抗這些曾經是魯路修麾下各種勢力,既找不到資源,也沒有大義。)
 
不列顛尼亞、日本合眾國、超合眾國議長與我中華聯邦,能將這些力量緊緊的聯合在一起,世界就會在我們所主導的和平之下發展,天子也能夠安穩自由的生活。
 
(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如果你已經死去也就算了,既然你還活著,為了我中華聯邦與世界的和平安泰,你就要好好活著,一直活下去!)
 
一念及此,黎星刻對於現狀已經有了方針,手也慢慢的離開劍柄,整個人的銳氣放鬆下來。
 
坐在牆角的C.C.感覺到黎星刻這樣的變化,嘴角撇起笑容。
 
(真的是精明的男人,魯路修,現在你想要死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了。)
 
C.C.的視線在ZERO和魯路修之間漫不經心的移動。
 
(樞木朱雀也真是壞心的傢伙,唉,害我浪費這麼多的淚水。)
 
 
病房裡很安靜,所有人都耐心的等待著魯路修自己醒過來。
 
魯路修身上那種熟睡的感覺逐漸消失,在場的不是武力卓絕之人,就是全神關注著魯路修。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明白一件事,魯路修就要醒來了。
 
「嗚…呃…」魯路修輕輕的掙扎著,娜娜莉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搖晃:
 
「哥哥,起床了,哥哥。」
 
在妹妹的呼喚之下,少年緩緩張開了他的紫色眼睛。
 
迷濛的雙眼之前是兩張滿溢著關心的漂亮臉孔,魯路修的雙眼沒有焦距,他迷迷糊糊的說:
 
「…早安啊,娜娜莉,我還要再睡一下…咦?神樂耶?」
 
瞬間,魯路修的瞳孔放大,看了看現場的狀況,猛的抽回自己的雙手,他是如此的用力以至於娜娜莉和神樂耶握著他的手都被甩開。
 
他看著自己的手,胸腹與後背的傷口傳來的痛楚提醒著他應該已經是個死人。
 
(我為什麼沒死?為什麼我會沒死?)
 
娜娜莉擔心的看著他,用儘量溫柔卻忍不住顫抖的聲音說:「哥哥,太激動傷口會…」
 
「朱雀!」
 
魯路修憤然轉頭盯住ZERO,眼中的怒火與怒吼的聲音把娜娜莉嚇住了,她驚懼的看著從未看過的魯路修,美麗的大眼中盡是害怕。
 
但魯路修無視於她的惶恐,只是盯著ZERO沒有表情的面具再一次怒吼:
 
「朱雀!為什麼我還活著!」
 
ZERO平靜的回答著,就好像和朋友進行日常的交談一樣:「我避開了你的內臟,傑瑞米亞卿用最快的速度撤退帶走了你的身體,用預先準備好的醫療人員與設備進行搶救…」
 
「我問的不是這個!為什麼我還活著!為什麼沒有完成零之鎮魂曲!」
 
「…魯路修,你太狡猾了。把世界交給我們以後,就想要一個人走掉嗎?被你留下來的人要怎麼辦?」
 
「我們明明約好了,朱雀!要完成零之鎮魂曲。你怎麼可以不守約束?」
 
「…說到不守約束,你也一樣魯路修,和大家約好了要一起看煙火,你卻想要偷跑?」
 
「…我殺死了這麼多的人,又怎麼能繼續活著...羅洛…夏莉…尤菲…」
 
在這個時刻聽見尤菲的名字,朱雀不禁有些分神。
 
就在同一時分,紅色的翅膀在魯路修的雙眼中飛起:
 
「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下令,殺死我!
 
除了神樂耶在一瞬間內閉上眼睛避開魯路修的目光,沒中過GEASS的扇要、藤堂鏡志朗和黎星刻三個人在收到命令的瞬間,雙目泛紅,抽劍拔槍!
 
C.C.馬上敏捷的從行軍椅上撲向黎星刻,在星刻接近病床之前勾住了他的腳,把他絆倒在地,咲世子隨即從上方制住星刻,並用苦無把他釘在地上。
 
傑瑞米亞則是利用體型優勢將藤堂壓制在牆上,並且把他的刀打掉,武士刀喳的一聲插在地上。
 
扇要的槍在拔出來以前,就被ZERO飛腳踢中手肘,順勢壓制。他大喊:「Orange!」
 
傑瑞米亞在他大喊得同時發動了GEASS消除器,一瞬間拼命掙扎的三個人其GEASS都被消除,連帶著所有中過GEASS的人,GEASS統統都被消除掉了。
 
神樂耶在混亂發生的當下就撲到魯路修的身上,以阻擋他可能遭到的攻擊。
 
娜娜莉也用自己的身子盡可能的把魯路修遮住。在傑瑞米亞發動消除器的同時,聽見了魯路修在拿走達摩克利斯之鑰時對她所說的話。她死死的抱住魯路修的腰,無法停止的低泣著,嗚噎著。
 
魯路修眼看求死無望,他對傑瑞米亞大吼:「Orange!完成你的忠義!完成你主君的願望!」
 
傑瑞米亞放開藤堂,直視著魯路修,藍色的瞳之翼與紅色的瞳之翼正面相對,一點不讓:「陛下已經被ZERO殺死,陛下在死之前要我配合ZERO建立和平的世界,瑪莉安娜皇妃的兒子,是不會死在和平的世界裡的。」
 
「你…」
 
柯內莉亞在消除GEASS後復甦的記憶中看見了魯路修曾經的怨恨,回過神來又看見娜娜莉死死的抱著魯路修哭泣,心中一股怒氣上湧,走上前用力的給魯路修一巴掌。
 
帕的一聲!魯路修白淨的臉上多了一個掌印。魯路修轉過頭來用那一雙紅色的瞳之翼看著她,而她毫不畏懼的與魯路修怒目對視: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想讓娜娜莉兩次看見她的哥哥死在她的面前嗎?」
 
「我…」
 
神樂耶抱著魯路修的脖子,哭著說:
 
「現在即使你死在這裡,也沒有人會感到高興的。」
 
「沒錯,」恢復神智的黎星刻,在咲世子的幫助下掙脫了苦無:「你的身份不再具有意義,此刻求死毫無價值,只是自我滿足而已。」
 
「魯路修少爺,活下去承擔責任遠比用死來償還要困難的多,那才是男子漢應選的道路。」咲世子說。
 
「你們…」
 
「沒錯,魯路修,你還欠我一個契約沒有完成。」
 
「C.C….」
 
魯路修避開這些人的眼神,看向扇與藤堂:
 
「我欺騙了許多人,利用了許多人,踐踏了人的意志。這樣的我難道還有資格再活下去?」
 
扇扶著被踢中的手肘,似乎是脫臼了,但他還是忍著疼痛說:「你欺騙了我們,但是你也給了我們生存的目標和實踐的道路,沒有你,黑色騎士團根本不會存在,沒有你,我們仍然在神聖不列尼亞帝國底下掙扎。你沒有對不起我們,是我應該更相信你。」
 
藤堂拔起地上的刀收進鞘中,說:「戰爭已經結束了,既然戰爭結束了,就不該再有任何死亡。」
 
「藤堂…扇…」
 
魯路修隨手撫上娜娜莉的頭,娜娜莉隨之抱的更緊。
 
「娜娜莉?」
 
「我只要能跟哥哥兩個人生活就滿足了,沒有哥哥的明天…這種未來這種未來…我不要!」
 
「…」
 
「魯路修,」ZERO走到魯路修前面,透過面具直視著他,說:「全部的事情都已經落幕了,零之鎮魂曲已經完成,不列顛尼亞第99代皇帝死在ZERO的手裡,所有的問題都會被放到談判桌上,世界正要走向和平。現在開始,一切都會開始照著你的計畫前進。但每次你的計畫都會在關鍵的時候出問題,我們不能沒有你留在這個世界上以防萬一。」
 
「朱雀…」
 
「有權利開槍的,就只有那些有被射殺的覺悟的人,但是有資格活著的人,也只有那些有覺悟承擔明天的人。只有這樣,死去的人才會得到安慰。我相信尤菲、夏莉和羅洛也會贊同我所說的。魯路修---」ZERO面具的眼罩打開,在綠色的瞳孔裡反映著紅色的瞳之翼。

---活下去!」

魯路修看著這反射出來的GEASS,良久之後,他低下頭去,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知道了。」

 
幾個月之後,魯路修駕著載貨馬車行駛在鄉間的小路上。
 
他回想著離開日本前,在軍用機場最後一次和朱雀的對話。
 
「魯路修。」
 
「ZERO。」
 
「你不用先去見見卡蓮嗎?她還不知道…」
 
「…我現在還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去見她。」
 
「這樣嗎?你應該要見的人還有很多吧。」
 
「…是啊…等我整理好心情,我會去的。」
 
「…」
 
「…」
 
「ZERO,我走之前讓我看看你的臉。」
 
「?」
 
「把面具拿下來」
 
ZERO從面罩裡向塔台通訊,數分鐘內整個軍用機場空無一人。
 
他把面罩除下,露出好久不見的,屬於樞木朱雀的面孔。
 
紅色的瞳之翼又在此時揚起。
 
「魯路修?」
 
「朱雀,活下去。」
 
少年露出了笑容。
 
「活下去。」
 
他們雙手緊握,就像多年以前那樣。
 
此時,C.C.從馬車貨箱的稻草上看下來。
 
「大難不死的人想到什麼這麼高興?」
 
「嘿。」
 
C.C.見魯路修沒有回應,撇了撇嘴。
 
「C.C.」
 
「嗯?」
 
「再跟我說一次你的名字吧?」
 
「哼。」
 
C.C.一個翻身,躺回了稻草堆中,想著想著,突然笑了起來。
 
「王之力GEASS會使人孤獨,呵,好像有點不對啊,是吧,魯路修。」
                   
12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477 筆精華,02/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