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32

【同人】王者之書

樓主 曼陀 Mountaintea
GP58 BP-

    有一個國王,他戰勝了無數猛獸般的強敵,統治的時光是如此漫長。
    直到所有城邑在他的絕望中燃盡,人們仍指著滾滾的黑煙說,那是
    乘著龍的君王在天空中翱翔。

    有一個國王,無比俊美但又無比猖狂,所有寶石般美麗閃耀的光陰,
    他只願與自己的好友分享。但是時光將他唯一珍惜的友人帶走,於
    是他讓狡猾的蛇偷走了永生之證,回到自己的國家作仁慈的王,直
    到終老。

    有一個國王,他的妻子豔麗無雙,他的權威無遠弗屆,連太陽都只
    能在他的命令之下輝煌。然而美麗的妻子卻先他一步取走了永生之
    證,投身水下的月亮,留給深愛的丈夫歲月的安詳。

    有一個國王……





  魯魯修睜開眼睛。

  掩閉的窗板縫隙中透入了薄薄一束金色的日光,他茫然地注視著那道虛無的光芒,表情空白。日光中,有細微的塵砂流轉翻飛,纖縷分明,映襯得光線以外的空間更顯昏暗模糊。

  周圍是如此靜謐,靜得他可以傾聽自己的心臟沉穩、有力地跳動的聲音。

  像是不曾須臾停止。

  彷彿在心中是排演過無數次那樣,魯魯修偏過頭,幾乎沒有一點驚訝地迎上了CC的目光。她蜷著身體抱緊了膝蓋,一瞬也不移地凝視著他,金色的眼睛裡,有千年的砂塵翻飛不已。

  她看著他,緩緩地扯出了一抹笑,帶著魯魯修熟悉的那種輕微的嘲弄,「『死』了兩天──看起來,你還真是渴望死亡呢,魯魯修。」

  「……啊,或許是吧。」魯魯修坐直身體,身上披蓋著的衣物滑落。撫著胸前的巨大傷痕,他淡淡地回答。「這麼說…CC,妳那時『死』了多久?」

  CC的眼神迅速冷了下來。

  那終究是個禁忌。不過,他也不是真的想要知道。

  互相譏諷、彼此試探,即使早已失去了最初時候的用意,卻是他與這名女子最自然的相處模式。

  他背轉過身整理衣服,披上襯衫,手指掠過質料輕軟而沒有紋飾的外衣,默認了問題的無解。

  不過正如往常一樣,他原以為不會得知的答案總是意外地在背後揭露,難以預料的少女語氣平淡得近乎漠然,卻依稀有種蒼涼的溫柔,「……在日落以前。」





    有一個國王,他心愛的妃子青春美貌,眉間卻總是帶著厭倦的譏嘲,
    王散盡千金也難換得她歡然一笑。直到城破國滅,兩人被綁在火刑柱
    上焚燒,美麗的妃子依舊是嘲諷地輕笑。





  『惡逆皇帝』遭到誅殺後的半天之內,人們陷入了一種慌亂的激情。

  神聖不列顛帝國第九十九代皇帝採取的是全然的高壓獨裁、將臣民視為沒有思考能力的奴隸的統治方式,因此在他突然殞命之時,不僅人民因為沒有了強大的壓力和命令而感到茫然,就連那些差點命喪刑場的帝國反抗者也一下子陷入了困惑,迷惘於今後行動的方向。

  在那個慌亂的激情之夜,盈月高掛,夜空無比晴朗,繽紛的煙火在天際綻放。燦爛的光芒照亮了每一張臉龐,人們無論膚色和年齡,手拉著手跳著錯亂的舞步,縱聲高笑,無論何處都有著歌唱,彷彿不知有明天地嬉鬧。

  逃過死亡命運的娜娜莉公主卻為哥哥的死哭了又哭,終於昏睡在如安眠般的遺體旁,在夢中仍然淌著無盡的淚。而ZERO也在──面具掩蓋之下,他或許正凝視著這對兄妹,思索著絕對的權力之類的難題。

  但是此時翠綠長髮的魔女出現在正義英雄ZERO眼前,對他說:「把魯魯修給我。」

  「魯魯修?CC,為什麼妳……難道說!」ZERO發出了往昔任何紀錄中都不曾顯露的狂亂聲音。

   「為什麼?」她將魯魯修扛上了運輸檯,頭也不回地離去。翠綠髮絲飛揚在空氣裡,只有微哂的片言飄落,「『若非持盾而歸,則乘盾而歸』,我是他的盾,不是嗎?」





    有一個國王,因為珍愛的妻子遇害身亡,於是他決心打破陰陽的界線,
    讓生與死一樣模糊漫長。





  卸下一身鑲金綴玉的雪色皇袍,世人口中的惡魔依舊還是少年模樣。

  俊秀的臉龐柔軟而冰冷,嘴角上揚的形狀如同精工刻出,安詳的表情籠罩著森白死氣。

  已經有多少次了呢?在一旁默默注視著契約者死去──CC恍惚了一下,眼前有無數面孔變換,而她守著屍體,彷彿從未離開過。

  街道上的喧鬧聲逐漸平息,紛亂擾攘的人群狂歡之後總會回到日常,但眼前的少年還是安詳地躺在那裡,恍如沉睡。

  牆角滿是血污的絹質裡衣發出了難聞的氣味,她抱緊了膝蓋,不自覺地更用力蜷起身軀。

  這樣就好了。CC心中低語。

  就像這樣,安靜地在此沉眠,直到白皙的皮膚浮出暗紫的斑點,浮腫地滲出屍水,空氣中瀰漫著血肉腐敗的腥甜……

  就這樣死去,在世人的歡欣鼓舞中化為塵土。

  如果這樣,那就好了。

  把魯魯修胸口微弱的起伏當作昏暗中的錯覺,她垂下眼簾,心中喃喃低語著。

  人們稱此為祈求,或是願望──然而那是唯有生者才擁有的權利。CC比誰都清楚,世界奔流不息,從不回頭眷顧他們這些被遺留在時光彼岸的CODE持有者的心願。

  當魯魯修睜開眼睛的時候,白皙俊美的面容籠著森然死氣,漠然仰視的暗紫色眼瞳倒映著晶石般硬質的光。在那一瞬間CC幾乎難以斷定,他和不列顛皇陵中歷代王者的石棺雕像,究竟誰更像是活著的一方。

  那時的自己,又是什麼表情呢?

  當少女睜開眼睛的時候,教堂高挑的鑲嵌花窗灑下落日燦爛的輝光。她愣愣地注視著這熟悉而陌生的景象,在染血的視線中,那豔紅的光芒裡有細微的塵砂流轉翻飛,如同鮮血般,歡躍,而且溫暖。

  如同鮮血般……她緩緩轉動眼珠,呆滯的視線落在祭壇前。

  她熟悉的,會溫柔地、慎重地、彷彿發自內心般呼喚少女名字的修女躺在那裡,一如獻祭的羔羊。曾經溫暖地懷抱著她的胸膛和脖子開著大口,整個身體像是漂浮在血海之上。但是那張無比熟悉的臉龐,卻充滿了她陌生的,極致的幸福而虔誠的笑容。

  她就這樣一直看著,直到聽見從自己喉嚨中撕裂出似乎熟悉卻又無比陌生的,混雜著哭號與狂笑的嗥叫。

  ──每一個細節都清楚得彷彿可以觸摸,但是現在回想起這些,CC卻已經幾乎沒有感覺了。

  被世界所囚禁,無止盡地追求著得不到的死亡安息,這就是現在自己的樣子。而在不可知的未來,是否也會成為眼前少年的模樣?

  啊啊,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她會在另一個少年眼前帶走魯魯修,因為他和自己相像又不像;為什麼她要留給他模糊含混的話語,因為即使空洞虛無,即使悲傷而苦澀,那終究是個希望……

  接觸到魯魯修的視線,CC緩緩地、諷刺地笑了起來。

  那是她和他,都已經得不到的事物了。





   有一個國王,他堅信自己可以為世界帶來美好的未來。人民後來都過著
   和平美好的日子,因為在那個未來裡沒有這個國王存在。





  哈里奧波里斯如同其名,熾白的陽光照得所有景物都褪了顏色。午後的街道上,汽車帶著巨大的噪音磕磕碰碰地開過,不時有乾燥的風吹起,漫天塵砂翻飛,三三兩兩的行人對此熟然無視,漫步的姿態有種老舊歲月的倦怠和懶散。

  這景象幾乎沒怎麼改變過。

  將視線自永遠積滿塵埃而灰濛的窗面移開,CC看向房間深處的少年。「真想不到啊,你們竟然做了那種計畫。」

  「這不至於會讓妳驚訝吧,魔女。」黑色的騎士在魯魯修白皙修長的指間迴轉,「現在也只是決定了戰略而已,若是有個一著之差,那就Game Over了。」

  「哦~」CC笑了一聲,「雖然是這麼說,但你很有自信嘛。」

  「我和朱雀聯手,在這世上大概沒有做不到的事。」

  「我記得瑪莉安娜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這個世界,可未必會照著你們的意思轉動。」

  魯魯修抬起頭,玩味地看著表情冷淡的翠髮少女,「也許吧,畢竟修奈澤爾不是個容易應付的對手。或者妳打算要說的是GEASS──」他左手支著下顎,似笑非笑。「還是CODE呢?」

  「……」

  「果然是這樣嗎?」魯魯修的聲音出乎CC意料的平靜。

  「不知道,畢竟那不是我的CODE,而且也很難說是正規的傳承──雖然我也只知道自己的CODE是怎麼來的。」她皺了皺眉,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如果是的話,你要怎麼辦?」

  「如果是的話啊……那不是更好嗎?」魯魯修悠然地微笑,像是享受著她的驚愕般換了個更輕鬆的坐姿,「『不列顛皇帝』還是會被討伐,朱雀可以報優緋的仇,而世界依然可以前進……」

  他低聲地,彷彿歡愉至極地笑著,「而且…永生的詛咒──比起死亡,妳不覺得這要更適合我嗎?」

  「……你還真是,都計畫好了呢……」

  「這是必要的覺悟。」魯魯修站了起來,走向CC,沉著穩定的語氣自這番談話以來首次摻進了一點類似計畫遇上意外的慌亂和困惑,「所以,妳不需要露出這種表情啊……」

  對他的靠近冷淡嫌惡地扭過頭,一臉不悅。但是在那一瞬間,她好像就要哭出來似的。

  魯魯修有些猶疑地觸碰著她的頭髮,將少女的肩頭攬入懷中。

  CC輕微地掙扎了一下,貼著少年溫暖的脖頸和胸口,像是放棄了什麼般,她閉上了眼睛。

  曾經的喜悅、感動、愛與恨,與那些情感聯繫的人們,一同被漫長的歲月沖刷淨盡,最後只留下自己。

  只有自己,和過往龐大記憶的廢墟。

  魯魯修為這個世界規劃了未來的藍圖,他計畫了給予人們向未來前進的一切準備。

  這就是魯魯修給自己預定的,他自己的未來。

  將環著少年的手臂緩緩收緊,CC彷彿聽見自己嗚咽似的嘆息。




    來吧,到這裡來,俗世的王者。坦承你的罪孽,你是否曾經對人行惡?
    曾經殺人?曾經誘捕神聖的飛鳥?在這一生中,你是否潔白無辜?

    把心臟放上天秤吧,在真實之前,你的心是否因為罪惡的重量下沉──






  「在這之後呢,你有什麼計畫?」

  「沒有。」

  「……真不像你會說的話啊。」

  「或許……去EU看看吧。不列顛、中華聯邦都已經去過,到EU說不定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是嗎……」

  「那麼妳呢?再去找下一個契約者嗎?」開始踏上永生之途的少年看著早已在這條道路上行走多時的少女,笑容有種無所謂的自嘲,「如果妳真的不想要的話,接收一個或兩個CODE也沒有什麼差別……」

  CC冷哼了一聲。

  「那,要一起走嗎?」他向少女伸出手,「我還有跟妳的契約呢。」

  CC詫異地抬頭看著他,少年回以和煦的笑容,口吻溫柔而慎重,發自內心地許諾,「要讓妳笑的,不是嗎?」

  契約──那都已經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CC恍惚地笑了笑。

  生命是一場舞會,死亡是瑰麗的盛裝,人們在其中翩然起舞。而她只能默默地注視著那燦爛燈火,轉身離去。

  情感、心意和思念,因為死亡的終結而得以永恆。

  漫長的生命,只是使一切都腐朽灰化,最後再也認不清本來模樣。

  曾經的喜悅、感動、愛與恨,與那些情感聯繫的人們,一同被漫長的歲月沖刷淨盡,最後只留下自己。

  但還是忍不住流著淚伸出手,無法停止地追求,即使那是明知自己不可能得到的東西。

  因為在當時,那一切是多麼真摯美麗。

  最初的真誠不會改變,即使眼前少年的心意在漫長的時光中腐朽成灰,兩人終究走上不同的道路。

  她伸出手,放在他的掌心。





    通過審判,王與女王們回到自己的身軀,從死裡復活。
    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永恆。

                            《亡者之書》

---

魯魯修百日(加三天)賀文bbb
 

5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479 筆精華,08/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