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

RE:【其他】【格里西亞x自創】闇之使臣<第十二章>(7/27更新)

樓主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2 BP-

「我可以問妳最後一個問題嗎?」轉頭望向蕾亞,太陽開口問道。

「可以啊。」露出淡淡的笑容,蕾亞毫不猶豫的回答。

「為什麼妳身上不帶有任何屬性?」微微瞇起眼睛,說真的,太陽並不喜歡這種情況,畢竟衣物所帶有的屬性實在不怎麼多,在他看來,蕾亞就像是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偏了偏頭,蕾亞思考了一下才說道:「唔……聽姊姊說我似乎一出生就是這樣子了,好像是靈魂有一部分缺陷,使得我身上不帶有屬性,不過,對日常生活是沒什麼大影響啦……」

「可是,之前妳身上的確帶有屬性啊,雖然……平均的詭異。」

「之前我右手腕上有帶著一個手環不是嗎?」蕾亞停頓了一下,看到太陽點了頭,她才繼續說道:「那是師父給我的手環,它具有偽裝屬性的功能,原本是設計給屬性過高的人隱藏實力用的,不過,卻也能讓我帶有屬性,避免讓有感知能力的人起疑心。之前對姊姊的靈魂和我的記憶的封印也是加諸在上面,所以封印解開了,手環也會跟著碎裂,導致我現在又恢復不帶有屬性的情況。」

這時,蕾亞的師父突然說道:「我會再幫妳準備另一個手環,畢竟現在這樣子並不保險,而且由『墮落的使臣』主導身體時難免會有暗屬性外洩,那樣在光明神殿裡太危險了。」

看見師父沉著一張臉,蕾亞漾出一絲苦笑,她說了聲「謝謝師父」後,便對太陽和教皇說:「剛剛我所說的那些事情,我覺得還是要給十二聖騎知道比較好,當然,要不要說是你們的決定,我沒有權力干涉。」

聽到蕾亞這番話,太陽立刻面無表情的答道:「就算我不說,某條蛔蟲也會自己發現,所以與其讓他事後才來質問我,還不如我先說比較實際。」

嘴角揚起一抹無奈的弧度,蕾亞輕笑著說:「是這樣啊……」

隔天,蕾亞回到聖殿廚房,和廚房大媽解釋翹班的原因並道歉後,整件事總算暫時告一段落了,師父則暫居於葉芽城的一間旅館裡,而靈魂融合的時間是訂在三天後,雖然蕾亞想要盡快進行,但師父似乎想要讓她擁有最後幾天自主身體的機會,所以絲毫不肯讓步,蕾亞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輕輕嘆了一口氣,蕾亞攪拌著做藍莓餅乾要用的麵糰,不知道為什麼,她一直想要快點恢復記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心底蔓延開來,就像是……失去很重要的東西一樣。

「宵夜還沒好嗎?」太陽的聲音突然從她背後傳來,蕾亞僵了一下,接著轉過身,在發現太陽的臉離她不到二十公分後,白皙的臉蛋迅速刷紅,她有些慌亂的說:「太、太陽騎士?!」

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時間還不到九點,蕾亞不禁疑惑的問:「你怎麼現在就來了?」

「因為很無聊所以就提早來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不知道是因為看不到顏色還是蓄意想捉弄蕾亞,太陽並沒有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導致後者的臉色越來越紅,最後終於忍不住退了幾步,但重心一個不穩,她便往後跌去,而太陽也反射性的伸出手,把蕾亞拉進懷裡。

淡淡的薰衣草味傳來,蕾亞瞪大眼睛,呆了幾秒才意識到現在的情況,隨後馬上跳開,雙頰紅的幾乎可以滴出血來,她急忙說道:「對、對不起。」

「沒關係。」太陽隨口應道,他微微皺著眉頭,剛剛,好像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而且為什麼,有那麼一瞬間,蕾亞的身影居然和記憶中的『她』重疊?

奮力揮下一劍,所造成的氣流令雪白的髮絲飛揚,蕾亞一人置身於偌大的練劍場中,畢竟現在隨時都有被不死生物攻擊的危機,不加緊腳步訓練自己的劍術是不行的。

只是,似乎還是要有個人教比較好吶,可是在很久之前我的劍術就已經比師父強了……

不過,這也難怪,師父本來就是專攻魔法而不是劍術啊……

一陣微弱的腳步聲由遠到近緩緩靠近,蕾亞機警的回頭一看,在看見黑壓壓的身影後,她露出禮貌性的微笑,道了聲:「審判騎士。」

後者以沉默做為回應,蕾亞對此也不以為意,當她轉過身想繼續練劍時,一個念頭突然浮現在心裡,她開口道:「審判騎士,可以請你教我劍術嗎?」

審判瞥了她一眼,答道:「論劍術,魔獄騎士長比我更厲害。」

「唔……審判騎士應該聽太陽騎士說過我的事了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後,蕾亞接著說道:「不死生物靠近我都會萌生一種近似本能的殺意,要壓抑那種感覺非常困難,魔獄騎士太接近我,只會讓他痛苦而已。」

思考了一會兒後,審判淡淡的說道:「先比一場如何?」

露出燦爛的笑容,蕾亞乾脆的答道:「沒問題。」

「你們要做什麼!」屬於男性的大吼自門外傳來,房內白髮的小女孩和一名長相清秀的褐髮女子瞪大眼睛,她抱起女孩,將她放到衣櫃裡,輕聲說:「躲在這裡不要出聲,媽媽等一下就回來。」

女孩乖巧的點點頭,大大的白眸透露著些許的不安,看著母親闔上衣櫃的門,四周變成一片黑暗,她靜靜的待在衣櫃裡等待,努力不去理會外頭的吵雜聲響,不會的,事情絕對不會變成她想的那樣……

疑似液體噴灑和重物落地的聲音自門外傳來,女孩輕輕顫了一下幼小的身子,晶瑩的淚珠逐漸在眼角成形,她緊咬著下唇,自始自終都沒有發出聲音,不斷的催眠自己,絕對不會有事……

過了許久,外頭又恢復成一片靜默,女孩壓抑住想出去查看的情緒,繼續待在衣櫃裡,突然,腳步聲伴隨著液體濺起的聲音接近,聽著腳步聲靠近自己所在的衣櫃,女孩屏住氣息,爾後,大量的光線湧進衣櫃裡,女孩忍不住瞇起眼睛,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名黑髮黑眸的女子,但女孩的視線卻越過她,看向她的背後……

映入眼簾的,是一具失去頭部,但憑著體型依然可以分辨出是女性的屍體,而屍體缺少的那一部份,正躺在一公尺外的地板上,圓睜的眼睛可看出她死前的恐懼,隱忍已久的淚珠終於奪眶而出,女孩撲進黑髮女子懷裡,大聲的哭泣。

「哈、哈……」蕾亞喘著氣,猛地從床上坐起,她輕揉著太陽穴,疲憊的爬下床,光著的雙腳碰到地時反射性的縮回,但隨即再度踩上,隨手拿了一杯水,蕾亞走到鏡子前,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不過在看到自己的慘樣時還是嚇了一大跳。

平常梳的柔順的長髮此時胡亂的翹著,平常有精神的白眸正迷濛而無神的看著自己,清秀的臉蛋上滿布淚痕,下唇被自己咬得有點紅腫甚至滲出血來,每次每次,只要做這個夢就會這樣……

啜了一口開水,蕾亞放下杯子,穿好鞋並推開門,輕盈的躍上屋頂,從什麼時後,這裡已經變成她思考事情的地方了吶……

屬於夜晚的風迎面吹來,撩了撩雜亂的頭髮,蕾亞望向夜空中的明月,很久沒做這個惡夢了呢,自從師父把記憶封印起來就沒有了。

那妳會後悔解開封印嗎?

心裡傳來一陣聲音,蕾亞知道是存在她身體裡的另外一個靈魂,她閉上眼睛,搖搖頭,輕聲說:「不,我一點都不後悔,如果沒有解開封印,太陽騎士就會因我而受傷,我也沒辦法遵守小時後的諾言,而且……我真的好想找回那段記憶。」

抱歉,如果我那時候注意一點,妳就不會看到那樣的畫面了。

聽到這樣的道歉,蕾亞露出一絲微笑,道:「沒關係。」

就算平常看不出來,蕾亞也知道,姊姊比任何人都溫柔,從小時後就是這樣,不經意的舉動總是流露著細心,而外面那層冷漠,只是當使臣時所培養出來的保護色而已。

感到心情平靜許多,蕾亞跳下屋頂,走回房間,打算在上班之前在休息一會兒,好能應付和審判騎士約好的劍術切磋。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後面那段有人覺得太血腥嗎=W=(雖然對我來說只是初級(咦

小亞妳的個性真是越寫越可愛啊(心

真容易就臉紅XD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9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