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4

【其他】<同人>無悔˙雲

樓主 庭仔 s7158505
GP0 BP-

<書上說,身為白雲騎士長,我要聽太陽騎士長的話。>

 

      可是他幾乎沒要求過我什麼。他會找審判騎士長幫他買藍莓派,找寒冰騎士長幫他做點心,就是沒要求過我什麼。而我總是習慣性的躲在他門外走廊的櫃子裡,等著他可能一個月一次的叫喚。

 

     我應該是漂泊不定的白雲騎士長,我很清楚自己的職責所在。

 

     可是......我還是會寂寞。

 

 

     ***

 

 

 「白雲騎士長好。」「白雲騎士長好!」「白雲騎士長怎麼站在走廊上......白雲騎士長好!」此起彼落的聲音在走廊上響起,只是身為被打招呼的那個人,白雲似乎沒怎麼聽到。

 

今天沒有在書櫃中,也不是在圖書館,白雲一個人呆呆的站在走廊一角,對身邊的聲音似乎充耳不聞。

 

「白雲!」一個聲音終於中斷了他的思考,他略微側頭。

 

永遠如陽光般燦爛的柔順金髮,如寶石般亮麗的天藍色雙眼,讓人無法移開目光的笑容。

 

「聽亞戴爾說你自己一個人站在走廊上,我還嚇了一跳呢!」太陽笑嘻嘻的遞了一塊巧克力給白雲,自己也吃了一塊。

 

「......謝謝。」白雲其實不是特別喜歡這種甜甜的東西,只是因為是太陽給的所以就吃了。

 

「其實這袋巧克力是從審判那裡搶過來的,我還是比較喜歡寒冰特別為我做的超甜巧克力呢。」太陽稍微股起了兩頰,雖然是為慍的表情但看起來是說不出的可愛。

 

但,白雲卻感覺到心裡有一絲煩躁。

 

左一聲審判,右一聲寒冰。

 

我......有一點不太高興的感覺。

 

「太陽,我先回圖書館了。」白雲低下頭,低聲說到。

「嗯。」太陽一點挽留的意思都沒有,只是笑笑的看著白雲離去。

 

貫徹自己身為白雲騎士長的職責,他走在比較陰暗的地方,但腦袋卻開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亂想了。

 

如果剛剛要走的是審判,他應該會纏上去或者拉著他的袖子要求他不要走;如果剛剛要走的是寒冰,他應該也會做同樣的事吧?

可是今天要離開的是我,所以他沒有任何的挽留,因為我對他而言,不過是可有可無罷了。

 

白雲的嘴邊不由的勾出一抹苦澀的笑。

 

 

回到圖書館後的白雲一直感覺到心神不寧,煩躁無比的感覺圍繞著他的心頭揮散不去,他應該是無憂無慮、沒有任何束縛的白雲才對啊!怎麼......怎麼現在......

 

稍微壓抑了煩躁的心情,白雲隨手從書架上抽了一本書來看,但怎樣也無法專心於書本上的文字,他只好百無聊賴的隨便翻到某一頁讀了起來──

 

『潘朶拉抱著雙膝無聲的哭了,為什麼她愛的那個人就是無法愛她?為什麼他寧可去找隔壁村的女孩聊天就是不肯來找他?那個黑髮黑眸的女生到底是哪點比她好?而且聽說他也很喜歡隔壁點心坊的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好像會做很多好吃的點心......他可以喜歡那麼多人,為什麼就是不能喜歡她呢?』

 

「啪!」看到這裡,白雲重重的把書闔上然後丟到遠遠的角落。

 

這是哪門子的故事情節?也太巧了吧?爛透了!不看還好,越看心情越糟。我看我還是不要待在圖書館好了,免的隨便抽一本書又看到什麼莫名奇妙的東西。

 

抱持著無比惡劣心情的白雲騎士長也不管會不會有來借書的聖騎士,大力的把門關上然後再重重的鎖上後便走了。其實他平常是不會有如此情緒化的表現的,但是現在......偶爾也可以耍脾氣吧?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在有點渾渾噩噩的時候,地上的一張全彩傳單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另一邊,沒有感覺到任何一點怪異的太陽騎士長正在審判騎士長的房間裡。

 

「吶吶,雷瑟,你眼睛下面那兩條黑黑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啊?」西亞一隻手撐著臉頰,一隻手比著雷瑟˙審判的眼睛。

 

「喔,那個是黑眼圈。」雷瑟正忙著改公文,隨隨便便的就丟給他一個回答,不過西亞可是一點都不滿意這個明顯就是在唬他的答案,他把臉湊近雷瑟說:「真的嗎?雷瑟你在敷衍我。」

 

西亞的臉靠太近了。對雷瑟來說非常有殺傷力。

 

雷瑟伸手扣住西亞線條優美的下顎,輕輕的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

 

「那西亞想聽什麼答案呢?」雷瑟輕笑,還伸出小舌,輕輕的舔了一下西亞的耳朵,「你是想聽......我晚上陪你太久,所以沒睡好有了黑眼圈這個答案嗎?」說著說著手還不規矩的伸到西亞的背後,沿著西亞線條窈好的背脊往下摸。

 

「臭雷瑟,今天沒那個心情啦。」西亞鼓著臉推開他,扮了個鬼臉打開房門跑掉了,不過雷瑟倒是很滿意的看到西亞臉上的一抹嫣紅,笑了笑搖搖頭回去改他的公文。

 

 

***

 

 

太陽剛轉出來就遇到白雲。奇怪最近白雲怎麼都站在那麼明顯的地方啊?

 

「白雲。」太陽稍微側了側頭,露出一個......可愛又疑惑的表情。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白雲確實在心理感受到一個「萌」字。

 

默默的,白雲攤開手掌,裡面赫然是一張葉芽城最有名的點心店傳單,上面還大大的寫著「藍莓派,今日試吃!持本卷者免費享用兩塊!」

 

看著這張傳單,太陽瞪大了眼睛,一把搶過來細細的研究了起來:「喔喔喔!白雲你真是太厲害了......耶?你怎麼會有這張傳單啊?」

 

「圖書館門口撿的。」

 

「啥?誰會把藍莓派傳單扔在圖書館門口啊?要扔也是扔在我房裡吧?」

 

「搞不好是點心店老闆扔進來的。」

 

「想不到我愛吃藍莓點心的名氣大到連點心店老闆都親自送傳單來耶!不過他如果能直接把藍莓派送到我房裡會更好......」太陽眨著寶石藍的雙眼開心的說。

 

白雲的想法很妙,但太陽的想法更妙。

 

「好吧,我們去看看。」也不等白雲回答,太陽就抓著白雲的手跑回房間,抓了兩件斗篷出來塞了一件給白雲。

 

「做壞事專用物......雖然你應該不用......?」太陽說著說著又要把被被白雲抓在手裡的斗蓬扯回來,但白雲卻抓的死緊。

 

「不,給我吧。」白雲不疾不徐的把斗篷披上。

 

披上斗篷後,白雲的存在感更渺小了,要不是前面很明顯的站著白雲,太陽已經不太確定身前到底有沒有站人了。

 

「好──出發去找我親愛的藍莓派!」

 

 

托著白雲,非常熟捻的左轉右轉繞過半個葉芽城後,太陽停在一間明顯擠了很多人的點心店門口,看著這樣的人龍,太陽露出有些不滿的表情。

 

但不滿歸不滿,太陽也只能乖乖排隊,不然還能怎樣......堂堂太陽騎士為了藍莓派插隊,說出去還能聽嗎?

 

太陽瞇起眼睛看著天上的太陽的位置,算一算時間,他們已經排了一個多小時了。

 

「等好久了喔!而且好熱。」就算有斗篷遮光,但溫度仍然有些高,躲在斗蓬下就有些悶熱。

 

「去那邊,我排隊。」白雲比著轉角的陰暗處,看著一副「我快熱死」表情的太陽。

 

「耶?真的嗎?謝謝你喔白雲。」太陽微笑,開開心心的到角落去躲天上的大太陽。

 

「只要你開心就好......」白雲低聲說著應該只有自己聽的見的話,一向平淡無波的嘴角竟然輕輕的向上勾起一個弧度。

 

是啊,只要你開心就好。

 

 

好不容易拿到了兩個藍莓派,白雲在店外的轉角找到了太陽,可是太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外面的街上看,好像有點呆掉了。白雲輕輕的換了聲:「太陽?」

 

「嚇!白、白雲,嚇死我了......噓,小聲點。」太陽突然聽見聲音,心跳差點停了,一轉頭看見是白雲才鬆了口氣,比了比外面街上。順著他的手指,白雲看見一個「黑色」的聖騎士。

 

黑色的......也只有太陽那位不是好朋友的好朋友──審判了。可是審判......太陽幹麻躲審判啊?

 

「我現在應該是偷跑出來的,被審判看到又要被他唸......走走走,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吃藍莓派,去比較沒人的地方吧。」太陽一臉無奈的說,抓起白雲就往另一個方向跑。

 

今天怎麼老是被太陽拖來拖去的......他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沒有停的跑了一小段時間,太陽還頻頻回頭確認審判有沒有發現他們,最後喘了一口氣停在一個很像廢墟的地方。

 

不,根本就不是「很像」廢墟,是「根本」就是廢墟。大半的牆壁已經圮遺殆盡,只剩下一邊的牆還屹立在風中,還有些許的爬藤類植物攀附其上。

 

「這樣應該就不會追上了......」太陽喘著氣,七手八腳的爬上牆壁,微笑的坐在牆壁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白雲。

 

「白雲上來啊!不要跟我說你上不來喔。你不趕快上來我就沒有藍莓派可以吃啦!」

 

......後面那句才是重點吧?算了。白雲無奈的搖搖頭,腳尖輕點,飛身上牆坐在太陽的身邊,將藍莓派遞了過去。

 

「嗯?只有一個,那一起吃吧!」太陽難得展現他在藍莓點心上的慷慨大方,分了一半給白雲。

 

沒辦法咩,這也是應該的。誰叫他幫自己排了那麼久的隊。

 

太陽很認真的盯了白雲數秒,當白雲被看的有些困窘想轉過頭時,太陽白皙無瑕的雙手撥了一下白雲的瀏海。

 

「白雲怎麼老是把眼睛遮住呢?我覺得白雲的眼睛應該很漂亮才對。」將白雲那過長的瀏海撥到兩旁,太陽輕呼了一聲。

 

「白雲的眼睛......是灰中帶銀啊......好漂亮。」太陽直直的盯著白雲那流轉著美麗色彩的雙眸,讚嘆的說。

 

再怎麼漂亮也沒有你那雙如同寶石般的星眸漂亮啊。

 

白雲又露出一個罕見的微笑,將劉海撥回原位。而這個舉動讓太陽不太高興:「別遮啦!明明就很好看。」

 

「是當初我的老師的吩咐,所以還是遮著吧。」

 

沒辦法,如果是前任白雲騎士長的吩咐那也只好就這樣了,太陽話題一轉:「想不到我們兩個也有會一起出來的時候呢,這樣好像在約會。」太陽啃著藍莓派說。

 

你還是別轉話題吧......明明就是陪你出來買藍莓派而已,什麼約會啊......

 

「這個角度,等一下搞不好可以看到夕陽喔!」

 

是嗎?可是比起夕陽......我更喜歡下午或早上時那種炫目卻不炙人的太陽。

 

「這個地方啊......好像是審判帶我來的。」

 

不要再提審判了。

 

「白雲怎麼都不說話啊?」太陽自己講了好久,白雲卻都沒有回答。

 

我回答在心裡......啊!

 

「我有在聽,你繼續說沒關係。」白雲終於想到自己不能再這麼沉默,答了太陽一句。

 

看著一副認真聽自己講話的白雲,太陽笑了:「白雲你真的是很有趣的一個人耶。」

 

笑的好燦爛、好炫目......永遠吸引他人的目光。

 

看著這樣的太陽,白雲突然明白一件事。

 

其實......自己是喜歡他的。明明早就知道了,又再逃避什麼呢......

 

白雲鮮少曬到太陽卻因練建而顯的有些寬厚的白皙雙手探上太陽的頸項,輕輕的將他攬進懷裡,聞著太陽髮內的淡淡幽香。

 

「白、白雲?」太陽被白雲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有些慌,不安的拉拉白雲的上衣下擺,卻沒有推開他,只是溫順的被他抱著。

 

「抱歉......一下就好......」白雲的聲音悶悶的從太陽的頸窩處傳出,他正在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

 

在一個機不可聞的嘆息後,白雲輕聲開口:「我知道,我永遠比不上審判,可是.....可是......」話就這麼消失在嘴裡,白雲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停留在一個不知怎麼接續的可是。

 

就算白雲沒把話說完,但太陽已經很清楚他想說什麼了。

 

或許,這樣也好吧......

 

太陽的頭輕輕的靠上白雲肩膀。

 

就算這樣炙熱的太陽不是我的,但其實只要能陪在他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對於做了這選擇的我,我無悔。

 

You are my sun for ever.

 

 

 

 

「呃......白雲你的衣服沾到藍莓果醬了......」

 

【END】





-------我是分隔線--------
因為是從word貼過來的所以隔是好像有點怪ˇ
白雲和太陽的溫馨短篇啊~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9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