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911

【廢文】 宮廷紀事 

樓主 .殘. mn50231
GP1 BP-


   那是一個令人驚訝的話語。

   「采靜,妳要嫁給皇太子。」

   說實在的,我當下聽到的反應,除了○○XX之外,就只有◎◎○○了。

   搞什麼東西啊!我剛剛才在學校聽見貴為世子的「李信」跟他女朋友結婚,怎麼一回到家,就跟我說我要跟那驕傲的要死的天之驕子結婚?

   開什麼玩笑!我絕不會妥協的!

   「采靜,我們知道妳很不願意……但是……」

   但是啥?

   該不會就叫我為了還債,毀了我一生的幸福吧?我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和那種人在一起,醜小鴨別妄想變成天鵝。

   「但是……」

   開什麼玩笑!就算討債的來,我也不會改變主意的!

   「采靜……」

        *      *     *

   「結果妳真的改變主意了。」那傢伙還在說風涼話。

   我有點氣的嘟起嘴,我這些日子以來,要這麼這麼這麼辛苦的在這裡接受皇太子妃的教育,還不是因為你這個驕傲自大、目中無人的死皇太子。

   「那又怎樣?」我有點不高興的開口。

   哼,我現在可不是那個平民的,我好歹也可以算是這○○XX的「未婚妻」。雖然會很想吐就是了。

   「哼。」

   他回給我一聲冷哼,已經做好新郎裝束的他,看著我,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但是,在我看來,那個笑,毫無溫度,冷冷的。

   「你這傢伙……有什麼好笑的!」我又嘟起嘴來了。

   當然,其中一個原因,也是頭上那重得要死的什麼冠……

   「……」

   「!」

   這傢伙居然還在哼歌!!

   「……」他看著我吃驚的臉龐,將頭抬高了一點,指了指掛在他耳朵上的小型耳機。

   「……」我有點嘴角抽搐,也很拚命的在忍住要在眾人面前,衝上前扁他一頓的衝動。



        *      *     *




  現在回想起來,那真的是一場荒謬過頭了的婚禮。

  新郎不但毫不理會新娘,而且還在那邊自顧自的聽音樂、哼歌,甚至……甚至還瞧不起我頭上的那個東西!!我又不是自願要帶的!!

  噢、等等……我現在是皇太子妃,我的一言一行都必須小心才行,嗯……對。

  但是……即使如此……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覺得我身旁的這個男人,欠扁透頂。可以的話,我很想在他的頭上套上一個俗俗的麻布袋,然後把他綁起來丟到街上任人扁,讓他當大家的出氣筒。

  等等,他皇太子的出氣筒可不是可以讓別人隨便打的,至少還要收錢哪……

  當出氣筒不但可以紓解民眾工作上的壓力、跟老婆吵架的不滿情緒,還可以知道民眾真正的心聲,身為皇太子的他,何樂而不為呢?

  「妳又在想什麼東西?」

  突然,我腦海裡幻想的「出氣筒」的超級大特寫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怔了一下,發出了奇怪的笑聲:「嘎哈哈……什麼事也沒有。你今天這麼快就回來了?」

  他微微點點頭,仍是面無表情的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妳剛剛在想些什麼?口水都流出來了。是不是忘了吞下去?」

  咦……有嗎?

  我下意識的擦了一下嘴邊。

  ……

  乾的。

  「你……!!」為了防止外人看到我們這種情況,什麼「感情不合」等等的皇后說「對皇室不利的謠言」又再度出現,我關上了門,生氣的轉過頭去:「我沒有流口水!!你騙我!!」

  「那是當然的,如果有流的話,衣服上某個部份會變成深色的。」

  這死李信!!還給我自在的躺在沙發上,還繼續的聽婚禮那天你在哼的那首歌?!哼!我就偏不給你聽。

  「欸……我說啊……」回頭換上了一個諂媚的笑容:「今天我在學校……」

  他拿下了小型耳機,用一個冰山的眼神瞪著我,嘴巴沒有動,但卻發出了:「閉嘴!」的聲音。隨後,他又把小型耳機戴上,在躺下去之前,順便給我一個「少煩我」的眼神。

  啥!什麼眼神啊!

  不要以為庶民出身的我好欺負喔!好!我閉嘴!但是你別沒叫我「別動」!!

  我的嘴角上揚四十五度,轉過身去打開門,向宮女要了一個氣球。

  「李信……這是你自找的。」早就很想要學巫女冷笑幾聲了,今天這回兒終於可以一償宿願。

  我冷笑了幾聲,開始吹起了氣球。他應該看不到吧?他是側著身躺,應該不會突然翻過身來吧?而且他可沒說「不准吹氣球」。

  「喂,」才剛想完,李信又發出了聲音。

  現在,先不理。他可沒說「不能不理我」。

  「我在叫妳。」

  這什麼口氣?好像在叫宮女似的。

  雖然不情願,我還是暫時放下了吹了一半的氣球,慢慢的爬到沙發旁邊。「做什麼?」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想做什麼,申彩靜。」他的語調仍是沒有起伏:「如果妳等一下敢在我的耳朵旁邊『爆破』一顆氣球,那妳就完蛋了。」

  這傢伙背後是不是有長第三隻眼睛啊?

  「還有,在我說『可以行動』之前,妳就一直乖乖的坐在這裡,什麼都不能做,聽懂了嗎?」

  喂,你這是妨礙人身自由。

  「聽懂了嗎?」李信,我求求你的語調不要越來越低沉……我倒還寧可聽你剛才冰冷、無起伏的語調,因為,那代表你還沒生氣。

  既然他背後有第三隻眼,那我點頭就可以了吧?

  「妳點頭我怎麼看的到?」

  奇怪了,既然看不到,那為什麼他知道我正在點頭?

  「是……」我有點無力的說著。

  為了不讓他打擾我待會兒大吃特吃晚餐的興致,我轉過身去跪坐,以免等一下他又說「別盯著我的背看」、「妳做些什麼?」、「妳出去」。

  這個房間的冷氣是目前最涼的(被開太久了),我才不出去呢。


      |  約莫過了三十分鐘

  

  我的腳開始有點麻了。

  原本想要站起來,但卻使不上力,我有點吃力的用雙手支撐全身的重量,咬了咬牙……「啊!」剛開始原本快要站起來了,卻因為腳不知道絆到什麼東西,又要跌下去了……

  我的天啊!我可不想要和地板Kiss!重點是,李信在睡啊!要是這一聲「巨響」把他吵醒了,我待會可吃不消他的碎碎唸啊!

  突然,一雙手,緊緊的分別捉住我的右手臂及左手臂,一把就把我拉了起來。

  「……?」我回頭看著那雙手的主人--「你……什麼時候起床的?」

  「剛才。」李信仍究是面無表情的,但是不知為何,他的眉頭有點緊皺,看起來也有點兒喘。「妳剛才在做什麼?」

  這什麼爛問題?「……在做什麼?就想要站起來啊。」

  「那為什麼全身都在發抖?」

  「因為我腳麻了,所以不太好起身。」

  「……是嗎。」李信放開了我,他的眉頭終於不再緊皺。(雖然還是很喘,不過到底為什麼啊?)「去吃晚餐吧。」

  「呃?這麼早?」

  「嗯,叫她們上菜就好了。」

  我跟著他一同走出了房間。

  「妳剛才那個姿勢很醜耶。」

  「囉嗦!」










>    這是很久以前就答應晴晴的開板賀了,很抱歉拖了這麼久。
>    臭晴晴,為了掌握人物的個性,我又跑去重租一遍野蠻王妃了orz
>    不知道有沒有把李信其實是很關心采靜的感覺寫出來~
>    總而言之,這一篇是來亂的。

>    我放下我的長篇連載來寫開版賀耶,晴晴,我夠朋友吧。(被巴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