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75

【情報】花冠翻譯 繁體中文版(轉載)

樓主 就是如此簡單 a7567049
GP8 BP-

雖然之前板上有人貼過簡體中文的
不過應該有人跟我一樣看不懂簡體字吧..
就把我之前找到的繁體翻譯貼出來囉
不過圖是我自己貼的
原網頁的圖有點小
------------花冠---------------
第一次約紘子前輩,問我緊張不緊張?那是肯定的。雖說是大一歲,也是比我大。而且她又是美女,想要約她的人肯定很多。聽說柴本下周要約紘子前輩出去,我稍微有點著急了。原本還很模糊憧憬的東西,突然變得那麼清晰。我不想讓她被別人搶走。這種事本來就是先到先得,等到了二十歲就深刻感受到了。

"能不能……和你說兩句?"

我在打工休息的間隙裡,鼓起勇氣向紘子前輩搭話了。值得慶幸的是紘子前輩和我在同一時間休息。

"什麼事啊,岡島君?"

想起來,那時候的紘子前輩,一臉毫無防備的樣子呢。在狹小的休息室裡,和我面對面坐著的她感覺是這麼接近。無論是有光澤的嘴唇,還是髮梢處有點捲曲的頭髮。而且,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不知是洗髮水的香味還是香水的香味呢?反正不管哪種,我這種粗人是不會明白的。

"這個週五,紘子小姐是休息吧?"
"是啊,我休息!"
"那你有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我可能是被柴本的事弄得有些心急了,感覺這是我二十年來的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拚命。

"倒是沒什麼事啦,且現在又沒正式工作,估計也就是在家裡蹲著。"
"那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玩嗎?"
"什麼?出去?"

紘子前輩好像有一點吃驚。

"其實我買了車啦,就是沒什麼機會出門,我想在人出去兜風,不過朋友們都不太願意,說什麼不想和我去殉情~真是的,你不覺得他們太損人了嗎?"

這些都是那時朋友為我想的邀約的台詞。那個朋友的名字叫禮人,是小學時代就開始扯上關係的損友了,看起來吊兒郎當的,卻是很受歡迎的傢伙,動不動就換女朋友,大多都很容易上手。同樣身為男人,這種差距算什麼嗎!
禮人教我的話,意外的土。不過,我也沒別的主意,就把他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值得慶幸的是,紘子前輩大笑起來:

"啊啊,我明白,我明白。剛買車的時候,總想讓別人乘坐的,但是總是沒人願意呢!"
"是啊!大家都避開我呢!"

她變哈哈笑著,邊搖著手中的玻璃杯。
我們打工的地方是四日市車站附近的一家家庭餐廳。在休息時間能喝一杯飲料是件快樂的事。我喝的是哈密瓜汽水,紘子前輩喝的是冰咖啡。我剛開始在這裡打工的時候,紘子前輩就已經是老員工了。打工的同伴都稱紘子為前輩,我自然也是跟著他們叫了。雖然這麼說。我和她的實際年齡只差一歲。我二十,紘子前輩二十一歲。我的出生年月比較早,如果再早兩個月的話,就和她是同年了。不過我為什麼要如此在意和她的年齡差距呢?到底是紘子前輩太成熟了還是我太孩子氣呢……雖然不太清楚這些,可我就是覺得自己喜歡紘子前輩,喜歡年長的她。
紘子緩緩地喝著咖啡。就在幾秒間,我突然決得空前的緊張,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好啊!"

很意外的,紘子前輩答應了。

"啊啊?真的可以嗎?"
"「殉情」我是不要啦,所以我會嚴格地教導你要安全駕駛的!"

我身上終於發生了奇跡!感覺現在好像在天國呢!真的要多謝教我那些土氣的邀約用詞的禮人!

"我會帶便當去哦!"
"真的嗎?"
"我喜歡做菜,作為你邀我去兜風的回報,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沒錯,這是天國的中央,這是奇跡!
一下班我就打電話給禮人。

「真的假的,她答應了?」
「是啊,他說去的!」
「你啊要好好感謝我啊。」
「我會的!」平時總是亂開玩笑的,這次我很認真地回答道。

我右手插在口袋裡,左手拿著手機,走在四日市車站前的路上。因為餐廳的停車場並不大,規定是不能開車上班的。而從家裡走到餐廳卻至少需要 30 分鐘的時間。雖然還能其自行車,但我在買車之後,由於一時得意,就把自行車送給了弟弟勇理。原本漫長的回家道路,今天我是一點也沒感覺到。我一邊對手機那頭說著事情經過,腳一邊向前走著。

「我說你啊,」禮人對我說道,「得注意點噢!」
「注意什麼呀?」
「她這麼爽快答應下來,搞不好是沒把你當男人對待呢!」
「什麼嘛,禮人,別說這麼恐怖的話好不好!」
「可不是嗎!我問你,當時是不是很有氣氛呢?」
「什麼氣氛啊?」
「比如稍微有點害羞,或者有點情緒高漲的氣氛啊。你知道的呀,在交往之前的那種心跳感。」
「啊啊,那個啊……」

回過頭再想想,好像一點都沒有那種氣氛啊。她是非常爽快地就說 OK 了。他可能確實沒把我當男人對待呢。不管怎麼說,我還比她小一歲,在工作時她又是前輩,連稱呼都是紘子前輩和岡島君。

不妙啊,我喃喃道:「該怎麼辦啊,禮人?」
「我怎麼知道啊!」多年的損友只是說著很麻煩。「你自己去想啦!」
「拜託啦,禮人~你對女人的經驗最豐富了,在這種時候,要怎麼製造氣氛啊?」
「你啊,應該多失敗幾次,從中得出結論!」

哦哦,上鉤了,我這麼想著。聽著禮人的口氣,有點說教的架勢。禮人在這麼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要教我的意思了。我只要擺出謙卑的樣子,把他捧上天,他應該就會自動傳授他的經驗給我了。

「我明白啊,但是,我沒你這麼熟練啊,你指點我一兩招啦,要是能和紘子前輩這樣的人交往就太棒了。我會感謝你一輩子!」
「一輩子?真的?別忘了你說的話噢!」
「不會忘,不會忘。」

這時候迎合著他說就行了。
果然不出所料,禮人說著「真那你沒辦法啊」,就開始教我了。

「先不要進展太快。要給對方留下好映像,這是最重要的。如果黏得太緊,女人就會退開哦。你是後天出去吧?那天天氣應該不錯,你在白天的時候盡量開到遠一點的地方,那樣的話,回來的時候也比較花時間,晚上的路可以開好一會兒。」
「晚上的路?那又怎麼樣啊?」
「車子裡面,是很特別的空間哦。像是被封鎖的世界,又是兩人獨處的世界。這時在車窗外的風景,會很漂亮吧?」
原來如此,不愧是天生的萬人迷。我總算是明白他所說的意思。即使是一個人開車時,夜間的風景也能提高情緒——就好像在宇宙中飛行一樣。我想坐在副駕駛席的人也一定是同樣的感受吧。
「白天的時候,你就先給對方留下好印象!這點很關鍵。還有,讓對方稍稍感受到你也是男人的事實。比如幫忙提重物,需要攀高取東西的時候你代替她做之類的。」
「這樣就可以了?」
「越簡單越有用啦!可以說那種瞬間非常管用。讓她能感覺到至今沒有注意到的人其實也是個男人。對她來說就能感覺到新鮮感了吧!」
「嗯嗯。」
「一切準備就緒後,好戲就在回家途中上演咯。只要表現出有一點在意她就好了。聽好了,只能表現出一點點噢,要留有下次邀請她而她還會同意的餘地。告白最好是在第三次約會的時候再說。」

真是完全為我著想的一番話啊。我認真地聽他說,心裡完全認同了。不過,方法是明白了,可問題是……我能不能做到呢?當我對禮人這麼說時,他用吃驚的口氣對我說:

「我又不是操作木偶人的,能不能做這種事我可教不出來啊。接下來就靠你自己加油了啊,她能答應跟你出來,就可以肯定她至少是不討厭你的了。就這點來看,也可以算是有希望啦。要好好幹哪,好好幹!」
「哦哦!」

雖然沒什麼自信我還是應了他兩句。在我問著其他竅門的時候,已經抵達家裡了。
 

我們在沿著河川的堤防上坐了下來。
河水流過眼前,岸邊滿開著黃色的花朵。風一吹拂,花朵們一同波浪般搖曳著。在那花海中,有個小孩子正站在其中。應該是三,四歲的小孩吧。穿著裙子的她似乎正在摘著花。而在她遙遠的另一端可以看見飛機雲。

過了不久,一對年輕的情侶們到來,朝著紘子前輩她們走去。女性一跑起來,男性馬上就說了什麼。雖然因為距離而沒辦法聽的清楚,不過應該是說不要用跑的吧。被這麼說的女性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但也不是真的生氣起來。這種事,一看就知道了。那對情侶一定是相當地信賴著對方的吧。

在花海正中央的人數變成了四個人。紘子前輩、小孩、以及情侶中的女方……那三人待在花海中編織著花環。情侶中的女方正幫著小孩編織。難道是親子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年輕的母親呢。這麼說起來那男人是父親囉。嗯,的確是有那種感覺。

就如我所懼怕的,拿著花環的紘子前輩回來了。

「來吧,岡島」
「饒了我吧」

好歹也要逃一下

「難的人家做好了耶,做的很漂亮吧」
「雖然是很漂亮」
「真是的,不要逃啊」
「可是——」
「要是不聽話的話就不請你吃便當囉」

被可愛的聲音威脅著,而無法逃避了。明明是男的卻被戴上花環。然後就這樣戴著花環,便當在我前方揭了開來。眼前的花海中,這次換成了年輕的男人在做花環。女性則是在跟小孩一起唱著歌的樣子。

「那三個人應該是親子吧」

便當當然很好吃,雖然是飯團和雞塊再加上沙拉的簡易菜單,但因為是紘子前輩親手做的所以感覺美味百倍。

「雖然沒去問,但有著這種感覺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是年輕的夫妻呢」

咬下雞塊,肉汁滲出

「啊,這雞塊很好吃呢」

紘子前輩嗯嘿嘿的笑著。為了能多看到那張笑臉,我再將一個雞塊塞入嘴中。真的是很好吃的雞塊呢。

「在炸的時候可是有點訣竅的喲」

將同樣的雞塊送入口中後, 個性認真的紘子前輩回到了原本的話題上。

「真的是年輕的夫妻呢,年紀應該跟我們差不了多少吧」
「二十歲左右就結婚了,還真是厲害呢」
「就是啊」

我跟紘子前輩不斷地重覆著好厲害好厲害呢。雖然我喜歡紘子前輩,但若是要我馬上結婚的話,我一定會躊躇的吧。男人是一定要背負家庭的。也就是要有一輩子守護妻子及小孩活下去的覺悟。
那傢伙,在我眼前的那個男人已經做了那個覺悟了。我還感覺距離遙遠的事物,他已經緊握手中了。

「真是厲害呢」

輸了。我如此想著。作為一個男人,我輸了。

「覺得自己真像個小孩呢」
「嘛。 岡島只要以岡島的步調前進就好啦」

被紘子前輩所安慰,失落的心情稍稍復甦了一點。

「說的也是,我要以我的作法來前進」
「如果岡島的話沒問題的」
「真的這麼想嗎?」
「對不起。只是想幫你打個氣而已」

以帶有玩笑的語氣詢問,果然紘子前輩也是以帶有玩笑的語氣回答。但想法應該稍稍有傳達到吧。雖然繼續著認真的話題也不錯,但是像這樣相互敷衍也有它的輕鬆的地方在。抱持著如此的曖昧,我倆笑著。

「那母親有著好漂亮的頭髮呢。明明留的那麼長,卻相當的柔順。小孩子也很可愛。父親雖然看起來不太可靠,但很溫柔呢。總是留心著妻子的事情。真好呢,那種家庭。」

紘子前輩露出了憧憬的表情。

「就是啊」不經意的點頭時,我想起了禮人所給的建議。只要稍微有點氣氛的話,就絕對不要放過——。
「紘子前輩想結婚嗎」
「該怎麼說呢。倒也沒想到那種地步啦,只是看到了那種場面,就開始羨慕起來了。父親個性溫柔,母親是個美人,小孩子又那麼可愛。啊啊,那母親還真的是個美人呢。而且有位溫柔的老公還真是令人羨慕呢」
「紘子前輩也是位毫不遜色的美人啊」
「才不會呢。那母親比——」
「對我而言絕對是這樣的」

不小心一口氣說了出來。似乎稍微嚇了一跳,紘子前輩轉頭看著我。糟糕了。一不小心就說過頭了嗎。在車裡我也說過類似的話。但我是真的如此認為的。的確那位母親也是位美女,但對我來說紘子前輩是數倍的美麗。

「真沒想到岡島這麼會哄騙女人呢」將視線轉開, 紘子前輩望著青空說著

咦,在害羞嗎?
我高興地慌忙地快速說著

「不,才不是這樣呢,我才不是那種哄騙女人的人呢。我不知道要如何與女性交往。 也不知道要如何陪女性遊玩。」

說的顛三倒四。
混蛋。要是是禮人的話,這個時候一定也能說的一口好話的吧。但我做不到,只能就這樣慌張的不知是好。

但紘子前輩這麼說著

「我知道啊」
「咦——」
「因為是在一起工作,我知道岡島你很認真卻很笨拙呢」

認為紘子前輩的臉變紅了不知是因為我的錯覺還是因為日照的關係呢。不知如何是好而呆站著,但是在花海中的那位年輕父親給了我答案。他將自己所做的花環輕輕地放在那母親的頭上。雖然不是那麼的接近而無法看的很清楚,但我知道那母親正笑著。嗯,打從心底開心地笑著。

謝謝啦——在心中,我對那位年輕的父親道謝。我模仿他的舉止,將我頭上的花環拿下,放在紘子前輩的頭上。

「適合嗎?」害羞地問著的紘子前輩實在是太漂亮了。真的真的很漂亮呢。
「嗯,很適合呢」非常適合呢,我重複著。

年輕夫婦攜手走出。父親在右邊,母親在左邊,而正中央是小孩。兩手被父親及母親所握住的小孩非常高興的樣子大大地甩著雙手。越過小孩相互望著的父親及母親,似乎快樂地在交談著。到底是偶然呢,還是必然呢,我不知道。

不經意的,放在旁邊的手碰到了紘子前輩的手指。兩人的食指稍稍重疊在一起。雖然我慌忙的道歉了,但紘子前輩並沒有生氣,只是以非常溫柔的表情看著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等到我發覺的時候,我們的手以重疊在一起了。我輕輕的握著,紘子前輩也輕輕的回握著。

那麼,要說出來嗎?就這樣一口氣告白嗎。還是說個笑話就這樣笑過去呢。到底該選擇哪一個呢。值得信賴的禮人並不在這裡,只能靠我自己了。

一再思考的最後,我開口了。


轉載自Heresy'Space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